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乐英雄 天涯 欢乐英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没有人知道南宫丑的下落,正如没有人能知道春的去处。

    但春去还会再来,南宫丑却一无消息。

    现在春已将去。

    院子里的花虽开得更艳,只可惜无论多美的花,也不能将春留!

    天气已渐郁热了起来。

    王动的伤势虽已好了,但人却变得更懒,整天躺在佑椅上,几乎连动都不动。

    除了他们为那黑衣人下葬的那天…“

    那天虽近清明,却没有令人断魂的雨。

    天气好得很,他们从墓地上回来,王动又像往常一样,走在最后!

    红娘子没有来。

    她的伤虽也已快好了,却还是整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现在不是王动在躲着她,她反而好像总是在躲着王动。

    女人的心总是令人捉摸不透的。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郭大路最近好像也总是躲着燕七。

    燕七和林太平在前面走,他就懒洋洋的在后面跟着王动。

    半路上王动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了下来,仰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

    他也跟着坐下来伸个懒腰,打了两个呵欠。

    王动一笑,看着他微笑道:“最近你好像变得比我还懒。”

    郭大路道:“谁规定只有你才能最懒的?我能不能比你懒一点?”

    王动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么不能?”

    王动道:“因为你最近本该比谁都有劲。”

    郭大路道:“为什么?”

    王动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燕七说你的话?”

    郭大路道:“不记得。他说的话我为什么一定要记得?”

    这人就好像刚吞下吨火药啊,都装满了火药气。

    王动并不在意,还是微笑着道:“他说,我们这四个人之中,本来以你的武功最差的。”

    郭大路道:“你们都有好师傅我没有。”

    王动道:“可是自从那天你跟那黑衣人交过手之后,他才发现我们的武功虽然比你高,但若真和你打起来,也许都不是你的对手!”

    郭大路冷冷道:“他说的话,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王动道:“但我相信因为我的看法也跟他一样。”

    郭大路道:“哦?”

    王动道:“你武功虽然不如我们,但是和人交手时却能随机应变,制敌机先,若套句老话来说,你正是个天赋异禀,百年难遇的练武好材料,所以……”

    郭大路道:“所以我们应该打一架来试试看对不对?”

    他的火药昧还很重,王动还是不理他,微笑着道:“所以你应该振作起精神来,再好好的练练功夫,若能够找个好师傅,以后说不定就是天下武林的第一高手。”

    郭大路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倒并不想找个好师傅,祇想找个好大夫。”

    王动道:“为什么?”

    郭大路咬着自己的手指甲,道:“因为…。因为我有病。”

    王动动容道:“你有病?什么病?”

    郭大路道:“一种很奇怪的病。”

    王动道:“你以前为什么没有说起过?”

    郭大路道:“因为我─一─我不能说。”

    他的确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并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

    王动居然也没有再问。

    因为他知道问得越急,郭大路越不会说的。

    他既然不问郭大路反而憋不住了,反而问他:“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我有点变了?”

    王动皱着眉沉吟着说道:“嗯,好像有那么一点。”

    郭大路四道:“那就因为我有病。”

    王动试探着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在哪里?”

    郭大路指着自己的心口,道:“就在这里。”

    王动皱眉道:“你得的是心病?”

    郭大路的脸色更痛苦。

    王动道:“心病也有很多种,据我所知最厉害的一种就是相思病,你难道得了相思病?”

    郭大路不停的叹气。

    王动却笑了,道﹔“相思病并不丢人的,你为什么不肯说出来?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去作媒呢。”

    郭大路用力咬着牙,又过了很久,忽然一把抓住王动的肩道:

    “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王动道:“当然是。”

    郭大路道:“好朋友是不是应该互相保守秘密?”

    王动道:“当然应该。”

    郭大路道:“我有个秘密,已憋了很久,再不说出来只怕就要发疯了,可是…可是我想说出来,又怕你笑我。”

    王动道:“你。…你得的难道是…花柳病?”

    郭大路道:“不是。”

    王动松了口气﹑道:“那就没关系了你尽管说出来,我绝不笑你。”

    郭大路又犹豫半天才苦着脸道:“相思病也不只一种,我得的却是最见不得人的那一种。”

    王动道:“为什么见不得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碾转反侧,那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丢人?”

    郭大路道:“可是……可是…。我这相思病并不是为女人得的。”

    王动也怔住了,怔了半天,才试探着问道:“你相思的难道是个男人?”

    郭大路点点头简直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王动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故意压低了声音,悄悄道,“不会是我吧?”

    郭大路看着他,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只有板着脸道:“我的病还没有这么重。”

    王动却似又松了口气,笑道:“只要不是我就没有关系了。”

    他忽又压低声音道:“是不是林?”

    郭大路道:“你见了活鬼。”

    王动又皱着眉想了半天,才展颜笑道:“我明白了你喜欢的是燕七!”

    郭大路不说话了。

    王动悠然道:“其实我早就已看了出来,你老是喜欢跟他在一起。”

    郭大路苦着脸道:“以前我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还以为那只不过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但后来…。后来……”

    王动眨了眨眼,道:“后来怎么样?”

    郭大路道:“后来…。后来就不对了。”

    王动道‘“什么地方不对?”

    郭大路道:“我也说不出来究竟什么地方不对,反正只要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心情就特别不一样。”

    王动道:“有何不一样?”

    他倒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连点都不肯放松。

    郭大路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反正─一反正就是不一样。”

    他说了也等于没说。

    王动好像已忍不住要笑出来了,但总算还是忍住,正色道:“其实这也不能算丢人的事。”

    郭大路道:“还不丢人?像我这样一个男子汉,居然…。”

    王动道:“有这种毛病的人你也不是第一个。断袖分桃,连皇帝老子都有这种嗜好,而且千古传为佳话,我看你倒不如索性跟他!”

    郭大路跳了起来,瞪着他怒道:“原来你不是我的朋友,我看错了你。”

    他扭头就想走了。

    王动却拉住了他道:“别生气!别生气!我这只不过是在试试你的,其实我也早已看出来,燕七这个人有点不对了。”

    郭大路怔了怔,道:“他有什么不对?”

    王动好容易才总算没有笑出来板着脸道:“你难道没有看出他这人有点邪气?”

    郭大路道:“邪气?什么邪气?”

    王动道:“我们虽然是这么好的朋友,但他都还是像防偷似的防着我们,睡觉的时候一定先把门窗都拴上,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每次出去的时候总是偷偷的溜走,好像生怕我们会跟着他似的,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好像从来没洗过澡﹔但身上却并不太臭,穿的衣服虽然又脏又破!但屋子里却比谁都干净……你说这些地方是不是都有点邪气?”

    郭大路脸色似乎有些发白,迟疑着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他!”

    王动道:“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说他是魔教的人。”

    他忽然大声咳嗽﹑以为若再不咳嗽,只怕就要笑出来了。

    郭大路的脸色却更发白,嘴里翻来覆去的念着两个字“魔教─一─魔教。一。”

    王动咳嗽了半天才总算忍住笑声,又道:“我只不过听说魔教中有几对夫妻很奇怪。”

    郭大路道:“什么地方奇怪?”

    王动道:“这几对夫妻,丈夫是男人,太太也是男人。”

    郭大路就像是忽然中了一根冷箭似的,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王动,嘎声道:“你……你定要帮我个忙。”

    王动道:“怎么帮法?”

    郭大路道:“想法子大吵一架。”

    王动道:“大吵一架?怎么吵法?”

    郭大路道:“随便怎么吵都没关系,吵得越厉害越好。”

    王动道:“为什么要吵?”

    郭大路道:“因为吵过之后我就可以一走了之。”

    王动的脸色也变了变,似乎觉得自己这玩笑开得太大了,过了半晌,才勉强笑道:“其实你也不必要走,其实他……。”

    他好像要说出什么秘密,但郭大路却打断了他的话抢着道:“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要走,只不过暂时离开这里一阵子。”

    王动道:“然后呢?”

    郭大路道:“然后我就在山下等着他,只要他出去我就可以暗中跟踪看看他究竟到些什么地方,去跟些什么人见面。”

    他长长叹了口气接着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查出他究竟有什么秘密。”

    王动沉吟着,道:“你为什么不在家里等?”

    郭大路道:“因为我若就这样跟踪他,一定会被他发觉的。”

    王动道:“难道你想到山下去易容改扮?”

    郭大路道:“嗯。”

    王动道:“你懂得易容术?”

    郭大路道:“不懂但我却有我的法子。”

    王动歪着头考虑了半天,缓缓道:“你既然已决心要这么做,也未尝不可只不过……”

    郭大路道:“只不过怎么样?”

    王动道:“我们要吵就得吵得像个样子,否则他绝不会相信的。”

    郭大路道:“不错。”

    王动道:“所以我们就要等机会,绝不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吵起!”

    郭大路道:“要等什么样的机会呢?”

    王动笑了笑道:“我虽然不太喜欢跟别人吵架,但要找个吵架的机会倒并不太困难。”

    郭大路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你本来就常常不说人话的。”

    郭大路也笑道:“若是燕七在这里,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吵起来!”

    王动道:“现在我只担心一件事。”

    郭大路道:“担心什么?”

    王动道:“我祇怕他帮着你跟我吵,吵完了跟着你起走。”

    郭大路眨了眨跟,道:“这点你倒用不着担心。”

    王动道:“哦?”

    郭大路道:“我既然能跟你吵,难道就不能跟他吵么?”

    王动又笑了,道:“当然能。有时你说的话足足气人,无论谁跟你吵起来我都不会觉得很奇怪的。”

    郭大路还没有开口,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从那边的树林中传了出来。

    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放声大叫:“救命呀﹑一。救命”

    男人听到女孩子叫“救命”,大多数都会立刻赶过去。

    就算他并没有真的准备去救,他至少也会赶过去看看。

    每个男人一生中,多多少少总会幻想过一两次“英雄救美”这种事的,只可惜事实上这种机会并不太多而已。

    现在机会来了,郭大路怎么肯饶过。

    郭大路不等王动有所行动就已经跳了起来,直冲过去。

    只可惜他好像还是迟了步。

    他身子刚跳起来就看到一个人箭也似的冲入了树林。

    叫“救命”的女孩子,大多数都不会长得太丑,但像现在叫救命的这个女孩这么样漂亮的倒也并不太多。

    这女孩子年纪不大,最多也只不过十七八岁,梳着两根油光水滑的大辫子,更显得俏皮伶俐。

    她手里提着个花篮,一张白生生的瓜子脸吓得面无人色,正围着棵树在打转。

    一个满脸胡子的彪形大汉脸上带着狞笑,围着树追。

    他追得并不急,因为他知道这女孩子已经是他口中的食物,已经休想逃出他的掌心。

    他再也想不到半路上竟会杀出个程咬金来。

    幸好来的这程咬金,只不过是年青小伙子,长得也跟大姑娘差不多。

    所以,不等林太平开口他反而先吼了起来大声道:“你这免崽子谁叫你来的?若是撞走了老子的好事,当心老子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林太平沉着脸,道:“什么好事?”

    大汉狞笑道:“老子在干的什么事,你小子难道看不出?”

    那小站娘已躲到林太平背后喘着气,颤声道:“他不是好人,他…。他要欺负我。”

    林太平淡淡道:“你放心,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大汉怒吼道:“难道你这个免崽子还想多管闹事不成?”

    林太平道:“好像是的。”

    大汉狂吼一声,饿虎扑羊般向林太平狠摄扑了过来。

    看来他也是练过几天功夫的,不但下盘很稳,而且出手也很快。

    只可惜他遇着的是林太平。

    林太平一挥手,他就已像野狗被踢了一腿,“骨碌碌”滚了出去。

    他又惊又怒,嘴里大骂着,看样子还想爬起来,再拼一拼。

    谁知后面已有个人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这人不但力气大,身材也不比他矮,只用一只手拎住他,他居然连点反抗的法子都没有。

    郭大路总算赶来了,拎着他走到林太平面前,微笑道:“你说应该怎么打发这小子?”

    林太平道:“那就得看这位姑娘的意思了。”

    那小姑娘惊魂未定身子还在发抖。

    郭大路冲着她挤了挤眼,笑道:“这人欺负了你,我们把他宰了喂狗你说好不好?”

    小姑娘惊呼一声,吓得人都要晕了过去,一下子倒在林太平身上!

    郭大路大笑,道:“我不过是说着玩的,像这种臭小于连野狗都不肯嗅嗅的。”

    他一挥手,道:“滚吧,滚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用不着他说这大汉早已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姑娘这时才松了口大气,红着脸站了起来盈盈拜倒道:“多谢这位公子相救,否则…─否则…。”

    她眼圈又开始发红,连话都说不出了,像是恨不得抱住林太平的脚来表示自己心里有多么感激。

    林太平的脸也红了。

    郭大路笑道:“救你的又不是这公子一个人,我也有份你为什么不来谢谢我?”

    小姑娘的脸更红,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幸好这时燕七已过来,瞪着郭大路,道:“人家已经受了罪,你还要欺负她?”

    他将这小姑娘从地上拉起来,又道:“他这人也有点毛病,你用不着理他。”

    小姑娘垂着头,道:“多……多谢。”

    燕七道:“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会跟那种人到这种地方来呢?”

    小姑娘头垂得更低吸喃着道:“我是个卖花的,他说这地方有人要把我这一篮子花都买下来,所以……所以我就跟着他来了。”

    燕七叹了口气,道:“这世上男人坏的比好的多,下次你千万要小心。”

    林太平忽然开口问道:“你这篮子花,共值多少钱?”

    卖花站娘道:“三。三!”

    林太平道:“好我就给你三银子,这篮花我买下来。”

    卖花女抢起头,看着他温柔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林太平却又红着脸,扭过头去反而好像不敢面对着她。

    郭大路看看林太平又看看这卖花女忽然问道:“小姑娘你贵姓?”

    卖花姑娘却好像很怕他的样子,他一开口,这小姑娘就吓得退了两步。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住在山下?是不是最近才搬来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卖花姑娘红着脸,垂着头,咬着唇,一句话也没说。

    郭大路笑笑道:“你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是个哑巴?”

    卖花姑娘像是想说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忽然扭头就跑。

    只见她两条大辫子在背后甩来甩去,跑出去很远忽又回过头来,瞟了林太平一眼把篮子里的花都拿出来,放在地上,道:“这些花都送给你。”

    话还没有说完,脸更红,跑得更快,好像生怕别人会追过去似。

    郭大路笑道:“这小始娘胆子真小。”

    燕七冷冷道:“看见你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胆子再大的女人也样会被你吓跑。”

    郭大路道:“我只不过问了她两句话而已,又没有怎么样。”

    燕七道:“人家姓什么,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又干你什么事?你有什么好问的?”

    郭大路笑道:“我又不是自己要问。”

    燕七道:“你替谁问?”

    郭大路向林太平孥了孥嘴,笑道:“你难道没看见我们这位多情公子的样子?”

    林太平好像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眼睛还盯在小姑娘身影消失的地方竟似有些痴了。

    春天还没有去远,早上的风里还带着春寒。

    郭大路推开门,深深吸了口气,院子春风就似已都扑入他怀里。

    每天起得最早的人一定是他,因为他觉得将大好时光消磨在床上实在是件很浪费的事。

    但今天他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林太平已经站在院子里。

    站在院了里发怔。

    郭大路轻轻咳嗽了几声,他没听见,郭大路又敲了敲栏秆,他也没听见。

    他眼睛直勾勾的盯在墙角的一丛芍药上,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

    郭大路轻轻走过去,突然大声道:“早。”

    林太平这回终于听见了,同时也吓了一跳,回头看见郭大路才勉强笑道:“早。”

    郭大路盯着他的脸道:“看你眼睛红红的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林太平支吾着道:“嗯。”

    郭大路又道:“你看来好像有点心事究竟在想什么?”

    林太平道:“我在想……春天好像已经过去了。”

    郭大路点点头,道:“不错,春天已经过去了,昨天刚过去的!”

    林太平道:“昨大过去的?”

    郭大路微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么?昨天那位小姑娘跑走的时候,春天岂非也已跟着她一起走了么?”

    林太平的脸红了,郭大路故意叹了口气响闻道:“春天到哪里去了呢?谁知道?若有人知道去处又何妨唤取归来同住。”

    林太平红着脸道:“你能不能少说几句缺德话?”

    郭大路笑道:“我这话难道就错了么?你难道不想将春天留住?”

    林太平道:“我”一。”

    他忽然停住了口,因为这时春风忽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歌声“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提着花篮儿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卖花卖花,声声嚷。

    花儿虽美﹑花儿虽香﹑

    没有人买怎么样?

    提着花篮儿,空着钱袋。

    怎么回去见爹娘?”

    歌声又甜又美又有些酸酸的不但林太平听痴了,就连郭大路都已听得出神。

    过了很久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春天并没有去远,现在又回来了。”

    他忽然用力推林太平,笑道:“你还不出去,还怔在这里干什么?”

    林太平红着脸道:“出去干什么?”

    郭大路眨了眨眼道:“人家昨天送了你那么多花,今天你至少也该对人家表示点意思呀。”

    林太平还在犹豫着,终于还是半推半就的,被郭大路推了出!

    雾已散,阳光满地。

    一个手提着花篮的小站娘﹑正踩着满地阳光,慢慢的走过来。

    她抬起头,忽然看见林太平,满地阳光忽然都到了她脸上。

    也许还有半在林太平脸上。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小姑娘悄悄的退了回去。

    掩上门,将他们留在门外。

    春风温柔的就像是情人的眼波。

    郭大路微笑着心里觉得愉快极了,背负起双手,在院子里慢慢的蹬着步。

    他本来并不想找燕七去的,但抬起头来时,忽然发觉已到了燕七门外。

    如此美的春光,怎能不让朋友来同享?

    郭大路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敲门。

    没有回音。

    敲门声再大,还是没有回应。

    燕七怎会睡得这么死?

    郭大路大声唤道:“太阳已经晒在头上了,还不起来?”

    门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背后却有了声音,是王动的声音。

    王动道:“他不在后面院子,也不在厨房。”

    郭大路的脸色已有些变了,忍不住用力去推门。

    门根本是虚掩着的。

    郭大路推开门,一院子春光好像都已被他推了出去。

    屋子里没有人。

    床上的被褥,还整整齐齐的迭在那里,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

    非但燕七的人不在屋子里,他的一些零星东西也都不见了。

    郭大路站在那里手脚冰冷。

    王动的眉也皱了起来,响道:“看样子他好像是昨天晚上走的。”

    郭大路道:“嗯。”

    王动道:“这次他为什么把东西也带走了呢?为什么连句话都没有留下来?”

    郭大路突然转身用力抓住了王动的肩,道:“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告诉他什么?”

    王动道:“你想我会告诉他什么?”

    郭大路道:“我跟你说的那些话。”

    王动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人?”

    郭大路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王动叹了口气接道:“现在我们已用不着吵架了,否则就凭着这句话我已经可以跟你吵起来。”

    郭大路怔了半晌,终于也长叹了口气慢慢的松开手。

    王动勉强笑了笑,道:“其实你也用不着急,以前他也溜出去过,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郭大路摇据头,苦笑道:“你自己刚纔也说过,这次不同。”

    王动道:“可是他根本没有原因要不辞而别。”

    郭大路低下头,道:“也许…。也许他也跟我一样,也觉得有点不对了所以一所以,还是不如走了的好。”

    王动犹豫着道:“其实你们根本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郭大路苦笑道:“还没有?”

    王动道:“其实他……他…。”

    郭大路道:“他怎么样?”

    王动凝视他过了半晌,忽又摇了摇头,道:“没怎么样,没怎么样……”

    他不等说完话就掉头走了。

    郭大路道:“你到哪里去?”

    王动道:“去找杯酒喝喝。”

    其实王动也并不是个能将话藏在心里的人,只不过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因为他觉得,有些事郭大路也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得多了反而更烦恼。

    只可惜不知道也同样烦恼。

    现在春天才真的去远了。

    春去何处?从来没有人知道!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提着花篮儿,上市场……”

    甜美的歌声,每天清晨都能听得到。

    只要听到这歌声林太平就觉得春天已回来了。

    但郭大路的春天却已一去不返。

    燕七的人也和春风一样,一去就无踪影,一去就无消息。

    “他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句话都不留下?”

    郭大路决心要将这原因找出来。

    所以他也走了。

    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句话:“不找到他,我绝不回来”

    富贵山庄中的笑声少了,天气虽一天比天热,但在王动的感觉中这地方却似一天比一天冷。

    没有郭大路的消息,没有燕七的消息,也没有春天的消息。

    只有那甜美的歌声还是每天都可以听到。

    除此之外唯一令人稍觉偷快的就是红娘子的伤也已痊愈。

    有天她和林太平陪着王动坐在屋檐下。

    苍天本来一碧如洗,但忽然间,乌云已连天而起。

    接着夏日的雷雨就已倾盆而落。

    雨水重帘般从屋檐上倒挂而下,墙角的残花也已不知被雨水冲向何处。

    王动看着檐上的雨帘,忽然长叹了声,喃喃道:“春天真的已经过去了。”

    红娘子柔声道:“现在虽已过去了,但很快就会再来的。”

    林太平道:“不错春天无论去得多远,都一定会回来的。”

    王动道:“一定?”

    林太平道:“一定!”

百度搜索 欢乐英雄 天涯 欢乐英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欢乐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欢乐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