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邱忠仁面带忐忑。

    这种请人擦屁股的事,是医生们最不愿意做,又不得不做的事。

    请人擦屁股太难了,遇到脾气不好的医生,一句话臭话顶回去都算好的了,有些性格糙的外科医生,站在手术台上,一边帮你擦屁股,一边骂你一场手术,都得生生的受着。

    受不住的,或者请不到擦屁股的医生的,病人说不准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如此一来,主刀医生自然要面对重重责难,若是有术中失误,被上级部门或病人家属或法庭按在地上摩擦都是有的。

    至于不肯帮忙的医生,至多被躺在地上挨擦的医生埋怨罢了。

    给人擦屁股,可不是其他医生的义务。

    像是这样不明原因的肝硬化出血,云医肝胆外科的医生们,十个里有九个都不敢接。

    就算是贺远征,也得考虑再三,才能做决定。

    若是以前,邱忠仁等人没得选择,就只能等贺远征这样的医生考虑以后做决定,即使因此耽误了手术时机也没办法。

    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凌然的选择,邱忠仁就立刻找上门来了。

    凌然做肝切除的技术要比贺远征好,这是云医的医生们都知道,但不会说的公开秘密。找凌然也许会让贺远征颜面有失,但邱忠仁等人已经顾不得了,总比找外院的专家来救场好吧。

    凌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看向张安民,问“确定是肝部出血,还是消化道出血?”

    肝部出血是凌然掌握的术式辐射范围,消化道出血就截然不同了。

    “确定是肝部出血,消化道是好着的。”张安民连忙道。

    邱忠仁也说“凝血功能也不行了,我们术前判断有偏差。”

    “门脉高压?”凌然接着问。

    胃底都静脉曲张了,门脉高压是十有八点九的。

    邱忠仁沉重点头“是门脉高压。”

    对腹腔择期手术来说,这样的病人,可以说是极度危险的。

    邱忠仁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又小声道“我们刘副主任也来看过了,确实是没有办法了,才让我来请您。”

    张安民瞥了邱忠仁一眼,低头未语。

    邱忠仁是主治医生,会不会主刀这么大的手术很难讲,有可能是他做的做不下来,然后上级医生来救场,救成了死场,又来寻凌然救场。当然,也有可能是刘副主任主刀,然后让邱忠仁背锅……

    不同医院不同科室的情况极其复杂,张安民就算在云医干了10年,也只敢说了解肝胆外科,对于消化外科是什么情况,张安民是无法贸然猜度的。因此,邱忠仁怎么说,他就只能怎么信了。

    张安民抬头再看凌然,就见凌然不知道听懂没听懂,竟是打开手机,发起了信息。

    几秒钟后,再听凌然道“去看看。一会的肝切除手术推迟好了,我告诉余媛了,张医生你过会再确认下。”

    “哦,是。”张安民连忙答应。

    邱忠仁连声道谢,激动的道“改天请您喝茅台,20年陈的,我收藏的。”

    张安民给敲边鼓道“老邱是咱们医院的茅台王,收藏的茅台多,鉴赏水平也高,是不是真茅台,不开盖都能辨个七八成。”

    邱忠仁谦虚道“称王有点过了,真正的茅台王是高猛,一喝假酒就吐,那体质,真是绝了。”

    张安民听着不由笑了起来,顺带给凌然解释道“高猛是做医药代表的,跟咱们霍主任都挺熟的。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喝酒也是,做的再好的假酒,三钱的杯子,两杯下肚,保证吐的干干净净的。偏偏酒量还差得很。”

    “对,所以大家都舍不得灌他酒,开一瓶酒给他分六钱的,喝不到两箱子酒,他就到量了。”

    邱忠仁和张安民陪在凌然两边,说说笑笑的,仿佛手术问题已经解决了似的。

    事实上,两人也就只能指望凌然了。

    术中出血对外科手术来说,本身就是大忌了。肝部出血更是腹部手术里顶头的难题。

    由于肝的解剖结构复杂,一般的普外科医生都是能不动就不动的。

    即使是云医肝胆外科的医生,肝部手术也可以说是副高的技术分界线——能肝而未副高的医生,要么是得罪了有背景的,要么就是情商感人。不能肝而副高的医生,要么是有背景的,要么就是情商感人。

    当然,凌然这样的住院医,就是特例中的特例了。

    邱忠仁站在电梯里,望着凌然的背影,都不禁想幸亏医院给凌然破格了,要不然,凌然这样的规培医,转科到其他外科,真是会让人抓狂的。

    “打个电话,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出血量多少,病人状态稳不稳定。”凌然出了电梯,一边换鞋取洗手服,一边吩咐邱忠仁。

    邱忠仁立即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几秒钟时间,那边的手机就接通了。

    “凌医生在我身边,我开免提了。病人现在的状态稳定吗?出血量多少?”

    “2000了,一个玻璃罐子都装满了。状态还行。”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尚算平静,但是,伴随着说话声的,还有抽吸器的嗤嗤声,还有“纱布纱布”的喊声,还有哼哧哼哧的操作声,可以想见,手术室里,并不平静。

    “我换身衣服就到。”凌然从不啰嗦,一句话说完,就穿着自己的拖鞋,去拿自己的贴身衣物去了。

    这么着急的手术,时间上肯定来不及沐浴更衣了,但是换条399的新内1裤还是没问题的。

    凌然顺便还嗑了瓶精力药剂。

    这样的急诊肝切除,还是需要精力充沛,才能集中精力的。

    一切准备停当,再到洗手房,凌然先用清水冲了一遍手指到肘,再取了刷子,直接蘸着碘伏溶液,刷洗了三分钟的手、臂,最后洗净擦干,又用碘伏纱布擦了两遍才算完。

    这样做是节省时间。正常的术前洗手都要10分钟的时间,用碘伏就可以省去一半时间。不过,相比肥皂和清水,三分钟的碘伏的杀菌能力又要弱一些,还伤手。

    出门来找凌然的小护士,就万分不舍的看着凌然涂碘伏,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感动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凌医生太努力了。”

    “凌医生做事好认真的。”

    “凌医生的胳膊都好帅。”

    隔壁手术室的医生护士,都在时刻关注消化外科的手术室。

    毕竟,手术室里的骂声,隔着两间房子也能听到。

    邱忠仁守在手术室门前,见凌然过来,连忙帮他踩开手术室门,再帮凌然拿了手术服过来,一边给他穿,一边给他介绍,道“凌医生,这边是刘主任,也是来帮我救场的……”

    “谁主刀?”凌然并没有寒暄的意思,直指关键问题。

    站在手术台旁的刘思贤是消化外科的老副高了。他还是跟着消化外科的老主任一起从普外分家的嫡系,有阵子没有被人抢过主刀位了,一时间竟是愣住了。

    凌然也没有立即上前,不让主刀的话,他做个助手是没意义的。

    “你来主刀吧。”刘思贤将手里的镊子连纱布一起给扔掉了。

    邱忠仁满脸通红,一个劲的告饶“凌医生,我们刘主任心情不好,没想到一个腹部探查,变成这样子了……”

    凌然点点头,并不多言,他就是要主刀位而已。

    至于消化外科副主任医师什么的,对他并没有什么触动。

    刘思贤摔了镊子,自己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主要是凌然的年纪太轻,说话太直,让他面子有些挂不住。

    回过头来再思忖,刘思贤自个儿后悔起来。

    在医院里,如凌然这样的技术大牛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这次得罪了,往小里说,下次再有事,就请不到了。说深一点,指不定人家在哪个委员会投一票,就要了一个副高的前途。

    刘思贤眉头深锁的望着手术台。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凌然处理不好这台手术。

    做医生的,最是熟悉医生。

    这台手术要是做的顺利,主刀的医生脾气再差,也不过就是耍耍威风,装装逼罢了。

    手术做的要是不顺利了,刘思贤真怕被人记挂一辈子……

    再一个,病人要是因为自己耍脾气,死在手术台上,刘思贤心理也过意不去。

    刘思贤使了个眼色给邱忠仁。

    邱忠仁暗自叹口气,乖乖的做他的风箱老鼠,道“凌医生,怎么样?我给您打个下手?”

    “不用,我摸到了。”凌然的手掌深深的插入病人腹中,周遭的医生看着都惊疑不定。

    邱忠仁更是吓了一跳,不由道“这么快?”

    凌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再次评估了一番情况,就唤出了系统,心念闪动间,就将一瓶紫色的药水,灌入了口中

    技能药剂(小)所有技能+1,持续10秒钟。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