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南宫门单手一翻,这张古朴的符便出现在了他的食指与中指之间,突然,一串火苗出现在符咒上,这符咒瞬间燃烧了起来,只是片刻以后这符化成了灰烬落在了地上。

    “希望他们能快点吧!”南宫门看着化为灰烬的符咒,心中暗自的祈祷了起来。

    这是南宫家长老院中的符咒,这符咒很简单,其实很多人灵身上都会携带,主要是用来传达信息的。

    比如南宫门手中的符咒,将其烧成了灰烬,那南宫家的长老院中就会有人感应到,便会朝南宫门而来,这种符咒不受地理,不受磁场的干扰,可是比那些手机或者是导航的好了太多了。

    南宫家府。

    此处是一片大海,在大海之中,有一个孤零零的岛屿,这岛屿一片绿色,植物覆盖率倒是奇高。

    在这岛屿的周围倒出是船只,游艇、游轮甚至连军舰都在此处,此处是夜间倒是显得几分美意。

    在这岛屿的正中央有着一个古朴的建筑,这建筑唯一的特点就是其本身,像极了一座塔,不过,这塔很高,塔顶之处是用两个字为塔顶,这二字便是“南宫”

    没错,这是南宫家族的大本营,也是南宫家族实力最为强盛的地方。

    突然,只见在这南宫塔的一旁,那原本被绿色植物覆盖的地方已经露出了黑黝黝的洞,洞口两旁突然亮起了灯,很快便听到了轰鸣声从洞中传说。

    这洞像极了猛兽在嘶吼着,听之胆寒。

    “轰轰轰”一阵轰鸣声越来越大,只见得一架飞机从这黑漆漆的洞中飞出,直扑向了云霄,很快便消失不见。

    洞穴中。

    此刻的鱼梓桑还在聚精会神的画着彼岸符,在他的眼中,这彼岸符已经成了他唯一的目标,一定要将这彼岸符画完,一定要将这些文字融入到彼岸符中。

    南宫门一直在洞穴之处,他双眼一直盯着鱼梓桑,心中也越发的焦急起来,他不知道那个叫鱼梓桑的小子什么时候将这符咒画好,而且这小子画着彼岸符是为了什么?他心里也没有一点数。

    “不管了,现在只有那个妇女在此处,若是让鱼梓桑画成了符咒,这对自己肯定是不利,趁现在这小子还没反应过,暗中偷袭,将其斩杀在此,说不定还能从这小子身上得到什么宝贝。”

    “鱼家的人都不简单,一个个富得冒油,传言,这小子身上可是带着很多的法宝,若是将其斩杀了,这些法宝都是我的,也省得其他人沾染。”

    南宫门想到此处,双眼之中便冒起了亮光,眼神之中贪婪之色尽在。

    可是南宫门永远都想不到,在暗处还有两双眼睛盯着他,那就是一直处于警惕状态的王至宝和九尾,他们时刻关注着那洞穴中的陌生人。

    “呵呵,那就准备去死吧!”南宫门想到了这里,便单手拖起了手中的圆盘,只见圆盘散着柔和的黄光,而后突然朝鱼梓桑的后投掷来。

    南宫门看这还画着符咒的鱼梓桑,嘴角挂起了微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能感觉到,只要过了一会,这小子就会死在自己的法宝之下。

    他能看到那小子脑浆迸裂的场景,然后自己一跃而下,得到这小子身上所有的宝贝。

    突然,一个光幕出现在了鱼梓桑的身边,将鱼梓桑与那符咒都包裹在了一起,没错,这正是水芷若的零落!

    水芷若也注意着那洞穴的情况,王至宝和九尾已经躲在了暗处,而水芷若的注意力也分心放在了洞穴之上,若是这洞穴之中有什么异物出来,那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

    果不其然,在黄光而现的时候,水芷若便已经招呼起了零落,一个在自己的身边,而另一个则是守护在鱼梓桑的身边。

    但那黄光朝鱼梓桑而去的时候,她便施展起了零落,让其成了水幕,将鱼梓桑保护在其内,免受伤害!

    圆盘落在了水幕上,只见得将水幕打得凹陷了下去,不过,很意外,这水幕并没有破碎!

    南宫门心头一惊,好明锐的感知能力,在自己投掷出法宝的一瞬间,就被人察觉到了!再者,就是这人的实力,很强的防御力,看来是一个主防的人。

    水芷若动了,只见她单脚一点,整个身子便蹿了出去,落在了鱼梓桑的身边,而后看向了洞穴,她倒要看看是谁想要伤害鱼梓桑!

    而一直躲在暗处的王叔和九尾一直没有动,他们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现身的时候,若是现身了,这局就破了,他们也不能主动了,所以,他们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气息,躲在暗处。

    “呵呵,我当时谁,原来是你!”

    就在水芷若看向那洞穴的时候,洞穴之中传出了南宫门的声音。

    “水芷若,没想到世界上传言你还活着的事情竟然是真的,真的让我很开眼啊,原本我以为世人在胡说着你和鱼家勾结的事情,没想到今日却被我证实了,果然,水芷若还是和鱼家的人有一腿。”

    “当年水家可是对鱼家赶尽杀绝,呵呵,现在风水轮流转了,水家的人竟然庇护了鱼家的人,呵呵,可笑,可笑啊!”南宫门出现在洞口,放声的大笑起来。

    “哼,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经死了,我与水家已无瓜葛,你在此处唠唠是不是心中不安?是怕我和鱼家的人联合在一起?可笑,南宫家的人怎么还是那副德行?贪生怕死之徒罢了!”水芷若摇了摇头。

    “哼!”南宫门冷哼了一声,只见得他单手一招,那原本镶在水幕中的圆盘则是返回到了他的手中,静静的悬浮在他的手掌之上。

    “识相点的赶紧离开,此处没有你的事,否则,可别怪我了!”南宫门眯着眼睛看向了水芷若,眼神之中杀气而起。

    “呵呵,是吗?那你下来吧,那你对我不客气吧,我倒要试试南宫家的绝学秋月年化!”水芷若淡然一笑,丝毫没有将南宫门放在眼中。

章节目录

阆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袍带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袍带书生并收藏阆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