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肝部挤烂了。起码是iii级外伤。”霍从军打开腹部以后,就看到了汹涌的腹内积血,两名小医生拼命的抽吸,才勉强暴露出来。

    左良才伸着脑袋,道:“是钝性肝外伤,有不规则的裂开,下腔静脉也破了。”

    “十二指肠也有破裂。”霍从军一路看下来,眉头皱的紧紧地。

    “失血很快。”麻醉医生报告了一声。

    霍从军“恩”的一声,又道:”胆囊也有破裂,得切掉了。”

    “只能切掉了。”左良才赞成。

    霍从军快而轻的翻看了腹腔内的情况,一边动手将下腔静脉补起来,一边道:“右叶损伤的很厉害了,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阻断肝门,用血管钳钝性裂开肝组织,结扎切断血管和胆管,然后做右三叶切除。”左良才算是抢答了。

    不过,听了他的话,在场的医生都露出会心的微笑,包括等在旁边,连三助都没蹭到的另一名小主治。

    大家的笑容自然不是对左良才的鼓励。对于喜欢看励志书,总是争抢一切机会的左良才,大部分中低级小医生,对他都不是特别有好感。

    大家此时此刻的笑容,与大家不喜欢左良才的原因是一样的——此君小心思太多。

    就像是他给霍从军的回答里,有意无意的略去了指捏法。

    钝性裂开肝组织,就是可以用指捏法来处理的。阻断肝门的时候,同样可以用指捏法来解决问题。

    而左良才不谈指捏法的理由,所有人都能轻易的想到,凌然的徒手止血技术如此有名,以至于都发表了论文,此时要用指捏法的话,那凌然的竞争力就会大大增强。

    但是,小心思之所以是小心思,就在于小心思总是没什么用。

    左良才能想到隐藏指捏法,所有人又都能看穿他,以至于原本不觉得指捏法更好的医生,都不得不深思指捏法的优势了……

    霍从军更是不会因为左良才不提,就忘掉凌然的技术。

    事实上,霍从军想的更深入。

    “按照这样的做法的话,就是规则性的肝切除了。”霍从军一次性的总结了左良才的话,并转向凌然,问:“你觉得呢?要做规则性的肝切除吗?”

    “清创性的切除更适合。”凌然回答。

    左良才撇撇嘴:霍从军都这样问了,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的。哪里还需要你再回答。

    “左医生,你来说说规则性的肝切除和清创性的切除的优劣。”霍从军猛的点了左良才的名字。

    这个问题稍微有一点点的难度,是不看书的人没法答,看了书的人能轻易做答的。

    左良才心里稍稍平衡一些,道:“规则性的切除,是按照解剖分区进行切除,整体切除的区域比较大,病人不耐受的话,术后容易出现并发症乃至于死亡。清创性的切除是非规则的,这样做不符合肝段或叶的分布,手术中要不断的结扎血管和胆道,但能最大程度的保持肝组织,但是对肝脏的不同功能区的受累程度,提出了考验……”

    “还有一点,规则性的肝切除,对技术的要求高,一个不好,就容易出现失误。”霍从军停顿了一下,道:“我们要抓紧时间,所以采用清创式的切除。凌然,你做我的助手,左医生,你来处理十二指肠。”

    “是。”

    下级医生们的回答都很迅速,只是有的人表情如常,有的人心有不甘罢了。

    凌然站到了霍从军的对面,充当一助。

    霍从军看看监视仪,对麻醉医生道:“密切注意酸的水平。”

    “是。目前是6。”麻醉医生道。

    “注意补碳酸氢钠。”霍从军说了一句,再低头道:“急诊肝切除,咱们抓紧时间。”

    “是。”

    “电刀。”霍从军顺着肝脏裂开的方向划了过去,低着头道:“我现在要切除无血运的肝组织,凌然,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结扎切断的血管和胆管。”凌然说话的同时,就上了手。

    对于一名做了几百例断指再植的选手来说,缝合血管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旁边的医生们也对凌然无比的信任。

    那些来来去去的断指再植的病人,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要说云华手外科的时候,大家都会自然而然的加上云医急诊科,乃至于指名道姓的说到凌然。

    也就是对普通人来说,断指再植的急诊发生的频率太低,否则,凌然的名声都不会只局限于工业区。

    但对医生们来说,他们自有判断另一名医生的技术的能力。

    手术时间,手术效果,手术的难度,预后的情况等等,都被医生们看在眼里。除此以外,数量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杆,现如今,就算凌然的年纪轻,也不会有人质疑他在断指再植或tang法缝合方面的水平了。

    接血管就更不用说了。

    霍从军同样给予凌然极大的信任,自己做着切开,任由凌然完成更加重要的血管结扎工作。

    凌然的手指上下飞舞。

    他也不用额外的助手,就自己双手缝合并结扎,动作与霍从军一般快。

    霍从军只当他是争分夺秒,也就在心里暗暗点头。

    急诊肝切除,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快。

    因为一旦切开了,伤口裂的更厉害了,以肝脏的血运丰富程度,分分钟就是上千毫升的失血量。

    这种时候,缝合的速度就非常关键了。

    反而是缝合的不够好的地方,一会可以返回去双结扎,影响不大。

    “我再来切一刀,然后咱们再回过头来检查。”霍从军的动作也很快,顺便提醒了凌然一句。

    凌然点点头,依旧是手指翻飞,迅速的结扎暴露出来的血管和胆管。

    两人的精神都进入了紧张状态,令房间内一时间变的沉默起来。

    “也不能单纯的为了速度而速度。”左良才又嘟囔了一句。他看不到腹腔内的情况,只能看到凌然和霍从军的动作都非常快,感官上就觉得凌然有粗糙烂制之嫌。

    霍从军对此倒不反对,颔首道:“大血管的结扎还是要保证质量。”

    “是。”凌然回答归回答,动作和速度都没有变化。

    正所谓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对于凌然来说,如果他总是听从别人的建议的话,那生活早就乱掉了。愿意和想要给他意见的人太多了。

    霍从军也不再多说,在尽可能的保留肝组织的情况下,完成切除本身,也是很耗费精神的。

    全部切好了,霍从军才丢下手术刀,开始从前往后的,重新检查凌然结扎的血管和胆管。

    “小血管都结扎起来了?”霍从军大为惊讶。

    “以免出现反复。”凌然道。

    “这个……我再看看……”霍从军的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名粉刷匠,凌然像是一名画师,粉刷匠再前面粉刷,画师竟然就跟在后面,将画给补完了。

    最厉害的是,画师的画的细节,竟然都做的近乎完美。

    “你这个肝脏清创,出师了啊。”霍从军全部看完了结扎的血管,不由感叹起来。

    “和四肢的血管略有区别,习惯了就好。”凌然总结经验。

    这一次,霍从军都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要说血管吻合是很接近,但做这么快,能不考虑肝脏的特性吗?能不了解解剖形态吗?

    “自己练过?”霍从军问。

    凌然道:“了解了一下。”

    “唔……”霍从军也不想多问了,眼瞅着出血已经止住了,干脆道:“剩下的也交给你来做。”

    “是。”凌然是一句谦虚都没有,接手就开始处理创面。

    左良才看的那叫一个嫉妒,这样的机会,他都是没有过的。

    “左医生也来帮忙。”霍主任一句话就将左良才拉回到了二助的地位。

    “是……”左良才毫无反抗能力的窝进了手术区域。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