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凌然举着手,在手术台上空划了划,用了1分钟不到的虚拟人时间,看了看许锦亿的肝脏。

    他主要是看看病人的癌细胞是否有新的扩展。

    这其实稍稍有些违背他为了推广而做的准备,不过,就凌然看来,推广是推广,为了尝试新技术,而置有用的技能不用,那才是奇怪呢。

    许锦亿的肝脏形态,凌然已是烂熟于胸。

    此时再看,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我们开始吧。”凌然看看旁边的监视器,提醒了一声。

    几名助手连忙面色整肃的站好了位置,就是附二院的主治,也不敢拿任何的架子,就像是一只戴了头套的警犬似的,腰背挺直的表现出职业状态。

    今天的手术,以京城附二院普外科的水准来说,真真是简单的不行的手术,但是,任何手术要做的好,却总不是那么容易的。

    被主任李源派出来的小主治可不想成为手术失败的替罪羊,所以,要说手术室里谁最紧张,不算被麻翻的病人许锦亿同志的话,当属这条小主治了。

    “刀。”凌然伸出手,就接触到了刀柄。

    旁边的器械护士挺胸抬头,也是一脸的职业。

    不同的医生做手术,是有不同的习惯的,做器械护士的,不光要记住手术流程,很多时候,还要记得医生的习惯。

    当然,正常情况下,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器械护士给某几个医生配合,手术配合的多了,手术流程就记住了,搭档配合的多了,医生的习惯也就知道了。

    不过,今天的医院手术室里,可没有这样的条件,为了保证自己能跟上手术的进程,这名护理系硕士毕业的小姑娘,已经提前背了两天的术式,并看了几十个小时的凌然手术的视频。

    她甚至采取了符合凌然手术习惯的站位。

    而效果也是拔群。虽然手术刚刚开始的时候,凌然减缓了速度,但是,在意识到器械护士的配合跟得上的时候,凌然的速度已是提了再提。

    “做的这么快。”

    “做的真好。”

    “现在的年轻人,真jb讨厌啊。”

    附二院的医生们,同样进入了参观室,大肆的讨论着。

    主任李源也背着手,看着凌然的操作,满脸的郑重。

    凌然的手术做的好,他是承认的。事实上,到了全国顶尖的程度,再去挑手术水平的瑕疵,是没有意思的。这个水准的医生,只是处理手术的倾向不同而已。

    有的医生执着于止血,追求无血视野,以至于不断的处理术中出血问题;有的医生是喜欢大面积的切,小心翼翼的缝;还有的医生追求速度,变相舍弃了一定的准确度……

    但不管是哪一种,病人或病人家属最多也只能选择自己愿意承受的类型,而无法要求医生去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式做。

    医生的个人风格,也是需要十年二十年的训练和实践,才渐渐磨练出来的。

    强行要求医生改变风格,绝对不会得到病人想要的结果的。

    而在许锦亿这种早中期的肝癌切除中,什么个人风格其实都是足够的,其结局,很可能也是不由病人所能决定的。

    “听说是许主任自己选的主刀医生?”本院的副高贴近了李源,小声的询问了一声。

    李源“恩”的一声。

    “他是怎么选的?”副高隔着窗户看下面,道“要说这位凌医生做的好也是好的,但是,比主任您来说,还是差了不止一筹呢……”

    他这个就是纯粹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但是,身为尚在上升期的副高,昧着良心闭着眼睛舔主任,也算是基操了。

    李源明知道对方是条舔狗,还是听的高兴,态度稍微和煦了一些,温声道“你不要这么说,前期游离肝脏,谁做都差不多,哪来有一筹两筹的区别。锦亿这次,看重的不光是凌然的手术操作,对于凌医生对手术细节的把握,也是比较信任的。”

    他这个话,说了当是没说,算是自己人高兴一下。

    旁的人听到耳中,却是不由问道“凌医生做的什么细节,把许锦亿给勾住了?”

    李源倒是不吝啬于赞赏后辈,就道“讲究。”

    “讲究?”

    “恩,手术做的讲究,明白吧。”李源看看他们,道“时代在发展,病人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了,以后,咱们也都得做个讲究的医生。”

    在场的几名医生笑一笑,都没有回应,只当是主任又在发鸡汤。

    这时候,凌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病人的胆囊管变异要特别注意,从影像上来看,应该是前螺旋状黏附在肝总管左侧……”

    所有的肝血管和胆道结构均是有变异的,说的更通俗一点,就是不同人的肝血管和胆管结构,都是不尽相同的。不过,医生们还是尽可能的做着归纳,并对其做粗略的分类。

    仅仅就胆囊管变异来说,就有低位汇入胆总管的,高位汇入的,胆囊管阙如或短小的,前螺旋黏附的,后螺旋黏附的,等等等等……

    除此以外,肝血管的变异,肝脏形态的变异,胆管的变异……

    这么多的变异结构,也是肝脏切除中,既具有挑战的原因之一。

    相比简单的手术,肝切除想要记住术式,对所有解剖结构都有记忆,难度系数就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以最小的规模来计算,假设肝血管、肝脏形态、胆管和胆囊管各有6种变异,那一个医生切开病人的肋下,看到的将是1296种解剖结构中的一种……

    而在现实中,变异的人体结构就更多了,医生想要穷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时候,提前做影像考察,提前做分析和应对措施,就非常重要了。

    李源看看凌然,这么年轻的年纪,虽然号称做了几百例的肝切除,但拧掉水分,却不知道他有没有做过此类的……

    一瞬间,李源甚至有点后悔,不应该全听许锦亿的,肝切除的手术,给凌然这样的年轻医生去做,还是太冒险了……

    正这么想着,就见凌然已是埋首于手术台,开始做剥离了。

    前螺旋状黏附在肝总管左侧的胆囊管,显然没有发挥应有的阻碍作用。

    李源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起,又松开。

    老实讲,就是李源最初看到影像资料的时候,都是有点挠头的。许锦亿的手术不好做,也包括这部分,好好的胆囊管长成了螺旋状,还是黏在肝总管上面的,做医生的都知道,要是不小心把两东西给弄破了,又是多大的麻烦。

    胆液要是流到了腹腔里,那就等于是身体自己消化自己了,炎症弄不好就会要了病人的命。

    “差不多了,我开始做切除。”凌然却是根本没有在胆囊管的部分停留,顺顺当当的做完了,就顺顺当当的开始切除。

    切除也没有什么仪式,好像刚做好预切线,再说明了一句,就切了下去。

    “这哪里是讲究啊。”刚才的副高,突然喃喃自语起来“一点都不尊重恶性肿瘤啊!”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