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沉风急,刀光照眼,沈浪、朱七七、徐若愚三人,被丐帮高手团团围住,但见数十条幢幢人影,目中俱都散发着野兽般的凶光,这景象不但充满了慑人的杀机,更是说不出的令人心慌意乱。

    朱七七就算再笨,此刻也已瞧出这些人久经训练,他们此刻所发动的,也必定是一种极厉害的阵法。

    这些人的武功虽无一可惧,但在如此严密的配合下,实已无异将这数十人的武功,混合为一。

    这数十人的武功加在一起,便仿佛是一人长了三百多只手似的,这样的对手,沈浪又是否能够抵挡。

    朱七七的心早已慌了,热血早已冲上头顶,她虽圆瞪着眼睛,但却连对面人的面目都已瞧不见,她眼中瞧见的只有刀,刀,无数雪亮的长刀。

    她紧握着双拳,只等着这立即爆发的血战,致于这一战是谁胜谁负,她也不管了——她实也无法管了。

    但沈浪却要管的。

    他的心千万不能乱,这一战更是千万败不得的。

    人影纷乱,刀光纷乱。

    纷乱的刀光人影,都已进逼到他面前,若是换了别人,委实再也无法观察,更无法思索。

    但沈浪一眼瞧过,便已瞧出对手共有三十六人之多,这三十六人看来虽似己溶为一个整体,其实却每三人自成一组,这三十六人的脚步看来虽一致,其实每三人与三人间又另有节奏。

    这三十六人舞动长刀,刀光看来虽多,其实阵法的推动却极缓——鱼儿已在网中,渔翁又何必急着提网。

    朱七七等得心更乱了,紧握着双拳,已微微颤抖了起来,徐若愚苍白的面容上,更早已泌出汗珠。

    突然间,三柄长刀闪电般劈下。

    朱七七,徐若愚,绷紧了的心弦,也似立即被这长刀斩断了,两人反而松了口气,正待奋身扑上,但两人还未出手,只见沈浪突然欺身进步,劈手夺过了当中一人掌中的长刀,顺手一个压拳,将左面一人身子撞的飞了出去,右面一人大惊之下,方待撤身,沈浪反手一刀,刀背砍着了他的颈子,这人闷"吭"一声,便已倒下,虽然不致送命,也已够他瞧的了。

    沈浪只一出手,便使得对手三个人躺了下去,朱七七虽未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但眼睛却又已亮了起来。

    只见沈浪长刀在手,如虎添翼,只听一连串"叮叮当当",刀剑相击之声,四面闪电的刀光,竟被沈浪飞舞的人影挡住,朱七七与徐若愚虽然站在刀光之中,却连手指也不必动一动。

    徐若愚瞧的目瞪口呆,又惊又佩。

    朱七七却笑了,娇笑着对徐若愚说道:"你瞧,我早已告诉你不必害怕,有沈浪在这里,什么都不必怕,咱们只等着瞧热闹好了。"徐若愚轻叹道:"沈兄这武功,委实……"

    一句话尚未说完,突见朱七七的头发与衣服俱都飞舞了起来,他自己身上,也已感觉出四下刀风逼人的寒意。

    "叮当"之声,犹自响个不绝。

    沈浪人影,也犹在旋转飞舞。

    但刀光却越来越耀眼,刀风也越来越强劲,显见这长刀阵的圈子,己越逼越近——沈浪莫非已抵挡不住了?

    朱七七再也笑不出,喃喃道:"这……这怎么回事?沈浪他……他······"徐若愚道:"沈兄纵然武功绝世,但是双拳究竟难敌四子,何况……对方不旦人多,而且阵法犀利。沈兄……"朱七七跺足道:"既是如此,你还说什么?咱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去帮他动手。"她口中虽然这么说,但身子却仍站着不动。

    只因此刻阵法已完发动,四下刀光,已交织成一面刀网,她委实不知该如何插手——根本就插不下手去。

    徐若愚呆在那里,亦是出手不得。

    朱七七连连跺脚,大声道:"沈浪,你停一停好么,好教咱们来帮你,现在咱们根本插不下手……沈浪!沈浪!你可听见我的话么。"沈浪像根本没有听见。

    却听得左公龙在刀光外冷笑道:"沈浪此刻已是骑虎难下,哪里还能罢手,但……但你也莫要着急,收拾了沈浪,自然就轮到你了。"朱七七恨得牙痒痒的,切牙骂道:"穷要饭的,老不死,有本事就和姑娘决一死战,躲在远远的说风凉话,算是什么英雄。"左公龙大笑道:"能活着的就算英雄,知道么,死人总是算不得英雄的,你三人此刻却已和死人差不多了……"朱七七怒道:"谁要死了,你才要死哩……"

    她瞧了徐若愚一眼,话声突然顿住。

    只见徐若愚面色苍白而憔悴,右手裹着的白布,不但污秽不堪,早已变成灰色,而且还不断有鲜血渗出。

    他显见是新创未久,而且失血颇多,受伤过重,看他的模样,今日纵能动手,也是无法支持许久的了。

    朱七七瞧了他两眼,重重叹了口气,轻轻唤道:"徐相公。"她突然称呼得如此客气,徐若愚倒不免怔了一怔,道:"姑娘有何吩咐?"朱七七垂下了头,便说道:"我以前对你有许多失礼之处,但望你莫要放在心上,现在,我已知道你的确是个好人。她不但称呼变了,神情,语气,也变得异常温柔,但此时此刻,她竟说出这种无关紧要的话来,却又不免令人惊讶。徐若愚不免又怔了一怔,呐呐道:"在下……咳咳……姑娘莫要客气。"朱七七柔声道:"我从来不会客气,我说的都是真话,譬如说今天,沈浪一个人要冲出去,只怕还不难,但……但……"她话并没有说完,但徐若愚已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朱七七突然对他如此客气,只因她已算定了他今日已必定要死在这里一一对一个将死的人说话,谁都会比平常客气得多的。

    朱七七道:"沈浪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也该知道的,但若是不知道你那秘密,是绝不会冲出去的,你……你……"徐若愚惨然一笑,道:"姑娘不必说了,姑娘的意思在下知道,在下生死不足重,但那秘密总是该说出来的。"朱七七长长叹了口气,幽幽道:"只要沈浪能知道这个秘密,只要沈浪能冲出去,我……我就是死是活,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徐若愚仰天吐出了口气,突然沉声道:"沈兄,你听着,就在那日夜里,那荒祠之中……"话犹未了,突听沈浪失声道:"不好。"

    接着左公龙亦自大喝道:"好极,原来你还未及将秘密说出……"突然长啸一声,啸声悠扬顿挫。

    也就在这长啸声中,阵法突然改变,本自凝为一团的刀光,突然潮水般泼了开来,冲入沈浪与徐若愚两人之间。

    沈浪跺一跺脚,身形冲天而起,似要与徐若愚会合,但他身形方起,弓弦骤响,长箭暴雨般飞出。

    朱七七惊呼道:"呀!沈浪……"

    只见沈浪长刀一圈,只将箭雨拨开,但身子也不禁逼落下来,而这时长刀阵已化一为二。

    已有十五柄长刀将徐若愚团团围住。

    朱七七自刀光中冲到沈浪身旁,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沈浪怒道:"你还说……都是你。"

    朱七七呆了一呆,目中现出幽怨之色,颤声道:"都是我?……我又做错了什么。"沈浪却不理她,挥动刀光,要待突围而出。

    然而,这刀阵虽已因人数减少而大为削减,但剩下的十余柄长刀却不再攻击,而将攻击之力,都移作防守之用——他们此刻攻击的目标,显然也已由沈浪移向徐若愚的身上。

    十五柄长刀,正带着尖锐的风声,攻击着徐若愚,攻击着这掌中无剑,义受了伤的"神剑手"。

    十五柄长刀,有条不紊,配合无间,每刀都带着凶猛的杀机,每一刀都想立刻便将徐若愚劈成两半。

    徐若愚闪避着,招架着,竟完没有还手之力。

    在这生死存亡系于一线的危险关头,他懦弱的大性,又像剥了壳的鸡蛋般暴露了出来。

    他喘着气,流着汗,突然间嘶声大呼道:"沈浪……沈兄,快来……小弟……小弟已招架不住了。"但沈浪一时之间,却冲不出这守而不攻的刀阵,只要你身子冲过去,对方立刻闪开,但刀阵仍是不乱。

    十余柄长刀,仍然紧紧地围着他。

    徐若愚呼声更是惨厉,似已声嘶力竭。

    朱七七咬牙道:"你鬼叫什么,是生是死,好歹也该挺起胸一战,你这样的男人,简直连女人都不如……"不错,她的确有徐若愚没有的烈性,只见她头发蓬乱,在刀光中左冲右突,委实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徐若愚颤声道:"我……我不是怕死,只是那秘密……我……"朱七七厉声道:"你若真的是男子汉,此刻就该拼命打,好歹也等说出了那秘密再死,你这一辈子才算没有白活。"徐若愚道:"但……我的手……我的手已不行了。"朱七七怒道:"什么不行了,这是你自己在骗自己,你这懦夫,你根本胆已寒了,只想依靠别人救你,你……你根本自己不敢动手。"徐若愚身形犹在闪动,眼泪却已流下面颊,只因朱七七这番话,实已骂入他心底深处。

    朱七七大喝道:"鼓起勇气,动手,拼命动手。知道么……只要你有勇气拼命,这些人是万万杀不死你的。"徐若愚流泪道:"不行……我已完了,我……我怕的很……沈浪,沈浪,救我……救我,我还不想死……"朱七七恨声:"懦夫,软骨头,这样的男人,难怪没有女人喜欢……我真不懂他这七大高手的名声是如何得来的。"她却不知徐若愚武功委实不弱,只是天性中缺少了那股男子汉的豪气,在平时——在没有人可以威胁他的生命时,那他萧洒的剑法,萧洒的风度,不但掩饰了他的懦弱,也很容易的为他博来了声名……世人的眼光原本就多属短浅,这本就是令人奇异之事。

    只是,一个人无论掩饰得多好,在面临一种重大的考验时,他的缺点,就会不可避免地暴露在别人眼前。

    徐若愚此刻正是如此。

    寒夜漫长,黎明前的时刻,最暗,也最冷。

    突然,徐若愚一声惨呼,比刀风还尖厉,还刺耳。

    沈浪失声道:"徐兄,怎么了?"

    徐若愚颤声道:"我……"

    话方出声,又是一声惨呼。

    接着,是左公龙得意的大笑声。

    寒风,刀光一闪,惨呼,狂笑……

    黯黑的苍穹下,一片纷乱,鲜血已染红了雪。

    左公龙狂笑道:"行了么?"

    刀光中有人应声道:"行了,五刀。"

    左公龙大喝道:"叛徒已除,走。"

    刀光一闪,纷纷退后,一排弯箭,射了过来,等沈浪挥刀拨开箭雨,一群人已消失在黑暗中,染血的雪地上,倒躺着蜷曲的徐若愚。

    朱七七跺足道:"追……咱们追不追?"

    沈浪却不答话,只是沉重的叹息一声,俯身抱起了徐若愚——他满面满身的鲜血,在黑暗中看来有如泼墨一般,黑漆漆的,令人战栗。

    还有呼吸,满身浴血的徐若愚竟还有微弱的呼吸。

    沈浪大喜,轻唤道:"徐兄,振作起来,振作起来。"徐若愚身子一阵痉孪,眼帘却张开一线。迷茫纷乱的目光,在沈浪面前打着转,仿佛正在努力辨认着眼前这人是谁。

    沈浪道:"徐兄,是我……是沈浪。"

    徐若愚目中终于现出了一线光线,但这光线,也不过仿佛风中的残烛似的,是那么微弱和不稳。

    他挣扎着,张开嘴,颤声道:"沈兄……我……我已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沈浪道:"胡说,你不会死的,你还会活下去。"徐若愚摇了摇头——他用尽身力气,才能将头轻轻摇一下,才能在嘴角挣扎出一丝惨笑。

    他惨笑着道:"我自己知道……不行了……只可惜那秘密……那秘密……我……我竟已没有力气说出来了……"沈浪道:"莫再去想那秘密了,那没什么关系。"突然一阵咳嗽,一口气似已喘不过来。

    朱七七再也忍不住道:"世上除了你,还有谁知道那秘密?"徐若愚咳嗽着道:"信……我有信……咳……给柳玉……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剧烈的喘息,已使他说不出话来。

    沈浪瞧他如此模样,也不禁为之惨然,柔声道:"徐兄,你只管放心,你既有信给柳玉茹柳姑娘,我便可寻她问个明白,绝不会让他们奸谋得逞。"徐若愚拼命挣扎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已一个字也说不出,只一双眼睛,仍瞧着沈浪。

    这双眼睛里正充满痛苦,惭愧与歉疚。

    沈浪喃喃道:"去吧,你好生去吧,莫要痛苦,莫要自责,无论如何,你已尽过力了,你已尽过最大的力了。"徐若愚不能说话,但那双眼睛却正似在说:"是么?我已可不必自责了么……我的确已经出过力了……"于是,这双眼睛终于缓缓合起,这一生都在自己的懦弱与自己交战着的少年,临死前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平静。

    东方,终于出现了曙色。

    微弱的,淡青色的曙光,照着徐若愚的脸——朱七七的目光,也正瞧着这张脸,目中似已有泪珠。

    沈浪喃喃道:"不错,这正是个可怜的人。"

    朱七七道:"但男人宁可被人痛恨,也不该被怜悯的,被人怜悯的男人,就不会是真正的男人,若非他太懦弱,他今日本可不必死的……"沈浪突然截口道:"不错,他今日本可不必死的,但却死在你的手上。"朱七七失声道:"我"朱七七眼圈已红了,顿足道:"又是我,你什么事都要怪我,今日我又做错了什么?明明是他自己怕死,越怕死的人越会死,这……这又怎能怪我?"沈浪冷冷道:"那时若不是你逼他说话,左公龙本来的意思,是先要拼尽力,将我除去的。"朱七七道:"但……但你那时已被他们逼得招架不住了呀,你……你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还不是一样逃不了。"沈浪道:"你怎知我那时已被他们逼得招架不住?"朱七七道:"这……这是谁都可以看出来的,你……你那时和他们打了许久许久,却连一个人也未伤着。"沈浪道:"你难道就未瞧见我在一招间就将他们三人制住,我既能在一招间制住他们三个人,此后又如何不能伤及他们一人?"朱七七怔了一怔,道:"这……这我又怎知是为了什么?"沈浪沉声道:"那时我若是将他们阵法击乱,便难免有乱刀伤及徐若愚,阵法一乱,我照顾便难免不周,是以我那时只是和他们游斗,将他们阵圈渐渐缩小,只要他们的阵法不乱,便可有轨迹可寻,便可将你们一齐护住,等他们的阵圈缩小到再不能小的时候,我便可将他们一击而破。"他叹息一声,接道:"无论什么阵法,他的圈子越小,就越易破,只因圈子缩小了,他们彼此就难免不互相牵制我只要牵一发,便可动其身,这种简单的道理,你本可想得通的,只是你从来不去想而已。"朱七七的头,已深垂了下去。

    沈浪长叹道:"我费了许多心力,终算窥破了他们阵法的枢纽所在,眼见已将得手,哪知你……你却在……"朱七七突然嘶声道:"我错了……我是错了。"她抬起头,脸上又满布泪痕,接着道:"但你如何不想想,我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做的。我……我若不是为了你,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何况……你说那道理简单,我却觉得大不简单,世上的人,并非个个都和你一样聪明的呀。"说着说着,她终于忍不住伏倒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沈浪木然瞧了她半晌,长长叹息一声,道:"好了,莫要哭了,天光已大亮,金无望还无消息,咱们无论如何,也该先去找着他才是。"金无望狂奔在寒风中,满头乱发,随风飘散,在这一片冰天雪地里,他身却都被怒火烧得发热。

    他本是谜一样的人物,有着谜一样的身世,往昔的事,他非但不愿告诉别人,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愿去想,他只记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未为别人的生死关心过,更永远不会为别人的痛哭流一滴眼泪。

    他从来不去想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更不会去想谁是谁非,只要是他喜欢的事,他就去做,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人,他就一刀杀死,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下,他从来未曾为这些人的生命惋惜,"弱者本是该死的",这在他心目中,似乎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然而,此刻他竟变了。

    他竟会为金不换的邪恶而愤怒,他竟会为一个弱女子的生命而不惜冒着寒风奔波在冰天雪地中。

    这变化委实连他自己也梦想不到。

    雪地冰天,大地间一片黑暗。

    金不换逃向何处,该如何追寻,金无望一无所知。

    他只是凭着一股本能的直觉追寻着——这是一种野兽的本能,也是像他这样终生流浪的武人的本能。

    江湖豪杰竟会有与野兽同样的本能,这乍听似乎是怪事,但若仔细一想,便可发现两者之间委实有许多相似之处。

    他们都必须逃避别人的追踪,他们在被追踪中又都必须要去追捕仗以延续他们生命的猎物。

    他们是猎者,也同样随时都可能被猎。

    他们的生命永远都是站在生死的边缘上。

    在这四下无人的冰天雪地里,金无望第一次发现他的生命竟与野兽有这么多相同相似之处。

    他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涩的,讥讽的微笑。

    但是,他的直觉并没有错。

    前面雪地上,有样东西,正闪动着乌黑的光华,金无望野兽般锐利的目光,自然不会错过它。

    这是根发簪。

    多么聪明的女孩子,她在如此情况下,竟仍未失去智慧与勇气,她悄悄抛落这根发簪,便已指出了金不换逃亡的方向。

    金无望拾起发簪,便已知道他追踪的方向没有错,于是他脚步更快,目光的搜寻也更仔细。

    数十丈开外,白飞飞又留下了一只耳环,再过数十丈是另一只耳环,然后是一块丝帕,一根腰带。

    到最后她竟将两只鞋子都脱了下来,小巧的,绣着血红梅花的鞋子,在雪地上显得分外刺目。

    有了这些东西,金无望的追寻就容易了。

    拾起第二只绣鞋,他鼻端突然飘入一丝香气,那是温暖的,浓厚的,在寒夜中分外引人的肉香?寒夜荒原中,哪里来的人在烧肉?

    金无望毫不考虑,追着肉香掠去,接连好几个起落后,他便瞧见一座屋影,隐约还可瞧见有闪动的火光。

    那是座荒祠。

    要知那时神权极重,子弟到处为先人建立祠堂,但等到这一家没落时,祠堂便也跟着荒废了。

    富有的没落,远比它兴起时容易的多,是以在荒郊野地中,到处都可寻得着荒废破落的祠堂。

    这些祠堂便成了江湖流浪人的安乐窝。

    此刻,荒祠中闪动的火光照亮了祠堂外的雪地,雪地上有一行新添的足印一一旧有的足印已被方才那一场大雪掩没了。

    金不换轻功虽不弱,但他既然背负白飞飞,自然就难免要留下足印,金无望木立在墙角的阴影中,凝注着这足印,脸色渐渐发青一一锐利的目光,已辨出了这足印是穿着麻鞋的人留下的。

    他凝立的身形,突然飞鸟般掠起,身形一折,掠入荒祠——荒祠中有堆火烧得正旺,火上正烤着半只狗。

    但金不换呢?哪有金不换的人影?

    这是间小而简陋的祠堂,没有窗户,门是唯一的通路,但门外雪地上,只有进来的足迹,并无出去的足迹。

    何况,这火堆烧得仍旺,还有两根柴木被烧黑,显见得就在片刻之前,这祠堂中还有人在。

    熊熊的火光,映着金无望铁青的脸。

    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面对着火,当门而立——金不换必定还在这祠中,他已是万万逃不了的。

    在这冰大雪地中唯一充满温暖的祠堂,在一瞬之间,便已充满了杀机——浓重的杀机。

    金无望一字字缓缓道:"出来吧,难道还要我找?"静夜之中,他肃杀冷厉的语声,一个字一个字传送出去,响彻了这祠堂中每一个角落。

    但四下无人回应。

    角落中唯有积尘,蛛网,陈旧残落的神龛,神案上,还悬挂着早已褪色的布慢,有风吹过,布慢吹起…

    神案下露出一只脚来。

    金无望箭一般窜过去,飞起一足,踢飞了神案。

    神案下赫然躺着两个人,却非金不换与白飞飞,而是两个乞丐,逢乱花白的头发,灰腐色的凸起的眼珠……

    这是两张狰狞可怖,足以令人在恶梦中惊醒的脸,这两张脸此刻正冷冷的面对着金无望。

    金无望胆子纵大,也不免吃了一惊,倒退两步,厉声喝道:"什么人?"两张脸动也不动,四只凸起的眼珠中,充满了惊怖,悲愤,怨毒——这哪里会是活人的脸。

    金无望一惊之下,使瞧出这两具是尸身,而且死了至少也有三日,只是在严寒之中,犹未腐烂变形而已。

    他不禁在暗中松了口气,闪动的火光下,只见这两人年纪已有五十上下,仰卧的尸身肩后,露出一叠麻袋。

    金无望定了定神,再仔细瞧了瞧这两人的面目,突然失声道:"单弓,欧阳轮,……这两人怎会死在这里,是谁下的毒手?……那左公龙又是到什么地方去了?""丐帮三老"武功虽非江湖中顶尖高手,但名头之响亮,交游之广阔,却不在任何一位顶尖高手之下。

    久走江湖的金无望,自然是认得这两人的,但却再也想不出声名赫赫,弟子众多的丐帮三老,怎会突然有两人死在这里。

    本已阴风惨惨,杀气沉沉的荒祠,骤然又出现了这两具面目狰狞的尸身,便显得更是阴森恐怖。

    金无望只觉寒气直透背脊,不敢回头,缓缓退步,绕过火堆,退到门口,目光一转,身血液顿时凝结。

    火堆上烤着的半只狗,就在这刹那间竟已不见了。

    这会是谁拿去的,能在金无望背后行动,而不被他察觉,这样的轻功,岂非骇人听闻。

    除了鬼魁外,又有准有这样的轻功!

    金无望身子已有些发冷,但就在这时——突然间,他身后有人"咯咯"一笑,幽幽唤道:"金无望……"金无望大喝道:"谁?"

    霍然回身,只见门外雪地上,一个人缓缓走了过来,瘦削的身子在寒风中飘飘摇摇,像是没有四两重。

    这人每走一步,便发出一声阴森诡秘的笑声,却用一只又黑又瘦,形如鬼爪的手掌,掩住面目。

    火光闪动中只见他褛衣蓬发,竟也是个乞丐,只是瞧他身材,模样,又绝不会是那金不换。

    金无望究竟不愧是江湖桑雄,在如此情况下,竟仍沉得住气,只是凝目瞧着这人,动也不动。

    这人终于飘飘摇摇走了进来,咯咯笑道:"你还好好活在世上么……哈哈……可笑呀,可笑,你明明方才便已死了,却连自己都不知道。"金无望冷冷道:"金某若是死了,自己必定会知道的,不劳阁下费心,但阁下若再装神弄鬼,金某却要叫阁下变成真的鬼了。"那人大笑道:"真的鬼?难道我此刻还是假的鬼么。"他虽然放怀大笑,但笑声中却充满了阴森,恐怖之意。

    金无望厉声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道:"你不是要瞧瞧我的脸?"

    金无望道:"不错,放下你的手来。"

    那人咯咯笑道:"好,我就让你瞧瞧我是谁,你若未死,又怎能和我说话?活人是永远无法和死人说话的,知道么。"语声中,缓缓放下了手掌,露出面目。

    那张灰腐色的脸,凸出的眼睛……

    他赫然竟是"丐帮三老"中的单弓!

    案下现尸,狗肉失踪,这些事本已令金无望有些心寒,此刻,再见到方才还冰冰冷冷躺在那里的尸身,此刻竟已活生生站在他面前。

    金无望纵有天大的胆子,面目也不禁骇得变了颜色,颤声道:"单……单弓!你……你……你……"单弓咯咯笑道:"不错,我就是单弓,我知道你认得我的,方才你活着时还见过我一面,但你只怕自己也未想起才死片刻就又见着了我。"这时金无望就算再沉得住气,也难免要有些疑神疑鬼,更难免忍不住要回头去瞧一眼——去瞧神案下的两具尸身。

    但是他方自回头,单弓的鬼爪,已伸了过来。闪电般点了他穴道,他惊悸之中,竟连闪避都未曾闪避。

    单弓手一动,他便已倒下。

    只是,在倒下之前,他眼角还瞥见神案下的那两具尸身——那边单弓躺在那里,这活的单弓又是怎么回事呢?

    金无望心念一转,厉喝道:"王怜花,是你。"他身子虽已倒下,但气势却仍凌厉。只见那活的单弓仰天大笑道:"好,金无望,果然有你的,只是你此刻虽然猜出了我是谁,却已嫌太迟了些。"狂笑声中,背转身去。

    等他再回过身来,面对金无望时,那灰腐的皮肤,凸出的眼珠,便已变成了星目剑眉,朱唇玉面。

    这不是王怜花是谁?

    金无望恨声道:"我早该知道是你的。"

    王怜花笑道:"我也怪不得你,在方才那情况下,无论谁,都会被吓得心惊胆战,神智晕迷,又岂只是你。"语声方了,屋顶上又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

    一个人咯咯笑道:"妙极妙极,素来最会吓人的金无望,今日却被人吓得半死不活。"笑声中,一团黑影缓缓自上面垂了下来,竟是那块狗肉。

    原来那狗内上竟系着根细线,金无望进来时,只留意这荒祠中的人迹,竟想不到狗肉上还系着细线。

    荒祠中虽有火光,但究竟不会十分明亮,金无望既未留意自然不会发现,等他瞧见那两具尸身时,心神多少难免为之一震,就在这时,躲在满积蛛网的屋顶上的人,便将狗肉吊了上去。

    这些事说破了虽然一文不值,但在这冷风如刀的寒夜中,阴风惨惨的荒祠里,这些事确端的足以慑人魂魄。

    金无望暗中叹息一声,口中却冷冷道:"原来你们早已算定我要来的。"王怜花笑道:"不错,我们的确早算定你要来的,否则又怎会预先在这里布置下这些把戏,等着你来上当。"屋顶上的人大笑道:"这就叫做天堂有路你个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一条人影,随声跃下,自然便是金不换。

    他自然满面俱是得意之色,俯道瞧着金无望,又笑道:"常言说的好,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金无望呀,金无望,你可曾想到今日也曾落在我手?"金无望冷冷道:"那也没什么。"

    金不换只道此时此刻,金无望心中必定充满惊怖,悔恨,哪知金无望却仍是冰冰冷冷,似是丝毫无动于衷。

    这一来他不但有些惊异,更大为失望,他一心只想凌辱金无望,教金无望心中痛苦,当下目光一转又自笑道:"你追踪到这里,心里必定十分得意,只道自己追踪的本事不差,但你是凭什么才能追到这里的,你自己可知道么?"金无望道:"不知道。"

    金不换道:"你不知道,我告诉你,那些发簪,耳环,丝巾,鞋子,并非白飞飞留下的,是我做的手脚。"金无望冷冷道:"很好。"

    他面容虽然冷漠,心里却难免有些惊异。

    金不换大笑道:"这一点,其实你也本该早已想到的,想那白飞飞既已被我所制,纵能悄悄拔下发簪,又怎能脱下鞋子,难道我是死人不成?"金无望冷笑道:"你此刻本该早已是死人了。"金不换笑道:"不错,那日多亏你放了我,但我却丝毫不领你这个情,我能使你放了我,那要靠我自己的本事。"金无望道:"很好。"

    金不换道:"你那日放了我,今日我却要取你性命,你心里不难过么?不后悔么,你面上虽装着不怕,心里只怕已可挤得出苦水来。"金无望冷冷笑道:"我素来行事,几曾后悔过?"金不换道:"你素来不后悔今日也要后悔的,你素来不服输今日也要输了,你自命行事不凡,但一举一动俱都落入了我们的计算中。"金无望道:"是么?"

    金不换道:"你不妨细想一想,我们既然诱你前来,自然知道你是孤身一人,不会有沈浪在一旁跟着……"金无望冷笑道:"若有沈浪跟着,你怎会得手。"金不换拍掌笑:"这就是了,我们算定了沈浪未跟着,才会下手,但我们又怎会知道沈浪那厮未曾跟着你呢?"这正是金无望心中疑惑之事,金不换这问正问到他心里,但他却更是作冷漠之态,道:"你是如何知道的,这又与我何关?"金不换怔了一怔,道:"你连这都不想知道么?"金无望索性闭起眼睛,不理他。

    金不换道:"你不想知道,我偏偏要告诉你。"他一心激怒金无望,金无望的神情越是冷漠,他就是越难受,到后来他自己反而先被金无望激怒了。

    只见他一把抓起金无望的衣襟,大声道:"告诉你,只因我们早已知道沈浪被丐帮缠住,今夜纵然不死,也是万万无法脱身的了,只因那江湖第一大帮,已被我们……"王怜花一直含笑瞧着他两人,此刻突然干咳一声,道:"够了。"金不换语声立刻中断,长长吐了口气。

    王怜花微微笑道:"金兄是否已经说得太多了?"金不换微微笑道:"是,是,我是说得太多了。"重重将金无望摔到地上,接口笑道:"但反正他已是快要死的人,听进去的话,是再也不会出来的了,多听些也没什么关系。"王怜花道:"关系总是有的。"

    金不换道:"是,是,小弟再也不说了。"

    金无望瞧这两人神情,见到金不换对王怜花如此卑躬屈膝,不必再想,便知道金换已被王怜花收买。

    金不换本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无论被谁收买,金无望都不会惊异,金无望吃惊的是,丐帮竟似也与王怜花有些干系。

    丐帮难道也会被王怜花收买么?

    单弓与欧阳轮是否就因为不服王怜花,而致惨死。

    丐帮前去缠着沈浪,又是为的什么?

    此刻金无望面色虽冷漠,心中却是起伏不定,疑云重重。

    只见王怜花斜倚在门口,似是在等着什么?

    过了半晌,只听一阵马蹄之声奔来,但远远便已停住,接着,一个沉沉的语声在门外道:"公子,属下前来复命。"王怜花道:"你事已办妥了么?"

    那人道:"属下已遵命将白姑娘安置,此刻白姑娘想必已入睡了"王怜花笑道:"很好,你连日奔波辛苦,苦劳可嘉,可至柜上提取五十两银子,好好乐上半个月,再来候命。"那人喜道:"多谢公子。"

    王怜花道:"还有,你在外虽可尽情作乐,但切切不可胡乱招摇,惹事生非,更不可被江湖人查出你的底细。"那人道:"属下不敢。"

    王怜花道:"你明白就好了,本门对属下虽然宽厚,但属下若犯了规矩,身受之苦,我不说你也该知道。"那人声音更是恭顺道:"属下知道。"

    王怜花挥手道:"好,去吧。过了半晌,王怜花突然又道:"你为何还不走?还等什么?"那人嗫嚅着道:"属下还有一事……"

    王怜花道:"既然有事,为何不快说?"

    那人道:"方自兖州办完事回来的赵明,是和小的一齐来的。"王怜花皱眉道:"既已来了,为何还留在外面?"那人道:"赵明……说说他不敢来见公子。"

    王怜花道:"不敢?!莫非他误了事?"

    那人道:"赵明兖州之行,倒还顺利得很,究州的宋老三,两天内便如数交出了五千两银子,银子已押送回去。"王怜花道:"既是如此,他有功无过,为何不敢见我?"那人呐呐道:"他……他是为了另一件事,教属下先来向公子求情。"王怜花厉声道:"快说,什么事,莫要吞吞吐吐。"那人道:"赵明他……他和大夫人座下的牧女萍儿,两人情投意合,就……就……"王怜花道:"就怎样?"

    那人道:"萍儿就已有了身孕,如今……如今……"王怜花"哼"了一声,道:"我已知道,莫要说了。"过了半晌,嘴角突然泛起一丝微笑,缓缓道:"这本是喜事,他为何不敢见我,快去叫他过来。"那人似是有些意外,呆了一呆,方自道:"是!"又过了半晌,一个少年的语声在门外道:"赵明参见公子。"王怜花微微笑道:"兖州之行,倒是辛苦你了。"赵明恭声道:"那是属下份内之事。"

    王怜花笑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不想你看来虽老实,其实却风流得很,少年风流,本是可喜可赞之事。"赵明一时间还摸不透他的意思,唯有连连道:"望公子恕罪。"王怜花笑道:"那萍儿平日看来冷若冰霜,不想竟被你搭上,看来你的本事倒不小,我倒该对你刮目相看才是。"赵明忍不住心中欢喜,亦自笑道:"常言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小的有公子这样主人,对此一道,好歹也差错不到哪里去……"王怜花大笑道:"好,好一个强将手下无弱兵,原来你的风流,是学我的……"笑声未了,身子突然箭一般窜出,只听他语声突然变得冰冷,道:"你凭什么也配学我。"说到第四字时,门外已传来赵明的惨呼,说完了这句话,王怜花又已斜倚门边,生像是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似的。

    四下突又一片死寂。

    王怜花叹了口气,缓缓道:"抬下赵明的尸身,厚厚殓葬于他……再去柜上支两百两银子,送给萍儿,就说他在兖州因公殉身了。"方才那人道:"是……是……"

    此人竟已吓得牙齿打战,连话都说不出了。

    金无望在旁冷言旁观,也不禁耸然动容。

    他直到如今才知道,王怜花之属下组织,不但已如此庞大,而且组织之严密,纪律之森严,实在令人吃惊。

    而年纪轻轻的王怜花,对属下更是赏罚分明,调度得当,隐然已有一代枭雄宗主的气概。

    金无望直到如今,才知道自己往昔委实低估了王怜花——他委实从未想到王怜花图谋竟是如此之大。

    无可疑问的,这少年实已是今后江湖的最大隐患,此刻若无人将他除去,来日他必将掀起滔天巨浪。

    突然间,一阵风吹来。

    王怜花笑道:"好,你也回来了。"

    语声未了,眼前微花……"祠堂中了多了个满身黑衣的精悍汉子。金无望又不免暗中吃了一惊,"王怜花门下竟有轻功如此惊人的好手,却不知此人又是何来历。"只见此人身躯枯瘦短小,不但身都被黑衣紧紧裹住,就头上也蒙着黑布,只露出两只精光闪烁的眼睛。这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瞧了金无望一眼,突然笑道:"妙极,不想你比我来得还早。"王怜花笑道:"原来你也认得他么?"

    黑衣人笑道:"方才我使出那金蝉脱壳之计,这厮与那姓沈的也想用欲擒故纵之计来骗我,幸好我还未上他的当。"王怜花笑道:"但你为何直到此时才回来?"

    黑衣人道:"这厮真的走了,姓沈的却始终守在那里,他倒沉得住气,我躲着不动,他竟也躲着不动。"王怜花笑道:"不错,沈浪那厮倒端的是沉得住气的。"黑衣人微微一笑,道,道:"但那位朱姑娘,却极端的沉不住气,竟一路呼喊着奔过来,沈浪知道再也藏身不住,也只得走了。"王怜花笑道:"如此说来,还得感激于她才是。"黑衣人道:"正是,若不是她,只怕我等到此刻,还无法脱身。"王怜花望了望门外天色,吟道:"计算时刻,丐帮众人此刻已该和沈浪对上面了。"。

    金不换道:"却不知结果如何?"

    王怜花微笑道:"就凭丐帮那些人,只怕无法对沈浪如何,这一点我丝毫未存奢望,但徐若愚却是逃不过的了。"金不换道:"但……但沈浪若已知道……"

    王怜花笑道:"沈浪纵然知道了又怎样?我反而可以利用他与丐帮互相牵制,头疼的不过只是丐帮而已,与咱们根本无关系。"金不换叹了一口气,道:"公子神算,我可是服了。"几个人言来言去,就仿佛身旁根本没有金无望这个人似的,金无望暗叹一声,知道他们今日是再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了。

    火堆不断在添着柴木,烧得更旺。

    门外,却有灰蒙蒙的光线照了进来。

    曙色显已来临。

    王怜花在门口踱着方步,不住喃喃道:"该回来了……该回来了。"过了半晌,寒风中果然传来一阵步履奔行之声。

    黑衣人霍然长身而起,道:"不错,是已回来了。"又过了半晌,步履渐近。

    三个乞丐,大步走了进来,为首一人,头发花白,红光满面,身上背着八、九品级麻袋。

    金无望认得,此人正是"丐帮三老"中的左公龙,但却也未想到,素来侠义的左公龙,竟也会和王怜花同流合污起来。

    王怜花对左公龙倒也有礼,微微一笑,抱拳道:"帮主辛苦了。"左公龙捋须大笑道:"公子切莫如此称呼,老朽是不是能当帮主,还说不定哩,如此称呼,岂非折煞了老朽。"金不换笑道:"左兄此刻虽还未登上帮主宝座,但那两个心腹之患既已除去,又有王公子在暗中相助,那帮主之位,岂非早已是左兄的囊中之物了。"左公龙大笑道:"好说好说,老朽来日若真的当了丐帮帮主,帮中执法长老之座,除了金兄外,是再也不会有别人的了。"金不换笑道:"执法长老,月酬若干?"

    王怜花道:"金兄取笑了,金兄要多少,老朽还敢不如数奉上么?"金不换哈哈大笑道:"如此小弟就先谢了。"

    王怜花道:"不知帮主此行结果如何?"

    左公龙道:"虽非十十美,倒也差强人意。"王怜花道:"徐若愚已身中五刀,纵是神仙,也难救他回生。"金不换忍不住道:"沈浪呢?"

    左公龙叹了口气,道:"沈浪还死不了。"

    金不换跺足道:"不想这厮竟如此命长。"

    他一生之中,最畏惧之人便是沈浪,他虽然令人头疼,但只要一见沈浪,头疼就是他自己了。

    他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沈浪快些死,哪知沈浪却偏偏死不了——其实盼望沈浪快死的,又何止他一个。

    王怜花沉吟了半晌,突然笑道:"金兄莫要失望,明年今日,只怕就该是沈浪的忌日了。"金不换大喜道:"真的?"

    王怜花道:"我几时胡言乱语过?"

    金不换道:"公子有何妙计快些说出来吧。"

    王怜花缓缓道:"一个时辰后,沈浪必定也会来到此间。"左公龙道:"这……这何以见得?"

    王怜花一笑道:"他无论如何,也要寻到金无望与白飞飞的下落,是么?"金不换道:"不错。"

    王怜花道:"但金无望与白飞飞究竟在何处,他却无线索。"金不换道:"既然无线索,又怎会寻到这里。"王怜花道:"既然无线索,便只有误打误撞,便是哪条路都可以……或换了金兄,…走哪条路呢?"金不换道:"这……"

    王怜花笑道:"若换了是我,追着丐帮群豪的足迹而来,纵然寻不着金无望,也可以追出丐帮的下落……"金不换拍掌道:"正是如此,这样一来,至少总不至完落空了……唉,我怎地就想不到此点,公子却偏偏想得到。"左公龙笑道:"但……但沈浪纵然追来这里,又当如何?"王怜花道:"此人武功之高,委实深不可测,是以咱们对付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敌,好歹叫他来得便去不得。"金不换皱眉道:"只是这厮的鬼心眼儿,却也不少。"王怜花大笑道:"金无望的智计又如何?此刻还不是做了我的阶下之囚……能骗得过金无望的,又怎见得骗不过沈浪?"金无望突然冷笑道:"沈浪之智计,高我何止百倍,凭你那些装神弄鬼的手段,要想骗得过他,当真是痴人说梦。"王怜花笑道:"此计不成,还有二计……"

    他俯首凝注着金无望,目中已露出恶毒的光芒,狞笑接道:"等我使到第二计时,少不得要借你身上一样东西用。"金无望怒喝道:"金某今日既已落在你手上,本已抱必死之心,只求速死而已……"他语声本已渐渐黯然,说到这里,突又厉声大喝道:"但你们若要想凌辱于我,我……我……我……"王怜花微微一笑,柔声道:"金大侠天生奇才,聪明绝顶,在下怎敢对金大侠稍有无礼……不换兄,你说是么?"金不换拊掌大笑道:"是极是极。"

    金无望怒极之下,空自咬牙,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金不换道:"金无望,你如今可知遇着对头了么?你那些狠话,虽可吓得了我,却又怎能吓得了我家王公子,你虽是沈浪的好友,但沈浪在王公子眼中却不值一文,你虽是快乐王门下的四大使者,但快乐王在王公子……"王怜花突然截住道:"够了。"他又自微微一笑,接道:"说起快乐王,在下又想起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那位同伴偷香使者,虽也曾落在我手中,但我却又将他放了回去,这倒不是我突然发了什么善心,只是为了……为了什么,金大侠你可猜得出?"金无望咬紧牙关,不言不语。

    王怜花开怀笑道:"我放他回去,只是为了要他向快乐王密报,阁下已反叛了他……快乐王对叛徒的手段如何,你知道得总比我清楚的多。"金不换咯咯笑道:"所以你此刻落人王公子手中,当真还算你走运的。"风吹入户,王怜花霍然转首,目注窗外,喃喃道:"沈浪呀沈浪,你怎地还不来呀。我倒真有些想你。""追,自是要追的,但往哪里追?"

    朱七七面对着一片雪原,皱眉道:"我虽然瞧见金大哥在这个方向走的,但他要走到何处去,我却不知道,这……却教咱们如何追法?"沈浪凝目前方,久久不语。

    朱七七顿足道:"喂,你倒是说话呀。"

    沈浪缓缓道:"丐帮弟子,也是由此方逃逸,此刻雪地上足迹犹新。"朱七七道:"咦,怪了,你不是说最重要还是找金大哥么?丐帮弟子的足迹新不新,又和金大哥有什么关系?"沈浪沉声道:"金无望去向渺不可寻,丐帮弟子所去又与他同一方向……那么,你我不如就循此足迹追去,说不定误打误撞,撞着金无望亦未可知。"朱七七拍手道:"对了,还是你聪明,咱们循着这足迹追去,纵然寻不着金大哥,也可追着那些丐帮弟子,好歹问出那秘密。"沈浪道:"正是。"

    他口中说是,脚下却未移动。

    朱七七忍不住又着急道:"话是你说的,走呀?"沈浪道:"但从此而去亦有不妥之处?"

    沈浪道:"白飞飞被劫走,说不定也与丐帮弟子此来有些关系,丐帮的叛变,徐若愚口中的秘密,说不定又牵连着金不换……这些事看来虽然各不相关,其实却可能是同一个人在策划主使的,这个人,说不定就是……"他缓缓顿住话声,仰首不语。

    朱七七着急道:"说不定就是谁,快乐王……王怜花……"沈浪叹道:"不错,王怜花。"

    朱七七道:"就算是王怜花又怎样?"

    沈浪道:"这些事若都是王怜花主使,那么,我们若是循着这些足迹追去,就必定会落人王怜花的暗算中,此人奸狡狠毒,天下无双,我等的行动,若是被他料中,这一路之上的凶险埋伏就当真要令人头疼的很了。"朱七七睁大眼睛,怔了半晌,失笑道:"你揣测之准虽然无人能及,但你的顾虑却又未免大多了,照你这样说法,咱们干脆一步路也不必走了。"沈浪微微笑道:"诸葛孔明之神机妙算,天下谁人能及,但诸葛一生唯谨慎这句话你也该听人说过。"朱七七道:"羞不羞?自己比自己是诸葛亮。"沈浪笑道:"我就是因为比不上他老人家,所以更要谨慎,但谨慎虽谨慎,路还是要走的。"语声之中,终于大步前行而去。

百度搜索 武林外史 天涯 武林外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武林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武林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