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叫院感科的人来,汇总一下最近一段时间院内感染的情况。”院长吴志生自己开车回医院。

    熟悉他的秘书坐在后座,紧张的就像是被峨眉山的猴子包围了一样,下了车,秘书逃也似的跑去找人了。

    院长的气压太低了,他怕自己被殃及池鱼。

    不一会儿,刚刚一起吃庆功宴的boos们,就与院内留守的各科室主任,就汇集到了一起。

    云医装修豪华的会议室里,各科室主任各据一角,像是丛林大猩猩似的。

    “你们报院感了吗?”

    “一周两次?怎么都没人说的?”

    “神经外科死了两个人,都一声不吭的。”

    “神经外科死人不是正常吗?”

    医院里的聊天,总是平常中带着残酷。

    科室主任们互相交流着消息,又思忖着如何推锅给院感科,或者随便什么科室都好。

    每个科室,每年都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院内感染的事件发生。国内最常见的院内肺部感染,发病率介于千分之五到百分之五之间,云医既不争先亦不落后。

    同样常见的胃肠炎,也是隔一段时间,就被院感科拿出来说教的典型。

    但是,当科室内部的院内感染,蔓延到了全医院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不能不令人重视了。

    “有结论了吗?”院长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既没有打招呼,也没有露出笑容,目光首先寻到离开院感科的主任。。

    各科室的主任不用说,各自乖觉的找了位置坐下,免得成了被枪打的出头鸟。

    “从最近一段时间的院感情况来分析,应该是rsa。”院感科主任一个头两个大的回答。

    rsa就是耐甲氧西林金黄葡萄球菌,也是最常见的多重耐药菌。

    如果没有前缀,只是普通的金黄葡萄球菌的话,那它就是被青霉素轻松灭杀的小小细菌。

    但是,加上了耐甲氧西林几个字之后,此菌的杀伤力就大涨了,只有少数几种抗生素,还能对它发挥作用。讨厌的是,每种抗生素疗法都不是无损的。

    最严重的是,即使采用了新型抗生素,rsa感染仍然有最少五分之一的死亡率。

    换言之,一次爆发,感染10个人,死掉两个人就算是控制的好了,实践中,三到五人都是常态。

    这样的死亡率,就让rsa的出现变的恐怖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院长盯着他的脸,问“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问题,你们采取了什么措施?为什么造成这样的结果?”

    院感科主任有口难言。

    虽然是耐药菌株,但在目前的医院环境下,rsa的检出率实在是太高了,随便一个高级点的三甲医院,都可以拉出40的检出率。不过,检出的比例不代表说致病的比例,更不意味着爆发。

    如果说,其他科室出现rsa尚情有可原的话,整间医院的爆发,那就铁定是院感科的锅了。

    看人打炮遇事背锅,就是院感科的生活。

    院感科主任也不是第一次背锅了,稍微整理一下思路,才道“我们院感科的管理,确实是出现了漏洞。首先一点,我们规定各科室出现感染事件,是一周一汇总,一周一报告的。各个科室出现感染案例,我们没有敦促他们立即上报,也没有做整体性的分析整理。其次,rsa的确认时间相对较长,普遍需要48小时以上,从前例发现,到后面的确认,都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以至于出现了多例感染,才后知后觉。第三,现在的rsa携带者有日益增加的趋势……”

    院长听的不耐烦的摆摆手,道“推卸责任的话,后面再说,先说一下目前的情况。”

    作为常年的背锅侠,院感科在甩锅方面的技能等级也是相当高的。这是科室性质所决定的,就好像做产科的医生,会渐渐地对熬夜有心得,心外科的医生,会渐渐地对憋尿有心得,骨科的医生,会渐渐地对花钱有心得……

    院感科主任一旦施展出十八般武艺来推卸责任,今天的会议就要在扯皮中度过了。

    院长果断暂停了追究责任,并按捺住了情绪,院感科主任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趁着院长尚未改主意,院感科主任连忙道“从我们目前汇总的情况来看,过去一周以来,呼吸科报告了三起rsa致病的案例,肿瘤科有两例……妇产科和儿科都有两例……”

    随着他的话音,各个科室的主任表情都严肃起来。

    院感科主任先报了内科和妇儿科,再报外科“神经外科有三例rsa出现,胸外也是三例,手外科有一例……”

    院长越听,表情就越沉。

    内科的病菌普遍较外科的复杂,如呼吸科,其实是经常出现rsa病人的,有时候还有院外收入的。对于内科来说,多重耐药菌感染已经不稀罕了,两例三例的,都不能算是爆发。

    但是,外科也频繁的出现了rsa,这就证明问题是确实严重了。

    “打印一份给我看。”院长没有听过就算,向旁边做记录的秘书说了一声,后者赶紧点了打印,将刚才的会议记录嘎嘎的都给打了出来。

    院长自上而下的看过来,默默的记着数。

    看了一圈,他突然以后皱眉“霍主任,你们急诊中心还是没有上报院感?”

    “我们确认没有,我查了几遍了。”霍从军肯定的回答。

    院长根本不相信,甚至不用他说,别的主任就皱起眉来“老霍,你这时候撇清的没意思了,谁不知道急诊是院感大黑洞,你们升了中心就升呗,用不着这时候突出吧。”

    “没有我怎么办?给你注射一管子吗?”霍从军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就像是一杆来复枪似的。

    院长不为所动,道“霍主任,rsa在健康人身上都经常能找到携带者,你的急诊中心里面出现不丢人,我们现在准备上报了,没有必要做隐瞒。”

    “我们真没有出现rsa感染的病例。”霍从军一口咬定。

    “疑似呢?”

    “没有疑似病例。”霍从军停顿了一下,语气郑重起来,道“我已经让人全部筛了一遍了,现在是我拿不出病例来报告,不是我不想报告。”

    没有病例就是没有病例,现在上报是要将具体信息打包传上去的,就算是疑似病例也不例外,编是编不出来的。

    院长面沉如水的看向院感科主任“这是怎么回事?急诊中心没有一例的rsa报告,所以是完全的院内感染?”

    院感科主任暗自吐槽,哪一次的院感不是完全的院内感染了?外面进来的能算吗?

    不过,他也能理解院长的意思,急诊中心最是人员复杂,难以管理的科室,而且有大量的外来的病患,这样的科室都没有感染,那就很值得斟酌了。

    院感科主任斟酌着语气,道“急诊中心是在院感条例方面做的最好的,也是执行的最好的……”

    霍从军笑而不语。

    喷了这么多年的人,他从来不怕别人胡说八道的。

    “这么说,是急诊中心的条例做的好,执行的好,所以阻止了科室内部的院感爆发?”院长语气郑重。

    “没有一例院感爆发是由单一因素引起的,相应的,如果能够确实的做好一部分的院感防护的工作,确实是有可能阻止院感事件的爆发的……我们目前的防治措施都是多重防护的,所以,只要各科室能够严格的遵守一部分的院感条例,或者遵守大部分的院感条例,爆发的几率就不会太高……”院感科主任趁机甩锅。

    院长不为所动,道“敦促院感条例的执行是院感科的事。现在先不谈这个,霍主任,你这边具体是怎么搞的?”

    “我们主要是凌然在做院感。我记得前段时间,他还更新了新的院感条例,自己组织人手搞了院感执行。现在来看,应该是说搞的不错。”霍从军咧嘴一笑,顺口就将院感科主任刚才的话给顶回去了。

    “凌医生啊……”刚刚还在开庆功宴的院长心里一寻思,颔首道“那就请凌医生来说一下,院感爆发是灾难件,出现了院感事件,我们既要积极的查遗补缺,也要看到光明的一面。”

    院长让秘书去喊凌然了,再重新回过头来,问“我们先过一遍rsa的规模和范围,讨论一个应对方案,然后我向上级汇报。现在有什么选择,是我们立刻能做的?”

    院感主任被问的焦头烂额,霍从军悄悄的掏出手机发信息,心里有点暗戳戳的小得意。

    虽然他当初也不是太支持凌然折腾院感,但是也没有坚决反对嘛,这也应该算是领导水平来着。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