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26种点心被医生们狼吞虎咽的吃干净了,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返回了手术室。

    在其他行业的人看来,这种做事风格可能是有点太奇怪了,但在场的医生们,没有一个觉得奇怪的。

    病人就在苏醒室里坐着呢,不抓紧时间了去给人家做手术去,耽搁来耽搁去的,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医生们的劳动强度大,也就是被疾病所逼迫的。再者,就是医患比例的问题了,如果有更多更多的医生,相对来说,医生的负担肯定是要减轻的。

    当然,这种矛盾永远都不可能有终极解决方案。就像是现在,冯志详教授亲自出马的手术,与普通主治或副高的手术,就绝对不一样,不仅仅是主刀者的区别,其他岗位也会有明显的区别。

    除非六院另有想法,或者脑子有问题,否则,冯志详教授出马的手术,肯定要配置最好的手术小组,包括最资深有经验能抗压的器械护士,最能解决问题脑筋聪明熟悉环境的巡回护士,最擅长药理熟悉药性有充沛经验并且睡眠时间足够的麻醉医生……

    不用说,冯志详教授使用的手术室也将是最好的,器械和材料也将用最好的——哪怕患者自己舍不得用进口药或进口耗材,医院也可以照样用给他,最后按照国产药品的价格计算即可。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医疗的细务,好是会好一些的,但最终决定手术效果的,并不是几个简单的细节。

    冯志详对此也是非常清楚的,走进洗手间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整个人也变的严肃了一些,先问旁边的凌然,道:“胆囊癌的手术,你有做过吗?”

    “没有。”凌然认真的洗手,在这方面,他不仅不像是其他医生那样有负担,反而觉得很放松,很舒服,恨不得能多洗一会。

    冯志详扭头看看凌然,脸上忍不住还是露出了些微的笑容,然后赶紧给收起来了,再道:“你一次胆囊癌的手术都没做过,你就敢跟着我做一助?”

    凌然淡定的看冯志详一眼,道:“我对腹腔内的解剖很清楚,胆囊切除也做过一些次了,还很擅长扫淋巴,以及肝脏的切除手术,你用得上我的。”

    冯志详无语,这是他常用来吓唬学生的话,没想到用在凌然身上,一点用都没有。

    “险些忘了,你也是做过多少次主刀的人了。”冯志详叹口气,再咳咳两声:“这样的话,如果你是主刀,你准备怎么分配任务?”

    凌然于是认真思考了起来。

    他做主刀的时候,向来是很注意研究助手能力,并适当分配助手能力的。这是凌然在多年的团队活动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虽然很不喜欢社交活动,但是,凌然自从进入幼儿园以后,总是不可避免的会参与到各种各样的团队活动中去。大合唱会让他练习和商场,演话剧会让他练习和商场,升国旗或者“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也少不了他的出现。

    再大一些,各种竞赛活动,或者是班级内的活动,年级的,学校的,区市省乃至于国家级的活动,总是有各种邀请出现。

    而在团队里呆的久了,凌然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团队里的成员所说的往往并不是真实的。尤其是他们自述能力的时候,更是不可相信。

    什么喜欢团队活动的成员,很可能就是最喜欢撕逼的队员,而擅长独立完成任务的队员,往往可能是最擅长于甩锅的。

    作为一名认真负责型的学生,凌然渐渐的学会了由自己来做判断,而不是团队成员自己。

    同样,面对冯志详的询问,凌然也是毫不抵触的站在主刀的位置上,思考起了自己的工作安排。

    “如果我是你,让我来分配我的工作的话……”凌然说的有些含混,但思维和语言很快清晰起来:“我应该会让自己先看书。”

    冯志详愣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来:“你的想法有点太直接,不过……恩,你想先看书吗?”

    “好啊,我先看书。”凌然不仅没做过胆囊癌的手术,他也没有特别的阅读过相关的资料。

    没有哪个医生真的会背下所有的医学书籍,哪怕是最基础的也不可能。以五年制本科的临床医学专业的教材目录来说,学生们需要掌握的基础医学书籍共有5本,不用挑战别的,若要一名学生真的记下《皮肤性病学》的全部内容的话,他十有七八恨不得自己得一遍算了。

    就算是欧美发达国家宣传的牛掰级的帅气的需要大价钱和超多的时间才能读出来的医生,在面对不熟悉的疾病的首选方案也是:翻书!

    除非是背的滚瓜烂熟的资料,否则,再好的记性,也不如再翻一遍书。因为,如果出错的话,病人的律师一定会问:你为什么不去翻书?

    医院里的住院医或主治,在看病前翻书,也都是很普遍的,到了副高一级,也不是不用翻书了,而是因为他们看病的范围更狭窄了,另一方面,他们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就可以偷偷翻书了。

    凌然却没有偷偷看书的意思。

    他也不进手术室,就站在洗手间里,隔着玻璃,看看里面的手术准备,然后自己端着一本小医生送来的大部头,慢悠悠的阅读起来。

    于是,参观室里的医生们,就看到楼下的手术室里,冯志详大牛在认认真真的做检查,备受期待的一助凌然,则捧着一本书,悠哉悠哉的阅读。

    “你可以注意看看胆囊癌手术的分期,一会打开了对照一下,应该有图片吧。”

    “胆囊癌普遍都是伴生结石,目前认为,物理刺激还是一个主要的因素,一会你可以实地验证一下。”

    “手术的步骤要记牢,这个你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也要看打开的情况,现在确定是侵犯到肝脏的部分了,其他内脏器官不知道怎么样了……”

    冯志详隔着玻璃窗,给凌然搞现场教学,手术室里气氛好的像是课堂似的,与医生们理解的教学场景,截然不同。

    碎管副高突然忍不住感慨起来:“我当初为了上一台手术,头三天就在背书看文献,把那病例都给背下来了,结果主刀做手术的时候,总共就给我说了三句话。”

    “哪三句?”

    “开始,别挡路,让开。”碎管副高的语气,是心碎的语气。

    20斤的住院医偷偷的瞄了瞄碎管副高的肚子,发出同病相怜的叹息。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