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医生,我看有文献上说,采用跟腱内部弧形切口,并发症比外侧作为切口,并发症少的多,尤其是腓肠肌损伤,外侧切口的发生概率好像高的多。”

    “跟腱被覆盖区域的血供情况,目前还是挺复杂的,这个问题是可以开一个新课题的。”

    “还得考虑术后的功能恢复。”

    会诊室内,吕文斌、余媛和左慈典讨论的无比激烈。

    凌然偶尔会点点头,偶尔会摇摇头,偶尔则说一两句话以做评价,即使如此,也给了他们无比的动力。

    对于三名刚刚开始接触跟腱修补术一年的规培医来说,眼前的场景真的是千金不换,连日来的辛苦,都如清风拂面似的不值一提了。

    有国内顶尖的跟腱修补术的专家,陪着聊方案,这是什么样的体验?

    而且,凌然还确确实实的听取了他们的经验。

    想到一会做的手术,真的有自己的参与和贡献,三人都不自觉的激动起来。

    他们跟着凌然做了许久的手术,但是,住院医终究是住院医,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住院医其实都是尚在学习中的状态。

    别说是在医院这样的场所了,放在纯人文领域中,刚入职一年的新人,都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也就是跟着凌然,连续进行了近一年的高强度训练,三人才有了说话的资本。

    凌然也愿意听一听他们的想法。

    都是跟着做了起码上百台同类手术的助手了,放在别的医院里面,其实也是趋于成熟的手术医生了。

    而他们从助手的角度提出的问题,或许不能直接的解决问题,但能从侧面提醒到凌然,令凌然对手术方案考虑的更加完善。

    到了凌然目前的水准,多想想总是没坏处的。

    “上手术吧。”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凌然看看墙上的表,起身就走。

    下面的三名住院医挤眉弄眼的笑着,连忙跟了上去。

    会诊好像是有些虎头蛇尾,并没有得出最终结论,但三个人都有些兴高采烈。

    就凌然的性格,愿意说这么多都已经不容易了。

    事实上,别说是凌然了,就云医的其他主治们,愿意给住院医说这么多的都少。更别说这样的组内会诊了。

    组内会诊那么宝贵的时间,如果不给副高们用来撕逼的话,就应该奖励给他们来装逼的。

    至于手术内容,组内做了千百次的主力术式,有什么好讨论的。不是主力术式?那就是我某某人的新术式,跟你们一群菜逼有什么好讨论的……

    三名住院医都很珍惜今天的机会,上了手术台,也是一个赛一个的认真,聊天的内容都变成讨论病情了,惹的护士惊疑不已。

    一个房间4个外科医生,3个男的,都不跟护士们聊天了,气氛明显不对来着。

    巡回护士不由的看看手术室里的摄像头,没有红点来着。

    “今天的病人是什么来头?”巡回护士有点疑惑的凑到吕文斌跟前小声说话。

    吕文斌现在相信“和气生财”,对人的态度都好的不行,被小护士打扰了,更是笑的像是蹄花似的,道“好像是卖废品的吧,搬纸箱子的时候把跟腱给挣断了,耽搁了两天才来医院,手术有部分难度,主要是病人对恢复时间有要求,对跟腱的强度也有要求,不能治好了病给人失业了,对吧。”

    “现在卖废品的是好赚钱的,对吧?”

    “活是不能少干的。”

    “家里有背景吗?”

    “连个废品站都没有的人,能有什么背景。就是赚个辛苦钱的人。”

    巡回护士连问了几句,都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有些烦了,瞥瞥吕文斌,道“卖废品的再辛苦,也不可能比做医生辛苦吧。”

    “这个倒是……”

    “赚的还比医生多。”

    吕医生面色一僵,转瞬哼哼道“医生赚钱的办法多着呢。”

    “凌医生肯定是……”巡回护士笑了笑,绕场一周,站到了器械护士旁边,以方便看凌然。

    吕文斌满肚子反驳的话,转念一想,自己赚的是比卖废品的多了,可起的也比人家早太多了。

    “把这边血管再缝合一下。”凌然劲头十足的做着祝-凌跟腱修补术。

    来找他做跟腱修补术的,都是对跟腱的恢复要求比较高的。

    否则,如果只是简单的缝合跟腱的话,大部分人都会选微创了。

    普通医生做微创的效果,也要比开放性的手术要好。

    一个跟腱修补术,凌然慢悠悠的做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再将之交给吕文斌缝皮。

    相比一年以前,吕文斌的技术已是熟练的多的多了,给普通的多毛腿缝合,基本已经看不出太明显的疤痕了。

    “完成了,左医生把病人送出去吧。”凌然脱掉了手术服,伸了个懒腰,又道“我们再去做肝切除手术。”

    “我先去准备。”余媛连忙跳下踏脚凳,快步离开急诊中心的手术室,前往肝胆外科的手术室。

    急诊中心的手术室不在手术层,换起来就要多走几步路了。

    凌然也不着急过去,术前准备稍微耽搁一下,总得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余媛做事细心,手术水平弱一点,铺铺巾,消消毒,核对一下病人的状态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趁着还在急诊中心的楼内,凌然有意的转向病区,决定去查个房,顺便休息休息。

    他是凌晨三点喝的精力药剂,到现在,已是4个多小时了,算下来,凌然是连做了三台胆囊手术,又做了一台开放式的跟腱修补术,中间还进行了一套术前会诊……不算杂活的话,他基本是做完了一名外科医生一天的工作量。

    急诊中心的病房内,马砚麟孤独的查房中。

    实习生们都毕业了,他连个手下都没有,最重要的是,马砚麟的“医籍”还在骨科,名不正言不顺,想要人都没话说。

    今天的临时任务也是如此,马砚麟还要承担骨科的值班工作,否则同事们都要跳脚的。不做手术,甚至不写病历倒没有什么,骨科的手术收入颇丰,大家都是抢着做的,不存在人不够用的情况。只有晚上的值班是众人深恶痛绝的。

    马砚麟垂着头。他有心转到凌然手下来,但是,从骨科转到急诊?熟悉医院的人听到这样的话,估计都是一个念头脑袋被炮打了!

    骨科是土豪骨科,主治都懒得搞婚外恋,而是直接用钱买春的。急诊科则是典型的又累又穷,副高都得洁身自好的那种。

    马砚麟现在的收入比同事是不少的,可是,考虑未来的发展,马砚麟还是更倾向于骨科手术……就是跟着凌然,他学的也是骨科手术。要是转到急诊科,马砚麟担心自己反而被急诊的业务给拖的没时间了。

    “查了多少张床了?”凌然从后面快步走过来,瞬间震醒了马砚麟。

    “哦……刚开始查。”马砚麟小声的道“没有实习生了……”

    “这倒是个问题,改天再要两个人过来好了。”凌然说话间,看看自己的手机里,左慈典发来的床位号,道“看看昨天做手术的几个人,你再跟我去肝胆外科查房。”

    刚刚做过的胆囊手术的患者,都是在肝胆外科的病房住着呢。

    “那我通知张医生。”马砚麟赶紧点头,再看着凌然的背影,颇为羡慕。敢到别人家科室去查房,除了要有实力以外,还得有不惧流言的体魄,否则,医院内的潜规则,都会让人难受得要死。

    不过,凌然是在流言蜚语中长大的,也是向来无视小圈子的潜规则的。

    这份天赋,马砚麟就算是脱了裤子也学不来。

    凌然背着手,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看望病人。

    他现在是治疗组的负责人,按照三级诊疗制度,一周做一次查房即可。具体到查房的过程中,也不用纠结于细节,重点在于解决管床医生和主治医师不能解决的问题。

    就医院的实际来说,治疗组的负责人,主要就是丢三连“好着啊?好好休息。有事及时找医生啊。”

    而病人和家属们,在面对治疗组负责人的时候,则往往更相信他们,甚至会变的更宽容。

    一只只“衷心感谢”带来的初级宝箱,就能证明他们的心情。

    非胆囊切除术得到的“衷心感谢”,并没有双倍宝箱,即使如此,凌然也是一口气拿了7只宝箱,若非时间不够了,其他管床医生又不在,都想一路查房下去了……

    “凌医生。”张安民和一名不认识的医生,小跑着过来了。

    “张医生上班了。”凌然笑笑“不用专门跑过来的,手术安排在手术层……”

    “凌医生,我给您介绍一下。”张安民硬着头皮插话道“这位是咱们消化外科的邱忠仁主治,以前还带过我……”

    邱忠仁面相忠厚,带着一丝焦虑的向凌然笑笑,道“我看过好几台凌医生的手术了,这次是求上门来的……”

    “什么事?”凌然的表情不变,他经常被拜托各种各样的事,反而觉得被人求上门很正常。

    “我们今天有一台胃底静脉曲张的手术,做开腹探查的时候,发现病人肝硬化出血了,用纱布填塞了以后,效果不佳……”邱忠仁表情很是无奈。

    肝部手术是出了名的复杂,他现在甚至弄不清楚出血的原因是什么,根本就不敢去动肝子,只能赶紧出来找援兵了。

    这种术中出现问题,已经不同于普通会诊了,邱忠仁态度放的低低的,道“凌医生,您是咱们医院肝部手术的权威,能不能请您移步手术室,帮我们看一下。”

章节目录

大医凌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志鸟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志鸟村并收藏大医凌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