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跟着吕文斌练了半个小时的力量,就赶紧离开了。

    按照健身房的设置,力量区原本也就适合容纳十多人而已,再多就会让人施展不开。

    凌然的身边倒是不拥挤,可整个区域的拥挤,不免令人烦躁。

    另一方面,擦拭杠铃什么的,也让凌然感觉到些微的不舒服。

    “健身房不太适合我。”凌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的喝掉了,再对吕文斌道“人太多了,汗也太多了。”

    “汗多我承认,人多是真的……哎,我能说啥啊。”吕文斌看着一健身房的女人,颇为无语,他去过的健身房不老少了,医院的健身房来了这么多次,现在的情况真是异常。

    要说健身房里也是经常有女生来的,但是,至少穿球鞋和运动服吧。

    露肩小吊带在健身房……好吧,也是有用的。

    吕文斌望着一个屋子的女生,摇摇头,道“太不专业了,算了,洗澡回去吧,要不要桑拿?促进血液循环。”

    “我直接洗澡了,一会继续做手术。”凌然向来不喜欢人多的环境。

    吕文斌连忙道“那我洗澡以后回去睡觉了……”

    他是真怕凌然拖着自己熬夜手术了。

    凌然自无不可,他现在有3个住院医,1个住院总,1个主治可以用,就治疗组的规模来说,可以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日常的手术,其实不用催得下级医生鸡飞狗跳。

    只是因为参与手术,是下级医生们学习的主要方法,大家才痛并快乐着。

    凌然简单的淋浴以后,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再吹了吹头,就出了换衣间。

    “哇!”

    “怎么有人会这么帅!”

    “凌医生……刚刚洗澡了!天哪,我要死了……”

    大厅里,一群人坐成环,自发的形成了一个观众圈似的,就盯着出门的凌然看。

    有的人拿出了手机拍照,有的人兴奋的跟旁边的朋友说话以缓解尴尬,有的人就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厉害的是几位手持单反的女人和男人,他们按住快门,根本就不松开,只听得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就是在慢速开枪似的。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凌然身后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顿时吓的脚软,跌跌撞撞的闪出了众人的视线。

    当然,实际上并没有几个人关心他的存在。

    大家都望着刚刚洗过澡,浑身热气腾腾的凌然在看。

    “刚刚健身以后,感觉和在手术室里不一样。”

    “可能是在健身房里比较热吧。”

    “也许是雄性荷尔蒙,哇,空气中有凌医生的荷尔蒙吧,想想就觉得好帅。”

    凌然对陌生人的围观从来都是淡漠的态度。

    他也没有多反感,毕竟都已经习惯了。

    凌然释放出一个云点头(轻),再提着包,就准备往手术室去。

    出得门来,就听前面也是一声惊呼“凌医生!”

    “田柒啊。”凌然抬头,就见走廊这边,田柒正在招手。

    田柒穿了一条绿色的长裙,配白t恤和绿色的外套,青春调皮,极有特色。

    “凌医生去健身了?”田柒浅笑着看向凌然。

    “人太多了。”凌然道。

    “正好……那我们去喝茶吧。”田柒道“我请人送了好多泉水过来,还有各种茶叶。”

    “好。”凌然看看手里的包,考虑着要不要放回去。

    田柒一眼看到,笑着道“放到车里就好了,我们就在车里喝茶。”

    “在车里喝茶?”

    “我在一台房车里放了茶台,泉水也都放在车上,这样可以换着风景喝茶,想要海景就有海景,想要山景就有山景。”

    ……

    晚间。

    喝饱了茶的凌然,回到病区,精力充沛的准备查房。

    晚上查房的医生要比凌晨查房的少很多,凌然也只去见明天准备做胆囊手术的患者,以尽可能的增加手术的容错率。

    晚上的专业诊室,往往仅有几只值班的小医生,能有主治上一线,都说明科室的规模大了。

    肝胆外科就只有一名住院医一名规培医值班,两人闷着头写病历中,就被人给敲了起来。

    “凌医生来了。”护士小声提醒了一句。

    “现在?”住院医的脑袋都蒙了。

    “凌医生是来给明天的胆囊手术的患者查体的,赶紧的。”护士催促着。

    “等我看看资料。”住院医飞快的打开电子病历,将几个胆囊手术的病人的病史等信息看了一遍,才狂奔去病房。

    凌然静静地等在门口。

    没有病人资料和管床医生,他一个人给病人查体也是没意义的,效率也太低。

    等住院医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凌然才点点头,敲门入内。

    “你好,查房。”凌然说着制式的内容,接着依序给病人查体。

    他查体的顺序也是制式的,专精级的查体,对于胆囊切除相关的检查,已是绰绰有余了。

    凌然并不采用什么奇怪的姿势或体位,就用简单的查体方式,一步步的做下来。只是在查体的过程中,凌然在脑海中不停的做思考罢了。

    综合病人的理化指标,判断病人的肝脏的情况,心脏的情况,猜测病人的身体结构——没有两片树叶是相同的,也没有两个人是相同的。

    从器官到血管,每个人的内部都是大致相同,而大大不同的。

    平时当然没有什么关系,等到做手术的时候,该有血管的地方找不到血管,应该没有血管的地方喷出了血,都是要人命的事。

    对于胆囊切除术来说,主要的难度就在于辨识胆囊动脉的位置。

    或者说的范围广一点,就是辨识胆囊三角。

    对一场胆囊手术来说,看清楚胆囊三角,辨识出胆总管、胆囊管,再用钛夹切断胆囊动脉,一场手术的大部分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在这一点上,有170次腹部解剖经验的凌然,是非常有优势的。

    而术前的查体,也是为了加强他的优势。

    跟随而来的住院医和规培医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他们只看到凌然机械化的做事,就好像看人搬砖似的。

    “就这样?”规培医小声吐槽“莫非是晚上睡不着觉?”

    住院医一个激灵,再看看四周,有些混沌的脑袋都激活了,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规培医,道“你是觉得轮转的太轻松了,给自己加难度吗?”

    规培医缓缓的转动脖子,就看后方的两名护士正在给他拍照。

    “我……”规培医嘴都木了。

    “没事儿。”紧随其后的护士小姐姐摆摆手,道“三振才出局呢。”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