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医生,我们这边准备举行一场亚太地区肝胆研究会议,能不能请您赏光参加,并做示范手术。”高猛趁着午休的时间,来到凌然面前,语气尊敬的邀请凌然。

    做事9成9,还有一分在表演。

    高猛知道知识分子的臭毛病,因此,哪怕是喝酒的时候,都要敬着他们,生怕有人因此而不高兴了,白瞎了自己带来的两箱好酒。

    今次的邀请函就更是如此了。

    办一场“亚太地区肝胆研究会议”是何其麻烦,何其花钱的事。要不是周院长真人演示了“我能停药”的牛气,高猛和他的公司,都会更愿意拖上几个月。

    说不定,事情拖着拖着就消失了,即使没有消失,有几个月时间的缓冲,他们说不定也能从别的公司或单位组织的相关会议中,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然而,没有哪个医药经销公司,能够承受几个月的停药的损失,哪怕只是停药一部分,也都是很要命的事。

    既然事情拖不下去了,那就要赶紧办掉它。而且,最好是办的漂漂亮亮。

    高猛拿出来的邀请函就很漂亮,红色的底色,鎏金的字,里面还是启功体的手书。

    凌然打开邀请函,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问:“为什么想我做示范手术?”

    “因为……您在肝脏手术上的成就,有目共睹……”高猛被问的有点猛了,就只能避重就轻的回答。

    凌然只是“恩”的一声,问:“亚太地区的肝胆研究会议,规格会很高吧,我能够做示范手术?是谁提议的?”

    凌然已经不再是初入医院的小医生了,技术的成熟,让他更能理解站在前排的外科医生的技术。

    他的大师级肝切除术,固然在云华强的犯禁,但在全球范围内,超过他的肝切除技术的人有两位数。

    考虑到这些同志都没有系统的加成,那他们在肝切除方面的经历、智力等等,就非常的可怕了。

    会议的范围包括了亚太地区,很容易就出现技术达到或超过大师级肝切除术的强人,而他们的宣传资源,大约会更强。

    凌然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参会,但在医学界的会议里面,声望之类的属性,是要略略压过技术本身的——手术室里的医生,比拼的无疑是技术。不论任何身份、地位和财富,都希望技术最好的医生给自己做手术,但在会议中,大家就不会如此坚持了。

    凌然知道自己的技术如何,但外界并不一定有同样的认识。

    他也不想贸贸然的收下高猛的殷勤……

    对礼物和殷勤,凌然有他自己的处理之道。

    高猛无奈的看着凌然,只能说的更明白一点,道:“示范手术的要求的确很高,但这个手术的位置是我们公司指定的,我们觉得,交给您是一个明智之举……霍主任也是这么想的。”

    “霍主任安排的吗?”凌然才不跟他玩隐晦。

    高猛有些尴尬的笑两声。

    他本来是想一石二鸟的。既满足了霍主任的要求,又能从凌然这里收获点人情分……

    高猛转转今天还没喝酒的脑筋,道:“霍主任提议的,我们公司同仁,也都是认为,凌医生是合适的人选。”

    说着,高猛举手笑道:“我向来是公司里的挺凌派。”

    凌然这才点点头,道:“多谢,那我就收下了。”

    “不用谢不用谢。”高猛哈哈的笑了出来。

    “有挺凌派的话,有倒凌派吗?”凌然突然又问了一句。

    高猛登时愣住了,这个凌然,比假酒还难估量啊……不行就装吐退场吧……

    “凌医生,早上说的肝内胆管结石的病人来了。”吕文斌轻轻敲门,驱散了房内的冷空气。

    高猛连忙站直了,说:“凌医生,那我不扰您了……”

    示范手术不是小事,尚有许多其他的事务要做,但现在就不用找凌然去说了。

    凌然也就是点点头,再问吕文斌:“是郭主任介绍的病人?”

    “对的,市府的干部,年龄47岁,合并肝硬化……”吕文斌小声的介绍刚刚调出来的病历。这是管床医生最基础的工作了,外科的主任或治疗组的组长们,可是不会依着病历一条条的看下去的。

    “不是太大的问题,病人愿意的话,就给做核磁共振,等我来了再做b超,做保肝治疗……”凌然只安排检查,并不具体说保肝的药物安排。和大部分的外科医生一样,这些部分,他都是交给住院医们去处理的,而后者通常也都是按照指南来操作。

    不会就去查书,这就是住院医们的日常生活,比百度搜索稍微高端一点。

    高猛本来都要走了,听到市府的干部,又忍不住停了下来,他也不敢留多久,稍微听了些内容,再慢慢地挪了出去。

    出了门,高猛先打了个电话回公司,随便编造了两句,就往急诊中心的病区去了。

    有身份的病人,相比普通病人有更大的选择权,而他们的选择,也就更具有代表性了。

    高猛虽然是匆匆忙忙的按照霍从军的要求去办事了,可对于凌然的能力,他其实也没有一个感性的了解,只知道有多人赞誉,高猛就想趁机去看一看。

    到了急诊中心的病区,高猛又是一副人面很熟的样子,和见到的所有穿白大褂的男男女女打招呼,再问到了病房,才快步而去。

    随着凌然做肝切除的次数越来越多,急诊中心也是做出了几个特级护理的病房,能够容纳肝切除手术前后的病人。手术刚做完的时候还是要送进iu的,但是,从iu出来到普通病房的时候,也还是需要一些特殊对待的。

    这也是减少肝胆外科不满的方案之一。当然,急诊中心也会因此而增加业务量,至于肝胆外科是否会减少业务量,一方面,霍从军并不是太在乎,另一方面,凌然现在整夜整夜的做肝切除,早都超过了肝胆外科的容量了。

    吕文斌特意提及的病人韩卓,就是一名托人介绍而来的病人。

    他原本是要挂号去省立的,甚至考虑去京沪做手术,但在打了几个电话以后,还是决定来找凌然了。

    人离乡贱,尤其是做久了公务员的韩卓,在水平相当的情况下,其实也不想去京沪做普通患者。

    考虑到梅老都找了凌然做手术,信奉权力的韩卓,对凌然还是颇有些相信的。

    即使他的年龄如此之小,看着如此之帅……

    韩卓躺在病床上,身边不绝有来看望的老同事,老下属和老关系,若非身体一阵阵的难受,他倒是觉得医院的生活挺不错。

    高猛望着络绎不绝的人群,心下一阵安定。

    他也不懂医学,更看不懂外科手术,但他最怕的是凌然的示范手术变成示错手术,现下见韩卓这样的老机关,都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不由觉得轻松起来。

    这时候,又是一名老机关模样的男人入内,跟韩卓握着手,道:“老韩怎么不请个京城的专家过来做手术?你这可是个大手术啊。”

    “你是说请京城的飞刀?”韩卓显是了解过的,转头苦笑道:“我也找人联系了联系,人家一听我在云华,转头就给搪塞掉了。”

    “还歧视我们云华不成?”

    “问也问不明白,谁知道是怎么回事。”韩卓摇头。

    两个说话的人,只当是闲聊,高猛却是立刻上心了,不由掏出了手机,悄悄的发起了信息。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