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护花铃 天涯 护花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绚烂的晚霞,片刻间便洒满了西方的天畔,海面上便也荡起千万片多彩的波浪,却又被一面孤帆片片撞碎。一只海鸥,冲天飞起,冲人了海天深处,像是人们的青春一般,一去不再回头。

    彩霞、黄昏、青天、大海、鸥影、孤帆,天地间充满了画意。

    南宫平、梅吟雪,以及那磊落的老人风漫天,共坐在甲板上,默默地面对着这一幅图画,他们间的言语已越来越少,像是生怕那轻轻的语声,会击碎天地间的宁静。

    南宫平、梅吟雪,紧紧依偎在一起,也不知过了多久,突见那怪物"七哥"长身而起,走到风漫天身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

    风漫天惨然一笑,道:"你要先去了么?"七哥"道:"我要先去了!"风漫天道:"好好,这……"

    四人中"七哥"武功最弱,是以毒性也发作最快,只见他一跃而起,向南宫平、梅吟雪含笑点头,双肩一震,纵飞而起,反手一掌,击在自己天灵盖上,人已掠入海中,他临死前身肌肉已起了阵阵痉挛,面上的颜色,也已变成一片紫黑,牙关也已咬出血来。

    南宫平、梅吟雪,双手握得更紧,他们知道这"七哥"是为了不能忍受毒发时的痛苦,是以早些自寻解脱。其实他两人心中又何尝没有此意,只是两人互相偎依,只要能多厮守一刻,也是好的。

    南宫平想到剩下的这三人中,自己武功最弱,下一个必定就要轮到自己了,他已不必忍受眼见梅吟雪先死的痛苦,却又何尝忍心留下梅吟雪来忍受这种痛苦。

    一念至此,满心枪然,哪知梅吟雪突地轻轻一笑,道:"好了,我也要先去了?南宫平身子一震,转目望去,只见梅吟雪苍白的面靥,也渐渐变了颜色,但他自己直到此刻,无异状。只听梅吟雪凄然笑道:"我生怕你比我先去。那痛苦我真的难以忍受,现在……我……我…"牙关一咬,不再言语,娇弱的身躯,有如风中寒叶一般地颤抖了起来,显见是毒性已发,痛苦难言。

    南宫平热泪夺眶而出,紧紧将梅吟雪抱在怀里,只觉她身火烫,有如烙铁一般,不禁大声道:"吟雪,吟雪……你等等我……"风漫天突地手掌一伸,点住了梅吟雪的"睡穴",他要让这多情的女子,甜睡着死在生平唯一最爱的人的怀里。

    于是梅吟雪便甜甜的睡去了,她距离死亡,已越来越近,但是她娇媚的嘴角,却仍带着一丝淡淡的、凄切的微笑。

    南宫平紧抱着她,无声地悲泣了半晌,抬头大声道:"风老前辈,求求你将我也……"转目望去,心头不禁又为之一震,只见风漫天石像般僵直地坐着,双目紧闭,脸色也已变成一片黑紫。

    南宫平大骇道:"风老前辈,你怎样了?"

    风漫天眼皮一张,道:"我……"身突地一阵收缩,口中竟掉出几粒碎齿,原来他早已毒发,只是咬紧牙关,忍受着痛苦,甚至将满口钢牙都咬碎了,此刻乍一张口,碎齿便自落出。

    南宫平大惊之下,不及思索,随手点住了这老人的"睡穴"。

    风漫天张口道:"谢……"谢字未曾出口,人已倒在地上。

    天地茫茫,只剩下南宫平一个人了,南宫平仰天悲嘶道:"苍夭呀苍天,我怎地还不死呢?"嘶声悲激,满布长天。

    他紧抱着梅吟雪的身子,静待毒发。夜色渐临,无边的黑暗,无情地吞没了这一艘死亡之船。南宫平只觉天地间寒意越来越重,一直寒透他心底,但是他毒性却仍未发作。

    他再也想不出这其中的原因,他却不知这就是造化弄人的残酷!

    原来他在"南宫山庄"的树林中,曾吸入一丝得意夫人害死"无心双恶"的毒药,当时那玉盒劈面飞来,自他耳畔掠过时,他便曾嗅到一阵淡淡的香气,只是当时他却未曾注意。

    那一丝毒药侵入他身子后,一直未曾发作,只因得意夫人这种毒药名为"阴魂",乃是世上至阴之毒,是以南宫平自幼苦练不辍的纯阳真气,便在无意间将这一丝为量极少的毒性逼在心腑之间。

    今日南宫平等人所中之毒,却是世上至阳之毒,名为"阳魄",是以梅吟雪毒发之时,浑身火烫。

    这"阴魂"、"阳魄"俱是世上至毒之药,中毒之后,无药可救,但这两种毒性,却有互相克制之力,南古千身内的两种毒性,以毒攻毒,毒性互解,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此时此刻,南宫平却是生不如死,悲哀寂寞,黑暗,寒冷,使得他再也无法忍受。一艘孤独的船,行走在无边黑暗的大海上,本已是多么寂寞的事,何况这船上只有一个悲哀的人。

    星光、月色,照在那苍白的帆上,南宫平站在梅吟雪、风漫天两人身前,喃喃道:"我也来了……"正待反掌震破自己天灵,突听一阵尖锐的啸声,自海面传来,一人呼道:"风漫天,你回来了么?"这啸声是如此遥远,但传入南宫平耳中却又是如此清晰。

    他心念一转,忖道:"诸神岛到了!"但是他心神已感麻木,无半分喜悦之意,反而生怕自己遇着救星,只听啸声不绝,震人心魂,他掌势仍旧,急地拍在自己的头顶天灵之上!

    此刻无边黑暗中,已有一点灯光,随着海波飘荡而来,飘向这一艘死亡之船上那一面孤独而苍白的巨帆。

    海岛边一片突起的山崖上,孤零零地建着一栋崇高而阴森的屋字,四面竟没有一扇窗户,有如巨人般俯看那无边的海洋,面对着遥远的烟波。

    夜色凄清,屋字中只有一点昏黄的灯光,有如鬼火般映着这宽阔的大厅。大厅四面,排列着一行桌子,桌上覆着纯黑的桌布,每隔三尺,便放着一个骨灰罐子,罐子前阴森地放着一具灵牌。

    在这鬼气森森的大厅中,临时放着一张斜榻,榻上卧的竟是一个绝色女子,面容苍白,双目紧闭,无一丝知觉。昏黄的灯光,映在她的面颊上,她,赫然是那已中毒死去的梅吟雪。

    孤灯飘摇,大厅中静得没有一丝声音,突地——斜榻上的梅吟雪竟轻轻动弹了起来,这里究竟是人间还是阴冥?

    只见她竟又张开眼来,目中俱是惊骇恐怖之色,目光四下一扫,挣扎着自斜榻上爬起,她究竟是生?是死?是人?是鬼?

    她脚步一个踉跄,冲到角落边,双手扶着桌沿,站稳了身子,沿着桌子看去,只见那一面灵牌上写的是:"七妙神君梅山民之位。"她呆了一呆,只因她知道这名字昔年在武林中多么显赫,难道那罐子里便是这不可一世的英雄人物的骨灰么?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会来到此处,急忖间已走了两步,只见两只罐子,并排放在一处,那灵位上写的却是:"柳鹤亭陶纯纯夫妇之位。"这名字她也极是熟悉,想不到的只是这三位一代英雄的灵位,怎会都在这里,难道这里已非人间么?一念至此,她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颤,只觉一阵寒意,自脚底升起。微微定了定神,她接着往下看去,只见那一长串灵位,上面写的是:"瘟煞魔君朱五绝之位。""千毒人魔西门豹之位。"

    "孤星裴珏之位。"

    "戳情公子徐元平之位。"

    还有一长串名字,这些名字她有的听过,有的未曾听过,但她却知道这些都是数十年或是数百年以前,在武林中声威赫赫、雄踞一时的英雄人物。一瞬间她便已断定了此地必非人间,此地若是人间,怎会有这许多朝代不同、身分不同、门派亦不同的武林雄豪的骨灰与灵位!

    她暗中不禁放下心事,此地既是幽冥,南宫平既然不在此地,他必定未曾死了,她非但不怪他为何没有殉情而死,反而安慰地叹息一声,默祷苍天,保佑他平平安安地度过此生。只因她对南宫平的情感十分信任,相信他无论生前死后,无论在人间幽冥,他都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就正如她自己也永远不会忘记南宫平一样。

    于是她目光移向下一面灵位,目光转处,面容突地惨变,惊呼一声,"噗"地坐到地上,眼泪立刻滚滚流落,颤声道:"你也死了么?你……在哪里,你在哪里……"那灵位之上,赫然写的竟是:"南宫平……"这三字触及她的眼帘,当真有如三柄利刃,刺入她的心房。

    刹那间她身一片冰冷,只听"呀"地一声,大厅,前的铜门,轻轻开了一线。

    一个形容枯瘦、须髻百绪、颔下白须几乎长已过胸的麻衣老者,幽灵般滑了进来。他双目中虽然光芒四射,但却冰冰冷冷,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面上亦是冰冰冷冷,不带半分表情,便是新自坟墓中爬出的死人,也仿佛比他多着几分生气!

    他目光一望梅吟雪,冷冷道:"你醒来了?"

    梅吟雪道:"我醒来了……我难道没有死么?心神一震,痛哭失声,她既是"醒来",必定未死,她既然未死,南宫平岂非死了!麻衣老人望着她掩面痛哭,也不出声劝阻。梅吟雪挣扎着扑了上去,悲嘶道:"他的尸身在哪里?我……要去和他死在一起!"麻衣老人身形未动,人已移开三尺,冷冷道:"你可哭够了么?"梅吟雪道:"南宫平,你……你知道他……"

    麻衣老人面色一沉,道:"你若是未曾哭够,大可以再哭一声,你若是已经哭够,我便带你上船,别的话你也不必问了。"他词色冰冰冷冷,完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梅吟雪伸手一抹眼泪,霍然站了起来,大声道:"你不愿回答,我自会去寻,也毋庸阁下费心带我上船。"悲愤之气,溢于言词,但面上也换了一片冷做神色。要知她本非弱女,此刻她虽有满腹悲哀,但见了这麻衣老人的神色,便强自忍在心里,再也不发作出来。天下武林中人,虽然人人称她"冷血",但人人却都还要尊她一声"妃子",几曾有人对她如此轻蔑冷淡。

    她胸膛一挺,立刻向门外走了过去。

    麻衣老人突又飘在她身前,冷冷道:"你走不得!"梅吟雪冷笑一声,道:"我要走便走,谁说我走不得?"麻衣老人冷冷道:"你若是在此岛上要走一步,便砍断你的双足。"他身形往来,飘忽如风,却丝毫不见作势,有如浮在水中般游走自如。

    梅吟雪真气虽已逐渐自如,但用尽身法,这麻衣老人的身子,还是像石像般矗立在她身前,梅吟雪心中不禁暗骇!不知这幽灵般老人究竟是何来历?

    要知她轻功在武林己是顶尖人物,这老人的身法岂非更是不可思议。

    麻衣老人道:"片时之内,若不上船远离此地,莫怪老夫无礼了。"梅吟雪秋波一转,突地嫣然一笑,道:"这么大年纪的男人,还要苦苦纠缠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害臊么?"笑语甜柑,刹那之间,便像是和方才换了个人似的。

    麻衣老人呆了一呆,还未答话,梅吟雪突地身子一冲,风一般掠过他身侧,冲出那一扇半开的铜门。目光一振,此刻将近黎明,晨光蔗微中,只见山崖下一道清溪蜿蜒流去,溪旁林木葱郁,一片清绿间,幢幢屋影,隐约可见,万栋千梁,也不知究竟有多少屋字。

    她匆匆看了一眼,身形再也不敢停留,急地自山崖上飞掠而下,突听身后冷冷道:"好刁滑的女子……"眼前人影一花,那麻衣老人便又如一片云般自天而降,飘落在她面前,袖袍一指,道:"回去!"一股柔风,随袖而出。

    袖风虽然柔和,但却强烈得不可抗拒,梅吟雪纤手一扬,只见一缕锐风,应指而出,风划为两半,自梅吟雪身子两旁掠过。

    这年纪轻轻的女于竟然也有如此深厚的武功,那麻衣老人亦不禁为之一惊。

    梅吟雪道:"看你道貌岸然,仿佛年高德重,想不到你却是个凶险的小人。"麻衣老人怒道:"你说什么?"

    梅吟雪道:"若非凶险小人,为什么毫无仁厚之心,如此欺负我一个可怜的未亡人……"说到"未亡人"三字,她心里真的涌起了阵强烈的悲哀,眼波流动,泪光莹然,娇躯柔弱,随风欲倒,当真是楚楚可怜。

    麻衣老人神情一软,但立刻便又变得冰冰冷冷,无动于衷。

    梅吟雪道:"他人已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让我看一看他的尸身,难道你……真……的……这么……狠心……"语声断续,声随泪下,便是铁石心肠的人听了,也该一动恻隐之心。

    哪知这麻衣老人却一无情感,仍然是无动于衷,双掌一拍,山岩下立刻如飞掠上一条大汉,只见他身赤裸,仅在腰间围着一条豹皮短裙,遍身长着细毛,金光闪闪,耀人眼目,面上更是阔口獠牙,放眼望去,亦不知是人是兽,但听他回作人言道:"主人有何吩咐?"麻衣老人道:"货物可曾都卸下?"

    那兽人垂手道:"还未曾!"他不但口作人言,神情也十分恭顺,但不知怎地,看来看去,却没有半分人味,人若见了,必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恐怖、厌恶之感,有如见着晰蜴蛇蝎一般了。

    麻衣老人挥手道:"退下!"手势不停,突然闪电般点向梅吟雪腰畔"软麻穴"。

    梅吟雪惊呼一声,翻身跌倒!

    麻衣老人一手将她托起,送回那栋阴森恐怖的死亡之厅,放在那斜榻之上,冷冷道:"货一卸完,便将你送上船去,我以灵药救你一命,已非易事,你应该满足!"轻轻关上了铜门,扬长而去。

    这老人既然如此冷酷,却又怎会以灵药救了梅吟雪的性命?此处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到处都弥漫着一种阴森神秘之意?

    梅吟雪满心疑云,突地自斜榻上一跃而起,原来方才那麻衣老人手指还未触及她穴道时,她早有预防,将穴道闭住,等到麻衣老人的手指触及她衣衫,她又轻轻一闪、一让,她的动作是极其小心而奇妙的,但饶是这样,她身子仍不禁微微一麻,暗中将真气运行数遍,气血方能流行无阻,那麻衣老人指上若是再加三成真力,她便要真的无法动弹了。

    一种强大的力量,使得她勉强压制住满心悲痛,如飞掠到那铜门前,伸手一推,哪知铜门却已在外面拴住,她竟无法动分毫。

    四面的墙壁,竞也完是紫铜所制,手指一碰,"叮叮"作响,除了这扇铜门以外,便再无别的窗户。刹那间她忽然似又重回到那具檀木棺的感觉,这阴森恐怖的死亡之厅,除了远较棺材大得多之外,实在和一具钉上棺盖的棺材没有两样。

    无数次试探之后,她终于完失望,她纵然坚强,却也不禁再次啜位起来,重新寻着那面灵位,灵位后的骨灰罐子,在灯光中发着黝黑而丑恶的光彩,她心念突地一动:"船上的货物尚未卸完,他的尸身怎地已变作了骨灰?"凝目向那灵位望去,只见上面写的却是。

    "南宫平漪之位!"

    一目扫过,她那一颗悲哀的心便立刻从痛苦的深渊中飞扬起来。

    "他没有死,他没有死,这只是别人的灵位!"她暗中欢呼,破颜为笑,只听铜门轻轻一响,她目光一扫,闪电般向灵位下钻了进去,长垂的桌布,像帘子似的挡住了她的身子。

    接着,便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步入大厅,只听那麻衣老人的口音"咦"了一声,道:"人呢?我就不信她能插翅飞出此厅!"另一人的语声接口道:"她若未插翅飞出此厅,难道是隐身不见了么?"语声雄浑,就发自梅吟雪隐身的桌子前面,却赫然竟是风漫天的声音。

    麻衣老人冷冷道:"诸神岛上,百余年来,素无女子的足迹,这女子既是你带来的,还需你带出此地。"脚步移动,仿佛已向大厅外走了出去。

    风漫天道:"慢走,她此刻人影不见,怎知不是你放走的。"麻衣老人道:"她就在你挡住的桌子下面,哼哼!方才入门时这桌子不住摇动,你当我未曾看到么?你虽然赶去挡住,却已来不及了。"语声未了,只见桌布一掀,梅吟雪已一跃而出,一把揪住风漫天的膀子,颤声道:"他没有死么?此刻他在哪里?"风漫天面容木然,动也不动,他手拄木杖,竟也已换了一身麻衣,那麻衣老人霍然转过身来,道:"不错,他确是未死,只是你今生再也休想见着他了!"梅吟雪心头一寒,道:"真的么,风老前辈,他说的是真的么?"风漫天木然道:"不错!"

    梅吟雪倏然放开了手掌,道:"他是我的夫婿,我为什么不能见他?"风漫天凝目前望,不敢接触到悔吟雪的目光,麻衣老人负手而立,冷冷地望着梅吟雪。

    梅吟雪冷笑一声,缓缓道:"风老前辈,我此刻对你说的话,你切莫误会,我绝非以救命恩人的身分对你说话,因为我有心要救的根本不是你,我只是站在一个曾经同船共渡的人那种地位向你说话。"风漫天面上阵青阵红,梅吟雪接口道:"我一个弱女,又敌不过你们的武功,你们说什么,我自然无法反抗,我虽然不能活着见他,就请在我死后,将我的尸身带去见他。"麻衣老人道:"你想死在这里么?"

    梅吟雪道:"此刻我别的事不能做主,要死总是可以的吧。"麻衣老人道:"你死了之后,我一样也是要将你的尸身送到船上,你死上十次,也是见不着他。"梅吟雪人称"冷血",但这麻衣老人的血却远比梅吟雪还要冷百倍。梅吟雪满腔悲愤,到了极处,口中轻轻一笑,道:"呀!你老人家真是位大英雄大丈夫!……"突地拼尽力,踢足、拍掌、戳指,一招三式,其急如风,向那麻衣老人击去。

    麻衣老人身形一滑,梅吟雪强攻而上,哪知风漫天突地抢步挡到她身前。

    梅吟雪道:"好好,你们两位都是大英雄……"风漫天突地大声道:"跟我来!"

    梅吟雪、麻衣老人齐地脱口道:"哪里去?"

    风漫天沉声道:"我带你去见他!"

    梅吟雪呆了一呆,大喜道:"真……真的?"

    麻衣老人道:"不是真的!"

    风漫天霍然转身,面对那麻衣老人,目中射出逼人的光彩,有如利剑一般刺在麻衣老人身上!

    麻衣老人无动于衷,缓缓道:"绝情,绝欲,绝名,绝利!诸神岛代代相传的四绝戒令,阁下难道已忘了么?"风漫天道:"未曾忘记。"

    麻衣老人道:"那么阁下为何……"

    风漫天冷笑一声,道:"风某四十年前,心中已无名利色欲之念,但这情之一字,却是再也绝不掉的,此番我带她前去,一切后果,自有我一力担当,不劳阁下费心。"他目光瞬也不瞬地瞪着麻衣老人,麻衣老人的目光也冰冰冷冷地望着他,两人目光相对,良久良久,麻衣老人道:"你既要自寻苦恼,我也只得由你……"目光一闪,转向梅吟雪,冷冷道:"只怕你见着他后,更要伤心一些。"话声一了,当先向门外走去,梅吟雪、风漫天跟着他走下山崖。只见他贴着山崖,向左一转,前行约莫十丈,突地顿住脚步。

    风漫天一指他身旁的洞窟,道:"到了!"

    梅吟雪喜极而呼,一步掠了过去,只见那阴湿黝黯的洞窟前,竟有一道铜栅,南宫平赤足麻衣,盘膝坐在铜栅里,头顶之上,扎着白布,布上血渍殷殷。梅吟雪心痛如绞,悲嘶道:"你……犯了什么过错,他们要将你关在这里?"南宫平面上肌肉,立刻起了一种痛苦的痉挛,但双目仍然紧紧闭在一起。

    风漫天道:"无论是谁,一入此岛,都要在这洞窟里坐满百日,才能出去……"梅吟雪双手抓住铜栅,道:"你……你怎么不张开眼来……是我,我来了……"南宫平双目紧闭,一言不发。梅吟雪双手一阵摇晃,铜栅"叮铛"作响,泪珠簌簌流满面颊,颤声道:"你……为什么不睬我……"麻衣老人道:"你既已见过他一面,他既已不愿理你,此刻你总该走了吧。"梅吟雪霍然转过身来,道:"好,我走,但我却要问你一句,你解了我的毒,救了我的命,是否就是因为他发誓答应你永远不再理我?"麻衣老人冷冷道:"你倒聪明得很。"

    梅吟雪凄然一笑,望向南宫平,道:"小平,你错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死在你的怀里,也不愿被这双脏手救活!"南宫平面色又是一阵痉挛,只听那麻衣老人道:"你离开此岛后,死活都由得你,此刻你却必定要走了!"话犹未了,突地一指点向梅吟雪"肩井"大穴。

    风漫天大喝一声:"且慢!"掌中木杖一伸,挡住了麻衣老人的手指。

    麻衣老人道:"风兄,你如此做,你难道忘了……"风漫天望也不望他一眼,冷笑道:"忘了什么?"麻衣老人道:"你难道忘了此岛的禁例,以你两人之力,便想和诸神岛的禁例对抗,岂非做梦!若是惊动了大殿上的长老,到那时你两人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了。"风漫天面色一阵惨变,缓缓垂下木杖。

    梅吟雪道:"小平,你不是愿意和我死在一起的么?我们一起死了,也远比在这里受罪好得多,你若张开眼睛看我一眼,我死了也心甘情愿,你……"哪知南宫平双目仍然闭在一起。

    梅吟雪惨然道:"人生最大便是一死,你那誓言真有那么严重么?"南宫平有如死了一般,麻衣老人冷笑道:"你一心想死,别人却不愿死哩。"梅吟雪呆了半晌,突地反手一抹泪痕,道:"好!我走!"麻衣老人道:"随我来!"两人一起向海边走了过去。

    梅吟雪芳心寸断,再也未曾回头,目中的眼泪盛眶而转,却再也没有一滴流落下来。

    南宫平只听她脚步之声,渐行渐远,紧闭的嘴唇,才微微开了线,颤声道:"吟雪,我……我对不起你……"两道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恰巧与颊上流下的眼泪混在一处。

    风漫天木立当地,有如死了一般缓缓道:"但愿她能了解你我的苦衷……"南宫平流泪道:"我知道她必将恨我一生,我也绝不怪她,但是……但是我多么愿意她知道我这么对她,是为了什么!"风漫天目光遥望云天深处,一字一字地缓缓道:"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的……"梅吟雪真的永远也不会知道么?如此刻已孤独地飘流在那茫茫的大海上,是生是死,都难以预测,只怕她也只是永远带着那一颗破碎的心,直到生命的末日了!

    但是,南宫平、风漫天,这两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却又为了什么,要如此做法呢?他们不是曾经都有那种含笑面迎死亡的侠心与傲气么?

    洞窟中的阴湿黝黯,几乎令人难以忍受,四面满长着青苔,到了夏日,蚊纳虫蚁,到处横行,更是令人难堪。

    南宫平死一般坐在洞中,先些日子他神色间还会露出许多痛苦的情感,到后来他情感好像是完麻木。

    洞外浮云悠悠,风吹草动,他望也不望一眼,季节由暮春而初夏,初夏而盛夏,他身上的麻衣,早已变得又酸又臭,到后来几乎变成破布,他也不放在心上,每日由那"兽人"送来的一盘食物,更是粗沥不堪,几乎令人难以下咽,他却甘之如饴。

    这其间他心绪和意志的变化是多么强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颔下渐渐生出了胡须,他的确是苍老了许多。

    自那日后,他便再未见风漫天,也未曾见过麻衣老人。朝来暮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一日他静坐调息,渐入物我两忘之境,突听"哗"地一声,铜栅人开,那麻衣老人立在洞前,道:"恭喜阁下,正式成为诸神岛上一员。"他口中在说恭喜,语气中却无半分喜意。南宫平木然站了起来,眼角也不望他一眼,麻衣老人道:"自今日起,阁下便可换一个居处了。"南宫平跟着他沿着清溪,走向繁林,只见这一条漫长的通路上,没有一块乱石,没有一片碎叶,走了半晌,林势一开,一片宽阔的空地上,围着四行木屋,每行约有二、三十间,每间木屋的门口,都笔笔直直地坐着一个麻衣白发的老人!

    这些老人高矮胖瘦不一,但面上的表情,却都是冰冰冷冷,无一丝情感,有的呆坐望天,有的静着看书,数十人坐在一起,却听不到一丝语言之声,南宫平走过他们身边,他们看书的仍在看书,呆坐的仍然呆坐,没有任何一人转动一下目光,去看南宫平一眼。

    麻衣老人将南宫平带到角落间木屋,只见门上写着两个大字:"止水。"麻衣老人道:"这便是你的居处。"抬手一指"止水"两字,接道:"这便是你的名字,到了时候,我自会带你入殿,但未到时候,你却不得走离此间一步。"南宫平"哼"了一声,算作答话。

    麻衣老人道:"你可有什么话要问我么?"

    南宫平冷冷道:"没有!"

    麻衣老人上下望了他一眼,道:"好!"转身走人浓林的更诛之处。这里所有的老人身上麻衣,是黄葛颜色,但他身上的麻衣,却染成了深紫,原来他是这岛上的执事人其中之一,是以他衣服的颜色,也和别人不同。

    这岛上执事人只有七个,风漫天与他俱是其中之一,每个执事之人,都有一个弟子以供驱策,那怪物"七哥"与那"金毛兽人"也都是那七个弟子其中之一。

    这些事南宫平自然要等到以后才会知道,此刻他轻启房门,只见房中四壁萧然,仅有一榻,一几,一凳,几上放着一袭麻衣,一双木筷,一个木碗,一本绢书,矮几下是一双麻鞋,那张床长不满五尺,上面一无被褥,只有一张薄薄的草席。他转眼凝望那些静坐如死的麻衣白发老人,暗忖道:"这难道就是武林中传说的圣地诸神殿?这难道就是诸神殿的生活?难怪风漫天离此地越近,忧郁便越重!只因此地除了他之外,再无一人有人类的情感!"只是那百日绝情窟囚居,已使他学会忍耐,他搬起了凳子,拿起了绢书,竟也学那些老人一样,坐在木屋的门口,随手一翻那本绢书,他的心却不禁剧烈地跳动起来,只见书上赫然写着:"达摩十八式。"要知"达摩十八式"本是少林绝艺,当今武林中,见过这种绝技的人已是少之又少,会的更是绝无仅有,这本薄薄绢书若是出现于中原武林之中,立时便会掀起一阵巨浪,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将为争夺此书而丧生,但此刻在诸神岛上,这本武林中人人梦寝以求的秘籍,却像是废纸一般地随处置放着。

    南宫平目光再也不愿自书上移开,他心意都已沉迷于这种武功的奥秘中,到了中午,那"金毛兽人"提来两只铁桶,老人们便启屋中取出木碗木筷,每人盛了一碗,他们行路、进餐、进退、坐下,无论做什么事,是没有一丝声音发出,彼此之间,谁也不向谁问上一句。

    过了三日,还未黎明,那"金毛兽人"便将每人屋中的绢书换了一本,南宫平心中方自懊恼,哪知展开新换的绢书一看,却是"无影神拳谱",更是久已绝传于世的武功秘技。

    这样过了五、六十天,南宫平几乎已换过二十本书,每一本俱是武林罕见的武功秘籍,南宫平咬紧牙根,都记了下来。

    要知道这些老人未入诸神岛前,俱都有过一段辉煌的往事,俱都是曾经叱咤一时的武林高手,一入诸神岛后,谁也不能再活着离开这里,是以这些在人世无比尊贵的武功秘籍,在这里才会看得如此轻贱,有的人只是视为消遣,有的人根本不看。

    朝来暮去,又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平竟未听到一句人语,有时他甚至忍不住要猜这些老人俱是行尸走肉,根本已无生命。有一日骤然下雨,这些老人却浑如不觉,没有一个人入屋避雨,到了深秋,他们仍只穿一袭麻衣,谁也没有畏寒之态,但南宫平却不禁冷得发抖,只得暗中运气调息,三五日后,他居然也习惯了,他这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已有惊人的进境,那些惊人的武功秘籍,已像是岛上那些粗粝的食物一样,在他身体里消化了。

    于是他睡得更少,吃得也更少,但精神却更加健旺,有时夜深梦回,那些痛苦的往事,一起回到他心里,他也只是咬紧牙关,默默忍受,对于未来的前途,他心中只觉一片茫然。

    一日清晨,他猝然发觉对面木屋中的老人已不在了,谁也不知道这老人去了哪里,谁也没有动问一句,生死之事,在这些老人心里,淡薄得就像是吃喝睡觉一样,似乎就算有人在他们面前失去首级,他们也不会抬起眼睛去望上一眼。

    匆匆便又过了百日,清晨时,那麻衣老人突又在南宫平门口出现,道:"跟我来!"南宫平问也不问,站起身来就走,走过广场时,他突地发现那些老人中,竟有几人抬起头来,向他皇了一眼。目中似乎微微露出一些羡慕的神色。南宫平不禁大奇:"原来这些人也有情感的,只不过大家都隐藏得很好而已。"转念又忖道:"羡慕什么?难道是我将去的地方?"又是一条漫长而净洁的小径,风吹林木,簌簌作响,树叶已微微黄了,天地间更充满着萧杀神秘之意,南宫平知道自己这便要进入岛上的心脏地区——诸神之殿——心中也不禁有些紧张。

    突听一阵皮鞭挥动之声,自树木深处传出,南宫平斜目望去,只见一株大树的横枝上,垂着一根白线,线上竟吊着风漫天庞大的身躯,"金毛兽人"手挥一根蟒鞭,不住在风漫天身上鞭打,口中喃喃数着:"二十八……二十九……"突地白线断了,风漫天"噗"地落到地上,"金毛兽人"一声不响,又在树上挂起一条白线,风漫天纵身一跃手握白线,悬空吊起,"金毛兽人"蟒鞭又复在他身上鞭打起来,口中道:"一……二……"竟然重新数起。

    那白线又柔又细,蟒鞭却是又粗又大,风漫天纵有绝顶功力,能够悬在线上已大是不易,何况还要经受蟒鞭的鞭打?

    南宫平顿足看了半晌,掌中已不禁沁出冷汗,但风漫天却面容木然,默默忍受,有如顽童忍受父母师长的鞭打一样。

    鞭风呼啸,"吧吧"山响,南宫平实在不忍再看。

    麻衣老人冷冷道:"每日三十六鞭,要打三百六十日,白线一断,重新来过,要在此地犯规的人,需得先问问自忆,有无挨打的武功与勇气。"南宫平闭紧嘴巴,一言不发,树林已到尽头,前面山峰阻路,却看不到屋影,只见麻衣老人伸手在山壁上一块圆石上轻怕三掌,一块山壁,便奇迹般转动起来,露出一条通路,南宫平大步而入,只听"啪"地一响,山壁又立刻合了起来。

    秘道中弥漫着一种异样的腥臭之气,一盏铜灯,在一丈前的山壁上闪动着黯谈的光芒,尽头处却是一扇铜门。

    南宫平回首望去,那麻衣老人竟已踪影不见。这里的每一件事,俱都出乎常理之外,他索性处之泰然,大步向前走去,只听山腹中传出一阵尖锐的语声,道:"你来了么?"语声未了,秘道尽头的铜门雀然大开,南宫平早已将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昂首走了进去。只见这铜门之中,又是一条甬道,但甬道两旁,却蜂巢般开展着无数个石窟,上下两排,也不知共有多少,有的石窟中有人,有的石窟中无人,有的石窟中灯火明亮,有的却是阴森黑黯。

    只听那尖锐的语声道:"一直走,莫回头!"南宫平大步而行,索性看也不看一眼,心中却不禁暗中叹息:"诸神殿!这就是诸神殿,若叫武林中人见了,不知如何失望……"心念尚未转完,只听一声:"这里!上来!"声音发自高处。

    南宫平仰首望去,只见雨道尽头的山壁上,亦有一处石窟,离地竟有数丈,南宫平纵身一跃,他本待在中间寻个落足换气之处,哪知一跃便已到了洞口,他微一拧腰,"嗖"地掠了进去,他知道他已进入了控制着这神秘之岛的神秘人物的居处了。

百度搜索 护花铃 天涯 护花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护花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护花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