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船上的条件,可能不适合做肝癌手术……”林鸿厚想了半天,才迟迟疑疑的说了一句。

    要是换刚才的话,他就斩钉截铁的说不行了。

    肝切除的条件多苛刻啊,其最复杂的地方,就在于无数多的血管,和无比丰富的血供,可以说,一个切除的动作有不对,转眼见就是控制不住的大飙血,比起林鸿厚刚才的大出血,绝对是大巫爸爸瞅孙子的架势。

    所以,就算是在三甲医院的手术室里,能不能碰肝子,也是非常严肃的话题。一场肝癌手术前,做的检查也得凑一本书才行。

    凌然摇摇头,道“现在不做掉,回去就没法做了。”

    这个病人刚刚的大出血已经可以说是很严重了,等再拉回去二进宫,再考虑到可能的癌症扩散,那生存率肯定是断崖式的下跌。

    而凌然看病人的肝脏情况,最多也就是中早期罢了,还不如冒险在船上做掉呢。

    当然,这是要在有人能做手术的前提下。

    林鸿厚就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行,听了凌然的话,仍然摇头道“你们可能不了解医疗船里做手术的风险。就算医疗船停在远离风暴区域的海域里,手术室的位置也是精挑细选过的,但在大洋之上,发生意外波动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这样的手术,你们就算要做,也得我们的船开回码头,然后在风平浪静的码头做手术。”

    凌然想了几秒钟,道“病人可能等不到回码头了。”

    “那也比死在手术台上好吧。”林鸿厚咬牙说了一句,然后展现出“言尽于此”的架势。

    凌然则是奇怪的看了林鸿厚一眼,道“治好了就行了。”

    “肝癌手术……你就不怕突然一个晃动,戳破了肝脏?”

    “无预期的风险总是存在,发生了,就想办法处理。”凌然的表情淡然。他是非常喜欢受控的局面的,对于手术失控的认识,却是比林鸿厚要深多了。

    林鸿厚很想说“哪里有那么容易”,可是转念一想,林鸿厚又回忆起了凌然适才徒手止血的场景。

    做肝脏手术的最大危险就是出血,或者说,做任何外科手术的最大风险都是出血,只要出血控制的好,其他的困难,都会有较为充裕的时间来处理的。

    当然,控制出血和控制出血也不是一个概念。

    林鸿厚也是能控制出血的,他本人擅长的就是创伤类的手术,日常手术经常就是与各种出血打交道的。像是刚才的手术,要是没有凌然参与,林鸿厚也不见得就做不下来,无非是把其他所有可能出血的位置给排除了,再找回到不可能的位置去,如脾脏。当然,出血量可能会大的惊人,但病人还较为年轻,也许能坚持到换血12000或者16000……

    总的来说,林鸿厚刚才没有放弃控制出血,就是还有信心,有可能控制住出血。这也是一名35岁的优秀资深主治所掌握的技术之一。

    只是与凌然的技术水平,相差太大。

    林鸿厚看着凌然,不禁设想到了接下来的可能的手术场景凌然做肝脏切除手术,手术刀落下去,或者镊子放下去的时候,船体一个震颤,然后就是飙起来的热血如练……接着,凌然伸手捏住,徒手止血,快速缝合,接着继续做手术……

    林鸿厚不得不承认,感觉上,好像真的没毛病似的。

    尽管说,这样的手术做下来,病人的预后肯定是不太好的,但是,生存率还真的会比送回码头的生存率高。

    林鸿厚微微低头,他不想再附和凌然了,可也不好反对,所以只能沉默以对。

    霍从军望着林鸿厚阴晴不定的表情,心里突然有点想笑。

    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为什么会有师徒式的影响力,高年资医生对低年资医生,为什么好像有武林门派式的压迫感,归根结底,都是技术碾压。

    就像是凌然现在这样子,他提出来的观点,林鸿厚哪怕再想反对,但他除非失了智,否则,就根本没法反对。

    哪怕林鸿厚真的失了智——医生又何曾怕过精神病。

    凌然静静地操作着。

    今天并不是单纯的肝癌手术,他得将首尾处理妥当了,接下来再做肝脏手术。

    而在林鸿厚看来,凌然简直是裸的炫技。

    就比如好好的血管,顺手就是一个缝合,这可是在船上啊,难道真的没有压力吗?

    刚才被他处理过的脾脏,也被凌然又拉了起来,秃噜秃噜的一通操作,原本好似北方包子似的脾脏,就被做的像是南方包子那般圆润精巧了。

    林鸿厚看啊看,看啊看,慢慢地,表情都变的冷静下来,残存的愤怒也都被冰冻了起来,就好像一架篝火,被一桶桶的冰块浇上来,刚开始,篝火还会发出刺啦啦的喊声,之后,就只剩下叫冰块洒落的声音了。

    一会儿,病理检查的电话也打了回来。

    “是恶性肿瘤。”巡回护士接了电话回答,眼中闪烁着钦佩。

    凌然点点头,再调整了一下位置,道“那就开始游离肝韧带吧。这位……医生,你做过肝切除吗?”

    林鸿厚的脸涨的通红“没……没有。”

    “来帮忙。”凌然说完,再看向刚才一直给自己做助手的林鸿厚原助手,问“你要休息一会吗?”

    “不用。”后者心里激动,却不敢表现出来。

    凌然点点头,再观察了一下肝脏的状态,道“肿瘤的覆盖范围应该不大,需要着重注意的是门静脉和下腔静脉……”

    一边说,凌然一边就操作过来,做了几步,又指挥着林鸿厚

    “肝圆韧带剪断。”

    “手指灵活一点。”

    “双手打结,打深了。”

    这可以说是凌然的习惯了。他现在常年在外飞刀,到了手术室里,用他院的医生做助手,总是不可避免的被问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者就是各种上手的要求。

    有时候,凌然参与的飞刀手术,直接就是保姆手术——对方医生想独立上手,可自己医院又没有能独立做该手术的医生保驾护航,所以只好花钱请上级医院的医生来做保姆。

    凌然对手术内容向来不是很挑剔,也愿意给其他医生以机会,特别是在手术效果不差的时候。

    现在,林鸿厚虽然没有提出要求,但凌然对弱鸡向来是不分类的,既然别的弱鸡能得到上手的机会,凌然就不会刻意不给林鸿厚机会。

    所以,林鸿厚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奖励在凌然医生的指导下工作。

    林鸿厚内心不情愿,但身体却诚实的照做着……

    林鸿厚的脑海中,就仿佛有两个小人。一个是身体小人,一个是内心小人。

    身体小人不断的安抚着内心小人。

    身体小人语重心长这可是肝脏切除术啊!

    内心小人呵呵做人最重要的是从心,肝脏切除术又如何?

    身体小人苦口婆心遇到腌臜的货,你想上手做一次肝脏,弄不好都得陪睡。

    内心小人呵呵陪睡是身体的事,关我屁事。

    身体小人呵呵晚上吃肥肠,看老年肠梗阻手术。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