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坐下来,认认真真的给小豆丁清洗头部的伤口。

    左慈典有点不习惯的坐在对面,给帮忙端着东西。他们有段时间没做这么小的“手术”了。

    不过,小豆丁的父母依旧紧张的要死。

    当妈的约莫0许,只抬头看了凌然一眼,就对着左慈典叮嘱:“一定不要留疤啊,小孩子还小的很呢,疤长大了怎么办……就是不小心掉下床了,要是毁容了……”

    “人家医生给看着呢。”当爸的有些不好意思,也是抬头看了凌然一眼,再小声道:“撞的是头顶的位置,最多就是少点头发……”

    “你秃头就算了,我儿子可不能秃头。”当妈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左慈典此时不由咳咳两声,道:“我们凌医生给你们用的是美容针,缝好以后,不会很明显的,别担心了。”

    当爹妈的这才不吵了。

    此时,倒是小豆丁睁大了眼睛,小声道:“爸爸,你的头发少,我可以送一点给你。”

    “哎呀,不用不用,爸爸用不上头发。”

    “那你为什么戴假发。”

    当爹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戴假发是……是喜欢,就像是戴帽子似的。而且,假发有很多种啊,我想换哪种就换哪种。”

    “哦,那我以后也要戴假发。”小豆丁发下了宏愿,听的夫妻两人目瞪口呆。

    左慈典摸摸自己的脑袋,缓解着尴尬的气氛,笑道:“你们家小孩子挺懂事的,我儿子已经快要叛逆期了,可难处了。”

    当妈的听着他说话,趁机道:“大夫,能不能请你给我家边边缝合,小孩子的皮肤又薄又嫩的,要是缝坏了,就是一辈子的事。”

    左慈典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不由苦笑:“我们凌医生缝合的比我要好多了,你们放心吧。”

    “不是不放心,这个主要还是经验方面的事吧。”当妈的坚持起来。

    左慈典迟疑了两秒钟,这种事,其实没必要逆着病人家属的意思,病人家属想让他缝,他缝就行了,只要用心,一个小伤也不会缝太坏。

    不过,左慈典知道凌然的性格不同,所以不敢主动提出来。

    几秒钟后,左慈典还是想想劝道:“不是我不给缝,凌医生是我的上级医生,缝合技术比我好了十万八千里的,就是在我们医院里,凌医生的缝合技术也是数一数二的……”

    病人家属狐疑的看着左慈典,并不太相信的样子。

    这时候,又是几人冲入了处置室,口中叫着:“边边,边边……”

    正在被缝合的小孩子一下子兴奋起来,高兴的抬手大叫:“姥姥,姥姥,我在这里……”

    要不是凌然及时抬手,缝合用的弯针就要冲到小孩的眉毛眼睛里去了。

    左慈典的脸色登时一黑,两名家长也吓的要死。

    “没事,不要动。”凌然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左慈典。

    左慈典赶紧上前,道:“小朋友,缝针的时候不要动,针容易刺错位置了。”

    小豆丁望着左慈典,再看看后面奔波儿来的外婆,瞬间裂开了嘴,哭了起来:“哇……我不要缝针……”

    “哎呦,我的宝贝啊,姥姥来了,姥姥来了。”后面来的家长,心疼的脸都扭曲了,抓紧了上来抱孩子。

    “线还在脸上呢。”凌然无奈叹了口气。

    “那先取下来啊。”当外婆的,急着想把孙子抱起来。

    “取下来再穿,就会留疤。”凌然抬头瞅了眼墙面上的钟表,再道:“疤痕增生有自身规律,现在不快点完成缝合,之前的疤痕组织和后生的疤痕组织,就会显出差别来。”

    原本已经运起气力,准备抢人的外婆,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

    她盯着凌然手里的弯针,道:“你别在我孙子脸上留疤,你要是给留了疤,我放不过你的……”

    凌然不等她把话说完,就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缝合。

    本来就只是指甲长的伤口,只因为要缝的细一点,才缝的较慢,若是个腿毛够多的,凌然几秒钟就能给缝合完。

    眼下,凌然加快了速度,也就将剩下的部分给缝合完毕了。

    快速的打结剪线,凌然毫不犹豫的撤离,并将包扎的工作交给了护士。

    做外婆的第一时间扑了上去,将宝贝外孙搂入了怀中,以至于后面来的护士只能等在旁边。

    凌然退出两步,以离开纷繁的人群。

    这时候,他的任务提示里,认同也增加到了/10000。

    换言之,除了小屁孩,又新增了两个认同度。

    凌然隔空看看小豆丁的父母,还有随着外婆而来的一票四五个人,却也闹不清是谁给的认同。

    凌然略作思考,对同样后撤出来的左慈典道:“小孩子挺乖,但家里人来的太多了,影响手术效果。”

    “是。”左慈典心有余悸,刚才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万一……凌医生被人给趁机占了便宜该怎么办?

    “我找家属少一点的。”左慈典知道凌然是不喜欢人多的。

    凌然此时却摆摆手:“不用刻意,恩,先找病情简单的吧。”

    左慈典摸不清凌然目前的路数了,反正就按照要求去了问讯处,确定好了安排再回来的时候,就见凌然又开始给另一名腹痛的患者做体格检查了。

    左慈典就站到跟前学习。

    凌然体格检查的水平,也是众人有目共睹的,而在这方面,类似于半路出家的左慈典,并不擅长——作为一项综合技能,左慈典已经很熟悉体格检查的步骤了,可要通过体格检查得出正确的结论,就不是那么书本化了。

    到目前为止,左慈典也只能是做些简单的检查,并跟着凌然学习。

    “没什么事,就是吃多了。”凌然做了简单的检查,给出了一个结论。

    正与男朋友含情脉脉的女孩子瞬间脸红了:“不可能,那个……我……至少做个b超吧。”

    凌然未答,只问:“今天吃了什么?”

    “也就是一些粥,一些米饭……”

    “再呢。”

    “还吃了点面。”

    “再呢?”

    “面包和蛋糕……”

    “这些算是主食,其他呢?”

    女孩子听着凌然的问题,不由羞红了脸,站起来,气道:“我不看了。”

    “好好好,不看了,不看了。”男朋友松了一口气,连忙跟着女孩子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凌然。

    “不要做太激烈的运动,不要再进食,以休息为主。”凌然在后面叮嘱了一句。

    女孩的脚步顿了一下,再飞快的离开了。

    凌然再次叫出了任务页面,就见/10000的数字巍然不动。

    “有点困难啊。”凌然暗暗的叹了口气。

    “凌医生?”左慈典没听清凌然说的话。

    “恩,车到山前必有路。”凌然重新说了一句,再问:“几号?”

    “我们去5号等。”左慈典连忙指了一下,又道:“轻微烫伤。”

    “好的。”凌然虽然对烫伤没什么系统技能,但混了这么久的急诊室,对轻微烫伤也用不着特别的技能了。

    与此同时,正在等待的一名女孩子,则是将自拍的镜头,转向了凌然,并对着屏幕兴奋的小声喊:“各位亲,这是我男朋友,正在给人看病!”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