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凌医生,凌医生……”记者邓文胜踩开气密门,紧追着凌然的脚步。

    凌然卷着轮椅,根本就不想停,头都不回的道“我今天不接受采访。”

    “不接受……我是你们霍从军主任请来的。”邓文胜尬笑两声。

    凌然道“我现在不想接受采访。”

    “为什么心情不好,是因为手术不顺利吗?”邓文胜实际上已经开始采访了。

    凌然被他说的停下了轮椅,翘着脚,给了个回答“手术顺利,但肝癌手术,5年内的复发率是60到80,外科医生就算切除的再干净,也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

    “所以说,你是在为患者担心,是吧?”邓文胜立即在心里为凌然再记一笔,同时出言确认。

    “外科手术,并不是肝癌的解决途径。”凌然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

    “那您认为解决途径是什么?靶向药?”

    “我不知道。”凌然并不喜欢这样的答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一句,然后用更快的速度,开着轮椅,出了走廊。

    邓文胜飞快的跟上,看看凌然的表情,没有进一步的追问,转而笑道“凌医生现在是准备去做什么?”

    “放松一下。”

    “放松?凌医生的放松是什么?”

    “做手术。”凌然说着推开一间手术室门,看看里面忙碌的麻醉医生和护士,问“准备的怎么样了?”

    “再5分钟。”正在台前忙碌的麻醉医生回应了一声。

    凌然点点头“我去洗个澡,你们慢慢来。”

    说着,凌然就出了手术室,直奔淋浴间,三下五除二的给脚戴上套。

    邓文胜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

    我刚才经历的是一个啥过程?

    凌然说的话,感觉好像有什么逻辑漏洞,我怎么抓住它。

    10分钟。

    换了全套新衣服的凌然,重新站上了手术台,开始了自己熟悉的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

    这是切实的,能够治疗疾病的外科切除术。

    疼痛不堪的患者,经过手术治疗以后,生活质量和寿命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而肝切除手术做的好,则患者的术后舒适度也就越高。

    凌然喜欢这样的手术。

    确定性、稳定性、技术性艰巨,可以说是非常有趣而严谨的手术了。

    凌然不急不缓地做着手术。

    他也不抢时间,就是享受手术的过程,享受手术室的温度和环境。

    此时做一助配合的是余媛和马砚麟,他们的技术都不适合参与肝癌手术中去,但在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中,各种腹腔内的奇怪肝脏见多了以后,两人竟也展现出了游刃有余的架势。

    约莫20分钟后,苏嘉福赶了过来,然后才是慢悠悠而来的霍从军。

    苏嘉福是来打下手的。

    吕文斌、余媛等人,作为外科医生,是有凌然带着教的。

    苏嘉福却是麻醉途径的住院医,他之前在武新市参与肝切除手术,已经是超标准了,回到云医以后,苏嘉福还得继续证明自己。

    霍从军自然是为记者而来。

    他刚才偷偷的吃了点东西,补充了一下能量,此时显的好像很辛苦的样子过来,再看看手术记录,问邓文胜,道“还要继续看手术吗?”

    “再看一场。”邓文胜想知道,这场手术和再一场手术有什么区别?但是,邓文胜是不会问出来的,他要自己观察。

    霍从军倒无所谓,道“看手术也很累的。”

    他不说还好,记者邓文胜听着,突然感觉有些撑不住了。

    刚才的手术就进行了有4个小时,刚刚不留神又站了30分钟。

    要是年轻的时候,没问题,邓文胜还撑得住,可现如今,再扛着十多斤的器材,直挺挺的拍摄手术画面,已经不是邓文胜的主要工作了。

    也不能是他的主要工作了。

    邓文胜左晃晃,右摆摆的,凑到了麻醉医生的台子后面,瞅着边上一个圆凳,道“我坐会?”

    不等麻醉医生回答,邓文胜就靠着记者自带的厚脸皮+2的技能,坐了上去。

    在旁边当麻醉助手的苏嘉福浑身难受,也是看看旁边的麻醉主治,强行忍住了,内心不断的忽悠自己别人的圆凳,别管……别人的圆凳,别管……

    要不是怕被当场抓住,苏嘉福宁愿给自己一管牛奶(丙泊酚),开开心心的睡一觉算了。

    然而,今天的手术级别比较高,又是在人家肝胆外科的地盘上做手术,来学习的苏嘉福根本没资格乱嚷嚷。

    麻醉医生都归属于医院麻醉科管理,但各有侧重,苏嘉福现在舍不得离开凌然,就只能是凌然做什么手术,连忙跟着过来学习,还得求着自家主治医生带着自己,沉重的现实压力,让苏嘉福只能紧紧自己屁股下的凳子……

    “哦,今天是小苏跟台啊。”霍从军用手撑着腰,来到苏嘉福旁边,用和蔼的表情望着他。

    苏嘉福的眼睛都瞪圆了。

    你是现在才知道我跟台的吗?

    刚才那台也是我啊!

    之前也是我!

    之前的之前也是我!

    苏嘉福眼珠子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太狠了,太没有人性了!你知道麻醉医生有多惨吗?一天到晚25个小时都在医院里,刚开始一天吃五顿饭,每时每刻都饿的挠心挠肺。后来一顿饭都不想吃,每天看着屏幕泛酸水。

    这样的麻醉医生,透夜透夜的在手术室里,唯一的安慰,就是麻醉医生比外科医生多一只圆凳了。

    当然,外科医生想有圆凳也是能有圆凳的,可他们的姿势通常是不允许的。

    可以说,手术室里的圆凳,就是麻醉医生的骄傲了。没有圆凳的麻醉医生算是什么?麻醉师吗?

    苏嘉福内心怒吼,脚下慢吞吞的挪动……

    “霍主任坐我的,坐我的。”麻醉科的主治医生大大方方的起身,将位置让给了霍从军。

    霍从军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笑道“今天忙了一天了,腰受不了。”

    “是,现在医院里太忙了,压力又大,我们麻醉科也是这样子,动不动就是12个小时不停班。手术期间,精神又高度紧张,一会要看呼吸通道,一会要看静脉通道、给药通道,小细节多的受不了……”主治啰哩啰嗦的说话,他也是憋的紧了。

    凌然的手术不爱说话,少人聊天,苏嘉福暂时算是适应了,别的麻醉医生就不一定了。

    霍从军看在有凳子的份上,微微点头,道“现在人手不足,就是这样子,我们急诊中心升格以后,多招了好些人,才将将够用。”

    “是啊,我们麻醉现在是最缺人手的。像是妇科,不都提倡无痛分娩吗?根本找不出那么多空闲的麻醉医生,还好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要求。”麻醉主治一边说着,一边踢了踢苏嘉福的圆凳,道“你去再开点药过来,有备无患。”

    “开什么?”苏嘉福不愿意站起来。

    “你看着开好了。”主治很开放的态度,像是个给下属机会的好医生。

    苏嘉福无奈起身。

    上级医生的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啊。

    主治一屁股坐在了苏嘉福不得不让出的圆凳上。

    苏嘉福咬碎智齿往肚里吞,默默的去而又返,站在霍从军身后,一会看看霍从军,一会看看监视器,一会再看看霍从军。

    倒是凌然,心情舒畅的做了一台熟悉的手术。

    “行了,大家都休息吧。”凌然这次自己关了腹,算是有始有终了一把。

    余媛和马砚麟没蹭到,也是安之若素。

    他们跟着凌然做了几百台手术了,早都过了头50台手术的兴奋期。

    哪怕是马砚麟,现在期待的也是逗一下肝子,而不是可怜兮兮的关腹。

    邓文胜有心想再采访一下凌然,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恹恹地出了手术层,邓文胜又回到喷泉处,看着大白鹅香满园,默默的构思起今天的采访来。

    嘎嘎。

    大白鹅叼中了一名30余岁伪装大童的老阿姨的屁股,开心的叫了两声。

    邓文胜看的大乐,顺手掏出手机,准备发一条微博。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微博里漫屏的都是雷同的热搜孟雪疑似男友曝光!

    微博的配图,则让邓文胜越看越是熟悉。

    “我靠!”邓文胜突然大叫一声,吼出了70后的经典叹词。

    嘎嘎嘎!

    正在喷泉中胜利游行的大白鹅被吓了一跳,转身用小眼睛看了邓文胜一眼,锯齿状的嘴巴微微开合,转身低头,一口咬碎了食盆中,不知哪个熊孩子加进去的小树枝,嚼了两口,就吞了下去。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