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注意一下出血。”凌然用手非常轻微,非常轻微的触动病人的肝脏。

    70多岁的人,就算体检健康,剖开来,肝脏都是又脆又硬的。内脏的衰老,与皮肤的衰老一样,都是随着时间的不可逆的变化。

    年轻人的皮肤红润而有弹性,肝脏也是粉嘟嘟的q弹,到了年老的时候,皮肤用再多的化妆品和前男友面膜,都是不可能恢复到年轻时的程度了,肝脏也是一样。

    凌然必须要非常小心的情况下,才能避免对肝脏的二次伤害。

    徐稳和张安民两人,瞪大了眼睛,观察着暴露在外的肝脏。试图超出可能的渗血点。

    “没有。”

    “没有。”

    两人先后给予了回答。

    凌然“恩”的一声,并没有立即结束检查,而是认认真真的又扫了一遍。

    医学的事情,往往都复杂在细节处。

    比如现在寻找渗血点,并不是找不到就可以结束了,也不是找到一处两处就可以结束,而是非得检查到没有渗血点了,才能结束。

    偏偏肝脏窝在腹腔内,并不能随意的转动,检查起来,心理负担是比实际操作要复杂的。

    “没有出血。我们继续。”凌然抬头看了一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48分钟,但是,该做的步骤,却一步都不能省略。

    刚才若是不检查渗血出血,或者检查的简略一点,也许能节省两分钟左右的时间,但是所冒的风险是否值得,又是另一项考量了。

    外科医生站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就在不断的做判断题,奈何越是复杂的手术,就越难做出判断题。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指南,各种循证医学,各种树状分析……

    这其实很像是围棋,每一步的落子都会影响到后续的发展,可究竟会有多大的影响,能算到哪一步,又要看棋手的判断。另一方面,为了解决这些困难的计算,又出现了各种定式,如大雪崩、妖刀等等。

    用好定式,分配好时间,做好基础判断,差不多就算是一名高阶医生了,但真的要算起来,也不过是业余选手的水平。

    真的要成为相当于职业棋手的医生,所需要掌握的技能就更多了。

    凌然用完美级的徒手止血,不断的判断出血点,乃至于预判出血。

    每当拿起电刀的时候,完美级的热止血技术又会发挥作用,使得脆弱的肝脏,既能止血,又不至于被灼伤,其中仅仅是距离的判断,就足以令业余选手喊妈妈。

    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术,随时准备用于补救,而当肝切除的最重要的步骤,做预切线的时候,缝合的时间和力度,都不可避免的影响着此手术的预后。

    同时,大师级的肝切除术和完美级的淋巴清扫术,更是手术进行的基础保证。

    局部的腹部解剖经验,核磁共振片阅读、x光片的阅读技能,乃至于心肺复苏的技能,都是提高手术安全度的技术。

    此时此刻,就算是参观室里的高阶医生,也只能看到凌然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手术,而不能完全了解到手术的难度。

    凌然像是平常那样,按照既定的操作,一步步的进行,在游离了各条韧带之后,凌然还用各种颜色不同的条带,悬吊起管道,从而显示出肝右动脉右前,右后支……

    此时,如果有一个小人,落在右前支下方的肝脏上,它的脚下,将是一片柔软酥脆的血肉地板,使劲踩一脚就可能冒血,它的头顶,将是一片彩带吊起的血肉管道,颤巍巍的抖动,还可能落下血滴,更上方,则可能有硕大的眼睛路过……

    手术,进行的极其顺利。

    手术室与参观室,都充满了平静的微笑。

    所有人都觉得稳了,唯有徐稳,稍稍察觉到一些手术的困难,心里默想真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今天的手术……

    “血压升高。”麻醉医生忽然喊了一声,声音有点尖,像是机器的警报似的。

    滴滴滴滴。

    紧随其后的,就是机器警报了。

    那一瞬间,如果看麻醉医生的脸,多数能看出一张紧张和“我怎么这么倒霉”混合的造型。

    然而,并没有人看向麻醉医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冲向了凌然。

    主刀医生,就是手术中的最终决定者。

    凌然的思维也有一瞬间的暂停。

    转瞬,凌然就丢开了手里的器械,声音清晰的下令“都不要动,所有人住手。”

    话音刚落,腹腔内就喷出了一条血泉。

    血泉的高度不高,若自流泉似的,咕嘟咕嘟的从肝门的位置冒起来。

    徐稳和张安民的冷汗刷的就冒了出来。

    你妹,血管破了?

    肝脏手术,最怕的就是血管破裂了,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一瞬间,张安民的手就抬了起来,想要去堵血管。

    “先不要动。”凌然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阻止了张安民的动作。

    主刀凌然,也没有立即动手。

    于是,围着手术台的一名主刀,两名助手,一名器械护士,以及一名刚刚站起来的麻醉医生,全都浑身僵直的看着中间的患者伤处,看着一股股的血,咕咕的涌出来……

    凌然眼都不眨的看着下方。

    这是用模拟人的时候,从未出现过的场景。

    凌然并没有用模拟人做一次完整的手术,也无从知道会有这么一刻。或者说,就算他用模拟人做一次完整的手术,因为身边的麻醉医生不同,也许得到的也是不同的结果。

    有无数个念头,在凌然的脑海中炸响。

    为什么?血压为什么升高?这是第一个在凌然脑海中窜出的念头。

    但是,凌然并没有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术中高血压的原因可能很多,疼痛、低氧血症,高碳酸血症,或者是体温过低,血容量过多都有可能,然而,此时并不是纠结血压为什么升高的时候,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及时止血。

    只要血压升高的原因与止血之间没有冲突,那么,血压问题就可以甩给麻醉医生去处理。

    紧接着,更多的问题出现在凌然的脑海中。

    “血管为什么破裂?”

    这个问题,被凌然给揪住了。他盯着下方的出血口,想了又想,才缓缓开口“张安民,先抽吸,从边缘。不要触碰任何组织。”

    呼……

    呼……

    楼上楼下,几乎是同时传来松气的声音。

    过去的五六秒钟,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许多人都以为,凌然是被吓住了,或者僵掉了。

    类似的场景,医生们其实没少见到或听到。

    血管破裂,鲜血涌出的压力,不是每个外科医生都能承受得住的。

    凌然其实也很少有这样的经验,系统更没有给予他类似的技能。

    但是,在急诊科里的一年多时间里,凌然所承受的决断压力,却从来都不少的。

    在熟悉的“苦库……”的抽吸声中,凌然用手指了指涌血处,道“这里的血管可能是酥脆了,加上被癌细胞侵蚀,之前被其他组织压迫着,如今压迫失去了,血就喷出来了。”

    “血管都……酥掉了?”徐稳不由自语了一句,这个概念,对于做肝胆的医生来说,其实是有些震撼的。

    在场的医生,这时候才意识到,凌然刚才为什么两次三番的强调”不要动“。

    如果血管真的是酥脆的,那手一压上去,血管残片就可能碎入血管中,很容易就在体内其他部位造成血栓了。

    凌然眼睛望着涌出的滚滚血流,没有立即去堵,而是稳稳的道“血管酥掉了也没关系,缝合好,一样可以用,只是缝合的难度比较大,术后用药得注意。麻醉医生,还有多久可以把血压降下来?“

    “马上就起效了……那个……失血太多了……”麻醉医生的头皮都是炸的,这病人的身体也太渣了吧,简直是豆腐渣啊,怪不得别的医院医生都不愿意给他做手术。

    凌然自己不懂麻醉,也没有指挥的意思,“恩”的一声,依旧语态稳定看着伤口涌血,道“我们前半段的手术做的很顺利,现在流点血也没关系。好了,暴露出来了,镊子。”

    器械护士快速的递了镊子给凌然。

    凌然动作小巧的夹住了一片自血污中暴露出来的想血管残片。

    “剪刀。”

    “好了。”凌然将剪下来的残片放入透明小碗中,再丢下剪刀,又要了持针钳,当场开始缝合血管。

    随着血压的降低,咕咕而出的血流也失去了威力,失血很快停止。

    “880毫升。”麻醉医生低声报了一个数字。

    凌然笑笑“超出预期,但没关系。”

    “全靠凌医生临危决断。”徐稳松了口气,顺便一舔。

    张安民学着前辈的语气,道“这种意外,遇到其他人可能就要死了。”

    巡回护士等他们都表达了一片舔心以后,问“剪下来的组织要送检吗?”

    “不用。”凌然道。

    他话音刚落,对讲机传来参观室内的冯志详的声音“凌然,剪下来的血管残片没用的话,给我们看一看好不好?”

    “大家比较好奇,恩,学术好奇。”祝同益也说了一句。

    凌然于是点点头,道“再派一个人进来取。”

    说完,凌然就继续闷头做手术了。

    参观室里的众人,则是看着各自前方的高清屏幕,心头一片好奇与火热。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