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污污污……

    万国牌的工程机械,各自发出巨大的声音,做着劈山开路的工作。

    而在他们身后,是努力工作,全程懵逼的牛群。

    半身都被包裹着绷带的记者纳尔多,光明正大的拿着照相机拍摄着。他最想拍摄的其实是尸体,但在缺了三根脚趾之后,能拍摄什么,就由推轮椅的大姐,而不是纳尔多自己决定了。

    “玛丽安娜,玛丽安娜!”纳尔多拍了几张照片,就开始觉得无趣了,不由大喊了起来。

    “你再坐会。”玛丽安娜今年40多岁,家里开着一家小农场,因此身体强健,膀大腰圆。

    小镇上的居民,全都被发动了起来。

    会开工程车的是其中的主力,除此以外,牛仔们也尝试着驱赶牛群,做些运输的工作。

    像是玛丽安娜这样的女人,则被田国称之为“壮女”,也被编入了队伍,做一些不逊于男性的重活。

    当然,在这个有1000多人的小镇上,真正需要做的重活没有多少,运输受伤的记者,并推轮椅就算是其中之一了。

    不过,镇长等人在乎记者,玛丽安娜却不在乎,一天下来,她对这个只会拿着手机狂喊的胖子,已经失去了耐心,此时此刻,玛丽安娜更愿意跟情趣店老板聊天,而不是推着一个胖子四处晃荡。

    纳尔多喊了一会,也觉得无聊起来,只好举着照相机,再拍几张牛群的照片。

    曾经,巴西也是要使用畜力来搞建设的,但那个曾经,确实已经是相当遥远了,所以,哪怕是以纳尔多的年龄,他也再没有见过成群的牛,努力干活的场景了。

    尤其是肉价高昂的瘤牛。

    牧场主们花高价买来的良种牛精,费尽心思调配出的饲料,都是为了得到肉质鲜美的牛肉,早就没有人舍得让牛干活了。

    现在的牛肉,追求的都是高比例的脂肪和所谓的大理石纹,而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得让牛养尊处优,不仅要吃的舒服,而且要适量运动,甚至不能有精神压力。

    一只好的瘤牛,就应该像是小城的中年人一样生活,吃的多而认真,不用太细致,但也不能太粗糙,几乎不运动,但也不能完全不动,最好是日常钓鱼饭后散步,装作要保持身材慢慢积累脂肪的状态。精神方面,也要以松弛为主,偶尔ktv式的紧张一下。

    出力到出汗式的干活,对现代牧场里的瘤牛们来说,简直如同远古的故事,只有口口相传的记忆了。就像是小城的中年人一样。

    咔咔咔。

    咔咔。

    纳尔多按住快门,就是一组照片,再转向,又是一组照片,再转向……

    纳尔多看到了田柒。

    身穿紧身工作服的田柒,身材高挑而优美。

    她戴着一顶黄色的安全帽,傲然的站在一个小丘上,身后是几名临时工程师,以及两只卫星电话。

    纳尔多知道,田柒每天都通过卫星电话,与中国和欧洲多个国家的设计师与工程师交流,以尽可能快的维持进度,并适时修改计划。

    哪怕是给小镇自己开辟通道,依旧有人会偷懒耍滑,或者用似是而非的理由解释自己的偷懒耍滑,每当这种时候,他们面对的都是世界级的工程师和资深技术工人。

    辩论失败的工人,在经过田国正、镇长以及小镇多名居民组成的审查团的长时间的交道以后,再回归岗位的时候,往往都能迸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咔咔。

    纳尔多调整好焦距,一口气拍了几十张的田柒的照片。

    再拿下相机,纳尔多不由啧啧赞叹起来。

    “通了,通了!”

    前方,突然传来激动的叫声,紧接着,喊声就变的更大了。

    纳尔多的记者细胞瞬间被激活,连忙喊:“什么通了?是路通了吗?”

    “当然是路通了。”壮女玛丽安娜走过来,脚下一踩纳尔多的轮椅刹车,道:“我们去前面。”

    说着,她就将纳尔多运上了自己的mpv。

    会揽上这份运输记者的活计,也与玛丽安娜的mpv有关。小镇居民很少有购买这种商务车的,他们更喜欢皮卡。不过,玛丽安娜有4个孩子。如今,在田柒的协调下,玛丽安娜的孩子们被送到了镇上的托儿所里,从而让玛丽安娜有更多的时间参与建设。

    “是路修通了吗?”纳尔多又问了一句。

    玛丽安娜点点头:“中国人修路的技术,非常厉害。”

    “路是你们全镇人一起修的,为什么要说中国人厉害。”纳尔多不乐意了。

    玛丽安娜呵呵笑两声:“你难道不是巴西人?你没见过巴西人的工程吗?”

    纳尔多于是不说话了。

    “带那个记者过来。”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男人,手持对讲机,快步跑了过来。

    纳尔多拿着照相机,突然有些紧张:“找我做什么?”

    “给你缝脚趾。”黑色紧身衣的男人将脑袋伸进了车内,瞅了纳尔多一眼,道:“国正慈善医院里有医生,会给你做缝合的。”

    纳尔多面色一僵,脑海中不由想起了昨日见到的,自己被割断的脚趾。

    还有那名智商明显不在线的全科医生。

    “我想去里约热内卢做手术。”纳尔多赶紧表明态度。

    “随便你。”来通知的男人才不在乎呢,转头又将雨帽翻上来,再道:“我听说指头掉了一天,就不好缝回去了,库巴和外界的通道还没打通呢。”

    “等等……”纳尔多喊住了对方:“我想先去医院咨询医生。”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医院里肯定有尸体可供拍摄。

    ……

    一小时后。

    纳尔多坐的车,就抵达了国正慈善医院。

    与库巴镇类似,国正慈善医院四周,亦是洪水、淤泥和垃圾遍布。

    所不同的是,医院内有几股青烟飘起,且有隐隐的笑声和音乐声传来。

    接着,就能闻到浓郁的烤牛肉味。

    “像是开派对似的。”开车的玛丽安娜闻着味道,笑了起来:“牧场主的派对,希望还有牛眼肉剩下来。”

    “也可能是焚烧尸体,然后用牛肉的味道掩盖。”纳尔多望着窗外,心情却一点都不平静,冒着巨大的危险而来,这里就是最后的指望了。

    玛丽安娜看都没看纳尔多的表情,就笑着摇头:“不可能是烧尸体,烧尸体不是这个味道。和牛肉一起烤,更不可能是这样的味道。”

    纳尔多一个激灵,猛的看向旁边的牧场主大妈。

    “好了,送你去医院,赶紧接脚趾去吧。”玛丽安娜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就摇摇摆摆的向着音乐响起的方向去了。

    纳尔多晚了几秒钟,再想喊人,都喊不到了。

    许久。

    两名护工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脚趾断了的?”护工问。

    纳尔多连忙点头。

    “脚趾带了吗?”

    “带了带了。”这是玛丽安娜帮纳尔多准备好的,后者连忙从保温箱里取出脚趾。

    “行吧。去做手术吧。”护工们推着纳尔多就走。

    纳尔多连忙伸长脑袋,像是只装在笼子里的鸭子,左看右看的。

    比起医院外的混乱,医院内部可以说是非常的整洁干净。

    大厅里有等待换药的病人,也有在做复健和遛弯的病人。

    病人家属在大厅和走廊间穿梭,或者照顾病人,或者聊天和帮忙。

    医院内的一片祥和,让纳尔多难受的直皱眉。

    接着,他就见到了玉树·帅·临风的凌然。

    咔咔。

    纳尔多忍不住举起相机,给了凌然一个八连拍。

    “把相机收起来吧。”凌然低声吩咐了一句,再道:“把绷带全部拆掉,清洗一遍。”

    “这么奢侈?”马砚麟看看病人纳尔多,低声道:“这位可费绷带。”

    “库巴镇有药房,我们现在有的是绷带和消毒液。”凌然说着,像是松了口气似的,道:“把手术室,病房,苏醒室,走廊,所有地方,都重新清洗,消毒。”

    马砚麟听的头皮发炸,道:“咱们才几个人……”

    “可以用库巴镇的人手。”凌然又吁了一口气,看看旁边的纳尔多,道:“5个小时。5个小时以后,再把病人端上来。”

    纳尔多仰着头,有点小乖巧的样子。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