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那女子白羊般的身子蜷曲在箱子里,看来曲线是那么柔和,胴体是那么丰满,肌肤是那么晶莹。

    她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但眼睛却是闭着的,美丽的脸上却带红晕,像是在沉睡中,又像是晕迷不醒。

    沈浪、朱七七、工怜花、熊猫儿,都差点儿骇了一大跳~他们赫然发现,这张美丽的脸,竟有几分是王夫人,只是缺少了王夫人那种慑人的魅力。

    只听快活王大笑道:"这女子看来倒是不错,只是,阁下却不该在此时此刻送来,阁下难道就不怕本王的新娘吃醋么?"卜公直微笑道:"王爷莫要误会了晚辈的用意,晚辈将这女子送来,并不是献给王爷作为姬妾,而是献给王爷与王妃作为今日婚礼的祭礼。"快活王皱眉道:"你此后怎讲?本王倒有些不懂。"卜公直道:"古来每逢重典,都以牲口作为祭礼,以谢天地,若以活人代替牲口,那自然要显得最为隆重。"快活王接口道:"你将她送来,莫非竟是要本王杀了她?"卜公直微微笑道:"晚辈将她送来正是此意。"快活王"吧"的一拍桌子,厉声道:"你这莫非是故意来和本王开玩笑么?"卜公直躬身道:"晚辈不敢。"

    快活王怒道:"今日乃本王吉期良辰,你却巴巴的送个人来叫本王杀死,这究竟为了什么?天下哪有这般荒唐的事?"卜公直神色不变,缓缓道:"只因晚辈在偶然中得知,这女子要来破坏王爷的婚礼,是以才设计将她拿下,王爷将之作为祭礼,正是大吉大利。快活王道:"你说这女子想来破坏本王的婚礼?"卜公直道:"正是。"

    快活王仰首狂笑道:"就凭这女子也能将本王的婚礼破坏的了么?"卜公直道:"晚辈本也不相信,但听了她的话,却……有些…"他吞吞吐吐,似乎有些话不便出口。

    快活王厉声道:"她说了些什么?"

    卜公直嗫嚅道:"她……这……"

    快活王拍案道:"快说。"

    卜公直道:"晚辈委实不敢说。"

    快活王怒道:"你有何不敢说?"

    卜公直道:"晚辈若是照直说出,王爷定难免怪罪……"快活王道:"你只管说,本王绝不怪你。"

    卜公直道:"既有王爷的金口玉言,晚辈就可放心说了。"他长长呼出口气,道:"只因这女子说她有权阻止王爷的婚事。"快活王大怒道:"她凭什么敢如此说!"

    卜公直目光四下一扫,一字字沉声道:"她说她本是王爷的妻子。"这句话说出来,众人却不禁一惊。

    快活王怒道:"她竟敢如此……"

    他像也是突然发觉箱中这女有几分像是王夫人,不觉为之怔住,语声也为之中断。

    卜公直只如未见,缓缓接道:"晚辈自然绝不会相信她这番胡说八道,但这女子还说了些话,却更是不堪入耳。"快活王呆呆地盯着箱中那女子,一时竟说不出话。

    白飞飞却道:"她还说了些什么?"

    卜公直道:"王爷如若不见罪,在下才敢说。"白飞飞道:"你说吧,我怎会怪你?"

    卜公直道:"她还说,天下女子都可以嫁给王爷,唯有王妃你不能。"白飞飞道:"为什么?"

    卜公直道:"她说,只因……只因玉妃你本是王爷的女儿。"这句话说出来,更是令人大惊。就连沈浪等人,也不禁变了颜色。

    他们实在也不禁对这箱中的女子起了怀疑一一她自然绝不会是王夫人,上夫人也绝不会落入卜公直手中。

    那么,她究竟是准、她怎会知道这些惊人的秘密?

    她模样又怎会和王夫人有些相似?

    她和快活王之间,是否真的有某种神秘的关系?

    白飞飞凤冠卜的金花,已颤抖起来,覆面的珠帘,已起了一阵阵波动,终于霍然长身而起,冲到快活王面前,颤声道:"他说的话,你听见了么?"快活王竟似还怔着,茫然道:"听见了……自然听见了。"白匕飞道:"听见了!你还不杀了她?"

    炔活工道:"杀谁?"

    白飞飞道:"自然是那箱中的女子!"

    快活王道:"哦,杀她么?"

    白飞飞跌足道:"你还不动手?你为何还不动手?"快活王道:"动手么?……此刻就动手么?"

    他神情看来极为奇异,话声虽自他口中发出,却又似乎并不是他说出来的,这一代枭雄,此刻看来竟似神不守舍。

    白飞飞身都颤抖起来,道:"你不肯动手,难道她真是你的妻子?"快活王奇怪地笑了笑,道:"她自然不是我的妻子。"白飞飞嘶声道:"既然不是,你就杀了她给我瞧瞧……"快活王喃喃道:"你要我杀她………好,好……"卜公直面色也带着奇异的微笑,突然走上几步,解下腰畔的黄金弯刀,双手捧了上去。

    白飞飞掠过去将刀抽了出来,"当"地抛在快活王面前,颤声道:"你若不杀了她,我就死在你面前。"快活王突然仰首大笑道:"你既然定要本王出手,本王只有出手了。"笑声中,他已拾起了那柄弯刀,厉声道:"杀人,这岂非再也容易不过。刀光一闪,竟闪电般向白飞飞劈了过去。刀光如闪电惊鸿,刀风如雷声轰耳,其势之急,令人防不胜防,其势之猛,更是无与伦比。但谁也想不到这杀手一刀,竞是劈向新娘子白飞飞的,就连熊猫儿等人也梦想不到快活王会有此一着。就算快活工已相信白飞飞就是他女儿,也不该向她出此样手的,这一刀委实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劈向白飞飞。但白飞飞却似早已想到有此一着。刀光初展,众人惊呼之声尚未响起,白飞飞身子竟已斜飘了出去,那美丽的嫁衣飘飘飞舞,看来就像是凌云飞升的仙子。快活王这势不可挡的一刀,竟未砍着她。众人惊呼之声,到现在才响起来。白飞飞身子似乎已贴在殿堂的梁柱上,道:"你不杀她反要杀我?你疯了么?"快活王狂笑道:"你们这区区诡计,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快活王么?"白飞飞道:"诡计?什么诡计?"

    快活王笑声戛然而住,厉声道:"守住四门,莫要放一个活人出去。"群豪到此刻虽然没有一个人弄清这是怎么回事,但快活王有令,众人俱已奋然而起。

    卜公直道:"但晚辈……"

    快活王冷笑道:"尤其是你……今日你是来得去不得了。"卜公直后退三步,突也大笑道:"好,快活王你果然是厉害人物,我卜公直佩服你了。"笑声中身形突然的溜溜一转,只听"嗤,嗤,嗤"连串响声,他身上突然爆涌起一片紫色的烟雾。

    快活王身形展动,大喝道:"屏住呼吸,莫要放他两人逃走。"就只这一句话工夫,那紫色的烟雾,已迷漫了整个殿堂。

    就在这时~朱七七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熊猫儿道:"这莫非就是卜公直的巫术遁法。"王怜花道:"有趣,果然有趣。"

    也就在这时。

    朱七七、熊猫儿、王怜花等只觉有一只手解开了他们的穴道,他们正在又惊又喜,但闻沈浪的语声道:"屏住呼吸,随我冲出去。"殿堂中已乱成一团,叱咤声中,还夹着一声声惨呼。

    朱七七迷迷糊糊的拉着沈浪的衣襟,迷迷糊糊的往前冲,她也不知沈浪的穴道是如何解开的,更不知沈浪怎能冲出去,但沈浪竟冲出去了。

    烟雾已弥漫到外面,外面的人都被呛得直咳嗽。

    这些人瞧见沈浪冲出,惊呼着扑上,但沈浪手掌微挥,他们就被震得四散跌倒——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拦得住沈浪?

    朱七七手脚还是发麻,熊猫儿、王怜花踉踉跄跄跟在她身后,显见得手脚也不如平时灵便。

    他们就算有不平凡的功力,但穴道被人禁闭了这么久,手脚自然难免麻痹,这原是谁也避免不了的现像。

    而沈浪却偏没有这现像。

    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人,身手也还是那般灵活一他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无论任何人也猜不透。

    更令人猜不透的是,他身上背着的竟是箱子里的那人,在这种危急的时候,他为什么还要将她救出来?

    朱七七糊里糊涂的冲过一条石砌的甬道,冲上一条长长的石级,冲出了这神秘的地底城阙。

    若有人在事后问她是如何出来的,她必定回答不出。

    她只知自己终于已走到地面上,终于已瞧见星星,她直到此刻才知道,星光竟是如此可爱。

    满天星光灿烂,正是子时。

    星光下,有一群人看守着一群马。

    沈浪击倒了人,抢过了马,冲过一个小小的村落,然后又孤身回去,抢来几羊皮袋食水,几包干粮。

    快活王虽有守卒,但措手不及,根本未曾防备,何况沈浪动作快如鬼魅,他们简直瞧不见他的影子。

    熊猫儿等人气力虽未恢复,但打马的力气总还是有的,几个人力打马,一口气便冲出了数十里。

    前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沼泽荒漠。

    这无边无际的荒漠,在夜色中看来虽然充满了恐怖,但无论如何,总比那暗无天日的囚室可爱得多。

    朱七七跃马狂奔,忍不住喜极而呼。

    熊猫儿也忍不住大笑道:"咱们还是没有死,咱们还是逃出来了。"朱七七咯咯笑道:"王怜花,你现在总该佩服沈浪了吧。"王怜花叹道:"沈浪呀沈浪,我委实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神秘的魔力,我真是再也想不通你是怎能逃出来的?"朱七七道:"这话倒不错,我虽然逃了出来,简直还像是在做梦似的。"沈浪叹道:"侥幸,这实在侥幸。"

    朱七七大声道:"咱们先歇歇好么,我有几句话再不问你,实在要憋死了。"几个人寻了个避风的所在,歇了下来——这原是个干涸的河床,自然有许多避风的凹地。

    朱七七拉着沈浪,道:"别的不说,我先问你,你穴道是怎么解开的?"沈浪道:"穴道么?这?……"这的确是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白飞飞,他又想起了白飞飞……想起了在那神秘的石室中,那几天的悲惨的,狂欢的日子。

    每一次,白飞飞平时都先将他穴道解开,临走时再点住,她以为沈浪已完没有抵抗的能力。

    她还是低估了沈浪。

    沈浪永远是沈浪,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他那超人的能力,一次又一次,他慢慢的培养起自己的能力。

    在最后一次,他终于完闭住了自己的穴道,在那悲伤而又艳丽的奇妙时刻里,白飞飞终于被瞒过了一次。

    所以,在那婚礼的前夕,沈浪便已可说是完自由了,但他却还是装做不能动弹的模样,他在等待着时机。

    这就是沈浪的秘密。

    这秘密他自然不能,也不愿说出。

    他只是微微一笑,道:"你们不是说我有神秘的魔力么,那么就算这是神秘的魔力吧。"朱七七叹了口气,又笑道:"我知道,我们是永远无法了解你的,我也不想了解你,我只要……只要能够喜欢你就足够了,但……"她瞧了那箱中的女子一眼,忍不住道:"但你如此冒险将她救了出来,却又是为了什么?"这女子犹在晕迷着,在星光下看来更是神秘。她那诱人的胴体已被沈浪用衣服裹住,只露出那张美丽而又神秘的脸。

    沈浪凝目瞧着她的脸,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你们只怕永远也想不到她是谁了。"朱七七怔了怔,道:"她是谁?她究竟是谁?"熊猫儿:"她莫非是王夫人?"

    王怜花断然道:"她虽然有些像,但绝不是。"沈浪也不答应,却撕下块衣袂,醮湿了水,在那的脸上轻轻擦着,擦得缓慢而仔细。

    朱七七睁大了眼睛,瞧着他的手。

    然后,奇迹突然出现了。

    这张脸,赫然竟是白飞飞的。

    朱七七、熊猫儿、王怜花三个人一愣。

    这女子竟是白飞飞,他们委实连做梦也想不到这女子会是白飞飞,三个人一齐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过了半晌,朱七七终于忍不住大叫道:"老天呀老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飞飞又怎会跑到箱子里去的?她不是明明在做新娘子么?"熊猫儿摸着脑袋道:"这里的若是白飞飞,那里的新娘子又是谁?"朱七七拉着沈浪的手,道:"求求你,快告诉我们吧,你若再不说个明白,我可真要活活被闷死了。"沈浪微笑道:"此事委实是既复杂,又高奇,非但事先谁也猜不透,到就算事后……我若非对他们所说的每句话都未放过,也是猜不到的。"熊猫儿道:"我先问你……"

    朱七七抢着道:"我先问,我先问……"

    此事委实是千头万绪,她委实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问起,咬着嘴唇想了半晌,终于大声道:"好,我先问你,白飞飞既然在这,里那新娘子又是谁?"沈浪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实在想不通那新娘子是谁?那明明一直是白飞飞,又怎会变作别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朱七七道:"现在呢?现在你总该想通了吧。"沈浪道:"你不妨也想,除了白飞飞外,还有谁知道谁一心想揭破那些秘密?"谁又有那么大本事。

    朱七七想了想,突然跳起来失声道:"你说的莫非是王夫人?"沈浪又长长叹了口气,一字字道:"不错,正是王夫人。"朱七七道:"但白飞飞又怎会变成王夫人的?""不,我说那新娘子又怎会变成王夫人的?而白飞飞又怎会跑进了箱子里?"沈浪道:"你记不记得,婚礼开始时,新娘子来迟了。"朱七七道:"我自然记得,但……"

    沈浪接口道:"你记不记得方心骑那时说了些什么?"朱七七想了想道:"他说,有两个老经验的喜娘,和一个卖花粉的梳头老师傅,在为新娘子上妆,还说那老头子做了五十年生意,是个老实人。"沈浪微微一笑,道:"不错,你记得很清楚。"朱七七道:"但这……这又有什么关系?"

    沈浪道:"我本也未想到这其中的关系,后来仔细一想,才知道毛病就出在这里。"朱七七跺脚道:"什么毛病,你快说呀。"

    沈浪道:"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时候,那梳头的老师傅,虽非别人改扮,却早已被人买通了,而那两个喜娘其中就必定有一个是王夫人。"朱七七拍手道:"呀!不错!"

    沈浪道:"王夫人化装成喜娘,混了进来,乘着为白飞飞上妆时,将白飞飞迷倒,白飞飞虽然千灵百巧,比起王夫人来却还是要差一着。"王怜花冷笑道:"她还差得远哩。"

    沈浪道:"于是王夫人就将白飞飞的模样弄得有几分像她自己,却将她自己扮成白飞飞的模样,王夫人易容的手段,不用我说,你们总也该知道。"熊猫儿道:"何况她头上还戴着风冠,脸前又挂着珍珠,那快活王就算眼睛再厉害,也是瞧不出来的。"朱七七道:"但白飞飞却又怎会跑到箱子里去的?"熊猫儿道:"是呀,那箱子明明是卜公直从外面带来的呀。"沈浪道:"王夫人行事是何等周密,那老头子带花粉进来,自然是有个箱子的,她将花粉腾出,将白飞飞装进箱子里。"朱七七道:"但……卜公直……"

    沈浪道:"王夫人自然也早已和卜公直约好,带一个同样的空箱子来,然后便乘人不备,用空箱子换了那只装着白飞飞的箱子。"熊猫儿拍掌道:"不错,她想必先就将装着白飞飞的箱子放在殿堂外,那时快活王的大婚盛典正在热闹时,自然谁也不会去留意到一口箱子。"沈浪道:"这其中还有个关键,王夫人放下箱子的时候,就是新娘子走进去的时候,无论是任何人,新娘子自然都是大家注意的目标。"朱七七道:"她早已算定别人只顾瞧着新娘,却绝不会去留意箱子。"沈浪点头道:"不错,但举此一点,还不足以显出王夫人行事之周到……"朱七七抢着道:"还有一点,卜公直换箱子的时候,也就是他自己走进去的时候,那时别人的目光都被他那奇形怪状所吸引,只顾着去瞧他了,自然也不会留意到那八个抬箱子的大汉已经悄悄换了个箱子。"熊猫儿击节道:"妙极妙极,难怪王夫人要选卜公直,为的不但是卜公直还有一手巫术遁法,还为的是他那奇怪的相貌,像他那样的人,无论走在哪里都要被人注意的,何况他又故意打扮得特别怪模怪样。"沈浪微笑道:"不错,这件事前前后后,每一个细节都在王夫人的计算之中。"朱七七叹道:"若论思虑之周密,天下只怕没有人能比得上她。"熊猫儿道:"女子的思虑,原本就比男人周密得多。"他游侠江湖,平生以粗豪为事,近日行事虽仔细得多,但本性难改,是以这句话说出来,并没有什么称赞之意。

    王怜花瞧了朱七七一眼,突然笑道:"女子的思虑,也未必人人都周密的。"沈浪道:"这件事功亏一篑,也只因为她是个女子。"王怜花道:"此话怎讲?"

    沈浪道:"女人的思虑虽然周密,但心胸却未免窄了些……"朱七七冷笑道:"女子的心胸,也未必人人都窄的。"沈浪笑道:"话虽不错,但一般说来,女子的心眼儿总未免较为偏激毒辣,否则这件事也就不会功败垂成了。"朱七七道:"此话又怎讲?"

    沈浪道:"此事若换了男人来做,将白飞飞迷倒后,便已可动手杀了她,又何必再多费手脚,再将她装到箱子里,那么快活王也就不会发现其中的破绽,她若想杀死快活王,入了洞房,尽多机会动手,又何必多此一举,画蛇添足。"熊猫儿道:"你这一提,我倒真不懂了,王夫人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沈浪道:"她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要快活王亲手将白飞飞杀死。"熊猫儿道:"不错。"

    沈浪道:"虽然她恨快活王恨之入骨,但瞧到快活王要与别的女子成亲,还是忍不住生出了嫉妒之心,这嫉恨之心一生,行事便难免失却了理智。"熊猫儿击掌道:"不错,这嫉妒两字,当真是天下女子的致命伤,就连王夫人这样的女子,竟也不能例外。"朱七七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认为男人就不会嫉妒么?"熊猫儿笑道:"男人比较好些。"

    朱七七冷笑道:"据我所知,男人若是嫉妒起来,比女子还要厉害得多。"沈浪道:"王夫人之本意,原是要将快活王杀死复仇,但这嫉恨之心一生,她竟将此事置为次要,而变成一心要先将这婚事破坏,一心要先杀死白飞飞。"熊猫儿道:"但她却又偏偏不肯痛痛快快地将白飞飞杀死,偏偏要画蛇添足……"朱七七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她这样做法,不但是为了要折磨白飞飞,主要还是为了要折磨快活王,要快活王痛苦一辈子。"熊猫儿苦笑道:"女子的心意,男人的确是弄不懂的。"朱七七道:"你若懂得女子的心意,太阳只怕要从西边出了。"沈浪道:"朱七七说得倒也不错,她此举委实是为了要快活王痛苦,是以她先点破白飞飞是他女儿,然后诱使快活王将白飞飞杀死。"他叹息一声,接道:"这样快活王若是真的出手,她再将此中秘密揭穿,快活王纵然未必终生痛苦,又有何颜面再称雄江湖?"朱七七道:"不错,一个人若是真的误杀了自己的女儿,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日后传说出来,他还有什么脸在别人面前称雄?"熊猫儿叹道:"这种又复杂,又毒辣的计谋,只怕也只有女子想得出。"朱七七大声道:"女人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你再说这样的话,小心老天罚你一辈子做光棍,一辈子娶不着老婆。"熊猫儿伸了伸舌头,笑道,"那我倒真是求之不得。"王怜花忽然道:"这秘密此刻总算已完揭破,但还有件事,我仍不解。"朱七七道:"我都懂了,你居然还有不懂的么?"王怜花道:"无论如何,这计划总可算是异常周密,绝无破绽,卜公直的神态说话,也没有什么漏洞,却不知那快活王会怎在当时就瞧破了?"沈浪笑道:"这计划并非绝无破绽,卜公直的说话也并非无漏洞。"王怜花道:"哦。"

    沈浪道:"这计划第一个破绽,便是王夫人不该将白飞飞扮得像自己……"朱七七道:"对了,我正在不懂,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熊猫儿道:"王夫人这样做法,莫非是要先使快活王吃一惊,分散他的注意,再使他……"未七七抢着道:"我知道了,她将白飞飞扮成自己的样子,自然是想要快活王疑心箱子里的真的就是王夫人自己,快活王一见了王夫人,自然是又惊又怕,说不定会不分青红皂白,先将她杀了再说,那么换人的计划就成功了。"熊猫儿也抢着道:"而且,快活王瞧见王夫人已落在自己手里,必定高兴得很,心情必定大为松懈,对别的事都不会再加留意。"沈浪微笑道:"不错,这些正都是王夫本来所打的主意,她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是以才造成了这致命的错误。"朱七七道:"我认为她这样做实在高明的很,你怎会说她错了呢?"熊猫儿道:"我也想不出她错在哪里。"

    沈浪微微一笑,道:"快活王与王夫人本来不但是夫妻,而且还可说是伙伴,他对王夫人的武功智谋,自然是了解的很深,是么?"朱七七道:"当然是的。"

    沈浪道:"那么,我请问你,像王夫人这样的女子又怎会随意将自己的机密漏泄,而被卜公直在无意中听到呢?"朱七七失声道:"呀,不错,这的确是个漏洞,卜公直委实不该这样说的。"沈浪道:"还有,我再问你,像王夫人这样的女人,又怎会落在卜公直手里?"熊猫儿叹道:"不错,这又是个漏洞,十个卜公直也休想摸着王夫人的一根手指。"沈浪道:"所以,快活王根本想也不必想,就可断定箱子里的绝不会是王夫人。"朱七七道:"不错。"

    沈浪道:"那么,他就会想,箱子里的若非王夫人,模样又怎会和王夫人如此相似呢?又怎会知道这些别人绝不会知道的秘密?"朱七七、熊猫儿两人不住地点头道:"不错,不错。"沈浪道:"需知王夫人近年根本未在江湖走动,知道她容貌的人可说少而又少,而且也没有人知道王夫人与快活王之间的关系。"熊猫儿点头道:"不错,至少那卜公直绝不会知道。"沈浪道:"所以,这绝不会是卜公直搞的鬼,也绝不会是别人,只因别人既不知道王夫人的容貌,又不知道王夫人与他的关系,更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又怎能扮成王夫人的样子,用这些秘密来骗他?"朱七七笑道:"这道理听来虽复杂,其实却简单的很,我怎会偏偏想不起?"沈浪道:"所以,归根结底一句话,就是快活王已断定,这件事绝不会是卜公直在搞鬼,也不可能是别人在搞鬼。"朱七七叹道:"像他那样的人,自然一想就想通这道理了。"沈浪道:"这件事既不可能是别人搞的鬼,那么是谁在搞鬼呢?"朱七七道:"那自然只有王夫人了。"

    沈浪道:"不错!他自然立刻就会想到王夫人。"朱七七道:"但还有……"

    沈浪道打断了她的话,接道:"她想起了王夫人,立刻又会想到,王夫人若是此事的主谋,那么她此刻又在哪里呢?"朱七七道:"难道他立刻就能猜出新娘子就是王夫人?"沈浪道:"他纵不能立刻猜出,但立刻就会联想起新娘子迟到的事,再想起那卖花粉的老师傅,那喜娘……"他微微一笑,缓缓接道:"想到这里,以快活王的智慧,还会再想不通么?"王怜花长叹了一声,道:"你这分析,当真是又仔细,又精僻,又合理,纵然令快活王自己来说,只怕也没有你说得如此周到详细。"朱七七笑道:"如此纠缠复杂,让人摸不着头绪的事,经他抽丝剥茧般一说,就说得人人都可明白了,这不是很奇怪么?"熊猫儿忽然道:"这一次,你看王夫人与卜公直还能逃得了么?"沈浪道:"你我既能逃出来,他们想必也可逃出来的。"朱七七道:"咱们能逃出来,那是因为有你,他们又怎能比得上你?"王怜花叹道:"何况,快活王未留意到咱们,是以咱们才能乘虚而走,而他们……"朱七七长长松了口气,道:"无论他们能不能逃走,好在都与咱们没有关系了。"王怜花默然半晌,突然长身而起,大声道:"不错,无论他们能不能逃走,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咱们此刻只该去想如何才能走出这一片沙漠去。"荒漠中夜间酷寒日间酷热,再加上烈日,风沙,食水之不足,路途之不熟,还得时刻留意着毒蛇、猛兽、流沙……

    这一段路途,自然是极为艰苦的。

    这样走了两天,人马俱已疲乏,一片荒漠瞧来,仍是无边无际,这时就连沈浪,都不禁在暗中担起了心事,他纵然是超人,究竟也无法抵抗自然之力。

    这些人最舒服的,毋宁说是白飞飞。

    只因她到此刻为止,仍然晕迷不醒。

    这一日晚间,朱七七用布醮了些食水,润着她的嘴唇,瞧着她那日渐憔悴的容貌,也不禁叹道:"王夫人用的好厉害的迷药。"熊猫儿与沈浪探路去了,只留下王怜花陪着她。

    王怜花突然冷冷道:"她只怕从此不会醒了,你又何必白白浪费了食水?"朱七七怒道:"你竟说这话,你还能算是人么?"王怜花淡淡一笑,道:"你这样对她,可记得她以前怎样对你?"朱七七道:"无论她怎样对我,她至少也是个人,是个女人,我绝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瞧着她死,就算将我份上的水都给她,也没什么关系!"王怜花笑道:"你若干死了,而她还活着,这倒也妙得很,那时沈浪只怕……"朱七七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这样的人,我真奇怪沈浪为什么不杀了你?"王怜花冷冷道:"沈浪不杀我,正是他最聪明之处,否则……"突听一人道:"否则怎样?"

    熊猫儿大步走了回来,眼睛在黑暗中发光。

    王怜花打了个哈哈,道:"否则我岂非早就死了?"熊猫儿瞪着他,他却转了个身,熊猫儿真拿他没法子。这时沈浪也已回来,朱七七迎上去问道:"前面有路么?"沈浪叹息着摇了摇头,却又笑道:"你放心,天下绝不会有走不出去的路的。"这样又走了两天,就连沈浪的笑容再也不能令朱七七振奋起来,白飞飞更是奄奄一息,几乎变成了个活死人。

    他们的食水用得越节省,体力就越不支,及早便歇下,他们现在唯一能享受的只有休息。

    又是个星光灿烂的夜晚,但此时此刻,谁也不会再去赞美星光的美丽,朱七七躺在沈浪的怀中,喃喃道:"咱们莫非走错了路么?越走越走不出去了。"夜是那么静,熊猫儿与王怜花都已睡了。

    沈浪怜惜地轻抚着她的柔发,道:"方向是绝不会错的,只是…"朱七七突又嫣然一笑,道:"走错了也没关系,只要在你身旁,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都愿意的。"沈浪瞧着她温柔的笑容,再瞧瞧身旁那犹自晕迷的白飞飞,一时心乱如麻,竞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半晌,朱七七终于坐起来,瞧着白飞飞的昏迷样子,叹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还没有关系,她只怕……"沈浪突然道:"你还恨她么?"

    朱七七摇了摇头,柔声道:"我怎么会还在恨她,她以前虽然可恨,但现……在,现在却是这么可怜,其实,她始终是个可怜的女孩子。"沈浪长叹道:"不错,她的确是个可怜的女孩子……"朱七七突然搂着沈浪的脖子,哽咽着道:"有时……有时我真想将你让给她,只因她一生充满了仇恨与寂寞,唯一能安慰她的,就是你。"她哽咽已变成低位,道:"但我实在不能,我实在舍不得你,沈浪,沈浪……你会怪我么?"沈浪也紧拥着她,柔声笑道:"傻孩子,我怎会怪你,我又怎会怪你……"他仰望苍天,似乎在问:"这究竟该怪谁呢?"他虽在笑着,但又有谁知道他心中是多么酸苦。

    在如此静夜,如此星辰下,他几乎要将一切都说出来,他没有说,只因他实在不忍伤着朱七七。

    他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只是说了句:"时候不早了,咱们也睡吧。"不错,睡吧,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说不定一切事都会改变,有什么话,也留着在明天说吧。

    明天究竟发生什么事?世上又有谁能知道呢?

    日光,终于又照射着大地。熊猫儿一觉醒来,刚打了个哈欠,突然怔着。

    他突然发觉,一切情况俱都变了。

    王怜花大半截身子已被人埋在沙土里,头发蓬乱,脸上也被人涂了污泥,赤裸着背上,被人抽得满是斑斑血迹。

    他模样看来竟已变成了个活鬼,但居然还似在睡着的,这一切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竟似不知道。

    再看沈浪与朱七七,两人竟被人背对着背绑在一齐,两人头发也乱了,头发似乎被人截去了一段。

    而熊猫儿自己……

    他只觉头疼如裂,身子也被捆着,动也不能动,烈日晒得他皮肤几已裂开,他衣服几乎被剥光了。

    熊猫儿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真的撞见荒漠中的恶鬼?"虽在光天化日之下,他胆子虽然大,但遇着这种不可思议的怪事,他还是忍不住身都发起抖来。

    熊猫儿在沙上挣扎着,扭曲着。他终于又发觉两件事,马已不见,干粮水袋也不见了。马、食粮、水,这就等于是他们的生命。是谁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他目光四下搜索,天色蔚蓝,白云片片,闷热后令人几乎窒息,四下百里内外,都绝不会有什么人迹。是快活王?不会,绝不会。若是快活王,绝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熊猫儿忍不住大呼道:"沈浪!快醒来,沈浪……"他呼声突然在喉中梗住,他又赫然发现。

    本在沈浪身旁,始终晕迷不醒的白飞飞,竟也已不见了。

    沈浪也醒了。

    他张开眼睛,只瞧见面前地上,痕迹零乱,似乎有人用石头在地上写过字,又胡乱划去。

    他自然也已感觉到头脑的疼痛,四肢的麻木,他面上的肌肉,不禁起了一阵阵的扭曲,喃喃道:"沈浪呀沈浪,你又上了个大当。"熊猫儿听见他的语声,大呼道:"沈浪,你醒来了么?你可瞧得见这情况,水没有了,马没有了,粮食没有了,白飞飞也不见了。"沈浪长叹道:"白飞飞也走了么?"

    熊猫儿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沈浪道:"白飞飞,这自然是白飞飞,除了白飞飞还是谁?"熊猫儿吃惊道:"白飞飞?你说这一切又是白飞飞做手脚?"沈浪惨笑道:"她人既已走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熊猫儿道:"她人虽已走了,但难道不可能也是别人将她绑走的……她一直晕迷不醒,简直已奄奄一息,又怎能做这样的手脚?"沈浪喃喃道:"你我都未免太轻视了她,这是为了什么?"他苦笑接道:"这只因她实在太善于做作,她作出的模样,永远是教人只有可怜她,同情她,而忘了本该提防着她的。"熊猫儿道:"你说……难道她根本早已醒了,但故意装作晕迷不醒,难道她……"这时朱七七也醒了,颤声道:"沈浪……沈浪,你在哪里?"沈浪道:"七七……七七……你可受了伤?"

    朱七七道:"好……好像没有……沈浪,你在我背后么?你也被绑起来了么?"沈浪长叹道:"嗯。"

    朱七七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我面前还写得有字?"沈浪急急道:"写得是什么?"

    朱七七道:"我瞧瞧……这地上写的:点水之恩,涌泉以报,留你不死,任你双飞,生既不幸,绝情断恨,孤身远引,到死不见。"她惊呼道:"这……这难道是白飞飞写的?"

    沈浪叹道:"正是她。"

    朱七七道:"她走了……她一个人走了,她虽然一心想得到你,但到最后,还是没有将你抢走,却留下我,让我和你……和你…"她语声渐渐哽咽,终于痛哭失声,道:"绝情不恨,到死不见……白飞飞呀白飞飞,你宁愿孤苦终老,也没有杀我,白飞飞呀白飞飞,我一直看错了你,你实在是个好人,我……我对不起你,我实在对不起你。"熊猫儿道:"她若真的是好心的人,为何又要将咱们害成这模样,为何又要偷走咱们的粮食和水,带走咱们的马?"沈浪长叹道:"她……实在是个不可捉摸的女人,她的心意,真是谁也猜不透的,她究意是善?是恶?只怕也永远没有人知道。"熊猫儿默然半晌,也长叹道:"无论如何,她实在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竟能始终装出晕迷不醒的样子,竟忍得住那要命的饿渴,连眼睛都不睁开,就只这一点,已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白飞飞呀白飞飞,我实在不能不佩服你。"熊猫儿道:"但她既然已绝情不恨,万念俱灰,既然早已存心一走了之,为什么不好好的走,却要在临走前还害咱们一下。"沈浪黯然道:"这或者是她不愿在那种情况下与咱们相见,宁可咬紧牙关,忍受百般痛苦,也要挣回面子,要我们知道,她毕竟是强者。"朱七幽幽道:"这也许是她不愿当面和你别离,更不愿让你瞧不起她……一个女人,是宁愿吃任何苦,也不愿被她所爱的人瞧不起的,尤其是她这种女人。"熊猫儿苦笑道:"有谁会瞧不起她,连沈浪都在她手里栽过几次斤斗,还有谁敢瞧不起她,普天之下,除了她之外又有谁能令沈浪吃亏上当?"朱七七突然大声道:"沈浪吃她的亏,上她的当,并不是不如她!"熊猫儿道:"那是为什么?"

    朱七七道:"这只因沈浪始终在同情她,可怜她,一心只想救她,帮助她,而没有想害她,也没有想对付她,否则就算有十个白飞飞,又怎能害得到沈浪?"熊猫儿叹道:"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喜欢沈浪,并不了解他,如今我才知道最了解沈浪还是你,咱们都不如你。"朱七七悠悠道:"这只因为我心意都放在沈浪身上,自然比你们都了解他。"熊猫儿大笑道:"沈浪呀沈浪,你有这样的红颜知己,这一辈子总算没有白活了。"突听王怜花大声道:"此时此刻,你还笑得出,我总算佩服你。"他嘴里像是被塞了沙土,连话都说不清了。

    熊猫儿道:"我为何笑不出?至少我没有被人活埋在地下。"王怜花道:"我算什么?但咱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大英雄沈浪,怎知也被人像死猪般捆起来,我们实在有点不懂了。"沈浪也不招恼,淡淡道:"你若是稍为机警些,咱们也不至于变得如此模样。"王怜花冷笑道:"这难道还能怪我不成?"

    沈浪道:"你可知道咱们怎会被人捆住还毫无所觉?这只因为白飞飞昨夜已在咱们所喝的水袋里下了迷药,你可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下的迷药?那就是我叫你留守在这里的时候,你既然将水看得比别人的性命都重要,又为何不睁开眼睛瞧着?"王怜花将嘴里的土咬得沙沙作响,却说不出话来。

    熊猫儿道:"别的且不管,咱们此刻该怎么办呢?我手脚没有半分力气,连这绳子也挣不开,再这样下去,只怕要被晒焦了。"他干笑了一声,道:"烤焦了的猫,不知滋味如何,至少我自己是尝不到的了。"王怜花冷笑道:"有趣,这话当真有趣。"

    "呸"的一声,将嘴里一口沙子重重唾在地上。

    日光,已越来越是强烈,晒得沙子都发了烫。

    熊猫儿已晒得头晕眼花,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也似在渐渐收缩,勒得他直疼入骨子里。他嘴唇也已被晒得裂了开来,喃喃道:"白飞飞呀白飞飞,你没有杀死我,我并不感激你,这样岂非比一刀杀死我还狠毒百倍,你没有杀死我们,原来只是要折磨我们。"王怜花叹道:"我虽然也自知这一生绝对不得好死,却也未想到会被太阳活活晒死,这样的死法当真比任何死法,都难受得多。"沈浪微微一笑,道:"无论怎么样死,都不会很舒服的。"王怜花瞪大眼睛,道:"到了现在,你还笑得出?"熊猫儿大声道:"能看到你这样人被活活晒死,为何不可笑……我也要大笑……哈哈……哈哈……"他用尽气力,大笑了几声,怎奈唇焦舌枯,又怎能笑得出,那笑声听来当真比哭声还要难听几倍。

    王怜花道:"好,你笑吧,用力笑吧,拼命笑吧……你若再这样大笑几声,只怕就要让我瞧着你先死。"沈浪道:"他不会死。"

    王怜花道:"不会死,难道只有我会死?"

    沈浪道:"你若肯少说几句话,留些力气,也不会死的。"王怜花那被晒得发黑发焦的脸上,又不禁发了光。

    他虽然对沈浪又嫉又恨,但沈浪说的话,他却不能不听,不能不相信…一个怕死的人听到自己还能活下去的时候,那神情当真谁也形容不出。

    王怜花连眼睛上的肉都颤抖了起来,道:"你……你说咱们还有救星?"沈浪道:"自然有的。"

    王怜花道:"黄沙万里,咱们这些人在沙漠中,简直就像只蚂蚁似的,纵然有十万人要来救咱们也未必能找得着……何况,又有谁会来救咱们。又有谁知道咱们已遇难,这……这简直是毫无可能。"他一面咳嗽,一面说,这番话说完了,已是身脱力,只因他嘴里虽说不可能,心中却是充满希冀之情。

    他就希望沈浪将他的话部驳倒。

    沈浪道:"自然有人知道咱们已遇难的。"

    王怜花喘气着道:"谁……除非是那妖女。"

    沈浪道:"正是白飞飞。"

    王怜花怔了怔,拼命笑道:"她难道还会来救咱们……哈哈,原来沈浪也已疯了。"这疯狂的笑声,听得朱七七、熊猫儿身发冷。

    他们实也不禁认为沈浪神智已不清,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白飞飞会来救他们的。

    沈浪叹道:"她的脾气,你们难道还不了解?她若要咱们死,又怎肯不在旁边亲眼瞧着咱们受尽折磨?到死为止。"朱七七道,"她只怕还没有这么狠的心。"

    王怜花却大喜道:"不错,她若要咱们的命,必定会在旁边瞧着咱们死的,如今既然走了,想必是算定咱们必有救星。"熊猫儿忍不住叹道:"救星、哪里来的救星?"沈浪道:"她生长在沙漠中,对沙漠上的一切,都必定比我们熟悉得多,说不定早已瞧出有人要往这里来,也说不定还留下线索要别人找来。"王怜花叹道:"这次我若得救,看来真该做几件好事了。"沈浪道:"只要你莫忘了这句话,我担保你死不了的。"这希望虽然渺茫的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得多,于是大家再不说话,都希望留些精力,支持到救星来的时候。

    这时候每个人的眼皮都已越来越重了,都恨不能痛快地睡一觉,但每个人却也都知道,自己这一睡,便再也不会复醒。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沈浪大呼道:"来了……来了……"大家精神一震,顺着他目光瞧去,只见万里无云的碧空下,突然扬起了一片黄尘,几乎掩没了自己。

    接着,蹄声骤响,如战鼓雷呜,动地而来。

    熊猫儿动容道:"沙漠之中,哪里来的千军万马?"沈浪稍微一笑道:"你莫非忘了龙卷风?"

    话声未了,只见四匹健马首先急骤而至,马上人身白衣白风氅,正是横行大漠的龙卷风属下。

    这四人四骑想是已瞧见了沈浪等人,打了个呼哨,突又纵马驰去,王怜花忍不住焦虑之情失声道:"喂……你们怎地又走了,难道见死不救么?"沈浪笑道:"你莫要着急,这不过是龙卷风的前哨探子,如今发现了我们,不敢自行定夺,是回去通知去了。"王怜花一喜,突又一惊,道:"龙卷风在大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咱们若是落在他手里,只怕也……"沈浪道:"龙卷风善恶我虽不知,但你莫忘了,他还有个神秘的军师。"王怜花道:"军师又怎样,难道你认得?"

    沈浪微笑道:"若我猜的不错,他实是我的故人。"这时远处又有数骑驰来,当先一骑,黑衣黑,黑中蒙面,只露出一双充满了厉光的眸子。

    这黑衣骑士到了近前,突然飞身掠下,站在那里,瞬也不瞬的瞧着沈浪,竟像是吓呆了。

    沈浪颤声笑道:"金兄,金无望,是你么?"

    黑衣骑士身子陡然一震,失声道:"你……你怎知……"沈浪大笑道:"除了金无望外,还有谁能对快乐王的一切了如指掌?除了金无望外,还有谁能令快活王连连失利?"黑衣骑士突然扑过去,拥住了沈浪,两人又哭又笑,就连王怜花都不禁瞧得眼睛潮湿,朱七七与熊猫儿更是早已热泪盈眶。

    过了半晌,金无望长叹道:"沈浪呀沈浪,你怎地落得如此模样?"沈浪笑道:"先莫说我,先谈谈你。"

    金无望默然半晌,笑道:"不是我对快活王不仁,实是他对我不义,我残废归去后,他将我视为废物,竟要将我除去,幸好我早已知道他的恶毒,早已有了脱走之计,那时我已发誓,必定要让他知道,金无望不是废物……"沈浪大笑道:"如今你的确已证明了此点,那时他故意伪装一封书信,说是你留下的,我就知道那其中必定有诈。"金无望亦自仰天而笑,得意的笑意中,竟有些萧索之意,仰天狂笑了半晌,缓缓顿住笑声,叹道:"如今我虽已将他击倒,但又如何?不生百年,转瞬便过,无论胜败,到死了还不是落得一杯黄土而已?"熊猫儿忍不住道:"你己杀了他?"

    金无望道:"上次我一击未成,这次又集中人马,再次挥军进攻,哪知快活王的巢穴,竞已变为一片瓦砾,尸首遍地,且俱已烧成枯骨,其中有两具尸骨,纠缠在一起,血肉虽已化为飞灰,但那三枚戒指却还在……"他凄声大笑道:"又有谁能想到?纵横一世的快活上,竞葬身于火窟之中。"听到这里,大家都已知道和快活王纠缠在一起的尸骨,必是王夫人。

    沈浪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情孽纠缠死不休,唉,这又何苦……何苦?"话未说完,王怜花竞突然放声而痛哭,这一点父母儿女的天性,到了最后,终于还是发作了出来。

    金无望厉声道:"王怜花,我本已立心杀你,但瞧你这一场痛哭,可见你天良未丧尽,就凭此点今日我再救你一次。"当下他放出众人,突又瞧着沈浪,道:"决活王看来已是必死无疑,你竟未能与他真个交手,你不觉有些遗憾么?"沈浪淡淡一笑,道:"人性本愚,是人才难免相争,但上者同心同智,下者同力,我与快活王虽然彼此都一心想将对方除去,但也不知怎地,彼此竟有几分相惜,你想我若与他真个抡拳动脚,厮杀一场,岂非大无趣了么?"金无望大笑道:"沈浪之洒脱,当真无人能及。"朱七七道:"却不知你是如何会来救咱们的?"金无望道:"这说来倒也不是什么奇事,我自快活王巢穴退军之后,本不经此,谁知昨夜突然接着一封书信,信上附着地图,叫咱们到这里来救你们,我将信将疑,又想来,又怕被骗……幸好我终于还是决定来了。"朱七七幽幽叹道:"最了解白飞飞,毕竟还是沈浪。"她紧紧握着沈浪的手,像是生怕沈浪突又逃走了似的。

    熊猫儿道:"但她又怎知金兄便在左近?"

    沈浪道:"她一路来到这里,想必早已瞧见金兄行军时的尘头,那时我等纵瞧见,也只当是沙漠中的风沙而已,但她对沙漠上的任何,变化,却十分熟悉,是蹄尘?是风砂?她自然是一眼便可瞧出的。"朱七七、熊猫儿、金无望、王怜花竟不约而同道:"看来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沈浪。"四人同时张门,同时闭口,不禁同时相视一笑。

    沈浪苦笑道:"你们平时说这话,我听来虽然受之有愧,还不至于脸红,但今天我这般模样,你们再说这活岂非要叫我钻入地下么?"众人忍不住大笑,只听远远有人大呼道:"名震天下的沈浪在哪里,咱们能不能够见见?"呼声一声接着一声,如浪潮卷来,响彻大漠。

    金无望挽起沈浪的手,大笑道:"你纵想钻入地下,别人也不会让你钻进去的,只是……"他上下瞧了沈浪两眼,又道:"沈浪今日居然也败了一次,别人想必都要奇怪的。"沈浪面上又泛起了他那萧洒、懒散不可捉摸的笑容,淡淡笑道:"无论任何人,都有失败的时候,只要他们胜利时莫要太得意,纵然失败一次,也就算不了什么……"——(书完)

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武林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武林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