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鹦鹉 天涯 血鹦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王风道:"我已经享用过了。"

    左面的中年人往亭中瞟一眼,道:"还有些剩肴,你何必这样浪费。"王风道:"剩的我请你们享用,还有那两个姑娘我也请来陪你们。"左面的中年人淡笑道:"你倒也懂得慷他人之慨。"右面的中年人旋即道:"只可惜我们早已塞饱肚子,我们也不想陪,只想伴着你。"王风冷笑道:"你们这岂非变成我的两个跟班?""只要有钱赚,跟班不怕做。"

    "你们好像还不知道我是个穷光蛋,根本就请不起跟班。""钱银方面你尽管放心,武三爷已替你付过了。""你们原来也不是武三爷的手下。"王风不由得沉吟起来,道:"这只老狐狸自己手下不用,一再花钱找人来,莫非要保留实力,对付李大娘?"他霍地一招手,道:"我现在要到外面走一趟,你们都跟我来。"他说得响亮,两个中年人却动也不动,左面的冷笑一声,道:"你坐在六角亭,我们是你的跟班;一出了亭子,可就不是了。"王风道:"那又是什么?"

    "要命的杀手。"

    "要命?要谁的命?"

    "如果回到六角亭坐下,你们就不要我的命?"两个中年人一齐点头。

    王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我现在非要出外走一趟不可。"左面那个中年人同样叹了一口气,道:"你一定要找死,我们也没有办法。"有面的那个亦叹道:"武三爷的银子本来就不易赚的。"叹息声中,两个中年人的左右手都多了一支短剑。

    王风看在眼内,突然笑了起来:"你们也是用短剑?"左面的中年人奇怪地道:"用短剑有何不可?王风道:"我只是觉得太过于巧合,武三爷应该还没有机会看见我出手,怎么偏偏找来两个用短剑的人来对付我?""你也是用短剑?"

    "比你们所用的还短。"王风短剑已在手,较之那两个中年人所用的果然还短上半尺。

    两个中年人的面色不觉微变。

    一寸短,一寸险,兵器用到那么短的人,他的武功如不是极好,一定就悍不畏死。

    这两种人无论哪一种都不易对付。

    左面那个中年人不由又叹了一口气,道:"武三爷的银子果然难赚得很。"右面的那个应声笑道:"只希望他的武功并不太高。"左面那个道:"用那种短剑的人武功若是不好,就一定随时准备拼命。"右面那个笑应道:"那倒不要紧,我们兄弟岂非亦随时都准备与对手拼一个死活?"左面那个立时亦笑了起来。

    王风似乎就笑不出来。

    这次到他叹了一口气。

    武三爷未免为他设想得大过周到,非独替他找来了两个用短剑的对手,而且都是不要命的角色。

    这两人证明给他看。

    他举步,才一步跨出,两个中年人的身子便飞起,怒潮一样向他飞扑而来。

    四支短剑左右刺向王风的要害,他们本身的要害都完不顾。

    他们跟王风简至就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弟子。

    碰上这种不要命的对手,王风不拼命也不成。

    他的身子亦飞起,箭一样射向左面那个中年人。

    的确箭一样迅速。

    那个中年人身子凌空未下,王风便射入了他腹中。

    一声厉吼凌空暴响,那个中年人平刺而出的两支短剑陡转,倒插而下。

    他只求杀敌,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只可惜他虽然敢拼命,反应却不够敏捷,双剑还未刺下,王风短剑已刺入了他的小腹。

    剑直没入柄,剑愕撞在他的小腹之上。

    那一撞之力亦是不小,他整个身子飒地倒飞,剑锋从他的小腹退出,王风的人亦因那一撞而倒退,直泻落地。

    那双短剑几乎同时从王风的肩头刺过。

    另一双短剑亦几乎同时交错飞过了王风的头顶。

    在王风射向右面那个中年人之时,右面那个中年人的身子已凌空扭转,飞鱼般追逐。

    若不是那一撞之力恰到好处,王风这一拼,一条命恐怕已拼掉一半。

    他的身影又展,斜刺里飘飞。

    右面那个中年人的身子凌空,竞还能再一次扭转,一双短剑,一变再变,往王凤的当头刺下。

    王风的身影,却已飘去,仿佛就早知有这一着。

    飘去又飘回,那个中年人双剑落空,身影便落地,才落地,王风已在他身旁。

    他耳听风声,来不及回头,右手的短剑就从左胁下刺出,整个身子就势猛打了一个旋子,左手的短剑随着这一旋亦刺了出去。

    王风的短剑即使已刺在他的要言之上,他的两剑也应该有一剑刺入王风的胸膛。

    王风却没有用剑,他的脚,偏身一脚踢向那个中年人的腰腹。

    那个中年人的两剑立时又刺空,人却被王凤那一脚踢的飞上了半空,飞附在一棵芭蕉树上。

    整棵芭蕉树都给压塌,他的人夹在芭蕉叶中,动也不动。

    一柄剑正插在他的心房之上,是他左手的短剑。

    他落在芭蕉树上之时,左剑也不知是否因为芭蕉叶影响,竟刺人了自己的心房。

    不怕死的人固然少,敢拼命的人也不多,他们无疑都敢拼命。

    可惜他们所遇上的对手除了敢拼命之外,那一身本领更在他们之上。

    胜负也就决定在这里。

    这种胜负往往只有一种结果,非生则死。

    王风没有理会是否有另外一种结果,一脚将那个中年人踢开便又动身。

    这一次再没有人阻拦。

    他身形飞快,越过墙头,穿过小巷,走上长街。

    长街寂寥。

    西风吹起了沙土,一种难言的肃杀充斥长街。

    三更,淡月疏星,点点流萤。

    这两天,一入夜,这地方就变成鬼域一样,本来热闹的长街似乎就只有不着影迹的鬼魂在徘徊。

    王风游魂也似,飘过了长街,飘入了长街另一边的另一条巷子。

    巷子的尽头就是李大娘那座庄院的所在。

    流萤也飞在巷中,还未出巷子,萤光已暗淡。

    巷口有灯光,明亮的灯光。

    王风才走一半便已收住脚步,腰背往墙壁上一贴,壁虎般游上了瓦面。

    庄院的围墙高达三丈许,王风虽已在瓦面,仍不能看到庄内的情景,只看到迷朦的光影从墙上散发出来。

    庄门的情形他却看得清楚。

    风檐下挂着两盏风灯,庄门的两旁亦烧起了两堆火。

    灯火照耀下,门附近光如白昼。

    四个白衣大汉手握锋刀站在篝火的旁边。

    刀光在火光中闪亮,四个白衣大汉的眼瞳亦刀般闪亮,监视着门外。

    门大开,门内亦灯火通明。

    日间神秘阴森的庄院,一到了晚上,难道就是这个样子?

    王风不知道。

    他只觉得眼前的情景有些不妙。

    他四个白衣大汉根本不像庄院的守卫。

    他翻过屋脊,瓦面过瓦面,绕向庄院的后面。

    灯光由明亮而暗淡,到了庄院的后面,在瓦面上亦只见庄院前面的上空,淡淡地浮着光气。

    下了瓦面更就完不觉庄内有灯火。

    这庄院占地实在太广。

    灯光显然集中在庄前,庄后一片阴森黑暗。

    暗淡的星光月色,依稀照亮了庄后那铁门。

    王风半边面紧贴在门上,倾耳细听。

    门内一片静寂。

    他的手旁移,按住了铁门上的匙孔,另一只手从怀中取出了那大小两柄钥匙。

    只凭手上的触觉他已知道该用大的那柄钥匙,他只希望那的确是铁门的钥匙。

    他并没有失望。

    那柄钥匙非独轻易就塞入匙孔,还可以扭转,咯一声转了一圈。

    王风伸手一推。

    铁门动也不动。

    他下意识再转手中的钥匙。

    钥匙已不能再转动。

    铁门后莫非还有铁门?

    王风虽是这样怀疑,并未就此死心,他抽出钥匙,放回怀中,双手按上铁门,潜运内力推去。

    这一次,铁门居然给他缓缓地推了开来。

    门后,并没有铁门,但厚逾半尺,重逾千斤。

    推开两尺,王风觉得就像爬过两座大山。

    他随即放下双手,两尺空隙已够他通过有余。

    铁门内一片黑暗,一片静寂,黑暗如墨,静寂如死。

    不成这就是地狱之门?

    王风一手插腰,一手搁在门上,眼睁得老大,虎视耽耽地瞪着门内那一片黑暗。

    他并不怕黑,可是,门内实在太静。

    太静的地方往往就会令人生出恐怖的感觉,何况,静中仿佛又潜伏着杀机。

    但即使这门后真的是一个地狱,他也要闯一闯的了。

    不要命的人又怎会怕人地狱?

    他摸摸鼻子,整个人倏地烟花炮一样射入了门内。

    这一射非常突然,势力更迅速,门后就算有几把刀在等着,也不及砍在他的身上了。

    没有刀,什么兵器也没有,门后根本没有任何的埋伏,两丈外却有一个大荷塘。

    王风这一射,又何止两丈,不跌入荷塘才怪。

    噗通一声,他一头直冲入荷塘之内。

    水很冷。

    王风本已有两分醉意,给这水一浸,整个人完清醒过来。

    幸好,荷塘的水并不深,王风的头才入水,一只脚已踩上了实地。

    他一挺身子,双脚在塘底站稳,头就已露出了水面。

    周围都是已开始凋残的荷花,荷叶田田,重重叠叠的盖住了整个荷塘。

    星月照不到水面,荷塘的四面更植满了树木,再加上高墙三丈,月在高墙之外,整个荷塘就裹在黑暗中。

    王风眯起了眼瞳,一直到眼瞳习惯了这种黑暗,才放目打量当前环境。

    他的头刚偏往左边,一大滴湿腻腻的东西就涌到他面上。

    那绝不是水珠给人的感受。

    王风下意识伸手抹去,着手是粘液的感觉,他还未将那只手移近眼前,已嗅到血腥。

    "血!"他霍地抬头,立时看见一只手从头上的一块荷叶上伸出。

    手的五指勾曲,指缝间凝着血,只是腕以下的一截伸出荷叶之外。

    手完僵硬,这只手的主人似乎并不像活人。

    荷叶并不大,无论是死人抑或活人,应该部没有可能置身其上。

    这只手的主人如果不是死人,轻功一定很不错,如果是死人,他的身子只怕没有几斤重。

    他只想先弄清楚这只手到底是死人的手还是活人的手。

    冰冷的手,没有丝毫温暖。

    手指才沾上,那只手就从荷叶上掉下,掉入王风面前的水里。

    一支断手!

    王风立时觉得如同浸身冰水之中。

    他双手捧起了满满的一兜水,胡乱往面上抹下,涉水赶紧奔往塘边。

    断手的主人也正在塘边的一棵树下,雪白的衣衫染满鲜血,一把刺目般的弯刀嵌在他的心胸上。

    这种刀王风并不陌生。

    血奴房中,照壁所画的魔王十万岁寿诞群魔聚集,奇浓嘉嘉普的那幅画对于这种刀已描画得非常清楚。

    群魔割破中指,滴血化鹦鹉所用的正是这种刀。

    王风亦亲眼见过这种刀一次。

    那一次他几乎被这种刀削成了两边。

    刀锋入了白衣人的心胸,刀柄握在一个黑衣人的手上。

    高高瘦瘦的黑衣人,那一身装束与那一次李大娘派去杀王风的刺客一模一样。

    黑衣人亦已倒在地上,他右手紧握魔刀,左手反扼住了另一个白衣人的咽喉。

    手指深陷在肌肉之内,那个白衣人的咽喉已被他扼断,可是自衣人手中的刀锋亦已砍入了他的后心。

    在他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个白衣人,半边身子鲜血湿透。

    他力杀三人,自己亦死在其中一人的刀锋之下。

    王风呆呆地望着地上四具尸体,一面的困惑。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武三爷与李大娘莫非已经拼上了?

    庄院中已没有搏击声,四个自衣人守在庄院的大门外,这一战显然已经结束,白衣人一方已经控制了整个庄院。

    白衣人如果是武三爷的手下,这一战武三爷无疑已经取得胜利,王风呆了一会,不由自主地举步走前去。

    花树假山交错,小径纵横,迷朦夜色中,简直八阵图也似。

    他用大的那柄钥匙打开铁门之时,本来打算先走去地图上所画的那幢打了红色交叉,旁边还写上血奴两字的小楼,可是冲入了池塘给那条断臂一惊,再看到那些尸体,就只想先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他更连方向都摸不清,想找到那幢小楼都难。

    走不了一会,他又见到了几具尸体,倒在花圃中。

    尸体中只有一个黑衣人,一身衣服浴血碎裂。

    再前不远,又是尸体。

    这一战何等惨烈。

    王风的脚步不由加快。

    风在吹。

    今夜风更急。

    风吹送血腥。

    整座庄院就像是浸在血中。

    院中的秋虫似都被血噎住了咽喉。

    没有虫声,只有风吹落叶,萧萧声响。

    这秋声更萧瑟,更苍凉。

    秋叶一片片,萧萧曲槛前,飘飘石阶边。

    白玉般的三重石阶尽处,一座大堂。

    大堂中灯火通明,光如白昼。

    几个白衣大汉一手掌灯,一手握刀,追巡在大堂门外。

    雪白的衣衫之上鲜血斑驳,刀与灯辉映,刀光中闪着血光。

    他们的眼瞳亦仿如噬血,四下搜索,似乎意犹未尽。

    他们并没有发现王风。

    王风往灯光盛处走来,这里正是灯光最盛之处。

    他的身躯轻捷如狸猫,花圃中穿插,绕过大堂的侧面,看准了机会,窜近大堂廊外一条柱边,那些白衣大汉回到这边之时,他人已在瓦面之上。

    他用剑小心翼翼地撬开了一块瓦片。

    往下一望,并不怎样的光亮。

    瓦面的下面还有一层承麈,通花的承麈。

    灯光到了承麈已微弱,穿过花孔后更淡。

    王风继续将瓦片撬开。

    每一块瓦片他都在一旁小心放好,只因为一掉下去,一定惊动下面的人。

    到了瓦面的开口足够进入,他的人就如游鱼一样滑下。

    他尽量将身子放轻,双手在前头,试过了,整个身子才放尽。

    一点声响也没有,他已很小心。

    那些承麈竟也承得住他的身子。

    他伏在承麈之上,眼从花孔中望下,整个大堂都几乎尽人眼睑。

    名副其实那的确是一个大堂。

    堂中的陈设犹如王侯府邪,灯光照耀下更是华丽。

    每一样东西居然都还完整。

    武三爷看来也仍完整。

    他已换过了一套领上云绣白袍,上面鲜血点滴,却并无裂口。

    那些血都是他杀人时,死在他手下的人溅到他身上的。

    他的身子标枪似挺直,双手握拳,目光如电,束在头顶那疏落的一头白发已经打散。

    风穿窗而入,白发飘飞,使他看来更显得剽悍。

    他本看来像只狐狸,现在却像条猛狮。

    在他的左右,站着四个高高瘦瘦的白衣中年人。

    这四个中年人已不大完整,但仍都站得很稳。

    就算他们已不能站稳,武三爷亦不在乎。

    更未起,他与一众手下已控制了庄院的外围。

    一到了开更,他就带着那一众手下冲人庄院。

    这一战结束,他带来的六十个手下虽然已剩不到三十个,李大娘的手下却伤亡殆尽;活着的现在似乎都已被他困在这大堂正中。

    左右的窗下各有他的两个手下,堂后的左右通道亦各有两个,连带他的左右四个计算在内,单就这大堂,他这边已有十三个人。

    对方却只得五个。

    五个都是女人。

    收拾这五个女人他自信一个人就亦足够,何况他的十二个手下之中,最少有一半仍是生龙活虎般。

    强弱悬殊,这一仗简直已不必再打下去。

    所以也怪不得他这样子神气。

    对方居然也并无惊惧之色。

    五个女人安安详详地坐在大堂正中,丝毫惊惧之色也没有。

    两个左,两个右,一个在当中。

    苍白的灯光照耀下,左右四个人仍是红红的一张脸。

    她们的年纪都已不轻,却应了那句老话。

    ——年已花信,风韵犹存。

    她们的身材也很窈窕,很动人。

    一个女人样子够漂亮,身材够动人,即使年纪大一点亦无多大的影响。

    好像武三爷这种男人,成熟的女人对他更具吸引力。

    他却没有理会那四个女人,眼睛瞬也不瞬,只盯中间那个女人。

    他的手下竟也没一个例外,所有的目光完都集中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比起左右的四个女人,当中那个女人的确更迷人。

    她非独年轻得多,身材比左右那四个女人更丰满,相貌也更美。

    血奴已是罕见的美人,仍未能与她相比。

    她就随随便便地坐在那里,已风情万种。

    难道她就是李大娘,就是血奴的母亲?

    王风难以相信。

    最低限度年纪就已不像。

    他几乎忍不住揭开承麈跳下去仔细地看清楚。

    只是想,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下面大堂的情景实在反常。

    一方安安详详地坐着,既无表情,亦无话说。

    一方蓄势待发而不发,同样没有表情,没有说话。

    这完不像谈判。

    即使一方开出了条件,一方在考虑如何答复,也不是这个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更三点。

    更鼓声天外飘来,虽然微弱,仍然可数。

    武三爷仰天打了一个哈哈,忽一步跨前。

    他的手下不约而同亦跨出了一步。

    刀已在手中,刀锋之上仍然有血。

    人动刀动,刀光中闪耀着血光。

    安安详详坐在那里的五个女人,立时有四个变了面色,只有当中坐着的一个例外。

    武三爷也只是跨出一步,也只是打了一个哈哈。

    他的目光仍在当中那个女人的面上,冷锐的眼神已变得狡黯,道:"李大娘?"当中那个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道:"武三爷?"她的笑容如春花开放,语声如春驾婉转。

    武三爷那一份剽悍便在李大娘这笑语声中溶解,笑了笑道:"你就叫我武镇山,亦无不可。"李大娘道:"我岂敢直呼三爷的名字?"

    武三爷道:"无论朋友抑或仇敌,直呼名字总是痛快得多。"李大娘轻叹道:"只可惜我早已忘记了本来叫什么名字。"武三爷道:"真的有这种事情?"

    李大娘道:"好像是真的。"

    武三爷道:"就算是假的亦不要紧,李大娘这个称呼也很不错。"李大娘只是笑笑。

    武三爷接道:"人非独不错,简直美极了。"他连随一声叹道:"我早就听说,你美绝人衰,早就想找个机会,跟你见见面,只可惜这里门禁森严,一直到今夜才有这机会。"李大娘道:"你杀入这里,原来就为了见我?"武三爷道:"正是。"一顿他又道:"也只有面对面,彻底的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才得解决。"李大娘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武三爷道:"这个地方便已有不少,我们在土权方面岂非已发生过好几次的争执?"李大娘没有否认。

    武三爷道:"我本来打算将整个地方都买下来,可是到现在为止,只买得一半。"李大娘忽问道:"你在这里多少年了?武三爷道:"三年。"李大娘道:"你好像也不是这里的人。"

    武三爷点头。

    李大娘道:"所以你与我一样,跟这地方并无任何特殊的关系,要拥有这里的任何土权都得花钱。"武三爷道:"我花得起钱。"

    李大娘道:"可惜我也花得起,更可惜的是我比你早来了一年。"武三爷道:"将那些土地卖给你我的人岂非都比你我来得更早?"李大娘道:"才买入不久的土地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卖出,这是最可惜的一件事。"武三爷笑道:"你现在仍不想出卖?"

    李大娘反问道:"我是否还能这样想?"

    武三爷道:"我看就不能够了。"

    李大娘笑笑,又问道:"你冲入这里差不多已有半个时辰,为什么果在一旁到现在仍不采取行动?"武三爷道:"我还要采取什么行动?"

    李大娘道:"在你面前还有五个敌人。"

    武三爷道:"我这边单就在这大堂之内已有十三个人之多,外面的更不止这个数目,而你在外面的手下,能够使用兵刃的已一个都没有了。"李大娘道:"所以你不急于采取行动?"

    武三爷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两个原因。"李大娘道:"还有两个什么原因?"

    武三爷道:"第一,我给你这段时间等候援兵。"李大娘道:"哦。"

    武三爷道:"我这人有时也很公平的。"

    李大娘道:"这个有时是何时?"

    武三爷道:"我冲入这里之前,老远的就看到一只鸟从这里飞出。"李大娘道:"那是只信鸽。"

    武三爷道:"我也知道是只信鸽,本来想将它打下来,可是看清楚它的去向还是由得它飞去算了。"李大娘一面疑惑。

    武三爷道:"我只希望那个方向除了老蛔虫之外,你还有第二个手下,否则……"李大娘忍不住问道:"否则怎样?"

    武三爷道:"你就算白等了。"

    李大娘左右的四个女人听说面色又是一变,就连李大娘的面色也似乎有些异样了。

    她试探着问:"你也知道老蛔虫?"

    武三爷道:"我也曾光顾太平杂货铺。"

    李大娘道:"你真正认识他是何时候?"

    武三爷道。昨日。"李大娘道:"你来这里之前已先去了一趟太平杂货铺?"武三爷道:"是今天早上去的。"

    李大娘道:"老蛔虫现在还在太平杂货铺里?"武三爷道:"不在。"

    李大娘道:"在什么地方?"

    武三爷道:"乱葬岗。"

    李大娘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

    武三爷道:"这要看他在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做僵尸。"李大娘终于变了面色,微喟道:"他怎会跑去那个地方?"武三爷道:"不是他跑去,是我用木头车将他推去的。"李大娘道:"要到你亲自动手推车,莫非你就一个人将他收拾下来?"武三爷道:"你不相信我有这种本领?"

    李大娘道:"我知道老蛔虫的武功。"

    武三爷道:"也知道我的武功?"

    李大娘摇头,道:"你要是真的有这种本领,怎会等到今夜才发动攻势?"武三爷道:"因为这之前我虽已知你在鹦鹉楼附近隐伏高手,并未能将他们找出来。"李大娘道:"老蛔虫本来就善于伪装。"

    武三爷道:"所以我知道这件事之时亦大为感到错愕。"李大娘道:"可是他对付掳劫血奴那些人之时给你遇上?"武三爷道:"掳劫血奴那些人原是我指使的。"李大娘道:"这不难想像得到。"

    武三爷道:"我指使那些人掳劫血奴却是在证明这件事。"李大娘道:"是谁给你的情报?"

    武三爷反问道:"你认为是谁?"

    李大娘沉吟片刻,道:"我相信绝不是我属下的十三滚刀手。"武三爷道:"并不是。"他一声微喟又道:"他们无疑对你很忠心,为了解决他们,我已损失了一半的手下。"李大娘道:"当然也不是血奴,她虽然讨厌我,还不敢背叛我。"武三爷道:"这因为你是她的母亲。"

    李大娘淡淡一笑道:"也当然不是宋妈妈,尽管她满肚子古古怪怪,骗人骗己,毕竟已追随我多年,对我一直都忠实得很。"武三爷道:"我根本就不会跟这个人打交道。"李大娘左右瞟了一眼,道:"这四个人都是我的心腹,更不会出卖我。"武三爷道:"我连见都没有见过她们。"

    李大娘轻皱眉头,道:"除了这些人,还有谁知道老蛔虫的秘密?"武三爷道:"最低限度还有一个。"

    李大娘稍作思索,道:"宋亨?"

    武三爷道:"你终于想出来了。"

    李大娘道:"宋妈妈养这个干儿子之时我已一再叮嘱她小心说话。"武三爷笑了,笑得有些暧昧,道:"宋亨并不单止是宋妈妈的干儿了。"李大娘道:"我知道。"

    武三爷道:"六十几岁的老太婆,二十来岁年轻人,你以为其间是否仍有感情存在?"李大娘道:"宋妈妈方面也许有,因为她向来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老太婆,宋亨又是她第一个情人。"武三爷道:"宋亨方面我敢说一定没有,这一点宋妈妈相信也很清楚,你可知她是用什么来维系两人的关系?"李大娘淡淡道:"除了钱还有什么?"

    武三爷道:"钱并未能完满足,所以无论宋亨有什么要求,宋妈妈都尽量迁就他。"他耸耸肩膀又道:"他想知道什么,宋妈妈就让他知道什么,有时候为了两人之间有些话说,她甚至不惜揭露心中的秘密来提起他说话的兴趣。"一顿他又道:"又好像他喜欢血奴,宋妈妈为了要讨好他,答应替他设法,令血奴嫁给他。"李大娘冷笑道:"这件事她也有办法?"

    武三爷道:"她虽然答应,却没有明言什么时候。"李大娘道:"宋亨相信不相信她的话?"

    武三爷道:"不相信,所以他才来找我谈条件。"李大娘道:"谈什么条件?"

    武三爷道:"他告诉我从宋妈妈口中知道的事情,我替他将血奴抓起来,交给他带走。"李大娘道:"你答应他了?"

    武三爷点头。

    李大娘又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武三爷道:"昨日。"

    李大娘道:"他知道那些已不是这一两日之间的事情。"武三爷道:"王风的出现,他被王风打塌了鼻子却是真的。对于这一件事,宋妈妈不能替他出气,也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他开始怀疑宋妈妈的能力。"李大娘听后"哦"了一声。

    武三爷道:"他甚至怀疑王风是你故意找来气他的。"李大娘格格笑道:"他当他自己是什么东西?好像他那种材料,也值得我费心?"武三爷笑道:"他也只当自己是一个小白脸,比任何小白脸都强的一个小白脸,所以他认为血奴要养小白脸的话,也应该养他,不是养王风。"李大娘道:"王风也是一个小白脸?"

    武三爷道:"我看就不是了,不过在小白脸的眼中看来,所有跟妓女混在一起的男人都是小白脸。"李大娘道:"他给王风打垮,又发觉宋妈妈靠不住,于是就找你?"武三爷道:"他是迫着宋妈妈履行诺言,宋妈妈仍然推搪,一怒之下他来找我。"李大娘冷笑一声,道:"他还有这么大的火气?"武三爷道:"一个人的鼻子被打塌,火气自会大起来,一个人盛怒之下,更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李大娘道:"老蛔虫的秘密因此就不成秘密,韦七娘将血奴送回来,自然不必你教,她也会指点你们到这里来。"武三爷道:"这里的大门还是她叫开的。李大娘道:"她追随宋妈妈出入这里已多次,看门的对她并不陌生。"武三爷道:"就算她没有办法将门叫开,凭我们一伙,要破门而入也不是一件难事,不过既然可以省回那番气力,倒也省得。"李大娘道:"那扇门并不容易破的。"

    武三爷道:"我们已准备了擂木。"

    李大娘道:"那是扇铁门。"

    武三爷道:"墙壁难道也是铜墙铁壁?"

    李大娘道:"虽然不是铜墙铁壁,却已够厚。"武三爷道:"我们准备的那条擂木也够坚硬,就算不能将门撞开,将墙撞塌大概总不成问题。"李大娘道:"这一来势必惊动,在墙塌之前我的手下纵未能将你们射杀墙外,在墙塌之后应可以集中在一起,给你们迎头痛击,而我在庄外的手下亦应可以闻声赶到。"。

    武三爷道:"你在庄外有什么手下?"

    李大娘道:"你真的不知?"

    武三爷道:"在未攻入这庄院之前,我的手下已将庄外几户有问题的人家肃清了,就不知有没有杀错人。"李大娘淡淡一笑,道:"那又是宋亨供给你的情报?"武三爷道:"其中的一户是的。"

    李大娘接问道:"宋亨现在什么地方?"

    武三爷道:"你想他去的地方。"

    李大娘道:"你知我想他去什么地方?"

    武三爷道:"地狱。"

    李大娘道:"他怎会下地狱?"

    武三爷道:"你第一个刀手挥刀杀来之时,我就推了他上去应战,谁知道他连一刀都挡不住。"李大娘道:"给你在后面一推,他十成武功最多只剩五成,而据我所知,他的武功本来就很糟。她瞟着武三爷,又道:"你原来并不是一个守诺重信的人。"武三爷道:"对于那种不守诺重信的人,我向来也不会重诺守信。"李大娘道:"哦?"

    武三爷道:"宋妈妈告诉他那些秘密之时,他本应该严守秘密。"李大娘转回话题,道:"你所以不采取行动的两个原因到现在仍只说了一个。"武三爷道:"还有一个更简单。"

    李大娘道:"我在听着。"

    武三爷道:"对着你这样娇俏的一个美人,我实在下不了辣手,"李大娘嫣然一笑。

    这一笑妩媚之极,满堂的灯光一时都仿佛集在她的面上。

    灯光辉煌,人更明丽。

    所有的目光却己迷惘。

    武三爷好像也没有例外。

    李大娘嫣然笑道:"怎么你也懂得这种讨人喜欢的说话?"武三爷轻叹一声,道:"这是我心里的话。李大娘笑得妩媚,道:"你不忍下手,我不肯出手,这怎办?武三爷道:"我们开谈条件。"李大娘道:"是谈还是听?"

    武三爷道:"听。"

    李大娘道:"我就听听你的条件。"

    武三爷道:"我的条件其实也不多,只不过两个。"李大娘道:"先说第一个听听。"

    武三爷轻咳一声,一清嗓子道:"多年来我一直都是逢场作戏,今夜却不知何故竟起了家室之念。"李大娘道:"你要我嫁你?"

    武三爷道:"这是我的第一个条件。"

    李大娘道:"我已经嫁过。"

    武三爷道:"嫁过也可以再嫁。"

    李大娘笑道:"我也已够老,就连我的女儿年纪都已经不轻。"武三爷道:"我比你更老,如果我也有女儿,她也绝不比血奴年轻。"李大娘大大的叹了一口气,道:"你一定要娶我,我也只好由得你。"武三爷道:"嫁了我之后,这里的土地完归你,我的一份也包括在内。"李大娘一怔,道:"你拼命杀人这里,难道就为了娶我?"武三爷摇头,道:"这是我第一次见你,在未见到你之前,我根本没有这个念头。"李大娘瞟着他道:"我看你也不是一个怎样慷慨的人。"武三爷嗯一声。

    李大娘道:"你却肯将这里所有的土地部送我,难道你这样拼命,也不是为了这些土地?"武三爷摇头。

    李大娘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武三爷道:"我正准备说出第二条件。"

    李大娘在听着。

    武三爷道:"我要知道那只鹦鹉——血鹦鹉的秘密。"这句话入耳,李大娘一张脸立时铁青。

    武三爷接道:"也就是说,我要知道太平安乐富贵王的王府库藏珠宝的下落。"李大娘冷冷的盯着他,道:"你在说什么疯话?"武三爷道:"我来这个地方,一住就三年,你以为真的喜欢上这个地方?选择这个地方来做根据地?他轻笑一声,又道:"那要是事实,我才真的发了疯,这个地方虽然地方好,天气好,说起来才只那几片肉,好像我这种胃口奇大的人,还不够一顿。"他望着李大娘笑笑又道:"女人的胃口较小,有这儿斤肉应该就够的了。"季大娘也只望着武三爷,一双眼睁得又圆又大,好像根本就不明白武三爷的说话。

    武三爷也不管她是否明白,又接道:"我走来这个地方是因为你在这个地方;我拼命打入这个庄院,亦因为你在这个庄院。"李大娘仍是一副不解的神色。

    武三爷补充道:"我所以找你,却是因为你知道血鹦鹉的秘密。"李大娘沉默了下去。

    武三爷既不催促,也再没有其他的话说。

    整个大堂都静了下来。

    王风伏在承麈上面更就连动也不敢动了。

    他虽然不怕惊动武三爷,却怕就此而错过一个知道血鹦鹉秘密的机会。

    血鹦鹉的神秘和诡异早已将他迷住了。

    血鹦鹉究竟有什么秘密?

    武三爷为什么一口咬定李大娘知道血鹦鹉的秘密?李大娘与血鹦鹉之间又究竟有什么关系?武三爷到底是什么人?

    李大娘又到底是什么人?

    王风的心中满是疑问。

    这些疑问似很快就都有一个解答。

    李大娘的沉默,他相信只是暂时沉默,即使李大娘决定沉默下去,武三爷也不会由得她。

    好像武三爷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一定不择手段。

    这一点,李大娘势必明白。

    王风也希望她真的能够明白。

    灯光不知如何已变得暗淡。

    李大娘的面容也仿佛因此变得阴森。

    她终于开口,语声虽然一样的动听,却显得神秘而遥远。

    她缓缓地道:"那一天——"只说了三个字,她的话就被武三爷打断:"到底哪一天?"李大娘冷然一笑,道:"我现在说的,是属于第二个世界的事情。"武三爷又截口道:"你所谓第二个世界是什么世界?"李大娘道:"诸魔群鬼的幽冥世界。"

    她这话出口,堂中好像就多了一股寒气,幽冥世界的诸魔群鬼亦似因为有人谈及他们,飘来了不少。

    秋夜昏灯,如此深夜,如此环境,本就最适合诸魔群鬼出动。

    武三爷没有作声,其他人早已屏息静气。

    李大娘又道:"幽冥世界的年月日与人间的年月日,据讲完两样,甚至称呼据讲都不大相同,那一天到底是人间的哪一天,我相信还没有人知道。"武三爷追问道:"那一天又怎样?"

    李大娘从容道:"那一天是魔王十万岁的寿诞,幽冥世界诸魔群鬼共聚奇浓嘉嘉普。"武三爷插口问道:"奇浓嘉嘉普是什么地方?"李大娘道:"那就是魔宫所在,也就是真正的幽冥世界,上不见青天,下不见土地,只有风和雾,寒冰和火焰。"武三爷道:"真的有这个地方?"

    李大娘道:"据讲是有的。"

    武三爷道:"在哪里?"

    李大娘道:"不知道。"

    武三爷又不作声。

    李大娘接道:"为了庆贺魔玉的寿诞,九天十地的诸魔都到齐了,各各刺破了中指,挤出了一滴血,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化成了一口鹦鹉,血鹦鹉!作为他们的贺礼。"武三爷随即应道:"那其实只用了九万八千六百八十六滴魔血,还有的一千三百滴就化成了十三只血奴,剩下的十三滴亦练成了十三块血红的魔石。"他知道的居然也不少。

    李大娘奇怪地望着他,道:"你也知道这些事?"武三爷道:"我还知道那只血鹦鹉每隔七年就会降临人间一次,带给人间三个愿望,只要你是第一个看见它的人,你就能得到那三愿望,无论什么愿望都会实现。"李大娘的眼神更奇怪,便问道:"你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武三爷笑道:"太平安乐富贵王的王府库藏珠宝神秘失窃之前,南国已盛传这个故事,失窃之后流传得更广,当时我恰好就在南国。"李大娘一声微喟,道:"这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武三爷道:"难道这就是血鹦鹉秘密?"

    李大娘道:"这件事虽然很多人知道,却无疑就是血鹦鹉的秘密。"武三爷道:"你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李大娘默认。

    武三爷笑了。

    笑声中充满了讥诮的意味。

    李大娘毫无反应。

    武三爷笑着道:"那只是一个故事,我现在要知道的可是事实。"语声忽顿,再出口之时,已变得异常冷酷:"即使真的有所谓第二世界,有鬼怪妖魔,也不会窃取人间的珠宝,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失窃,我敢肯定一定是人为。"李大娘没有说话。

    武三爷一字一顿地接道:"那是什么人?太平王府失窃的珠宝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他不独语声冷酷,面容亦变得冷酷非常。

    李大娘反而笑了,道:"听你的口气,你就像是个官,现在在审问犯人。"武三爷冰冷的面容忽然溶化,笑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李大娘道:"哪一半?"

    武三爷道:"我现在虽在审问犯人,却不是个官,是个贼,贼中贼。"李大娘道:"做你的犯人倒也舒服,可以这样子舒舒服服坐着。"武三爷道:"对于跟我合作的犯人,我通常都会对他特别优待,你如果不肯合作,那就非独不会舒服,相信会非常痛苦的了。"李大娘微喟道:"你要我怎样合作?"

    武三爷道:"你应该知道,我也已说得非常清楚。"李大娘道:"太平王府库藏珠宝失窃时,我正好也在南国。"武三爷道:"你在南国干什么?"

    李大娘道:"探亲。"她又一声微喟接道,"所以我也知道这件事,却并不比你知道的多。"武三爷道:"是么?"

    李大娘道:"奇怪,你竟也知道我当时的行踪,现在又找到我的头上。"她悠然一笑,"莫非当年在南国,你就已见过我了?"武三爷摇头,道:"我的确知道你,是在买入这送子观音之后。"他突然摊开右手。在他的掌心,赫然有一个白玉送子观音。"晶莹无瑕的白玉,精巧细致的雕刻,就连那观音,观音手抱那孩子的容貌都栩栩如生。看到这送子观音,李大娘面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奇怪。奇怪得你无法看得出那是怎样的一种表情。武三爷目光落在李大娘的面上,缓缓道:"太平安乐富贵王富甲南天,虽然享尽人间富贵,却并不见得就比一般人快乐,因为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儿子,一个都没有。"他目光一转,转向那送子观音,道:"也因此,当今天子特别挑了一方上好的美玉,着令高手匠人雕刻了这个送子观音,这方玉已经价值不菲,再加上赐自天子,并且又另有意义,一直被视为太平王府五宝之一,亦是太平王府失窃的珠宝之一,这送子观音既然仍在人间,其他的珠宝当然也在。"李大娘静静的听着,完没有反应。

    武三爷将玉像放入怀中,又道:"所以在买入这个送子观音同时,我将卖主也留下,表面上我一直是个正经商人,别人也是这样想,因此这个送子观音的卖主才会找上我,到他发觉我并不是想象中的简单,非独看出这个送子观音的来历,还准备将他留下追究之际,已经走不了了。他却不是真正的卖主,口也紧得很,只可惜在我面前,除了死人外,没有人能够保藏秘密。"说到这里,武三爷的面容又似雪般冷酷。

    前后不过半柱香光景,他的面容已反复数易。

    一个人的面容反复多变,心意通常也会一样。

    这种人非独不易相处,更不易应付。这种人如果要套取别人的口供,办法一定不会少。

    纵是铁打的汉子,落在这种人手中,要保藏秘密,似乎就真的只有带进棺材一个办法。

    他说的已经非常明显,李大娘竟然仍无反应,就连他也觉得有些儿意外。

    他冷冷的盯着李大娘,又道:"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李大娘淡淡一。笑,道:"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有人说我聪明了。"武三爷道:"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又怎会不知道现在应该怎样做?"李大娘道:"我是知道的,只可惜你所问的都不是我所知的事情。"武三爷叹息道:"那我也觉得很可惜。"

    李大娘哦的一声,瞟着武三爷。

    武三爷一再叹息道:"你虽则不知,我却认为你必知,非问你一个清楚明白不可。"李大娘摇摇头道:"你不肯相信,也没有办法。"武三爷道:"我却有办法。"

    李大娘道:"你可肯将那办法教给我?"

    武三爷点头,毫不犹豫地点头。

    李大娘忍不住问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办法?"武三爷道:"在我的追问之下,你仍说不知,我就会相信的了。"李大娘道:"你说要怎样追问我?"

    武三爷沉吟道:"我正在考虑。"他忽然又一声叹息,道:"那方面我本来最少有一百种方法,但任何一种,我都有点不忍用在你身上。"李大娘道:"哦?"

    武三爷道:"因为我还想娶你。"

    李大娘好像仍不明白。

    武三爷接着又冷冷说道:"那一百种方法,任何一种用上,你都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美丽的了。"李大娘居然还笑得出,她笑道:"我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美丽,你一定会很难过。"武三爷皱着眉道:"嗯。"

    李大娘嫣然一笑,道:"你当然也不会再娶我。"武三爷微微颔首。

    李大娘笑道:"你既然一心娶我,又怎会对我那么狠?"武三爷忽然笑了起来,道:"有一件事你大概还不清楚。"李大娘道:"什么事?"

    武三爷道:"你虽然美丽,但与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比较,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在我的心目中美丽得多,可爱得多了。"李大娘仍在笑,笑得却已有些勉强。

    武三爷随即一步跨前,道:"由我这里到你那边最多不过十五步距离,我尽量放缓脚步,这一段时间之内,你应该考虑清楚的了。"这句话说完,他已一步跨出。

    李大娘哪里还再笑得出来,在她左右的四个中年妇人不约而同推身而起。她们一动身,武三爷的十二个手下亦放开脚步,成四面追上。四个中年妇人立时穿花蝴蝶般飘飞,分立在李大娘的前后左右。她们的手中这刹那已各自多了一支软剑。

    三尺长的软剑,迎风飓地抖得笔直。只看这一手,已知她们在剑上亦下过一番苦功。

    武三爷瞪着她们,再一步跨出,突喝道:"先给我拿下这四个女人。"这句话的对象当然是他的十二个手下。

    在他身旁的一个白衣人随即问道:"要活的还是死的?"武三爷笑道:"能够生擒就不妨生擒。"。

    "不能呢?"

    "不能你们不免就得拼命,拼命的结果是怎样就怎样。"武三爷这样吩咐,事情好办得多了,十二个白衣人不由得脚步齐皆一紧。

    也就在这时,堂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铃声。

    铃声由远迅速地飞来,怪异而奇特。

百度搜索 血鹦鹉 天涯 血鹦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血鹦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血鹦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