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洪主任给急诊科送来了两台床旁呼吸机。

    型号为sv800的呼吸机是国产的高端型号,医院的中标价超过0万一台,很像是美剧里的高级货,有液晶屏,有各种数据新功能,用起来比老型号更是好到了天上。

    霍从军老早就想给急诊科买,但没通过设备科的审核。医院每年能购买的医疗设备的数量是有限的,这么好用好看又好玩的呼吸机,各个科室都想要,还轮不到急诊科来玩。

    霍从军想要的新玩具很多,未能争取到高端版本的床旁呼吸机,也就没多做纠结,并很快将之抛之脑后了。

    赢得呼吸机的洪主任倒是一直记得这件事,今次回到科室里,就提议“借”两台床旁呼吸机给急诊科,理由是统一科室内呼吸机型号,降低维护和操作的难度……

    呼吸科全员通过。

    一天能抽4包烟的洪主任,坐镇呼吸内科过10年,敢提反对意见的医生,早都被踢干净了,科室内现有的医生,包括副主任医师在内的,都是他的学生,其他别说是师弟了,师侄都放出去开枝散叶去了……

    医院也从来不像是学校那样,会反对近亲繁殖什么的,现在的医院,只有近亲繁殖的科室是一团和气,来源多的则像是养蛊,只有拼出个你死我活,才会安静祥和下来。

    “老洪,谢谢你,解了我们急诊科的燃眉之急。”霍从军亲切的握住来送呼吸机的洪主任的手,里子面子足足的。

    洪主任的手淡黄淡黄的,像是在泌尿科呆久了似的,淡定一笑,问:“凌医生在吗?”

    “查房呢。”

    “那行,我就不搅和了,呼吸机你们随便用,出问题了找厂商就行。”洪主任果断的撤离了。

    这种事情,做到位就行了,用不着再当面说明特别说明的。

    再一则,洪主任其实主要是感谢,既然是感谢,就不用那么太在乎回应了。

    心意尽到即可。

    虽然用的是科室的呼吸机,但是,呼吸科最多的不就是呼吸机。两台高端床边呼吸机,无非就是漂亮一点,帅一点,好用一点,科技感强一点,才正好是适合凌然的……

    ……

    凌然一边查房,一边收着“衷心感谢”。

    时至今日,他通过“衷心感谢”积攒的精力药剂已经超过1100瓶,用去的不算。

    可以说,许多医生做到主治,兴许都没有做过这么多台的手术,更别说手术效果,能够达到“衷心感谢”的程度了。

    这还是因为凌然经常凌晨查房的关系。

    否则的话,凌然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多积攒出一两百瓶的精力药剂。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若是像其他医生那样,总是将查房时间安排在七八点钟,那对手术的连续性将是一个重大打击,许多大手术,如肝切除术,很容易就会出现意外情况,多用去一两个小时,在时间不确定的情况下,8点钟查房,就意味着需要将手术的预期结束时间,安排在7点钟甚至更早。

    对凌然来说,那就太浪费时间了,因此而减少手术数量,更是不划算。

    当然,有时间的情况下,凌然也会找白天的时间查房。

    就像是今天,因为刚刚收治了八名跟腱断裂和膝关节损伤的病人,凌然就抽了午睡时间来查房——午睡是其他医生和护士的需求,但是,没有其他的护士和医生的配合,凌然也没法做手术,那就只好出来查房,等手底下的医生们睡醒了,再做其他的手术。

    张安民悄悄的打了两个哈欠,跟在凌然屁股后面。

    他仍然是肝胆外科的人,所以不用像是余媛等人那样,从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准备手术,相应的,午休时间也就没张安民什么事了。

    他现在依旧要给肝胆外科做点事,加上凌治疗组无限多的工作,时间早都不够用了,午休什么的,自然只是妄想。

    规培医尤宝科倒是清醒,凌治疗组缺人是缺卖苦力的,早就不缺手术室里的人了。尤宝科于是就变成了苦力,也不用早起,6点钟多甚至7点钟到医院就可以了。

    然后,他现在就抱着一堆的资料,像是一只食物链底端的浮游生物似的,一会跟着张安民,一会跟着凌然,一会儿摇摇摆摆的走个8字步,一会儿晃晃悠悠的迈一个六亲不认的步伐,路过的医生护士,经过的病人和家属,都不用眼皮子夹他一下,完完全全的自由生长。

    “凌医生!”

    “快点,凌医生来了。”

    “赶紧收拾起来,袜子,袜子藏起来……”

    如果说,规培医尤宝科的存在感像是只浮游生物的话,凌然的存在感就像是蓝鲸一样。

    当他走在查房的巡视之路上的时候,走廊里总是多出几个人,病房里的病人和病人家属,也显的格外不同。

    “论医患关系,我最佩服的是凌医生,你看看这个环境,病人和家属的态度,太不一样了。”张安民又打了个哈欠,赶紧跟尤宝科起了个话题,希望能用聊天赶走瞌睡。

    尤宝科抱着一堆的病例资料,正扭来扭去的像是虾米,享受着独属于浮游生物的快乐,听到张安民的话,不假思索的道:“像净街虎。”

    张安民浑身一抖,瞌睡都要驱散了:“像啥?”

    尤宝科也一个哆嗦,重新思索后,说出一个有点医学的名词:“瘟神?”

    “你这家伙……”张安民伸手指了指尤宝科,转瞬却是笑了出来:“你别说,凌医生所过之处啊,真的是干净多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尤宝科赞同。

    张安民问:“你觉得哪个更贴切?”

    “还是净街虎吧,说凌医生是瘟神,感觉在医院里有点渗人。”尤宝科仔细思考了的样子。

    张安民“恩”的一声,道:“以后,凌医生这边有什么事,你要先通知我,有需要做什么事的,你也都先找我,明白吗?”

    尤宝科不解:“您是指……”

    张安民瞥他一眼,道:“你要是先找了吕文斌或者别的谁,我就把净街虎和瘟神的话,告诉凌医生和左医生,你百分百要被开掉的。”

    “不可能。”尤宝安瞪大了眼睛,声音则是弱了下来:“你口说无凭。”

    “你刚说的后面一句话,就渗人的那个,我录音了。”张安民牙齿白生生的,像是一只兼食浮游生物的花鲢似的。

    尤宝科脚下一滑,再迈步跟上张安民的时候,已经再也走不出六亲不认的步伐了,从后面看,抱着大堆东西的他,更像是跟着后爹去拜年的傻孩子。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