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凌然眼睛看着屏幕,手里轻巧的操作着,脑海中却浮现出无数的解剖图像。

    他并没有获得膝部的解剖经验,总共100次的脚部解剖经验用到跟腱就没有了。这也是凌然没有在膝关节镜方面长期发力的原因之一。不过,凌然阅读核磁共振的能力却是大师级的,关节镜下的半月板成形术也是完美级的,再加上一个完美级的关节镜下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在膝关节方面的技术已经足够用了。

    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患者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只有通透的考虑,才能在膝关节狭窄的空间里,尽可能多的保住鲍曼的半月板,并给予尽可能完善的恢复。

    从核磁共振中可以看到,鲍曼的半月板是碎的相当厉害的,要对这样的半月板做修复,就不能触动太多的组织,得以尽可能小的伤害,恢复半月板内的解剖关系——这也是人与机器之间的很大不同。

    维修机器只要能恢复原状就是最好的状态了,中间如何拆卸并不重要,很多时候,机器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维修的方便性。

    给人做手术却不是这样,一方面,每个人的解剖结构都有大大小小的不同,另一方面,给人做手术也不能大刀阔斧的做拆卸,就现有技术来说,后维修的总是没有原装的好,所以,相对于机器维修,给人做手术的限制条件就太多太多了。

    各种内窥镜,包括凌然目前采用的关节镜做手术,其本身就是因为手术所受到的种种限制,而做的自我限制。

    它可以带来更小的伤口,但给医生的操作难度却是不可避免的增大了。

    相对于开放性的手术,关节镜内的手术是典型的螺狮壳里做道场,能够挪移的地方非常之小。

    在这种时候,诸如“挪动最少的方块以完成拼图”之类的无聊题目,却是具有了现实意义。

    “冲洗一下。”想归想,凌然手里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在获得完美级的关节镜下半月板成形术以后,凌然又做了两三百例的膝关节手术,经验可谓丰富,鲍曼的膝关节结构也偏于正常,若非受伤的过于严重,凌然只要按部就班的做下来,都会得到极好的预后。

    “多冲一会。”凌然有点嫌弃术野不够清晰,所以稍微缓了下。’

    即使如此,在外面的医生们看来,凌然的速度和节奏依旧令人……迷醉。

    “我不懂运动医学,但在我看来,凌医生的关节镜,做的很优美。”劳埃德坦诚的赞美,到了他这个咖位,想上一步做管理,想挪一步做纯手术医生,都是非常简单的事,并不需要有对抗意识。

    看到好的手术,厉害的医生,认识一下,几乎是劳埃德的人生日常。

    事实上,看着凌然做手术,劳埃德心里甚至有一丝丝的爽感。

    就好像看着高压水,将地面上的污渍,一点点的清洗干净,又好像看着人将混乱的现场,一点点的重新摆放整齐……

    “怎么样?没有白来一趟吧。”劳埃德看向有点沉默的波义尔。

    矮矮瘦瘦的波义尔鼻子哼了哼,道:“如果换做我来做的话,就做半月板切除术,切干净的话,也能保证相当的运动机能。”

    劳埃德并不是很赞成的道:“足够鲍曼做一场器官移植吗?”

    器官移植可以说是外科手术的明珠了,中国因为供体稀少的缘故,还是很少作为医生的指标的,但在美国等国家,做器官移植手术是高端医生必不可少的技能。如果不能做器官移植了,那在安德森癌症中心这样的大型医院里,就很难立足了。

    “总比一天到晚的吃止疼药好。”波义尔撇撇嘴,指了指屏幕,道:“半月板受伤到这样的程度,还想要保住它,只会引发各种问题。”

    “你说的也有道理。”劳埃德并不与波义尔争执,这也不是一个可资争执的话题。在手术之前,不同医生都可以有不同的判断,而在手术之后,任何判断都是没有意义的了。

    “鲍曼太冒险了,也太贪心了。”波义尔再次摇头。

    “贪心?”劳埃德又看向波义尔。

    波义尔淡淡的道:“受伤成这样,还幻想能够恢复到正常状态,不是一种贪心吗?这时候就应该承认损失,然后理智的判断出那种办法对自己最好。”

    劳埃德翻翻眼皮,心道,所以鲍曼才选了凌然做手术,才会坚持不要你来做手术。半月板成形术做出来的膝盖,要比半月板切除术做出来的膝盖多用好些年呢,到时候,说不定真的有好用的人工膝关节做出来了……

    波义尔望着屏幕上,飞快而准确的操作,内心反而感到烦躁:“因为鲍曼不想承认自己的半月板要完蛋了的事实。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倒霉没错,但也不能指望奇迹的诞生……”

    “只是半月板成形术而已,算不上奇迹……”劳埃德无奈道:“而且,鲍曼也只是摔了一跤,为此丢掉事业,正常人都会觉得可惜的。”

    “但损失已经造成了,做手术又不是回溯时间……”波义尔撇撇嘴:“总归是做半月板切除术保险,这是个概率问题,做半月板切除术的成功率更高,半月板成形术要是失败了……”

    “行了,手术完成了,再给冲冲。”凌然的语气里带点嫌弃。

    吕文斌咳咳两声,用英语对收音器道:“手术完成,很顺利,现在收尾。”

    其实不用他说,劳埃德等人也看出来了。

    波义尔撇撇嘴,重复道:“我讨论的是概率问题。”

    劳埃德笑了一笑,转瞬表情一变,对旁边的霍从军道:“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鲍曼吗?我是说手术室。”

    “我跟你们一起去,如果你们能保证什么都不动?”霍从军用严厉的眼神看着两人。外国友人固然是地位崇高,但要是弄坏了手术,吃挂落的还是云医自己。

    劳埃德答应了下来:“我不会碰的。”

    “我也是。”波义尔道。

    霍从军于是带着两人出门,再进到手术室里。

    凌然已经脱了手套,准备走人了。

    “那个……给他们看看情况,膝盖里的。”霍从军在路上就听了要求,也不反对。

    吕文斌看了眼凌然,得到允许以后,拿了拨棒,开始在鲍曼的膝盖里戳戳戳戳戳……

    骨科比较容易受普外等科室鄙视的原因之一,就在于骨科的手术普遍比较糙,就连关节镜,也因为骨头的耐受性很好,而总是被使劲的戳来戳去。

    吕文斌将内部从内到外的戳了一遍,劳埃德则看的无比认真。

    “做的很不错,多谢您,凌医生。”劳埃德再望着凌然,语气变的更加客气:“期待之后再看您的肝切除手术。”

    凌然放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看看劳埃德,看看波义尔,道:“很快会有肝切除的手术的。”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