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护花铃 天涯 护花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诸神岛主缓缓张开眼睛,只见面前的老人们,虽然既不呼喊,亦未动手,但双双眼睛却已都露出了愤怒之色,他们埋藏了多年的愤怒与情感,此刻都从目光中宣泄,那眼色是何等可怖,普通人若被这许多双眼睛望上一眼,也要心寒胆裂而死!

    风漫天厉声道:"你本已半残半废,此刻又重受伤,你还有什么话说?"诸神岛主缓缓道:"不错,我已受重伤,再无话说,只有让位了。"他阴侧侧一笑,接道:"我非但让位,还要让出性命,只是你们应该让我先去料理一下后事。"老人们闭口不言,风漫天正待说话,却听龙布诗呻吟着道:"让他去!"风漫天自然从命,"诸神岛主"目光望向那五个麻衣黄冠的执事老人,道:"你们呢?"执事老人对望一眼,一言不发,齐地转身远远走了开去。

    诸神岛主惨然一笑,道:"好好,连你们也背弃我了……"突听一声厉呼,五个金毛兽人,齐地纵身而起,扑向老人们之中,一个老人稍微大意,竟被他们生生裂为两半,惨呼一声,血肉横飞!

    其余的老人惊怒之下,展动身形,但见他们手掌一扬,便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风响起,接着又是两声凄厉无比的惨呼,两个金毛兽人身躯凌空抛起一丈,"噗"地跌在地上,跌得头断骨折!

    诸神岛主大喝一声:"住手!"他直到此时此刻,喝声中仍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慑人之力。

    众人微一迟疑,果然齐齐住手,诸神岛主微一招手,剩下的三个兽人,一起跪了下来,诸神岛主道:"你们为我拼命,可是还愿意跟着我?"兽人们垂首称是,诸神岛主微微一笑,长叹道:"想不到你们虽然没有完成为人形,却有一颗人心,竟比他们还知道忠义两字。"五个麻衣黄冠的执事老人,齐地垂下头去,诸神岛主朗声道:"好!抬我回去!"三个金毛兽人抬起石床,走向山窟,诸神岛主道:"日落时便有回音!"风漫天冷冷道:"怕你没有回音!"

    诸神岛主冷笑一声,突地回头望了南宫平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一言未发,逐渐远去。

    龙布诗此时面色已越发难看,甚至连呼吸都已渐渐微弱。

    南宫平见了他师傅的伤势,满心枪痛,突地长身而起,厉声道:"各位昔日俱是英雄,怎地今日却变成了懦夫,各位若是肯早些动手,家师何至如此,他老人家为了要伤那岛主,不借自己先挨一掌,各位见了,心中有何感想?"众人木立当地,目光又变得黯然无光,南宫平仰天悲嘶道:"师傅呀师傅,你力不能胜,也就罢了,何苦以身为饵……"龙布诗缓缓张开眼来,凄然笑道:"平儿,坐下来,听为师说个故事!"南宫平愕了一愕,不知他师傅此刻怎有心情来说故事,但终于还是长叹一声,缓缓坐了下来。

    此刻众人已被"不死神龙"的义勇所慑,人人俱是木然闭口,凝神倾听,微风芽林,花香满地,四下一无声息。

    只听龙布诗缓缓道:"亘古时森林中还无人迹,百兽相依,既无争战,亦无凶斗,当真是舒适安乐的太平盛世……"他面上也展露着一种幸福的憧憬,仿佛在期望这种日子的重新来临。

    然后,他笑容突敛,接着道:"哪知这样的日子过未多久,森林中突然来了一只恶兽,每天要吃一只野兽,百兽惊乱,但却不能抵挡,只有任那恶兽摧残,到后来百兽实在无法忍受,便暗中集在一起,集会研讨。"但这些弱兽想尽办法,却也想不出一条可以击倒恶兽的妙计,只有一只兔子,说他有杀死恶兽的方法。

    "百兽半信半疑,那兔子也不多话,回到家里,以极强的毒汁,涂遍自己身,然而跑到那恶兽之处,以身进奉。那恶兽将它吃了,毒性立刻发作,翻滚着死了,森林重又太平,但大家心里,却都为那侠义的兔子难受。你说那兔子的牺牲,是不值得的么?"他断续着说完了这个故事,四下更是寂无声息,南宫平垂下头去,泪珠簌然而落。

    "不死神龙"龙布诗微微一笑,道:"我方才环视此岛,知道万难逃出,便决定学那兔子,牺牲自己,换取大家的幸福。"方才那岛主一招赤手擒龙,本是诱招,他算定我必可避过,哪知我不避不闪,却把握住那一发千钧、稍纵即逝的时机,一招将他击伤,平儿,为师虽也身受重伤,但你说这伤受得可值得么?

    南宫平手抹泪痕,却见四下的老人,面上俱是恭敬钦慕之色,心中亦不知是难受,抑或是得意。

    风漫天道:"龙大侠,在下……在下……"他语气哽咽,无法继续,俯下身来,为龙布诗查看伤势,又有许多老人,取来些丹药,龙布诗虽然自知伤势难愈,却俱都含笑受了。

    这些人虽然得到胜利,但胜利却来得这般凄苦,是以人人心中,俱都十分沉重。

    虽然满地俱是美食,却无一人享用。

    月色渐渐偏西,晚霞染红了西方的天畔,是日落的时分了。

    一个金毛兽人飞步而来,手中捧着一方素笺,风漫天接来一看,双眉微皱,朗声念道:"余已决心让位,有意逐鹿岛主之位者,可随使者前来,公议岛主之位属谁。"龙布诗此刻已被抬在一张铺满鲜花的床上,南宫平默坐在一旁,风漫天朗声念完,已走了过来。他此刻满心难受,只望龙布诗能伤愈而已,至于谁去继那岛主之位,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金毛兽人等了许久,老人群中,才走出几个人来,那五个麻衣黄冠的执事老人,又是互望一眼,也一起自林中走出。

    风漫天突地大喝一声,道:"无论谁做岛主,都莫要忘了龙大侠今日的牺牲,否则我风漫天便和他拼了!"龙布诗缓缓道:"你原该去的……"

    风漫天道:"经过这次事后,那岛主之位,只不过是个虚名而已,此后凡事俱得公决,才不负龙大侠这番苦心!"龙布诗微微一笑,只见那金毛兽人大步前行,后面无言地跟着一群老人。这些人里,有的是想去继那岛主之位,有的是想去一观动静,还有一些老人,神情已近于疯痴,还忘不了他们在山中所研究之事,是以便也跟着去了。

    夜色渐深,方自过了半晌,突地一阵"轰隆"之声,自山窟那边响起,却如雷鸣一般,刹那间便又寂绝。

    但风漫天以及剩下的老人们一听这阵响声,面色齐地大变,风漫天惊呼一声:"不好……!"一跃而起。

    南宫平惊问道:"什么事?"

    风漫天却已与那些老人一起飞身向响声发作之处掠去。

    龙布诗道:"平儿,你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故。"南宫平应了,如飞赶了过去,他身法之轻快,比昔日已不知胜过多少,刹那间便又到了那一片山壁前面,只见山窟的秘门紧闭,风漫天和一群老人满面惊惶,立在山壁之前,一个个呆如木鸡,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之事!

    南宫平愕然问道:"怎地了?"

    风漫天以手扯须并顿着他新砍的木杖,恨声:"该死该死,我竟忘了这一关,想不到那厮心肠竟这般狠毒……"南宫平见了他大失常态,心里也不觉甚是惶乱,又追问了一句,风漫天长叹一声,道:"这山窟本是前人乱世中避难之地,出入口处,也与宋末时那些死人墓一般,有一方断龙之石。此刻那岛主已放下断龙之石,出入通路,便完封死,那些入了窟的朋友,势必也要随他一起活活闭死在这山窟之内了。我本已看出他失去岛主位后,已有必死之心,却想不到此人竟如此疯狂残酷,临死之际,还要拉上这许多殉葬之人!"南宫平唏嘘半晌,想到那许多人在山窟中的绝望等死之情,心下不禁大是侧然,垂首道:"不知是否还有方法援救他们?"风漫天摇头道:"断龙石一落,神仙也难出入,不但再也无法去救他们,便是我们的情况……唉!"南宫平大谅问道:"怎地?风漫天道:"这岛上所有盐米日用之物,俱在山窟之内,岛上虽有飞禽走兽,但数量极是稀少,否则我也不必自中原将野兽带来,此后……"他苦笑一下:"我们只怕唯有以树皮草根充饥了!"众人心情沉重,缓缓走了回去,南宫平心头一动,说道:"此岛既已无法居留,大家不如一起设法回去。"风漫天道:"万里远洋,莫说不能插翅飞渡,便是勉强造些木笺小舟,又怎能禁得起巨浪冲激。"南宫平道:"前辈你上次岂非也是自此岛渡至中原的,这次难道就……"风漫天长叹道:"岛上本有十艘以万年铁木制成的接引舟,巨浪所不能毁,以我等这样的武功,本可借以飞渡,但……唉!那,接引之舟此刻已只剩下三艘,而剩下的三艘,也俱都在山窟之内!"胜利的果实还未尝到,岛上便已密布起重重愁云。

    在焦虑中过了三五日,龙布诗的伤势虽稍有起色,但仍极沉重,众人想尽了方法,甚至不惜耗费真气,为他诊治,但那诸神岛主的掌力,委实惊人,若非龙布诗这种由许多次死里逃生而磨练出的坚强意志,钢筋铁骨,只怕早已丧身在他这一掌之下!

    岛上幸好还有一道流泉,可供众人饮用,但众人的心境,却似在沙漠中一般枯苦。龙布诗若是睡了,南宫平便与那些老人谈论些武功,他胸中藏有无数本妙绝天下的武功秘籍,再得到这种身经百战的武林高手指点,进境更是惊人,但有时他想起自己一生或将终老此乡,即使学成盖世武功,又有何用?

    一念至此,不禁更为之唏嘘感叹,悲从中来。

    过了数日,天气更是闷热,南宫平手里拿着柄纸扇,正为龙布诗驱着蚊蝇,龙布诗叹道:"平儿,苦了你了。"南宫平黯然笑道:"苦的是你老人家,师傅,我真想不到你老人家怎会自华山之巅,到了这里?"龙布诗长叹一声,道:"此事说来真是话长,那日,为师上了华山之巅,见到叶秋白她竟然未死,心里亦不知是惊是喜,一路上她弄了那些伎俩想来愚弄于我,我本是一时赌气,见了她之面,见到她那般憔悴,心里的闷气,早已无影无踪。"南宫平暗叹忖道:"师傅虽是一世英雄,却也未免多情,而我对吟雪……唉!"龙布诗接道:"在那刹那之间,我呆立在她面前,也不知要说什么,哪知……"话声未了,突听远处一阵大乱惊呼之声,此起彼落。

    龙布诗变色道:"什么事?"

    南宫平道:"徒儿去看。"拧身掠出了那小小的木屋,只见林中人影闪动,往来甚急!

    又听风漫天厉声道:"四下查看,我守在这里!"南宫平循声奔去,到了那一道流水之边,只见道旁倒卧着四具尸身,风漫天手拄木杖,面色铁青,卓立在尸身之旁。南宫平大惊之下,脱口问道:"他们怎会死了,难道那……"风漫天沉声道:"你看!"

    南宫平俯身望去,赫然见到那四具尸身,竞已变得通体乌黑,有如腐肉一般,奇臭难闻。他们身上井无伤痕,但四肢痉挛,面容扭曲,竞似中了剧毒的模样。南宫平骇然道:"莫非水中有毒!"风漫天方待答话,已有一个老人如飞奔来,手里拿着一只银碗,往溪中勺了半碗溪水,银碗立即变为乌黑!

    南宫平大惊道:"水中果真有毒!"

    风漫天木立当地,有如死了一般,这岛上唯一的水源若已有毒,那么众人当真是不堪设想!

    三人一起呆在当地,只听流水之声,潺潺不绝。

    南宫平突地大喝一声:"不要紧,这条溪水,乃是话水,他即使在源头下毒,毒水也有流尽之时,只要在溪头轮流看守,我们便不至渴死!"风漫天精神一振,应道:"立时便去!"

    此刻已有许多老人四下寻找过了,却空手而回,当下便有两人,奔去源头看守。

    风漫天叹道:"幸好此溪乃是活水!可算不幸中之大幸,但此事并未结束,我们若不找出那下毒之人,此后便永无宁日了!"众人面面相觑,谁也猜不出这下毒之人究竟是谁。

    南宫平目光一转,面色突又大变,脱口惊呼道:"你看!"众人目光,随着他手指望去,只见那边树林之中,赫然竟有一股浓烟冲起,浓烟中夹杂着火苗,一阵风吹过,火势立刻大盛!

    风漫天惶然失色,大呼道:"果林失火!"

    呼声未了,他人已冲出三丈开外,南宫平紧跟在他身后,两人并肩飞驰,南宫平满心惊惶,也未发觉自己的武功怎已变得和风漫天相去无几,一霎时便已到了那着火的树林边)赤红的火焰,在浓烟中飞舞,众人立在林旁,火焰却已几乎逼上了他们的眉睫!

    风助火威,火势更盛,长约里许的果林,刹那间便已变为一片火海,这果林此刻已是等于是他们日后的粮食来源,但此刻却都已变为焦木!

    风漫天呆了半晌,仰天悲嘶道:"苍天呀!苍天……"两个长髯老人,本自失神地站在他身旁,此刻突地仰天大笑道:"烧得好,烧得痛快……"一面大笑,一面竟在地上狂舞起来,原来这两人久过平凡生活,骤逢巨变,竟急得疯了!

    风漫天咬一咬牙,双手疾伸,点住了他两人的穴道,哪知这边笑声方住,火林中竟响起几声凄厉的惨呼,一响而绝。

    接着,两条人影,闪电般自火焰中窜出,赫然竟是方才寻查未归的老人,满身俱已着火,须发更早已燃起。

    当先一人,立刻和身扑在地上,连滚数滚,南宫平身形一闪,这人便已自他身旁滚过,远远滚到一丈开外,滚灭了满身火焰,方自翻身掠起,戳指林内,道:"他……他……"一言未了,突又跌倒!

    南宫平急问:"是谁?"掠前一看,只见此人满身衣衫肌肤,俱已被烧得有如焦炭一般,虽仗着深湛的内功,挣扎至今,但此刻却已气绝身死。南宫平无暇再顾,急地旋身,只见另一人仰天卧在地上,身上火焰,犹在燃烧,但人却早已身死!

    风漫天面色焦急沉重,顿足道:"谁?是谁?"突地回转身子,目光直视着南宫平,一字一字地缓缓道:"会是她么?"南宫平茫然道:"谁?"

    风漫天道:"梅吟雪!她不但对岛上之人,都已深恶痛绝,便是对你,亦怀恨在心,像她这样的人,性情那般高做倔强,对你用情又那般深厚,再加以她的智力与武功,说不定……"突地顿住语声,不住咳嗽道:"但愿我猜错了。"南宫平木立当地,动弹不得,风漫天虽然怕他心里难受,没有再说下去,但他却已想到,此事大有可能。

    风漫天长叹数声,突又变色道:"快些回去,莫被敌人再坏了那边的房舍!"话声未了,众人已一起闪电般向来路奔回,一路上南宫平只觉自己心房跳动,仿佛有什么不祥之兆,心下更是着急。

    奔行一段,放眼望去,房舍仍是无恙,他心情稍定,大声唤道:"师傅……师傅……"如飞掠到龙布诗养病的竹屋前,探首一望,面色立变,身于摇了两摇,"噗"地坐到地上,嘶声叫道:"师傅……师傅……"竹屋中的"不死神龙"龙布诗,竞已赫然不知去向!

    风漫天等人,亦是面色大变,顿足惊呼,风中带来一阵火焰的焦的,火焰的燃烧声,有如蚕食桑叶一般,"哗剥"作响。

    风漫大沉声道:"龙大侠失踪,大家俱都有寻找之责,一半人留守此间,一半人随我……"只听一人冷冷截口道:"你是什么东西!"五个发髻零乱的长髯老人,并肩而出,一排走到风漫天面前。为首一人接口道:"这岛上本是一片平和,人人都能安度天年,自从你回来之后,便弄得天下大乱,你早该自杀以谢众人,还有什么资格在此发号施令!"风漫天变色道:"你们难道愿意!幽灵死尸般被那疯狂的魔王控制?"长髯老人冷冷道:"纵是那样,也比此刻眼看就要饿死渴死好得多了。"一面说话,一面向风漫天缓步走了过来。

    风漫天厉声道:"你要怎样?"

    长髯老人道:"杀了你!"轻飘飘一掌击向风漫天前胸!

    风漫天道:"不知好歹,自甘为奴,早知你们俱是这样的人,我又何苦多事。"说话之间,掌杖齐施,攻出七招,脚步丝毫未动,那老人招式虽奇诡,但内力却毫不强劲,七招之内,便已被风漫天攻退,原来他本在山窟中苦修丹炉黄老之术,烧铅炼汞,妄想能炼得金丹,以成大道,哪知他炼出的金丹服下去后,不但不能成仙,反而摧毁了他的内功!

    另四个老人目光一转,齐地挥掌攻了上来,竟将风漫天围在中间,十掌连发,招式有如海浪一般,澎湃而来,连绵不绝。

    风漫天武功虽高,却也抵挡不住,刹那间便已险象环生!

    人群中突地响起一声轻叱,一个老人,飞掠而出,挥掌急攻,大声道:"宁可自由而死,不愿奴役而生,风兄,我来助你!"有些人本已跃跃欲动,听到这句喝声,立刻振臂而起。

    另一老人冷冷道:"好死不如歹活,老夫还未活够哩!"于是又是许多人加入重围,与风漫天为敌,立刻间这许多俱曾光耀江湖一时的武林高手,竟成了混战之局,但见掌影如山,掌风往来冲激,有如闷雷一般,隆隆作响!

    突听一声大喝:"住手!"接着又有两人叱道:"住手!住手!"三个白发老人,手里横抱着三具尸首,自外面飞步而来!

    当先一人大声道:"方才又有三位朋友,被人暗算在乱草之间,满身紫涨而死,岛上险象环生,大家同心协力,还未见能度过难关,若再自相残杀,便当真要死无其所了!"众人一起住手,面面相觑,目光中虽仍有愤恨之色,但果然绝无一人再启战端。

    突听南宫平朗声道:"天无绝人之路,此处上有青天,下有活土,以我众人之能,难道还会饿死在这里?"风漫天道:"正是,只要找出那纵火放毒的罪魁祸首,此后再能同心协力,共谋生机,何难将荒山变为乐园。"这几句话一句接着一句,说得俱是义正词严,掷地成声!

    众人哪还有反驳,当下果然依了风漫天之意,留下一半看守,另一半四下分散,一面去探查敌踪,一面去寻找龙布诗的下落。

    南宫平满胸悲痛,满心焦急,虽然担心的是他师傅的生死凶吉,却更怕这暗中的敌人便是梅吟雪,如若真是梅吟雪做出此事,那么又叫这恩怨分明的侠义男儿如何自已!只因梅吟雪对他虽然恩情并重,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他仍不能将梅吟雪饶恕。

    海涛拍岸,海风刮耳,南宫平行走在海边峥嵘的岸石间,那内中不知埋葬了多少武林英雄的黑屋,便矗立在他眼前!

    他缅怀着这些一代之雄的雄风豪迹,满心热血如沸,他用尽目力,遥视海面,海面上绝无船影。海面上若无船只,梅吟雪又是从何而来?莫非梅吟雪并未做出此事,那么这暗中的敌人又是谁呢?

    他并无搜寻的方向,目光茫然四望,突地!他瞥见一只草鞋,遗留在乱石间,鞋头向东,鞋跟朝南,草鞋上有一滴血迹,滴落在草鞋的尖端。南宫平心念一动:"这难道是师傅他老人家自下来的!"当下再不迟疑,循着鞋尖所指的方向掠去!

    约莫七八丈开外果然又有一只草鞋,鞋尖却斜斜指向偏西。

    南宫平身形一折,追寻而去,只见一片黑色的崖岩,横亘在海边,山壁如削,下面便是滔滔的海水,他依稀估量,这片崖岩,仿佛便是已被断龙石封死的山窟所在,他用心探查了一遍,这片崖岩果然生似一片浑成,其中绝无通道。

    夕阳西下,晚霞光照着海面,他无奈地在一方山石上坐了下来,突听一阵轻微的人语,自削壁下的海面上隐隐传来,赫然竟仿佛是那岛主的语声:"龙布诗脚上本有草鞋,此刻却是双足赤,这其中必有古怪!"语声乍起,南宫平便已闪身躲在一片山石之后。语声未住,削崖边果已露出了那诸神岛主宽阔的前额和蓬乱的头发!

    南宫平凝息静气,只见诸神岛主伏在一个金毛兽人的背上,自削崖下飞身而上,那金毛兽人健步如飞,身形数闪,便已转入山岩之内。

    南宫平毫不迟疑,立刻跃到他们上来之处,凝目一看,纵身而下,他此刻轻功已大非昔比,只要崖身有些许突出之处,他便可借以落足,转瞬间便已直落而下,只见一片汪洋,辽阔万里,雪浪如山,生于足底,哪有存身之处?

    他微一迟疑,面向山壁,再次攀上,目光四下搜索,突地发现崖壁上蔓生着一块藤罗,风吹藤罗,飕飕作响,不问可知,这藤罗之间必定有一处神秘的人口。

    他掌上满蕴真力,拨分藤罗,枯枝纷纷分开,山壁上果然露出隙口,南宫平腾身而入,隙口的窟道,也仅可蛇身而行。

    南宫平手足并用,前行了十数丈,地势忽宽,前面却是一个无人的洞窟,钟乳如林,五光十色,仿佛已至止境。南宫平心头一怔:"师傅怎会不在这里!"逡巡了半晌,突然奋身一跃,跃至角落,只见两只倒悬着的石乳之间,果然又有隙口,却被一面极厚的木墙所堵。南宫平举手一击,这面木墙,竟是坚如铁石,纹风不动。

    他暗调一口真气,方待力一掌击出,忽听顶上"咯"的一响,两只钟乳,缓缓升上,钟乳后闪电般跃出两条人影,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呼"地两掌,击向南宫平左右两肋,赫然竟是两个金毛兽人!

    南宫平大喝一声,拧身错步,掌势横扫,他掌上本已满凝真力,只听"砰"地一声,右面一人,立刻被他击飞一丈,撞上石壁,口喷鲜血而死!

    左面一人怪吼一声,左掌右拳,攻出三招,力道强劲,招式奇诡,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疯狂的兽意,竟完不顾自己的生死,南宫平倒退三步,心头暗暗吃惊,哪知三招过后,这兽人招式突地一顿,怪吼一声,和身扑上!

    南宫平只见他双臂大张,空门尽露,哪里还是方才那般奇诡的招式,但南宫平却生怕他这一招之中,另藏精炒的后着,左掌一引,右掌斜斜劈去,亦是诱敌之招,却见那金毛兽人竞不知闪避变化。南宫平心头一动:"莫非他只学会三招!"掌势再不迟疑,并撞而出,那兽人双臂还未合拢,已被南宫平双掌击在胸前,"砰"然一声如中木石!

    只见他身予摇了两摇,目中激厉着野兽般的光芒,竞仍立不倒,但满口森森白齿之间,却沁出了一丝丝鲜血!

    古洞阴森,光线阴黯,南宫平只见这兽人竟又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了过来,神情有如恶魔一般,心头也不禁微微发寒,力一掌击出。

    他方才那一掌是何等力道,这兽人着着实实中了一掌,竞仍未死,他却不知道这兽人腑脏早已寸寸断裂,只是仗着天生的一种凶悍之气,延续至今,那能再禁得住一掌,掌势未至,那凌厉的掌风,已将他身子击飞,喷出一口鲜血,立时身死!

    南宫平松了口气,定神望去,这才发现,方才堵住隙口的木壁,竟是一艘木艇,木艇直立,船底便有如木壁一般。他心念一闪,便已知道这木艇必定就是风漫天口中所说那铁木所制的接引之舟,心头不禁大喜,箭步掠人。进去便是一方石室,室中满堆着包裹水缸,角落里一张石床上,仰天卧着一人,胸膛不住起伏,仿佛熟睡未醒,却正是"不死神龙"龙布诗!

    南宫平大喜唤道:"师傅……"

    唤声未了,突听身后冷笑一声,道:"你也来了,好极好权!"南宫平心头一震,霍然转身,诸神岛主掌中握着两支竹杖,伏在最后一个金毛兽人的身上,不知何时赶了回来。

    阴暗的光线中,这老人一双眼睛却亮如明灯,目中竟也充满了疯狂的兽意,神情间更显示着疯狂与不安,哪里还像是南宫平初次见到时那镇静、睿智而情感麻木的老人。

    南宫平知道这岛主幽居数十年,本已有些疯狂,失势的刺激,更使得他潜伏着的疯狂都爆发出来,是以他才会做出这些疯狂和几乎灭绝人性之事。刹那间南宫平心头既是惊惶,又是愤怒,怒叱一声,厉声道,"那纵火、下毒、杀人之事,是你做出的么?"诸神岛主哈哈笑道:"除了老夫还有谁人,顺我者生,逆我者死,那些人既背叛了老夫,老夫就要叫他们死尽灭绝!"疯狂的笑声,疯狂的语声,说到"死尽灭绝"四字,他目中的光芒,更有如毒蛇一般!

    南宫平心头一震,缓缓退到龙布诗所卧的石床边,他每退一步,那金毛兽人便逼近一步,南宫平剑眉一轩,突地奋身扑上。

    金毛兽人脚步一缩,退到木艇旁,诸神岛主道:"你也敢与我动手么?"南宫平厉声道:"不但要与你动手,还要将你除去!"双掌飞扬,幻起一片掌影。

    诸神岛主大笑道:"好!"掌中竹杖轻划,便已划入南宫平掌影之中。

    南宫平奋起精神,心意地施出招式,虽以他自幼所习的神龙掌式为主,其中却夹杂着各门各派的武功精华,掌式之变化,飞灵空幻,当真有如天花缭绕,令人目不暇接。

    诸神岛主笑道:"南宫家中,果然都是聪明男儿,老夫给了你几本死书,不想你便已可施出这般活招来。"竹杖一挑,连破七招!

    那金毛兽人身形已十分巨大,他伏在兽人身上,更显得高高在上,十数招一过,南宫平心念一闪,掌招不攻诸神岛主,反而向兽人攻出。那兽人双手后托着诸神岛主背臀,空自怒吼连连,却无法还手,南宫平三招方出,他已退到了外面的石窟。

    南宫平精神一振,掌式更见凌厉,曲时侧掌,一招"贯日长虹",斜斜划去,这一招本是峨嵋掌法中的妙着,哪知他招式方出,前面已被一片杖影封住。

    诸神岛主道:"你连攻十五招,此刻轮到老夫了。"语声未了,那两条竹杖,已带着满天劲风,山岳般压了下来。

    他竹杖由守化攻,南宫平只听竹杖丝丝划风之声,在他耳侧往来纵横,面前更满是青竹杖影,突地漫无风声,变作了一缕锐风,直点南宫平双眉之间。

    南宫平心头一懔,后退七步,背后己是石壁,竹杖如形影跟踪而来,南宫平脚步一滑,贴着石壁,滑开数步,只听"叮"地一声,那轻轻一条竹杖,竟将坚如金铁的石壁,划开一条裂口,碎石纷飞,雨点般扫向南宫平的面目。

    南宫平大惊之下,随手抄起了一具兽人的尸身,挡了过去!

    "砰"的一声,碎石击上了尸体,那尸身血液尚未凝固,被力道如此强猛的碎石一击,鲜血立刻激射而出,竟溅得那金毛兽人一头一脸。

    血腥之气,突地激发了这金毛兽人体内潜伏的凶残兽性!

    只见它突地厉吼一声,一把抓住了那具尸身,双臂一分,生生将尸身裂为两半,抓出腑脏,放到口中,大嚼起来!

    诸神岛主再也无法伏在这兽人背上,连声厉叱道:"放下,放下……"那兽人竟也不再听命于他。诸神岛主长叹一声,喃喃道:"野兽终归还是野兽。"举杖一点,点中了这兽人的穴道,凌空跃了下来,他双腿似乎完瘫软,不能用力,只有以竹杖点地。

    但是他身形方自站稳,南宫平已扑了上来,诸神岛主掌中两条竹杖,轮流点地,身形飞跃,换了两招,突然力一杖扫来,南宫平难挡锐锋,闪身避过,眼前一花,诸神岛主已飞身掠人石室!

    南宫平惊唤一声,随声而入,只见诸神岛主坐在石床上,掌中竹杖的尖端,紧抵着龙布诗的咽喉,冷冷道:"你还要你师傅的命么?"南宫平心头一震,呆在地上,不敢再进一步!

    诸神岛主缓缓道:"他已被我点了睡穴,动弹不得,此刻我举手之劳,便可将他杀死,除非……"南宫平大声道:"除非怎样?"

    诸神岛主道:"除非你乖乖地依照老夫的命令行事。"南宫平怒骂道:"想不到你这样的身份,还会做出如此卑鄙之事!"诸神岛主大笑道:"老夫久已年老成精,再也不会中你激将之计,你若不听话,也只得由你,但你师傅的性命,便要送在你的手上!"南宫平呆了半晌,长叹道:"你要我怎样?"

    诸神岛主面色一沉,道:"我座下侍者,已被你害死,你自然要代他们服些劳役,限你一个时辰之内,将这大艇运至洞口,再将这洞中之物,部运到艇上。你若延误一刻,或是妄想报讯于人,哼哼,后果如何,我不说你也该知道。"南宫平大惊道:"你要离开此地?"

    诸神岛主道:"不错,这岛上已成一片荒原,老夫难道也要像野人般留在这里,只可惜老夫的计划未能部完成,但是……"他仰天狂笑道:"那些人虽然未死,活着的日于却也够他们受的!"南宫平惊怒交集,木立当地,诸神岛主道:"但是你大可放心,老夫不但要将你师徒两人一起带走,或许还要将老夫数十年苦心研究的医术传授给你。你且瞑目试想一下,你手上若能掌握别人的生命,随意移殖别人的身体器官,那么是什么滋味!"南宫平仍是动也不动,怒道:"谁要你……"

    诸神岛主掌中竹杖轻轻向前一送,厉叱道:"还不动手!"南宫平暗叹一声,他宁可受到再大的屈辱,却也不愿他师傅的性命受到伤害。

百度搜索 护花铃 天涯 护花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护花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护花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