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客行 天涯 剑客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柳翠翠盈盈向南海龙女施了一礼道:"翠翠拜见宫主!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以后翠翠脱离南海门"展白听至此处,虽在昏迷中仍暗暗吃惊,想不到翠翠竟是"南海门"下!……

    突听"南海龙女"吨道:"住口!你吃了豹胆疯了心,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问你,你可知道南海门处罚叛徒的刑罚?"翠翠打了一冷战,但想到自己跟白哥哥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白哥哥与南海门"誓同水火,今日之事如不跟"南海门"做个了断,日后自己便无法与自哥哥常相厮守,于是仗胆说道:人各有志,岂能勉强翠翠已决心脱离南海门,宫主看在往日翠翠情逾姐妹的份上,就放过翠翠!""南海龙女"嘿嘿冷笑道:"情逾姐妹?你别在自己脸上贴金了!想你本是我的一个婢女,我对你好了一点,你竟大胆放肆,先偷了我的鬼面具,不辞而别!如今又胆敢背叛师门还敢在我面前巧辩!……"翠翠见"南海龙女"绝情若此,也不由态度转硬,抗声道:"我为什么是你的婢女?不过我爹爹寄住在你家,我才好心服侍于你!那是为了报答我爹爹居住之恩,你便真的拿我当奴才看待了吗?那真算你瞎了眼!至于那鬼面具,乃是师父之物,师父死后,并没有明言传你一人,当然你可以用,我也可以用!……"这番话只把"南海龙女"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凤目圆睁,怒吨道:"反了!反了!你竟敢顶撞起我来了!我不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也不配主持南海门了。"接着听到掌风破空,惊天动地,想是"南海龙女"已与柳翠翠大打出手!

    旁边还交杂着"南海少君"的劝解声,但展白已渐渐昏迷过去,那掌指破空之声,虽然猛烈非常,但他已经渐渐不能听到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展白突感脸上一凉,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猛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他已置身于另外一个房中,围着他站了一大屋子的人!

    这锦绣帐,看来有点眼熟。仔细一打量,才知是自己当初被慕容夫人救回"豹突山庄",所卧过的房间,正是"凌风公子"的寝室。

    但此次情形显见与上次大不相同.

    上一次他伤病之身,默默无闻,冷冷清清还险些被"凌风公子"丢出房外。

    这次很多人围在他的床前,惧是满脸关切之色,好像他已成为众人关切的中心,大家都在期望着他醒转来!

    尤其慕容夫人与婉儿,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半优在床前,关切地望着展白,眼内竟闪动着泪光!

    柳翠翠正拿一只杯子,显见她是用杯中冷水,使展白清醒了过来。

    茹老镖头及众镖师,一齐围在展白床前,茹老镖头焦急得直搓手,众镖师俱是满脸期望神色,直等翠翠一日冷水喷在展白脸上,展白清醒过来,才一个个面现喜色。

    那冷傲的"凌风公子"却呆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展白举目四顾,猛然爬起,脱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南海门的人呢,难道都跑了吗?"茹老镖头趋前一步说道:"贤弟醒转了!先运气看看,内腑有没有受伤,以后的事慢慢再说!"椰翠翠把茶杯放在一边,道:"不妨事的!桃花四仙的迷魂香雾,只能使人昏迷,并不能使人受伤!白哥哥醒来也就好了!……"婉儿眼中仍带着泪光,喜极而呼道:"展哥哥!你好啦!……"慕容夫人不住地用衣袖擦服,又悲又喜地说道:"展小侠!多谢你救了我,但我的丈夫……"说至此处,已呜咽得不能成声了。

    "凌风公予"嘴唇动了动,想说话却未说出口来…。·展白略一运气,见内腑真气畅行无阻,知道翠翠所言不假,翻身跳下床来,抓住翠翠的手,略显激动地问道:"翠翠!我要你讲真话!你真是南海门下?"翠翠眉眼盈盈,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算是默认了。

    展白双眉一耸,愤形于色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翠翠低谓了一声,挣脱展白握住的玉手,缓缓走至桌前坐下,默然不语……

    展白天性疾恶如仇,眼见"南海门"种种暴虐,又见"桃花四仙"的淫荡,知其绝非善类,早已义愤填膺,见翠翠竟默认与"南海门"是一党,想起自已与翠翠发生超友谊的关系,虽无夫妻之名已有夫妻之实,不由又急又怒,冷哼了一声,道:"你好!竟敢欺骗于我!"茹老镖头上前劝道:"展贤弟!先不要着急,柳姑娘舍命相救于你,可见已有弃暗向善之心……"但展白正在气头上,不管茹老镖头的劝解,怒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初她不对我说明,就是欺骗……"展白此言一出,翠翠只感一阵痛心,竞"切"然一声,哭着飞身掠向门外!……

    茹老镖头急从后边追出室外,但翠翠身法何等快速,等茹老镖头追出室外时,早已失去了翠翠的踪迹!茹老镖头连叫数声"柳姑娘!"不见回应,知其去远,颓然返回房中,对展白道:"展贤弟!不是老哥哥说你,实在是你的脾气太急了,柳姑娘虽然出身南海门,但几次救你,不惜与南海门正面为敌,可见她已有脱离南海门的决心,常言道:君子不阻人向善,你这样当众给她难堪,岂不是促人为恶了吗?"其实,展白对柳翠翠发火,不仅是为了发现翠翠出身"南海门"的一件事,而是数月相处,种种不如意累积在心中的怒火,一旦发作罢了。

    展白与翠翠的结识,是由于翠翠相救,展白那时对她只是感谢,并没有爱。之后,翠翠行踪诡秘,曾引起展白的疑惧,而想偷偷离开她,当发现身上贵重之物"无情碧剑"及《锁骨销魂天佛卷》巳被翠翠取去时,才想找翠翠追树失物,二人在河边力战"金府双铁卫"时相遇,无心中在小船上跌倒,肌肤相接,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可以说完是事情的巧合与临时的冲动,其中并无深厚的感情做基础!

    展白只是觉得人家一个女儿清白之身献给了自已,便有推脱不掉的责任,一定要娶她为妻,做为自己终身的伴侣!这是展白通达人情的地方,也可说是展白伟大的地方!

    但翠翠是真心爱着展白的,青春少女,情窦初开,多半是如此,热情如火,一旦钟情,一眼看见意中人,便以身相许,碰到展白算是幸运,如果遇人不淑,碰到的是一个花花公子,那就只有自怨红颜薄命,徒叹"痴心女子负心汉"了!

    翠翠爱展白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亡魂谷"中为展白疗伤,三个月之中,裸体偎假,施展"纯阴疗阳",如鸡孵卵,救活了展白,又以赤裸袒裎之身,施展"姹女迷魂大法",帮助展白练会了《锁骨销魂天佛卷》上隐秘的三种绝世武功,可以说,展白能有今天的成就,多华是翠翠所赐!

    翠翠与展白一句戏言,"叫展白一切听她的!"她不该认真,在离开山谷,一路之上,处处于涉展白的行动,并以那句戏言要挟,引起展白内心的不满。

    加上,她时时戴上那副狰恶的鬼面具,使展白时时感到不快!

    展白的发怒是来名-财,翠翠却觉得委屈难忍,故而一走了茹老镖头不知一对小情侣的内心隐秘,只责展白太过份了,展白却气哼哼的,兀自怒气未熄!

    因为他觉得翠翠不能欺骗他,他心目中是翠翠的文夫,丈夫岂可受妻子的欺骗?

    慕容夫人也在屋中对展白道"那柳姑娘的为人的确很好,而且武功高强,如不是柳姑娘能抵住南海门中的人,恐怕众人都要死在南海门毒辣少女之手1"婉儿却在一边插口道:"如果不是那叫做什么南海少君的白衣狂生,与南海龙女起了冲突,恐怕柳翠翠也是无法座付!……"慕容夫人瞪了婉儿一眼,道:"婉儿!就是你嘴犟!你还不是被人擒住,多亏柳姑娘才救了你门…."婉儿颇不服气地说道:"女儿若不是受了桃花四仙的暗算,也不会轻易被人擒住……"茹老镖头见母女二人要吵起来,忙用话题岔开,道:"算了!过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南海门称霸中原,妄杀无辜,如不设法消弥,长此以往,恐怕中原武林将要变成尸山血海,还不知有多少人要沦入杀劫?……"此时,人影一闪,乱发莲蓬的雷大叔忽然闪了进来,先向慕容夫人回道:"启事夫人,背节投靠南海门的门客都已肃清,余下的忠贞之士,都齐集在院中,尚有一百余人,静候夫人发落!"慕容夫人不愧为名门贵妇,虽然遭到巨大变故,又是在文君新寡的悲演之中,仍能从容镇静善处,先向雷大叔道了劳,即刻至房外与门下食客见面,并重新分派门客在庄上的职使……

    雷大叔借此机会亦与茹老镖头见了,又在床前问候展白,展白此时见了雷大叔,如见亲人,即把自己的出身,以及父亲的血仇一一说出。

    雷大叔不免稀嘘一番,但最后告诫展自道:"贤侄的父仇固然重要,但现在慕容庆主已死,所谓人死不记仇,贤侄与慕容庄主的这一段血仇,可从此一笔勾销,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联合中原武林,以对抗南海门,这才是当务之急,不知贤侄以为如何?"雷大叙说罢,双目如电,望着展白,见展白默然点头,知道这位至交好友的后人,还不失为恢宏大度,心中甚慰,随一回手,把婉儿与"凌风公子"一手抓住一个,拉至展白面前道:"这是慕容庆主的儿女,上一代的冤仇,让它随着死者死去吧!但愿你们下一代的生者,能化敌为友,多多亲近亲近!"婉儿含情脉脉,因为她芳心中早已爱上了展哥二人的父亲竞有着一段仇恨,如今听雷大叔为他们化解,当然是求之不得……

    那"凌风公于"高傲惯了,此时,反而有点慨妮不安。

    雷大叔又道:"展贤侄!怎样?想我那盟兄霹雳剑展云天,乃是一个宽宏大量之人,你是盟兄之子,也不会太小气量窄吧?"展白毅然向婉儿及"凌风公子"伸出手来!

    雷大叔又转头对"凌风公子"道:"贤世侄!看你的了?""凌风公子"脸一红,也伸出手来与展白握在一起,并道:"展兄都能放过了!小侄还有什么话说。"婉儿早巳喜极而泣,握住展白的另一只手紧紧不放,若不是屋中人多,恐怕她早已投进展哥哥的怀抱了!

    茹老源头及众镖师,见雷大叔三言二语,把两家血仇解开,化干戈为玉帛,纷纷上前致贺。

    雷大叔更是开心得仰天大笑起来!

    但雷大叔笑着笑着,忽然双目垂泪,又鸣鸣哭了!看样子竟是很伤心。

    雷大叔这突然的转变,使众人均自一愕。

    此时,慕容夫人安抚了忠心的门客,又回进房中来,在室外就听到雷大叔如雷的笑声,但进到屋中见雷大叔呜呜痛哭,不由诧异地问道:"雷兄弟!有人戏言,管你叫雷疯子!莫非当真疯了,为什么那么大年纪了,还又哭又笑的?……"雷大叔抬起泪脸,随把展自之父与慕容庄主的一段恩怨对慕容夫人说了,最后道:"嫂子你待我如亲弟,兄弟与展贤侄之父却是刎颈之交,为你们两家把血仇化解了,我焉能不笑?可是,我去的云天兄报仇,又焉能不哭?"雷大叔这一说,慕容夫人突然抱住展白,放声悲哭起来!

    这一来,把雷大叔也闹傻了,极力把慕容夫人劝住,道:"嫂子刚才你说兄弟是疯子,莫非你现在也疯了,为什么也哭起来?"慕容夫人忍住悲声道:"我从不知道那天杀的做出这等事来!展小侠还是我展家的侄子呢!"原来幕容夫人娘家姓展,正是"霹雷剑"展云天的一个亲叙伯堂妹,算起来两家还是姑表之亲!

    这一来,两家又近了一层,慕容夫人自不兔拉住展白的手絮话起家常来……

    此时,茹老镖头感概言道:"江湖上恩怨情仇,实在莫测,有时亲者有仇,有时仇者成亲……"突然,茹老镖头想起一事,向慕容夫人道:"前天晚上,我闯进府中,误至一座大花园,花园楼房中似乎囚佳一个内眷,不知那是府中的何人?为什么又被囚在花园……"茹老镖头话未说完,婉儿已尖叫起来,道:"哎呀!那是我姐姐!"慕容夫人也急道:"是红儿!也是被那天杀的死鬼关起来的!若不是茹老镖头提起,一时之间我还忘了,快!我们快去把她放出来!不知那孩子受了多少苦?……"说罢,当先向门外走去1

    婉儿、展白、雷大叔、茹老镖头等人,随后跟了出来,几人身法都快得出奇,转眼来至花园,只见一座古色古香的楼房,楼门深锁,花叶掩映!

    那面色苍白的慕容红,正将脸贴在冰冷的铁栏上低吟着念了千百遍的"长相思"的古诗。

    只亚她幽幽地念道:

    "长相思,摧心肝。

    络纬秋蹄金井栏。

    忆君迢迢隔青天.

    天长路远魂飞苦。

    母女连心,慕容夫人一见女儿这般惨状,不由哭叫了一声:"红儿!妈来救你……"展白已飞身掠至门前,单掌一挥,"锦"一声,把一只特大的铁锁劈碎,打开了楼门1慕容红几疑身在梦中,两只失神的大眼睛怔望了展白好大一会,才猛然扑进展白怀中,竞嘤嘤缀泣起来!

    众人见她长发散乱,瘦如黄花,伏在展白怀中双肩不住地独搐悲哭,不少人落下同情的眼泪!

    觉得"摘星手"慕容涵,对自己亲生女儿,尚且如此虐待,莫不觉其死有余辜!

    慕容夫人见女儿不投奔自已,反而投进展白怀中,也觉得自已太儒弱了,当初未跟丈夫力争,以致使女儿受这非人的痛苦,但女儿究竟是云英未嫁,老在一个大男人的怀中哭泣,也不雅观,随极力把女儿拉开,道:"孩子!都是妈不好,才使你被爹爹关这样久……"慕容红又反身投进母亲的怀中,悲哭起来!她实在是受的痛苦太多了……

    经众人百般劝解,慕容红才渐渐收住悲声,由慕容夫人及婉儿搀着回至前厅,慕容夫人命婉儿陪伴姐姐去沐浴更衣,却又叫雷大叔在一边窃窃思议了许久。

    雷大叔满口应承,直拍胸脯,之后即对展白说了。

    原来慕容夫人是拜托雷大叔,替女儿做媒给展白说亲的。因为慕容夫人早知女儿心事,又见扑进展白怀中一哭,觉得女儿已是非展白莫嫁,故此方找雷大叔成。

    经雷大叔一说,展白觉得实在是无可推托的余地,先有一段当众裸体相就的事端,又有这次怀中悲哭的事情,同时觉得慕容红情有独钟,自己也不忍心拒绝一个痴心少女的爱,加之,刚与柳翠翠闹翻,心中仍在赌气,当然雷大叔的面子,他也不好拨回,因此,便点头答应了。

    没想到展白此举,却伤了另一个少女的心。

    那便是展婉儿!

    展婉儿陪着姐姐沐浴更衣,到前厅得知这个喜讯,姐姐已成了她心目中唯一的情郎的未婚妻!

    婉儿芳心寸断,悄悄出走了。

    她既不能与姐姐争,又不忍见这断肠的喜事,就算殉情一死在家,也徒给母亲添烦,思来想去只有一定了之.待慕容府为庄主办完了丧事,展白与慕容红的喜事接踵而到,忙得一团糟的时候,发现婉儿失踪,众人都猜不透婉儿因何出走?

    只有展白心中明白!

    那痴情的少女,是为他离家出走的!

    婉儿曾有数次舍死忘生地救他,婉儿仅是一个天真未凿的娇憨少女,毫无江湖经验,独自一人浪迹江湖,的确使人担忧,展白乃是一血性男儿,在这种情况下,怎能安下心来度自己的花月良宵,新婚蜜月?

    因此,展白跟慕容红商量,婚期后延,又察明了慕容夫人与雷大叔,决心出外去找婉儿1茹老镖头要继续寻找失镖,因为"南海门"在"豹突山庄"撤走时,把贵重物品及镖车镖银都带走了,雷大叔不放心展白.与慕容红远行,因此,四人联抉离家!

    四人在马廓中挑选了四匹健马,四人四骑,出了"豹突山庄"。但天下之大,要想在茫茫人海中去找一个人,何异大海捞针,实非容易!

    据展白判断,婉儿别处路径不熟,只去过南京一趟,而且南京附近,岩山十二洞一带,有一处鲜为人知的秘境,叫做"亡魂谷",婉儿曾随着"神猴"铁凌学艺时去过,说不定是跑到"亡魂谷"藏起来了,雷大叔一听有理,加之茹老镖头并没有一定的目的地,只有到处查访,走到哪里算哪里,因此,四人直奔南京而来!

    四人由济南奔南京,须经过苏、鲁两省边境,一路上已随处可发现有着"南海门"标帜之人!

    而且,江湖上又有新流行的四句歌谣.

    街头巷尾,连小儿都会唱了。

    那四句歌谣是这样的:

    "安乐公子不风流。

    祥麟公子不热肠,

    飘零端方有了主,

    南海神龙独为尊!

    显见这四句歌谣,是针对从前"武林四公子"得势时,那四句"安乐风流,祥麟热肠,飘零端方,凌风无情"而发的。

    不过,尚未把"凌风公子"算在其内。

    但由此也可见当前武林中,四大豪门已然式微,代之而起、称雄武林的已经是"南海门"的"龙神太子"了。

    只看那"南海神龙独为尊"一句,便知梗概了。

    这一日,四人四骑贪赶路程,天已黄昏,仍未定近一个市镇。

    四人在旷野中,正在催马紧走,突然见远处山上升起一片火光!

    暮色苍茫,那火光在半山腰里燃烧起来,显得分外刺眼!

    火势燃烧极快,亮光一闪,火势腾空而起,加之有一点晚风,风助火势,火仗风威,想必那山上树木又多,候时间蔓延了大半个山头,远远望去,竞如一条火龙盘伏在山腰里一般!

    展白略一审度方向,突然在马上惊叫道:"不好!那火烧的地方,是先父两位故友隐居之处,不知怎会起这样大火?"雷大叔勒伎座马,问道:"你父亲故交,我多半认识,在那山上隐居的不知是哪两位高人?"展白道:"活死人,死活人!"

    雷大叔一楞,道:"好怪的名字,从未听说过!"展自道:"那是他俩的化名。"

    接着把二人衣着形状,武功路数,逐一形容给雷大叔听。

    雷大叔一拍大腿道:"太白双逸1那一定是他们兄弟二人了,因为太极两仪离魂掌别人不会,天下武林,只有他兄弟二人会此绝学。走!咱们瞧瞧去!"说罢,当先策马,向那着火的山峰上跑去!

    展白、慕容红、茹老镖头随后策马跟上。

    四人四骑,风驰电掣,登山越岭,转眼来至近处,只见熊熊火光中,正有十数壮汉,围着两条白色人影厮杀!

    火光照映之中,展自老远看见,在十数壮汉围困中,以两双肉掌奋命苦战的正是"死活人"与"活死人"!

    另有一青衣少年,也与"太白双逸"协力作战,展白认出那青衣少年正是"祥麟公子",心中不由暗暗纳罕:"祥麟公子"怎会到了此地?

    又怎会跟"太白双逸"合力拒敌?……

    那"死人居"的奇形小楼,却已陷于火海之中!

    展白马上大叫道:"老前辈勿慌!我来助你!……"喝罢飞身掠人战圈,双掌翻飞,"嘭!嘭!"接连震退二人……

    雷大叔哈哈大笑道:"太白双逸!你们弟兄一藏十几年,跟老夫避不见面,如今让人家侥了兔子窝啦了,可藏不住了吧?……"喝笑声中,雷大叔飞身一掠,如一只大鹰般,从马上直向圈斗场中掠去!

百度搜索 剑客行 天涯 剑客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剑客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剑客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