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吕文斌扛着一只又大又深的大汤锅,健步如飞。

    最近一个多月,急诊科为了升级急诊中心,全员调整,就连凌然,都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了论文上。

    急诊科的手术量大降,吕文斌在健身房里呆的时间快赶得上厨房了,由此带来的效果也很惊人,深蹲整锅的猪蹄都极轻松,一口没货的大汤锅,背起来像玩似的。

    到了急诊科楼后的仓库,吕文斌机警的看看两边,见没人注意,才从大兴土木的建筑工地中间穿过去,抄近路,到了仓库最前端。

    仓库是要改成急诊中心的病区的,如今主结构的施工接近完成了,装修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吕文斌直奔仓库二楼东区的食堂,眼瞅着此处施工完成,他是迫不及待的将锅碗瓢盆都给弄了过来。

    急诊科的休息室颇为局促,不像是新盖的厨房,面积广大,又不开工,随便摆开上百斤的猪蹄,怎么煮都行。

    吕文斌放下大汤锅,顺手打开窗户,又点开两边的空气净化器,再站到阳台等了一会儿,就觉得房间内的气味消散的差不多了。

    急诊中心的装修相对简单,气味原本就不甚浓,吕文斌适应的很快。不适应也不行,最近几年,医院扩建都是相同的套路,先盖楼再装修,同时补充装修原有的病房和手术室,就算没有急诊中心升格的事,急诊科也是躲不开装修的。

    吕文斌只是珍惜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猪蹄,再拿到手里闻了闻,确保没有粘上奇怪的味道,再一个个垒放入汤锅中。

    猪蹄都是清洗干净的,他在菜市场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专门雇人清洗和收购猪蹄。每天早上,吕文斌挑选好了猪蹄以后,剩下的事情就都是由手底下人来做了,直到蒸煮的步骤,才会重新交给吕文斌来控制。

    若不这样搞的话,吕文斌就没时间来医院做手术了。

    猪蹄全部摆好了,吕文斌再珍之重之的取出准备好的老汤,轻轻的浇入锅中。

    看着深色的汤汁被白色的猪蹄溅的满锅乱窜,吕文斌的脸上,不由露出满足的笑容。

    烹煮猪蹄的时间,是过的最快,也最让吕文斌感觉幸福的时间了。

    等到将一切准备工作完成,吕文斌才转身喊来帮忙的雇工,自己收拾收拾,快步往急诊科的病区去。

    “站住,洗手了吗?”王佳就站在急诊科病区左侧的过道处。

    云医急诊科的留观室环绕着中庭,分成左右两部分。随着凌然治疗组的出现,左侧病区就全部交由凌然负责了。

    而在霍从军等人,还疑虑凌然是否能做好管理工作的时候,一道分隔用的玻璃门,就出现在了左侧病区的前端,并有小护士们分组执勤。

    今天正好轮到了王佳。

    吕文斌虽然买了房,买了宝马车,学着tang法缝合,但他依旧是一只住院医。

    住院医吕文斌无奈的看着护士小姐姐,道:“我刚出去的,中间啥都没碰。”

    “不行。”王佳坚定无比的道:“凌医生说了,所有医生进出都要洗手,主任都不例外。”

    “我……”吕文斌垂下头,乖乖的从门边的瓶子里挤了些酒精凝胶出来,擦了擦手……

    “涂抹均匀,手指到手腕,都必须覆盖到。”王佳的声音冷冽,就像是看猪蹄似的,审视着吕文斌的手。

    吕文斌没办法,只好乖乖的将酒精凝胶全部涂抹好,再进入病区内。

    病区走廊内,四名巡回护士,正拿着酒精凝胶,目光灼灼的望着走廊里的医生们。

    吕文斌低着头,快步行走。

    医院强制性的消毒措施,其实每个医院都在做,一些医院甚至做的非常严密和细致。

    为此,还有一个专门的科室诞生了——院感科。

    院感科的全称是医院感染管理科,它对付的,就是医源性的感染,保证不因为医疗活动,而对病人产生感染。

    可以想到,正是因为有大量因为医疗活动,而对病人产生了感染,院感科才会有存在的必要。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做为一种行政行为,大部分医院的院感科的效率都令人遗憾,成果并不显著。

    归其原因,既是医护人员不配合,也是医院上下不能坚持,没有强有力的领导。

    作为一种细致而难以追溯责任的工作,院感科可以说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大部分时间,就算是院感科或医院上层,有意作为,也很难得到医护人员的配合。

    然而,当凌然成为了凌治疗小组的组长以后,他的要求却是首先得到了护士小姐姐们的积极配合。

    而在医院,如果说手术室是主刀医生的天下的话,那手术室以外的病区,都是属于护士们的。

    在任何一间病房,医生和病人都只是过客。

    唯有护士们是永恒的。

    “洗手了吗?”一名护士经过了吕文斌,不由自主的皱皱眉。

    “洗了。”吕文斌立即伸出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对方:“皮都要洗掉了。”

    “凌医生说了,酒精凝胶少量的涂抹,不会太伤皮肤的。”护士认真的纠正吕文斌的话。

    吕文斌苦笑:“再不伤皮肤,也架不住不停的涂啊。”

    “你皮肤受伤了吗?”护士皱眉看向吕文斌。

    “还没受伤……”

    “那就是没受伤。”护士断然打断吕文斌的说辞,道:“等你受伤了,再站出来质疑不迟。凌医生是不会说错的。”

    吕文斌摇头:“你怎么知道想凌医生不会说错。”

    “凌医生长那么帅,怎么可能说错。”小护士挺起胸膛来,语气认真而有力。

    吕文斌呆了呆,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

    “我去看看病人。”吕文斌躲开了护士小姐姐的说教,冲进了最近的一间病房。

    病房的墙壁上,挂着一瓶酒精凝胶。

    每张病床旁边,挂着一瓶酒精凝胶。

    窗台上、门后面,都挂着酒精凝胶。

    “接触病人前,必须先给手消毒,而且一位一消毒。”又一名护士从走廊里,挤了一个脑袋进来,再道:“牢记产褥热的教训。”

    产褥热是19世纪的高发病,而且医院接生的产妇的发病率数倍于医院外,其原因就是医生节省的手没有进行消毒。

    这种黑历史是医生们尽其所能要忘记的,吕文斌也不例外,忍不住嘟囔:“负责任的护士和强迫症的医生,真是受不了。”

    “你要拒绝洗手吗?”小护士拿起了脖子下的哨子,一副随时准备吹起来的节奏。

    吕文斌呵呵呵呵的笑三声,也不说自己抹过酒精凝胶的话了,抓住一瓶就又抹了起来。

    等再接触到病人,已是半分钟以后的事了。

    病人和病人家属却是颇为高兴,笑呵呵的模样。

    吕文斌的心绪也渐渐的安宁了起来。

    对医生来说,洗手只是小事中的小事,但是,凌然坚持,吕文斌等人也不会刻意违逆。

    不多几天时间,云医急诊科的凌组,也就习惯了揣着酒精凝胶过活的日子。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