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疼的话就说出来。”凌然给病人做着腹部的触诊。

    比起b超之类的技术手段,略显老式的触诊,依旧能够得到大量的信息。故而在体检中,依旧频繁使用。

    当然,影像和触诊等技术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更多时候还是医生的选择。

    凌然现在是大师级的体格检查水平,做腹部触诊,准确率比b超都要高,也就不用去占用设备了。

    病人躺在检查床上,开开心心的看着凌然,口中道:“不疼,不可能疼的。”

    “有疼痛感不要忍着,刺痛、胀痛等等,都要说出来。”余媛在检查床的另一边,站在一个小板凳上,第n次的提醒病人。

    病人嫌弃的看她一眼,鼻子里“恩”的一声,然后就看凌然。

    “这里会疼吗?”凌然现在对体格检查是有自己的见解的,采用的顺序和模式,也与之前略有不同。

    病人得他提醒,才吸了一口气,道:“疼的不厉害。”

    “一点疼痛也要说出来,进餐后有疼痛吗?”

    “偶尔吧。”

    “餐后一两个小时?”

    “对,这你都能猜到,凌医生您好厉害……”

    “胃溃疡。”凌然没等对方说完,打断他道:“我再给你开两个检查,你去做了确诊一下,溃疡目前不严重,但应该采用技术手段干预了。”

    这时候,躺在体检床上的男人愣住了,忙道:“我一周健身三四次,怎么可能生病。”

    凌然狐疑的看他一眼,问:“健身了,为什么就不生病了?”

    “健身……健身对身体好啊。”

    “该生病的时候,还是会生病的。”凌然给开了单子,又多叮嘱了一句,道:“紧张、劳累,饮食不慎、气候变化或者烟酒都有可能引发和加重胃溃疡,你要多加注意,不能掉以轻心。”

    余媛则道:“如果不好好治疗的话,胃溃疡一旦出血或穿孔,就很麻烦了,说不定可能切除胃部了。另外,还有转化成恶性肿瘤的风险。”

    “癌症?”被检查的男人惊叫一声。

    “现在没有,但是有风险。”余媛道:“是让你回去好好看胃溃疡,看好了就行了,明白吗?”

    男人忐忑的问:“真的会得癌症?”

    “胃溃疡是有癌变的风险,但概率比较低,一般在以下。”凌然现在精力药剂够用,经常是嗑药看书的,内科学也看了不少本,该记住的都能记住。

    “百分之三也不行啊……”男人一点都不觉得宽慰了,闷闷的从检查床上跳下来,问:“现在怎么办?”

    “建议你到医院挂一个消化内科。”凌然给出的就是转诊的意见了。

    要给胃溃疡的患者开药,他也是能做的,但毕竟不是专业的。另一方面,要确诊胃溃疡或相关疾病,可能还要做碳呼吸试验,说不定还要上胃镜,那就不是现在的义诊能做的了。

    转诊是急诊科里常做的事,只是如今稍稍麻烦一些。

    凌然将单子递给对方,就让余媛去给解释了,旁边的小护士王佳不等吩咐,就请另一名病人上前来了。

    依旧是问询的同时,做体格检查,再做出一个基础的判断。

    凌然的诊断学技巧并不高,门诊的经验趋近于无,但做这种社区诊断,倒也绰绰有余。

    不像是来云医的病人,常有重疾在身的,需要小心谨慎的对待。八寨乡的义诊,本身就是带有体检性质的,大部分都是正常的健康人,多多少少有些疾病,也并不严重,且以常见病为主。

    现代医学发展至今,疑难杂症依旧是疑难杂症,再多的检查手段也只是辅助。备受推崇的循证医学,更是疑难杂症的反对党。

    如今的医生,其实最喜欢处理的,还是那些确定的常见疾病,所谓听见马蹄声响,你首先想到的应该是马,而不是斑马。

    而对凌然来说,目前鉴定马的技术,是逐渐成熟了。

    “凌医生。”手外科的王海洋主任喊了一声,将凌然给叫了过去。

    “这是……”凌然看到的是一个明显接骨错了的手指。

    “要不要做个手术?”王海洋指着凌然,道:“凌医生是我们云医断指再植做的最好的医生了,你这个手指,重新给你接一下,就不会每天疼了。”

    看病的年轻人,烫手似的,猛地将手给收了回去,问:“多钱?”

    “你有医保吗?”

    “就一年120的那种。”

    王海洋微微点头:“整个手术做下来,大概要一万多元。”

    “那我再想想。”病人不敢接茬,站起来,迟疑着离开了。

    王海洋无奈苦笑:“还以为能做个手术呢,这一个个的门诊看下来。”

    王海洋只能向凌然耸耸肩,继续看下一位病人。

    他们都是专科大夫,但在这种义诊中,就没有那么讲究了。

    而来看病的人也都不在乎。

    与国外专科医生更高端的想法不同,中国人普遍认为,一名专家级的医生,应当是全面的。最起码,一名牛掰的心脏科医生,就应该能轻轻松松的治疗个胃溃疡什么的……

    这多少是有些受到中医风气的影响,对老医生们来说,既有方便之处,也有不便之处。对凌然亦然。

    在给大部分年轻人们做完体检之后,到凌然面前排队的人就少了。

    凌然也不用始终坐在桌子前了,就来回忙碌,顺便帮其他医生处理轻症患者——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光是遇到的鸡眼和甲沟炎,就有七八人之多。

    这种外科小病症,放在云医,也就是派只住院医乃至于实习生练手了。也确实没什么可做的,原本就是最简单的外科手术。

    凌然今天却是没有放手的意思,有轻症病人,当场能做的,就给做掉了。

    来义诊的几名医生都看的点头。

    在场的外科医生里,当属凌然的年纪最小,他主动上手,其他医生的感官也要好不少。

    “这么看,凌然也还是蛮懂事的嘛。”呼吸科的洪主任看凌然又去小隔间操作了,就拆开了今天的第三包烟,一边点燃,一边笑着说话。

    “说的也是,一声不吭的,做事还是做的挺好的。”普外来了个副高,也是点头赞同。

    “主要还是看患者的感受嘛,凌然看病还是很认真的。”王海洋最熟悉凌然了,笑眯眯的给说了句话。

    “这个倒是。”

    “还是年轻,要是年纪大一点,至少能多收几面锦旗。”

    洪主任的话音刚落,就见一面锦旗,当先从门外伸了进来。

    锦旗大字写着“救死扶伤,医德高尚”,旁边的小字则是“赠凌然医生”云云。

    “凌医生在吗?我来送个锦旗。”进门来的水霸王华涛浑身的自信。他站在八寨乡的土地上,就感觉有数不完的力气,送礼都送的理直气壮。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