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丁家老二丁钟,磨磨蹭蹭的来到了icu旁的休息室里。

    icu的病房不允许家属随意进出,大家就守在外面,焦躁的等待着,像是一只只熬夜的猫鼬,有什么响动,就会机警的看过去。

    “二哥,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就流了那么多血?”丁家小女儿也快40岁了,最先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丁钟绷着脸,先是烦闷的说了一句,撇撇责任,再道“说是爸的病情复杂,术中大出血,4000多毫升……”

    “别人做个手术都是几百一千毫升的。爸流这么多血?”

    丁钟深吸一口气,又厌烦的吐出来,道“请来的专家没降住,结果就大出血了。说是会有啥啥并发症的,你们完了再问主管的医生。”

    丁钟没说指导手术的话。他也是通过朋友才请到的冯志详教授,如今细细回想,人家也没许诺会亲自手术。

    进一步的说,事已至此,在父亲的情况尚算稳定的情况下,丁钟也不想闹大了。

    闹大了,医院也只能是赔钱。而丁钟,现在还真不想恶了熟人,就为了拿这笔钱。

    几个子女互相看看,还是40岁的小女儿问“那现在呢?爸能好吗?有啥后遗症?”

    “这我哪里知道。”丁钟摇头,停顿了一下,又道“原本准备给爸做手术的那个凌医生,你们注意一下,再来了,问问人家。”

    “怎么个意思?”其他几个子女都很熟悉老二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猫腻。

    丁钟期期艾艾了半天,道“我听说,手术的时候大出血,最后是这个凌医生给止住的,手术也是他给做完的。”

    “凌医生做的?就特别帅的那个?”40多岁的小女儿惊讶坏了。

    丁钟点头“听说是这样。”

    “咱们花钱请了个水平更差的?”其他几个子女心里都不舒服起来。

    尤其是最小的儿子,更是连连皱眉。

    他是最不同意请飞刀的,找到云医来,就是因为他听过凌然的名声。而且有同事的长辈,有在云医做了肝切除手术,评价很好。

    但是,家里经济条件最好的老二,一定要请京城的名医过来,小儿子也无从拒绝。

    可这样的结果……

    小儿子忍不住道“早知道凌医生的水平很好的,结果一定要请京城的教授,那都是70岁的老教授了,好能好到什么地步?”

    丁钟焦头烂额的道“这是碰上了。那京城来的教授的水平肯定也是可以的。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京城来的教授,对不对?也许就是舟车劳顿的,咱们运气不好……”

    “老二,你说这个话亏心不亏心,这是咱爸,运气不好?你自己运气不好去。”

    丁钟皱眉“怎么说话呢,你们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吗?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肝切除的专家。”

    “肝切除的专家,没有云医的一个小医生的水平高?”

    “人家也不是小医生。”丁钟不想再说了,道“总而言之,我一会再准备个红包,等那个,凌医生来了,你们通知我。”

    “这是红包的事吗?”

    “这个凌医生行不行?也太年轻了。”

    “要不要找个律师问问?”

    丁家人絮絮的商量着,却是没个结果。

    凌然已经开着自己的捷达,嘟嘟嘟的回了家。

    今天的手术后半截,也是凌然所遇到顶困难的了。云医覆盖的人口就这么多,找过来的病人也有限,尚未提供足够困难的案例出来。最重要的是,若是凌然主刀的手术,他是不会使之复杂到这样的程度的。

    做完此项手术,凌然也不免觉得劳累了。

    他没有选择喝精力药剂再继续做手术,离开了医院再回去,不免有些太浪费时间了,而且,icu的病床也快装满了。

    凌然稍稍降低了车速,只开限速路段的五分之四的速度,尽管如此,小捷达依旧呜呜的飙的很快乐。

    夜晚的云华,硕大的“40”的限速牌,只三四秒钟,就甩的看不见影子了。

    凌然有节奏的点着脑袋,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心情畅快的就像是车迷在跑f1似的。

    下沟诊所。

    红的灯,黄的灯,蓝的灯,印着红的脸,黄的脸,白的脸(注1)。

    院子里依旧热闹的像是过节似的。

    凌然抬头看看天,月亮都胖的像是在过年了,诊所里竟然还有这么多人?

    凌然推门入内,就见院子里坐着一票人,中间坐着凌结粥……

    “我回来了。”凌然轻轻的说了一声,就像是之前一样。

    凌结粥坐直了腰,再拍拍圆滚滚的肚子,笑了“儿子回来了,你妈楼上呢。”

    凌然“哦”的一声,再上楼,就见二楼的茶桌旁坐着一票人,楼梯正对面是老妈陶萍,正在泡茶的则是……田柒?

    只见田柒穿着中式的棉质服装,素手芊芊,摆出优雅的倒水的姿态,给茶桌前每个杯子添满茶。

    再抬头,田柒就看到了凌然。

    “凌然!你回来了。”田柒兴奋的站了起来,使劲招手,刚才的雅致模样,全然不见。

    围拢在茶桌四周的大妈大娘们,也都好似鹰眼似的,盯着凌然。

    “我回来了。”凌然依旧重复楼下的话,不自觉的也招了招手。

    田柒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快来尝尝我泡的茶。对了,试试我做的茶杯。”

    田柒说着,返身从身后的一只爱马仕的小皮箱中,拿出一只手表大的小茶杯,放在了自己对面的茶桌上。

    两边的茶客们乖乖的让开了一个人的位置。

    凌然迟疑瞬间,坐了上去,两边的人又自动自觉的坐远了一些。

    “这是柴窑的茶杯,我上个月去景德镇,找丰老先生烧的柴窑,一窑6只,烧坏了一只。”田柒说着笑了出来,仿佛说的是件好玩的事。

    “丰老先生是很有名气的。”陶萍帮忙说话,又道“小柒是知道我喜欢,才专门去烧的柴窑。柴窑烧起来又脏又累,成本也高,现在人都不愿意弄了。而且,丰家的窑都在山里面,小柒等于被关了好些天呢。”

    田柒笑了出来,望着凌然道“凌医生不是也被关在手术室里好些天,没什么关系的,而且,我都带了好多吃喝用具过去,生活也还是蛮方便的。”

    凌然端起杯子来,品了品。

    他跟着老妈喝了不少茶,已经算是品得出好坏了。

    “好喝吗?”田柒有点小好奇的问凌然。

    “挺不错的。”凌然点头。

    “这是我从家族仓库里拿出来的冰岛,喜欢的话,我还可以再换些出来。”田柒说着笑笑,又给凌然添了一杯茶。

    凌然也稍微有点渴了,一饮而尽,再品咂品咂。

    田柒又给他补上一杯茶。

    凌然再喝,接着才放慢了速度,看看四周,就见楼下的熊医生、苗医生和娟子竟然都在。

    凌然不由问“诊所现在延长营业时间了吗?”

    放在以前,娟子早回去想办法保持体形去了。

    “哪里,我们在商量给诊所装修呢。”陶萍笑了出来。

    “要装修了吗?”凌然诧异。

    “苗医生现在做美容缝合什么的,已经挺有名气的了,街坊们平时看病买药,也都常过来,我就考虑着,咱们把诊所再装一下,还可以做个更专业的手术室出来。”陶萍的话里带着大气,有种赚到钱的底气。

    楼下的凌结粥,更是听着上面的响动,高喊“我爸当年就说了,牌匾不许动,其他的,我有本事,动的越多越好!”

    “有几家街坊听说了,也想装修,这不是商量呢。”陶萍微笑。

    “咱们下沟巷子的生意,今年都算是稳中有升了,愿意装修的,都可以装修一下,以后就是街道和街道的竞争了。”另一位年龄与陶萍相仿的街道说话,正是街道礼品店的小老板。

    “今年别处的生意怎么样不说,咱们下沟巷子的生意,确实是好了些。”

    “咱们往年比上沟差点,今年比他们强。”

    街坊们又继续聊了起来。

    凌然默默的喝茶,听着他们聊天,反而觉得颇为放松。

    下沟是他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即将到来的变化,竟是让他也了一些期待。大约相当于八分之一个大黄蜂那种。

    田柒静静地给凌然泡茶,只觉得浑身轻松,月色美好。

    ……

    注1请分析作者的写作意图,红黄蓝色的灯代表什么,脸为什么是白的。结合文章内容并联系现实,限50字。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