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淑拍手道:"到底来了。"

    芮玮侧首问道:"可是你找来三位长老?"

    黎淑笑道:"我一见太阳门下的战书,即令所有帮众访查三长老的去处,幸亏三位长老率门下弟子目标显明,你动身前来赴约,便被帮众找到了。"固鹏道:"君山之约实是所有月形门弟子应赴之约,掌门不该一人单身赴约。"芮玮道:"晚辈何德何能,岂敢当得本门掌门之称。

    单鹤道:"咱们离开鹦鹉洲后,其后一切变故不知,由来报铁网帮众细诉的详详细细。"简虎道:"你胸上既有月形之记,又精通本门两大绝技,更且万老掌门的四照神功谱在你身上,实当得掌门一职。"原来那天芮玮向他们出示的即是四照神功谱,此本绢册固鹏他们皆都见过,心知亦是万老掌门的遗物。

    万有死后神谱失踪,月形门弟子不知那神谱在万掌门女儿手中,否则早已争夺。

    万有也知自己死后,神谱上记载的天下奇学可能导致门下弟子的火拼,暗暗交给未学武功的爱女身上,当作万家陪嫁之物。

    谁会想到万有会将一本神谱交给不会武功的女儿,那女儿嫁后带走神谱,遵父遗命,把神谱当作代代相传、传女不传子的陪嫁物,除非遇着万家之人再交出来。

    传到高莫静母亲手中,奇缘凑巧,竟让从小好静的高莫静练会无人练会的四照神功。

    固鹏他们因见简召舞手持掌门遗物玄龟集便尊他掌门,又见芮玮也有掌门遗物,照说也该尊他掌门,但在那时,两人之中实不知帮谁的好。

    他们为难之下,干脆退出,免得是非不清,帮错了人。

    既得知去后发生的经过,才知芮玮是真正的月形门弟子,简召舞只是从黎淑处骗走一本玄龟集,行为尤其卑鄙,便不齿简召舞的为人,根本不认他月形门弟子了。

    他们听铁网帮徒说,芮玮独赴君山之约,深佩他敢负下月形门重担,不顾性命的单身赴约,更证明他不但是真正的月形门弟子,而且忠心耿耿于月形门。

    于是三兄弟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尊他芮玮为掌门,一来到固鹏先喊芮玮掌门,单鹤、简虎心中也不反对。

    芮玮见三人意识,不再推辞掌门之称,抱拳道:"非是我未先通告三长老君山之约,实因我不知如何去找三位长老的去处,而约期将届,便一人前来。

    固鹏道:"幸亏咱们赶得及,否则……"

    "吃心怪魔"喝道:"赶得及又如何,不过多添三条老鬼而已。"固鹏认得他,冷笑道:"刘大鹏,你还没死呀!""吃心怪魔"刘大鹏道:"老夫养心有术,所有老友不死绝,我是不死的!"固鹏深悉他吃人无算,骂道:"恶贼,你一日不死,世人便不安字"单鹤跟道:"什么养心有术,以心养心,恶贼,你吃得人心够上车载斗量。"刘大鹏大口裂到两旁,几有一尺呵呵笑道:"今日再吃三颗百龄之心,我刘大鹏可以活上三百岁了。"如梦大师见目前情势,已方仍占优势,此时攻击最好不过,不然芮玮再来帮手,可就不好了,下令道:"此时就战。"一声呼啸,告诉数百弟子开始攻杀,心想已方人多,不怕围不死区区数十人之数。

    固鹏跟着也是一声呼啸,啸声一毕,君山四周围来了比在场人数还多出数十倍的人来。

    固鹏大喝道:"大玄圆阵!"

    他三兄弟的弟子训练有素,即以众多之数围个圆圈四下游走,不让任何一人脱逃出去。

    如梦大师见状暗暗心惊,厉喝:"攻出去!"

    顿时数百名弟子齐向四面攻出。

    如梦等七人同时采取攻势,好与数百弟子会合,先破圆阵。

    然则芮玮他们不是死人,一一挡住。

    只见分成十余处战起来,这情形形成外面一圈猛攻,里面一圈猛斗,内外不相联合。

    芮玮一人接战如梦大师、刘大鹏、"拳剑无双"及另一位百龄老者,他以一敌四,手中鱼肠剑挥舞出层层白光,或攻或守,战得如梦大师他们四人,不敢分出一人来助门下弟子攻破大玄圆阵。

    独目老者李连中腕骨已断,躺在地上不能战,还剩下三位能战的百龄老者,却恰好与固鹏、单鹤、简虎三人接上手。

    另九位最多半百的太阳门弟子,武功还不如百龄老者,他们被丑老尼、白燕、银月、桃根、菊吟五人各截一个。

    无影门武功出奇之处独胜太阳、月形门两门绝学,五人战下去要胜对方,可说不用一百回合。

    刘忠柱、郭少峰各战一位半百的太阳门弟子,他两人功力深厚,剑法一正一邪,皆是正邪剑法的颠峰,"中州神剑"之名得来不易,胜一位太阳门弟子绰绰有余,"邪剑"郭少峰天下知名,剑邪招怪使那名太阳弟子有守无攻。

    黎淑、素心两人功力弱,合战一名年轻的太阳弟子,剩下萧风,此时阵中再无强手,芮玮这方仅有简怀萱、林琼菊两人与他相抗。

    可是她两人怎堪大用,简怀萱还好,林琼菊更弱,若非数十名铁网帮众助战,只怕不数招便被萧风击毙。

    萧风战得轻松,穿插数十名铁网帮众间,每出一招必杀一人。

    阵中惟有呼哈娜一人无人与她相战,还得两名铁网帮徒保护她,她东望望,西望望,心中一点不怕,反觉双方战得十分有趣。

    那两名帮徒,见兄弟们一一死在萧风手里,忧急万分,可又无人分出手来相助他们。

    战争延续下去,只见死的死,伤的伤,阵内伤亡比较少,阵的四周伤亡却大。

    原因固鹏三人的弟子大玄圆阵守的十分严密,而攻来的末代太阳门弟子乌合之众,你攻一个,我攻一个,分散开了。

    他们武功虽不下固鹏他们的数百弟子,人数也差不大多,但一个有组织配合玄奥的阵法,一个无组织乱杀乱攻一阵,怎是敌手,大玄圆阵几转之下,阵法范围越来越小,而末代太阳门弟子及慈悲庵的女尼越死越多。

    几十招下来,萧风杀得数十名铁网帮众。仅剩下不满十人了,身在其中的简怀直、林琼菊,眼见帮众为保护自己两人死亡如此之众,内心是惶急不安。

    只要再死几位帮徒,她两人便有性命之忧,萧风杀的威风,只当已方大占优势,稳操胜券,却不像只他一人威风,只他一人得意,别的同门是没有一个占得分毫优势。

    郭少峰邪剑出奇制胜,杀死对手,见简怀萱这边危急,大喝一声掠来。

    他一加入,萧风得意不了啦,萧风不是郭少峰的对手,郭少峰几记怪便制得他手忙脚乱。

    如此一来,简怀萱、林琼菊二人空下手,未死的铁网帮徒救助尚未气绝的同伴。

    简、林二人自知武功大差,谁也不需她两助手,变成与呼哈娜站在一起,张望观赏了。她两人不像呼哈娜看的高兴,眉心紧锁,密切注意战势的发民心知这一战关系众人的存亡。

    芮玮金掌之剑一当施展海渊八剑神威大振,起先他以普通剑法与如梦四人战个平手,一换海渊八剑立占绝大的优势。

    只见他三剑一出后第四招洪水剑,凶如洪水泛滥之势,"噗"的一声刺入敌人胸膛。

    如梦大师、刘大鹏、"拳剑无双"大惊后退,只怕芮玮下一剑便轮到自己,正其时,一声大喝道:"统统住手!"固鹏一掌击退对手,忽听,如梦大师道:"太阳门住手!"固鹏不愿在对方此时袭击,便道:"请掌门下令。"他不是提醒芮玮,而是告诉数百弟子听掌门之命,因他心知芮玮也一定下令住手,果然芮玮即道:"月形门住手!"心想:"谁在说统统住手?"只觉那声音好象听过。

    如梦大师亦不知先前说话那人是谁,只因此时情况不利,暂缓下来最好不过,乘机下住手令,否则平白下住手令,便是承认输了。

    在双方停下手后,便见大玄圆阵开出一条缺口。

    只见走进两人,一位是秦百龄,一位是简召舞,芮玮见他两人一起,便知秦百龄是简召舞救的,同时知道适才大喝之声乃秦百龄所发,难怪听来耳熟。

    固鹏他们弟子因见简召舞,所以自动让出缺口,到底简召舞做过他们掌门,虽知他现在不是掌门,余威仍在。

    其实他们不怕有人进去,再多人进入大玄圆阵,除非象芮玮四照神功神奇外,是无法轻易破得了阵的,就是如梦大师不接战芮玮他们,要想突围也需数个时辰。正当芮玮看清秦百龄剩下一臂抱着的小孩,脸色顿时惨变,心知什么事将要发生了。

    秦百龄远离芮玮他们数丈外站定,他怕芮玮突然来抢臂中所抱的小孩,距离太近危险太大,很可能被芮玮一掠而走,这样远离数丈,芮玮就不可能一下抢到手。

    秦百龄独臂举起小孩道:"月形门弟子听了。"众人不禁齐向那小孩看去,此时除了秦百龄身旁的简召舞,"尚无人知道那小孩是芮玮失踪年余的儿子——芮纪野。

    如梦大师不知秦百龄要搞什么鬼,但知此人鬼计多端,心有极佳的意图,此时此地出现,实是本门这幸。

    秦百龄道:"固长老,请问月形掌门现在是谁?"固鹏见简召舞出现,想起他的为人便气不过,以为秦百龄要利用他压制场中情势,便即大声道:"简召舞掌门已废,现下掌门芮玮。"秦百龄道:"既立掌门,那有轻易废弃之理?"固鹏愤恨道:"以前咱们兄弟三人错识他简召舞,其实以简召舞的人格,猪狗不如,怎配做一代掌门!简召舞冷笑道:"固老匹夫,你现在就再教我做掌门,我还不屑当呢!秦老,咱们别同他们罗嗦,言归正传。"秦百龄道:"固长老,你可认得这个小孩么?"简召舞接道:"便是你所认的掌门之子!"

    举凡月形弟子闻言大惊。

    固鹏颤声道:"掌门,那小孩可是令郎?"

    心想:"果真是的话,今天的情势立改,只怕无法消灭世敌了!"他见大大的优势将要平白放弃,心中激动的很。

    芮玮初见秦百龄臂中小孩脸色惨变,既知秦百龄此来之情,脸色努力恢复正常,含笑道:"固长老,你请问吾妻白燕,问她可是我的儿子。"白燕不等固鹏来问,便道:"贵掌门之子现在只有半岁左右。"固鹏一听芮玮之妻如此说安下心,因秦百龄挟制小孩起码四岁以上了。

    简虎性子精鲁,骂道:"他妈的,狗小子,那里找来的野孩子冒充咱们掌门之子!"他骂秦百龄狗小子没有错,只因以他年龄实比秦百龄还大数岁,喊他小子资格足够。可是称那小孩野孩子就错了。只因那小孩的确是他掌门之子——芮纪野。

    素心明白芮玮的儿子落在秦百龄手中,辩解道:"简长老,纪野是个又乖又好的孩子,绝不是野孩子。"她根本不知芮纪野顽皮不顽皮,但因纪野之名为纪念自己而取,无形中对未见过面的纪野有了爱意。

    简虎傻呼呼道:"纪野是谁?"

    素心关切的望着芮纪野道:"便是秦百龄手中的小孩,贵掌门芮玮之子。"简虎呀的一叫,心知自己骂错了。

    芮玮道:"野儿,不许乱说,那不是我的儿子,亦不是纪野,我的儿子现在少华山谷底,跟你姐姐一起。"秦百龄哈哈笑道:"芮掌门,你不承认,那好,就当他野孩子吧,野孩子,狗杂种,看我摔不死你!"一声"狗杂种"芮玮脸色微变,再听要将他摔死,脸色大变。

    素心看得清楚,大叫道:"秦百龄,你敢!"

    秦百龄故意作势,并非真摔,他要以芮纪野要挟月形门弟子,岂敢把这大好人质杀死!

    芮玮故意不在乎的大声道:"秦百龄,你摔呀,是我儿子我就不会舍得让你摔了!"他宁愿儿子被摔死,也不愿失却灭亡太阳门的优势。

    秦百龄怒喝道:"好,看我摔给你看!"

    抓住芮纪野双脚,手臂一抢,可怜芮纪野还以为秦伯伯在跟自己玩呢,一点不怕,转得格格直笑,小手拍个不停:"秦伯伯,转快点。"这可急坏了素心,急呼:"停下来,停下来,有话好商量。"黎淑也叫道:"住手!"

    秦百龄倒提芮纪野,静候其变。

    黎淑走来道:"掌门,我知道那小孩是你儿子。"芮玮摆头连连否认:"不是,不是。"声音却微微颤栗。

    黎淑摇头叹道:"你曾向我说过有个儿子落在秦百龄手里。"不错,芮玮确曾说过,这件事除了固鹏他们外,甚多人知道。

    芮玮不能否认这点,却道:"我儿子已被秦百龄害死,眼下此孩并非吾儿。"黎淑道:"可是那日你并未向咱们说过纪野已死,唉,掌门,今日之事只有暂休,看他秦百龄意欲如何?"芮玮心知今日情况不但是除恶务尽的大好机会,也是永灭世敌之日,除开今日再无这么好的机会了。

    他不能为了自己儿子的性命,放开所有月形门弟子企盼的日子,硬着心肠道:"凡我门下听着,今日阵内的敌人,不能放过一人,战吧!"话刚说完,含着爱子将杀的激愤,竭尽左掌的潜力,一招"无敌剑"猛的刺出。

    此招在此时的威势,石破天惊,但闻萧风之师"拳剑无双"一声惨叫,立即毕命。

    芮玮的恨劲震骇太阳门弟子,秦百龄大喝道:"芮玮,看着!"只见他抓着纪野一臂"喀嚓"一声,硬生生的拗断,可怜纪野不知一向待自己好的秦伯怕会残害自己,痛得大哭起来。

    这时芮玮心肠再硬也不能无动于衷了,怒喝冲去。

    如梦大师,刘大鹏立即挡住,他二人武功较胜"拳剑无双",芮玮飒飒两剑,被他二人躲开。

    秦百龄喝道:"芮玮,你再不停手,我就一掌击碎你儿子的小脑袋,看着!"他虽是虚喝一声"看着"却吓得芮玮收手停剑。

    此时场中任何人,皆已看出那孩子确是芮玮之子了。

    固鹏大声道:"掌门,咱们且看他们意欲如何!。

    芮玮软弱的一叹,没有作声。

    秦百龄道:"月形门弟子听着,要想此儿活命,即速撤离此地,简兄,烦请你高数十下,十字一出,场中只要留下任何一名本门敌人,便要这孩子的性命!"简召舞哈哈一笑,重咳一声,先数出个一字。

    不会儿数到八了,却见场中无一人动,只因芮玮没有下令,但等芮玮一下令即可撤离得干干净净。

    简召舞八字数出甚慢,那数声杂混纪野的哇哇哭声,令人听得产生呼不出气的压迫感觉,芮玮更是既紧张又犹豫不定,只因这下令一事发出简单,关系却大,要是他芮玮一人的事早已出口,也不致让秦百龄拗断纪野手臂。

    固鹏见芮玮宁可牺牲亲子一命,已是感动,心想要是换作自己,定然早已命令属下退走,不顾眼前除恶除敌的大好机会了。

    他心知芮玮不下撤走令是不知自己与单鹤、简虎的心意,暗忖:"二弟、三弟想与我一般决不愿牺牲掌门之子。"当下便道:"掌门,请下撤走之令,来日方长。"芮玮点了点头,正欲启唇,忽然停住。

    只见一位宫鬓高挽的黑衣妇人行来,她走到秦百龄身后,喊了一声:"秦先生。"有人走来秦百龄不是不知,早已暗中注意,回身见是熟人,笑道:"夫人,此地非你玩之处。"黑衣妇人笑道:"是么?"脚下慢慢芮移近三步,仅离秦百龄五尺不到了。

    秦百龄与她同舟泛来君山,舟中得知她是一位喜爱游玩名胜的极品夫人,还带着一位老仆,却不知那老仆是名闻江湖的"死不救",而她是简召舞和芮玮之母。

    史不旧将陈淑贞脑病治好,便与她同找芮玮的下落,找到鹦鹉洲得知君山之约,赶到洞庭湖旁只剩一舟,恰好秦百龄也闻讯赶来,所以四人同舟。

    舟中,秦百龄见陈淑贞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屡屡搭讪,陈淑贞见简召舞看到自己不哭便知他非芮玮,要是芮玮见她脑病已好,定欢欣的呼喊娘了。

    她不知秦百龄与简召舞搭挡去君山何事,倒也不认简召舞,对秦百龄敷衍数语,秦百龄见她肯和自己说话更是欢喜,暗中打定君山后想法勾搭上她。

    秦百龄对陈淑贞有了非份之想,一时失去警觉,陈淑贞故意对他一笑,他更得意,可没得意多久,蓦见陈淑贞双袖齐挥,"啪""啪"两声正中他胸腹间。

    如梦大师见陈淑贞貌似芮玮便已疑惑,可没想到她此时雍容高贵的打扮就是每年来要七叶果的疯妇人。

    忽见她双袖挥出,这种功夫如梦大师和她打了十几年了焉有不知,大喝道:"她是芮玮母亲!"可惜警告得已晚,秦百龄功力再高怎抵受住能与如梦大师打成平手的水袖功,一口鲜血喷出,未及呼出声,仰天翻倒,手臂弯抱的纪野脱手飞去。

    简召舞一听那黑衣妇人是芮玮之母,先不管秦百龄的伤势如何,跃起接那飞去的纪野。

    陈淑贞心爱孙儿,她就是怕如梦大师认出自己不敢即时出面,孙儿断了一臂已然心痛,此时焉会再让他摔落地上,所以一等纪野飞脱秦百龄的控制,即刻接去。

    只见她与简召舞同时接到纪野,一个抓着上身,一个抓着两脚,陈淑贞见是简召舞和自己争夺,轻喝:"召舞,住手!"简召舞不识母亲,厉喝:"你先放手!"

    史不旧跑来道:"简召舞,你不知她是……"

    他本要说明陈淑贞是简召舞的母亲,简召舞以为他要来相帮黑衣妇人,一急下,一手抓脚,身子送上,一掌拍在纪野的前心上。

    可怜纪野已经痛昏过去,这致命一掌一点不觉。

    简召舞一掌拍死纪野即刻逃走,可那里逃得出,月形弟子见他杀了掌门之子,即刻合上缺口转动阵法。

    陈淑贞见孙子惨死儿子手中,眼泪扑籁籁淌下。

    场中任谁也知道纪野死了!

    众人齐都惊怔不已时,芮玮突喝一声:"杀!"芮玮令下,战争即刻再度打起,此一时芮玮他们众人悲愤,攻势凌厉已极。

    直打倒日落黄昏,血流遍地,战争才慢慢止住。

    此一战,太阳门上下起如梦大师下至慈悲庵女尼无一活命。

    芮玮活擒住简召舞,他下决心不容简召舞再活,简召舞杀了他的儿子,他是万万不能再饶的了。

    芮玮一手挟住简召舞走到陈淑贞身,伤心的喊了声:"娘!"陈淑贞道:"放开你的兄弟!"

    芮玮摇了摇头,道:"儿子恭贺娘的脑病痊愈。"又向史不日道:"舅舅,甥儿永不忘你治好母亲的大恩。"史不日感慨他说道:"这是你给我看扁鹊神篇之功,否则以我医术尚不能治你娘的脑病。"芮玮伸手抱过纪野的尸体。

    陈淑贞道:"你也不要过于伤心,孙儿之死怪我不好。"她先将罪过推到自己一人身上,唯恐芮玮对简召舞不利。

    芮玮泪往肚流,他知道自己与简召舞在母亲心中,虽然第一次相认,已是简召舞重要了。

    便道:"娘,我将有一事,对你老人家不起。"陈淑贞道:"你要怎样?"

    芮玮大叹道:"我要杀死不仁不义的哥哥!"

    他左臂挟着简召舞,只会稍一用力,立可压死。

    陈淑贞不悦道:"你喊他哥哥,不可如此不敬,快快放下他来。"芮玮道:"娘可知哥哥行了不少滔天大罪么?"陈淑贞道:"无论如何看在娘的面上,不可兄弟相残。"芮玮愤恨道:"他杀我妻妾,杀我爱子,就算了么?"陈淑贞道:"妻妾死了可以再娶,儿子死了可以再生,但你哥哥只一人。"芮玮道:"以他素所行为,我早该不认这位哥哥!"陈淑贞很不高兴道:"莫非你嫌他非一父所生!"芮玮道:"倘若简春其在世得知他儿子多行不义,亦会亲手毙了如此不屑之儿!"陈淑贞大怒,斥道:"放肆!简春其是你叫的么?"芮玮心想:"简春其是父亲的情敌,父亲恨透他,难道我会尊重他么!"仍然不改他说道:"简春其一代大侠,不会庇护不屑之子。"陈淑贞更怒道:"这么说来,我庇护召儿是我不对的么?"芮玮摇头道:"我今天替武林除害,也替简春其制裁这种无恶不作的儿子。"低头望着臂中简召舞道:"我今天杀你,可有冤枉你?"简召舞闭目不理,至此地步,他是生死由命!

    芮玮大喝:"好,你既认罪,让你死得痛快。"手臂一紧,顿时骨骼破裂"喀""喀"之声。

    陈淑贞大急,叫道:"住手!"

    芮玮一停,却疯狂地叫道:"我非杀他不可!"陈淑贞双袖扫来,芮玮一掠让过,惨然道:"娘,你要杀我?"陈淑贞道:"都是我儿子,我不愿任何一个死。

    芮玮复仇之火因右臂纪野的尸体渐渐僵冷而越发炽盛,额头青筋暴跳,又一紧左臂。

    这一下压碎简召舞胸前所有肋骨。

    陈淑贞双袖急扫数招,芮玮边退边喊:"娘,娘……"陈淑贞大怒道:"你不要喊我娘,我不是你娘,我只有一个儿子,敢杀我与春其之儿,我便杀你!"芮玮脸色顿时惨变,道:"是了!"

    缓缓放松手臂,哈哈笑道:"我父亲到底不如简春其!"说完丢下简召舞瘫软的身体,飞掠而去。

    简召舞虽不至死,终身躺在床上,残废无用。

    素心、白燕齐时叫道:"大哥,你去那里?"

    芮玮头不回,顷刻没了影子。

    君山会后,又是一年。

    素心与白燕在少华山上合力编了一条巨索,垂下深谷。

    白燕从深潭回后,摇头道:"没有人在。"

    素心急急道:"那我姐姐去了那里?"

    白燕道:"她是大哥救去,以大哥身手上下绝谷可不用巨索。"素心实在急着找芮玮,那句问话本是该问:那大哥去了那里?只是在白燕面前不好明显露示自己的情感。

    她知道大哥一定会再回来这绝谷,他一个儿子死了,不能再任另一个儿子永埋谷底。

    事实也证明芮玮来过,救走高莫静。

    她两人找不到芮玮,郁郁寡欢地离开。

    此后江湖上不再见芮玮和高莫静的形迹。

    但在二十年后,江湖出现一位盖世侠客。

    他名叫芮白。

    当年芮玮一手金掌之功震惊武林,而他是两手都戴一双金手套,而且每双手都不下芮玮那只戴着金手套的左手武功。

    人们传说,他便是芮玮之子……

    同时还有一位奇特的貌美女侠客,武功机智响绝江湖,人们又传说她是芮玮之女,可是她始终不承认芮玮是她父亲……为什么呢?——

    (书完)

章节目录

剑玄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剑玄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