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主动要求去义诊,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应当鼓励。”院务会议上,霍从军轻轻松松的帮凌然将要求提了出来,果然获得了一致通过。并将义诊的位置定在了八寨乡。

    这种事儿,正常医生都是躲着走的,有主动要求的,哪里会阻拦。

    再者说,拦着凌然做事,对于现在的云医诸人来说,也是有些无稽了。

    在这方面,看看肝胆外科的科主任贺远征同志就知道了,他能拦着凌然做什么呢?

    有人这么想着,就顺势看向贺远征,并露出笑容来。

    贺远征的表情都没有变化的。

    被压了就是被压了,他早都看开了。肝胆外科本来就是个小科室,他又是外院来的年轻主任,受挤压早都习惯了。

    对凌然,他也是兴起过反抗的念头的,如今念头熄灭了,想法也就不同了。

    医院的科室主任与其他社会岗位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自由和独立性。

    理论上,一个医生升任科室主任以后,是可以不鸟同行的——院长副院长什么的还是要尊敬的,卫生部门等直管单位或政府机构也是要小心对待的,但是,并不需太用心,更不用在乎同行的态度和行为。

    这一切,都是因为技术岗位的特殊性。

    像是贺远征这样的肝胆外科的主任,他在科室业务方面有什么想法或任命,上级部门或领导,又能说得出什么来?

    其所能做的,无非就是人事调派和财权分配罢了。偏偏医生不像是其他行业,大部分的医院科室主任,是没有晋升需求的。

    尤其是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大部分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做院长或副院长的资格,而有资格做院长或副院长的,其实都不用理会上级部门了。

    就是财权分配,科室主任们都不是特别在乎——他们要钱都是从医院里要的,少有从政府里拿的。

    科室主任们要钱,无非就是需要买设备或搞科研投入,主要还是买设备,而在这方面,操作的空间实在太大,以至于根本不是卫生局的一两个科处级干部所能决定的。

    唯独需要顾忌的,也就是同行了。

    凌然的断指再植做的再好,贺远征都是不需要在乎的,但是,当凌然的肝切除做的这么牛的时候,他就不能当做没看见了。

    为什么上级医院的主任医师,甚至只是一个副高到下级医院来,都能得到格外的重视,乃至于言听计从?

    贺远征现在听到凌然的名字,都会多想两遍以免出错的,自然不会站出来吸引火力。

    霍从军也是看了一眼贺远征,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就轻轻点头,将此事略过了。

    会议很快结束。

    到散会了,呼吸科的洪主任和普外科的主任各自过来,与霍从军商量起共同义诊的事。

    云医各个科室,每年都会有义诊的任务和名额,但科室的积极度不同。

    通常来说,越是高端专业的科室,就越不喜欢义诊,反而是开展的项目大众化一些的科室,还稍稍有一些积极性。

    义诊说是义诊,也就是免去体检和门诊的费用而已。

    另外,送医下乡能方便看病群众,省去他们奔波的麻烦。但是,病人若是被收治了,该缴费的还是要缴费。

    对科室来说,也就算是增加了病源。

    当然,对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三甲来说,他们肯定是不缺病源的,更别说义诊出来的普通疾病了。不过,要是将义诊看做是必须完成的任务的话,各个科室的积极性也就有些区别了。

    呼吸科和普外科算是相对较大众化的科室,义诊出来的疾病总有些属于他们日常的治疗谱系的,这次听说有凌然自愿,就想凑个数,一并将任务完成了。

    过了会儿,骨科的一名主任医师和手外科的王海洋主任医师也跑了过来。

    他们就更凑数了,心里估计是有将病人丢给凌然的想法。

    霍从军来者不拒。

    凌然是没有门诊经验的,年纪又轻,在霍从军不去义诊的情况下,他也愿意多几个科室的老人给凌然帮忙。

    手外科的王海洋则是好奇的看看外面,问:“贺主任不一起组个团?”

    肝胆外科开展的手术类型本来就不多,有凌然在,义诊出来的肝胆类的疾病,可以大量的甩出来,贺远征有充分的理由来组团的。

    霍从军笑笑没吭声。

    呼吸科的洪主任点了一支烟,嘿嘿的笑道:“老贺多数是想趁机多做几台肝切除吧。”

    在场几人哼哧哼哧的发出坏笑来。

    霍从军咳咳两声,道:“我们凌然可没抢老贺的病源啊,现在来找凌然的,那都是各地方医院介绍过来的。”

    上级医院上级医生的牛气,就在于我能做你不能做的手术。

    就肝胆科而言,武新市一院之类的省内医院,以往遇到做不了的病人,都是直接建议病人去京城或沪上的,并不会荐到云医来。现在则有很多医生,是推荐病人找凌然了。

    这种互动是一种很自然的变化,也是地位的体现。

    “不说这个了,咱们就商量一下义诊……”霍从军向来不喜背地里说人,一句话就将肝胆的事儿给略过去了。

    要出义诊,最麻烦的是行政和后勤方面的工作。医生们反而简单,带着手脚眼睛去就行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无非是花费些时间精力罢了。

    但对义诊的组织方来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随行的人员安排是一方面,器械和耗材的准备更是少不了的。

    这其中,器械有搬运的麻烦,有维修、调试和损耗的麻烦,耗材更是纯粹的开销,带的多了钱包受不了,带的少了,又怕不敷使用。

    一番繁忙,真到凌然等人成行的时候,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凌然不光将自己的病床给塞满了,肝胆外科、手外科和iu也被占了将近40张床。

    这么多的病人,就算出院的速度快,管床医生的压力也小不了。

    凌然仔细思量一番,就道:“左慈典、马砚麟和张安民留下好了,余媛和吕文斌跟我去义诊。”

    左慈典想到三人管理100多张病床的病人,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忙道:“我们三个人管这么多床病人……,而且……而且张医生还有肝胆外科的一摊事,小马也不能全天在。”

    说到这,左慈典都要佩服凌然,留下的三个人,两个人的编制都不在本科室,等于用的是别人家的劳动力,虽然是历史遗留问题,可也是够呛的。

    “从其他治疗组借两个医生过来如何?只要顶三四天时间,应该就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出院了。”凌然这次不光做了肝切除,还做了胆囊、跟腱和手指的手术,另有多名急诊的小病号,预后好的话,住不了一个星期就能陆续出院了。

    左慈典却是连忙摇头:“借人不行啊。就我们仨,借谁过来,都得听人家的。”

    左慈典人是老了,资历依旧是新人住院医,马砚麟和张安民连急诊科的人都不能算,更是说话不算数。

    “咱不能总是借鸡生蛋。”左慈典无奈道:“要不然,再找两个规培生过来,今年的实习生也做了一段时间了,也可以叫几个过来。”

    凌然无所谓的道:“可以,我问一下。”

    凌然说做就做,立刻就将电话打给了霍从军。

    电话连着电话,不一会儿,从医政科到检验科的医生们,都开始频繁的接听起了电话。

    在云医做规培和实习生的年轻人里面,少不了有关系户、医二代之类的。称不上关系户的,也有认识这个认识那个的小背景。

    对于这些尚未跨入医院大门的新人们来说,凌然的名气却是如雷贯耳。

    一方面,是凌然的年龄和技术很具有话题性,另一方面,则是凌治疗组本身所具有的吸引力——住院医月入过5万的治疗组,在云医,除了骨科,就只有凌治疗组了。

    就算是关系户、医二代们,也更愿意找一份有钱有前途的工作。

    此前,凌然一直没有招人的念头,霍从军也不愿意医政科的浑水影响到凌然。

    这时候,凌然打开了闸门,就由不得众人激动了。

    “凌医生,医政科雷主任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说要到明天,才能送三人名单过来。”左慈典面色古怪的挂掉了电话,向凌然报告。

    “三人名单要到明天吗?没有人了?”

    “大概是不好确定人选。”左慈典小心翼翼的问:“雷主任想问问看,您有什么要求的?”

    “要能选的话,最好是可以要能多呆几天的,优先要能定科过来的。”凌然也不想训练几天,又换新人。

    左慈典听的苦笑,答应了下来,心道:您这要求就跟没要求一样,得了,让神仙先打架吧。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