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医院的苏醒室尚能发挥作用。狂沙文学网凌然就和萨琳娜一起,将病人推了进去。

    比起云医急诊中心的苏醒室,国正慈善医院的苏醒室的面积还要大一些。这是建设理念的不同,也是巴西地广人稀的原因。

    只有几十名医生的国正慈善医院占地面积一点都不比有千多名医生的云华医院小,落在手术室的配置的时候,他们往往属于数量不多,面积贼大。

    凌然向四周看一看,又检查了一下药品柜里的药品,再对萨琳娜道:“你去外面通知病人家属,就说手术顺利,我在等待病人苏醒。因为从麻醉中苏醒是有风险的,暂时没有麻醉医生的况下,我就在这里看护。”

    凌然少有的说了一连串,也是担心萨琳娜不能清楚的表示,正常况下,他都有左慈典之类的住院医可用,现在却只能派出不懂医学的萨琳娜,就得多说明两句了。

    萨琳娜听的更加认真。比起凌然,萨琳娜对眼前的景更加忧心。他们目前可是处于孤岛状态的,要是病人家属不满意的话,现有的秩序,分分钟就可能崩塌的。

    但是,看看凌然和病人,萨琳娜也不能让凌然出去和病人家属说话。再者,就算是凌然出面,他一样需要萨琳娜翻译。

    “好的,我会说手术顺利,医生在照顾病人……”萨琳娜用自己的语言复述了一遍,给人的感觉更柔和了一些。

    凌然点点头,又道:“南达曼一个人清洗手术室,也会忙不过来的,你可以问问是否有人愿意帮忙。”

    “我可以找那些志愿者们说。”萨琳娜忙道。

    凌然不置可否,道:“你问问南达曼,需要她来做培训。”

    手术室不能清洗干净的隐患数不胜数,就眼前的况,病人都不会做传染病筛查,因此,稍有不慎,带来的就将是严重的院感事件。

    萨琳娜略显紧张,但她是在zheng牧场中工作的员工,现在也不可能抽离去了,所以,萨琳娜只能匆匆忙忙的去找了南达曼问,然后再出门,小心翼翼的与患者家属沟通。

    凌然站在苏醒室里,一边观察患者,一边思考。

    刚刚结束了全麻的病人是非常虚弱和危险的,加上刚刚动过手术,可以说是最危险的时刻。这个时候,中国医院通常都会放一名主治级,起码是资深住院医来照看。

    马砚麟此时也在大厅里忙碌着,凌然就自己看护。

    他现在拥有大师级的麻醉护理配合,用来做麻醉医生是没什么用的,后续的看护反而能发挥作用。

    凌然也很愿意尝试一下新技能。

    所以……凌然就安静的看着病人。

    监视器上的病人数据稳定,也就不需要凌然出手了。

    等待……

    再等待……

    等了一刻钟左右,病人还没有出现状况,凌然就轻轻的松了口气,再左顾右盼,来到药品柜前,开始给药品分类。

    正好手术室清洗需要时间,凌然就默默的将药品分成了三类,以备后面的新手使用。

    首先被凌然挑选出来的是常用药,以及不用麻醉经验也能用好的药品,第二类是需要麻醉经验但遇到某些况必须要用的药品,第三类则是非常容易出状况但仍然可能用到的药品。

    比起原本的药品分类,这样的药品分类显然对非专业人士更友好。

    凌然自己有大师级麻醉护理,后面再来的,就不可能了。

    30分钟后。

    萨琳娜前来通知手术室清洗完成,凌然再放下了整理大半的药品,道:“问问看马砚麟外面做的怎么样了,再让他送一个重伤的病人进手术室,然后来苏醒室替换我。”

    萨琳娜答应了一声,连忙去做了。

    一会的功夫,马砚麟就满脸纠结的来到了苏醒室。

    “凌医生,伤员太多了,这样下去,会出事的。”马砚麟到了苏醒室,就有些上火的说话。独自一人在大厅里救治患者,限于能力,又只能救治较轻的伤患,这种落差和焦虑感,令马砚麟非常的不舒服。

    凌然却是习惯了云医的大急诊生活,只淡淡的问:“会出什么事。”

    “会死人啊!”马砚麟的声音都提高了。

    在云医的时候,他都是跟在大家背后的小透明,今天突然有机会独当一面,发现自己没有时间来救治更多的病人的时候,马砚麟的心态就有些崩了。

    凌然却是参加了不知道多少场急救,对病的判断更比马砚麟强,只瞥了马砚麟一眼:“不一定会死人。”

    马砚麟咧嘴:“不一定?”

    “我们都少出错,病人就有很大几率都活下来。”凌然淡定的道。

    马砚麟无奈:“哪里有那么简单……”

    凌然静静地看着马砚麟。

    ”真的这么简单?”马砚麟小声道:“不会死人吗?”

    “如果我们犯错太多,就有可能死人。而且,病人过多,医生太少,病人的伤太重,也会死人。”

    马砚麟被凌然说的心思慌乱:“那怎么办?”

    “尽心尽力。先让你面前的病人活下来。”凌然明显没有什么谈心的技能和准备,回答了后一句,就起道:“我去手术室,你看着病人,如果清醒的话,就送去病房。”

    “哦……好的。”马砚麟回答了一句,又接着问:“我要等多久?我的意思是,我想快点去外面帮忙。”

    “这个可能要多等一会,我刚才放的药比较多,下一个注意。”凌然点点头,离开了苏醒室。

    马砚麟捉摸着“下一个注意”的话,总觉得有些牙酸。

    凌然却是默默地摸索着麻醉的剂量和方式。

    现在没什么人能教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支援到,凌然就需要做的格外认真了。

    因为一旦出现了问题,他短时间内,是得不到帮助的。更加无助的则是患者,很可能会因此而丧失命。

    强烈的责任感,以及独立完成麻醉和手术的过程,写令凌然振奋不已。

    对于天自负的外科医生来说,一个人完成手术,本就是无比爽快的事,甚至,就是梦想中的场景。

    窗外。

    雨,越下越大,撤离的机会越来越渺茫,甚至连接受补给的可能都越来越低了。

    手术室内外的气压,也慢慢的变低了。

    病人和病人家属,都有些意志消沉。

    毕竟,只有两名医生的医院,绝对不是病人或病人家属想要的。

    凌然看在眼里……平静处之。

    对于绪这种东西,凌然从来都是不擅长的,也并不是很关心。他知道的,是如何保住病人的命,并最大程度的治病。

    凌然就一台手术一台手术的做下去。

    随着手术室里的成员的熟练度增加,两间手术室不断翻台,手术更替的速度首先加了上来,同时,凌然做麻醉也越来越轻松。

    渐渐地,马砚麟发现自己竟是被困在了苏醒室,而大厅内,沉重的呻吟声和呼救声,也渐渐消失了。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