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特需楼。

    整整一排的平安树,像是六天没洗澡的军训生似的,参差不齐的站着岗,还散发出奇怪的味道。

    一名小护士皱着眉,从拐角的病房中走出来,快步回到了护士站,冷声道:“16号床要换人。”

    “换什么人?”

    护士站里坐着六七名护士,各做各的事,各聊各的天中。

    特需楼的工作相对于其他科室来说,要简单轻松的多,唯独病人的要求太多,往往难以满足。

    小护士不满的“哼哼”两声,道:“他说要换一个有经验的护士,还要换留置针的位置,说不舒服,要个打针熟练的,要个换药麻利的……”

    说完,小护士放下了手里的托盘,发出“嘭”的一声。

    几名护士愣了愣,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刘被嫌弃了。”

    “让你敷面膜,敷出问题来了吧。”

    “说的对,护士就要多熬夜,熬夜才是资历,懂吧。”

    护士们叽叽喳喳的说话,谁也没有要站起来去替换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护士长过来了,拿着手机,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再俯视群雌,道:“杨护士,以后你负责16号,这会就过去吧,吵着呢。”

    “怎么又落我头上了。”杨护士是返聘回来的护士,年纪虽大,却是护士中工作量最大的。她抱怨归抱怨,还是起身去干活了,在特需楼里做事已经算是轻松的了,谁让儿子还没买房呢。

    护士长点点头,又舞动一下手机,道:“这人你们都留点神,这边又找了张院长。”

    “他认识张院长?”总有好奇的护士问。

    护士长不愿意多说,道:“你们就当认识呗,要不然呢?”

    特需楼里的护士却最喜欢聊这些,有人就笑嘻嘻的道:“我知道,张院长就给了他一张名片,他就鸡毛当令箭了,还说自己儿子是国税的什么什么,国税的关我们什么事啊。”

    “那还牛什么啊。”

    “张院长也是的,就别理他好了。”

    护士长咳咳两声,道:“都别瞎猜了,你们怎么知道人家就不是演戏呢?万一和张院长早就认识呢?行了,都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护士长的语气重了一点,小护士们就乖乖的低头了。

    比起医生们来说,小护士们受到的管理压力要大的多,所以,虽然20岁的小护士就敢嘲讽住院医,但50岁的护士见到护士长也是乖乖的。否则,连续排5个夜班,直接送你住院。

    过了许久,杨护士才回转过来,满脸的晦气,道:“留置针换了,药也换了,床单被套枕头也要换全套的,我给说了,还嫌我们饭不好吃,我说你可以让家里人送饭过来,老头破口大骂……”

    众护士同情的看着杨护士。

    “他好像是明天的手术,要求第一个做手术,我说你找医生说去,老头就开始打电话……”杨护士一口气抱怨了两分钟,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浊气。

    “要求做凌然的第一个手术?”护士长忍不住笑出了声。

    翌日。

    凌晨两点。

    16号床的陈开济一脸懵逼的被叫醒了。

    一起醒来的还有陪床的儿子,后者刚刚睡了一个小时,脑门子上都写着“别烦我”。

    “起来准备手术了。”值夜班的护士也没有什么啰嗦的,给说了一句,就开始吩咐起来。

    “才两点钟?”陈开济勉强睁开眼。

    护士的语气里带着严厉:“你的手术安排到了点0分,咱们先起来准备一下,昨天说的注意事项都记住了吗?凌医生这边,进门都是要考试的,不及格,你的手术就往后放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开济不服气的哼哼两声,又看着对方:“真的点半做手术?”

    “昨天不是通知了?”

    陈开济一脸的郁闷,也没精神吵架了。

    他听说过,手术前吵架,对身体恢复不利。

    可是,要说将手术往后安排,陈开济也不乐意。

    他觉得医生的第一台手术,是精力最好的时候,也是做的最漂亮的,等到第二台第三台,就流于形式了。所以,陈开济无论如何都是要求第一个做手术的。

    就算是凌晨的手术,那医生做完一台,再做一台的时候,肯定也是要发困的……

    陈开济一巴掌拍醒了儿子,自己就坐到了轮椅上去。

    一路安静的到了手术室。

    陈开济躺好到了平车上,就听外面有吵闹声传来:

    “老子我给国家干了一辈子,到老了,做个手术还要排到别人后面?没有这个道理,我告诉你,老子我就要第一个做手术!”

    陈开济不由皱眉,问:“外面又是怎么回事?”

    “我去看看。”陈开济的儿子出去了,只听着外面更吵了。

    几分钟后,陈开济的儿子一脸晦气的回来了。

    “搞定了?”陈开济微微睁眼,很淡定的样子。

    “对方是个在职的副厅。”陈开济的儿子知道老子的脾性,一句话就将最关键的内容给露了出来。

    实职正处级退休的陈开济的小心脏微微一颤:“哪里的?”

    “省里的。”

    陈开济继续皱眉:省里的范围就更大了。

    他儿子一看就知道自己老爹想什么,吁一口气,道:“云医的人给安排到下午了,人家也不好太得罪医生。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陈开济一下子就轻松起来,转瞬又觉得不好看,重新绷起脸,道:“我是听他说给国家干了一辈子,我让他一步。”

    “他也住特需楼了。”儿子又说了一句。

    “咱们不理他。”陈开济说到此处,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

    好容易挨到做手术的时间。

    陈开济乖乖的入手术室,一言不发的等着麻醉医生给自己做麻醉。

    做助手的左慈典倒是有些惊讶于陈开济的安静,心里猜度:再嚣张的人,到了做手术的时间,还是嚣张不起来了。

    “会有一点痛。”凌然的声音平静,一点都听不出凌晨的困倦来。

    “坚持一下。”

    “恩,进来了。”

    凌然睡了一大觉起来,再吹着冷风开车到医院,大脑清醒且活跃,说话的频率都要比平时高一些。

    坚持要求半麻的陈开济看着凌然手持金属棍,戳入自己的膝盖,也是紧张的不敢说一句话。

    手术台上的屏幕里,能够看到陈开济的膝盖情况。

    白色的骨头和红色血肉,因为画面的色彩失真,变的像是被和谐过似的,有些游戏的感觉。

    凌然先是用探针戳了戳陈开济的半月板周边,对病变部分的质地和弹性,做了一番了解,以确定半月板成形术的范围和方向。

    从这一步开始,就是完美级半月板成形术的优势所在了。

    新增的50次的下肢解剖经验,同样为凌然提供了大量的信息。

    每个人的半月板的形状都有差异,但大抵都是相似的,可一旦病变,形状的变化就很多了。

    虽然最简单的半月板成形术的方案,是将半月板修正成类似原先的样子,就好似轴承中的滚珠变的不圆了,就重新修成一个更小的圆形。

    但是,考虑到大家都没有备用的半月板用,所以,因地制宜的做一些设计,还是非常有利于病人的。

    所谓完美级,那就是非常个人化了。

    “蓝钳。”

    凌然探查完毕,毫不迟疑的开始了半月板的修整。器械护士忙着给凌然递东西,助手就傻傻的在旁等着帮忙。

    全套膝关节手术,对助手的需求都是非常低的,左慈典的助手任务,比拉钩都不一定强,倒是感受到了手术中的气氛。

    同样感受到手术气氛的还有陈开济,他听着凌然的声音,就紧张的要死,眼睛紧紧地闭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再睡醒的时候,陈开济就听到了旁边人聊天的声音:

    “您是哪年退的?”

    “才退,刚一年。到正厅就上不去了,寻思着就让位置出来吧。你呢?”

    “我这不是退居二线了嘛,本来还能再干个半年的,想想算了,我儿子去年都县处级了,我的任务也都完成了。”

    陈开济听着他们聊天,心中一阵气苦,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了。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