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凌医生,咱们医院的病床,是真的不够用了。”武新市一院的护理部主任,情真意切,声也戚戚。

    才给梅老做完手术的凌然,浑身散发着光环,望着护理部主任,露出微笑“我早上去icu里查房的时候,有看到空出来的三个床位。我再用一个。”

    “凌医生,icu就剩两个床位,那也太紧张了,真的不行了。”护理部主任连连摇头。她是从护士一路升到护士长,再做到护理部主任的,对下面的情况太了解,对凌然这样的手术狂魔更是有了解。

    多用一个床位,对icu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床位这种东西,挤挤总是有的。但是,手术狂魔真的能满足于一个床位吗?

    护理部主任望着凌然,既不敢得罪这位刚刚给梅老做过手术的医生,又不能放任他无限的增加护理部的负荷,拐着弯儿劝道“凌医生,您就是在云医急诊中心工作的,难道不会担心icu的床位不够用吗?要是急诊中心突然接到一个大的急诊,那时候,得准备多少床位,对吧?咱们一院也是一样的,要是就剩下两个icu的床位了,急诊都要吓死的。”

    凌然深表怀疑的看着护理部的主任,道“你们有这么重的急诊任务吗?”

    云医是云华市的急诊中心,面对的是云华市和周边上千万人的急诊任务,尤其是在升格为急诊中心以后,它的规模比得上一家小医院。武新市一院虽然是三甲,可没有这样的急诊中心或急诊科,能不能处理濒危病人都是两说,急诊给icu的压力要低的多。

    理论上,武新市一院icu里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做的择期手术,也就是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做手术,从而保证床位等等。

    护理部主任当然更知道自家医院是什么状态了,但她可不敢松口,忙道“急诊急诊,不就是以防万一吗?万一要是有一个大车祸……”

    要是遇到一个大车祸的话,当然是先送到有收纳能力的医院了,再者,还有分别安置的方案,对云医急诊中心来说,他们或许还有兜底的指责,武新市一院想兜底都没资格。

    不过,凌然是不会与对方争辩这种可能性的。

    凌然知道,武新市一院算是刷通透了。

    “好吧,我就不再接手术了。恩,出门这么久,我也准备回去了。”凌然很快做出了决定,既然没有手术做,武新市就没有逗留的意义了。

    护理部主任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以一人之力,把icu刷满的医生,对于护理部门来说,简直就是行走的灾难,凌然要是积极参加她组织的相亲活动也就算了,整天泡在手术室里,护理部的容忍度也是有限的好吧!

    “凌医生可以好好休息几天嘛,我们武新市的风景很好的。”护理部主任尽可能的安抚凌然,绞尽脑汁的道“我还认识几位病人和家属,都是在风景区开民宿什么的,可以约一下,便宜又好,都很有特色……”

    “不去。”凌然对于这种没病房的医院和城市,已经失去了兴致。

    主任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两声“凌医生平时喜欢玩什么,我可以帮忙安排的,别的不说,武新市的ktv,我都是唱遍的……”

    她还是很心虚的,生怕凌然因此而生气了。

    凌然莫名其妙的看护理部主任一眼,摇了摇头。

    “夜店?”主任试探着说了一句。请人去夜店是稍稍有点尴尬的,她平时遇到的也挺少的,毕竟,大部分需要她出面招待的,都是中老年了,不过,架不住总有人觉得自己年龄小,尤其是那些40多岁留过学的外科医生,提出奇葩要求的概率最高。

    “不去。没有手术的话,我就回去了。”凌然给予了非常明确的回答。

    主任怕他在说反话,心里更加焦虑“凌医生,icu确实是装不下了,不如尝尝我们武新市的野味?您别说,我们中医科的药膳可是一绝,经常有人要方子的,可以请黄教授一起……”

    凌然却只听了她前半句,道“icu没有了,普通病床是不是也可以?我现在做跟腱修补术的效果也是蛮好的,若没有的话,断指再植也可以接受……”

    断指再植就是凌然最后的妥协了。

    至于tang法这样的手术,对于搜寻病例的要求还是有些高的,另一方面,tang法做的也太快了,凌然现在有3000次的上肢解剖经验,是当日从中级宝箱里开出来的,也是他所拥有的解剖经验里最多的。如今做起tang法来,凌然只需要40分钟左右就能完成,武新市一院不用问,都是供应不上的。

    护理部主任哪里愿意惹这样的麻烦,期期艾艾的道“普通病床也很紧张的,而且,这种事要骨科主任答应的。我们现在应该都不怎么做跟腱修补术和断指再植的。”

    凌然遗憾的“哦”了一声。

    现如今,很多三甲医院都是不愿意做显微手术的,这个属于苦活累活,并不是每个医生都享受漫长的手术时间,以及精细的手术操作的。

    “别说我们医院了,现在各个医院的床位都很紧俏的,武新市就是这样子,周边的病人都往市里跑,我们的床位又是按照市区人口来核定的……”护理部主任继续做解释。

    咚咚。

    手术区的休息室门被敲响了两声。

    金医生接着探头进来,看到凌然,满脸笑容。

    “凌医生在呢。”金医生打着招呼,又将身后的黄教授给拉了进来。

    黄教授不情不愿的跟着打了声招呼,懒洋洋的道“凌然,金医生让我做个介绍。”

    凌然站定了给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金医生,黄教授。”

    “得,老金,人你见到了,我就回去了。”黄教授道。

    “别别别……”金医生嬉皮笑脸的将黄教授给拉了回来,笑道“你和凌医生是老相识了嘛……哦,有朋友啊,怎么称呼?”

    金医生看向旁边的护理部主任。

    护理部主任连忙做自我介绍。

    作为一家三甲医院的护理部主任,其在医院内的权力已经是很大了,但是,与梅天贵的家庭医生相比,还是要弱小的多了。

    “正好,安主任给我们安排几个床位,我给凌医生带了些病人来。”金医生一副送礼的架势,笑喵喵的道“凌医生,我这边有几位朋友,也是肝内胆管结石,也是年龄比较大了,您能不能看看?”

    护理部主任张张嘴,她刚才说了那么久,就是想说没有床位了。

    可是,同样的话,可以给年纪轻轻的凌然说一说,给金医生说,就恐怕要自取其辱了。

    凌然却是期待性的问“几位?”

    “两三位,三四位。”金医生说着笑笑,道“许多人都是不愿意做手术,或者做过一次手术,又复发了,您这边手术做的好,大家就都心动了。”

    肝内胆管结石是所谓的穷人病,或者叫发展中国家疾病。长期低蛋白,高淀粉的饮食习惯,就容易诱发肝内胆管结石。

    90年代以前的中国,特别是80年代以前的中国,各地的肝内胆管结石发病率极高,而该病一旦出现就不可逆了,只会渐渐的严重起来。

    到了迫于无奈要做手术的时候,病情通常都比较严重了。

    凌然想点头,又犹豫了一下,道“武新市一院好像没床位了。”

    “那就去二院,大家是奔着你的名气来的,无所谓在哪家医院的。”金医生说完,又低声道“我之前还说,您在一院这边做手术,许多都是按照飞刀来计算的,这笔诊金计算清楚以后,是应该发下来的。”

    凌然听着无可无不可,旁边的护理部主任的表情逐渐凝固。

    金医生请来的病人,怕是都有些身份的,这样的病人,一院是求之不得的,如今平白无故的送去二院,又是何等的浪费啊。

    护理部安主任无意识的望着窗台上的吊兰,拼命的开动脑筋。

    吊兰被空调的侧风吹着,几根枝条拼命的抖动着,像是要出门抢亲似的。它的叶片蜷缩着,仿佛正在防御着外来的攻击,密密麻麻的枝条,如同横生的栅栏,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医院走廊里的加床,那些一排又一排,一纵又一纵的加床,令人烦恼又令人喜欢……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