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名剑风流 天涯 名剑风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俞佩玉见太湖金龙王带着两个里衣人走了回来,又是惊讶,又是着急。

    俞放鹤明明已带着人走了?这太湖王为何要留下来?

    只听太湖王沉声道:“将这土地像和神案都恢复原位,再将地上扫一扫,切莫让任何足迹留下来,必须令唐门子弟猜不出唐无双是从那里走的,到那里去了。”

    这些人行事果然周密仔细,滴水不漏。

    俞佩玉却决急疯了,他现在当然可以跳下去,将这三人杀了,以他的武功,这三人自然不是他的敌手。

    但他却生怕因此而惊动了尚未走远的俞放鹤等到这三人办完事出去,俞放鹤必已走远,他再追又来不及了。

    这两条大汉做事却偏偏不慌不忙,十分仔细。

    俞佩玉空自着急,却想不出法子。

    他只希望这三人也会从后面赶上俞放鹤,那么他要缀住这三个人,反而要比缀住俞放鹤容易得多。

    这已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他更不能向这三人下手。

    谁知就在这时,突听“嗤,嗤,嗤”,三声轻微而尖锐的暗器破空声,从门外急射而来。

    两条黑衣大汉竟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太湖王反应自然快得多,身手也敏捷得多,凌空一个翻身,似乎已将暗器闪过,厉喝道:“是什么人敢大胆暗算盟主座下武士,活得不耐烦了么。”

    喝声中,他金龙鞭已赫然在手,挥成一片金光,夺门冲出,门外黑暗中却似传入了一声森冷诡秘的轻笑。

    俞佩玉更吃惊,更着急,他猜不出是谁会向他们骤下毒手暗算?是为了什么?以这人出手之阴险,暗器之歹毒,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这难道是唐家的子弟赶来了?他们来的纵然很巧,但却将俞佩玉最后一缕希望都破灭了。

    神案上的油灯,方才已又被燃起。

    闪动的灯光下,忽见太湖王又倒退着走了回来。

    他掌中的金鞭软鞭已软软地重下,满面惊惧之色,满头大汗如雨,但却看不出受了丝毫损伤。

    他一双眼睛更充满了恐惧,连眼珠子都几乎凸了出来……他为什么会如此恐惧?他究竟瞧见了什么?

    只听门外一个低沉、柔和、优美,但却带着种令人身发冷的邪异之气的语声缓缓道:“朋友是什么人?来自何处?”

    这语声一起,俞佩玉就觉得身不舒服,就好像听见响尾蛇的尾巴在响,就好像听见狼在磨牙齿。

    他不憧一个人的语声怎会如此柔和优美,又如此邪异可怖,他实在想瞧瞧这语声是个什么样的人发出来的。

    门外黑暗中,的确有条朦胧的人影。

    但门外的夜色实在太浓,门里的灯光又实在太淡,他只能瞧见一双眼睛,却瞧不见这人的容貌身材。

    这是双黝黑而深沉的眼睛,黝黑深沉得一如那无边的夜色,但他眼睛里发出来的光,却是一种空虚的、凄迷的,不可捉摸的惨碧色,浅时如舂日远山之巅的一抹新绿,深时如古墓石棺后的阴湿藓苔。

    这双眼睛虽非望向俞佩玉,俞佩玉竟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只听太湖王颤声道:“找姓王,王金龙,来自太湖。”

    那优美而邪异的语声道:“原来是太湖王?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太湖王道:“我是随武林盟主来的。”

    那诡秘的语声道:“武林盟主?是俞放鹤么?”

    太湖王道:“正是。”

    那语声道:“他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太湖王道:“本与唐无双有约,来此相见。”

    那语声问一句,他竟然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句,他的内心神智,竟像是都已完慑伏在那双眼睛妖异的光芒下。

    俞佩玉瞧得掌心又不觉沁出了冷汗。

    那语声微一沉吟,又问道:“俞放鹤与唐无双相见,为什么要约在这里?他们商量的,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么?”

    太湖王道:“这其中的确有个秘密?是因为盟主……”

    俞佩玉眼见他便要将这秘密说出来,更是既惊且喜,谁知太湖王说到这里,身子忽然一阵颤抖,竟闭住了嘴。

    门外的眼睛光芒更亮,厉声道:“是什么秘密?你为何不说?”

    太湖王紧闭着嘴,满头冷汗,如雨点般落下。

    那语声又变得出奇的柔和,缓缓道:“你只管说吧,没关系的,你说出来之后,绝没有人会伤害你。”

    太湖王身子颤抖得更厉害,满面俱是痛苦之色,内心显然在痛苦地挣扎着,终于颤声道:“我不能说,绝不能说。”

    那语声道:“你为何不能说?你莫忘了,现在你的内心、生命和灵魂,都已是属于我的了,你怎敢违抗我。”

    太湖王忽然疯狂般大呼起来,嘶声呼道:“找的一切都是属于盟主的,我不能背叛他,否则我只有死……只有死……”

    忽然反手一鞭,向自己头上抽了下去。

    门外的人似也大觉意外,失声惊呼了一声。

    太湖王却已倒讣在血泊中了。

    ※※※

    俞佩玉早已瞧得冷汗涔涔,这件事的发生与变化,赏在令人不可思议,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门外暗中,已走进一个人来。

    他脚步轻而缓慢,无声无息,就宛如幽灵。

    灯光下,只见他穿着身普通农家的褐布衣服,手里提着个破旧的竹笠,身子瘦削而颀长,面容英俊而清瞿。

    他看来似乎已有三十,有时却又似已五十多了,一走进屋子,目中那妖异的碧光,立刻消逝不见,看来丝毫没有什么引人触目之处,但那一双长而瘦削的手,却是纤美有致,光润如玉。

    俞佩玉再也想不到那么样一双眼睛,竟会生在这么样一个平凡的人身上,更想不到这眼睛的变化竟有如此快,他约略只觉得这人,就像只蜥蜴随时改变自己身子的颜色来愚弄别人来保护自己,忽听一个少女的声音,轻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死了,都死了。”

    俞佩玉目光,都被这奇异的人所吸引住,直到此刻,才发现这人身后还跟着个粗布衣裙的少女,这少女身材刚健而婀娜,头上也低低戴着顶竹笠,似乎不愿被人瞧见她的面貌,她又在逃避着什么?

    也不知为了什么,俞佩玉竟觉得这少女的声音、形态都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她的,这褐衣人已四下踱了一圈,才回头去瞧那少女,这时他清瞿的脸上,竟忽然露出一丝无比动人的微笑,悠悠道:“你眼光很准确,他们的确都已死了。”

    那少女咬着嘴唇,道:“他们并没有惹着我们,你何苦将他们杀死?”

    褐衣人微笑道:“你说的不错,我实在不该杀死他们的。”

    那少女道:“既然不该,你为何要杀?”

    褐衣人也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含笑凝注着她,忽然叹了口气,道:“真美,你的眼睛在这灯光下,看来更美了,你只要瞧我一眼,我就可以为你死十次。”

    他对这少女似乎千依百顺,疼爱已极,说的话更句句都是恭维赞美,但无论谁都听得出他简直像是在哄孩子。

    奇怪的是,这少女竟似丝毫也不觉得被哄被骗,竟被他几句话说得脸也红了,痴痴地呆了半晌,才叹了口气,幽幽道:“我只希望你莫要再杀人了,只要我们能逃过这一次,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下来,安稳地过一辈子不好么?”

    褐衣人微笑道:“你说的对,找们要找个美丽的地方,有山有水,我天天陪着你,在山林里抚琴,在清溪旁下棋,我就天天都可以听到你比黄莺更悦耳的笑声。”

    那少女心神俱已醉了,闭着眼仰起了头,痴痴道:“只要能有这么样一天,我所做的那些事就都有补偿了,只要能有这么样一天,我就算死了也甘心。”

    俞佩玉终于瞧见她的脸了,她美丽而纯洁的脸上,充满了对未来幸福的憧憬,她眼睛里流出了快乐的泪珠。

    俞佩玉忽然想起了她是谁……她竟然就是黄池大会的前夕,将俞佩玉接待入迎宾馆的华山女弟子锺静。

    这名门正宗的弟子,此刻怎会和如此奇异诡秘的人在一起?她为他做的“那些事”究竟是什么事?

    俞佩玉不禁又是惊讶,又是怀疑,又是惋惜。

    褐衣人却再也没有望她一眼,只是俯首凝注着血泊中太湖金龙王的身,沉思着喃喃道:“这人心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竟连我的力量都无法令他说出来,那俞放鹤又有什么魔力,竟能令人宁可死也不敢背叛他。”

    他又背负着手,四下踱起步来,目光忽又变得比鹰隼更锐利,四下扫动着,忽然轻呼一声,道:“你看,这里竟有条秘道。”

    他拍着土地像一转,地道便露了出来。

    锺静也失声道:“不知道他道是通往那里的?”

    褐衣人闭着眼想了想,展颜笑道:“这里就是唐家庄的后山,是么?”

    锺静道:“呀,不错,这地道一定是通向唐家庄的。”

    褐衣人微笑道:“对了,你真是个又聪明,又伶俐的女孩子。”

    锺静脸又红了,低头弄着衣角,半晌才轻轻道:“这地方既是别人的秘密,我们不如走吧。”

    褐衣人道:“走?为什么?我一生中最喜欢的,就是揭穿别人的秘密。”

    他微笑着摸了摸锺静的脸,又道:“俞放鹤和唐无双鬼鬼祟祟的,一定不会是干什么好事,我想从这地道里溜进去瞧瞧,你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好么?”

    锺静立刻拉住他的手,着急道:“你不能去。”

    褐衣人目光忽然冷得像冰,冷冷道:“为什么?你怕我一走就不回来了么?”

    锺静根本没有注意他神色的变化,柔声道:“我不是担心别的,我只是担心你,你的伤还没有好,那唐无双和俞放鹤又都是厉害角色……”

    褐衣人眼里的冰已溶解,微笑道:“你担心他们伤了我?”

    锺静眼圈都红了,哽声道:“你……你若有什么变故,叫我怎么办呢?”

    褐衣人大笑道:“你放心,就凭俞放鹤和唐无双想伤我,还差得远哩。”

    他温柔地抚着她头发,道:“你乖乖等在这里,我很快就会回来,找答应你,绝不会有人伤着我一根毫毛。”他身形一闪,便没入地道中。

    锺静瞧着他颀长身影没入地道,痴痴地出了半晌神,以手掩面,长叹道:“我这么样做,是对?还是不对呢?…….”

    只听一人沉声道:“不对。”

    ※※※

    锺静霍然跃起,凌空翻身,惊呼道:“是什么人?”

    只见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面带着温柔的微笑,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背后,正含笑瞧着她道:“在下俞佩玉。”

    锺静失声道:“俞佩玉?”

    她知道“俞佩玉”已死了,空山夜寂,荒寺阴森,骤然听到死人的名字,她身寒毛都不禁为之悚栗。

    但这少年却又是那么温文,那么英俊,那温暖的带笑目光,简直可以使整个大地上的冰雪溶化。

    世上没有一个女人会畏惧这样的男人。

    锺静脚步不再往后退了,大声道:“不错,我的确知道一个俞佩玉,但绝不是你,我不认识你。”

    俞佩玉道:“但在下却认得姑娘。”

    锺静怔了怔,道:“你认得我?”

    俞佩玉道:“姑娘岂非是华山门下锺静?”

    锺静骤然又紧张起来,厉声道:“你是来追捕我们的?”

    俞佩玉心里更惊讶,面上却不动声色,缓缓道:“姑娘犯了什么罪?为何要怕人追捕?”

    锺静凝注了他半晌,身体又松弛下来,勉强一笑,道:“我当然没有犯什么罪,我只不过是试试你的。”

    俞佩玉叹了口气,柔声道:“在下并不想刺探姑娘的秘密,更不是来追捕姑娘的,但却想奉劝姑娘不如还是回去吧。”

    锺静竟又一惊,道:“回去?回到那里去?”

    俞佩玉缓缓道:“回到令师身旁,她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上别人的当。”

    锺静变色道:“我会上谁的当,你凭什么管我的闲事?”

    俞佩玉苦笑道:“在下自顾尚且不暇,实在不该多管别人的闲事,但这些话却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至于听不听,也只有任凭姑娘自己了。”

    他俯首瞧了地上的身一眼,长长叹了口气。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变为泡影,他还留在这里则甚?至于犹在横梁上的银花娘,他也放心得很。

    他知道她一定会照顾自己的。

    锺静见到他话未说完,忽然就要往外走,又不觉怔了怔,像是想去拦阻他,却又终于忍住。但俞佩玉还未走出门,已有一条淡褐色的人影幽灵般自他身后飘过去,挡住了他的去路。锺静又惊又喜,失声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褐衣人微笑道:“我回来得太快了么?”

    锺静未听出他话中的刺,又问道:“你可瞧见了俞放鹤和唐无双?”

    褐衣人缓缓道:“没有,俞放鹤既不在,连唐无双也不见了。”

    他目光这时才刀一般转到俞佩玉脸上,微笑着道:“这事的碓很奇怪,是么?”

    俞佩玉去路虽被挡住,但一直沉住了气,在仔细打量着这奇特的人,但他无论瞧得多么仔细,也看不出这人是善是恶,更看不出此人是何来历,他只觉自己面对着此人时,随时都似乎在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威胁着。

    等这人的目光转向他,他又觉得心突然一跳。

    褐衣人竟已又重复着问道:“这件事的确很奇怪,是么?”

    俞佩玉只有笑了笑,道:“不错,的确很奇怪。”

    褐衣人道:“一件很奇怪的事,阁下为何不觉得奇怪呢?”

    俞佩玉知道在这种人面前,是绝不能说错一句话的,他正在考虑着如何回答,褐衣人却又笑了,悠然道:“你若是不愿回答,不如由我替你说吧……你不觉得这件事奇怪,只因为你早已瞧见了这件事的秘密。”

    俞佩玉还是只有以微笑来代替回答。

    他忽然发觉这褐衣人的眼睛虽可怕,但笑容却带着种说不出的魅力,一种妖魔般神秘的魅力,莫说锺静这样的少女,就连他俞佩玉,竟也已不如不觉地被这种妖异的魅力所吸引,舍不得移开眼睛。

    褐衣人也始终在凝注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绝世的美男子,阁下当真可说是绝世的美男子,莫说是女人,就连我瞧见阁下这样的笑容也觉得像是有些醉了。”

    他语声低沉而缓慢,也带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俞佩玉本来是不愿说话,但听着听着,竟变成纵然有话要说,也忘记说了,褐衣人微笑接着道:“有着像阁下这样一张脸的人,若是不知道好好利用,实在是太可惜了,但阁下大可放心,阁下纵然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的美貌,我也会替阁下设法的,总不会让阁下白生着这么样一张绝世美貌的脸。”

    这句话若是别人说出来的,俞佩玉纵不勃然大怒,也难免生气,但从他嘴里说出来,俞佩玉怒气竟发作不出。

    褐衣人语声更柔和,微笑道:“好,现在你不妨先忘却一切,告诉我,方才你究竟瞧见了一些什么秘密?俞放鹤和唐无双究竟在商量什么?”

    俞佩玉淡淡道:“在下还是不说的好。”

    褐衣人沉声道:“我要你说,你就得说,知道么?”

    他面上虽仍带着笑,但目中那种妖异的光芒却更逼人,紧紧盯住俞佩玉的眼睛,谁知俞佩玉还是淡淡问道:“在下为何非说不可?”

    褐衣人自怀中取出了一串珠链,在俞佩玉眼前轻晃着,缓缓道:“只因你已是我的奴隶,我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你都只有服从,绝不会丝毫违抗。”

    锺静脸上已满是惊惧之色,她知道这褐衣人神奇的魔力,她不愿他又以此害人,却又不敢阻止。

    谁知俞佩玉竟是神色不动,竟失笑道:“我一向是个自由自主的人,为何平白要做你的奴隶。”

    褐衣人面色反而变了,额上竟已沁出了冷汗。

    只因他所用的这摄心大法最是阴毒,若是不能摄住对方,自己反会被害,此刻他已用尽一切力量,对方这少年竟似连丝毫感觉都没有,要知这类摄心之术,主旨便是在松弛软化对方的心灵,然后乘虚而入,但俞佩玉从小养心练气,近来更屡被洗炼,一颗心可说已坚逾金石。褐衣人只觉心旌激荡,几乎难以把持,俞佩玉却丝毫也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如此紧张,笑着又道:“阁下这也许只不过是在说笑的,是么?”

    褐衣人道:“是。”

    俞佩玉随口问道:“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褐衣人满头冷汗,涔涔而落,道:“郭翩仙。”

    他只觉对方的眸子已越来越亮,自己反似要被他所摄,俞佩玉问他的话,他竟已不能不回答。

    俞佩玉沉吟着道:“郭翩仙,这名字倒生疏得很,不知可是阁下的真名宝姓么?”

    郭翩仙颤声道:“是。”

    此刻他竟已不能闪避俞佩玉的眼睛,俞佩玉若是一直问下去,他只怕便要将一切秘密都说出来。这时俞佩玉心里也有些奇怪了,他也想不到自己问一句,对方便老老实实回答一句,他心念闪动,立刻又试探着问道:“阁下和这位锺姑娘是一齐逃出来的么?”

    郭翩仙道:“是。”

    俞佩玉道:“阁下逃避的是谁?”

    郭翩仙虽咬紧了牙关,还是不由得说道:“徐淑真?”

    俞佩玉失声道:“徐淑真?是华山派的掌门人?”

    郭翩仙道:“是。”

    俞佩玉沉吟着道:“难道你已被徐真人所擒,而锺姑娘反而为你倾心,将你偷偷救了出来?”

    郭翩仙颤声道:“正……正是如此。”

    他此刻已骇得心胆皆丧,怎奈已无法控制自己,锺静见到他如此模样,也早已骇呆了。

    俞佩玉叹了口气,转过头去瞧锺静,苦笑道:“想不到姑娘居然不惜叛师,想来爱心必已……”

    话犹未了,突有数十点银光直击过来。

    原来他眼睛一移开,郭翩仙立刻有了松弛自己的机会,当下再不迟疑,手腕一抖,手里的珠链已化做满天银光暴射而出。

    俞佩玉实未想到这有问必答,诚惶诚恐的人,竟也会突施暗算,他的头本已转向左方,此刻身子随着头一转,双臂若滑翼回旋,若流云出岫,若胡姬曼舞,也随着打了个转,锺静的衣裙,竟也被激得回舞而起。

    那笔直劲射而来的银光,竟也似数十条骤然投入急流漩涡的银鱼,绕着他施舞的身形打起圈子。

    她远远望去,只见一圈灿烂的银光,绕着一条舞姿美的人影流转不息,直如九天飞仙,戏舞流星。

    锺静不知不觉间又瞧得痴了,但闻一连串琮之声响起,又如飞金鸣玉,妙手敲琴。

    琮声中,那数十粒银珠已满一地。

    要知俞佩玉方才若是着意闪避,仓猝间实未必能避得开这数十点近在咫尺间劲射而来的暗器。

    但他无意间这旋身一舞,却正暗含了先天无极的真意,有意无形,意在形先,其中奥妙,又岂能形诸笔墨。

    锺静良久良久,才喘过气来,忍不住轻叹道:“好功夫。”

    短短三个字说完,郭翩仙四掌已拍出。

    他心初定,胆犹寒,正因为他深知心灵受制的痛苦,此刻竟不敢再面对俞佩玉,只有着着抢攻。

    这四掌出手虽急,掌势虽妙,招式虽毒,但每一掌都未使出力,每一掌都留有五分退步。

    只因他见了俞佩玉这样的武功后,竟也不敢作孤注之一搏,先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后,再敢出手伤人。

    这四掌俞佩玉闪避得虽轻松,但心里却不轻松。

    他立刻便已发觉对方出手之谨慎、狡巧、机变、诡谲,竟是自己生平所未遇,他知道无论是谁,若想将这样的对手打倒都不容易。

    这时郭翩仙另四掌又已拍出。

    这四掌招式突变,由轻灵一变而为沉重,由柔韧一变而为刚猛,但掌势的收发间,仍是含蕴不尽,留有余力。

    俞佩玉叹道:“阁下难道定要将在下置之于死地么?”

    这句话说完,他已从容避开四掌。

    郭翩仙道:“不错。”

    这四掌出手更快,竟在短短两个字中便已击出。

    俞佩玉道:“为什么?”

    对方出手快,他躲得也快。

    郭翩仙道:“只因阁下若是活在世上,在下便难免要寝食不安了。”

    他掌势突由奇快变得奇慢,说了二十多个字,才击出四掌,掌势沉凝,如曳千钧出手稳实,如推重磨。

    这显然竟是正宗太极掌,“太极门”与“先天无极”素有渊源,俞佩玉一跃而退,人声道:“阁下莫非是太极门下的前辈?”

    以郭翩仙这样深厚的功力,若是太极门下,辈份必高,是以俞佩玉才说出“前辈”两字。

    谁知郭翩仙却笑道:“区区太极门,能容得下郭某?”

    这次他突然变掌为拳,四拳击出,第一招“罗汉伏虎”,竟是少林“伏虎罗汉拳”的起手式。

    俞佩玉不觉又一惊,他第二拳却已变为“大洪拳”,拳到中途,忽又一曲,双拳分击而至。

    这两拳拳势诡秘,俞佩玉竟连见都没有见过,明明见到双拳斜击而来,打的是左腮右颊,谁知拳头到了面前,却忽然笔直击向胸膛,郭翻仙眉飞色舞,忍不住得意大笑道:“你不知这是那一派么?”

    这句话其直并未说完。

    他说到“这”字时,俞佩玉已被逼还手,竟然不闪不避,出手向这捣般直击而来的拳头迎了过去。

    他说到“那”字时,已发现对方拳力惊人,准备撤招,纵是他留有余力,见机得快,但拳锋还是被俞佩玉掌锋扫着,他只觉一股前所未见的骇人力道排山倒海般推来,身子已被震得飞了出去。

    俞佩玉的天生神力,他纵然用尽身力道,也未必抵挡得住,何况他还保留着五分力气。

    锺静已惊呼出声,失声道:“莫要伤人。”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在下也并没有伤人之意,两位若要走,在下也绝不拦阻。”他已够了被人伤害的滋味,不到必要时,他绝不伤害别人。

    郭翩仙长叹了一声,锺静已奔过去拉住他的手,恳求着道:“走吧,你为什么要和他拚命?”

    郭翩仙苦笑道:“阁下的武功虽不见得如何高明,但这样的天生神力,我倒真的从未见过,看来我也未必能伤得了你。”

    俞佩玉淡淡笑道:“既是如此,为何还不走?”

    郭翩仙叹道:“看来我的确还是走了的好。”

    他抱了抱拳,像是真的要走了,谁知就在这时,他手腕一反,袖中又有十余点乌黑激射而出。

    锺静失惊道:“你……”

    她一个字刚说出口,身子突然被郭翩仙提起,向俞佩玉掷了出去,他自己身形一闪,却绕到俞佩玉身后这一着之歹,实是天下少有。

    俞佩玉若想避开这暗器,已大是不易,何况他纵然避开了暗器,锺静的身子已飞舞着扑来。

    她骤然被人掷出,手脚自然难免舞动,俞佩玉若不管她,反身去迎郭翩仙,便难免要被她所伤,俞佩玉若想接住她,郭翩仙已到了身后,他身后空门大露,双手若再接着锺静,郭翩仙出手时他又怎能抵挡。

    这变化都发生于一瞬之间,俞佩玉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暗器已扑面而来,飞舞着的人影也跟着而到。

    俞佩玉本待出手将暗器反激出去,但忽然发现扑来的人影竟是锺静,暗器反激,锺静便没命。

    他既已来不及闪避,若不出手自己就没命,郭翩仙自然早已算准了他是绝不忍心下手去伤锺静的。

    谁知俞佩玉双掌还是闪电般挥出,只是他左右双手所用的力道却绝不相同,左掌力柔,右掌力猛,左掌先发,一股柔力将锺静的身子远远送了出去,右掌力刚,一股猛力迎上了暗器。

    这时郭翩仙双掌却拍向他背脊!

    俞佩玉掌力已发,既无余力闪避,更无余力招架,无论换了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难免毙于掌下。

    就在这刹那间,俞佩玉右掌的力道突然由极刚变为极柔,掌势一引,暗器竟在空中划了个圆弧,呼啸着向俞佩玉身旁飞过,竟笔直击向俞佩玉身后的郭翩仙。

    郭翩仙做梦也未想到自己发出的暗器此刻竟来打自己了,他若是伤了俞佩玉,自己身子就要变成蜂窝。

    他出手虽然阴险歹毒之极,但俞佩玉这一应变的手法,更已穷机智之极点,达武功之巅峰。

    郭翩仙惊呼一声,撤手后甩,藉势翻身,纵然他每次出手都留有退步,还是难免被暗器擦破了衣服。

    这时锺静身子已撞上墙壁,俞佩玉送她的掌力也刚好用完,她沿着墙壁滑下来,面色虽已惨变,身上却是毫发无伤。

    俞佩玉自然也是毫发无伤,但心里怒火却已直冒上来上!此人竟不惜将对自己恩重如山,爱逾金石的人牺牲,此人的心肠岂非比狼虎还狠毒十借,俞佩玉怒喝一声,向郭翩仙直扑过去。

    这一次他满心怒火,已变守为攻,掌势浑圆,看似柔弱,但一股浑圆的力气随掌而起,连神龛里的土地像都被震得摇摇欲倒。

    这一次郭翩仙也被逼得不能不以力应战。

    他功力虽深,真气却似时常难以为继,只因他本不是个时常会和别人硬碰硬拚命的人,他的对头根本就找不到他,就算找到了他,他的狡猾和机智也已足够应付,他根本就用不着去苦练气力。

    何况他最近又被金燕子所伤,而且伤得极重,若不是他身上永远带着有妙绝人寰的救伤灵药,他此刻根本就不能动手。

    以他这样的真力来和俞佩玉对掌,本是必败无疑。

    但他招式却偏偏是鱼龙蔓衍,变化无穷,前一招用的是外家正宗,后一招可能就变内家掌法。

    普天之下,无论江南中原,塞外滇边,无论那一门那一派的掌法武功,竟没有他使不出的。

    俞佩玉心里也不禁为之骇然,何况他随时还都得提防着对方出人意外,诡秘之极的奇异招式。

    数十招拆过后,俞佩玉也不觉汗透重衣。

    只听郭翩仙忽然大声道:“阁下难道定要将在下置之于死地么?”

    这句话本是俞佩玉问他的,他此刻反问出来,俞佩玉不觅一怔,沉声道:“不错。”

    郭翩仙又反问道:“为什么?”

    俞佩玉道:“只因阁下若是活在世上,在下也会有些寝食不安。”

    他发现郭翩仙说话时中气已不足,显然已是强弩之未,无以为继,他出手就更急更猛,竟真的立心要将此人毙于掌下,为世人除害。

    郭翩仙满头汗落如雨,招式出手间已力不从心,赏招更少,虚招更多,渐渐被俞佩玉逼入墙角。

    锺静呆呆地瞧着,目中已流下泪来。

    郭翩仙叹道:“很好,我死了也罢,连我最亲近的人都不肯出手助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锺静面上竟木然无表情,嗄声道:“你死了,我陪你。”

    郭翩仙叹道:“你何苦陪我,还是陪他吧。”

    这句话说出,俞佩玉更是勃然大怒,一掌力拍出。

    突见郭翩仙双掌左曲右折,似乎变得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掌势却如百花初放,俞佩玉力一掌竟攻不进去。

    这赫然竟是百花门的不传之秘。

    要知郭翩仙身分隐秘,最不愿别人知道他和海棠夫人的关系,是以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肯使出百花门的武功来,更不肯施展出丐帮拳法他使遍了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却偏偏将这两种最擅长的武功留到最后。

    俞佩玉见他招式突又一变,便出百花门的掌法后,就不再改别的了,暗忖:“百花门的武功难道是他的本门功夫?”

    俞佩玉又瞧了半晌,终于一掠而退,失声道:“你难道是百花门下?”

    郭翩仙目光闪动,缓缓道:“百花门下无男子,这句话你难道未曾听过?”

    俞佩玉皱眉道:“既是如此,你怎会对百花门下的武功如此熟悉。”

    郭翩仙傲然道:“少林武当的功夫,我难道不熟么?”

    俞佩玉凝注了他很久,沉声道:“你真的宁死也不肯说出你与百花门的关系?j郭翩仙仰首大笑道:“郭某纵然伤势未愈,气力不济,就凭你也未必能杀得了我.你难道还以为郭某会向你求饶不成?”

    俞佩玉怔了怔,他本以为这人不但狠毒,而且畏死,倒未想到此人竟也有这一身傲骨,默然半晌,叹道:“你既有这样的傲气,使出的手段为何那般卑贱?”

    郭翩仙冷笑道:“郭某一生行事,从来只问对不对得起自己,为何要将别人的想法放在心上?你若想以生死之事来要胁于我,你的想法就未免太可笑了。”

    俞佩玉又怔住了,这人的歹毒虽出了他意料之外,这人的高傲实也更出乎他意料之外。

    他自一开始,就将这人看错了。

    郭翩仙忽又问道:“你定要问我和百花门的关系,却又是为了什么?”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我绝不和百花门下动手。”

    郭翩仙神色竟变了变,厉声道:“为什么?你难道和君海棠有什么关系?”

    俞佩玉瞧见他神色的变化,心里正有些奇怪,谁知锺静竟忽然一跃而起,冲了过来,颤声道:“你答应过我,永远不再提她的名字,现在为何又要问别人和她的关系?……你你难道还忘不了她?”

    郭翩仙瞪眼瞧着她,目中竟射出了怒火。

    锺静身都颤抖了起来,嗄声道:“你为何还要管别人和她是什么关系?你难道还吃醋不成?”

    郭翩仙怒目瞪着她,良久良久,目光忽然和缓下来,长叹道:“现在吃醋的并不是我,而是你。”

    锺静嘶声道:“你方才那样对我,我就知道你一直是在骗我的,方才若换了是她,你就绝不会那样做的,是么?你现在已恨不得我快些死了的好,是吧?”

    郭翩仙默然半晌,缓缓道:“我若死了,你陪着我,你若死了,我难道不会陪着你么?”

    锺静绷紧着的身子,在这一刹那里忽然完崩溃了,眼睛涌泉般夺眶而出,终于扑倒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俞佩玉竟不觉已怔住了。

    郭翩仙缓缓道:“现在我不用再说,你也总该知道我和百花门的关系了吧。”

    俞佩玉吐出气,道:“不错。”

    郭翩仙轻抚着锺静的头发,才缓缓道:“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像她这样温柔的女子,醋劲竟也有这么大。”

    俞佩玉见到他放在锺静头上的手,失声道:“你……你要杀她?”

    郭翩仙悠然道:“我为何要杀她?她虽漏了我的秘密,但却只不过为了吃醋而已,她若非真心对我,又怎会为我吃醋?”

    他忽然大笑起来,道:“我可以为了一万种理由杀人,却绝不会为了别人吃我的醋而杀她的。”

    俞佩玉怀疑着道:“你这样的人,也会将这种事放在心上?”

    郭翩仙缓缓顿住笑声,眉目间竟泛起一种寂寞之色,道:“你可知道,我平生虽有姬妾无数,却还没有一人这样为我吃醋的。”

    俞佩玉怔了半晌,忍不住道:“这些都是你心底的秘密?你为何要对我说出来?”

    郭翩仙淡淡一笑,道:“我若杀不死一个人,就决心要将他当做我的朋友,这样我心里就觉得舒服得多了,只不过……”

    他淡淡接着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到目前为止,我朋友还不到三个。”

    俞佩玉凝注着他,只觉这人性格之复杂,简直令人难信,他简直就好像三四个生性极端相反的人,拼在一起的。

    他也许是个怕死的人,你若要杀他时,他也许会逃,也许会骗,甚至会用出各种要你想不到的阴谋诡计,但却绝不会求你饶他。

    他若要杀你时,你却只有和他拚命。

    郭翩仙也在凝视着他,微笑着道:“现在,你是第三个。”

    俞佩玉也笑了,道:“但你又怎知我会做你的朋友?”

    郭翩仙傲然道:“我不但可以说是武林中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也是天下最富有的人物之一,无论谁交上我这样的朋友,当真是终生受用无穷。”

    俞佩玉淡淡笑道:“在阁下说来,这理由固然已极充分,但却未免将在下看成个趋炎附势、交结权贵的小人了。”

    他嘴里还在说着话,人竟已转身走了出去。

    郭翩仙大喝道:“朋友慢走。”

    俞佩玉虽未回头,却停下了脚步,缓缓道:“阁下交不成我这朋友,是否又想尝试看是否能杀得了我?”

    郭翩仙道:“我是否能杀得了一个人,用不着尝试也知道的,只不过……阁下未经尝试,为何就拒人于千里之外?”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阁下要知道,在下只不过是为了阁下与百花门的渊源,此刻才鞠躬而退,至于交朋友么……像阁下这样的人,在下是万万不敢高攀的。”

    郭翩仙道:“这只因你认为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是么?”

    俞佩玉道:“阁下难道不是?”

    郭翩仙微笑道:“毒药虽能致人于死,但只要用得恰当,有时也可济世活人的,是么?至于“以毒攻毒”的效果,我不说你也该知道的。”

    俞佩玉默然半晌,喃喃道:“以毒攻毒……”

    郭翩仙眸子里发出了炽热的光,沉声道:“以阁下这样的人,若和我并肩携手,我保证不出三年,你我便能称霸武林,君临天下。”

    俞佩玉还是未回头,淡淡道:“阁下也未免将在下的野心看得太大了吧。”

    郭翩仙大声道:“这又算得了是什么野心,大丈夫生于当世,本该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那俞放鹤既能做天下武林的盟主,你找为何不能?我看此人貌如君子,其实却有些鬼祟,只要我们能揭穿他的真面目……”

    话未说完,俞佩玉已霍然转过身来,苍白的脸上,已泛起舆奋的红晕,冲到郭翩仙面前,大声道:“好,就此一言为定,你我从此联手,来对付那些人面兽心的人,也让他们瞧瞧我俞佩玉的颜色。”

    这恬静从容的人,此刻竟忽然变得如此舆奋激动,郭翩仙似乎觉得有些意外,但目光一闪后,还是伸出了手,大笑道:“好,一言为定,却是反悔不得的。”

    俞佩玉仰首大笑道:“你看我像是个失言背信的人么?”

    突听屋顶上一人大笑道:“凭你两人就想纵横天下,只怕还是差着一些。”

    ※※※

    俞佩玉方才下手并不重,银花娘的穴道此刻本已该解开了,他自然知道这说话的人是谁。

    郭翩仙的确未免吃了一惊,但这人倒也真沉得住气,竟连头都未抬起,只是阴森森一笑,道:“依你看还差着些什么?”

    银花娘娇笑道:“还差了我。”

    她在横梁上舒了舒筋骨,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又取出块丝巾,擦了擦脸,才飘飘落了下来。

    你要她在八百个男人面前脱光衣服,她也绝不会脸红,但你若要她血脉未活动开,就笨手笨脚地跳下来,身上还未弄干净,就蓬头垢面地见人,她却宁死也不愿意的,她觉得这简直比什么都丢人。

    郭翩仙只瞧了她一眼,眼睛里也发出光来了。

    银花娘媚笑道:“你看我这样子还过得去么?”

    郭翩仙呐呐道:“很好,好极了。”

    银花娘叹了口气,垂首笑道:“只可惜上面没有镜子,否则我还可以好看些的。”

    郭翩仙大笑道:“就这样已足够了。”

    锺静忽然窜了过来,瞪着眼厉声道:“你又是什么人?为何要在这里偷听别人的秘密?不想活了么?”

    银花娘银铃般笑道:“小妹子,你用不着吓我,我胆子一向很小的。”

    锺静怒道:“既是如此,还不快滚出去。”

    银花娘吃吃笑道:“好妹子,你也用不着赶我,我知道你是个醋子,但我这样的女人,若想要男人,只要勾勾小指头就行了,又怎会来抢你的。”

    锺静脸已气白了,却偏偏想不出法子来对付她,俞佩玉忍不住淡淡道:“你若想欺负老实女孩子,也用不着找她的。”

    银花娘笑得花枝招展,道:“我就知道我们的俞公子又要打抱不平了……求求你,莫要生气吧,我什么人都不怕,就只怕你。”

    她瞟了郭翩仙一眼,媚笑着道:“我和他正是同病相怜,都是你俞公子手下的败将,俞公子若要我们两人坐下,我们是绝不敢站起来的。”

    她口口声声的“同病相怜”、“我们两人”,简直好像和郭翩仙是一双患难相共的同命鸳鸯似的。

    俞佩玉知道她又在玩花样了,竟轻描淡写地就将郭翩仙勾到她那一边去,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就请快些说吧。”

    银花娘眼波流动,笑道:“我方才不是说过了么?”

    俞佩玉道:“我却不憧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银花娘道:“你们若想称霸天下,还差着一些,但若再加上我……”

    她甜甜一笑,接着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那才真是没有人能抵挡得了。”

    郭翩仙大笑道:“原来你竟是想来和我们联盟的。”

    银花娘媚笑道:“不错,我正是想来做你的第四个朋友。”

    郭翩仙上上下下的瞧着她,悠然笑道:“以你这样的女人,要做皇帝老儿的妃子都够资格了,但若想做我的朋友,却还差着些。”

    银花娘扭动着腰肢,媚笑道:“难道我还比不上你那些情人么!”

    郭翩仙淡淡道:“情人和朋友是不同的,我的情人,屈指难数,但朋友却只有三个,而且那两个早已死了。”

    银花娘咬着嘴唇,道:“那么,要怎样才能做你的朋友呢?”

    郭翩仙道:“你不妨先说说你有何条件?”

    银花娘眼珠子一转,抿嘴笑道:“我虽然不能算天下最美的女人,但却最憧得如何令男人快乐,你若不信,以后慢幔就会知道的。”

    郭翩仙谜着眼笑道:“我相信我很快就会知道的,但这还不够。”

    银花娘道:“我也可算是天下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凭我一句话,就可以在这附近五省之中,调动三千个人。”

    她说的话并不假,“天蚕教”的势力在这五省中,的确已遍布每一角落。

    郭翩仙却淡淡笑道:“人多的唯一好处,只不过是能多吃些饭而已。”

    银花娘眼波一转,道:“我也是天下最富有的女人,我的财富只怕连鬼都可买动,你若不信,也立刻就可以见到的。”

    郭翩仙的眼睛果然一亮,笑道:“这倒有些接近了。”

    俞佩玉却忽然插口道:“这也不够。”

    银花娘瞪了他一眼,缓缓道:“我心肠之毒,手段之辣,绝不在任何人之下,你若想以毒攻毒,找我再好也没有,何况……”

    她嫣然着接道:“我是个女人,有些事由我这样的女人去做,比男人要方便多了。”

    俞佩玉想了想,微笑道:“好,这就足够了。”

    银花娘眼睛瞟着郭翩仙,道:“你呢?”

    郭翩仙笑道:“你是我第四个朋友。”

    银花娘拍手娇笑道:“好,现在若有人再来惹咱们,他就真倒楣了。”

    ※※※

    就在半天以前,俞佩玉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和郭翩仙这样的男人,银花娘这样的女人结盟为友的。

    但现在,他的想法已不同了。

    “黄池之会”已将天下白道上的英雄豪杰都一网打尽,自命正直的侠义之士,人人都唯“俞放鹤”的马首是瞻,人单势孤的俞佩玉,凭什么去反抗他?俞佩玉说的话,又有谁会相信?

    他只有另外找一条路走,,这就是他唯一能走的路。

    以毒攻毒!

    他已看透了这些自命侠义之人的面目……鼎鼎大名,堂堂正正的唐家掌门人又如何?又能比银花娘好多少?

    他现在要交的,就是那些别人都视如蛇蝎的朋友,他只有这样做,才能揭穿那些“英雄豪杰”的真面目。

    “是真名士自风流”,他现在已发觉,只要自问胸怀坦荡,便已足够,别人的想法又何必在乎?

    这是个荒僻,冷寂,阴森的坟场。现在是深夜。

    ※※※

    黯淡的月光,照在一座座荒草丛生,简陋而颓败的坟堆上,世上简直找不出比这里更凄凉的地方。

    埋葬在这里的,都是些贫困而卑贱的人,他们活着时生命固然贫苦,死后却更冷落凄凉。

    锺静紧紧拉着郭翩仙的手,眼睛却瞪着银花娘,恨恨道:“你为什么要将我们带到这里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银花娘嫣然笑道:“好妹子,你害怕了么?其实这地方非但不可怕,而且简直可说是有趣得很。”

    锺静服睛瞪得更大,怒道:“有趣?你说这地方有趣?”

    银花娘悠然笑道:“每到有月亮的晚上,这里的鬼魂就会自坟墓里复活,在月光下曼舞,你瞧,他们现在说不定已经来了。”

    一阵冷风吹过,点点鬼火自坟头飞起,低矮的树木,在风中呜咽着,就像是啁啾的鬼语。

    锺静身都发起抖来,却故意壮起胆子冷笑道:“他们若真的出来跳舞,我就和他们一齐跳。”

    银花娘咯嗒笑道:“对了,他们瞧见这样美丽可爱的女孩子,非但要拉你跳舞,而且一走舍不得放你走了。”

    锺静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身都偎入郭翩仙怀里,银花娘却已弯下了腰,笑得喘不过气来。

    郭翩仙微笑道:“你能想得出将珍宝藏在这种他方,倒也真难为你了。”

    银花娘眼波瞟着他,媚笑道:“我做的事,果然都瞒不过你,我的心意,也只有你知道,我们两个难道真是同一类的人么?”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但愿你们这一类的人,世上莫要太多才好。”

    银花娘娇笑道:“这一类的人绝不会多的,有我们两个已足够了。”她眼波又瞟向郭翩仙:“你说是么?”

    郭翩仙才笑了笑,锺静已跳了起来,冷笑道:“你就算要勾引男人,也用不着在这种地方。”

    银花娘大笑道:“你瞧,我们的醋子又打翻了。”

    俞佩玉皱眉道:“你难道真将那些珍宝藏在坟墓里了?”

    银花娘道:“不错,我找了两个吃饱饭没事做的人,先陪他们喝了一顿酒,乘他们喝得醉醺醺的时候,将他们带到这里,挖开一座新坟,把棺材里的死人抬出来,换上我的珍宝,再钉上钉子埋进去。”

    她娇笑着接道:“你说我这法子妙不妙?这里都是些穷鬼,连盗坟挖墓的小贼,都再也不会到这里的,我将珍宝藏在这里,除了鬼外还有谁找得到?”

    郭翩仙微笑道:“帮你挖坟的那两个人呢?”

    银花娘笑道:“我知道这又瞒不过你的,他们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自然会好好酬谢他们,早就替他们准备着一壶特别好的酒,陪着他们喝了下去。”

    她叹了口气,媚笑着道:“只可惜他们竟无福消受,酒还没有喝完,就一醉不醒了。

    这种毒辣卑鄙的事,别人纵然有胆子做,也不会有胆子说的,但她非但说得光明堂皇,还像是觉得很有趣。

    郭翩仙瞧了俞佩玉一眼,芙道:“那两人既然替你挖坟,自然也不曾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人多死几个也没关系,俞兄你说是么?”

    俞佩玉本来想说什么,此刻却只不过又叹了口气。

    四个人在乱坟间东转西转,走了盏茶功天。

    银花娘忽然停下脚步,道:“在这里了,从东数过来,这里是第二十七个坟,坟头上的这颗小树,还是我亲手种上去的。”

    俞佩玉淡淡道:“你不必说,我也相信你这种事是绝不会记错的。”

    银花娘道:“这坟墓里既然已没有死人,已只不过是一堆黄土而已,是么?”

    俞佩玉道:“嗯。”

    银花娘笑道:“我知道我们的俞公子决不肯挖坟,但刨土总没有关系吧。”

    其实她根本用不着用话来套住俞佩玉,此时此刻的俞佩玉,早已将什么事都看开了,又怎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黄土刨开,就露出了一具单薄的棺木。

    银花娘道:“对了,就是这口棺材,我在这上面也做了记号,棺材里埋着的,本是个少妇,听说是因为丈夫纳妾而气死的。”

    她忽然回头向锺静一笑,道:“你说她的醋劲是不是比你还大?”

    锺静苍白着脸,咬着嘴唇不说话。

    银花娘嘻嘻道:“听说一个人死后,首纵然被别人抬走,但一到晚上,鬼魂还是会回到原来的棺材里睡觉的,你们两人既然是同类,我将这棺材一打开,她绝不会找别人,一定会找你,你还是走远些吧。”

    锺静虽然拚命想壮起胆子,但脚步已不由自主地向后退,有风吹过,她只觉背后冷飕飕的,冷汗已湿透重衣。

    只听“吱”的一声,棺材盖被掀了起来,本来想吓人的银花娘,竟忽然放声惊呼了起来。嘶哑的呼声,在静夜里听来有如鬼号。郭翩仙和俞佩玉面面相觑,竟也像是被骇得呆住了。

    棺材里那有什么珠宝,有的只是一具少妇的体,她那张浮肿狰狞的脸,茫然面对着银花娘,像是在说:“我不但鬼魂回来了,连体也回来了。”

    ※※※

    风吹草动,鬼火满天飞舞。

    银花娘骇极大呼道:“我明明已将她身搬出来了,我明明是将珍宝埋在这里的现在……现在怎会……”她只觉两条腿发软,话未说完,已一跤跌在地上。

    凄凉的月光下,死人的手里竟似捏着张纸,郭翩仙折了段树枝,刷的将纸挑起,一面竟写着:“我活着时家已被个贱女人逼走,我死了后你还想来占我的家么?”

    简简单单的两行字,歪歪斜斜的字迹,满纸俱都是森森鬼气,郭翩仙只觉指尖发冷,竟再也拿不住了。

    他的胆子再大,此刻也不禁觉得寒毛直竖。

    只有俞佩玉,这种荒唐离奇的事,他见得太多了,沉声道:“你埋藏珠宝时,当真没有人见到?”

    银花娘虽已站了起来,身子还是不停地在发抖,颤声道:“没……没有!”

    俞佩玉皱眉道:“这就怪了,若是如此,除非那两人死后复活,否则又怎会……”

    话犹未了,突听远处有人咯咯大笑道:“好酒,好酒再来一壶吧。”

    另一人嗄声笑道:“此酒虽好,只可惜喝了肚子有些发疼。”

    诡秘的笑语声中,一盏血红色的灯笼,自那萤萤鬼火间飘飘摇摇地荡了过来,走到近前,才看出后面有两条人影。

    银花娘骇极大呼道:“就是这两人,就是这两人。”

百度搜索 名剑风流 天涯 名剑风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名剑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名剑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