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残金缺玉 天涯 残金缺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古浊飘此时早下了马,见到少女站在那里发愣,睁着两只大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微微一笑,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光采,缓步走了过去,见那少女的风毡,动手时早巳落在地上,鲜红的衣服落在雪地上,形成了一种美妙的配合。

    他俯身拾起了那毡,抖去了上面沾着的雪,走到那少女身前,一揖到地,笑道:"姑娘千万别生气,也不要和那种人一般见识。"那少女正自满腹心事,她被那三人的轻薄言语所激怒,此刻气尚未消,看见那三人已走了,气不禁出在古浊飘身上,忽然一马鞭,竟向古浊飘抡出。

    古浊飘似乎根本不懂武功,看见马鞭独来,急忙去躲,但脚下一个踉跄,马鞭虽未抽着,人却跌倒在地上,发急道:姑娘千万可别动武,小生手无缚鸡之力,怎挡得住姑娘的一鞭子。"那少女一鞭将古浊飘独到地上,心中不禁生出些须歉意,暗忖道:此人与我无冤无仇,也不曾得罪过我,而且好歹还解过我的围,我何苦抽他一鞭子,唉,为什么这两天我的脾气变得这么暴躁?"她看着他仍倒在雪地上,北京城连日大雪,地上的雪已积得很厚,有些地方还结成冰,很滑,他想爬起来,但挣扎了两次,都又跌在地上,那少女心里更觉歉然,忖道:"看来此人真是个文弱书生,这一下不知跌伤了没有?"她一念至此,不禁伸出手来想扶他一把,但瞬即又发觉不妥,将手中的马鞭伸了过去,意思也是想帮他站起来。

    古浊飘连忙喜道:"多谢姑娘。"伸手接过那马鞭,那少女不知怎的,像是脚下也是一滑竟觉得站不稳,古浊飘一用力想爬起来,那少女竟也随着这力量摔倒了,一下两人倒做一团,古浊飘手脚乱动,竞将那少女压在地上。

    冰雪满地,那少女却觉得一股男性的热力使她浑身发热,不禁又羞又气,猛的将古浊飘远远推到旁边,翻身跃了起来,想发怒,又觉无从发起,i回头去找自己的马,却四处找不到,原来那马已在他们动手时跑了,她毫无办法,拾起风氅,便走了。

    哪知古浊飘这一下爬起来倒快,骑着马赶了上来,高声呼道:"姑娘慢走。"晃眼便追到少女身侧,涎脸笑道:"姑娘可是刚到北京城来?"那少女对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不理他,他却自语道:天这么黑了,一个姑娘家人地生疏真不方便,去投店吧,客栈里的那些人又都不是好东西……"那少女这两天在路上果真吃尽了苦头,晚上连觉都睡不安稳,闻言不禁觉得这话真是说中了自己的心意,古浊飘摇着头,又说道:"我倒知道城里有个地方,既干净,又安静,而且主人是个正人君子,姑娘家住在那里,真是再好没有了。"那少女忍不住问道:"在哪里呀?"

    古浊飘一笑说道:"不瞒姑娘说,那里便是小生的窝居,姑娘若不嫌简陋,勉强倒可歇息一晚。"那少女实是不愿投店,闻言忖道:"这少年书呆子模样,谅也不敢把我怎样,现在天这么晚了,我又无处可去,不如就到他那里去吧。"古浊飘见她不答话,便问道:"姑娘可是愿意了?"那少女点点头,他连忙爬下马背,喜道:"那么姑娘就请坐上马,小生领着姑娘去。"那少女忖道:"这书呆子真是呆得可以,我若骑上马,他怎跟得上我?"侧脸望了他一眼,但觉他俊目垂鼻,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英俊得很,心里不禁微微生出好感,说道:你那里远不远?"古浊飘忙道:"不远,不远,就在前面。"

    那少女道:那么我们就走一会好了。"

    说完又觉得"我们"这两字用得太亲热,突的脸泛桃红,羞得低下了头,幸好古浊飘却像没有注意到,只管兴冲冲的走着。

    三转两转,到了一个大宅子的门口,古浊飘道:"就在这里。"那少女脸上又是一热,古浊飘拍开了门,领着她走进屋里,那少女见房里布置得富丽堂皇,仆人亦多,竞像是高官富商所居,心中奇怪道:"这少年究竟是什么来路?看样子不像是个书呆子,却又呆得可以,看样子只是个书生,怎的所住的地方又是这样华丽?"她虽觉奇怪,但并未十分在意。

    古浊飘殷勤周到,张罗茶水,添煤生火,大厅顿时温暖如春,瞬又摆上夜点、也都是女孩子家素日爱吃的东西,那少女连日旅途奔波,第一次得到这么好的享受,心里不觉对他又添几分好感,居然也有说有笑起来,不似方才爱理不理的样子。

    她风氅早巳脱下,此时索性连背上的剑也撤了下来,那剑似乎比普通的剑短了两寸,剑鞘非金非铁,通体纯白,竟似制,古浊飘看了-眼,嘴角又泛起笑容。

    此时夜已很深,大厅里点着十数只盘龙巨灯,炉火生得正旺,甫自风雪中归来的人,得此住所,真不知置身何处。

    那少女浅浅喝了两口上好的竹叶青,灯光下穿着一套粉绿色的紧身衣裤,更显得丰神如玉,绰约多姿,何况她笑语间眼波四转,艳光照人,古浊飘望着她,不觉痴了。

    那少女见他呆呆的望着自己,脸一红,站了起来,说道:我要睡了。"古浊飘一惊,忙道:"房间已收拾好了,我这就带姑娘去。"那少女掇起风披,她随身并没带什么东西,只支小小的包袱和那柄剑,她对那柄剑看得似乎很珍重,小心的拿着,跟着古浊飘穿出大厅,经过走廊,到了一间房间。她推门一看,那房间布置得宛如女子闺阁,竟似特为她准备为,古浊飘到了门口,便止住了脚步,说:姑娘早点安息吧。"那少女点头嫣然一笑,走进房里,带上门,心里暗自思忖着:"这人倒真是个正人君子,连我的房他都不踏进一步。"转念又想着:"他叫什么名字,我都还不知道,他也不问我的姓名,这人可真怪。"她心中反复思索着,想来想去都是古浊飘的影子,想起方才雪地的一幕,又不禁独自羞得脸红红的。

    哪知门外突然又有敲门的声音,她问道:"是谁呀?"门口却是古浊飘的声音说道:"是我,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那少女芳心一动,漫应着:你进来嘛!"

    门被推了开,古浊飘带着奇异的光采走了进来,那少女正斜倚在床边,古浊飘笔直的走了过来,说道:我有几句话想说,又害怕,不敢说,可是非说不可。"他说着走着,脚似无意中一踩在那少女脚边,忙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那少女被他这么一踩,无巧不巧的正踩在她足侧的"涌泉"穴,浑身顿时一软,然失去了气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心中一急,哪知古浊飘像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又接着说:"我一看见你,心里就觉得说不出来的喜欢你,就想和你接近。"他迟疑的住了口,鼓着勇气又说道:"你要是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了。"那少女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听了又羞,又急,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她从未听人对她说道这样的话,也从未有人敢向她说过这样的话,现在居然当着她的面赤裸裸的说出来,她焉能不羞。不急,但此人却又是她暗暗在喜欢着的,虽然她自己尚未能确立这份情感,但心口又不禁渗合了一丝喜悦。

    她骄腮如花,古浊飘越看越爱,说道:"你要是让我亲亲你,叫我怎样我都甘心,你要是不愿意,你也告诉我,我马上就走。"那少女更羞,更急,脸也更红,心口抨然跳动着,忖道:"他要是真来亲怎么办?怎么这样巧,他一脚正踏在我的穴道上,难道他是装着不会武功,来欺负我?那我真要……"古浊飘已缓缓走到她身前,缓缓俯下头来要亲她,她不能躲,心中也隐隐有一份"不愿躲"的情感,悄悄垂下眼瞳,只觉得一个火热的嘴唇在自己的颊上额上,微一停,又轻吻在自己唇上。

    这时她的感觉,就是用尽世间所有字汇,也无法形容其万一,她只觉得身体像是溶化了,升华了,是爱,是憎,是羞,是怒,她自己也分辨不出来,只觉纵然海枯石烂,这一刹那却是她永生无法忘怀的。

    古浊飘吻着她,看着她骄羞的脸,心中的思潮,也正如海涛般汹涌着,他的手缓迟而生涩的在那少女成熟的身体上移动着,他的心却在想着:"我真无法了解我自己,我渴望得到崇敬,得到爱,但是当人们崇敬着我的时候我却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去得到他们的惊惧和憎恨,唉,我心情的矛盾,又有谁能为我解释呢?

    他让他的脸,温柔的停留在那少女的脸上,膝盖一曲,重重的撞在那少女的膝盖上。

    那少女自然不知道他的心事,只觉得心头有一般温馨,在温馨中又有一种羞急,但她被他的膝盖-撞,却恰好解开了穴道,失去的力量像是山涧的水,澎湃着,汹涌着,急避的又回到她身上。

    随着同回复的力量而生出的一种潜在的本能,使得她猛然推开了那俯在她身上的身躯。

    他瞪着惊异的眼睛望着她,像是不知道这其中一切,在这一瞬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想着:我又怎能怪他?罢了!"想到天意,她的脸更红了,她不知道在这微妙的一刻里,她对他,已经生出一种难言的情意。

    那是一个种持而骄傲的少女,在第一次被人撞开心扉,所生出的揉合着喜悦和爱,憎恨和怒的情感,但是她已原谅他了。

    千百种念头,在她心中闪过,千百句话,在她舌尖翻转,但她只轻轻的说:"你坐下。"古浊飘的眼睛闪烁了,这次他闪烁出的,是真正的喜悦的光采,他望着她,坐在她的身边,她微微叹了口气,问道:"你姓什么?"古浊飘小心的抚着她的纤手,说道:"我叫古浊飘。"那少女的手被他抚弄着,也不挣扎,过了一会,她低声说道:"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她俯下了头,那么骄美而羞涩。

    古浊飘笑了,道:因为我不问,已经知道了,你姓萧,叫萧凌,对不对?"她一惊,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古浊飘笑道:"我虽然笨,但是看你的武功,看你的那柄玉剑,谁还不知道你就是玉剑萧凌呢!"她更惊,挣脱了他的手,急问道:"你也会武功?"古浊飘笑道:"你猜猜我会不会?"

    她猛然站了起来,羞急和愤怒,在这一刹那,远胜过了喜悦和爱,她右手并指如剑,极快的点向古浊飘喉下的"锁喉穴"。

    要知锁喉穴乃是人身的死穴之一,若是有武功的人,必然会躲开,但古浊飘仍然未动,目光中又一次露出奇异的光芒,像是然不知道一切,又像是既使死在这双纤纤五指下,也是甘愿的,更像是早就知道,而且相信她这指根本不会真的点。

    她出指如风,堪堪已点在穴上,忽又手一软,轻轻滑开。

    古浊飘乘势又捉住她的手,她眼圈一红,低声说:"你不要骗我。"一个挥剑纵横,江湖侧目的剑窖,在爱的魔力,似水柔情中,变得柔顺而脆弱了,她顺从的倚在古浊飘的怀里,一个少女的心境往往是最奇妙而不可思议的,当她感觉到"爱"时,她的矜持和骄傲,便很快的消失了。

    这份"爱与被爱"的感觉,也深深感动了古浊飘,但是你若是智慧的,你从他喜悦而幸福的目光里,就会发现有另一种光芒,似乎还藏着一份隐秘,纵然是对他所爱着的人。

    第二天,萧凌斜倚在古浊飘肩上,望着面前的熊熊炉火,几乎已忘了她北来的目的。

    他们似乎有永远说不完的话,纵然有时只是些片断的碎语,但听在他们的心里,却有如清萧瑶琴般的悦耳,她诉说着她的身世,他静听着,虽然那些都是他早已知道了的事。

    江南的暮春深获万春花秋叶,斜阳古道,小桥流水,她娓娓说来,都仿佛变成了图画。

    她说到她的家,她父亲,飞英神剑在她嘴里更成了神话中的英雄。

    她又章起她的玉剑,骄傲而高兴的对古浊飘说:"这就是我们家传的玉剑。"她独出剑来,也是通体纯白,她笑着说:"晤,你看,用玉做的,天下武林,玉做的剑,再没有第二柄了。"古浊飘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那绝非一个书生对剑的看法。

    然后他指着剑上一个钱眼大的缺口,问道:"你这把剑怎么缺了一块?"萧凌想了一回,道:"这个缺口是一个秘密,天下人除了我家自己人外,再没有别人知道,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古浊飘含有深意的望着她一笑,她脸红了,不依道:"你这人坏死了!"古浊飘幸福的说:"好,好,我不敢再笑了,你说给我听好不好。"萧凌用手理了理鬓角,说道:"江湖中有个最厉害的人,叫残金毒掌,你听过没有?"古浊飘点了点头。

    萧凌又说道:"七十年前,我曾祖父萧湘剑客名震天下,那时候武林中每隔十年,有一个较技大会,天下武林的剑客侠士,都去那里一较身手。"她高兴的说:"你看,那该多好玩呀,可惜现在较技大会再也不开了。"她像是惋惜着不能在较技大会上一试身手,古浊飘望着她的表情又笑了。

    她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曾祖父一连两次在那会上取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真可以说是四海扬名,那时候我们家萧湘堡成了武林中的圣地,武林中人,在萧湘堡附近一里的地面上,连马都不准骑,剑也不许挂在身上,你看,他们对我曾祖父多尊敬。"她眼中的光采,是那么得意而喜悦,古浊飘用手拍了拍她的手,她又说道:可是有一天,萧湘堡门前,居然来了一个骑着马的人,身穿着金黄色的衣服,接着剑,那人就是残金毒掌,我曾祖父的弟子看见他又骑马,又持剑,显然是对我曾祖父太不尊敬,气得不得了,上去就要和他交手。"她略为想了一想,像是在回忆其中的细节,才又说道:"那时残金毒掌手臂也没断,手指也是的,还不叫残金毒掌,叫金剑孤独飘。"她说到这里,望了古浊飘一眼,说:"他的名字倒和你差不多呢!"古浊飘用手拭了拭眼角,笑了笑。

    她又说:"金剑孤独飘武功也高得很,我曾祖父的几个弟子不是他的对手,后来我曾祖父出来了,就问他干什么,他说他看不惯我曾祖父,要和我曾祖父比剑,假如他胜了,就要我曾祖父废去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他还说天下武林中武功比我曾祖父高的人不知有多少个,我曾祖父学顺他,假如他败了呢,他就说从此不再使剑,而且还要自行割掉四个手指,这样以后就再也不能使剑了。

    古浊飘毫无表情的静听着。

    她又说:"于是我曾祖父就在萧湘堡里练武场上和他比剑,两人都是一百年也找不出一个武林好手,这一场剑比得自然是精彩绝伦,在旁边看的人只看见漫天剑气纵横,连人影都看不见。"她口如悬河,说得好像她当时也在场目睹似的,她用铁筷拨了拨炉中炭,又说道:"两人的剑法差不多,我曾祖父的剑法虽是冠绝下天,但那人的剑法奇诡,竞不是任何一家的剑法所可比拟的,两人由白天比到晚上,也没有分出胜负,但是他们两人是内家绝顶高手,谁也不肯休息。"她又喘了口气,说道:"就这样,两人比了两天一晚,一点儿也没有休息过,到后来两人的手也软了,连剑都几乎举不动了,但两人都是一样的倔强脾气,谁也不肯放手。到后来还是我曾祖父提议,两人以口代剑,来较量剑术。"她望了古浊飘一眼,说道:"你明白吗?这就是说两人将招式用嘴说出来,一人说一招,假如有一人无法化解对方说出的招式,就算输了。"古浊飘点了点头。

    她说:"两人都是剑术大家,谁也不怕对方会骗自己,于是两人就坐在地上,你一句,我一句,讲了起来,先还讲得很快,到后来越讲越慢,这样又讲了整整一天,还是没有分出胜负。"她笑了笑又道:可是讲话的时候,可以吃东西,所以两人都还支持得下去,忽然金剑孤独飘高兴得一拍大腿,说道残阳青树,我曾祖父想了想,轻易的说柳丝如镜,我曾祖父正在奇怪,他怎会因这一招残阳青树就高兴成这个样子。"她又望着古浊飘笑道:"你不懂武功,当然不知道这残阳青树不过最一招并不见得十分厉害的招式,普通武林中人虽然已经很难抵敌,但是像我曾祖父那样的内家剑手,要化解这招很容易。"她眨了眨眼又说道:"可是我曾祖父却知道残阳青树这一招,化解虽然容易,却不能反攻敌招,因此他说了招"柳丝如镜那就是将剑光在自己面前结成一片光幕,虽然不能攻敌,但自保却绰绰有余,因此我曾祖父并不以为意。

    哪知金剑孤独飘马上连喊出凝金圈士,这一招招式奇诡,那就是封剑不动,也不进击,我曾祖父又想了半天,说出千条万绪,这一招就是将剑以内力振动,化做千百条剑骸去攻击对方,本是极为厉害的煞着,哪知他又毫不思索的喊出五行轮回,这一招也是以内力振动着剑,抖起一个极大的光圈,然后光圈越圈越小,我曾祖父这一招千条万绪被他这光圈一迫,势非要撤剑不可。

    我曾祖父这才一惊,名家比剑,剑要是撤手自然算输了,我曾祖父才知道他这几招都是做好的圈套,引得我曾祖父必定使出千条万绪这一招,他再以五行轮回这一招来破。"她将头倚在古浊飘肩上,又说道:"我曾祖父足足想了一个时辰,还没有想出破解的方法,他老人家看到金剑孤独飘得意的坐在地上大吃大喝,而自己苦思破法,却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心里又气又急,突然大喊回风舞柳,孤独飘一听这一招,急得连手里拿着吃的鸡腿部掉到地上了。"古浊飘眼神一动,问道:"你看到的呀?"

    萧凌笑道:你真坏,我那时还不知在哪里呢,怎么看得到?这是我曾祖父告诉我父亲,我父亲再告诉我的。"古浊飘微嗯了一声。

    萧凌接着又道:"这回风舞柳一招,是我们家传七七四十九式回风舞柳剑中的最后一招,也是最厉害的一招,这招就是手腕一旋,以内力将剑乘势掷去,那剑却借着运内力的旋转,由后面又转了回来,去刺敌人的后背,我曾祖父这一招可真厉害,剑虽然撤了手,但却不是落败,而是攻敌,而且对方这时候前有强敌,后面又有剑刺来,身上的真气又聚在腕上,连躲都无法躲。"她兴高采烈的说:"这一下,可轮到金剑孤独飘着急了,他坐在那里整整想了四个时辰,我曾祖父都休息够了,他才突然站起来,一言未发,拿起剑就将自己右手的拇指和中指削掉,且掉头就走,我曾祖父此时不禁也深深的佩服了他,皆因我曾祖父一生之中,只遇这一个真正的对手。"说到这里,古浊飘的脸上又发光了,像是对武林前辈的那种雄心壮迹,缅怀不已。

    萧凌也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曾祖父他走了,面色也难看得很,突然拿起手中的剑,就是现在我身上这柄玉剑,又拿起金剑孤独飘遗留下的那柄金剑,将金剑朝玉剑猛然一斫,哪知道我曾祖父那样的功力,也只把这玉剑所了个缺口,并没有斫断,这就是这柄玉剑缺口的原因。"古浊飘接着问道:那柄金剑呢?"

    萧凌道:那柄金剑却斫坏,剑口也损了。"

    两人静了一会,萧凌又道:"后来我曾祖父告诉我祖父,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老人家说,假如真的动手,他老人家绝不会想到回风舞柳这一招,因为他老人家那时候还不能将这招练到败敌伤人的地步,所以他老人家觉得虽然胜了也不大舒服,就是使出这招,也不能伤得了孤独飘,过了两年,我曾祖父突然定下一条规约,那就是我们萧家的人,从此不许过问江湖中的事,也不可到江湖中去争名头,谁要违背了,就不是萧姓子孙。

    到后来我祖父才知道,这时候金剑孤独飘已经被东海三仙里的悟真人将左臂斩断了,我曾祖父告诉找祖父,金剑孤独飘那时掌力尚未练成,假若不是因为不能使剑,悟真人也未必能伤得了他,所以我曾祖父很难过,才不准自己的子弟过问武林里的事情。"古浊飘微叹一声,付道:"这萧湘剑客果然不愧为一代宗主,比起现在那些武林中人来,真不知要强胜多少倍了。"萧凌又道:"后来,这金剑孤独飘改名残金掌,行事越来越怪僻,而且他练的掌力之毒,更是天下无双,江湖中人却称为残金毒掌,给他加上了个毒宇。几次想置他于死地,可是我们萧家的人却后来没有参与过,奇怪的是,残金毒掌也再没到我们萧湘堡来寻仇,就是我曾祖父死了,他对我们萧家人仍然不同,无论什么事,只要有萧家人参与,他都绝对不管,我们萧家的人,对他也尊敬得很。"她回头看了古浊飘一眼,笑道:你别以为我们尊敬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对,其实他一诺千金,正是丈夫的本色,比起昨天晚上那三个自命侠客的老头子,不知要强上了多少倍,喂,你说我的话对还是不对?"古浊飘道:对极了,对极了。"他说这话时,像是没有一丝情感。

    萧凌叹道:"现在我曾祖父早死了,连我祖父亲都死了,可是残金毒掌卸仍然活在世上,看来这个人真的是不可思议了。"说到这里,她微敛黛眉,道:可是前些日子,北京城里一个什么镇远镖局派了一个人来,拿着我曾祖父手刻的竹木令,说是要我们帮他们一起对付那又重现江湖的残金毒掌,我父亲虽然不愿意,但也没有办法,那竹木令是我曾祖父当年手刻的,一共只刻了七面,他老人家刻这竹木令的用意是因为他老人家觉得平生之中,只对七个人或是有着很深的歉意,或是欠着人家的情,而他老人家虽然自己订下规约,不得过问武林中事,但是这七个人却例外,所以才刻了七面木牌,无论任何人,只要手持这竹木令,随便叫我们萧家人做什么事都可以。

    可是我曾祖父刻好木牌之后,想了想,只送出去了四块,其余的那三块仍然存在我们家里,他老人家选出去的这四块竹木令,谁也不知道送给了些什么人,这么多年来,这竹木令只出现过两次,连这次才是第三次,我父亲因为我曾祖父留有遗命,所以不得不管这事,但是我父亲又不愿意亲自出手,就派了我出来。"她笑了笑,说道:"可是我呀,我也不愿意,别说我一家打不过那残金毒掌,就是打得过,我也不愿意打。"她吱吱喳喳说个不休,古浊飘虽然面上一无表情,但从他的眼睛里,却可以看出他的情感在急遽的变化着,起伏着。

    往事如烟如梦,齐都回到他心头,但他除了自己之外,谁也不能诉说。

    他伸手轻轻搅过萧凌的腰肢,说道:"那么你为什么又要来呢?"萧凌道:我非来不可呀,何况我也想见识见识这残金毒掌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她笑了笑,又说:"我从小到大,都闷在家里,现在有机会出来玩玩,正是求之不得。"古浊飘哦了一声,目光远远投在窗外。

    下午,他准备了辆车,将萧凌送到镇远镖局的门口,他从车窗内望见镇远镖局门口匆忙的进出着一些挺胸凹腹的剽悍汉子,那金刀无效黄公绍想是刚用过饭,正悠闲的站在门口剔牙,还有一个颀长而瘦削的年轻人也站在他身侧,指点谈笑着。

    他回过头来,对萧凌说道:"这里就是镇远镖局了。"萧凌也探旨到车窗边,望了望,突然惊道:"你看,昨天晚上那个老头子也站在那里,神气扬扬的样子,哼,我非要他好看不可。"古浊飘笑了笑,对这些事,他像最一点也不关心,其实他对任何事都像是那么冷漠,仿佛天下的人和事,就没有一件是他屑于一顾的,又仿佛是连他本身的存在,都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看法。

    萧凌斗然也发觉了他的冷漠,她开始觉得他是那么飘忽而难以捉摸,有时热情如火,有时又冷漠似水,像是百无一用的书呆子,又像是世-亡任何事都不能瞒过他的智者。

    但是她少女无邪的心,已完属于了他,她想:无论他是什么人,我都会一样的爱他。"于是她温柔的望着他,问道:"你陪不陪我进去?"他摇了摇头。

    当然,他也发觉了她眼中流露出的失望之色,无论如何,他不愿伤她的心,虽然,他已感到自己对她的情感,仅仅就只这么短短的一天,已冷淡了许多,远不如初发生时那么热烈了。

    他暗暗在责备着自己:"为什么我对已得到东西,总觉得不再珍贵了呢?为什么我的内心总好像有一种更强烈的力量来反抗我自己的思虑呢?我真不懂这是什么原因!"他将眼光极力的收了回去,温柔的渗合到萧凌的目光里,笑道:我是个书生,跟你们这些侠客在一起总觉得不大自然,你还是一个人去吧,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见我,就来找我好了。"萧凌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古浊飘为她推开车门,她悄然下了车,听见古浊飘在她耳畔说:"我在家里等你。"她心口又升起了-丝喜悦的甜蜜,微侧了侧头,让自己的耳朵触着古浊飘温暖的嘴唇。

    然后车门被关上,车驶去了。

    骤然,她觉得像是自己所得到的一切忽然失去,又像是自己失去的一切重又得到,她不禁暗笑自己的痴,她想:"我们又不是永远不能相见,为什么我会有达种感觉呢?"她迈开步子,向镖局门口走去。

    金刀无故黄公绍正为着他身旁少年的一句话得意的大笑着,忽然看到萧凌由对街走来,脸色一变,他不知道萧凌是何身分,当然更不知道萧凌的来意,还以为她是来找自己的。

    他又不愿意昨晚发生的那些事,让镖局里的群豪知道,但他也无法阻止她。

    可是他觉得这少女竟似然没有看见自己的存在,人类都有一种安慰自己的本性,他忖道:"昨天晚上黑夜之间,也许她根本没有看清我……可是她此来又是为着什么事呢?"在他的念头里,根中没有一丝会想到这少女竟是他们终日期待的玉剑萧凌,镖局中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错觉,认为那玉剑萧凌一定是个男子,玉剑萧凌足迹没有出过江苏虎邱,自是也难怪镖局群豪会生出这科,错觉来。

    萧凌走到门口,她鲜红的风氅,惊人的艳丽,使得镖局门口的那些大汉目眩了。

    那本是站在金刀无敌黄公绍身侧的瘦长少年,此时迎了上来,萧凌一看黄公绍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付道:"你以为你悄悄一溜,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那瘦长少年走了过来,问道:"姑娘想是要找什么人吗?"萧凌打量了少年一眼,见他鼻直口方,目光如鹰,显得精明已极,倒也像是条汉子,遂说道:"请问这里有位金刚司徒项城吗?"那瘦长少年一听她竟找的是司徒项城,而且连名带姓一起叫了出来,显见得对这位在武林中地位颇高,声名赫赫的金刚掌,并不十分尊敬。

    他惊讶的望了这少女几眼,见她身段婀娜,美丽如花,忖道:"近年武林中并没有听说出了个这样的人物呀?"但是他做事素来谨慎,绝不会将心中防惊讶丝毫露出,仍客气的说:"原来姑娘是找司徒大侠,请问姑娘贵姓,有何贵干,我这就替姑娘回复去。"萧凌道:"你就告诉他,说是苏州虎邱潇湘堡有人来访便是下?"那瘦长少年更惊,问道:"姑娘就是玉……"

    萧凌不耐烦的抢着道:"对了,我就是萧凌,特来求见!"那瘦长少年不觉肃然,躬身一揖,道:"原来是萧大侠。"瘦长少年也是武林中一等一的角色,他对萧凌这么尊敬,倒不是为了玉剑萧凌的名头,须知光是"玉剑萧凌"这四字,在武林中还是个陌生的名字,如果加上"江南潇湘堡的玉剑萧凌"几字,那在人们心目中就完造成另外一个印像了。

    皆因潇湘堡在武林中,地位极高,是以瘦长少年一听,便肃然生敬。

    金刚司徒项城迟迟没有任何举动,也是在等着潇湘堡的来人,他此次邀集武林豪杰,话虽讲得冠冕堂皇,是为了挽救武林之劫,其实他私心自用,却是为了挽救镇远镖局的危机。

    他根本没有任何计划来对付残金毒掌,也无法有任何计划,残金毒掌形踪飘忽,来去无踪,试问他如何找呢。

    他心中的打算是将玉剑萧凌留在镇远镖局,他想有了潇湘堡的人在,那残金毒掌便不会对自己有何举动,他却不知道残金毒掌这次重现江湖,目标根本不是在他一个小小镇远镖局身上。

    他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打算很聪明,他哪里知道这其中事情的复杂,人的变化,却是他所万万没有料想到的呢!

    玉剑萧凌这几个字,像一阵风,使得镇远镖局忙乱了。

    金刚司徒项城并不以玉剑萧凌是个女子而失望,他想即使玉剑萧凌只是个小孩子,只要是潇湘堡的人,对他来说并没有一丝区别。

    他老于世故,精于谈吐,虽然心事重重,但却仍然是那么从容的样子。

    他招待着萧凌坐在客厅上,看见她只是一人来到,龙舌剑却仍未回来,他忍不住要问,但忽又想到龙舌剑林佩奇游侠江湖多年,绝对不会生出意外,想是另有他事,何况只要玉剑萧凌来了,龙舌剑回不回来,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玉剑萧凌初出江湖,虽然有些地方显得很不老练,但是她本极聪明,又擅言词,也应付得头头是道,自有另一种风范。

    她自幼骄纵,从未吃过亏,昨夜雪地那一幕她仍末忘怀,总想让那三人吃个苦头,便说道:老镖头,这些日子江湖豪杰来的很多,可不可以为我引见一下,也好让我瞻仰风采。"司徒项城忙道:"这个当然是应当的,其实他们也早已闻萧姑娘的大名,急欲一见了。"他转首向立在身后的镖伙嘱咐了几句,叫他将人请来,又指着坐在下面的那个瘦长少年说:我先给姑娘引见一人,这位就是近中传名的入云神龙聂少侠,你们两位都是少年英雄,倒可以多亲近亲近。"说完一阵大笑。

    萧凌只淡谈的看了他一眼,入云神龙聂方标却像是脸红了红,她情已有所寄,自然不会再注意到别人,可是聂方标突然见到了这年纪相若的侠女,自然难免会生出好逑之念。

    过了一会,厅外走进一个面色赤红的矮胖老人,一进来就高声笑着说:"听说江南潇湘堡有人来,快给我引见引见。"金刚司徒项城似乎对此人甚为尊敬,站了起来笑道:"孙老前辈来了,这位就是飞英神剑的女公子,玉剑萧凌萧姑娘。"那老者哈哈又笑道:"好得很,好得很,果然是超群脱俗,清丽不凡,故人有后,我名头子真是太高兴了,真是太高兴了。"司徒项城忙道:"这位就是江湖人称天灵星的孙老前辈,昔年与令尊也是素识。"萧凌一听如此说,忙也站了起来,她虽对老头不太看得起,但此人即是她父亲的故友,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她都未想到飞英神剑根本不在江湖走动,朋友极少,这天灵星孙清羽不过仅仅和他见过一面而已,怎能称是素识,如今只是在拉关系罢了,她人世尚浅,当然不知道这些处世的手腕。

    此时,又有些人走进大厅,萧凌一看,昨晚那三个老头其中的两个正在里面,遂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都在暗暗盘算,怎样来使这两个曾经对自己不敬的人,大大出一次丑。

    金刀无故黄绍公及八步赶蝉程垓,此时当然也发觉江湖侧目的潇湘堡传人玉剑萧凌,就是自己昨夜雪地中遇见的红衣少女,心中顿起了惶恐和羞愧,但他们估计着自己的身分,在这种情况下,又势必要碰面,脸上不禁变得异样难看。

    但他们和萧凌三人间心里的念头,金刚司徒项城自是不会知道,所以他仍兴致冲冲的要为他们引见。

    就在这颇为尴尬的一刻里,玉剑萧凌心中的另一个念头,使得她的心软了下来,她想起自己说要对付金刀无敌时,古浊飘脸上的那种冷漠表情。

    她想:"他-定不喜欢我对人那么尖刻,我又何必为了这些不必要的事,去使他不快呢?何况这两人虽然出言不体,但我也抽他一鞭中,总可以算扯平了,若然我客客气气的对他们,不再提那件事,他知道了,也一定高兴得很。

    她想着想着,脸上露出春花般的微笑,一种奇妙的感情,使得她除了古浊飘之外,对其他任何人的爱憎,都变得不再那么强烈,而且仿佛只要是古浊飘不喜欢的事,她就都能忍着不做。

    这就是人类,对于人来说,本身内在情感的力量,远比任何力量都大得多,尤其是这种爱的感觉,其力量更是奔滚的洪水,无坚不摧的。

    所以当金刚司徒项城将黄公绍、程垓两人引见她时,她只微笑着,这因为她心里正有一种幸福的憧憬,而这感觉,远比其他任何感觉都强烈,使得也对别的事也不再关心了。

    八步赶蝉程垓和黄公绍两人,当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只是交暗暗的感激着她替他们两保住了脸面。

    所以这场合里,虽然其中每个人心里都在打着不同的念头,然而大家却都是愉快的。

    这因为他们所冀求的,都已得到了满足。

    幸福着的萧凌,容光更艳丽,她像是群星中的月亮,受到大家的称颂和艳羡,然而她却觉得这些千万句美言,怎比得上古浊飘轻轻的一瞥。

    晚上,她再也按捺不住对古浊飘的怀念,于是她叫司徒项城为她准备了辆车,说是要去拜访一个久居京城的父执,金刚掌自是满口答应。

百度搜索 残金缺玉 天涯 残金缺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残金缺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残金缺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