纪天禄顶着黑眼圈,来到办公室里。

    他每天的工作也很重,再加上要关注病区的扩展,那就更辛苦了。

    不过,纪天禄的精神倒是很亢奋,扩展出来的病区暂时是填给了凌然没错,但大家都是可以用的。就算卫生部门暂时不能调高中心的核定病床数,真要搞的话,一人一房的病房也是没问题的。

    事实上,纪天禄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当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病房变成一人一房的时候,患者肯定是纷至沓来的,要是有条件的话,谁愿意跟别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啊。

    建国时期的大杂院,几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到后来,只要是有可能,哪怕是掏空了家底,也是要分开住的。

    医院里也是一样,同属于复旦大学附属的华山医院,特需病房有全自费一天1200元的,也有2000元的医保病人,照样是人来人往,热闹的不行。

    人家华山医院可以,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当然是不行了。

    公立医院,没有卫生部门的批准,想提价可不容易,只能等改革了。

    纪天禄长长的叹一口气,拿起座机,拨给护理部,问:“今天有多少人出院?还有多少空位?”

    “7个出院的,下午才办手续呢。”电话另一头,都能听到忙碌的奔跑声。

    “咦?才7个吗?前几天不是都有十几人出院吗?”

    “你算时间,这边有一批断指再植的病人,时间根本不够的,没有出院条件的。”护理部停顿了一下,道:“空床一张都没有了啊,你们看着办啊,别再送人来了。”

    纪天禄一愣:“一张都没有了?再加几张吧……”

    所谓加床,其实就是拉一张病床到空位置上即可。

    相应的,要拉床位,就必须得护士长认可才行。否则,没有安排护士来做护理的,病床住着也没意义的。

    “你要累死我们吗?再怎么加床也得有护士吧。总共100出头的护士,你还要怎么加床?”护士长的吼声震天:“我给你说,偶尔赚赚加班费挺好的啊,你敢给我弄成常态化,我就让你看看变态化的。速度把床位给我降下来啊。”

    “那个……”纪天禄很冤枉的道:“这些都是凌然的病人啊,你给我吼有什么用。”

    “凌然是新医生,他就查个房,都不知道护理病人有多忙。人家又年轻又帅的,不知者不怪,你都做了多少年医生了,还不知道病房是什么情况?”护士长说着,又道:“我要再进20个合同护士,不然,你的新病区关门吧。”

    纪天禄听的脑门青筋直跳:“你以前也说我人到中年还长的挺帅的,说我手长来着……”

    作为一名身材瘦削,手指修长,注重仪表的日剧风医生,纪天禄在形象方面向来是不吃亏的。

    护士长的声音果然软了一下:“你年轻的时候也是过得去的,但是啊,人不能对比的,行了,赶紧给凌然说去。”

    “不是,怎么就要我去给凌然说,你直接说不就行了。”纪天禄依旧是不服气,但是回想一下凌然的颜,纪天禄也不好意思太罔顾事实。

    护士长呵呵的笑两声:“你是不想让我带队伍了是吧?我现在找凌然说话,转头那群90后的小妮子敢给我罢工你信不信。还有,你知道现在的实习护士,都是00后的吗?”

    纪天禄只觉得信息量大的都处理不过来了:“00后都开始做护士了?”

    “实习护士现在都能上24+6的班了。我说,00后都开始当兵,保家卫国了,你们这些老头子知道个啥……你赶紧给我说去,我现在镇得住,我要乱说话,实习生分分钟辞职你信不信!”

    “不是,我啥时候变成老头子了……”

    “快点啊。”

    “好好好……”纪天禄听得出护士长是真着急了。

    在医院里呆久了就知道,护理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不仅工作量超大,而且责任也是超大的。

    比起医院里的小医生,护士们背锅的几率是一点都不低的。而工作量越大,出错的规律也就越大,加床太多了是真的不行。

    纪天禄苦笑两声,只好去找凌然。

    地点……自然是手术室。

    同一时间。

    凌然面前,跳出了系统提示。

    任务完成:崭露头角

    任务内容:充分的利用了沪市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病床资源,它们已经被填满了。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

    凌然恍然间抬了抬头,正好看见纪天禄踩开手术室的门入内。

    “医院的病床用完了。”纪天禄也不啰嗦,开口就说重点。

    照他的想法,他是想做一名能够“生产”病床的主任医师的,然而,这项工作比纪天禄想象的难。

    虽然病区扩大了,但是,他是不能肆意的增加医院的护士的人数的,就算是合同制的也非常难。而且,短期内爆发四五百张病床是一回事,长期维持病床是另一回事。

    就是以国内的压榨标准来看,要维持500张床24小时的运转,起码也得400名护士才玩得转,否则别说一级护理二级护理了,换输液袋的任务都完成不了。

    再加上数量不少的护工,光是增加的这部分费用,就不是纪天禄这位主任医师所能决定下来的。

    当然,要是换成祝同益的话,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祝同益要是有需要的话,他甚至能要来大量的编制,提高合同编的护理人员的数量更是轻松自在,怎么都能烫平一本会计账。

    现实的困难让纪天禄短暂的认输了,再看着凌然,道:“你得想办法减少收入病人了。”

    “找上门来的病人怎么办?”凌然没有立即打开宝箱,而是继续集中精神做手术。

    他做手术的速度很快,但如果停下来耽误工夫的话,好好的短时手术,还是会延时到影响预后的。

    纪天禄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叹口气,道:“咱们现在每天还是能腾出几个病床的,不过,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手术,还是建议你转给其他医院。”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根本无力承担500张病床,前期是大家都处于兴奋状态,透支体力才能坚持下来的。

    加床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超出负担水平的。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更是无力长期承受加床。

    所以,当护理部不能增加护士人数,大家又不想赚加班费的时候,床位就必须大量的减少了,扩张的病区再利用起来,维持个200多张病床,且有单人病床和大量双人病床的状态是容易的,再多就不行了。

    “转院给别的医院?”凌然歪歪头,明显是舍不得的样子。

    纪天禄苦口婆心的道:“你不要不高兴嘛,手术是做不完的。”

    凌然“哦”的一声。继续低头做手术。

    “你还是不高兴吧。”纪天禄心情紧张。

    “没有。”凌然回答。

    “你果然是不高兴吧。”

    “不是。”

    “哎呀,你听我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新的病区刚建好,等一阵运行顺畅了,我们就能加人了。”

    “哦。”

    “你生气了?”纪天禄忍不住靠近凌然,想要继续劝说。

    踏踏……

    踏踏踏……

    嗤——

    手术室门,被从外面踩了开来。

    霍从军背着手,目光深邃的看着纪天禄,再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余媛摇摇晃晃的走在后面,像是只得意的狐狸。

    “霍……主任,您怎么又来了?”纪天禄无奈的看着老霍的脸,问:“那个什么……盆腔解剖学和……”

    “妇科挑战年会?”

    “对,这个什么会该结束了吧。”

    “新会。”霍主任盯着纪天禄的肩膀,就见余媛上前,坚定的钻入凌然和纪天禄的间隙中,将两人分开了。

    纪天禄又好奇又好笑:“又是什么会?”

    “运动损伤与关节镜外科论坛。”霍主任淡定的回答。

    纪天禄脸色一变:“那不是在青岛开的会?”

    “恩,来沪市转机。”

    “您走歪了吧。”

    “不会。”霍从军说着抬抬头,对凌然道:“找上门的病人,你就转院回云医嘛,咱们科现在搞急救中心很有希望的,到时候病床肯定是够用的。”

    凌然乖乖的“哦”了一声。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