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张安民以主治医生的身份,给住院医凌然扶镜,扶的甘之如饴。

    老实说,凌然的胆囊切除术的水平一般,但架不住他的腹腔镜用的熟练,解剖结构了解的清楚。

    对人体的解剖结构到了熟悉的程度,就好像把一个人丢到一栋没有牌号的居民楼内,要求他看到一个垃圾桶,就能确定自己目前的楼层位置和朝向,并且能说得出楼上楼下和楼内的其他信息来。

    这样的要求,别说住院医和主治们达不到,副高或者正高的医生,也不见能熟悉到什么程度。

    偏偏凌然就能。

    光这一点,张安民就佩服的不行。

    凭这一点,他就知道,凌然掌握任何腹腔技术的速度,都要远超常人的。

    效果也要好的多。

    一般的胆囊手术,也就是张安民这样的低年资主治做一做,到了高年资主治的时候,要么就去做胆管了,要么就去做肝了,依旧留下做胆囊的,反而是在该领域有研究的医生。

    做手术牛到凌然这个程度,还会进一步横向练习的医生……做医生的都知道,这种医生是最凶的。指不定哪一天,就会站到某个台子上,把你辛辛苦苦写了两三年的文章喷的像屎一样。

    如果真的是屎的话,有可能会泼满圈子,结果参照“学术不端之灭顶之灾”系列片。

    张安民敢肯定一点,肝胆外科的主任贺远征,就是绝对不敢惹凌然的。

    就算张安民再卖科室,只要凌然认可,贺远征就不会找不自在。

    技术岗位的技术力,能化身为切切实实的实力的,医生算是最明显的一种了。

    “差不多了。”凌然将切下来的胆囊装入塑料袋,再从病人的肚脐中扯了出来。

    张安民赶紧用盘子接了,笑道“我一会拿出去给家属看一看。”

    完整的取出来的胆囊,很能证明医生的工作成果的,张安民也是顺便讨好一下主刀的住院医凌然同志。

    凌然点头认可下来,再道“把那个巨大肝肿瘤的病历调出来,我就在这里等你。”

    “哦,哦,好的。”张安民也不缝合收尾了,将活交给一场手术啥都没干的假助手,再在手术室的电脑里输入自己的账号密码,调出了巨大肝肿瘤的病人病历。

    云医的病历管理相对比较严格一些,病人信息可以精确到治疗组和组内的医生,但是,再好的病历管理系统也架不住医生们的懒惰。像是张安民这样的低年资主治,在肝胆外科里已经呆了快10年了,几乎每个治疗组都知道一两个常用账号,说打开就打开了。

    这也是贺远征的年资比较低,在肝胆外科内的威信不足,又没有控制好手下的医生。

    换成泌尿科之类的典型管理严格的科室,主任们经常垄断某几种术式,以至于需要用该术式的病人的病历管理也会变的更加严格。

    凌然站到电脑前,自顾自的看起了片子。

    对于抢病人这种事,他自然是……明白的。

    但是,就像是凌然对左慈典说的那样,他对于不能抢病人之类的规矩,是浑不在意的。

    凌然更相信那些经过了考验的秩序化的规则,就好像别乱穿马路——乱穿马路而被撞飞的新闻,他是见过许多了。

    相形之下,“不许迟到早退”,“午餐只能拿一个鸡蛋”之类的规矩,则总是在凌然面前上演失败。大部分时间,凌然尚未有破坏规矩的意愿,就总有人主动的破坏了它。

    张安民带着病人的胆囊,快速的出了手术区,并将之展示给焦急如焚的患者家属们看,道“手术非常顺利,病人失血量还不到60毫升,没有输血……”

    病人看着肉呼呼的胆囊,想看又不敢看。

    只有病人老公盯着看了几眼,又拿手机出来拍了照,再给家里子女说“怪不得你妈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恨不得把隔壁老王家的狗给一脚踹死,看看这个胆,真是够大的。”

    “我妈没事吗?出来了吗?”病人女儿根本不理老爹的茬,还是满眼焦急的往里看。

    见不到人,总归是不放心。

    张安民知道病人家属的状况,点点头,道“马上就出来了,一会护士会到病房给你们宣讲,之前说的也都记下了吧?”

    “记下了。”病人家属赶紧点头。

    “行,都回去吧,手术顺利,没事。”张安民有点着急回去见凌然,但是看几个家属的模样,也不好立刻就走。

    好在病人很快被送了出来。

    住院医给缝的肚脐眼,没什么难度的工作,只是称不上漂亮罢了。

    “好了,跟着护士回病房,都上点心。”张安民安排了两句,连忙回了手术区。

    凌然此时已经将病人资料和影像片都看了一遍。

    他的胆囊切除术是自己练的,水平刚过系统评价的“入门”级,比起专精都还差一截,在云医就相当于高年资的住院医的水平,唯有附加了腹腔解剖等技能之后,才会稍好一些。

    但在肝切除方面,凌然是妥妥的大师级,放在云医……云医是没有对标的。

    云医的肝胆外科主任贺远征,肝切除术的技能等级,对标凌然,也不过就是高级专精罢了。

    看着电脑里的信息,凌然脑海中已经开始模拟巨大肿瘤的切除了。

    “凌医生。”张安民小跑着过来了。

    “怎么没有给病人做核磁共振?”凌然劈头先是一个问句。

    张安民喘了口气,忙道“病人只有新农合的保险,核磁共振的报销比例比较低,患者的意思,是能不做就不做。”

    “必须做。”凌然毫不犹豫的道“左慈典,你去跟家属谈。”

    刚刚进门的左慈典愣了一下,畅快的点了头“没问题。”

    对他来说,家属谈话还是相对简单的。

    毕竟,在医患谈话中,刨去情感上的各种波动以外,医生是具有谈话主动权的。

    单单是保险报销或者费用等方面的问题,医生强调的话,病人总归还是会同意的。

    治病救人,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或者廉价的工作。

    说完一事,左慈典转瞬又道“沟通方面,贺主任原则上同意,这个病人交给咱们来做手术。”

    凌然“哦”的一声,算是知道了。

    张安民很不安心的问“原则上是什么意思?”

    “病人还是留在肝胆外科,另外,贺主任的意思,他想参与手术。”左慈典看看凌然。

    “可以,他当一助。”凌然不反感有送上门的劳动力。

    这么大的肝肿瘤,一助要承担的责任是非常重的,不再是左慈典或者吕文斌这样的小住院就能顶得起来的。

    张安民有点可惜的低低头,也没敢说话。

    这个手术的难度原本就很高,对贺远征都可以算是挑战了。

    这么大的肝部肿瘤,放在非顶尖的医生手里,最正常的选择就是做肝移植——再好的移植肝都比不上自己的,供体还非常难得。而不做手术剥离的原因,主要就是手术难,生存率低……

    凌然如果让张安民上手术,他固然是要乐坏。凌然不说,张安民也不敢毛遂自荐。

    这活计,可不好拿下来。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