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凌然没有紧着去看左慈典做克里斯骨折了。

    学习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不是做老师的付出辛劳,就能让学生收获的。如果教育投入如此简单明了的话,人类历史早就被贵族统治乃至于皇权统治彻底改写了。

    医学的学习,尤其是外科医学的学习之路,显然要更崎岖一些。

    左慈典要提升的克里斯骨折的技术等级,是从入门到专精。

    不说他本人的学习能力如何,就云医这种聚集了一省精英的医院里面,一名医生要达到专精的水平,也得耗费一番心力的。京城医院里面掌握专精技术的医生更多,但也没有下沉到住院医的水平。

    任何一名住院医,能够掌握一门专精技能,都是相当不容易的,尤其是在目前的医院结构下,住院医可能都捞不到独立的手术机会,又何谈专精。

    能入门就阿弥陀佛吧。

    左慈典目前就处在好条件和差条件担起来的扁担上。一方面,他做手术的机会增多了,凌然也放心给他独立手术的机会,并悉心教导。另一方面,左慈典的基础又差多了。

    论时间和经验,左慈典的手术经验其实并不比同年资的住院医高,这里说的同年资,是指进入云医的时间。

    左慈典在镇卫生院里的20年,学到的东西,在单纯的手术台上,是无法发挥作用的。与此同时,左慈典的理论知识体系,却是陈旧的,而且大部分被遗忘了,这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没关系的,但是,终究是一个劣项,令他在某些时候,不得不花费很多时间,在其他人并不需要花费的时间上。

    比如同样的解剖知识,解剖原理,左慈典不仅早就忘记了,记住的也是20年前的陈旧知识了,普通的手术其实也不是很需要多少解剖知识,许多医院的外科医生都是一边做手术一边学解剖的,而并非如普通人所想象的那样,先搞明白解剖再上手。

    不搞明白解剖是可以做手术的,按部就班的做下来,某些情况下,做的还蛮不错的。但是,要到专精的水平,要独立做出高水平的手术,并且长期做到高水平,不弄清楚手术范围内的解剖结构是不行的。

    因此,左慈典不仅需要补课,还要比普通住院医补课更多。

    从入门到专精,总归是一个漫漫长的过程。

    凌然也从病例中,选出了合适的病例。

    正是张安民推荐的,58岁的下肝内胆管结石并肝吸虫病的患者。

    得知凌然的决定,张安民几乎是跳着脚跑来了手术区的休息室,端着pad道:”我猜您就有兴趣,这个案例确实是非常有意思,病人名叫雷柏涵,有脂肪肝、肝硬化,又有肝吸虫病,然后肝内胆管结石,就肝脏疾病来说,应该是得的比较全面了……”

    “是肝胆外科收治的病人?”凌然之前就翻了病例的。

    张安民嘿嘿笑两声:“您一句话的事。”

    他的意思,是凌然一句话就能将人给拿过来,毕竟,光是依靠霍从军和急诊中心的强势,凌然就能从肝胆外科手里抢人了,更不要说,凌然自己现在就是肝切除大佬,给贺远征移植一颗虎胆,他也只会排异致死。

    凌然却是摇摇头,道:“应该走正规流程。”

    说完,凌然就将电话打给了霍从军。

    张安民不自觉的缩缩脖子,真为本科室的医生们担心。贺主任别被欺负的失了智,然后拿小医生们开刀。

    噗嗤。

    手术区的角落里,更是发出奇怪的响动。

    张安民看过去,就见原本装作疲惫不堪而“不得不”休息“片刻”的周医生,笑场了。

    周医生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摆摆手,道:“抱歉,昨天睡太饱了。”

    张安民嘴角抽动两下,不敢真笑,就站起来道:“我去看看病人,给他做术前准备。”

    “哎,我也去诊室看看。”周医生说归说,人却站着没动,转而看向凌然,道:“凌医生没手术做吗?要不要去处置室溜达溜达?”

    “我想切点组织。”凌然实话实说,刚得的完美级的“组织分离”的技术,他是真想试一下。

    “这么狂野啊。”周医生以手拄脸,认认真真的想了几秒钟,道:“你也没提前说,否则帮你要个阑尾炎什么的……”

    凌然没吭声,云医想做个阑尾炎手术还真得碰呢,一般都是没有的。

    周医生偷眼看看凌然,见他表情冷静,不由笑了:“你看我,咱们坐这里瞎想着,也没什么意思,反正你也没事,咱们也一起去下面看看好了,不管切不切组织的,你想做就给你做。”

    凌然倒是挺喜欢周医生的风格的,不争不抢,还愿意度让手术。

    凌然看看墙上的挂钟,点头道:“那就下去看看。”

    “好嘞,您先请。”周医生乐呵的像是找到了大客户的小二。

    处置室。

    云医急诊中心是永远的人满为患,放眼看去,医生病人患者和家属,简直塞满了每一个空隙,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挂着忧愁或焦虑或担心的表情,以至于有一颗绿萝在角落,都能让人幸福的看好一会。

    “周医生。”有住院医看到了,赶紧跑过来,道:“正想呼叫您呢,有一个腹痛的病人,我们给拍了片……”

    “我先看看。”周医生的表情淡然,挂着既来之则安之的表情,然后上去给病人做了体格检查,再和颜悦色的问:“老爷子,便秘几天了?”

    “有三四天了。”

    “拉出一小丢丢的不算啊。”周医生用小拇指比划了一下。

    老爷子看看两边,有些不好意思:“那得过一个星期了。”

    “过一个星期是多久?一小丢丢的都不算哦。”

    老爷子低低头,小声道:“21天。”

    “行。没事儿,咱们这是正常情况,您不用不好意思。”周医生又安抚了两句,再起身对病人家属道:“我给你们转普外科去吧,他们做这个比较专业……”

    病人家属在旁听着,也很是无语:“刚才也问了便秘多久,就说三四天,三四天……医生,不能在咱们急诊科处理吗?”

    “我们这里条件没有普外科的好,再一个,我们急诊科的床位费什么的,都是不能医保报销的,全得你们自付,不如去普外科办个正式的入院。”周医生随口劝说,轻轻松松的就让家属同意了。

    旁边的住院医也松了一口气,掏屎这份工作,他们要说做也是能做的,可真是做不好,再者说,也是真不愿意做。

    凌然听到便秘的部分,就已经转向了。

    同样是做手术,他对于喷屎的手术也是兴趣缺缺。

    正走着,一个步伐矫健似猎豹,身形体型似猎豹的身影,自身侧经过,忽的停了下来。

    这时候,就听余媛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便秘的病人走了?”

    凌然低头看了眼余媛的头顶,回答:“刚走。”

    “哦……”余媛的语气里,带着稠稠的失望。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