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流星·蝴蝶·剑 天涯 流星·蝴蝶·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地是平的,没有坟墓。老伯叫人将一畦菊花移到这里。他亲手埋下第一株。

    他知道菊花在这块地上一定开得比别的地方更鲜艳。因为这块地很肥。

    菊花种下去的时候,老伯脸上带着笑容可是他的心却在绞他唯一的儿子,他最忠实的朋友,就都理在这块地下,他们的尸体虽然很快就会腐朽,但他们的灵魂却将永久安息。

    老伯不愿任何人再来打扰他们,所以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埋葬之处。

    以后当菊花盛开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称赞这片鲜艳仍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是什么力量使这片花分外鲜艳的。

    永远没有别人,只有老伯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将自己儿子的生命赋与这片土壤。

    他希望他儿子生命能与大地融合。

    暮色刚刚降临,种花的人已都走了。

    直到这时,老伯的眼泪才流下。

    孙剑、韩棠、文虎、文豹、武老刀--还有

    这些人不但是他的部属,也是他的朋友。

    他们死了,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寂寞,才知道自己渐渐老了。

    但除了他自己外,他这种感情绝不会有别人知道.永远没有。

    流星划破黑暗的时候,孟星魂正在星空下。

    他看到流星闪耀,又看到流星消失。

    他问自己"有些人的生命,是不是和流星一样T…..,蝴蝶永远只活在春天里。

    春日虽易逝,但却必将再来。

    只要你活着,就有春天。

    这蝴蝶已死去了至少有三个月,但它翼上的色彩却几乎还是和活着时同样鲜艳。

    蝴蝶夹在一本李后主的词集里那只美丽的彩翼虽已被夹得薄如透明,身体的各部位都还完整无缺,所以看起来还橱橱细生,仿佛随时都可能展动双翼,乘风而去。

    她翻开这本词集,就看到了这只蝴蝶。那页恰估巧是她最心爱的一首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花谢了还会再开,春天去了还会回来。

    可是这蝴蝶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这首词几乎和蝴蝶同样美足以流传千古,永垂不朽。

    可是这填词的人呢?

    这填词的人,生命是不是和蝴蝶-样?

    若人太多情是不是就会变得和蝴蝶样?

    多情人是特别容易被人折磨,多情的人痛苦总是较多。

    多情人的生命也总是比较脆弱短促"小姐,水已经打好了。"她的丫头兰兰匆匆走进来。看到她手里的蝴蝶,苹果般的脸上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她抬起头道:"这蝴蝶是你捉来的?"兰兰通嗯,我捉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捉到,幸好没有把它的翅膀弄断。"她轻轻吸了口气,道"你虽然没有弄断它的翅膀,却弄死了它,你心里不难受?"兰兰笑道蝴蝶反正很快就会死的。"

    她打断了她的话道:人也反正很快就会死的.是不是?"兰兰道"可是"…可是……"

    她皱了皱眉道;"可是怎么样?蝴蝶有没有伤害过你?"兰兰道"没有。"

    她又道"蝴蝶有没有伤害过任何东西?"

    兰兰道"没有。"

    姻又双了口气道:"那你为什么要伤害它?"

    她总是不懂,人为什么要对蝴蝶这么残忍7

    人捕杀野兽,是因为野兽伤人。

    人奴役牛马,烹杀中羊,是因为这些家畜是人养育的。

    可是蝴蝶,它是那么善良,那么无辜,它为了人间的美丽而传播花粉,却没有想要人对它报答。

    人为什么还是偏要对它这么残忍T

    兰兰咬着嘴唇想了想,才低着头道"我去捉它,只不过是因为它很美,很好看…。/"美"难道也是种罪恶?

    为什么越美丽的生命越容易受到伤害?

    兰兰又道"我其实并不想伤害它。"

    她叹息着道"你虽然不想伤害它,但它已死在你手上。"兰兰嘟起嘴,道:"但现在它还都和活着时同样美我若没有去捉它,它现在也许已经死在阴沟里,也许已被吃进了蜘蛛的肚子。"她怔住,说不出话。

    她不能不承认兰兰的话也有道理。

    这蝴煤虽已死了,但它的美丽已被保存,已被人欣赏。

    它的生命已有了价值。

    蝴蝶如此,人也一样;

    一个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生命是否已有价值?

    "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如泰山。"岂非也正是这意思?

    兰兰道:"小姐,水已快凉了,你快去洗吧晚上你不是还要出去吗?"她点点头,轻轻地将蝴蝶又夹回书里。

    填词的人虽已死了,但这些词句却已不朽,所以他的人也不朽他虽己死了,但却比很多活着的人还有价值。

    他死又何妨?

    水并没有凉,但夜色己笼罩大地。

    约会的时间已过了。

    她并不着急,还是懒懒地躺在温水里。她知道约她的人定会等。

    何况,他等不等都没有关系。

    虽然他很年轻、很英俊尤其穿着那件大红斗蓬的时候,更加临风玉树,足以令很多少女心醉。虽然他对她体贴人做千依百顾将她当做仙子,不惜用尽一切方法讨好她。

    可是她对他并不在乎。

    她无论对任何人都不在乎。o

    有时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也许就因为她对他不在乎,所以他才对她这样死心塌地吧她若真的爱☆上了他,嫁给了他,他也许就会变得不在乎了。

    人、本就是这种如此奇怪的动物。对他们己得到的东西,总不知道多加珍借,等到失去了时,又往往要悔恨痛苦。

    人,为什么总喜欢折磨自己?

    她现在很少去想这种事,也许因为她对人生已看得太透彻,所以她无论对什么事都觉得很厌倦。

    她还年轻,本不该对人身看得如此透彻,本不该如此厌倦。

    包围着她的那些人,很多人年纪都比她大,可是他们无论对什么都觉得很有兴趣一点点小事也会让他们笑个不停。

    有时候她简直觉得他们太幼稚,太无聊。

    望着清澈的水波她忽然想起那天坐在溪水旁的那个年轻人.那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痛苦的年轻人。

    他还年轻可是他对人生却似已比她更厌倦。

    为什么?

    她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也许我应该让他死的,因为我并不能给他快乐……"兰兰垂首走进来递来了一方干净的丝巾,陪笑道:小姐脸洗好了7花公子一定等得快要疯了。"她淡谈道:"让他等,让他疯。"

    兰兰眨眨眼,道"小姐,你难道点也不喜欢他?"她摇摇头。

    兰兰道:"那么小姐最近为什么总是跟他起出去玩呢?"她凝视着水被,缓缓道"也许只因为没有人来约我。"花公子穿着大红的斗篷站在树下。

    一弯新月桂上树梢。

    夜空己深了,她为什么还不来?"

    花公子的确己等得快要疯了,恨不得立刻冲到她家里去问她。

    可是他不敢。

    他不敢做任何一件可能让她不高兴的事。

    有时他也会替自己生气,气得要命,觉得自己本是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被她如此欺负。

    他甚至诅过很多次咒,诅咒以后绝不再去找她。

    可是他不能。

    他的人就像是自已被一根看不到的绳子绑住,拉着他去找她。

    只要一看到她,心里立刻充满柔情蜜意,怒气早已不见了。湖暗中忽然走出来一条人影。

    花公子的心一跳:"她来了。"

    不是。

    这人的脚步踉跄,看来是个醉汉头上戴的帽子也歪下来了,遮住了大半个脸。远远就嗅到有一陈陈酒气。

    花公子皱皱眉。他自己没有喝酒的时接,总是很讨厌喝醉了人。他自己喝醉了的时候.却认为自己豪爽而可爱。

    处希望这醉汉快点走过去,这醉汉却偏偏向他走了过来,忽然道"你在等人?"花公子昂起头根本不屑理睬。

    醉汉喃喃道"我也等过人,但要是值得等的人,我才等,你的呢?花公子冷冷道:"你管不着。"

    醉汉笑道"我当然管不着.但你等的若是个婊子,那就太冤枉花公于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忽道"你说什么?"

    醉汉道"你等的不是婊子,难道还会是个皇后?"花公子道:是又怎样7"

    醉汉又笑笑道"她也许是你的皇后,却是我的婊子。"花公子大怒挥拳,拳头不未打上他的脸,忽然发觉这醉汉一双眼睛锐利如刀,完没有半分醉意。

    醉汉冷冷地瞧着他,锐利的眼睛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嘲弄的意思。

    花公子的心一跳,道"你莫非知道我等的是谁?"醉汉道:"你等的是小蝶,是不是?"

    花公子动容道"你认得她?"

    醉汉点点头,道"我怎会不认得,她既是你的皇后。也是我的婊子。花公子的怨气再也不能忍,拳头再次挥出,刚刚及这醉汉的时候,突然觉得胃部阵剧痛仿佛有根尖针直刺进去。

    他疼得弯下腰,醉汉的膝盖已撞上他的脸。他只觉眼前冒出一片金星,仰面倒下,鼻子里流出的血比身上的斗篷更红。

    醉汉垂头望着他,喃喃道;"奇怪这人的鼻子虽已歪了,却还是不太难看。"花公子喘息着,想站起。

    但醉汉的脚已飞来。他只觉腰上一阵刺骨的酸痛,而且五官都似巳变形,嘴里满是破裂的牙齿。

    醉汉慢慢地点了点头,道"这样才好些了,但我还可以让你变得更好些。"花分子不再脑怒只有恐惧,颤声道"你。…你为什么要对付我?"醉汉谈谈道"因她是我的婊子,我一个人的婊子,不是你的。"小蝶站在那里.面对黑暗。她身上的穿的红斗篷在黑暗中看来,已变为暗紫色,种鲜血凝结时的暗紫色。

    地面上一片狼籍,现在她不再呕吐。

    现在她甚至已不再恐怖,不再愤怒,但却不能不思想。所以就不能不悲哀"他还是个孩子,他做错了什么?"

    一个健康少年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谁也不能说他错。

    可是现在他却像条野狗船被人吊在树上-一条已被人用乱棒打死了的野狗。

    他做错了什么,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也不能爱的人。

    "我早就应该告诉他,我不是她的对象.我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苦果的。"小蝶闭起眼睛,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她也许是个孩子,也许已由孩子长成女人,对生命和爱情还都充满了美丽的图像。

    那时正是春天,花已盛开。她的人就像花一样,被春风吹得又鲜艳,又芬芳。

    盛开的花畔一定有蝴蝶留恋。

    花一般的女孩子呢?

    她忽然觉得有一个少年人在注意着她她随时随地都可以感觉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在凝注着她。

    这少年也许在沉默,也许在害羞可是他那双眼睛里,却含着蕴火一般的热情,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她也很喜欢这少年很愿意接近他。

    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定会由相识而相爱。

    只可惜他们没有机会。

    他们刚相识,他就忽然失踪,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她本来很奇怪猜不透他为什么突然避开不见面,过了很久后,她才渐渐明白无论谁爱上了她,都很快就会"失踪"的。

    她当然也知道那是谁做的事。

    这人己将她占为已有,绝不许任何人再沾她一根手指。

    开始时她不但惊惶而愤怒,愤怒得几乎忍不住要杀了这个她不能。

    她没有那种力量,而且也没有那种勇气。

    他占有她时,她竞完不能反抗。

    从此她只有忍受,忍受。…忍受到快要疯的时候,她就会不顾一切去找别的男人,别的男孩子。

    她只能带给别人不幸。

    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和现在这结果一样。

    花公子的命运虽然悲渗,可是她的命运更悲惨十倍。

    花公子虽然无辜,她又何尝不是无辜的?

    她什么也没有错。

    唯一错了的是,有个不是人的人爱上了她,纠缠着她。

    她非担无法反抗,连逃都逃不了。

    小蝶慢慢地向前走,走向黑暗。

    她没有再回头去看一眼,可是她眼泪已开始流下。

    也许她眼泪并不是为别人而流的,而是为自己。

    她并没有往回走,她不想回家,因为她知道那人现在一定在等着她伸开了双手在等着她。

    那双杀人的手现在必已洗得很干净,但是手上的血腥却是永远洗不掉的。

    每当这双手拥抱她,她都恨不得去死。

    她不能死。

    她有原因不能死。

    只有一个原因,一个任何女人都不能不接受的原因。

    所以她不能不忍受,忍受他的抚摸,他的拥抱,忍受他那满带着酒臭的嘴在她脸上磨擦。

    这也是最令她痛恨的。

    他只有在喝得醉醺醺的时候才会找她,只有在需要她时才去找她。

    他找她好像只是为了一件事,一件令她作呕的事。她从没有在其中找到丝毫乐趣。只不过是他发泄的工具。

    她非但不敢拒绝,甚至不敢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因为他随时随刻都不会忘记提醒她。

    "你若不爱我,若敢离开我,我就要你死"

    小蝶已走了很久,但前面都是和她走来的地方同样黑暗。

    甚至更黑暗些。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到哪里去?能走到哪里去?

    这世上仿佛根本就没有一个她可以逃避的地方,而她虽然明知如此却还是不愿意回去。

    一想起那双手她就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前面有流水声。

    她茫然走过去。

    静静的河水在夜色中看起来如条灰白的绞索,无情的扼断了大地的静寂。

    她坐了。

    她看着谈淡的烟雾从河水上升起,看来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但是雾很快就会消失。

    "我只要纵身一跃跃入雾里我的烦恼和痛苦岂非也很快地就会随着这烟雾消失?"她忽然有了冲动,几乎想不顾一切跳下去。

    就在这时,她仿佛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你是不是想死?"

    声音漂渺而遥远,就仿佛是黑暗中的幽灵在探问她的秘密。

    她不由自主地点头。

    这声音又在问

    "你活过吗?"

    她猝然回顾,就看到了那双眼睛。

    同样明亮的眼睛,同样在冷漠中含蕴着火一般的热情。

    在这一刹那间,她几乎要将他当做多中前那沉默的少年人那突然失踪的少年人。

    只不过他仿佛更年轻,更忧郁.此刻冷削的嘴角却带着淡谈的笑意,仿佛在对她说"这句话是你问过我的,你还记不记得?"

    她当然记得,有种人你只要见过一面就很难忘记。

    孟星魂就是这种人。

    小蝶也凝视着他,道"你没有死?"

    孟星魂嘴角的笑纹更深,道"个人若连活都没有活过,怎么能死?"小煤忽然发觉自己脸上也有一丝笑容升起,道"什么时候来的?"孟星魂道"该来的时候就来了。"

    小蝶道"该来的时候?"

    孟星魂道"我总觉得好像欠你一点什么,所以。n。"小蝶道"你认为我救过你,所以也该救我一次,是不是?"孟星魂笑了笑道"老实说,我从未想到过你这样的人也有想死的时候。"小蝶垂下头,又抬起头道"你一向都是这么说话的么?"孟星魂道"我只说真话。"

    小蝶道/真话有时是很伤人的。"

    孟星魂道"谎话也许会不伤人但却伤人的心。"小蝶凝视着他,眸子更亮道:"那么我问你,那天我若不来,你是不是真的会死?"孟星魂沉默着,缓缓道"我只想死"…想不想死,我会不会死是两回事。"小蝶道:"两回事?"

    孟星魂道"很多人,都想死,很多人,都没有死。"小蝶笑了,道"所以我并没有救你,你也没有救我。"孟星魂道"真正要死的人本就是谁都救不了的。"小蝶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的。r盂星魂道:"我欠你。"

    小蝶道"欠我什么?"

    孟星魂的眸子似已有雾,凝注着她,一字字道:"我现在已不想死。"小蝶又笑了,道"这么样说,我也欠你。"

    孟星魂道"欠我什么?"

    小蝶道"我想不到今天晚上能笑得出。"

    孟星魂道:"你喜欢笑?"

    小蝶道"喜不喜欢笑,和笑不笑得出也是两回事。"孟星魂逼"你看到我才笑的?"

    小蝶道"嗯。"

    孟星魂道"你认为我这人很滑稽?"

    小蝶道"不是滑稽,是有趣。"

    盂星魂道"那么,你为什么不陪我喝两杯酒去T"小蝶眨贬眼道6谁说我不去?"

    酒不好。

    如此深夜.已找不到好酒。

    酒不好并没有关系.有些人要喝的并不是酒,面是这种喝酒的情趣,孟星魂举杯道"我不喜欢敬别人的酒。"

    小蝶道:我也不喜欢别人敬我的酒"

    孟星魂道"但是,我更不喜欢别人喝得少。"

    小蝶笑笑道"喝酒的人都是有这种毛病,总希望别人先醉…。就算他自己想喝醉,也希望别人先醉。"孟星魂说道"你对喝醉的人,好象了解得很多。"小蝶道"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

    孟星魂微笑着道"看来你也不喜欢说谎。"

    小蝶微笑道:"那只因为我对你没有说谎随必要。"孟星魂道"若是有必要呢?

    小蝶慢慢举起酒杯,望着杯中的酒,缓缓道"有必要时,我时常说谎,而且说出来的谎话有时连我自己都不信。"孟星魂道"要怎样才算有必要呢7"

    小蝶道"那样的情形很多。"

    孟星魂道"譬如说……"

    小蝶道"譬如说,你若看上了我,已让我知道你在喜欢她笑了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那当然不可能。"孟星魂也馒慢地举起酒杯,却没有望着杯中的酒。

    他的眼睛在杯沿上凝往着她缓缓道"为什么不可能?"小蝶道"因为……我们彼此根本不了解,甚至可以说不认识。"孟星魂道"但,我们现在已经认识了,何况…/他很快地喝完了这杯酒,又添杯再喝下去才接道:"了不了解是一回事,喜不喜欢又是另一回事,我相信了解你的人一定不会多,喜欢你的人一定不会少,"小蝶微笑道:"你这是在恭维我,还是在讽刺我?"孟星魂也笑了,道:"我只不过说出了我心里想说的话。"小蝶道:"你常常在别人面前说出你心里想说的话?"孟星魂道"我从不说……"小蝶道"可是今天你……"孟星魂道"今天是例外,对你是例外。"小蝶道"为什么?"

    孟星魂沉默了很久,突然长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小蝶也沉默了。

    她忽然发现自己心里也有同样的感觉,觉得可以说出自己的心事,觉得在这人面前可以无拘无束。

    为什么呢?

    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笑了笑,道;"你的毛病是话说得太多,酒喝得太少。"孟星魂道我在等你。"

    小蝶道"等我?"

    孟屋魂道"你已经比我少喝了两杯了。"

    小蝶道"你要我喝得跟你一样?"

    孟星魂道"嗯。"

    小蝶道"你想灌醉我T"

    孟星魂道"的确有这意思。"

    小蝶笑道"那么我警告你,要灌醉我并不容易。"孟星魂道"就因为不容易,所以才有趣,越不容易越有趣。"孟星魂很喜欢韩棠住的这木屋,这也许因为他和韩棠也有些相似之处。

    这木屋并不舒服,却很幽静。

    韩棠死后.这木屋就没有人来过因为韩棠的价值.就在于他自已的那双手,他死了以后,所有属于他的一切立刻都变得无价值,孟星魂已将这木屋看成自己的。

    他们喝酒的地方,就在木屋外,现在星已渐希.夜已更深。

    坛子里的

    孟星魂道"我突然发现跟你在一起,不但话说得特别多、酒也喝得特别多。"小蝶道"一个人只有跟老朋友花一起的时候,才会这样的,是不是?"孟星魂道"是。"

    小蝶道:"但我们并不是老朋友……

    孟星魂道"我们不是。"

    小蝶看了看眸子更亮,比天上最后的一顾星还亮。

    孟星魂忽又笑道"听说你酒喝得越多,眼睛越亮,是不是?小蝶吃吃地笑道6你对我还知道多少?"

    孟星魂道"我知道你酒量很好,知道别人都叫你小蝶。"小蝶道"还有呢?"

    孟星魂道"没有了。"

    小蝶道;"我却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孟星魂道:"我姓孟。…/

    小蝶打断了他的话,道"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盂屋魂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小蝶道;"因为我不高兴。"

    她忽然站起来往外走。

    孟星魂道"你要走?"

    小蝶道"我早就该走了。"

    孟星魂道:"我送你。"

    小蝶道"不必,不必,不必……"

    她不再看孟星魂一眼,接着又道"我自己有腿,我的腿没有断。"孟星魂道"以后"……"

    小照道"以后?我们没有以后,以后你还是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这人就像是忽然变了。在一刹那间就变了,变得的冷酷,又残酷谁也猜不透她怎会变的?女人的心事本就是没有人能了解。

    孟星魂的心仿佛有些刺痛,就仿佛有根针刺人了他左面的胸膛里。

    他没有再说话,他静静地看着她走。他不喜欢去勉强别人,尤其不喜欢勉强女人。

    谁知小蝶忽又回过头,道:"你就这样让我走?"孟星魂道"我还能怎样?"

    小蝶道:"你不想留住我。"

    她眼皮忽然朦胧又道"若是别人,一定会想尽法子留下我。"孟星魂道:"我不是别人,我就是我。"

    小蝶瞪着他又吃吃笑道"你这人真有趣,真有趣"…/她忽然又走回来,拿起酒杯,看了看,酒杯是空的。

    她就提起酒坛,对着嘴往下酒。

    孟星魂道"你已经有点醉了。"

    小蝶抹着嘴角的酒痕,吃吃地笑道:"你不喜欢我醉?女人喝醉了时,男人才有机会占便宜。""砰"的,她手里的酒坛跌了下去.跌成粉碎。

    她忽然坐在地上,放声大哭,道"我不要回去,就不要回小蝶没有回去。

    她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已睡在在一张既冷又硬的小床上。

    她身上的衣服还和昨夜同样完整,连鞋子都还穿在脚上。

    那姓孟的少年人一直都坐在那里,连动都没动小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微笑中带着歉意,道:"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喝醉了?"孟星魂微笑道"每个人都有个喝醉的时候。"

    小蝶的脸红了红,道"我平常本不会那么快就喝醉的……

    孟星魂道:"我知道你昨天心情不好。"

    小蝶道你知道?"

    孟星魂道"心情好的人,绝不会一个人跑到河边去想死。"小蝶垂下头,过了很久才问道:"我喝醉了后,说了些什么话?"孟星魂道:"你是说,你不想回去。"

    小蝶道"然后呢?"

    孟星魂道/然后你就没有回去。"

    小蝶道/我……我没说别的?"

    孟星魂道:"你以为自己会说什么?"

    小蝶没有回答,忽然站起来,拢着头发,笑道"现在我真的该回去了。"孟星魂道"我知道。"

    小蝶道:"你……你用不着送我。"

    孟星魂道"我知道。"

    小蝶忽然抬起头"你为什么一直瞪着我。

    孟星魂道:因为我怕。"

    小蝶道"怕,怕什么?"

    孟星魂道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你"

    小蝶的心忽然阵颤抖,好像是根被春风映动了的含羞草,她忍不住去看看他她看得出他眸子里充满了痛苦。孟星魂慢慢地,接着又道:"我希望以后还能够去找你……

    小蝶大

    她声音大得连目已都吓了一跳,所以停了停,才接着道"你若去找我,一定会后悔的。"孟星魂道"后悔?"

    小蝶道"我对你不会有好处,我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无论谁遇到我都会倒霉的。"孟星魂道:"那是我的事,我只问你…。"

    他深深地凝注着她,一字字道:"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我再去找你?"小蝶道:"你绝不能去找我……

    她低下头,发觉自己的心已开始软化.她轻轻地接着道"但我以后却说不定会来找你。"小蝶走了。

    孟星魂还是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J

    他心里有痛苦,有甜蜜.有失望,也有温馨。

    他已觉察到她心里一定有很多秘密,是不能对他说出来的。他自己又何尝没有一些不能对人说出的秘密。

    也许就因为他们彼此相似的实在太多了,所以才会痛苦。

    因为一个人若是动了情感,就有痛苦。因为那句话-"我以后说不定还会来找你。"她真的会来么?"

    孟星魂长叹了口气,站起来,又倒在床上。

    他有很多事要做,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做。

    枕头上还留着她的发香,他将自已的脸埋到枕头里。

    他已下定决心。

    她若不来,他就将她忘记。

    他虽然已下定决心,却不知自己能否做到。

    "她呢?她要忘记我一定很容易。"

    枕头是冰

    突然,门开了。

    他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就又看到了她。

    她站来那里,容光焕发,脸上再也找不出一点昨夜的醉意,看来那么新鲜而美丽,就像是一朵刚开放的鲜花。

    孟星魂欢喜得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

    他这一生从未如此欢喜过。

    小蝶背负着手,笑得比花更灿烂,望着他笑道:"你猜我带了什么东西来?"孟星魂故意摇摇头.小蝶道,我忽然想到既然吃了你一顿,至少也该还请你一次,是不是?"她扬起手,手里握着的满袋食物。

    她笑着道?

    "你饿不饿?"

    孟星魂终于忍不住跳起来,笑道"哦饿得简直可以吞下一匹马他们奔人树林。

    树林深处,绿草如茵,秋风仿佛还未欧到这里,风中充满了草木的香气。

    他们跑着,笑着,就像是两个孩子。

    然后他们在浓荫下的草地上躺倒。静静地呼吸着这香气。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蝶才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我已有很久没有这样躺在草地上了,你呢?"孟星魂道"我常常躺在地上.但今天却觉得有点不同。"小蝶道"什么不同?"

    孟星魂道"今天的草好像特别柔软。"

    小蝶笑了,笑得那么温柔,道"原来你也很会说话,说得很好听。"孟星魂道"真话有时也很好听的,有时甚至比谎话还好听。"小蝶咬着嘴唇,过了很久忽然道:"你有没有想过?"孟星魂道"想过什么?"

    小蝶道"想过我是不是会再来找你?"

    孟星魂道"我想过。"

    小蝶道"你以为我不会再来了,是不是?"

    孟星魂道"我的确是没有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小蝶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又来了?"孟星魂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走了以后,我忽然觉得很寂小蝶不再说话是不是因为孟星魂现已替她说出了心事?寂寞,多么可怕的寂寞。

    只可惜这种快乐太难得。

    有时纵然有人围绕着你,你还是会觉得寂寞无法忍受。

    孟星魂缓缓道"也许我们还不是朋友,但也不知为什么,我只有跟你在起的时候,才会觉得不再寂寞。"只有经常忍受寂寞的人,才知道突然感觉到不再寂寞是多么幸福。

    小蝶的眼睛渐渐湿润,几乎忍不住要说"我也一样。"她没有说。

    她毕竟是个女人女人总不大愿意说出自已心里的话。

    她忽然跳起来,笑道"无论如何,我既已来了,你就该好好地陪我玩一天。"孟星魂道"我陪你--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愿陪你。"小蝶眨眨眼说道"我们去掘宝,好不好?

    孟星魂道"掘宝?"

    小蝶道"我知道树林现有个地方,埋着宝藏。"孟屋魂笑了道"这树林里不但有宝藏还有神仙,几百个大大小小的神仙,有的还喜欢把人变成骡子,你可得当心。"小蝶道"我说的话你不信?"

    孟星魂笑道:"我说的话你信不信?"

    小蝶跺跺脚,道"你不信,好,我带你去找,找到了,看你还信不信?"孟星魂只笑。

    小蝶忽然长长地吸了口气道,"我闻到了。"

    孟星魂道"闻到了什么?"☆小蝶道:"宝藏的味道。"孟星魂道:"哦?在哪里?"

    小蝶道;"宝藏就在这里,就在你睡的地方下面。"孟屋魂忍不住站起来道"这下面有宝藏/

    小蝶道"你还是不信?"

    孟星魂嘿嘿的笑。

    小蝶道;"我若掘出来了呢?"

    孟屋魂道:"你若掘得出来,你就去找个神仙来把我变成骡小蝶道:"好,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可不能不算数的……

    她立刻找了根比较硬的树技来开始挖,孟屋魂也帮着挖。

    还没有挖多久,他的树枝就碰到了样硬的东西,仿佛是个箱子。小蝶眼角瞟着他,吃吃笑道"看来有个人要变成骡子了。"孟星魂怔了半晌.忽然大笑。

    地下埋着的宝已挖了出来,是坛酒。孟星魂大笑道"我上当了,这酒坛一定是你刚才埋下去的。"小蝶道"那不管,我只问你,这算不算是宝藏?"孟星魂笑道"当然算,我简直想不出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宝藏。"小蝶悠然道"宝藏已有了,骡子呢?"

    孟星魂道:骡子就在你面前,你难道没有看见?"小蝶笑得弯了腰,道"这骡子好像只有两条腿。"孟屋魂正色道"两条腿的骡子,比四条腿的好。"小蝶道:"怎么好?"

    孟星魂道:"两条腿的骡子能喝酒。"

    小蝶的眼睛又亮了起来,那就是说,坛子里的酒又快空了。

    风中不再有草木的香气,只有酒气。

    一个人的肚子里若已装了半坛酒,除了酒气外,他还能闻到什么别的?

    小蝶伏在草地上,已有很久没有说话;她的鼻子也没有平时灵敏.但脑子里却想得更多,更复杂。

    有很多平时不愿意,不敢想的事,现在却完想了起来。

    是谁说酒能消愁的?

    孟星魂也没有说话,他什么都没他想他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这分沉默的乐趣,机智的言语虽能令人欢愉;但一个人若不懂得享受沉默,他就不能算是个真正会说话的人。

    因为"真正令人欢愉的言语,只有那些能领悟沉默的人才能说出来。"他以为小蝶在享受着这份沉默的乐趣。

    人与人之间要能真正互相了解别人,更莫要以为你能了解女人,否则你必将追悔莫及。

    星又疏,夜又深。

    小蝶忽然翻身坐起哺喃道"我要回去了。"

    她这话说得实在太快了,快得就好像本不顾被人听见。

    也许因为这句话本不是她自己愿意说的。

    孟星魂只听见一个"我"宇,忍不住问道"你要怎样?"小蝶忽然瞪起眼睛,道"你故意假装听不见我的话是不是?"孟星魂

    小螺叫了起来道:"我说我要回去。"

    声音大得又让她自己吓了跳,她吸了口气,才接道:"这次你听见了吗?"孟星魂怔了半晌,道我听见了"

    小蝶道"你有什么话说?"

    孟星魂道"我·…。我没有话说?"

    小蝶道"你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要回去?"

    孟星魂道"你当然有很好的理由,是不是?"

    小蝶道"当然,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想法子留住我?"孟星魂道"我留得住么?"

    小蝶道"当然留不住,你凭什么资格留住我?"

    小蝶道"我并没有要留住你?"

    小蝶瞪着眼发了半天呆,才点着头道:"对,你并没有要留下我的意思,我为什么还不走呢T我为什么要如此不知趣?"孟星魂道:"我并不是没有要留下你的意思更没有要你走的意思。"小蝶道:"那么你是什么意思。"

    孟星魂道"我没有什么意思。"

    小蝶道"你难道是石头?难道不是人?怎么会没有意思?"孟星魂不说话了。

    他发觉小蝶忽然又变了,变得很凶而且简直蛮不讲理。

    小蝶道"你没有话说了,是不是?"

    孟星魂苦笑。他的确己无话可说。

    小蝶道"好,你既然连话都不愿跟我说,我不走干什么?"她跳起身.奔出去,大声道:"我以后永远也不要见你,你若敢来找我,我打死你。"孟星魂征在那里,也不知是悲哀?是愤怒?还是痛苦?

    他只觉得心里闷,很痛,几乎忍不住要大声喊:

    "我以后也永远不想见你,你也莫来找我。"

    也许爱情就是这么回事。

    你若想享受爱情的甜蜜就必须同时忍受它的烦恼和痛苦。

    小蝶已走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树林一片黑暗令人绝望的黑暗。

    孟星魂站起来,又坐下去,想找酒喝,可是懒得动。

    他只想个人坐在这里坐在黑暗中。

    但坐着也是痛苦,站起来还是痛苦,清醒时痛苦,醉了也痛一个人真正痛苦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同样痛苦。

    他有时厌倦,有时忧郁,有时空虚,但却从未如此痛苦过。

    这是示是因为他以前从未有过快乐?黑暗中忽然传来阵阵凄凉的哭声,孟星魂想装做听不见却已听见了。

    他站起来,走过去。

    小蝶伏在一株树后,哭得就像个孩子。

    她究竟为什么哭?究竟有什么事令她如此伤心?

    孟星魂慢慢地走过去走到她身旁。

    她的头发披散下来,柔软而光滑。

    他心中不再有气闷的愤怒,只是充满了同情和怜借,只希望自已能说几句安慰她的话,却有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去抚摸她的头发。

    小蝶忽然拉住了他的手,用力拉住他的手,眼泪流满了她的面颊,在夜色中看起来宛如梨花上的露殊,她流着泪嘶叫。

    "我不想回去,你莫要赶我走,我真的不想回去…一/孟星魂跪下来,紧紧佣抱住她。他的泪也巳流下:"没有人要赶你走,也没有人能赶你回去。"的确没有人要赶她回去。

    是她自己在赶自己回去。

    她自己心里有根鞭子。

    小蝶没有回去。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张又冷又硬的小床上。

    孟星魂坐在地上,头枕在她脚旁。

    他仿佛睡得狠沉就像是个睡在母亲足畔的孩子。

    在你自己情人的眼中,你无论做什么都会像个孩子,笑得像个孩子,哭得也像孩子。

    个人往往总企觉得自己所爱的人是带着几分孩子气的。

    小蝶轻轻地坐起来伸手轻轻去抚摸他的头发。

    她看到他时,心里忽然充满了柔情蜜意,她抚摸他时,也正如一个慈爱的母亲在抚摸自己最疼惜的孩子。

    在这一刹那,她已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和痛苦,忘却了一切。

    孟星魂的呼吸忽然变得很轻很轻。

    小蝶立刻缩回手发白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晕音中带着颤科,道"你……你醒了?"孟星魂没有动也没有出声,过了很久才抬起头凝注着她。

    小蝶的头部垂下,道"昨天晚上,我又醉得很厉害,是不是?"孟星魂道"嗯。"小蝶红着脸道"我醉了之后,一定变得很凶,很不讲理,一定说了很多让你生气的话。"孟星魂道"我不气,因为我知道。"

    小蝶道"知道什么?"

    孟星魂柔声道"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些乱七八槽的烦恼和痛苦,总得找个机会发泄。"小蝶沉默了很久,幽幽道"你也有痛苦?"

    孟星魂道"本来没有的。"

    小蝶道"难道难道你认识我之后才有痛苦?"孟星魂道:嗯。"小蝶用力咬着嘴唇道"你一定后悔认识我了?"

    孟星魂道/我不后悔,我很高兴?"小蝶道/高兴?我让你痛苦,你却高兴?"孟星魂道;"因为没有痛苦也不会有真正的快乐,我只有跟你在起的时候才真正快乐。"这些话在别人听来一定很肉麻,但在情人们自己听来,却温柔如春风,优美如歌曲。

    情人的话本不是说给别人听的。

    小蝶又沉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我也一样。"她说出了这句话就立刻跳下床避开了孟星魂的目光,道;我现在真的要回去了。"孟星魂道"我知道。"

    小蝶道"你·.…你还是不必送我回去。"

    盂星魂道"我不送。"

    小蝶道"那么我……走了。"

    孟星魂道"我也不让你走。"

    小蝶霍然回身,瞪大了眼睛,道"你不让我走?"孟屋魂又重复一遍,语言更坚决,道"我不让你走"他不让她说话,很快地接着又道:"因为我知道你本来不想回小蝶目中的惊奇变成了悲痛泪光又涌出,黯然道"不错,有时我的确想逃避,逃得远远的,可是我非回去不可。"孟星魂道"为什么?"

    小蝶突又变得很急躁道:"为什么?我难道还能在这里睡一辈孟星魂道"为什么不能?"

    小蝶又叫了起来,道"不能不能…"不能就是不能……"她转身孟星魂己垃住她的手。

    她另一只手突然挥出,重重地掴在他脸上。

    孟星魂整个人都已被打得呆住似的。

    小蝶也呆住,过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冷冷道:放开我-放开我好不好?"孟星魂道:"不好。"他忽然用力将她拉过来,用力将她抱在怀中。她的身子又冷又僵硬,就像是一块木头,一块铁,一块冰。

    他觉得心已冷透.终于放开了她。然后他就觉得胃部剧烈收缩身都已因痛苦而颤抖。

    小蝶动也不动地站着,冷冷地看着他。

    他还在抖,抖得连站都站不住一面抖一面退,退到墙角突然扭过头扭过头时眼泪己夺陋而出。"好,你走……走……"他用尽力量只说出这几个宇说出后就似已将倒下。

    小蝶没有走

    她忽然走过去拥抱着他。紧紧地拥抱住他。冰己溶化铁已燃烧。她身子柔软而发烫.变得就象一团火。眼泪又已流满面颊。

    她用整个身子紧贴着他。

    孟星魂的颤抖已渐渐乎息,咬着嘴唇道"你……你不必这样做的。"小蝶道"我不必,可是我愿意只要你不后悔,我愿意将一切都给你。"她抱得更用力.流着泪道"无论你后不后悔我绝不后悔,无论以后你怎么样,我现在完是你的。"她说的每个字都是从心里说出来的她已决心不顾一切,把自己交给这陌生人.这是她第一次甘心情愿地将自己交给别人。

    因为她知道自己已心意地爱上了他。

    虽然她对他还不了解,却已爱上了他。

    这种情感来得实在太快,太猛烈连她自己都几乎不能相信。

    但这情感却又如此真实,令她不能不情。

    "爱情本就是种最奇妙的情感,既没有人能了解,更没有人能控制,它不像友情,友情由累积而深厚,爱情却是突然发的。"它要不就不来,要来,就来得猛烈令人完无法抗拒它。

    于是她给了他。

    他也给了她。

    他们丝毫没有勉强,就仿佛这本就是最自然的结果,他们坐下来,他们活着,为的就是等着这件事发生。

    他们既没有狂欢,也没有激情,只是无限温柔地付出了自己,也占有了对方她躺在他臂弯里。

    他的呼吸轻柔如春风。

    风从窗隙间吹进来但秋意却己被隔断在窗外.大地和平而静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蝶的眼皮又渐渐湿润,她轻轻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轻轻地,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有过别的男人"孟星魂的脸色温柔而平静,柔声道"我早巳知道。"小蝶道"你不后悔?"

    她接着又问"你……难道你点也不在乎?"

    盂星魂的声音更加温柔,道"过去的事,我为什么要在乎呢?"小蝶突然又转过身紧紧地他住他,眼泪沾湿了他的脸庞。

    她流着泪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以前我虽然有过别人但这却是我生平第一次--第一次"孟星魂道"我相信。"

    小蝶将头藏在他胁下.道"你听了也许会觉得很可笑但在我感觉中,我好像还是……还是个处女,好像还是第一次跟男人在一起。"孟星魂道"我明白。"

    他的确明白。

    有些力量确实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所以一个人的身子是否被玷污,在他看来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心。

    只要她是真心对他,只要她的心仍然纯洁高贵,那么她是处女也好.是妓女也好,都完不能影响他对她的爱和尊敬。

    小蝶紧紧拥抱着他泪如泉涌。但这却是快乐的泪,感激的泪没有人能形容她此刻的快乐和感激。

    孟星魂忽然道"那个人是谁?"

    小蝶的心又沉了下去,说道"你既然不在乎,为什么要问T"孟星魂说道"因为我知道他一定还在纠缠着你。"小蝶道"你想杀了他?

    孟星魂紧闭着嘴。

    这句话根本用不着答复,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他目中的怒火。

    他毕竟是个人,是个男人。

    这种事本就不是任何人所能忍受的。

    小蝶用力咬着噶唇,喃喃道"我也想杀了他,我早就想杀了他"孟星魂道"那么你就该告诉我。…/

    小蝶道"我本能告诉你。"

    孟星魂道"为什么?"

    小蝶道"因为我不愿意你为我去杀人,更不愿你为我去冒险孟星魂道"冒险?"

    小蝶道"他是中很可怕的人,你……你……"

    孟星魂……你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

    小蝶用力握着他的手,道"我没有这意思,绝对没有,只不孟星魂道;"只不过怎样?"

    小蝶闭着嘴,摇了摇头。孟星魂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小蝶闭上眼赌,泪珠又涌出,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的意思你应该了解才是.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来呢?"孟星魂也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长长叹息了声,道:"我了解。"他的确了解但却无法不嫉妒。

    只要有爱.就有嫉妒。

    也许有人说"爱是奉献,不是占有,既然是奉献,就不该嫉妒说这句话的人若非圣贤,就是伪君子。

    圣贤博爱。

    伪君于根本就不会对一个人真正爱过。

    孟星魂既非圣贤,也不是伪君子。他了解,但他只嫉妒,愤怒,痛苦。

    小蝶凝注着他的眼神,慢慢地松开了他的手,黯然道:"我只想你知道,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只关心你,那个人根本不值得你……"孟星魂霍然战了起来,大声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都知他赤着脚走过去,走列桌前倒了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他就赤着脚站在冷而潮湿的石地上,久久都不肯回头。

    小蝶凝望着他.仿佛已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碎裂。

    "难道我又做错了?"

    "若没有错,他也许还不会如此痛苦"

    我令别人痛苦,也令自己痛苦,我既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还要做。…?"她悄悄地站起来,悄悄的穿上衣服

    孟星魂忽然道/你想干什么?"

    小蝶垂着头,看着自已纤细的脚趾,道"我·."我已出来两三孟星魂道"你想回去?"

    小蝶道"嗯。"

    孟星魂霍然回过头瞪着她,道"你直想回去,一直不肯要我送你,是不是因为那个人在等着你?"小蝶看到自己的脚趾在卷曲收缩她的心也在收缩。

    孟星魂道"你说你心里只有我,为什么不在这里陪着我?——你心里若是真的只有我☆就应该忘了那个人,忘了一切。"他冷笑道,接着又道"除非你根本就是骗我的。"小蝶居然拾起头,蹬着他大声道"不错.我根本就是骗你的,我还是想他……"孟星魂冲过来,用力抓起她的手,似乎想将她纤细地手腕捏碎。

    小蝶疼得眼泪郎流出来,但她忍着,咬着牙道"我既然已对你说明白了,你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地拉住我?"盂星魂的身子开始发抖,忽然扬起手,-掌掴在她脸上。

    掌声清脆,"啪"的一声。

    然后屋子里就突然静寂了下来,静寂如坟墓。

    孟星魂的人似已被埋入坟墓,他放开手,步步向后退。

    小蝶瞪着他,颤声道"你打我……原来你也打女人!"她猝然转身,冲出去。

    她决心这次绝不再回头。

    可是她刚冲了出去就己听到孟星魂悲痛的哭声。

    孟星魂哭得像是个孩子。

    他本来以为自己只会流血,不会流泪但眼泪要流下来的时候,纵是天大的英雄也拉它不住。

    既然要哭,为什么不哭个痛快?大哭大笑,岂非正是至情至性的英雄本色?

    小蝶的脚步停下,就像是忽然被一柄看不见,也剪不断的柔丝拉住了。"我流泪的时候,只有他来安慰过我"她慢慢地转回身,走过去,走到他身旁,轻抚他的头发。

    孟星魂咬牙忍住了泪道;"我既然打了你,你为什么还不走?"小蝶垂下头,道"你虽然不该打我,可是我…。·我也不该故意气你。"孟屋魂道"你是故意气我的?"

    小蝶叹了口气柔声道:"你难道真的相信我在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孟星魂跳了起来,又紧紧抱住了她破涕为笑,道"行错,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有什么值得你骗的?……我简直不是个东西。"小蝶嫣然一笑道:"你的确不是东西……你是个人。"这就是爱情。

    有痛苦,也有甜蜜,是有种无法解释,莫名其妙的粘力。

    有些人本来是天南地北各在一方,而且毫无关系但他们只要一见面就忽然被粘在一起分也分不开,甩也甩不掉。

    孟星魂和小蝶正是如此。

    得偿心愿死也甜。

百度搜索 流星·蝴蝶·剑 天涯 流星·蝴蝶·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流星·蝴蝶·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流星·蝴蝶·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