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只做单纯的胆囊切除术,胆管有问题的放出去。”做完了择期的肝切除手术,凌然凌然仔细的撸了一遍张安民新找来的四个胆囊切除的病历,毅然放弃了其中的一台。

    张安民自然是连声答应。

    老实说,一口气找四台胆囊切除术,对他也是一个考验,得跟好几个人沟通才行。

    不过,沟通麻烦归麻烦,要一个就能得到一个,才是张安民最惊讶的。

    这可是抢病号来着。

    放在以前的肝胆外科,不是撕逼的炸药桶,也是炸药桶的导火索——不止以前,现在的肝胆外科也是如此。

    医生们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去碰其他医生的病人的。就是要,也不会给的。

    但是,张安民为凌然要病人的时候,却几乎没有遇到过拒绝的情况。某些医生或许是有些不高兴,可是,张安民也不在乎了。

    这种顺畅而有些肆意的做事方法,让张安民感觉极好,就像是……有虎老大做背景的狐狸似的。

    借着这股子劲,张安民忍不住掏出手机,又放出了凌然做手术时的视频。

    视频很短,只有不到30秒。

    前半段是凌然在观察腹腔内的情况,紧接着,就听凌然说了一句话,继而举起了肝,掰开了肝,放回了肝,缝好了肝……

    张安民原本是想好好拍一个急诊肝切除的过程的。

    普通副高做急诊肝切除,十分钟左右,甚至到二三十分钟的都有。比起正常的肝切除,急诊肝切除自然要粗糙的多,预后也远差于正常的肝切除,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较大概率的救活病人。

    张安民身为肝胆外科的初级主治,最有可能主刀肝脏手术的机会,其实就是急诊肝切除。许多主治级的医生都是这样开始自己的肝脏手术生涯的——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肝脏外科值班的医生只有一只小主治,急诊科突然打来紧急会诊的电话……

    然而,张安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看到以秒计算的急诊肝切除。

    “凌医生。”张安民忍不住,小声道“您刚才的肝切除手术,我给拍了个视频。”

    “刚才的?”

    “不是刚才择期的那台,是给消化外科救场的那台。”

    凌然“哦”的一声。

    “那个手术……能拿给其他人看吗?”张安民小心翼翼的,这个话,他憋在心里好一会了,也没有个人去问。

    这台手术的过程太特殊了,特殊到以张安民的能力,无法判断手术是否正常。

    要是超常规手术,那就是民不举官不纠的状态,治好了病人就行了,再发视频就有找事的嫌疑了。

    凌然也是听出了张安民的意思,点点头道“还是急诊肝切除,拿给其他人看没问题。”

    “哦哦,好的。”张安民舔舔嘴唇,又小声道“我要是发到肝胆外科的群里,也可以吗?”

    “可以。”凌然回答的很直接。

    他是不会在人际关系方面浪费时间的,因为根本理不清。

    “给胆囊切除术的病人做术前准备,确定好时间以后通知我床号。”凌然接着就往外走。

    张安民答应了一声,突然讶然道“您要去见病人吗?”

    很多外科医生在手术前,都是不愿意见病人的,凌然更是如此。

    凌然只是点点头,道“我的胆囊切除术还是入门,需要多方面的参考,我去给他们做个查体。”

    张安民哈哈的笑了起来“凌医生您太客气了,您现在胆囊切除术做的跟我差不多了。”

    凌然认真的道“所以我说还是入门。”

    吕文斌等凌然出了门,才对张安民笑出了声“凌医生喜欢说实话。”

    “恩。”张安民也望着门的方向,却是突然一笑,举着手机,道“你能信吗?凌医生刚才承认,我的胆囊做的和他差不多了。”

    吕文斌“恩……”的拉长音。

    “我的胆囊和凌医生的差不多唉。”张安民一边说,一边就嘿嘿的笑了出来。

    一边笑,他还一边将凌然10秒肝切除的视频,发到了肝胆外科的微信群。

    就像是许多中老年微信群那样,肝胆外科的微信群里,也是频繁的出现语音聊天和莫名其妙的转发。

    因此,张安民刚刚发出去的视频,并没有几个人去看。

    直到张安民打了一段文字上去凌医生刚才用了10秒左右,做了一例肝切除。

    原本正在缓慢聊天的微信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在哪里?”这次发言的,就是贺远征了。

    “给消化外科救场。”张安民拍摄的视频里并没有其他人。

    当然,他也不会给刘副主任做掩饰就是了。

    “救场?不是事先准备的?”贺远征这次直接用的就是语音了。

    张安民依旧是用打字的,说没有事先准备,消化外科遇到一个肝部出血的。”

    张安民发出去这条语音,才突然意识到,视频或许是没问题的,但内容还是有问题。

    消化外科的救场手术,没找贺远征,没找云医肝胆外科,结果跑去找了凌然,可以想象,贺远征绝对不想在群里看到这样的视频。

    “你刚笑什么呢?”吕文斌忽然问了一句。

    张安民嘴角抽动两下,道“我思忖着,最近没事可以再跑两趟八寨乡。”

    “怎么滴,认识什么人了?”吕文斌说着就嘿嘿嘿的笑了出来。

    张安民双眼直视前方,再看一眼沉默的手机群,然后揣回手机,道“单纯的赚钱。一趟2000,对你可能没什么,对我就多了。”

    吕文斌笑了“等你赚到钱,你就知道了,赚钱其实没意思……”

    张安民横了吕文斌一眼“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别看咱们做医生的好像铁饭碗,弄不好就丢了工作的。你看看最近,拿红包被开的,拿药费被开的,还有被上司陷害被开的。”

    “被上司陷害的?哪一个?”

    “就那个。”张安民说着站了起来,开始找项学明的号码。

    吕文斌恨铁不成钢的摇头“我给你讲,钱赚到一定量了,真的就是数字,没意思的。别因为钱的事着急,凡是轻松一点。”

    说话间,吕文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吕文斌带着笑容接起电话,两秒钟后,笑容就消失了“断货?开什么玩笑,赶紧派个人去仓库取啊,午高峰要是错过了,你就不要干了!”

    。

百度搜索 大医凌然 天涯 大医凌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