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汗。”贺远征的声音稳若泰山,手下的钳子捏的手指头硬了都不放松。

    巡回护士用镊子夹了纱布,在贺远征的脑门上蘸了一遍,然后又给他对面的一助擦了汗。

    几分钟后,贺远征紧绷的肌肉群才松弛下来。

    “差不多了,夹子放开吧。”

    随着贺远征的命令,一助特意等待了几秒钟,才上手取下了肝门静脉处的血管夹。

    血流毫不迟疑的涌入了缺血的肝脏。

    贺远征的轻松持续了十几秒钟,接着,又进入了紧张的填塞纱布的时间。

    肝的切断面涌血,向来是肝切除中的难关。

    贺远征大部分时间都能渡过,但也经常有失策的时候,这让他在肝切除中,总不能做到游刃有余。

    好在这一关闯过以后,接下来的工作就轻松了。

    贺远征很快完成了主刀的部分,又留了一点边角料工作给助手。

    他以前的是除了关腹以外,一点额外奖励都不留给助手的医生——贺远征自己也才四十多岁,还在练手攀科技树中,哪里有那么多零碎给助手啊。

    但是,现在不留是不行了,眼瞅着张安民跟凌然都上手了,贺远征也怕肝胆外科人心浮动。

    三十九岁零八个月的助手,兴奋的说“谢谢贺主任。”

    贺远征也只是“恩”的一声,就转身出了手术室。

    扯掉手术服,摘掉帽子,贺远征没有离开手术层,而是走了几步,就踱到了隔壁的手术室。

    隔着手术室门,通过门中间的大圆玻璃,就能看到里面侧对着门的凌然。

    凌然戴着口罩,但也露出了半张侧脸和眼睛,那认真的神态和自信的气势,与前几日示范手术时一模一样。

    贺远征的心情其实很不平静,甚至有些气愤。

    但是,看着这样的凌然,贺远征还真的是发不出脾气来——示威手术不光对其他医院的医生们有用,对云医肝胆外科也是一次全方位的震慑。

    贺远征之前看过凌然许多次手术了,但这就好像在小考中看同学做题,以及在高考中看到同学的分数一样。

    正儿八经的示威手术,示威的效果就是好。

    “今天第三台手术了。”身后,有等待手术的肝胆外科的医生,凑了上来。

    贺远征意料之中的道:“又是从凌晨做起来的?”

    “今天他们好像是6点多开始做手术的吧。”

    “6点到现在?”贺远征看看走廊里的时钟,不由轻挑眉毛。

    “是,应该是病人不够用了吧。”

    “病人不够用……”贺远征想笑两声出来,却是笑不出来。

    像云华这样的地区顶级医院,平常哪里有病人不够用的时候。事实上,就算是肝胆外科这样的小科室,也能轻轻松松的将病床填满,使得任何人到医院来住院,都得先找关系才行。

    毕竟,云医不仅负责诊治肝内胆管结石这样的疾病,胆结石一样可以做,愿意的话,他们可以截留昌西省内的大量病源。

    能去北上广做手术的病人毕竟是少数,对于大部分需要医保来治疗的病人来说,云医就是他们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医院了。

    所以,每周的专家门诊,都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如肝胆外科,贺远征每周只要半天的门诊,就能收治足够多的病人来做一周的手术了,要是有病人不够用的情况,那就多开半天的门诊即可。

    但是,贺远征知道,凌然的病人可都是从各地送来的。

    凌然现在省内各大医院开飞刀,造成的结果是吸引了更多的病人到当地医院治疗。

    一些得了肝内胆管结石的老病号,拖着不肯做手术,一拖拖了三五年的是很常见的,而一旦他们身边的人有治疗效果好的,立即就会吸引病友们同来治疗。

    但是,省内的其他医院,可没有多么高的手术效率,他们通常留下两三名典型病例的患者自己做,剩下的就邀请凌然继续飞刀,或者干脆转诊病人到云医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凌然等于同时开着多个低效率的门诊,病人还不够用,这就不是贺远征所熟悉的状态了。

    “我进去看看。”贺远征“嗤”的踩开了门。

    肝胆外科的小医生左右看看,也连忙跟了进去。

    手术室内,只有今天的巡回护士王佳看了贺远征一眼,再向凌然报告:“凌医生,贺主任来了。”

    “贺主任。”凌然等了几秒钟才抬头,向他看看,再就低下了头。

    “凌医生,听说你做手术做的病人都不够了?”贺远征心里其实揣着火,就是不知道怎么迸发出来。

    凌然看到贺远征,就想到了床位,于是自然而然的问:“你们床位够用吗?”

    贺远征一愣,接着就似笑非笑的道:“床位从来也没有够用的。”

    “武新市一院和二院的床位也不够用了。不过,他们两家医院都有空间,肝胆独立出来的话,还有位置。”凌然考虑到最近用了肝胆的床位,所以决定跟贺远征再聊两句。

    贺远征却被这个新消息都给惊住了,不由问:“两家肝胆都要独立出来了?”

    对云医肝胆外科的贺远征来说,这个消息说不上好与坏,但绝对会产生一些影响的。

    就昌西省内,有独立肝胆外科的医院,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武新市又是昌西省内的第二大城市,一口气增加两个肝胆外科,以后既有可能做大蛋糕,也有可能分走更多的果子……

    转瞬,贺远征不由的又想到什么,于是问凌然道:“凌医生最近常给武新市的医院做飞刀吧,他们的水平怎么样?”

    “武新市一院的李主任单就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的话,技术和贺主任你差不多吧。”凌然想了想,又道:“我让他最近收集一些其他类型的肝切除的病历,应该会练的很快。”

    “他是跟您学的?”

    “肝切除的话,最近几个月是。”凌然笑笑。

    贺远征也笑笑,只是笑的颇有些苦。

    用行里人的话说,这武新市一院和二院,就是凌然培训出来的医院了,甚至可以说是他拉扯大的,只要凌然以后的地位不断攀升,两家医院的肝胆外科一定会无限向其靠近的。

    “您忙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贺远征心里的火气,突然少了很多。

    凌然头都没抬的“恩”了一声,接着想起来似的,道:“贺主任,我之后想派人多收集些资料,能在你们科找个小房间办公吗?”

    要是放在几分钟前,凌然的询问绝对会点爆贺远征心里的炸药,此时此刻,贺远征只是迟疑了几秒钟,问:“您是想收集什么资料?”

    “写篇论文吧。”凌然道:“肝切除方面。”

    “哦……好,那您稍后让人来看地方。”贺远征面带微笑,心里对自己说:别多想,人吃饱了就走了。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