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流星·蝴蝶·剑 天涯 流星·蝴蝶·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律香川身子突然软瘫.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只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居身就已软瘫.世上只有-个人,能在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他身后。

    世上只有一个人,能令他跪下.

    老伯.

    没有别人,只有老伯?孟星魂满眶热泪,几乎已忍不住夺眶而出.老伯还是老样子,没有变,连一点都没有变。天地间好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令他改变。

    他站在那里,还是站得很直,就好像一秆标枪插在地上。

    淡淡的星光照着他的脸。只有他脸上的皱纹似已变得更深,但他的睁子却还是同样锐利,就好像剑已出匣,刀已出鞘。可是等他看到盂星魂时,这双冷酷饶利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温暖之意。他只看了律香川一眼,目光就转向盂星魂。

    孟星魂忽然发现他的脸并不是完没有表情的,其实他脸上每条皱纹里,都隐藏着谁也说不出有多么丰富的感情。

    他脸上每条皱纹本都是无限痛苦的经验所到划的痕迹。

    只有这种皱纹,才能隐藏他如此丰富的感情。孟星魂热泪终于忍不任夺眶而出老伯凝视着他,良久良久,才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你很好I"他本似有很多话要说,却只说了这三个宇。虽然只有三个字,但在盂星魂听来,却胜已过世上所有的言然后他才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他回过头,就看到了易潜龙"易潜龙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已不是老江湖的笑,是温暖而充满了友谊的笑。

    他微笑着道:"现在你该完明白了吧?"

    盂星魂摇摇头。他的确不能完明白,因为他太激动,大欢喜。几乎已完无法思索。易潜龙很理解所以接着道:我非但没有出卖老伯,也没有溜走。…我从来就没有溜走过."盂星魂忽然理解,所以就替他说了下去,别人以为你溜走的时候,其实你正在暗中为老伯训练那一批新血."易潜龙道:"不错,无论任何组织都和人一样,时时刻刻都需要新的血液补充,否则他不但会衰老腐败,而且随时都可能崩溃.。

    盂星魂目中忍不住流露祟敬之色,因为他觉得在面对着的,基个伟大的朋友易潜龙也看得懂,微笑着道,其实那也算不了什么,那些年轻人非但充满了热情,而且都很忠实,要训练他们并不是件困难的事。"年轻人永远比较热情忠实,狡黠和阴谋他们根本就不望去学.盂星魂也年轻过,他点点头,叹道:要训练那些人的确不难,难的是那忍辱负重的勇气,那远比为人去流血换命还要难得多.。

    易潜龙看着他,忽然用力拍他的肩。

    他们从此也成为终生的朋友,因为他们不但已互相了解,而且互相敬重。

    只有对朋友完忠实的人,才值得别人敬重."能够为朋友忍受屈辱的人,更永远都不会寂寞."盂星魂忽又问道:"你们是不是已去过飞鹏堡了?"易潜龙道"当然去过,我训练那些人,为的本是要对付十二飞鹏的。,盂星魂道;"那么你怎会到了这里?"

    ☆易潜龙道:"因为我已和老伯约定,初五以前,他若有命令给我,我们就在初七的正午,从后山偷袭飞鹏堡,否则我们就立刻连夜赶来这里。盂星魂道:"你没有接到他的命令?"

    易潜龙道:"没有,传令的人已死在律香川手里。律香川当然在也旁边听着,听到这里,胃部突然收缩,几乎忍不住要吐。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已的错误在哪里。

    他本不该使老伯精选出的那批人死得太早,本该等他们到了飞鹏堡之后再下手的。

    只可惜那时实在太兴奋太得意了,巳变得有些沉不住气,所以才会造成这种不可原谅的错误。

    现在这错误已永远无法弥补。

    律香川弯下腰,吐出了一滩苦水。

    但还是没有人看他一眼。

    他本是个绝顶聪明的天才,不可一世的枭雄,他只差半步,就可达到成功的巅蜂。

    可是现在他在别人眼里,竞似已变成完不被重视。

    竞似已变成个死人。

    易潜龙道:"我赶到这里,才知道老伯已有了复仇的计划。而且将每一个细节都安排好了。"孟星魂道"

    易潜龙道:"今天下午,老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所以每一刻时间都要尽力争取,因为我知道时间有时甚至比鲜血更可贵。"盂星魂道:我明白。"

    这一点的确很少有入能比他更明白

    他若没有时间观念,也许已死过无数次。

    易潜龙脸上露出自傲之色,微笑着道,"这三四十年来,我参与老伯的行动不下两百次,从来也没有耽误过片刻。""盂星魂又叹了一声,道"无论谁有你这样的好朋友,都应该觉得高兴。易潜龙紧握他的肩,道:"老伯有了你这样的朋友,连我都很高他接着又道"老伯已算准了律香川必定会到这里来找他,也算准了律香川看到那七星针后,必定会亲自到下面去看看的,因为他这人除了自己外,谁都不相信的。"盂星魂忍不住冷笑道:"有时他连自己都不太信任。"易潜龙道:"老伯的计划本是要乘他下去的时间,发动攻势,先歼灭他最基本的部下。"他笑了笑,又道:"因为他来得必定很匆忙,绝对没有时间集中所有的力量,最多也只不过能将最基本的一批部下带来。"盂星魂道"这里的地势你们当然比他熟悉得多,无疑已先占了地利。"易潜龙道"而且他最擅长的,本是在暗中放冷箭伤人,但这次情况却完相反,他绝对投有想到会有人在暗中等着对付他。"盂星魂道:所以你们又占了天时"

    易潜龙道"还有,他的人匆匆赶来,又已在这里守候了很久,必定已有些疲倦,但我们的人却正如初生之虎,猛虎出山。"他微笑着手,胜负之数已经很明显。"

    盂星魂微笑道"天时、地利、人和,都已被你们占尽了,老伯这计划,实在可以称得上是算无遗策。"易潜龙道"但,他却还是有一件事没有算出来。"盂星魂道"哦?"

    易潜龙道:"他没料到你也会跪着来,而且会到下面去……

    盂星魂苦笑道"那时候我想错了……

    易潜龙道"但老伯却明白你的想法,他知道你这次来,是准备跟他同生共死的盂星瑰喉头突又哽咽,热泪几乎又忍不住耍夺眶而出。士为知己者死一个人就算为老伯这种朋友死,死又何憾?

    易潜龙也仿佛有很多感慨,叹息着道"老伯也知道你既然在下面,见到了律香川,就绝不会再让他活着上来.就算拼着跟他同归于尽,也绝不会再让他活着上来。"盂星魂道;"万以·.…所以你才会下去?"

    易潜龙道"因为老伯并不想他死,你更不能死,所以……"他又拍了招孟星魂的肩,笑道:"以后的事,你总该明白了吧?"盂星魂点点头。

    他虽然点头,却还是不太明白-他不明白老伯为什么还要让律香川活着?

    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老伯做的事,是绝不会错的……

    绝不会。

    对律香川他已错了一次,绝不会再错第二次。

    老伯一直看着他们,听着他们说,目中似也热泪盈眶。

    然后他才慢慢地走过来,凝视着他们,缓缓道"我看错过很多人,但却没有看错你们,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好朋友…。"他忽然拥住孟星魂的肩,一字一字道:"你不但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儿子""。"盂星魂点点头道:"我是·.,o我是…。/

    然后他满眶热泪就已流了下来。

    夜更深,星已疏。

    所有的人忽然间都走了,只剩下律香川一个人跪在无边的黑暗中。

    他跪在这里,居然没有人睬他,没有人看他一眼。

    没有责备,没有骂,没有报复。

    老伯就这样走了,易潜龙和孟星魂也就这样定了,既让他像野狗般跪在这里。

    甚至连那些弓箭手的死尸都被抬走,却将他留在这里、他也曾经是个不可一世的人物,现在竞真的已变得如此不足轻重。

    风吹在身上,断了肋骨疼得更剧烈。

    律香川忽然也觉得自己就像是条无主的野狗,已被这世界遗他无论是死是活,都已没有人放在心上。

    冷汗在往下流,眼泪是不是也将流下?

    律香川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咬着牙,挣扎着站起来。

    "无论如何,我还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定还有机会。"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已,而且,努力使自己相信。

    但也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真的想报复,只觉得很疲倦,很累,很累……

    这是不是因为他的勇气已丧失?

    是不是因为老伯没有杀他,但却己完剥夺了他的自尊和勇现在,他只想喝一杯,痛痛快快地喝一杯。…·这少年伏在桌上,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掠醒。

    他揉揉眼睛,站起来,打开了门。

    外面不知何时已开始下雨。

    律香川湿淋淋地站在雨里,眼睛里布满了红丝,门已开了很久,他还是痴痴地站在那里,似已忘记进来。

    少年看着他,并不惊讶;就像是早已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雨很冷。

    六月的雨为什么会如此冷?

    少年无言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律香川身上。

    律香川忽然紧紧地拥抱住他,喃喃道:"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少年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太笨,所以笨得不知该用什么方法表达自己的情感。

    历以他只是无言地转过身,将酒摆在桌子上。

    律香川终于走进来,坐下。

    酒虽然是冷的,但喝下肚后,就立刻像火焰般燃烧起来。律香川的心也渐渐开始燃烧,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还是没有死只要我活着,就迟早总有一天要他们好看"……你说是不是?"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总是完同意的。

    律香川笑了,大笑道/没有人击倒我,我迟早还是会站起来,等到那天,我绝对不会忘了你,因为只有你才是我的好朋友"他似乎想证明给这少年看,所以挣扎着站起来,努力站得直出。

    可是他的腰突然有柄刀自背后刺入他胃里。

    等他抬起

    他咬着牙,蹬着凸起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和恐惧,啊声道:你。…你在酒里下了毒?"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还是完同意。

    律香川簿扎着,喘息着,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T"少年脸上还是无表情,还是好像不知该用什么法子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这种日子我已经过腻了,老伯答应我,让我过好日子。"老伯。

    果然是老伯!

    老伯真正致命的一击,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律香川咬牙道:"你…"你这畜牲,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出卖了我!"少年谈谈道:"这种事我是跟你学的,你可出卖老伯,我为什么不能出卖你?"这一击的力量更大。

    律香川似己被打得跟前发黑,连眼前这愚蠢的少年都看不清也许他根本就从未看清楚过这个人。

    他怒吼着,想扑过去捏断这个人的咽喉。

    可是他自己先倒下了。

    他倒下的时候,满嘴都是苦水。

    他终于尝到了被朋友出卖的滋味。

    他终于尝到了死的滋味。

    死也许并不很痛苦,但被朋友出卖的痛苦,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忍受的!

    连律香川都不能。

    天已亮了。

    黑夜无论多么长,都总有天亮的时候。

    只要你有勇气,很耐心,就一定可以等到光明。

    光明从窗外照进来,椅子就在窗下。

    老伯终于又坐回他自已的椅子上、

    直到这时孟星魂才发觉他毕竟还是苍老了很多,而且显得很疲倦。

    一种满足和愉快的疲倦。

    他伸直双腿才缓缓长叹一声,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杀律香川?"盂星魂道"我不奇怪。"

    老伯显得很惊讶,道"为什么T"

    孟星魂微笑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替他安排了很恰当的下场。"老伯也笑了,但笑容中却仿佛还是说不出的凄凉和辛酸。

    律香川就像是他亲手栽成的树木砍断的!

    孟星魂忽又问道"高老大呢?"

    这句话他已憋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老伯叹息了声,道,"我并不怪她,她是个很有志气的女人,一心想往上爬,虽然她用的方法错了,但世上又有谁从未做错过事呢?"盂星魂道6你·.…你让她走了?"

    老伯点点头道"而且我还要将她一心想要的那张地契送给她——以后你无论看到谁在想往上爬,都应该去扶他一把,千万不要从背后去推他。"孟星魂垂下头心里充满了感激,也充满了崇敬。

    老伯毕竟是老伯。

    他也许做错过很多事,但他的伟大之处,还是没有人能比得上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年轻人走到门口。一个充满了热情和活力的年轻人,一举一动都带着无限斗志和力量。

    这正是老伯组织中的新血,也正是这社会的新血。

    孟星魂看到他,就知道人类永远不会灭亡。

    只要人类存在,正义也永远不会灭亡

    老伯看到这年轻人,精神仿佛也振奋了些.微笑道"什么事进来说吧。"这年轻人没有进来,躬身说道"万鹏王没有死,死的是屠大鹏,他低估了万鹏王,所以,他就死了。"他的回答简单,中肯而扼要,易潜龙多年的训练并没有白费。

    孟星魂几乎忍不住想要问

    "凤凤呢?"

    可是他没有问,老伯也没有问。

    这个人是否存在都已不重要,已不值得别人关怀。

    但孟星魂却忍不住要问老伯6应该怎么样去对付万鹏王?"万鹏王既然还没有死,他和老伯就迟早还是难免要决一死战。

    老伯叹息着,道"他没有死,我也没有死,所以我们只有继续斗下去,就算我们已觉得很厌倦甚至很恐惧,也绝不能停止。"孟星魂垂下头,道:"我明白。"一个人走入了江湖溉好像骑上了虎背,耍想下来实在太困难。

    老伯道"就算万鹏王死了,还是有别人会来找我,除非我倒下去,否则这种斗争就永远也不会停止。"他叹息着.又道"像我这种人这一生已只能活在永无休止的厌倦和恐惧里,我想去杀别人的时候,也正等着别人来杀我。"盂星魂也明白。

    这一点当然也没有人比他更明自。像这样子活下去,虽然太老了些,但却还是非活下去不可。

    老伯慢慢地接着道:"一个人种下的种籽若是苦的,自己就得去尝那苦果,我既已错了,就得要付出错误的代价,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替我去承受。"他忽然笑了笑,又道"可是你还年轻,只要你有勇气,还是可以改变自已的命运,一个人犯了错误并不可耻.只要他能知错认错,就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盂星魂忽然抢起头,道"我明白。"

    老伯的笑容虽带些伤感,但已渐渐明朗,一字字道"所以你千万莫要再为任何事烦恼,快放下心事,去叫小蝶,快去·…"他站起来,紧拥孟星魂的肩,微笑着道:"我要你们为我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快快乐乐地活下去!"快活林中灯光依旧辉煌。

    但高老大的屋子里却还没有燃灯。

    她并不是厌恶光亮,面是畏惧-也并不是怕她脸上的皱纹会被照出来,而是怕明照出她心里的那些丑恶的创伤。这些创伤久已结成了疤,永远抹不去的疤。

    还是有灯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在她手里一张陈旧而残皱的纸这就是她不惜一切也要得到的地契。

    她推开窗子,园林中一片锦秀,现在这一切总算已完属于她她终千已从黑暗的沟渠中爬了上去。

    她已本该满足。

    可是也不。

    付出那么惨痛的代价之后,她真正能得到的是什么?

    除了空虚和寂寞还有什么?

    孟星魂,叶翔,石群,小何,都已一个个走了,无论是死是活,都已永远不会再回来。

    这园林难道真能填补她心里的空虚?这张纸难道真能安慰她的寂寞?

    她突然狂笑,狂笑着将手里的地契撕得粉碎。

    门外有人在呼喊"大姐,快出来,洛阳的王大爷已等得快急死高老大狂笑着,大声道"你就叫他去死吧——你们都去死吧,死光了最好。门外不再有声音。

    每个人都知道,高老大不高兴的时候,大家最好莫要惹她。

    她关起窗子,将长长的头发散下来,然后又慢慢地将身上衣服都脱下,就这样赤裸裸地站在黑暗中。

    她的腰仍然坚挺纤细,她的腿仍然修长笔直,她的胸膛仍然可以埋藏很多很多男人的生命。

    可是她自己知道,她自已的生命己剩下不多。

    逝去的青春是永远不会再来了。

    "一个人赤裸裸地来,也该赤裸裸地去。"

    她又开始狂笑,狂笑着夜黑暗中旋舞,突然自妆台的抽屉中取出一樽酒,旋舞着喝了下去。

    这是生命的苦酒,也是毒酒。

    石群回来的时候,她己倒下,乌黑的头发散落在雪白的胸膛上,美丽的金樽仍然在发着光。

    可是她的生命却已黯淡无光。

    石群跪下来,就在她身旁跪了下来,捧起一满把她的头发。

    眼泪就

    她的头发忽然又有了光,晶莹的泪光。

    谁说大海无情?

    在星光下看来,海水就像缎子般温柔和光滑。

    潮也退了。

    大海也和人的生命-样,有时浪涛汹涌,有时平淡安静。

    孟星魂和小蝶携着手,互相依偎着,凝视着无限温柔的海洋。

    他们的心情,也正和这星光下的海水一样。

    孩子已睡.这是一天中他们唯一能单独相处,互相依俱的时侯。

    经过了一天劳累之后,这段时候仿佛显得特别短,可是他们已满足。

    完满足。因为他们知道今天过了还有明天,明天必将更美丽。

    无数个美丽的明天,正在等着他们去享受。

    忽然间,海面上又有一颗灿烂的流星闪过,使得这平静的海洋变得更美丽生动。

    盂星魂忽然道:"我做到了,毕竞做到了。"

    小蝶偎在他怀里,柔声道你做到什么?"

    孟星魂紧拥着她道:、有人说,流星出现的时候,若能及时许个愿,你的愿望一定能达到。"小蝶嫣然道:"这是个很古老,也很美丽的传说,只可惜从来没有人真的能做到。"孟星魂笑道:但我这次却做到了。"小蝶眼睛里光采更明亮道:"你真的在流星掠过的时候,及时许了个愿?"盂星魂道,"真的。"

    小蝶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孟星魂微笑着,没有回答。

    小蝶也没有再问因为她已明白,他的愿望,也就是她的愿望。

    他们的微笑平静而幸福。

    流星消逝的时候,光明己在望。黑暗无论多长,光明迟早总会来的——

    (书完)

百度搜索 流星·蝴蝶·剑 天涯 流星·蝴蝶·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流星·蝴蝶·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流星·蝴蝶·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