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名剑风流 天涯 名剑风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银花娘面上羞答答的,低着头,陪唐守清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眼睛却始终在留意着唐琳。

    只见她飞快的奔向那一排石屋,笔直走入了左面第三间屋子,她身形太快,门一掀便又阖起。

    但就在这一眨眼的时候,银花娘已隐约瞧见工这石屋里的人。

    这人背对着门,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竟不像别人那样专心地在工作,却像是坐在那里出神,银花娘自然瞧不见他的脸。

    银花娘只瞧见这人的头发是黑的,又黑又亮,她相信自己的眼睛绝不会瞧错,这人的年纪必定还很轻。

    在石屋里工作的,既然都是已退休的老人,又怎会有个年轻人呢?

    唐琳为什么要去看他?

    银花娘的心突然跃了起来,“唐珏,这人一定是唐珏,原来唐无双竟将他藏到这里来了,难怪我找不着。”

    她开心得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却还是未忘记敷衍面前的唐守清,唐守清瞧着她的一双眼睛,已越来越亮了。

    于是她装得更害羞,更不敢抬头。

    唐守清终于忍不住道:“后天中午,在下为姑娘和金姑娘接风,不知姑娘可赏光?”

    银花娘红着脸道:“只要姐姐肯去,我……我怎么会不去呢。”

    这时她刚走到温泉上游,眼波一转,忽又笑道:“温泉水滑,我想在这里洗洗手,可以么?”

    唐守清笑道:“温柔水滑洗凝脂,姑娘请便。”

    银花娘的脸似乎更红了,轻轻挽起了罗袖,唐守清在一旁瞧着她舂葱般的手,白玉般的腕,似已瞧痴了。

    唐琳却已从石屋里奔了过来,也不知和谁生了气,嘟着嘴道:“他怎么越来越怪,我和他说话,他居然连睬都不睬我。”

    唐守清这才将目光勉强收回来,微笑道:“他近来的心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去惹他。”

    银花娘蹲在泉水旁,听到他们的话,心里更是欢喜,这更证明了石屋里的人必是唐珏,她心机总算没有白费。

    她像是洗着手,却有一股紫色的细砂,从她衣袖中漏出来,落入温柔水中,忽然,她才盈盈站起,回眸笑道:“我已见识够了,咱们司以走了吧。”

    唐守清道:“四妹……”

    唐琳抢着回道:“你莫叫我,我也要走了,这次我可一点麻烦也没有带给你,现在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唐守清笑了笑,道:“只要两位姑娘有兴趣,下次……”

    他语声突然顿住,只因他忽然发现,竟有一片紫色的烟雾自温泉中升起,先还是薄薄一片,但转眼间已浓如紫雾。,再一瞬间,整个洞窟竟都被这紫色的迷雾弥漫。

    连近在咫尺间的银花娘和唐琳都瞧不见了。

    洞中四下都发出了惊呼。

    唐守清变色大喝道:“大家紧守岗位,莫要妄动。1唐琳呼道:“我呢……”

    唐守清厉声道:“你看好你的朋友,也莫要走。”

    喝声中他已晃起了火摺子,但火光在这紫雾中竟微如萤光,唐琳想去拉银花娘,却扑了个空,不禁失声道:“花姐姐……花银凤,你在那里。”

    她呼声虽响,只可惜已永远没有人回答她了。

    ※※※

    银花娘早已看准了那石屋的方向,紫雾一起她就箭一般窜过去,窜入了那石屋,低呼道:“唐珏,唐公子,你在那里?”

    只听一人嗄声道:“你是谁?找我则甚?”

    话未说完,银花娘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向外面冲出,口中道:“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么?”

    唐珏失声道:“银花……”

    银花娘笑道:“不错,大姐想你都快想疯了,我冒险来找你,你还不快跟我走?”

    唐珏道:“但……但家父……”

    他还在犹疑,却已身不由主,被拉了出去。

    银花娘道:“你这没良心的,你难道不想见她?”

    她左手拉着唐珏,冲出石屋,右手一扬,便有一股银光急射而出,如流星般摇曳过大半个洞窟,一闪而没。

    银光一闪间,银花娘已辨清出口,立刻飞掠过去,她这才发现唐珏身子很重,简直就像不愿意出去。

    只听唐守清厉声喝道:“把守洞口,莫令任何人离开此洞。”

    银花娘着急道:“唐珏,你要是不肯跟我走,弄急了我,大家可都没好处。”

    唐珏也不知是被她骇倒,抑或是改变了主意,也展开了身形,两人齐地冲出,银花娘袖中又射出一道银光。

    这次银光穿洞而出,只见守住洞口的大汉们有的正在搬动铁栅,有的要挥刀阻拦,但银花娘袖中的暗器已随着银光发出。,一连串惨呼声中,银花娘与唐珏已双双冲出洞外。

    洞外星光将落未落,夜静如水。

    洞内的混乱与变动,还都未传至洞外。只有把守洞口的一条大汉挥刀而来,但银花娘一抬手,这大汉便立即倒下。

    就在这时,洞中已响起了一阵锣声。

    锣声一响,四下便有回应,沉睡中的山庄,立刻便苏醒,不出片刻,四面八方便都会有人赶来接应。

    但银花娘几天来的勘查,早已将每一条出路都计算好了,此刻她想都不必想,就往东南方飞掠过去。

    唐珏竟似变成了个傀儡似的被她拉着,她要往东就往东,她要往西就往西,只是在嘴里抗议着道:“这里四下警戒很严,你走不出去的。”

    银花娘却笑道:“别人将你们家看成铜墙铁壁,在我姐妹眼中却如履平地一般,要来就来,要去就去。”

    这时唐家庄的边墙已然在望,她的确像是立刻就能轻轻松松地走出去了……但她这话却未免还是说得太早了些。

    忽然间,墙头出现了十几条黑衣大汉,右手持长刀,左手持弩匣,为首一人,面寒如铁,竟是唐守方。

    银花娘见到此人,倒真吃了一惊,尤其是见到他左手的麂皮手套,从这种手套中发出的暗器,也不知伤过多少人的性命。

    唐守方厉声道:“来人再不停步,莫怪暗器无情!”

    银花娘娇笑道:“你有暗器,我难道没有暗器么?咱们就比比是谁的暗器厉害吧。”

    唐守方的手扬起,却又放下。

    银花娘待出手,却被唐珏拉住。

    只见唐珏将一面竹牌扬起,道:“庄主手令在此,谁敢拦阻?”

    唐守方垂首道:“是!”

    他挥了挥手,墙头的大汉们立刻就像出现时同样迅速地消失了,银花娘娇笑声中,与唐珏双双掠了出去。

    外面是山麓,夜色更静。

    但银花娘脚下还是不停,绕过山丽,山脚下有个无人的土地庙,她竟直奔进去,这地力竟也是她早已看好了的。

    精明的人不安排好退路,是绝不会做贼的。

    银花娘这才松了口气,媚笑道:“你总算还有些良心,肯帮我逃出来,也不枉我姐妹疼你了……”

    ※※※

    她说着话,已晃起火摺子,点亮了神案上的一盏油灯,说到这里,灯亮了,她也忽然怔在那边。

    灯光下,唐珏的脸竟是花花绿绿,简直像是个活鬼,仔细一瞧,才看出他脸上原来戴着个奇丑无比的人皮面具。

    银花娘“噗哧”一笑,道:“你要戴面具,也该戴个好看的,怎地戴上这样的鬼东西,我还当我那风流俊俏的小姐夫,被人毁了容哩,可真骇了我一跳。”

    唐珏叹道:“家父就怕我出来见人,所以给我戴上这面具。”

    银花娘吐了吐舌头,娇笑道:“你家老头看得你可真紧,但是现在,你总可以把这个鬼东西拿下来了吧。”

    唐珏苦笑道:“这面具是用家父待制的胶液胶上去的,不到时候若想将面具揭下,就要连我的脸皮一齐揭下来了。”

    银花娘闻言之后怔了怔,失笑道:“这一着倒真凶,戴着这活鬼似的面具,的确谁也不能见了,但是我……”

    她媚笑着道:“我总是记得你长得是什么模样的,随便你戴上什么,都没关系。”

    唐珏道:“你真记得如此清楚。”

    银花娘垂下了头,轻轻道:“大姐虽然一直将你藏着,我虽只和你见过一次面,说了不到三句话,但是我……我却永远也不会忘记。”

    唐珏默然半晌,长长吐出口气,道:“你大姐可好么?”

    银花娘霍然抬起头,眼圈竟已红了,颤声道:“我千辛万苦,拚着命把你从那死囚牢似的地方救出来,你……你连谢都没有谢我半句,就急着问我大姐。”

    唐珏柔声道:“我真该谢谢你的,你能找到我,真算不容易。”

    银花娘垂头弄着衣袂,咬着嘴唇,道:“你知道不容易就好。”

    唐珏道:“但我却再也猜不到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银花娘展颜一笑,道:“你可认得金燕子?”

    唐珏道:“我……我好像听过这名字。”

    银花娘撇嘴道:“你用不着瞒我,我不会吃醋的,他是你嫂子和二姐的结拜姐妹,你怎会不认得她?”

    唐珏陪笑道:“的确是认得的。”

    银花娘道:“我早就听过她和唐家的关系,为了找你,所以我也和她结拜成姐妹。”

    唐珏失声道:“你……你也和她结拜成姐妹了?”

    银花娘笑道:“你用不着吃惊,她自然再也不会猜到我真的是谁,她只知道我是个孤苦伶仃,很想交朋友的女孩子。”

    唐珏叹道:“她的确很容易上人当的。”

    银花娘道:“你莫看她很容易上当,我叫她带我来唐家庄,还真不容易哩。”

    唐珏道:“哦!”

    银花娘道:“她本还未见得肯带我来,幸好我刚得了几箱珠宝,我就故意说,要将珠宝寄托在可靠的地方,她果然就想到了唐家庄。”

    唐珏道:“你现在居然舍得将那些珠宝寄在唐家庄?”

    银花娘“噗哧”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将好东西留给别人享受,在路上,我已经把箱子里的珠宝换下来十分之九了,除了面上有几件真的,是找准备送给你姐妹们的,其余就不值半文了。至于那些真的珠宝……”

    她眼波瞟着唐珏,媚笑道:“你无论在什么地方花,无论怎么样花,一辈子都花不完的。”

    唐珏道:“但唐琳又怎肯将你带到那洞里去?”

    银花娘笑道:“你这妹子舂情发动,前几天只见过一个男人一面,就想他想疯了,我说可以替他找到那男人,她什么都肯为我做。”

    唐珏默然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为我倒的确花了不少功夫,你大姐知道,一定会很感激你。”

    银花娘面上笑容忽然不见,眼圈也又红了,颤声道:“又是我大姐,你……你只知道我大姐,但你可知道,我这么样辛辛苦苦来找你时,她在干什么?”

    唐珏道:“我怎会知道。”

    银花娘道:“她……她……”

    她话未说出,眼泪已一连串落了下来。

    唐珏道:“她……她难道出了什么事?”

    银花娘掩面道:“她连什么事都没有出。”

    唐珏道:“既然无事你为何流泪?”

    银花娘跺脚道:“呆子,你可知道我不是为她哭,我是为你。”

    唐珏道:“为我?为什么?”

    银花娘道:“找……我实在很可怜你,我实在忍不住要为你伤心。”

    唐珏道:“为我伤心?这又是为了什么?”

    银花娘霍然抬起头来,嘶声道:“我老实告诉你吧,你在为她受苦时,她……她……她……”

    唐珏道:“她怎样?”

    银花娘掩面道:“她却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

    唐珏像是呆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银花娘道:“我本来不该告诉你的,但我又实在不忍心骗你,我……我的心实在乱死了。”

    她忽么扑入唐珏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唐珏动也不动,一字字道:“那男人是谁?”

    银花娘痛哭道:“我不能说了……我已经很对不起我大姐。”

    唐珏道:“你让我早些知道反而好,否则……”

    银花娘仰起脸,哽咽着道:“好,我告诉你,那男人叫俞佩玉。”

    唐珏失声道:“俞佩玉?”

    银花娘道:“不错,你认得他?”

    唐珏缓缓道:“我连这名字都未听说过。”

    银花娘道:“幸好你不认得他,否则你也会上他当的。”

    唐珏道:“哦!”

    银花娘道:“这人又阴险,又毒辣,却偏偏生着一张很讨人喜欢的脸,又会向女人花言巧语,所以大姐,大姐……才会上他的当。”

    唐珏又沉默了许久,才沉声道:“你大姐既然已变心,你为何还要来找我?”

    银花娘将一个头都埋入他怀里,颤声道:“你……你还不明白么?”

    唐珏缓缓道:“我不明白。”

    银花娘跺脚道:“你……你真是个呆子。”

    唐珏长叹道:“我本来就是个呆子,否则又怎会……”

    银花娘道:“我不准你说下去,我大姐虽然对不起你,但是我……”

    她身子在唐珏怀里扭动着,她以行动代替了言语。

    唐珏的手终于缓缓抬起,搂住了她的腰。

    银花娘喃吟着道:“好人,你……你先把灯吹熄好么?”

    唐珏缓缓道:“莫要吹灯,只因我要好好看看你。”银花娘道:“嗯……你坏死了。”唐珏缓缓接着道:“我要看清楚你,世上怎会有你这么恶毒无耻的女人……”银花娘简直比忽然听见天塌下还要吃惊,失声道:“你说什么?”她想挣脱唐珏的怀抱,却已来不及了,唐珏的手,已沿着她背脊,一路点了她十余处穴道。

    银花娘仰天倒在地上,惊呼道:“你这是干什么?”

    唐珏冷冷道:“唐珏说话的声音,你真的永远也不会忘记么?”

    银花娘陡然间身都凉了,失声道:“你……你难道竟不是……不是他……”

    她从唐家的禁地,那从来严禁外人进去的石屋中将这人带出来,她亲眼瞧见那地方的警备那般森严。

    她实在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人竟会不是唐珏,直到此刻为止,她简直丝毫也没有怀疑过。

    这人若不是唐珏,又会是谁呢?他又怎会对唐珏和金花娘的事,知道得如此详细。

    银花娘瞧着他,只觉一颗心不断地在往下沉,颤声又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唐珏”悠悠道:“你纵然是世上最狡猾的人,也永远猜不出我是谁的。”

    他终于缓缓掀下了那丑恶的面具,露出了他的脸来。

    这赏在是张不可思议的脸,这张脸无疑足以令天下大多男人都为之嫉妒,天下大多女人都为之动心。

    任何人都很难从这张脸上找出一丝瑕疵来。

    这张脸上,虽然有一条不算短的刀疤,但却非但没有令人觉得丑恶,反而更添加了他的男性魅力。

    银花娘疯狂般失声大呼了起来。

    “俞佩玉,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她只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里。

    俞佩玉嘴里带着丝嘲弄的微笑,淡淡道:“想不到吧,这也怪你运气不好,竟会在俞佩玉面前造俞佩玉的谣言,否则你无论在谁面前骂俞佩玉,那人只怕都会相信的。”

    银花娘却似已骇呆了,未去听他在说什么,只是失神地呆望着,嘴里不住地喃喃道:“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俞佩玉道:“你难道没有听唐琳说我去过唐家庄?”

    银花娘失声道:“不错,一定是你被人逼得走投无路,求唐无双将你藏起来的……我以前为什么会没有想到这一点?”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我实在已被人逼得走投无路,而且又受了伤,但唐无双却没有因此而瞧不起我,竟不惜破例将我藏到那里去。”

    银花娘此刻已渐渐恢复镇定,冷笑道:“那老头子的确对你不错,连他的女儿都被他瞒得死死的,还以为你真的是唐珏,还怪你下跟她说话。”

    俞佩玉微笑道:“只因她的确是不会忘记唐珏的语声的。”

    银花娘道:“如此说来,唐珏本来真是藏在那石屋里的了?”

    俞佩玉道:“他不但本来是在那石屋里,而且脸上也的确戴着这面具,是唐无双自己带我到那里去的,将他的面具,戴在我脸上,又将他的衣裳和我交换,连那天在洞中当值的唐家子弟,也只不过瞧见唐无双带着个人进去转了一圈,也没有一个知道秘密的。”

    银花娘道:“真的唐珏被唐无双带走了么?”

    俞佩玉道:“嗯。”

    银花娘道:“带到那里去了?”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就算我知道,就算我告诉了你,你只怕也永远不能去找他了。”

    银花娘惨然变色道:“你……你想将我怎样?”

    俞佩玉俯首瞧着她,没有说话。

    银花娘道:“我伤了你的脸,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

    她不等旁人说话,又嘶声大呼道:“但我只不过伤了你一刀而已,别人却一刀又一刀的砍你,一次又一次的逼你,你为什么不恨她,只恨我。”

    她说的别人,自然就是林黛羽。

    俞佩玉黯然长叹一声,阖起了眼。

    银花娘瞧见他这神色,眼睛里又有了光,大声接道:“何况我伤害了你,就算我骂了你,那也不过是因为我爱你,爱极才会恨极,你……你难道从来没有想到过么?”

    俞佩玉终于缓缓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杀你。”

    他凄然一笑,接着道:“你说的不错,伤害过我的人,骂过我的人,的确太多了,我为什么只恨你一个?为什么只向你一个人报复?”

    银花娘眼睛更亮,道:“你不恨我?”

    俞佩玉道:“我不恨你,我也不准备伤你分毫。”

    他霍然张开眼睛,缓缓接着道:“我只不过准备将你送回唐家庄而已。”

    银花娘颜色又为之惨变,嘶声道:“你……你既然不恨我,为何还要这样对找,你自然知道我若回到唐家庄,还不是死路一条。”

    俞佩玉叹道:“我已经说过,你骗找、骂我,甚至杀了我都没关系,我都不会放在心上,但我却不能看你再去骗别的人,害别的人。”

    银花娘这才真的急了,嘶声道:“你这畜牲,你才是骗子,你嘴里满口仁义道德,心里却比谁都阴险,你一心要杀我,却叫别人来动手。”

    她大叫道:“姓俞的,你若是个好样的,你若有种,就自己动手杀了我,我也佩服你,你若将我送回唐家庄,你就是畜牲,猪狗不如的畜牲。”

    俞佩玉静静望着她,既不动气,也不说话,银花娘遇见这样的男人,才真的一点法子也没有了。

    她竟真的急哭了起来。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你以前若能将别人看重些,莫要将别人都看成呆子,又怎会有今日……”

    突听一阵马蹄声传过来。

    静夜空山,这蹄声听来分外刺耳。

    蹄声还未到近前,俞佩玉已熄了桌上的灯火,点了银花娘的哑穴,也已将这小庙里的情况都瞧得清清楚楚。

    他绝不是因为胆子比别人小,只不过他久经忧患,吃过的苦头也太多,做事自然要比别人更加分外小心。

    蹄声很急,至少有三骑并驰而来,如此深夜,这些人为什么急着赶路?而且赶到这么偏僻的他方来。

    俞佩玉本已有些怀疑,再听到蹄声竟似直奔这小庙而来的,他再不犹豫,抱起银花娘,掠上了横梁。

    若是换了别人,要躲最多也不过会躲到神龛里,或是躲到桌子下面去,但俞佩玉却发现这小庙虽然荒僻,但神龛里、神案下,却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积麈,这种小事别人也绝不会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但俞佩玉经历过的凶险苦难却比别人至少多十倍。

    他的反应也至少比别人快了十倍。

    奔马竟果然在这小庙外骤然停下。

    只听一人沉声道:“是这里么?”

    另一人道:“就是这里,两位请随我来。”

    黑暗中,俞佩玉瞧见三个人前后走了进来,也瞧不清他们的模样,只觉得当先一个颀长的人影,竟似对这地方熟悉得很。

    他正觉得奇怪,这人已燃起了桌上的油灯,灯光起,俞佩玉看清这三人的脸,惊讶得几乎从梁上跌下来。

    ※※※

    那颀长的人影,是个锦衣华服的少年,腰下斜佩着只五色斑斓的皮衮,竟是唐家的独门标志。

    后面跟着的两个人,一人锦衣高冠,腰系一柄满缀碧玉的长剑,头发虽已花白,却仍风神俊朗,无老态。

    另一人面容严肃,步履沉重,气概亦自不凡这两人赫然竟是“菱花神剑”林瘦鹃与太湖金龙王。

    太湖王和林瘦鹃竟会和唐家的子弟并驰而来,而且不到唐家庄去,却来到这种荒僻的地方。

    他们这又是在想干什么?

    俞佩玉既惊讶,又奇怪,更难受。

    令他难受的是,这林瘦鹃和太湖王,无论神情面貌,实在都和真的完一样,这秘谋看来实在难以揭破。

    只见太湖王目光闪电般一转,捋须微笑道:“无双老人怎地会将我等约到如此荒僻简陋的地方来相见?若不是唐公子亲来,我等倒当真难免要怀疑无双老人的诚意了。”

    锦衣少年陪笑道:“家父为了要避人耳目,自然不能不分外小心,除了晚辈外,连本门弟子都绝不知道此事,两位前辈的意思,不是也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么。”

    太湖王哈哈笑道:“不错,这本是你我私下的交易。”

    俞佩玉更吃惊了。

    这少年看来竟是唐无双的长子唐,林瘦鹃和太湖王竟是唐无双约来的,他们究竟要做什么样的交易?

    这交易为何要如此秘密?

    过了半晌,又听太湖王道:“令尊约的时候,是否就在今夜?”

    唐笑道:“如此大事,晚辈怎会记错。”

    林瘦鹃忽然道:“但是,据闻那不但武功甚高,而且极为狡猾,不知令尊是真的有把握将他捉到么?”

    唐微笑道:“那纵然狡猾,但对家父却绝无提防之心,而且家父已将他诱至本地警戒最为森严之地,他就算没有受伤,也休想能逃得出。”

    林瘦鹃微微一笑道:“姜是老的辣,无双老人的手段,我等早已佩服得很。”

    太湖王况声道:“但公子却要知道,盟主对那,也并非有什么恶意,他只不过怕那假借他去世公子的名声,在外为非作歹,是以不得不将他找去……”

    唐陪笑道:“这个晚辈自然是懂得。”

    太湖王也笑了笑,道:“令尊为盟主办好了此事,盟主自然不会忘了他的好处,但盟主此刻身系天下武林安危,一举一动,俱难免要被天下人注目,他生怕会有不肖之徒,乘此闲言闲语,是以才要将此事守密。”

    唐道:“前辈只管放心,此事晚辈绝不会吐露一字。”

    俞佩玉听到这里,手足俱已冰冷。

    林瘦鹃等人嘴里的“那”,无疑就是他。

    那冒充放鹤老人的恶魔,竟仍不肯放过他。

    那不惜破例收容他的唐无双,竟也是个人面兽心的恶徒,竟要将他稳住在唐家庄,暗中却将他出卖了。

    若非银花娘误打误撞,将他救了出来,此刻他只怕就难免落人这群恶魔的手中,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俞佩玉额上冷汗不禁涔涔而落。

    只听唐又道:“此事办成之后,但望前辈也莫要忘记所允之事。”

    林瘦鹃正色道:“盟主一言九鼎,怎会食言背信。”

    太湖王微笑道:“只要令尊言而有信,我等负责将“琼花三娘子”除了,盟主主盟天下号令八方,难道会连区区一个天蚕邪教都对付不了么?”

    唐陪笑道:“盟主若肯为家父除去这心腹之患,此后盟主无论有何差遣,本门上下数百子弟,万死不辞。”

    唐无双原来竟是为了畏惧“琼花三娘子”的纠缠,为了要除去这心头大患,才将俞佩玉出卖的。

    这就是他们的交易。

    俞佩玉听在耳里,当真是欲哭无泪,他再也想不到这堂堂的一派宗主,在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中,竟会变得如此胆小,如此卑鄙。

    突听“格”的一声轻响,神龛里的土地像竟转了半个身,接着,唐无双竟从神案下走了出来。

    这神案下原来竟有条地道,这土地像原来就是秘道的枢纽俞佩玉若非分外谨慎,此刻行藏就败露了。

    灯光下,只见唐无双神情败坏,面如死灰,勉强抱拳笑道:“两位果然是信人,老朽来迟,恕罪恕罪。”

    太湖王目光闪动,也抱拳笑道:“好说好说……唐大侠想必已将俞佩玉带出来了吧。”

    唐无双乾咳道:“此事本来绝无问题的,谁知……谁知……咳,咳咳。”

    太湖王立刻沉下了脸来,道:“事情莫非有变?”

    唐无双长叹了一声,苦笑道:“事情确已有变,俞佩玉他……他已逃走了。”

    太湖王变色道:“你说什么?”

    唐无双叹道:“此事发生不测,老朽委实惭愧得很,抱歉得很。”

    太湖王怒道:“发生不测?哼,你莫非有意戏弄我们?”

    唐无双陪笑道:“天地为凭,老朽所说,俱是实言……”

    林瘦鹃冷冷道:“就算你说的不假,堂堂的唐家庄,难道竟是容人来去自如之地么?”

    唐无双叹道:“两位有所不如,老朽为了要安那俞佩玉的心,是以引他入洞时,竟一时疏忽,将出入无禁的令牌也交给了他。”

    太湖王怒道:“疏忽?我看你简直是另有诡谋。”

    唐无双陪笑道:“老朽绝无此意。”

    林瘦鹃冷笑道:“你若不是另有诡谋,就是老糊涂了……”

    唐面上早已变了颜色,此刻忽然一拍桌子,怒喝道:“两位自以为是什么人,竟敢对家父如此说话。”

    越老越怕死的唐无双,虽已江河日下,再无昔年雄风,但他这血气方刚的儿子,盛气却仍凌人。

    这一声怒喝,倒令林瘦鹃、太湖王都吃了一惊。

    唐厉声接道:“两位最好莫要忘了,这里是什么他方,只要姓唐的一声令下,两位若想身而退只怕还不太容易。”

    太湖王忽然大笑起来,笑道:“公子何苦动气?我等也不过只惋惜此事不成而已,纵然言语间稍有不周之处,又怎敢故意对唐大侠无礼。”

    他语气软了,唐无双胸膛却挺了起来,捋须微笑道:“此事虽不成,但纵是盟主亲自到此,也不致会怪罪老夫的。”

    太湖王目光闪动,诡笑道:“是么?”

    忽然间,只听一阵脚步“沙沙”之声响起,八个头戴范阳笠,紧身劲装的黑衣大汉,手按刀柄,急步而入。

    唐无双变色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话未说完,已有一个面容清瞿的青衣老人,负着双手,缓缓走了进来,竟赫然正是当今天下武林的盟主,除了俞佩玉外,谁也不会怀疑的俞放鹤。

    俞佩玉手心沁出了冷汗。

    唐无双额上也现出了冷汗,抱拳强笑道:“不知盟主大驾也光临此间,老朽有失远迎,但望盟主恕罪。”

    俞放鹤淡淡道:“无双兄说得太客气了。”

    他上下瞧了犹有怒容的唐一眼,又道:“这位就是命郎?”

    唐无双陪笑道:“不错,这正是犬子唐。”

    俞放鹤颔首微笑道:“很好很好,果然是少年英俊,不愧为名父之子……但不知贵庚已有多大了?”

    唐躬身道:“晚辈今年已虚度二十六岁。”

    俞放鹤悠然道:“脾气这么大的人,能活到二十六岁,倒也不容易。”

    唐怔了怔,面上已变了颜色。

    俞放鹤缓缓道:“少年人见了尊长前辈,礼数纵然欠周,也就罢了,但若拍起桌子来,岂非太过分了些。”

    唐忍不住惫声道:“但弟子也并非无理取闹。”

    俞放鹤微笑道:“唐公子难道还不服老夫的话?方才难道还是俞某人在无理取闹!”

    唐还未说话,唐无双已叱住了他,陪笑道:“犬子无礼之处,老朽代他向俞兄陪罪就是。”

    俞放鹤沉下了脸,道:“老夫是在向令郎问话,无双兄还是莫要多嘴的好。”

    唐无双竟真的不敢说话了。

    唐深深呼了口气,沉声道:“晚辈虽不才,也曾读得有几本圣贤之书,怎敢目无尊长,但别人若有辱及家父之处,晚辈也万万不能坐视。”

    俞放鹤道:“不能坐视,又将如何?”

    唐忍不住大声道:“谁若辱及家父,晚辈就算拚命,也要和他拚一拚的。”

    俞放鹤微笑道:“哦?真的么?端的有志气……”

    话未说完,忽然反手一掌,向唐无双掴了过去。

    唐无双也不知是慑于他盟主之威,抑或是真的避不开他迅急的掌势,竟被他着着实实掴在脸上。

    俞放鹤却已转脸瞧唐,微笑道:“怎样?”

    唐面上阵青阵白,虽已紧握起双拳,但一双手还是在不停的发抖,唐无双手捂着脸,嘶声喝道:“你这不孝的畜牲,难道还敢对盟主无礼么?”

    俞放鹤淡淡笑道:“他自然不敢的。”

    忽然反手又是一掌,掴在唐无双脸上。

    唐热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放声悲嘶,大呼道:“爹爹,孩儿不孝,已……已不能……”

    悲偾的呼声中,他整个人都向俞放鹤扑了过去。

    唐无双大惊呼道:“儿,快住手。”

    但这时他喝止已来不及了,唐已一拳打在俞放鹤肩头上,只听“喀嚓”一声,他手腕已被震断,身子也被震得飞了出去。

    俞放鹤却仍背负着双手,悠然笑道:“无双兄,令郎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唐无双早已翻身拜倒,面上更是老泪纵横,颤声道:“犬子无知,盟主你……你饶了他这一次吧。”

    俞放鹤叹了口气,道:“老夫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只不过……你也是黄池会中的人,你难道不知道殴辱盟主犯的是什么罪么?”

    唐无双道:“只求盟主饶他一命,老朽自己砍断他的双手,向盟主谢罪。”

    俞放鹤且不答话,却向太湖王道:“如何?”

    太湖王厉声道:“黄池之会所订下的法规,天下俱都注目,若是为此破了例,天下英豪还有谁会将盟主看在眼里?还有谁会将黄池之会看在眼里?”

    俞放鹤这才转向唐无双,悠悠道:“你看如何?法令所在,纵是老夫也无能为力的。”

    这时太湖王已将唐架了出去,接着外面就传来一声惨呼,唐无双摇晃着站起,又仆地跌倒。

    俞佩玉在梁上瞧着这一幕惨剧,也已不觉热泪盈眶,若不是他还要留下这条命来做更大的事,他现在已跳下去拚了。

    只见俞放鹤凝注着唐无双,良久良久,忽然又道:“伤子之痛,无双兄想必难免要有复仇之意,是么?”

    唐无双胸膛起伏,竟垂首道:“这是犬子自取灭亡,老朽怎敢怪罪别人。”

    俞放鹤展颜一笑,道:“很好,无双兄,究竟不愧为通达明理的人。”

    唐无双头垂得更低,低得连俞佩玉都为他觉得耻辱。

    却听俞放鹤又道:“老夫不远千里而来,无双兄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唐无双嗫嚅着道:“自然是为了那俞佩玉。”

    俞放鹤一笑道:“这就错了。”

    唐无双愕然道:“错了?”

    俞放鹤叹道:“老夫要找那俞佩玉,为的本是要查明他的来历,老夫唯恐他就是老夫那不肖孽子,但是,老夫如今已查明他的确是另外一个人,所以,此人今后的去向如何、他是死是活,老夫都已不在意了。”这件事本是个秘密,他此刻居然说了出来,俞佩玉听了,固然要为之动容,唐无双听了,也是又惊又疑,吃吃道:“既是如此,盟主大驾又是为何而来的呢?”

    俞放鹤道:“老夫此来,为的是要为你引见几位朋友。”

    唐无双更觉奇怪,眨着眼道:“朋友?不知是那一位?”

    俞放鹤笑道:“说来也奇怪,无双兄对此人必定熟悉得很,而且也不知见过多少次面了,但此人却始终未曾见过无双兄。”

    唐无双睁开了眼睛,已不觉怔在那里,他竟然想不出此人会是谁,更猜不出俞放鹤为何要引见给他。

    他只觉得太湖王、林瘦鹃的面上,忽然都露出了十分诡秘的笑容,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心直透上来。

    俞佩玉心里也在奇怪:“俞放鹤为何要如此隆重其事地带这人来和唐无双相见?而且在事先还要借题先杀了唐无双的儿子。”

    这人难道是唐见不得的么?

    这人究竟是谁?又怎会如此诡秘?

    这件事里究竟藏着什么阴谋?

    俞佩玉只觉手脚有些发冷,连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

    这时俞放鹤竟又挥了挥手,两旁肃立的黑衣大汉,一个个都垂手走了出去,门外黑暗中便闪入一个人来。

    这人头戴着毡笠,身穿着青袍,俞佩玉从上面偷偷往下瞧,根本就看不到这人的面目。

    但唐无双却显然瞧见这人的脸了。

    俞佩玉忽然发觉,唐无双瞧见了这个人之后,就好像忽然瞧见了鬼似的,满面俱是惊怖欲绝之色,整个身子都起了痉挛,俞佩玉也不禁有了惊骇,这人的脸上究竟有什么古怪,竟能令唐无双如此惧怕?

    俞放鹤却微笑道:“无双兄,老夫说的是否不错,你是否已见过他许多次了?”

    唐无双嗄声道:“我……我……他……他……”

    这老人连喉咙都似被塞住,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俞放鹤道:“他久已想见无双兄了,只不过时机未到,我也不愿无双兄与他相见……无双兄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唐无双道:“不……不知道。”

    俞放鹤微笑道:“只因老夫还不愿无双兄你死得太早。”

    唐无双满头大汗,随擦随出,嘶声道:“此话怎讲?”

    俞放鹤淡淡笑道:“只因你们两位相见之日,便是无双兄你的死期到了。”

    唐无双张大了一双眼睛,瞪着这诡秘的人,一粒粒汗珠,都流入了他的眼睛,他却连眼睑也不眨一眨。

    俞放鹤道:“你可是还想瞧得清楚些么……好。”

    他忽然将那人头上的毡笠揭了下来……这人竟也是“唐无双”,他的面貌,他的眉、眼、口、鼻,竟活脱脱是和唐无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俞佩玉这才瞧见了,紧张得几乎身都发起抖来。

    他终于亲眼瞧见了这些恶魔的秘密。

    只听俞放鹤笑道:“无双兄现在可瞧清了么?你看这是否一件杰作,空前未有的艺术杰作,古往今来的大师们,纵然能画里传真,笔下生花,却也不过是死的,但我们的杰作,却非但有血有肉,而且还有生命。”

    唐无双却已像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头人,动也不动。

    俞放鹤道:“我们穷多年的心血,再加上无数人暗中对你观摹描绘,才造出第二个“唐无双”来,无双兄你真该觉得骄傲才是。”

    唐无双道:“但这……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俞放鹤大笑道:“无双兄直到现在还不懂么?”

    唐无双舔了舔发乾的嘴唇,道:“我实在不憧。”

    俞放鹤顿住了笑声,一字字道:“第一个唐无双已活得够了,现在他已可好好安息,第二个唐无双现在就要代替他活下去。”

    唐无双忽然疯狂般大笑起来。

    俞放鹤冷冷瞧了他半晌,缓缓道:“无双兄此刻还能笑得出,倒也是怪事一件。”

    唐无双狂笑道:“我为何笑不出,我实在觉得好笑极了,你们造出了这么样一个傀儡,就想来代替我唐无双么?”

    俞放鹤冷冷道:“我们已成功许多次了。”

    唐无双道:“我现在已相信了那俞佩玉的话,我自然知道你们已成功许多次了,但我唐无双却和你俞放鹤不同,更和谢天璧、王雨楼、西门无骨这些人不同。”

    俞放鹤目光闪动,道:“有何不同?”

    唐无双道:“这些人纵非孤家寡人一个,但和他们亲近的人也不多,你们可以毁了俞佩玉,逼走林黛羽,但你们能将唐家子弟都杀尽杀绝么?你们虽杀了唐,但我还有无数子弟,总有一天会揭破这秘密的。”

    俞放鹤声色不动,淡淡道:“是么?”

    唐无双道:“你们纵能将这人造得和我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神气都一样,但你们可知道我儿女子弟们的小名是什么?你们可知道他们的生日是在那一天?你们可知道他们有些什么奇怪的脾气?”

    他大笑着接道:“一个像唐家这么大的家族,总有许多事是外人永不知道的,要想做这大家族的家长,又岂如你们想像中那么容易。”

    俞放鹤默然半晌,缓缓的道:“你说的诚然不错,有些事我们的确还不知道,但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唐无双冷笑道:“我看这倒未必。”

    俞放鹤淡淡一笑,道:“但我却很有信心,我相信你一定会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我们。”

    唐无双大喝道:“谁也休想逼我说出一个字。”

    俞放鹤微笑道:“别人也许不能,但我们却有一些很奇怪的法子,无双兄你不妨试试忽听外面一声轻哨,太湖王赶出去,又急地掠回,沉声道:“远哨传警,似有人来。”

    俞放鹤道:“退!所有明卡暗哨,一齐撤离山区外。”

    太湖王瞧了唐无双一眼,道:“这人呢?”

    俞放鹤道:“蒙起他的头,带走他。”

    唐无双忽然一跃而起,双手飞扬,只听“嗤,嗤”破声之音不绝于耳,刹那间便有数十点暗器射了出来。

    俞放鹤轻叱道:“大家都莫动,看我的。”

    叱声中,他已将方才揭下的毡笠凌空划了个圆弧,他身形展动,这圆弧如长虹跨过了整个庙宇。

    飞舞满天的暗器,竟都有如灯蛾扑火般,一齐投入了他手中的毡笠,但唐无双却又狂吼着扑了过来。

    唐家毒药暗器妙绝天下,拳掌却也不弱,这老人苍白的须发飞舞,双拳已如狂风暴雨般击出。

    俞放鹤身形展动,叱道:“你竟敢动手?”

    唐无双咬牙狞笑道:“我动手又怎样?你难道敢杀我?你还要留着我问话哩。”

    刹那间他已击出二十几拳,每一拳,每一着,竟都是不惜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拚命打法。

    这种打法实在最令人头痛,无论武功多高的人,遇见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都难免会躲避其锋。

    唐无双只想拖些时间只要俞放鹤不敢和他硬拚,他就可拖一阵子,他只想等到有人来,他就有救了。

    俞放鹤果然连避了他二十多拳,都未还手,林瘦鹃、太湖王居然也未来相助,甚至连瞧都没有瞧一眼。

    他们竟像是已算准唐无双不堪一击。

    俞佩玉在梁上瞧得心动神驰,他一心想瞧瞧这“俞放鹤”的武功,谁知这“俞放鹤”便的竟真的是正宗“先天无极”的身法,轻妙流动,浑然无极,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如紫霄流云,不带半分烟火气。

    普天之下,除了放鹤老人,谁还能施展出这样的身法?俞佩玉满头冷汗,不禁涔涔而落。

    忽听俞放鹤微笑道:“无双兄,你困兽之斗,终是无用的,去吧。”

    一声轻叱出口,他手掌已急拍而出。这一掌看来无论如何已穿不透唐无双严密威猛的拳势,谁知却偏偏令人无法置信的穿透了过去。

    一掌击出后,唐无双竟应手而倒。

    俞放鹤再也不瞧一眼,一掌拍出,便已转身,叱道:“带他走,随我退。”

    再一眨眼间,小庙中灯火已熄,人也走了个干净,只留下俞佩玉怔在黑暗里,已不觉汗透重衣。

    从太湖王和林瘦鹃走进来开始,到他们走出去为止,这段时间虽不太长,在俞佩玉看来,却宛如过了一年。

    这段时候里俞佩玉当真是生死呼吸,危如悬卵,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他在梁上,他就完了。

    若是换了别人,处在他这种情况下,也不知会骇成什么样子,只要他身子稍微抖一抖,呼吸稍微重了些,只要他将这横梁上的积尘,不慎震下去一粒,他就永远也休想活着走出这间庙宇。

    幸好俞佩玉从小练的就是沉心静气的功夫,纵在烈日下,寒冰中坐上几个时候,他也能忍住不会指尖动一动。

    幸好银花娘身都已被他点了穴道,所以他才能在这武林高手环伺之地,一直藏到现在,却未被发现。

    现在,他骤然自极度紧张中松弛下来,只想随便找个什么地方躺下来,好生休息一段时候。但他却也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只要他能在暗中缀住这批人,查出他们要将这真假两个唐无双藏在什么地方,他就有希望能揭破他们的险谋。

    要跟着这许多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也实在无异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他赢的机会虽不大,这个险却是值得冒的。

    而且这机会稍纵即逝,他实在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银花娘的眼睛始终瞪得大大的,凝注着他,她气脉血液虽都已被禁锢,连舌头都不能动,但耳朵却还是能听的。

    俞佩玉来不及细想,附在她耳旁沉声道:“我本想将你送回唐家庄的,但现地……唉,现在你我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我点你的穴道不久便会消失,你便又可恢复自由,但望你从此莫要再来找我,我也绝不会去找你。”

    他匆匆说了几句话,便待跃下横梁。

    谁知就在这时,门外脚步声响,又有灯光闪入,那太湖金龙王竟又带着两条黑衣大汉走了进来。

百度搜索 名剑风流 天涯 名剑风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名剑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名剑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