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浪笑着对小霸王道:"多谢好意,只可惜在下却是挨不得打的。"那夏沅沅撇了撇嘴,道:"哼,原来你也中看不中吃,是个孬种。"那龙老大自从沈浪一进来,一双锐利的目光,就始终未曾离升过沈浪,此刻突举杯笑道:"沈公子可是自中原来的?"沈浪亦自举杯笑道:"不错,但在下虽来自中原,却也早已闻得龙人哥之盛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龙老人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

    突然顿住笑声,目光逼视沈浪,道:"闻得中原武林中,有位沈公子,独创"三手狼"赖秋煌,力敌五台大龙寺无法大师,不出一月,便已名震中原,不知是否阁下?"他这番话说将出来,桌子上的人不禁都耸然动容,就连小霸王的眼睛都直了,周天富也张大了嘴。

    沈浪却也只是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

    一旁陪坐的快活林主人李登龙和春娇,已双双举起酒杯。

    春娇咯咯笑道:"这桌子上坐的,有哪位不是名人,只可惜王爷身子不太舒服,不能出来陪客,只有请各位随便喝两杯,再去相见了。"于是众人齐地举杯,那夏沅沅却又凑了过来,悄悄笑道:"小伙子,原来你真有两下子,你要是想跟我好,就……"她一面说话,一只手已往桌子下伸过去,想摸沈浪的腿,哪知道腿还没摸着,突然有件东西塞进她手里。

    这东西又黏又烫,竟是只大明虾。

    她又急又气,只见桌子上每个人都在举杯喝酒,这花样也不知是谁玩出来的,她空自吃了个哑巴亏竟说不出。

    沈浪忍住了笑,他自然知道是谁玩的花样——染香坐在那里,虽仍不动声色,但嘴角已泛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那周大富放下酒杯突然道:"这位沈老弟也喜欢赌两手吧?"他伸出厂那只又粗又短的手,手上那大得可笑的翡翠戒指,在沈浪眼前直晃。

    沈浪却故意不去瞧他,只是微笑道:"男人不爱赌的,只怕还不多。"周天富拍手大笑道:"不错,赌钱有时的确比玩女人还够劲,你说对不对?"他一拍巴掌,那只戴着翡翠戒指的手,就晃得更起劲。

    沈浪偏偏还是不瞧他,笑道:"那却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了,有些女人在下的确宁愿坐在家里捉臭虫,也不愿碰她一碰。"龙四海开怀大笑,郑兰州也露出笑容,几个人的眼睛,都不自由主往周天富身旁那女子身上瞧。

    周天富也不懂人家为什么笑,自己居然也大笑起来,居然一把搂过他身旁那女子,笑道:"老弟,你瞧我这女人还不错吧。""吧"字是个开口音,他嘴边还未闭拢,那女了己塞了个大虾球在他嘴里,撇了撇嘴,向沈浪抛了个媚眼。

    沈浪笑道:"不错不错,妙极妙极。"

    桌上的人再也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周天富就算是只驴子,脸上也挂不住了,一张脸已成了猪肝颜色,"呸"的吐出吓球骂道:"臭婊子,老子花钱包了你,你却出老子洋相。"一拳打了过去,将那女人打倒在地上。

    那女子爬了起来,脸也肿了,大哭大骂道:"我就是婊子,你是什么东西,我拿银子也不是白拿,每次你那双臭手摸在我身上,我就想吐。"周天富跳了起来,大骂道:"臭婊子,老子撕烂你的臭……"幸好李登龙已拉住了他,春娇也拉住了那女子。

    那女子还在哭着大骂道:"你有什么了不起,就凭我这一身功夫,肯在我身上大把花银子的人多着哩,又不只你一个,你有本事下次发痒时,就莫来找我。"一面哭,一面骂,转过身子,竟一扭一扭地走了。

    周天富气呼呼直喘气,拍着桌子道:"臭婊子,老子下次宁可把鸟切掉也不去找你。"龙老大突也也一拍桌子,厉声道:"桌上还有女客,你说话当心些。"周天富立刻软了,赔笑道:"是!是!下次我绝不说这鸟字了。"沈浪瞧得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却还是声色不动,面带微笑,郑兰州瞧着他,突然笑道:"不想沈公子年纪虽轻,涵养却好得很。"沈浪笑道:"足下过奖了。"

    郑兰州道:"沈公子养气的功夫既然如此到家,对赌之一道,想必也就精通的很,在下少时倒要领教领教。"沈浪笑道:"在下少不得要贡献的。"

    "小霸王"时铭也笑道:"这地方我早就想来了,只是我老头不死,一直轮不到我,今年我还是第一次,不知这地方常赌什么?"春娇应声道:"王爷最喜欢赌牌九,他老人家觉得牌九最够刺激。"小霸工道:"牌九虽没有骰子有趣,也可将就了。"龙老大笑道:"小兄弟你常玩的只是丢铜板吧。"小霸王道:"丢铜板,那是小孩子玩的,我最少已有好几个月没玩了。"龙老大忍住笑道:"哦,好几个月,那可不短了。"沈浪忍不住微微一笑,突见一位锦衣少年,大步走了进来,正是方才送信的那急风骑士,此刻抱拳道:"各位酒饭已用完了么?"周天富道:"喝酒是闲篇,赌钱才是正文。"

    急风骑士道:"王爷已在候驾,既是如此,各位就请随小人来吧。"沈浪立刻站起身子,想到即将面对那当今天下最富传奇的人物快乐王,他身子的血都似已流得快些。

    里面的一间屋子,很小,启然也很精致。

    此刻这屋子是暗的,只有屋顶上挂着一盏奇形的大灯,灯光却被纯白的纸板围住,照不到别的地方。

    就因为四下都是暗的,所以灯光更显得癌烈,强烈的灯光,都照在一张铺着绿毡的圆桌上。

    绿毡四周以金线拴住,桌子四周,是凡张宽大而舒服的椅子,然后是一圈发亮的铜栏杆,圈着发亮的铜环。

    桌子上整整齐齐放着副玲珑小巧的象牙牌九,一对雕刻精致的象牙骰子,除此之外,还有一双手。

    这是一双晶莹,雅致,也像是象牙雕成的手,修长的手指,平稳地摊在绿毡上,指甲修剪得光润而整洁,中指上戴着三枚式样奇古,手工奇精的紫金戒指,在灯光下闪动着慑人的光芒。

    这无疑正是快乐工的手。

    但快乐王的身子和脸,却都隐藏在黑暗阴影中。

    沈浪虽然瞧得仔细,但被那强烈的灯光一照,也只能瞧见一张模糊的面容,和一双炯炯发光的眸子。

    瞧见这双眸子已足够了,这双沉凝的,锐利的,令人不敢逼视的眸子若是瞧你一眼,已足以令你的心停止跳动。

    郑兰州当先走入,躬身抱拳道:"王爷年来安乐。"一个柔和的,平静的,缓慢的,优美的,但却带着种说不出的煽动力的语声,淡淡地笑道:"好,请坐。"郑兰州道:"谢坐。"

    于是他缓步走入栏杆,在快乐王身旁一张椅子上坐下。

    龙四海抱拳朗声道:"王爷安好。"

    那语声道:"好,请坐。"

    龙四海:"多谢。他也走进去,在快乐王另一旁坐下。"周天富紧跟着抱拳笑道:"王爷手气大好。"

    那语声道:"嗯,坐。"

    周天富道:"是,我会坐的。"

    他也走进去,在郑兰州身旁坐下。

    小霸王神情也庄重了些,居然也躬身道:"王爷好。"那语声道:"你是时将军之子?"

    时铭道:"是的,我是老大……"

    那"女霸王"夏沅沅接口笑道:"我就是时将军未来的大媳妇,王爷你……"那语声冷冷道:"不赌之人,站在栏外。"

    夏沅沅娇笑道:"王爷莫看我是女人,我赌起来可不比男人差,有一天……"那语声道:"女子不赌。"

    夏沅沅道:"为什么,女人难道………语犹术了,快乐王身影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这只手凌空向夏沅沅一按,她身子立刻直跌厂出去。这一下可真把她脸都吓黄了,乖乖地爬了起来,乖乖地站在栏扦外,吓得再也不敢开口。沈浪暗惊忖道:"此人好深的功力,竟能将内家隔山打牛的真气,练至如此火候,莫非就是那气使?"一念转过,亦自抱拳道:"王爷大安。"

    他不用抬头,也可觉出那双逼人的目光正在眨也不眨地瞧着他,然后那语声一字字缓缓道:"足下便是沈公子?"沈浪道:"不敢。"

    那双眼睛又瞧了半晌,缓缓道:"好,很好,请坐。"于是沈浪也坐了下来,正好坐在快乐王对面的"天门"一染香不用说话,早就也乖乖地站在栏杆外。

    突然,那双手轻轻一拍。

    两个锦衣少年,捧来一具两尺见方的匣子。

    匣子打开,竟赫然跳出个人来。

    那是个身长不满两尺的侏儒,但却绝不像其他侏儒长得那般臃肿丑恶,纤细的四肢和身躯配合得居然并不离谱。

    他的头自然大了些,但配上一双灵活的眼睛,一张薄而灵巧的嘴,使人看来倒也不觉讨厌。

    他戴着洁白的软帽,穿着洁白的衣衫和软靴,手上还戴着双洁白的手套,洁白得瞧不见一丝灰尘。

    匣子里居然会跳出人来,就连沈浪亦不免吃了一惊。

    只见这白衣侏儒伏在桌子上,向四面各人磕了个头。

    然后,他翻身掠起,眨着眼笑道:"嫖要嫖美貌,赌要赌公道,公道不公道,大家都知道……小子(小精灵),特来侍候各位,替各位洗牌。"他口齿果然清楚,口才也极灵便。

    沈浪暗道:"原来快乐王怕别人疑他手下有什么花样,是以特地叫这侏儒来洗牌的……"小精灵已将那副牌推到各人面前,道:"各位,这副牌货真价实,绝无记号,各位不妨先瞧瞧。"众人自然齐声道:"不用瞧的。"

    小精灵道:"小人每次洗牌后,各位谁都可能叫子小再重摆一次,各位若是发现小子洗牌有毛病,立刻可切下小子的手。"龙四海笑道:"王爷赌得公道,在下等谁不知道。"小精灵笑道:"既然如此,各位就请下注,现银,黄金,八大钱庄的银票一律通用,珍宝也可当场作价,赊欠却请免开尊口。"龙四海道:"这规矩在下等自也知道。"

    小精灵眨着眼道:"洗牌是小子,骰子大家掷,除了王爷作庄外,但请各位轮流掷骰子。"沈浪又不禁暗暗忖道:"如此作法,当真可说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当真是谁也无法作弊了,看来快乐王赌时果然公道的很。"只见小精灵两只小手己熟练地将牌洗匀。

    郑兰州首先拿出二张银票,轻轻放在桌上。

    小霸王却推出堆紫金锞子,微一迟疑,笑道:"好,我和郑老哥押一门。"伸出一双常常抓东西来吃的手,将那堆紫金锞子部推了出去。

    突听快乐王冷冷道:"收回去,走!"

    小霸王怔了怔,变色道:"为,为什么,难道这金子不好?"快活王那双锐利的眸子根本瞧也未瞧他,根本懒得和他说话,但快活王身后却有一人冷冷道:"金子虽不错,手却太脏。"这语声缓慢,冷漠、生涩,像是终年都难得开口说几句话,是以连口舌都变得笨拙起来。

    只因此人动手的时候,远比动嘴多得多。

    小霸王怔了怔,大笑道:"手脏?手脏有什么关系,咱们到这里是赌钱来的,又不是来比谁的手最干净,最漂亮。"他话才说完,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抓起了他的衣领。

    他大惊之下,还想反抗,但不知怎的,身子竟变得无气力,竟被人抓小鸡般悬空抓了起来。

    只听那冷漠生涩的语声轻叱道:"去。"

    小霸王的身子就跟着这一声"去",笔直飞了出去,"砰"的远远跌在门外,再也爬不起来。

    这人是如何来到小霸王身后,如何出手的,非但小霸王未觉察,这许多双睁大的眼睛竟也没有人瞧清楚。

    那"女霸王"呼的一声,直奔出去,然后,屋子里再无别的声音,但每个人呼吸之声却已都粗得像是牛喘。

    快乐王终于微微笑道:"各位莫被这厌物扰了清兴,请继续。"那小精灵已双手捧着骰子,走到郑兰州面前,他矮小的身子走在宽阔的台面上,就像是个玩偶的精灵。

    只见他单膝脆下,双手将骰子高捧过顶,笑道:"但请郑大人先开利市。"郑半州微微笑道:"多谢。"

    于是这两粒虽然小巧,但却可判决这许多人之幸与不幸,快乐与痛苦,甚至可判决这些人之生与死的骰子,便在郑兰州那双纤细白嫩,有如女子般的手掌中滑了出去,长夜的豪赌,也从此开始。

    骰子在一只细腻如玉的瓷盘中滚动着,许多双紧张而兴奋的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瞪着这滚动的骰子。

    骰子终于停顿:是七点。

    小精灵大声道:"七对先,天门。"

    于是两张精致牙牌,便被一根翡翠细棍推到沈浪面前,沈浪轻轻将两张牌叠在一齐一一上面的一张是八点,杂八。

    这张牌并非好牌,但也不坏。

    沈浪掀起了第二张牌,两点,是"地"——那两个红红的圆洞,真比世上所有美女的眸子都要可爱。

    沈浪微笑着,那两个红点也像是在对他微笑。

    小精灵大声道:"庄家娥配五,长九,吃上下,赔天门……天门一千两。"银票,银子,迅速地被吃进,赔出。

    沈浪微笑将赢来的一千两,又加在注上。这一次他分得的竞是对天牌,一对完美无比的天牌,一对可令天下的赌徒都眼红羡慕的大牌。

    小精灵大声道:"庄家梅花配九,又是长九,又吃上下,天门……天门二千两。"他声音虽高,但却突然变得说不出的刻板,单调。

    这刻板单调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继续着。

    骰子在盘中滚动,牙牌在绿绒上推过,大量的金银,钱票,迅速的,不动感情地被吃进赔出。

    沈浪连赢了五把。

    他的赌注也在成倍数往上累积,已是一万六千两。

    他身后染香的眼睛已发出了光。

    周天富不安地在椅上蠕动着,一双起了红丝的眼睛,羡慕而妒忌地瞪着沈浪,他己输出整整一万。

    龙四海和郑兰州也是输家,神情虽仍镇定,但一双手却已微微有些出汗,牌,也像是更重了。

    只有阴影中的那双眼睛,仍是那么锐利,冷漠,无情,但这双眼睛,也不免要瞪着沈浪。

    骰子滚出了八点。

    小精灵大声道:"八到底,天门拿底……天门下注一万六千两。"庄家轻轻地,不动声色的将两张牌翻出。

    是对"人"牌。

    现在,天地已出绝,人牌已至高无上。

    四面不禁发出一声悠长的,但却沮丧的叹气,郑兰州悄悄取出一方洁自的丝帕,擦着手上的汗。

    他又输了,别人也输了,只剩下沈浪。

    沈浪微笑着翻出了牌,四二配么丁。

    至尊宝,猴王对。

    四面的叹息已变为轻微的骚动。

    小精灵大声道:"庄家大人对,吃上下,赔天门。"他刻板单调的语声,竟也似有些颤抖起来——至尊宝,这正是赌徒们日思夜想,但却求之不得的神奇的牌。

    现在,台面上已只剩下八张牌没有推出。

    快活王的头,在黑暗中轻轻点了点。

    小精灵喘了口气道:"庄家打老虎,各位下注。"龙四海笑道:"至尊宝后无穷家,我押天门。"他瞧也未瞧,就将张银票送上天门。

    周天富咬着牙道:"对,天门是旺门,我也来。"郑兰州微笑着眼瞧沈浪,沈浪却将银子部收了回去,只留下五百两,郑兰州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次,庄拿的是三点,龙四海那边是空门,沈浪轻轻翻开了牌,"长三"配"板凳"蹩十。

    小精灵精神一震,大声道:"庄家要命三,赔上门,吃天门。"周天富一张脸已变成了猪肝颜色,眼瞧着郑兰州将银子收进,他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大声道:"我就不信这个邪"偏要再押天门。"龙四海道:"好,我也再试一次。"大量的银子被推上天门,沈浪还是五百两。

    这一次,天门"红头四六"配"杂九",九点,大牌,但庄家却是"虎头"配"杂八",长九。

    小精灵大声道:"长九吃短九,吃天门,统吃。"周天富头上的汗珠,黄豆般迸了出来。

    赌,还是要继续。

    庄家竞连吃了天门五次,周天富已在天门上输出了三万九千两,龙四海也有两万,沈浪却只是两千五。

    那边郑兰州小有收获,已反败为胜。

    但等到周天富与龙四海将赌注转回,沈浪立刻又分到一副"天杠"一一这一次他又是强注六千两,胜!

    然后,他的六千两在半个时辰中,又变为七万四千两,除了输出的两干五,他已净赢十万零两千五百两。

    现在,别人的目光已不但羡慕而妒忌的了——这些双瞧着沈浪的眼睛,简直已带着惊奇的崇敬。

    在赌徒眼中,只有赢家才是神的宠儿,天之骄子,只有拿着一副好牌时,才是人生得意的巅峰。

    现在,沈浪已是众人眼中的超人,是命运的主宰,因为他的智慧与本能,已能使他控制机遇。

    所有的灯光,也像是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周天富的身子,不断往下滑,整个人都似已瘫在椅子里,口中像是念经般不住喃喃低语道:"十一万五千两,十一万五千两……"郑兰州微笑道:"足下今夜赌运不佳,何妨歇两手?"周天富大声道:"我还得赌两把,天门,三万。"他取出这三万银票,袋子己翻了过来,像是已空了。

    龙四海突然长身而起,哈哈笑道:"在下却想歇歇了,若还再输下去,我的弟兄们下个月就没得酒喝了。"拍了拍衣衫大步走了出去。

    沈浪微笑暗道:"好,输得干脆,输得痛快,输得漂亮,果然不愧是千百兄弟的老大。"他又收回赌注,只押了一千。

    牌翻出,小精灵大声道:"庄家梅花对,统吃。"周天富满头大汗,涔涔而落,像是做梦似的呆了半晌,突然将身上的荷包,练子,扇坠,鼻烟壶一齐抓了下来推到桌上,嘶声道:"现金输光了,这些可作价多少?"小精灵瞧了瞧,道:"五万五千两。"

    周天富擦了擦汗,道:"好,五万五千两,押在天门……我就不信邪,他押就会赢,我押就要输……来,让我来拿牌。"沈浪微笑道:"请便。"

    这一次,他连一两都没有押。

    只见周天富颤抖着手,拿起了牌,左瞧右瞧,眯着眼睛瞧,突然大喝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

    那两张牌跌在桌上,翻了出来,红头配梅花,蹩十。

    黑暗中那双眸子,平静地,冷漠地,瞧着,冷冷道:"扶他出去……李登龙,他若有所需,就给他。"栏杆外的李登龙立刻躬身道:"是。"

    快活王道:"郑先生如何?"

    郑兰州笑道:"小胜。"

    快活王道:"不知是否也愿歇歇,待本座与沈公子一搏。"郑兰州笑道:"在下本来早已有意退出,看一看两位的龙争虎斗……"微笑着推出一堆约摸三四千两银子,接着笑道:"这区区之数留给小哥买糖吃。"小精灵单膝脆下,道:"小子谢赏。"他笑着接道:"郑先生一共也不过只赢千余两,却赏了小子四千,瞧这样下去,小子明年就可以买个标致的小姑娘做老婆了。"郑兰州哈哈大笑,长身而起,道:"在下告退。"快活王却道:"郑先生何不留坐在此。"

    郑兰州笑着沉吟道:"也好……在下就为两位掷掷骰子吧,看来今夜之豪赌,到现在才算真正开始,方才的都算不得什么了。"沈浪仍然微笑着坐在那里,他的手也仍然是那么温暖而干燥,虽然他也知道郑兰州说的并没有错。

    真上惊心动魄的豪赌,到现在才算开始,他今夜的对像只是快活下,快活王今夜的对像也只是他,没有别人。

    虽然他已从别人身上取得十万两,虽这十万两已使他胜券增加厂两成,但他的对手委实太强,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找不到一丝一毫可乘之机……坐在对面的这人,简直像是尊不败的赌神,他的镇定与沉着,简直无懈可击。

    三十二张光亮洁净的牙牌,又整整齐齐摆好。

    快乐王突然道:"两人对赌,便不该由本座做庄,是么?"沈浪微微笑道:"王爷果然公道。"

    要知两人的牌,点数大小,若是完一样,则庄家胜,那么沈浪便吃亏了,这种情况虽然极少,但快乐王仍不肯占这便宜。

    快乐王道:"轮流做庄,也有不便之处,倒不如由你我两人,协议赌注多少,两人完站在同等地位,谁也不会吃亏。"沈浪笑道:"但凭王爷做主。"

    快乐王目光闪动,突又缓缓道:"但如此赌法,阁下不觉太枯燥了么?"沈浪道:"枯燥?"

    快乐王道:"如此赌法,可说凭运气,毫无技巧,这样虽然刺激,却大无趣。"沈浪笑道:"依王爷之意,又该如何赌法?"

    快乐王目光炯炯,逼视着沈浪道:"牌是死的,但赌注却非死的,牌虽不能变化,但赌注却可以变化,只要能有变化,便有趣多了。"沈浪道:"赌注又该如何变化?"

    快乐王道:"你我下注看牌之后,双方都可将赌注加倍,对方若不接受,便连比牌权利都没有了,对方若是好牌,还可再将赌注加倍……赌注可以一直加下去,直到双方都不再加,或是一方弃权时为止。"他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缓缓地接道:"如此赌法,你手上若是一副大牌,便可多赢一些,你若取得一副坏牌,却也未一定会输,只因你赌注若是加得恰当,对方点子纵比你大,也可能弃权的。"沈浪抚掌大笑道:"妙极,当真妙极,如此赌法,除去幸运之外,智慧技巧与镇定功夫,更是万不可少……"快乐下道:"不错,这赌法的最大诀窍,便是不可被别人自神色中瞧出你千里一副牌是大是小?而你却要设法猜出对方手里一副牌是大是小。"沈浪大笑道:"这赌法果然有趣……有趣的多……"四下围观的人,早已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

    郑兰州叹息着笑道:"这样的赌法,当真是别开生面,闻所未闻,在下本以为对各种赌法俱都略知一二,哪知王爷今日又为赌开了先例。"快乐王笑道:"赌场正如战场,赌场上双方必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样赌得才有意思,如此赌法正如武林高手相争,机遇、技巧、智慧、经验,俱都缺一不可,这样赌输了的人,才算真正的输了。"郑兰州笑道:"王爷因是绝顶高手,沈公子看来亦不弱,两位今日之赌,无论谁胜谁负,我辈都可大开眼界,真是眼福不浅。"快乐王道:"沈公子若无异议,我此刻便可开始。"沈浪笑道:"赌注既可随时增加,第一次赌注多少,何妨先作规定,免得每次都要取得协议,岂非徒然浪费时间。"快乐王微一沉吟,道:"五千两如何?"

    沈浪笑道:"好。"

    骰子掷过,牌分出,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巨大的赌注,新奇的赌法,强而有力的对手一一沈浪的眼睛也不禁发出了兴奋的光,却衬得他微笑更迷人,潇洒。

    他两只手轻轻拢起了牌,七点不算好,但也绝不坏。

    他复起了牌,也将脸藏在阴影里,瞧着快活王,快活上也在瞧着他,这两双发光的眼睛,都没有丝毫变化。

    但快活王的手,那双完美,毫无暇疵的手,已推出了一堆洁白的银锭,口中轻轻地道:"再加壹万两。"壹万两,这数目不少,他手中莫作是一副八点以上的大牌?还是只不过在虚张声势?只想将对方吓退?沈浪迟疑地捡出了两张银票,道:"壹万两之后,再加壹万五千两。"快活王道:"很好,我再加三万两。"

    三万两,他毫不犹豫就推出三万两,看来,他只怕不是在虚张声势了,他的牌必定不小。

    但七点,七点却绝不是好牌。

    沈浪缓缓伸出了手,已要将牌推出,准备放弃。

    但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刹那,他的主意突然变了。

    这只能是他本能的灵机,绝没有任何理由,他没有推出牌,反而推了一叠银票,微微笑道:"三万两,我看了。"快活王目光凝注着他,并没有瞧他手上的牌,淡淡道:"你赢了。"沈浪道:"但我只有七点。"

    快活上轻轻翻开了牌,却只是一点。

    四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一点,居然敢如此重击,而七点居然就看了,这都令人不可思议。

    沈浪赢了第一仗,赢得十分漂亮,这或者就是胜负的关键,染香脸上不禁绽开了微笑。

    郑兰州叹息着掷出第二次骰子,牌再次分出。

    沈浪将牌轻轻一掀,已瞧见了,那是大牌,一对完美无缺的天牌,幸运再次降临在他头上。

    幸运之神,今夜似乎特别照顾于他。

    他不动声色,瞧着快乐王。

    快活王也丝毫不动声色,没有丝毫举动。

    他莫非已有些怕了?

    沈浪考虑着,这是难得的机运,他绝不能轻易放过,他既不能出得大多,将对方吓退,可也不能出得太少。

    他要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死一般静寂中,他终于沉声道:"我加壹万五千两。"这数目不多也不少,正是出得恰到好处,他要便对方摸不清他的虚实,他要让对方觉得他心里也在害怕。

    快活王考虑了有半盏茶工夫,方自道:"壹万五之后,再三万。"沈浪心在笑——快活王果然上钩了。

    他指尖轻触着缎子般光滑的牌背,故意沉吟着道:"三万……三万之后,我再加五万。"快活王迟疑道,他似乎知道自己走近陷阱的边缘。

    但他终于道:"五万之后,再加五万。"

    他终于跌了进去,沈浪觉得四面的呼吸声都突然变粗了。

    现在,对方已跌入他布好的陷阱,他可以一击致命,但他却不愿将这场牌结束得太早。

    他想,这样已足够了,已足够折去对方的锐气,以后的牌,必将是一面倒的局势,他不必大着急。

    于是他微笑道:"五万两在这里,我看了。"

    快乐王道:"很好……很好……"

    沈浪轻轻翻起了牌,道:"天……"

    几乎在同时,他已瞧见了对方的牌。

    那赫然竟然一副至尊宝,无可比敌的至尊宝。

    四下的惊叹声,赞美声,虽然已被极谨慎地抑制着,但汇集在一齐时,那声音仍然不小。

    沈浪却几乎没有听到,他要使别人落入陷阱,自己反而落入陷阱,这关键的一仗,他竟败了。

    现在,他辛苦赢来的十余万两,都已输出。

    局面已完改观,快活王已稳占上风,此后,他务必要处于挨打的局面,那局面必定十分艰苦。

    他想若再胜,必需非常谨慎,非常小心,静等着第二次良机的到来,否则他今夜便要从此一蹶不振而一败涂地。

    但今夜是否还会有第二次良机降临呢?

    良机降临时,他又是否能够把握?

    这一段时间,果然是极为艰苦的。

    他打得非常小心,简直太小心了,快活王是赌中的狼,自然不会放过每一个打击他的机会。

    接连五次,他没有跟进,平白输了二万五千两,他甚至连快活王是什么牌都没有瞧见,他不敢去瞧。

    虽然有一次他明知炔活王手上的牌绝不会超过五点,而他手中却是八点,但他还是没有跟进。

    因为他的信心已动摇,他完没有把握,他不敢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赌本若是输光,便永无翻身的机会。

    幸好,他以后以一副"杂五"对手一副"天杠"小胜了两把,赢回三万五千两,他的赌本又小有增加。

    但快活王接连又以一副"三点"骇退了他的"七点",一别"虎头"对赢了他的"杂九"对。

    他若不是又用一副"天杠"小小捞进一一些,赌本便要送去一半了,五万是绝不够的,九万还勉强可以。

    骰子在盘子清脆地转着,银子与牌,在桌面上无声地滑来滑去,长夜,就在这其中悄悄溜走。

    但快活王的眸子更亮,旁观的人也毫无倦容,只有沈浪他心里己有些厌倦了,他已挨打挨得太久。

    但他却绝不让别人瞧出来,丝毫也不能被别人瞧出来,他知道这时已接近生死存亡的关头。

    他知道剩下的时间已不多,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他若还不能把握时间翻身,只怕就永远没有时间翻身了。

    他渴望能拿着好牌。

    他终于拿到!

    第一把,他拿到"娥"对,第二把,是"天九"。

    这两把他赢得并不多,但却发觉快活王那双镇定明锐的目光,已有一些乱了,这正是他反击的时候。

    他确信只是要能再拿着一副好牌,便可将快活王置之死地,快活王显然已有些焦躁,只因这对手明明已快躺下去,却偏偏还能支持着不倒,这种时候,正是胜负的最后关头,沈浪的时机终于来了。

    但这却已是他最后的时机。

    这时机若是错过,便永不再来。

    沈浪只要能再拿着一副好牌……只要一副好牌。

    他力控制着自己,不使手指颤抖。

    他轻轻拢起了牌,第一张是"梅花"。

    这张牌不错,"梅花"还没有出现过,他还有成对的机会,纵不能成对,只要配上一张八、九,他还是胜券居多!

    他缓缓推开第一张牌,露出第二张,他觉得自己掌心已在出汗,小巧的牙牌,似乎变得重逾千斤。

    第二张牌竟是"地"。

    两点,只有两点,要命的两点。

    那红红的两点,就像是两个无底的洞,等着他跌下去,又像是两只讥讽的眼睛,在空虚地瞪着他。

    他记得有一次也是拿着张"地"牌,也是同样的两个红点,但这两点与那两点,为何竟是如此不同?

    这张两点曾经带给他幸运,此刻为何又要带给他不幸?他今夜以这两点开始,莫非又要以这两点结束?

    强烈的灯光,此刻也像是变得有些昏黄。

    旁观的人,虽然看不出沈浪与快活王神情有丝毫变化,却已感觉出他们之间那种紧张的气氛。

    每个人都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神经都像是琴弦般绷紧,染香,更是紧张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只见快乐王推出一叠银票,道:"加三万。"

    沈浪微一迟疑,数了数面前的银票,道:"我再加三万。"快乐王几乎想也未想,道:"再加三万。"

    赌注一下子就由五千跳至九万五千了,众人的心不觉都提了起来,染香的一颗心更几乎到了嗓子外。

    她知道沈浪面前连上次赢来的最多已只剩下六七万两了,这已是他最后的赌本,输了便不能翻身。

    她瞧着沈浪,几乎是在哀求:"你的牌若不太好,便放弃吧,留下六、七万两,多少还有翻本的机会。"沈浪却将最后一叠都推了出去,道:"三万之后,再加三万五千。"染香几乎叫出声来,但想了想,却又几乎要笑出声来——沈浪手里必定是副好牌,说不定是至尊宝。

    他的牌若不好,又怎敢孤注一掷——没有人敢将自己最后的赌本拿去冒险的,除非他根本不会赌。

    染香忍不住微笑了。

    她若知道沈浪手中只是两点,她只怕立刻就要晕过去。

    快乐王凝注着沈浪,像是想瞧入他的心,想瞧瞧他究竟是否在虚张声势,是否在"偷机"。

    沈浪就动也不动地让他瞧,快活王突然微微笑道:"你骇不退我的,你最多只有四、五点。"沈浪笑道:"是么?"

    快活王道:"我算准了。"

    沈浪微笑道:"那么,你为何不再打?莫非你只有一、两点?"快活王道:"哼!"

    他突然拍了拍手,身后立刻有人递来只小箱子。

    快活王将箱子部推了出去,道:"我再加你九十万两。"四下的人又微微地骚动起来,龙四海,周天富,不知何时也被这场惊心动魄的豪赌吸引得回来了,站在栏外。

    龙四海眼睛瞪得如铜铃,周天富鼻子里直冒气。

    沈浪却仍然只是微微笑着,指尖在牌背上滑来滑去。

    快活王道:"如何,你不敢跟进?"

    沈浪微笑道:"方才我忘了请教,赌本不够时,难道也算输么?"快活王道:"你赌本已不够?"

    沈浪道:"王爷明知任何人身上都不会带着九十万两银子的。"快活王的眼睛像是鹰,瞧着沈浪道:"虽无现银,抵押亦可。"沈浪笑道:"纵是那位周兄,身上也不会有价值九十万之物来作抵押,何况区区在下…在下简直是身无长物。"快活王目中闪动一丝冷酷的微笑,缓缓道:"别人身上纵无价值九十万两之物,你却有的。"沈浪仰大大笑道:"王爷莫非是要在下这条性命作赌。"快活王道:"阁厂将自己性命看作只值九十万两,岂非太过自贬身价?"沈浪笑声突顿,道:"那又是什么?"

    快活王道:"手指。"

    沈浪轩眉道:"手指?"

    快活王道:"不错,阁下每一根手指,都可值四十五万两。"沈浪大笑道:"在下直到今日,才知道自己手指竟有如此值钱。"快活王冷冷道:"阁下若是胜了,这满桌金钱,但凭取去,阁卜若是败了,只要让本座切下两根手指……"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接道:"阁下手指共有十根,切去两根,也算不得什么的。"他两人对话一句接着一句,众人的面色,也不觉随着他两人的对话阵青阵红,掌心已都不觉淌出冷汗。

    染香若不是扶着栏杆,早已倒了下去,残酷,这是何等残酷的赌注,竟要以活生生的血肉去赌冷冰冰的银子。

    沈浪却仍在微笑着。

    他微笑着,瞧着快活王,微笑着道:"王爷若割下我拇指,我便终生不能使剑,王爷若割下我食中两指,我便终生无力点穴……这两根手指,用处当真不小。"快活王淡淡道:"你若不敢赌,也就罢了。"

    沈浪凝目瞧着他,直过了盏茶工大,突然道:"我赌了。""我赌了。"这三个字说出来,众人们觉仿佛被,只手扼住了脖子,连呼吸都无法呼吸,快乐王身子也似微微一震,失声道:"你赌?"沈浪微笑道:"赌。"

    快活王厉声道:"你是什么牌?"

    沈浪笑道:"牌不好,但也并不太坏。"

    他微笑着掀起牌。

    两点,竟只有两点!

    众人憋住的那口气,到此刻才吐了出来,在这里,每个人虽都不敢放肆,但仍不禁起了骚动。

    染香身子一软,终于滑倒在地上。

    完厂,什么都完了。

    沈浪这该死的疯子,他竟只有两点。

    这两点居然也敢赌。

    骚动中,快活王却石像般坐在阴影中,动也不动,那一双冷酷锐利的眼睛,突然变得空空洞洞。

    他空洞地瞪着这副两点,一字字缓缓道:"你只有两点……很好,你只有两点……"语声也是空空洞洞的,也分不出是喜?是怒!

    沈浪微笑道:"不错,只有两点。"

    快活王突然厉声道:"你怎如此冒险?"

    沈浪笑道:"只因在下已算准了王爷的牌,绝不超过两点。"快活王冷笑道:"你是如何算的?本座倒想听听。"沈浪道:"第一,在下已摸清了王爷赌时的手法。"快活王道:"我是什么手法?"

    沈浪道:"王爷若有大牌时,绝不急攻躁进,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别人上钩……但王爷手中之牌若是十分不好时,王爷却必定狠狠下注,要将对言吓退。"快活王道:"哼,还有呢?"

    沈浪道:"所以,在下就以此布下了圈套。"

    快活王道:"圈套?"

    沈浪道:"在下故意数了数银票,让王爷知道我财本已不多,故意引诱王爷你偷机,只因王爷算准赌本不多的人,是绝不肯打没把握的仗,随意冒险,甚至明知王爷偷机,也未必敢抓的……"他一笑接道:"何况这副牌的好牌都已出来,我手上点子绝不会大,正足王爷偷机的好机会,这机会王爷又怎肯放过?"快活王冷冷道:"这机会却是你故意制造的,是么?"沈浪笑道:"不错,王爷果然禁不起这引诱……等到后来王爷下注那般凶狠,在下更算准王爷只不过是想将在下吓退而已。"快活上道:"你竞如此有把握?"

    沈浪笑道:"多少有些的。"

    快活王冷笑道:"本座难道是死人,赌法难道不会改变?"沈浪道:"自然有此可能,但每个人的习惯赌法,多已根深蒂固,情况越是紧张,越是情不自禁要使出这种习惯的赌法。"快活王冷笑道:"本座也许只不过是故意做出烟幕,让你以为本座的赌法如此,其实却是等着你上当的。"沈浪笑道:"自然也有此可能,但事已至此,在下也只得冒险了,无论任何赌博,都是要冒险的,只是冒险的程度有大有小而已。"快活王突然大笑道:"很好……很好……你自己瞧瞧我是什么牌吧。"狂笑声中,他竞霍然长身而起,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直到现在为止,众人还是猜不透他手里究竟是什么牌,更摸不清他的牌究竟是大?是小?

    大家睁眼瞧着他芽着宽袍的人影消失在黑暗中,一颗心都七上八下,忐忑不定,就好像和快活王对博的人已变成自己,这副牌竞真的会比两点还小?不可能!这简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每个人的手都已不知不觉在颤抖着,都忍不住想掀开这副牌瞧瞧,但终究还是没有一人敢伸出手去。

    沈浪微笑道:"王爷既已去了,这副牌就让在下翻开瞧瞧吧。"他方自伸出手去,阴影中突有一只手伸出来按住了牌,他只不过轻轻一按,这副牌竟整个嵌入桌子里。

    这只手正是方才凌空震退"女霸王"夏沅沅的那只,也正是一把将"小霸王"时铭掷出去的那只。

    众人片刻才瞧清这只手,干燥枯涩,手背上却瞧不见一根筋,整只手竟生像是枯木雕成的。

    只听那冷涩的语声道:"这副牌你不必瞧了。"沈浪微笑道:"为什么?"

    那语声冷冷道:"我已瞧过,这副牌比两点大,是三点。"沈浪道:"哦……是吗?"

    那语声怒道:"你敢不信任我。"

    他这句话说出来,众人脸色都变了。

    沈浪若是说一声"不",此人自然立刻便要出手。

    沈浪近来名声虽响,但究竟年纪还轻,又怎会是这关外第一名家的敌手。

    何况两人真的动手起来,沈浪的计划不就都完了。

    但若要沈浪瞧也不瞧就认输,又有谁输得下这口气。

    一时之间,众人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却不禁暗暗为沈浪着急,却知道沈浪若要将这只手自牌上移开,实是比登天还难。

    沈浪却只是淡淡一笑,道:"在下方才已瞧见过阁下武功,的确不愧为王爷座下第一高手,却不知阁下可瞧得出这样东西有何不对?"他伸过手去,手里果然抓着东西。

    那只手不由自主,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摊开手掌一瞧,却不过只是对骰子,他怔一怔,随即怒道:"这骰子有何不对?"沈浪大笑道:"这骰没什么不对,却不知这副牌对不对。"大笑声中,他手掌也在桌面上轻轻一按,那两张已完嵌入绿绒桌面里的牌,竟突然向上跳了起来。

    轻轻一按,便能将牙牌嵌入桌子的掌力固是有人,但轻轻一按,就能使牌跳起来的功夫,却更是骇人听闻。

    众人再也忍不住失声喝采,眼见沈浪的手已接着牌了,突然听"嗤,嗤"两声,接着"噗,噗"两响。

    那两牙牌竟被凌空击得粉碎,碎片四射而出,李登龙躲闪不及,肩头挨着一点,竟然痛彻心腑,却见两样东西落在桌前,竟赫然正是方才还在那只手里的骰子。

    坚固的牙牌已裂成碎片,这两粒骨子却仍是完完整整,此人手上的功夫,简直已令人不可思议。

    众人耸然动容,李登龙抚着肩头,咧着嘴,失声而呼,也不知是在喊疼,还是在喝采。

    只听那语声冷冷道:"三点吃二点,你输了。"沈浪居然还是微微含笑,道:"真是三点吗?"那只手在桌上一阖,剩下的三十张牌中被他攫在手里,只见他两只手搓了几搓,揉了几揉。

    等他再摊开手时,三十张牙牌竟已碎成一堆粉未。

    这一来那两张牌究竟是否三点,更是死无对证。

    那语声冷声笑道:"我说是三点,就是三点。"沈浪喃喃道:"不错,在下纵然不信,看来也不能不信了。"那语声格格笑道:"看来你也只有认输。"

    沈浪笑道:"但阁下却忘了一点。"

    那语声怔了怔道:"什么?"

    沈浪大笑道:"这点。"

    他两只手不知何时已伸在桌下,片刻只听"波"的一声轻响,那整张桌面当中突然有一块跳了起来。

    原来他手轻在桌子下一拍,便已将如此坚固的桌面自中央击出一块,也正是方才那两只牌嵌在里面的那一块。

    沈浪闪电般接了过来,那两个陷进去的牌印子,在灯光下瞧得清清楚楚,凸出来十个圆点。

    左面的一张印出来的是"四二"六,右面的一张印出来的是"板凳"四,加进来恰好是十点,一副倒霉透顶的蹩十。

    那只手虽然将整副牌都毁去,以为已毁尸灭迹,死无对证,却忘了那两张牌竟在桌上留下了证据。

    这证据竞也正是他自己造出来的!

    众人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也不知是惊奇,是赞美。

    沈浪微微一笑,道:"两点吃蹩十,你输了。"黑暗中那人影站着动也不动,那两只手也不动,只有一双像狼一般冷醋的眼睛,自黑暗中瞪着沈浪。

    沈浪的眼睛也含笑瞧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已又紧张得透不过气。

    突然听那语声轻轻吐了口气,冷冷道:"很好,你赢了。"这一仗,沈浪竟赢了一百万。

    银子,在众人赞美与羡慕的叹息声中,被搬了出去。

    这时,东方已白。

    沈浪放松了四肢,又懒懒地坐在他那张最最舒适的椅子里,嘴角带着微笑,仍是那么懒散,像是并没有什么得意。

    染香又蜷曲在床上,呆地瞧着他,突然笑道:"你真会骇人,你方才真骇死我了。"沈浪道:"只可惜没有真的骇死。"

    染香咬了咬嘴唇,瞅着他,还是忍不住笑道:"你方真有十成必胜的把握?"沈浪淡淡一笑,道:"世上哪有什么事能占十成胜券。"染香叹了口气,道:"但你总算是赢了。"

    她瞧着堆在桌上的银子,瞬即展颜笑道:"现在,无论如何,你已可算是个富翁…唉,一百万两,世上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休想赚得到。"沈浪道:"哦,是吗?"

    染香道:"你可知道一百万两能做些什么事?"沈浪道:"能做些什么?"

    染香闭起眼睛,徐徐道:"一百万两买来的房子,能住下兰州大大小小所有的人,一百万两买来的粮食,能使甘肃的人吃上一年。"她轻轻叹了口气,接道:"一百万两能使一千个忠心的奴仆背叛他们的主人,一百万两也能使一千个贞洁的少女失去贞操。"沈浪突然一笑,道:"但一百万两也可能什么事都未做就不见了。"染香道:"不见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就真将这一百万两都抛入黄河,最少也能叫兰州一半人跳进河里去找。"沈浪微微笑道:"可能的,一定可能的。"

    染香笑道:"我不跟你抬杠,我只问你,第一仗你既然胜了,以后该怎么办?难道还是坐在这里等炔活王来找你。"沈浪道:"我难道不能去找他一次。"

    染香失声道:"找他。沈浪一笑,也不答语,却突然高声唤道:"春娇姑娘进来吧。"这一次是春娇自己推门进来的了。

    她满脸是笑万福道:"贱妾正想敲门,不想沈公子就已知道了。"

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武林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武林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