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听到凌然所言,二助马砚麟,器械护士王佳和麻醉医生苏嘉福,都不自觉的挺胸抬头,精神集中了起来。

    等黄教授抬起头来,摇晃着脖子稍事休息的时候,马砚麟的目光,都坚毅的像是雪山上的边防军人似的。

    人,是有气势这种东西的存在的。

    有气势的人,锋利的好似手术刀,坚硬的好似手术钢钉,持久的好似手术钢板,具有常人难以理解的自信和奋发,能够完成常人不可想象的工作。

    精于创伤控制的黄教授,就经常见到有气势的人,像是雪山上的边防军人,即是黄教授在边疆亲眼所见,亲自接触过的。

    黄教授至今还记得,他们将高原反应的自己,用担架抬下来的时候,那温暖的笑容,洁白的牙齿,明亮的眼神……

    手术室里没有人笑,手术的模式也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速度依旧均匀恒定,且超出寻常的快……

    可黄教授,就是察觉到了不同于一般的变化。

    “咱们现在是……”黄教授看看凌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那是带一点不安和不解,又带一些猜测和理解的心情。

    凌然道:“左外叶切除的很成功,我们现在清除病灶,争取尽可能的取净结石。”

    “能取干净吗?”黄教授一下子也来了精神。

    之所以要切除患者的肝左外叶,就是因为结石多到堵塞,进而引起了持续的炎症和感染。若能彻底清除残石,就能大大的降低感染和复发,体现在预后,就是减少恢复时间,提高愈合效率……

    凌然并不轻易许诺,只点点头,道:“一会做胆道镜检查,如果还有胆管结石的话,再看看能不能取出来……”

    胆道镜也是内窥镜的一种,并不属于凌然掌握的技能的范畴之一。不过,就原理和操作使用方法来说,常用的纤维胆道镜,与凌然常用的膝关节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凌然自己喊医药代表送了一套过来,学习一番,自觉就能达到入门以上,接近专精的水平了……

    这就好像是只学了三级跳远的学生,又去学立定跳远,立刻达到原有的水平还需要稍加锻炼,可要学习它,使用它,并达到一定的水准并不困难。

    凌然并不需要做什么高难度的胆道手术,他就是用取石匙或取石钳来取石而已。

    黄教授眼瞅着凌然有条不紊的完成各项步骤,内心平静又惊讶。

    平静是因为他见过凌然的手术能力了。

    惊讶……惊讶的地方就多了。

    作为常年在外奔波,常看各地各医院的外科医生手术的黄教授,看着凌然的外科技巧,不断的刷新认知。

    到了手术快要结束的时候,黄教授已经默默地将凌然从肝部手术的备选,提升到了首选。

    “送去iu吧,随时向我报告情况。”凌然宣布手术结束,伸了个懒腰。

    “好的,我跟过去。”做了一段时间规培医的马砚麟,此时态度格外积极。

    切肝手术怎么说都是大手术了,这也是他少数参与的大手术之一。虽然还是拉了一节课的钩,但对于马砚麟来说,这是类同于主刀阑尾炎的开心事了。

    相比于直接丢在iu里,给护士做特级看护,有一名小住院医跟着,显然是更妥善有利的安排。只是住院医有限,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如此好的待遇。

    黄教授自然是愈发满意,甚至有种自己受到了尊重的感觉,怎么说都是自己带来的病人呢。

    “凌医生,晚上有空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吧。”黄教授微笑道:“嘉元的手术,就要谢谢您的,大家当时都忙的不行,乱哄哄的也没个心情,这一次,允我做个东,我再请两位您喜欢的医生?”

    凌然狐疑的瞅了黄教授一眼,再摇摇头:“我不喜欢这种酒局。”

    “这个不算酒局……”

    “不去。”凌然没有要听黄教授解释的意思。对他来说,酒局就是酒局,你随便起什么名字,改变一两个元素,并不能改变其本质。

    黄教授显然没想到凌然拒绝的如此坚决,脸上已然就要挂不住了。

    可是,再看看凌然,黄教授又有不禁有些理解……

    “要不然……要不然,您点几个名字,我负责邀请。”黄教授又提出一个建议。

    凌然听着黄教授的语气,不由站定了叹口气。

    此情此景,他也是非常熟悉的。假设有一名女生,追着自己半条街,提出各种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遭拒,这时候,当她用出“要不然”的“要不然”的时候,再给出断然拒绝,是有可能令事态恶化的。

    凌然想了想,道:“您如果确实想组局的话,我建议您可以组一个会诊局。”

    “会诊局?”

    凌然颔首:“院内或院外的会诊,以一名或多名病人为背景……”

    “我明白,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不明白的是,会诊局的目的是啥?”黄教授有些不解。

    凌然已是去掉了手套帽子等零碎,甩开手,迈开腿,不见了踪影。

    苏嘉福在后面骑着椅子,咳咳两声,道:“黄教授,您组酒局的目的,是感谢凌医生嘛。凌医生想要会诊,你不如就组个会诊给他,对不对?”

    黄教授苦笑:“哪里有组会诊做礼物的。”

    “对凌医生,我倒觉得,会诊做礼物更合适。”苏嘉福道:“您组酒局是让凌医生开心吧?但您觉得,真的组成了酒局,凌医生会开心吗?”

    “不会吗?”

    “他要是觉得酒局开心,您觉得,就凌医生的帅,他哪天会缺了酒局?”

    黄教授愣住了,道:“难道真要组个会诊送人?”

    “反正,您组个会诊,凌医生是铁定开心的。”苏嘉福说到此处,就骑着圆凳离开了,像是铁拐李似的。

    走廊里,凌然站在电梯口,开始犹豫去哪里吃饭的重大问题。

    “大王派我来巡山……”

    当此时,凌然的手机大大方方的吼了起来。

    “妈?”凌然看到手机显示的电话号码,有些疑惑。

    “儿砸,我和你爸爸到家了,回家来吃饭哦,我们带了国外的东西。”陶萍女士的音高而清,一点都听不出旅途的疲倦。

    凌然奇怪的道:“你们已经到家了吗?不是买不到票了吗?”

    “我们在酒店里中了一个锦鲤套餐,划算的不得了,我们是想坐头等舱回来的,你爸爸还睡的打呼了……”

    “哎呀,都说不聊这个的,你怎么就忍不住,我没打呼,我就是呼吸的声音大了。”电话里,传出凌结粥懊恼的声音。

    陶萍哼哼两声,道:“我录了音。”

    “删了删了,别把我拍的鱼给弄丢了啊!”

    “别动我手机,我都不删。”陶萍的声音更大了一些:“儿子快点回家哦,我准备了好东西。对了,我们这次还遇到一个特有意思的小姑娘,有机会给你看一看。”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