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客行 天涯 剑客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展白目光惊奇而错愕地望在这怪异老人雷大叔的身上,只见这雷大叔笑声渐敛,缓缓跨下石床,含笑道:"你心里在奇怪,我怎地会将你带到这里来,又为何突然走了,是不是?"展白不禁一楞,只得轻轻点了点头,却听雷大叔说道:"你心里还在奇怪,这石洞莫非有什么古怪,是不是?"展白又自一楞,暗道:"他怎地完知道我的心事?"他却不知道此情此景,无论是任何人设身处境,都会有这样的猜疑;这雷大叔将心比心,自然一猜便中。展白一楞之后,只得又点了点头,却见雷大叔哈哈一笑,好整以暇地在床边坐了下来,道:"那第一件事你自然不会猜到,至于那第二件事嘛——"他语声微顿,缓缓伸出手掌,四下一指,接着又道:"你且看看,这山洞原本一无巧妙,只不过我在你熟睡之际,将石床石桌的位置移动了个方向,然后再用块巨石堵住洞口,你在黑暗之中,只当是洞口还在石床前面,却不知——哈哈。"他伸手一指石床边他方才突然现身的洞口,大笑两声,极为得意地接道:留定洞口只是在这石床旁边而已。"展自目光动处,只见他方才现身之处,天光直射而人,一块巨石,已被移到一边,心中不禁恍然,暗叹一声:"我怎地竞连这道理都想不出来?"心思-转,又讨道:"这怪老人此刻说起话来,不但语声清晰,而且有条有理,哪里还有半分他先前那癫狂怪异之态,莫非他以前只是故作姿态而已,只是——他这却又是为着什么呢?"他心中仍然大感不解,但一时之间,却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来。

    只见雷大叔目光一转,突地看到展自时刻摸索、因而一直放在桌边的那本内载武功奥妙的书册,方自敛去微笑的面容,又自泛起一丝笑意,缓缓伸手拿了起来。展白直到此刻,方第一眼见到这本他不知摸索若干遍的武功秘笈的样子,只见这册薄薄的秘笼,封面竟然彩色斑烂,一眼望去,只觉色彩夺目已极。

    他先前只当这本秘策,必定是浅火淡黄一类颜色,此刻觉大出意外,不禁为之一愕,突地想起他幼时听到的一个"瞎子摸象"的故事,那是在一个夜凉如水的晚上,他那已因长久的痛苦折磨而死去的慈母,在一盏孤灯边对他说的。

    黄昏的灯光,慈母的面容,此刻似乎又泛起在他眼前,柔和的语声,谆谆的教诲,此刻也似乎响起在他耳畔,你若没有亲眼见到,即使那东西是你亲手摸触到的,你也不能替它妄下断语,不然,你也就会变成和那些摸象的瞎子一样愚笨。"他已深深地体会到这几句话里所包含的深刻教训。他也已深深地了解到这教训中所包含的爱心,一时之间,他不禁又回到遥远的往事中去,竟忘记了他此刻身在何处!

    雷大叔一面缓缓翻动着手中的秘接,一面又缓缓道:"老夫带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你能读到这本秘笈,这些日子来,想必你已读过了,是不是?"方从往事的梦中醒来的展自,眼眶中似已有浅浅的泪痕。

    他茫然点了点头,却听雷大叔又道:"老夫将你独自关闭在这洞窟之中,也是为了要你能在黑暗与孤独之中,仔细研读这书中的精妙,不知道…。."他语声越来越见郑重,展白听了心里却不禁有气,暗忖:

    "你要我仔细研谈这书中的精妙,却又特我关在伸手不见指的黑暗之中,哼——这是什么话!"忍不住抢口道:"老前辈对晚辈的盛情,晚辈实在是感激得很,只不过晚辈的眼睛并没有什么毛病,在有光的地方一样也能看得见字迹,而且看得十分清楚,老前辈劳以为晚辈只有在黑暗中才能见物,那么——哼哼——"他生具直肠,此刻心中有气,便不管对方是谁,也要痛痛快快地说出来,至于说出来的后果如何,他却根本未曾考虑,这却也正是少年男儿的本色。

    哪知这雷大叙默默地听着他的话,非但丝毫不以为忤,面上反而泛起一种淡淡的笑容,直到展白话说完了,他面上突又掠起一阵奇异的表情,象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竞自长叹一声,道,"当真是一模一样的脾气,唉——"长叹一声,语声突顿,展白听了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心中方自一动,却见他突地手腕一扬,将手中那本色彩斑烂的书册,笔直地抛了过来,口中道:"少年人心直口快,原本是好事,但对人对事却不可轻加判断,知道吗?"展白又为之一愕,然不知道他话中的用意,直到那本彩色斑烂的书册已在洞外射入的天光的映昭之下展现在他眼前,他方自疾忙伸出手来,接着了它,只听雷大叔冷冷道:"打开看看!"展白心中大奇。

    "难道这本书在有光的地方就看不见了吗?"但是他却清楚地记得,书中的字迹是整齐地排列着的,于是他暗中替自己方才的猜测下了个坚决的否定,伸手翻开这本书册定睛一看——

    他却又不禁呆果地楞住了。

    他的心,也为之急速地跳动了起来,他几乎想立刻将这本上面满载武功奥秘的秘笼撕毁。

    但是另一种混合着强烈的好奇与原始的欲望的冲动,却又使得他的眼睛再不能移动一下,刹那之间,他只觉目眩神迷,心荡意摇,身形几乎站立不稳,颤抖着险出手掌,再去翻动第三页。

    哪知——

    "吧"地一声,他面颊之上竞被雷大叔重重拍了一掌,手腕微展,手中的书册也被雷大叔劈手夺了过去,他心头一震,心智一清,想到自已方才的样子,不禁为之红生双颊。

    原来他伸手翻开那一页彩色斑烂的封面,目光转处,却见第三页中,虽有一行行淡淡的字迹,但整页之上,却画满了身无寸缕的绝色美女,而且亦是以极为鲜艳的色彩绘就。

    这些美女或坐或卧,粉臂雪股,莹莹生光,不但体态姿势,各尽其妙,画得生动无比,而且眉梢眼角,隐含春意,面目之间,更满含荡意,有的是乌发乱洒,胸雪横舒,有的是金针轻拈,绣橱斜卧,便是铁石傻子见了,也无法不为之心动。那展白虽然坦荡正直,但究竟是血肉之躯,而且血气方刚,一生之中,几曾见过这种图书,更何况这些图书之中,还似隐含着一种奇诡的魅力。

    此刻他定了定神,只觉得心头似乎还在砰砰跳动,却听雷大叔冷笑一声,道:"黑暗之中,虽然看不见,但却比看得见还要好些吧!"展白目光一望,心中大感惭愧,哪知雷大叔却又微微一笑,伸手一拍他肩头,和声道:"不过你心里也不要难受,这本《锁骨销魂天佛卷》,自古至今,不知葬送了多少英雄豪杰的雄心壮志,你年纪还轻,这又算得了什么。"言语之中,竟满含安慰鼓励之意。

    展自心中不禁大为感激,目光一抬,讷讷地道:"老前辈…..,晚辈……年轻识浅,还望老前辈不要怪罪。"要知道他生性刚直,别人若是对他轻视欺凌,要他低头认罪,那是万万不能,但若是别人对他好些,他心中有愧,便又忍不住不说出来。

    雷大叔微微一笑,又道:"《锁骨销魂天佛卷》,天下第一奇书,你年纪尚轻,大约不曾听过这句话,但若是——唉,若是年纪和我相若之下,却极少有人未曾听过这天下第一奇书的故事。我费尽千方百计,寻得此书,却也险些因它走火人魔。"他语声一顿,突又将这本怪绝天下、也妙绝天下的奇书,送到展白面前,又道:"你再看看,这书中的玄秘之处,还不止此哩。"展白垂下头去,眼观鼻,鼻观心,只是再也不敢望它一眼。

    雷木叔徽微一笑,伸手掩住了此书的大半,又道:"你且看着这书上的字迹。"展白心有余悸,但知道这怪异老人此举定有深意,轻轻一拍眼帘,只见这上面的极淡字迹,开头几字,竟是写着:"美人有态有情有趣有神,唇檀拂日,媚体迎风……"他心头一振,抬起目光,再也不敢望下看去,心中却不禁大奇,期笑道:"晚辈在暗中摸索,这开头几字,似乎根本与此大不相同!怎地——"雷大叔双眉一展,喜动颜色,道:"你再闭起眼睛摸摸看。展白心中一动,立刻闭起眼帘,伸手摸去!

    上面字迹微凸,他人手便知,仍然是那些内含武功奥秘的字迹,不禁张开眼睛,奇道:"这是怎么回事?"雷大叔嘴角含笑,像是极为高兴,道:"先前我生怕你纵然在黑暗中寻得此书,却也不知其中奥妙,哪知竟真的摸出了上面的字迹。"展白接口道:"晚辈这些日子以来,日日都在摸索,已将此书上的字迹完默涌出来——"雷大叔双眉一轩,急急问道:"书中含意,你可曾明了?"展白叹道:"晚辈资质愚钝,书中字迹如此艰涩生奥,晚辈苦苦琢磨多日,才将此中含意,略微了解少许,还望老前辈再加指点"哪知雷大叔突地眼帘一垂,浩叹一声,缓缓说道:"看来天缘偶合,一丝也强求不得,唉——我这番苦心,总算也没有白费。"他缓缓张开眼睛,退回石床坐下,又道:你若真能将此书中奥妙了然,只要再加研习,只怕毋庸多说,就连老夫也不再是你敌手。"展白忍不住问道:"此书明明是本正正当当的内功秘笈,怎地却有个如此不正的名字,著书之人明明想将自己的一身武功传之后世,却又怎地在书上画上这些——唉,这岂非故意要陷人入罪。"他语声渐渐地变得高昂起来:"像这种人写下的内功秘笈,只怕也不是什么正道功夫,晚辈不学也罢。"要知道他本具刚强正直的至情至性,幼从父母之训,更使他成为一个一丝不苟的正人君子,此刻但觉心有所感,便又直率地说了出来。那雷大叔微微一笑,意示赞许,道:"此书虽有许多邪异之处,但书中所载武学奥秘,却是武林正宗的不传之秘,而且著书之人如此作法,也并非没有深意。"展白"哼"了一声,方待辩驳,却听雷大叔又已接道:"此书的来历,武林中人言人殊,莫衷一是。但归纳起来,此书大约是两百七十年前,一位叫做只眼郎君的武林奇人所著。"展白忍不住又自问道:"这只眼郎君又是什么人,难道他只有一只眼睛吗?"他终究是少中心性,心里觉得奇怪,便又问了出来。

    雷大叔微微一笑,道:"这个只眼郎君名虽只眼,却非只眼,他取此名大约是取的独具只眼之意。吾生也晚,虽然不能眼见这位前辈奇人的风采,但闻得江湖故老传言,这只眼郎君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凡事都有独特的见地,更能识人,江湖中人的好歹善恶,只要被他见了一眼,便立刻可以分辨,再也无所遁形,是以有许多假冒伪善的武林中人,都被他揭穿隐私。"展白剑眉一扬,又问道:"此人既是如此人物,怎地却又弄出这种害人不浅的东西来,依晚辈看来,此人只怕也是个假冒伪善的伪君子哩!"雷大叔微微笑道:"人是盖棺便可论定,但这位武林前辈的一生行事,此刻他不但盖棺已久,而且只怕早已骨化飞火,却仍无法论定,这自然便是因为他在武林中惹下无穷风波,不过——他一生行事是善是恶,虽然各人观点不同,看法各异,但是他留下的这本武功秘接,却万万不能算做害人的东西。"展白剑眉又见一扬,心中大感不服,忍不住抗声说道:"老前辈方才还说这本秘笈不知葬送了多少武林豪杰的雄心壮志,此刻怎又说它不是害人的东西?"雷大叔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年纪如此,却也固执如此,但固执定须择善,择善两固执之方是君子。"他微笑稍歇,又道:"闻道那只眼朗君非但不是只眼,而且天生俊秀,貌如子都,在当时江湖中,享有第一美男之誉,是以他一生之中,不知经过了多少情孽纠缠,只是他心如铁石,丝毫无动于衷。"展白踏"哼"一声,忖道:"心如铁石,便是无情之人,人既无情,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人。"他此刻心中对这"只眼郎君"已有成见,是以无论雷大叔如何说法,他心中都不服,只是他见雷大叔对此人像是十分推祟,是以口中也就没有说出。

    只听雷大叔又道:"这位前辈起初在江湖中成名立业之际,武功虽高,却未臻绝顶,被他揭发了隐私之人,自然恨他入骨,只是他交游广阔,当时武林中有数的几位奇人,对他都特别青睐,是以那些人心中虽然积恨,却也无可奈何。""于是这些人苦心积虑之下,就想尽千方百计来引诱于他,只要他做出一件邪行,那些人就可借口将之除去,哪知——哈哈。"他得意地大笑两声,又道:"哪知他心肠当真是坚如金石,无论你利诱或是色诱,他都无动于衷,所以他始终没有落入陷阱。"展白心中虽然不服,但此刻却也不禁对此人的行径,暗中起了些赞佩之心,付道:"此人着真的如此,倒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却听雷大叔又道:"后来他忽然参透内家妙谛,便寻了个隐僻之地,静研武功上乘奥妙,他虽然处处设防,哪知被他一个最亲近的朋友,因妒生恨,将他静修之地,说出了去,于是此讯一传,群魔大动,竟等他静修之际,前去骚扰,这其中最最厉害的,据说是一个美绝天仙的魔女,竟施展姹女迷魂大法,在他那绝顶内功将成未成之际,使他心动。"他语声一顿,苦叹一声,展白亦不禁为之心动神驰,叹口气道:可惜。"雷大叔又道:"内功练不成,可惜还在其次,唉——要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内功修习得愈加上乘,心魔也就愈加难防,尤其在他这种将心妙谛,性命交修,生死玄关将通未通之际,一个不好,非但立时要走火入魔,而且性命也危如悬卵。""这一代武林奇人便在这性命恢关之际,微生绩念,走火入魔,若非当时武当玄门的韦教真人铁心道长,与少林佛门的韦教祖师、苦水上人闻得讯息,一怒连抉下山,以佛道两门的无上大法,将他救转,那么他纵不立刻魂归离恨,至少也得走火入魔,从此不能动弹了。"他将这昔年轰动天下的武林掌故往事,说到这里,展白才不禁透了口长气,伸手一抹额上汗珠,摇首叹道:"好险!"雷大叔却又道:唉!纵然如此,但这位武林奇人,虽然早巳参透内家绝顶奥妙,但却因为身体受损,从此不能勘破内功最后一关,以致抱恨终生,他虽然不愿将自己苦心研透的武功绝顶奥秘,因此埋没,却也不甘后学毫无困难地得到达种绝顶妙诀。""因之他才费尽心力,制了如此一本奇书,藏在罗浮绝顶的一个隐秘所在,而且扬言天下,有如此一部奇书,只是直言定力不坚的,切切不可尝试——"他目光一转,望向展白,道:"这又怎能说他不对。"展白楞了一楞,垂首无言,却听雷大叔接着又道:"这位前辈异人,后来自知武功无法再进一层,便埋首于诗词书画之中,他天资绝顶,当真是一通百通,后来竟成了天下闻名的丹青妙手。据说这本奇书上的图画,不但是他亲手所绘,而所绘的人,便是那曾毁他大道的魔女。"他将手中书册一扬,接道:"你方才见这书中之人,是否神态各异,但面目却完一样,唉——这魔女当真是天生尤物,便只这画里传真,已能使人意马心猿,也难怪那只眼郎君——"他长叹一声,焕然中止了自己的话,言下之意,不言可喻。

    这段离奇诡异、曲折豪快的武林往事,只听得展白目定口呆,意醉神迷,眼前似乎活脱脱地现出那"只眼郎君"的影子。

    他不禁为之默然垂下头去,心中反复付道:"便只这画里传真,已能使人意马心猿……唉!看来不但这只眼郎君是位奇人,就是这魔女也是奇人。"两人默然良久,各各似乎都在追忆武林前辈的英勇往事,展白心中更多了几分警惕。一阵风由洞上吹来,扑面吹向展白,他始起头来,定了定神,微唱一声,方自问道:"这本奇书后来的历史如何?又怎地会到了老前辈你的手上?"雷大叔目光一抬,像是方自从回忆中醒来。定了定神,道:"那只眼郎君话虽那般说法,但武林中人听得有这种内家秘笈,谁能不砰然心动,不到半年,罗浮山群雄毕集,都是一心想要寻得这武林秘笈的人。但转眼一年过去,在罗浮山颠的大小洞几乎被这些人搜寻一遍之后,这本武林秘笈也终于被法华南家门下的两个弟子寻到。"展白双眉微皱,接口道:"那些一心寻宝,但却失望了的人,只怕不会让他们那么安稳地得到此书!还有——他们见到这个——那本看来彩色斑烂,仿佛是一本艳词淫书的奇书的时候,又怎地知道这便是只眼郎君所留的内家秘笈呢?"雷大叔微徽一笑,道:"这些事我也是听故老相传,真实详细的情况,我也知道得并不清楚,只知这法华南宗的两个弟子,在武林中本是有名的硬手——"他语声停顿,突地长叹一声道:"要知道这些武林高手聚到罗浮山之后,本已经过一手的明争暗斗,葬身于此事中的人,不知已有了多少,这法华南宗的弟子两人,经过一阵弱肉强食的掏汰竞争之后,还能屹立不倒,想必不但武功极硬,便是心计也定有过人之处。"展白连连额首,道:"是极!"心中一面却对这雷大叔分析事情的冷静清楚,颇为敬佩,念头转处,心中不禁又为之一动:"他本是极端聪明的人,以前却为什么要装成那副样子?唉!想见他自身也定然有着一段不平凡的往事,以后我倒要问问他!"却见雷大叙一扬手中那本《锁骨销魂天佛卷》,接着又道,"此书被那两人发现之际,据说是被装在一个制作得极其精妙的檀香匣中,匣面之上便写的是锁骨销魂天佛秘录八字,这也就便是此书有此名称的由来。那两人发现此本奇书之后,竞然不动声色,只将檀木匣子打开,取出这本秘笈,换上一本太极拳法诀要放在匣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再将这匣子放回原处,然后他两人竞再跟着别人一齐寻找,只当根本没有发生这回事一样,别人自也不知道。"展白暗叹一声,道:"这两人当真是工于心计,难道他们神色之间,一丝也没有露出吗?"雷大叔颔首叹道,"想那般武林豪士,都是何等人物,端的是眼中不留半粒沙子,只要他两人稍现辞色,别人焉有看不出来的道理!"展白叹道:"我只道法华南宗是武林正宗,却想不到也有这等弟子。"雷大叔安然一笑,道:"莫说法华南宗,便是武当,少林,又何尝没有败类。"展白颔首一叹,却听雷大叔接道:"上山寻宝之人,有的被惨杀而死,有的失望归去,最后只不过剩下十数人而已!那法华南宗的两个弟子,便不动声色地混在其间!过了数日,一个深夜之中,那时正值初冬,罗浮山颠,寒意已重,大家正在围火取暖,忽地听得一阵阵狂笑,远远传来,大家心中一惊!跑去一看——唉,夜色之中,只见那法华南宗的两个弟子其中一人,竞脱得浑身赤裸,在朔风中满地打滚,而他手里,便拿着这本奇书。"展白只听得心头一颤,忍不住脱口惊呼一声,雷大叔长叹接道:"原来那人身怀奇书,忍了数日,终究忍不住,心想:深夜之中,我偷偷看几眼又有何妨。便乘着大家未曾注意之际,跑到一个山窟中,借着微弱的火光偷看,唉——他不看便好,这一看之下,只看得他面赤心跳,神销魂荡,心中无主此人中纪尚轻,本是个独行巨盗,后来才投入法华南宗,是以内功修为亦不甚纯,再加上他早年放荡江湖,难免声色犬马,在罗浮山颠苦了一年,忍了一年,心中本自有些发慌,哪禁得如此刺激,看了许久,竞看得发狂了。"展白心头不禁又为之一震,脱口道:"这本书上的几页图画,当真有这般魔力?"雷大叔叹道:"你未窥貌,自然不知道其中奥妙,据说此书中所说的图画,都是依照那魔女的姹女迷魂大法所绘,书中词句,更是——唉!你但想此书既有锁骨销魂之句,便自有锁骨销魂之力,由此便可见一般了。"他微顿又道:"另一个法华南宗弟子,见了这情况,大吃一惊,慌乱之下,跑了过去,先不管他同门兄弟的生死,伸手就将此书抢了过去,他如此一来用那些武林群豪便动了疑念,大家竟一齐动手,将这师兄弟两人制住,而且大家约定,谁也不得翻阅此书,一面特此书压在一块大石之下,一面想出各种酷刑,来拷问这师兄弟两人,这两人一个狂了,一个受刑不住便说了出来!"展白又自接上叹道:"此种情况,这两人想必都难逃毒手了吧!"雷大叔叹道:"不但这两人身遭毒手,而且死得极惨,别的人一听之下,便也立刻为之大乱!据闻那法华门人话方出口,站在最前的五人,便被他们身后的人下了毒手,其余的人不分亲疏,不分敌友,一阵乱砍乱杀,其中只有一人叫做五爪灵狐的,心智稍清,忖量自已武功较差,是以先就溜了,但却也未曾走远,躲在暗中偷看,到后来他眼见那些武林高手,互相残杀殆尽,只剩下一个崆峒弟子,身手较高,狂笑着搬开那块巨石,取出这本奇书,哪知这人笑声宋绝,身后突地中了一刀,立刻气绝,原来那五爪灵狐知道他此刻已是强弩之末,便偷偷探到他身后,一刀特他砍死了,空山之中,狂笑之声又起,却已是那五爪灵狐发出的了。"雷大叔一口气说到这里,语声方自一顿。只听得展白颤抖,手足冰凉,他初涉江湖,生性忠厚,几时想到过江湖中竞有如此凄惨残酷之事,武林中竞有如此奸狡凶残之人!一时之间,只觉怒气填胸,再也忍耐不住,突地劈手夺过这本奇书,双手一分,竟要将这本天下第一奇书撕毁。

百度搜索 剑客行 天涯 剑客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剑客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剑客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