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早晨的云华,已经渐渐地热起来了。

    诊疗室里,董姐的心,更是越捂越热。

    她看着正在指导苗坦生做皮内缝合的凌然,喃喃自语:“当初关羽刮骨疗伤,也不觉得疼,难道是因为华佗的颜值?”(注1)

    “现在给您做缝合的可是我。”苗坦生呵呵的笑了。

    听到他的话,董姐自然而然的看向了苗坦生,然后猛的皱眉:“能不能别说这么不着调的话。”

    苗坦生的水泡眼那个一拧啊,险些就把针顺着手掌给她捅进去。

    董姐重新将目光转向凌然:“早知道你们诊所有华佗,我就是天天打老公,把他打骨折了,也得过来呀。”

    “您有没有考虑过,不打老公也能受伤的办法?”凌结粥听不下去了。

    董姐恍然:“你说的有道理啊,但也不能打儿子啊,儿子快中考了。家里的狗……我们家是只黑背,我怕打不过……”

    苗坦生听的都不想缝合了,这也太没有成就感了。

    敢情辛辛苦苦做个美容针,累的要死要活的,您回家就必须得揍个东西才能受伤?

    苗坦生看看凌结粥,就像是诊所医生看所长的表情一样,道:“凌所长,不受伤,难道就不能来诊所了?咱们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

    “不受伤来诊所做什么?”凌结粥眼里闪着精明的光,又呶呶嘴,半是对患者,半是对苗坦生,道:“你好好给缝,美容针就要缝出美容针的效果。”

    “知道了。”苗坦生能说什么呢,再转过头,被凌然指挥两句,更是把凌结粥给忘在了脑后。

    做医生的,只要是想在这个行业里前行的,终生学习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有前辈们的教训在前,医生们都知道技不压身的道理。

    苗坦生离开了医院,最遗憾的就是失去了提升技术技能的机会。出来几年了,他赖以为生的技能,依旧是在医院里学到的,而在诊所中,虽然能够熟练的应用美容针的医生是少有的,但依旧……

    苗坦生本能的想要学习点什么。

    凌然的教授,比苗坦生期望的还要细致和认真。

    凌然一向就是如此的细致和认真的。就像他当年在学校里,总有些男老师和男同学,会送他额外的练习册和试卷,如三年高考五年真题,或者黄冈密卷之类的礼物,数量极多。而凌然同学,只要有时间,就会认真和细致的做完那些练习册和试卷。

    哪怕有的题目是做过的,凌然也常常会采用新的思路,来完成它们。

    到了高考的时候,凌然没有遇到一道做不出的题目,正是因为他对待礼物是认真和细致的。

    面对患者,凌然的态度也没有变化。

    就算是做过十遍百遍的术式,凌然依旧能够做的津津有味。即使他缝合过各种各样的伤口,但是,就算每次都缝合相同的伤口,凌然依旧能够像是第一次缝合那样认真和细致。

    教导苗坦生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好了。”苗坦生道。

    凌然检查了一下,道:“没问题。可以。”

    “谢谢师父。”在花费了比平常更久的时间来缝合以后,苗坦生心中满是激荡。

    他现在就缝合水平来说,要比以前更强了,正是因为更强,他才看得出凌然的超强——比他以前所认为的更强更强的超强。

    “师父,以后你要常来诊所啊。”苗坦生激动的不能自已,越喊越顺口。

    凌然这么强,他觉得自己无亮的前途,仿佛又明亮起来。

    凌然点头,看看苗坦生,道:“诊所就是我家啊。”

    “是是是,您要经常回家啊。”苗坦生笑的像是哈巴狼似的,两只水泡眼像是把寿星鱼淹死在了里面似的。

    刚刚包扎好的董姐刚看着凌然,再回头看苗坦生,难受的要死:“苗医生,你这么说话,美感都要没有了。”

    董姐说完也不理苗坦生了,更没有回家的意思,就笑眯眯的看着凌然,且道:“看着凌医生,麻药过了都不疼。”

    苗坦生呵呵一笑:“你麻药还没过呢。”

    “要是疼的话,就是你没缝好。”董姐抬抬眼皮,道:“你要是没缝好,我就不付钱。”

    虽然是调侃,苗坦生还是无奈的叹口气:“董姐,您这样子,不算很讲道理啊。”

    董姐微笑的看向他:“苗医生,我要是讲道理,能把老公打进医院吗?”

    苗坦生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老客户,好半天道:“您说的也有道理。”

    “是吧。”

    “是。”苗坦生望着董姐的手掌,莫名的乖巧。毕竟,人家能为了一把瓜子(存疑),用伤手把老公打进医院,再揍一个40多岁的中老年医生,还不跟玩一样。

    倒是凌结粥心思转动,笑么么的走过来,道:“老公受伤了,也可以送到我们诊所来吗,一般的皮外伤,随便就给你缝掉了。”

    “骨折了。”董姐说了一句,又道:“他有医保的说,必须要去医院才能报。再说了,他一个糙汉子,脸上缝几针有什么关系,难道也用美容针那么贵?”

    “说的是。”凌结粥违心回答,心里默念“和气生财”,然后自去拉了账单,心情就变的快乐起来。

    苗坦生的心情也是快乐的。

    不论男人的事业心野心和虚荣心,单说美容针的缝合,还是颇为赚钱的。苗坦生常用的缝线价格就从几百元到千元不等,他能从中分到两成左右,再算上其他杂七杂八的收入,比在医院里还要赚钱些。

    现在还能跟着凌然学习,苗坦生就更高兴了,围在凌然身边,“师父”,”师父”的叫个不停。

    等将恋恋不舍的董姐送走,苗坦生更是感慨的道:“你们别说,外科要是能多几个老客户,也是蛮好的。”

    “好在哪里?”凌结粥没有做过医生,不免好奇。

    苗坦生沉吟着道:“老客户有熟悉感啊。像是董姐手上皮肤,我刺进去之前就知道软硬了,厚度也有个底数,稍微试一下,就缝的顺了,那是真的方便……”

    凌结粥:…(⊙_⊙;)…

    ……

    注1:本句摘自“起点读书”app本章说,读者“霜天晓文角”于2019年1月0日00:02发表。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