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医生,怎么不见凌医生过来呀。”40岁刚出头的张姐,稳稳的坐在儿子床边的休闲椅上,语气中则带着埋怨。

    正在给国脚李天宏量血压的马砚麟笑一笑,道“凌医生昨天不是来查了房。”

    “昨天来了,今天就不来了吗?”

    马砚麟勉强送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道“今天是手术第五天了,病人情况已经稳定了,按时复健,再做着检查,没有问题的。”

    “你说的我不放心,我想听凌医生说。”张姐的态度比较坚决,语气也趋于生硬了。

    自从她可爱的儿子李天宏成为职业球员以来,张姐感觉自己就很少受到怠慢了,就是到医院里,她之前得到的也是 待遇。

    今次得到待遇自然也是的,特需楼什么的,还是挺让张姐满意的,手术效果似乎也很不错。但是,随着手术期间的不安消失,张姐又开始纠结医生的重视程度。

    手术是凌然凌医生做的,凌然在跟腱修补术方面的名气又是最大的,张姐自然希望是凌然来查房。

    当然,她也知道像是凌然这样的医生,肯定是非常繁忙,就像是他儿子成为国脚以后,也每日忙的不停。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凌然如此繁忙的医生,频繁来到病房来查房,不是更能体现其重视程度吗?这就好像是让不能喝酒的人喝酒似的,仿佛更有面儿。

    依旧只是规培医的马砚麟无比的为难。

    要说的话,像是张姐这样的病人家属,其实是不老少,有经验的医生,都有成体系的套路应对。然而,马砚麟还只是一只小小的规培医呢。

    比实习生是金贵一点了,可比住院医的经验都要少,考虑到住院医与经验基本都不沾边,规培医的经验就更像是玩笑了。

    马砚麟也只能傻笑,期期艾艾的道“今天和昨天的状态都差不多,凌医生昨天不是说没有问题……”

    “你说状态差不多没用,你得请凌医生来说。”张姐皱皱眉,道“年轻人,我们来云医住院,就是来找凌医生看病的,现在凌医生都不出现,还让我们听小医生的,没有冒犯的意思啊,我就是觉得不服气哦。”

    马砚麟心道,我还觉得不服气呢。

    但是,住在特需楼的李天宏,却是医院领导重视的病号,马砚麟再不服气,也只能忍着……

    李天宏此时睁开眼睛,道“妈,人在医院里面,没事就是最好的,真要是身边围一堆医生,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呀。”

    “呸呸呸……”张姐连连摇头,道“你胡说这些做什么,你现在是一天天的往好走,妈不是替你担心,你以后还要踢球的,这每天的复健,按道理都要有专人指导的吧。”

    “复健室里不是有人专门指导了吗?”

    “复健室里的医生能和凌医生比吗?凌医生的名头,咱们都听到了,复健室的医生……”

    李天宏失笑“术业有专攻,你不能让打乒乓球的去踢足球吧。”

    “怎么不行,说不定人家的成绩更好呢。”张姐说的顺口了,一咕噜的吐槽过,忙补救道“不算你哦,儿子你和其他国足的不一样……”

    “我跟腱比人短一截呗。”李天宏没好气的道“而且,乒乓球队的总共才几个人啊,又瘦又小的,你要比,起码得跟……田径队比吧。”

    张姐沉吟“也是,你们反正也控不住球。”

    李天宏脸一黑“妈,这个话,只有我说才合适,你说就像是骂人了。”

    “会吗?”

    “会。”李天宏肯定的道。

    马砚麟低着头,想笑不敢笑,默默的往病房外走。

    “马医生,你再等一下,一会有些情况,可能要你才好说。”张姐说着仰起头来,拿了个ipad出来,拨了视频电话出去。

    马砚麟傻乎乎的看向李天宏,后者就当没看见。

    天要下雨娘要作人,他能有什么办法。

    不一会儿,视频电话接通,就听张姐热情的打招呼“孟医生,又要耽误您几分钟时间。”

    “没关系,您说。”孟医生的声音沉稳,听着很有自信的样子。

    “孟医生,天宏今天右脚的拇指有点刺痛感,你给看一看。”张姐说着,就将摄像头对准了李天宏的脚,动作熟练的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马砚麟在旁看的又好气又好笑。

    人在云医,却找其他医生远程诊断,自然好笑,自然好气!要是换一个日剧里的医生,这时候就应该说“请您回去了”。

    不过,国情毕竟不同,人类灯塔的美国,人家年薪百万的医生还允许找第二人诊断呢。

    马砚麟毕竟是底气不足,就只能在旁干看着。

    张姐有点得意,她就是故意放给马砚麟看的。先让这样的小医生知道这种事,她才好步步为营——要说看病,张姐是不懂的,但这种宫斗似的小招数,她真是学了不知道有多少,随便跳一次舍宾,三十六计没有,十八招是没问题的。

    “只是轻微刺痛的话没有问题,可能是长神经等情况。”ipad里的孟医生说的很通俗,让张姐一下子就听懂了。

    “没问题就好……”

    “怎么没让云医的医生看一看?云医的特需据说搞的也挺不错的。”ipad里,孟医生的语气已是带上了些微的挑衅。

    张姐喜欢这种竞争气氛,得意的看马砚麟一眼,埋怨道“孟医生你不知道,云医这边的态度可硬了,搞的像国企一样。还是你们东科好,医术好,态度也好。”

    “妈。”李天宏赶紧打断了他老妈的埋怨,道“人家云医治疗的好就行了,你别扯着一点点细节不放。”

    “术后恢复能是细节吗?”彪悍的老妈音瞬间响起。

    马砚麟不得不开腔道“我们的术后复健,也是有标准流程的。”

    “李天宏先生是国脚,用你们云医的标准流程,恐怕不妥吧。”孟医生是探讨的语气。

    李天宏的老妈一听,顿时被提醒了,气呼呼的道“我们要是想要标准流程,找你们凌医生做什么?其他医院都是标准流程的嘛。”

    在生理上,运动员与普通人的确是两种类型了。

    马砚麟一句话说错,急的脑门子都冒汗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术后恢复,也是符合病人的需求的……”

    “你们用的是早期活动负重,还是晚期的?”ipad里,孟医生的声音冷冷的。

    马砚麟脑袋里绷着弦,此时再听着他问的医学问题,猛的醒悟过来“你是东科的孟杉。”

    “你认识我?”孟杉乐了。

    “看过你的论文。”马砚麟的声音沉了些。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