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路上,她也碰到过不少武林人物、然而她惶恐之下,却没有向别人打听什么,当然也不知道小柳铺上到底已发生过什么事没有。

    到了小柳铺,一脚踏上那条小路,她才知道这小小的市镇果然已有了极大的改变,最显著的是,两旁多了数十块店招。

    然而这小镇虽然已比以前繁盛,但是却平静得很,看不出有什么热闹发生的样子,石慧不知道即使是一块巨石投入水中,它所激起的涟俯,也是很快就会消失的,她还在暗自庆幸着,自己在任何事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赶到了。

    小柳铺虽小,但是要找一个人还是不大容易,尤其是此刻的石慧,想了想,她只有向别人打听,而据她经验所及,无论要打听什么事,最好:的对象当然就是酒楼菜肆中的堂棺、小二。

    但是她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已经迟了。

    原来几天之前,这小镇铺上,就又生出一件为天下武林所触目的大事。

    那饭铺中的店小二在接过石慧的一些散碎银子之后,口沫横飞他说道:"那天下午,我们这里来了一个身穿着黑衣服的人,右臂上系着布条,像是受了伤,可是这些日子来我们江湖好汉见得多了,受伤的人更见得多了,也没有怎么注意他。

    "那人身材不高,走到我们铺里,就叫了好多菜,可是却又不吃,我也不敢多去招惹他,因为他那一张脸,又冷又硬,像是刚从棺材里跑出来似的,看一看都会吓死人。"石慧听他光说闲话,不耐烦的催他快讲,那店伙虽然会说普通的中原方言,却又说得不十分高明,他努力的说下去道:"那时候,我们小柳铺上的每一家店铺里,差不多都贴着一张纸条,那是一位叫做游侠的大侠客贴在这里的,上面写着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要找一个无影人报仇,我们店里也贴了一张。"说着,他手朝靠南的墙上一指,石慧随着望去,看到那墙上新涂上一大片白垩。

    店伙接着又道:"那张字条原来就贴在那地方,那穿着黑衣服的人一看到那张字条,身子就鸟一样地飞了起来,朝那张字条一抓,真有本事,他随便一抓就把那么牢固的墙抓坏了一大片。"店伙摸着头,仿佛对这种有本事的人非常羡慕,接着又道:"后来,我才知道这身穿着黑衣服的小瘦子敢情就是无影人,他刚抓下那张字条后,就有一位长得庸洒得很的年轻剑客跑了进来,这年轻的剑客也是大大有名的角色,叫做六合剑丁善程,跑进来之后就朝那无影人一拱手,那无影人却大刺刺地坐在那里不理他,六合剑也不生气,只对无影人说游侠谢大侠在外面等着她。"这店伙原来口才极好,像说书似的一讲,石慧听得紧张已极,那店伙一笑,道:"昨天有位大爷带着两个女孩子来这里,也是问这些话,听得也是紧张得很,跟你——"石慧不耐烦地一拍桌子,催道:"快说下去。"店伙暗暗吐舌,只得转回话头,接下去道:"当时我就奇怪,这位无影人右手受了伤怎么还能打架,哪知后来我跑出去一看,嘿,您猜怎么着,"他故意一顿,道:"那位游侠谢大爷呀,竟是两条手臂都没有了,只剩两条腿,可是人家果然不愧是大侠客,虽然成了残废,但是站在那里还是威风凛凛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显得狼狈、寒酸。他竟一伸大拇指,又道:"这位谢大爷可真是个好汉,看到无影人来了,就仰天大笑了一阵,笑得声音震得我耳朵直嗡嗡,两人面对面的刚说了几句活,旁边就围满了不知多少人,敢情有人就专为着要看这场热闹赶到小柳铺来的,因为我去得早,所以站在前面,后来我怕后面的人看不到,就索性坐下来了。"这店伙仿佛得意已极,接着道:"那无影人三言两语之下,身子不知怎么一动,就掠到谢大爷身前,左手一晃,就朝谢大爷劈了过去,谢大侠没有手,当然不能还手,可是人家那两条腿却厉害得紧,像扭股糖似的,左面一拐,右面一拐,无影人根本连边都摸不到他的。"这店伙像是对谢铿极为推崇,对无影人却无甚好感,石慧不禁"哼"了一声,店伙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她哼的什么,又道:"这两人本事都大极了,就在我们街头的那一大块空地上,打了半天,我也看不清他们到底怎么动的手,只看到两条人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动着,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两人打了半天,忽然飕然一声,从人头上又飞进来个人,是个三十多岁四十来岁的男子,长得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我要不是亲眼看见,可真不相信他也会有本事。"石慧暗忖,知道这人必定就是她父亲石坤天,知道了这消息后,也赶了来,她心里不禁一呆,因为她知道她父亲的武当剑法,还在那天中六剑之上,她父亲一来,她母亲就不会吃亏了。

    那店伙接着道:"这人一飞进来,就大叫无影人和谢大爷住手,哪知这时候那位六合剑丁大爷也飞了出来,拦住那个人不让他跑到谢大爷动手的地方去,那人不答应,两人三言两语,也打了起来。

    "这两人一打,可更热闹,原来两人都使剑。一动上手,只见满天剑光乱闪,四面的人都吓得直往后退,生怕剑光碰着自己。

    "这时候,大家都只恨爷娘少生了两只眼睛,看了这一堆,就顾不得看那一堆,我暗地一盘算,知道正主儿是谢大爷和无影人,六合剑他们不过仅是陪衬而已,所以我的两只眼睛,就集中了部精神朝谢大爷这面看。""可是那边剑光像是几百双长银色翅膀的蝴蝶似的满天飞舞着,我有时也舍不得不看两眼,可是无影人突然惨叫了一声——"石慧紧张得竟站了起来,店伙看了,不敢再卖关子,赶紧说下去道:"我眼睛朝那面一看,那边动手的两个人已经倒下一个,我也没有看清是怎么倒下去的,后来我听一位好汉说了才知道!"这店伙喘了口气,石慧暗自默祷,希望倒下去的是游侠谢铿,而不是自己的母亲——无影人。

    那店伙见到她脸色发青,心里有些奇怪,接着又道:"原来谢大爷和无影人打了半天,可说得上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打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后来不知怎么一来,谢大侠张口一喷,从嘴里吐出一粒小丸子来,飕然打向无影人。

    "而无影人那时候正用了一招什么春燕剪波,看到那粒小丸子打来,就往旁边一闪,哪知谢大侠早已算好了她这一着,本来踢向右边的一条腿,这时候突然一拐转,朝她腰上踢去。

    "可是无影人也自了得,在这种时候,还能又一扭腰,右掌飕然下切,唉——但是她忘了右掌已经受伤,根本不管用了,谢大爷一脚着实踢在她腰眼上,另外一只脚也跟着飞了起来,砰然一声,也就踢在她右边的胸前——"石慧听得心胆俱裂,"叭"的一掌,将桌上的茶杯都震得飞了起来,那店伙一打哆嗦,一想起昨天带着两个女子的少年,听到这里也是面目一变,他怔了一会,赶紧赔着笑说道:"他们这些武功,我可不知道,这是我听别人吃饭的时候说的,还说谢大爷那种腿法,是什么久已失传的燕爪,我也弄不明白,明明是腿法,为什么却又叫做爪。"石慧强自忍着泪珠,道:"说下去。"

    那店伙才又说道:"无影人被谢大爷这两腿,踢得往后飞了几尺,跌到地上,旁边看着的人都叫起好来,敢情这谢大爷人缘很好。"石慧又冷哼一声,脸上的颜色难看已极,眼睛都红了,那店伙一看,暗付道:"这女子大概和那无影人是朋友。"暗暗一伸舌头,将翻了的茶杯扶好,才又接着往下说道:"可是我看起来,那无影人也蛮不错。"偷偷一望石慧,又道:"六合剑丁大爷和那人一看这里的情形,就马上住了手,六合剑掠到谢大爷旁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另外那个英俊的中年人,却和无影人是朋友,飞一样的跑到无影人那边,去看无影人的伤势。""伤势怎样?"石慧情不自禁,焦急地向那店伙问道。

    那店伙摇着头说道:"那时候的无影人,满身是血,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位男子,低低他说了两句话,谁也没有听到,那位中年剑客就横抱她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从人堆里往外面掠了出去。""他们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石慧又焦急的问道!

    那店伙又摇了摇头,道:"这我也不大清楚,那位谢大爷等到那位中年剑客抱着无影人走了后,就对四周的好汉说了几句话,意思就是说他自己的恩仇都已清了,以后他也不想再过问江湖上的事了,脸上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

    "那位中年剑客带着无影人还在对面那家客栈里住了两天,那无影人的伤重得很,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样子,后来那位中年剑客就雇了辆车,带着无影人朝南面走了,我看——"他一看石慧的脸色,下面的话就机警地顿住了,改口道:"我看姑娘最好到对面那家客栈去问问,是那家客栈的小潘替他们雇的车,也许能够知道他们往哪边去了也不一定。"他拿起毛巾:"姑娘,你还没有点菜呢,要吃些什么呀?"话刚说完,石慧已经跑出去了。

    石慧此刻的心情,乱得仿佛一堆乱麻似的,哪有心情来听这店伙的废话,她极快地穿过街,走到那家客栈,寻着小潘一问,那小潘像所有做这种事的人一样,也是个多话的。

    他源源本本的向石慧说道:"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天,那位无影人,委实伤得太厉害,我一看不对,就替他们雇了辆车,讲明的是先到西安,再到湖北,一共是五十两银子脚力钱,姑娘假如要找他们,也容易得很,因为那辆车是老刘的,那匹马少了一只左耳朵。"石慧得到了确讯,在这小柳铺上连休息都没有再休息一下,就又往南面折回,一面噢悔着自己在路上不曾留意,否则也许先前就会在这条路上遇着他们也未可知。

    此刻,她心绪完迷乱了,入了榆林关之后,她已和先前成了两人,这么多天来,她几乎未饮未食未眠,衣服松乱了,头发也松乱了,娇美如花的面孔,已完失去了以前的风韵。

    路人都侧目而望着她,她却视若无睹,目光急切地搜索着每一匹拉车的马,但令她失望的是,每匹马都完整的生着两只耳朵。

    由来路走回,这是一条当时行人必经的官道,来往着络绎不绝的旅入,行色虽然都是匆忙的,然而石慧的匆忙却更远在任何人之上,她几乎在光天化日下行人这么多的道路上就施展出夜行功夫来,脚不沾尘地往前走。

    天色既暮,路上的行人渐稀,她仍然急切地赶着路,直到天完黑了,笔直伸向远方的道路上,再也没有一条人影——

    蓦然,她听到一种在打斗时所发生的喝叱声,那是来自路旁的一片疏林里,她心里虽好奇,但此刻有着急事,她也没有这份心情去看一看,极快地从那片树林外掠了过去。

    然而,她身形一转,又掠了回来,因为她突然听到那喝叱声音里有一个声音是她所熟悉的,熟悉得她不得不转回来。

    凝目往林中一望,她就看到林中有剑光缔绕着,还有马嘶声,她毫不迟疑地一掠而入,目光动处,不禁也惊呼出来。

    原来这片树林占地颇狭,穿过林子,就是一片荒地,此刻荒地上停着一辆马车,车窗紧闭。车辕旁畏缩的站着一人。

    马车前有三个人在极为剧烈地搏斗着,其中一人长剑纵横,抵敌着对方的两件奇门兵刃,她不用看清那人的面貌,从那人那种轻灵的剑法和身形,她就可以知道那人就是她的父亲——石坤天。

    她惊呼着掠了上去,石坤天眼角动处,看见是她,也喜极而呼出声来。

    原来丁伶身受重伤后,石坤天照顾着她在小柳铺上的客栈中静养了两日,丁伶的伤势越发沉重了,石坤天心情的悲哀和沉重可想而知。他自家是武当高弟,对丁伶的伤势如何看不出来,他知道丁伶的死,只是时间问题了。

    于是他照料着丁伶南下,因为他觉得人都是应该死在他的故土,再者,他还希望能够有奇迹出现,能够有人治愈丁伶的伤势。

    他们自然走得极慢,白天路上行人紊乱,嘈杂声又多,他体恤伤者,索性夜间赶路,哪知走到黄陵过来的这一段路上——

    石坤天正支时着车窗,向外下意识地看着夜色,突然,他觉得在马蹄声和晚风声之间,似乎有一种夜行人行动时的声音,当然,那需要极为敏锐的听觉,才能从车声和晚风声中辨别出来。

    但是石坤天认为自家并没有警戒的必要,因为他自家根本素无仇家,而丁伶,谁都知道她已是奄奄一息的重伤之人。

    但是,车身突然一倾,向左面作了一个急剧的转弯,车夫的惊叫声,马的惊嘶,突然从车厢前面传了过来。

    石坤天虽然隐息多年,但他终究是在江湖上久经闯荡的人物,虽然知道已经突然生出变故,但仍然沉得住气,厉声喝问了一声。

    前面并没有任何口答,石坤天拔开门栓,悄俏推开门,马车在有些颠簸的前行着,他伸手一搭车顶,身躯倏然灵巧地翻了上去,寒光一引,已将背后斜插着的长剑撤了出来。

    前面赶车的脚夫两侧,一边夹着一人,已经夺过绥绳,将马车赶到荒地上去,石坤天剑眉一立,厉声道:"停住。"话声未落,手中青光暴长,匹练似的剁向前座那突来的暴客,他知道这两人心怀叵测,是以下手也绝未容情。

    那人缩肩藏身,"唰"的从车座上翻了下去,石坤天剑势一转,虹飞天畔,剑光微颤间,"唰"的点向另一人脑后一寸的哑穴,剑光微错,分扫两目后的藏血穴。

    那人冷笑一声,右手一支车座,"唰"的,也往前面掠下,拉车的马受了惊吓,仍往前奔,石坤天身形一长,紧紧抓住了缰绳,那匹马空自发威,竟无法再往前面移动半步。

    突袭的两个暴客一左一右站在车的两侧,石坤天目光动处,看到这两人身材一高一矮,身都裹在一件黑缎子的短衫裤中,头上也用黑缎包着头,身量高的粗眉大眼,身量矮的眉清目秀,他想了想,自家生平,从未见过此两人。

    他一脚踏在车座上,厉叱道:"朋友深夜中拦住兄弟的车子,竟欲何为,若两位是合字上的朋友,上线开扒,也该看得出兄弟身无长物,若要几两银子的盘缠,兄弟身上倒有。"他一张口就是老江湖的口吻,话说得极为漂亮,可又一点儿也没有透出含糊。

    那两人动也不动的听着他说话,等他说完了,才阴阴一笑,道:"你少说乱话,我两个大爷要找的是你带着的那个瘦小子,我两个大爷和他有杀师之仇,今天一定要把他杀死。"他说的话,完不像华夏后裔所说,也不是中原口音。

    石坤天暗暗皱眉,他也知道自己爱妻生平结仇极多,不知怎的,又结上了这两个仇家,而且这两人来路诡秘,又显得有点儿怪,不知道是何来历,略一思索才沉声说道:"朋友高姓大名,和她有什么解不开的梁子,她已身受重伤,朋友有什么话,就都冲着我姓石的来说好了。"那高身量的汉子又阴阴的一声怪笑,说道:"你不认得我大爷,我大爷倒认得你的。"怪笑声中,突然伸手将包在头上的黑缎子抹了下来,石坤天这才一惊。

    原来这汉子头上光秃秃的,是个和尚,石坤天再一仔细打量,心中一动,突然想起这和尚就是天赤尊者的弟子之一。

    原来这两人果然是天赤尊者的两个弟子,他在千蛇之会上,以天雷神珠炸伤群豪,又在混乱中背去天赤尊者的尸身,躲过了岳入云的追踪,将天赤尊者的尸体略一检视,才知道天赤尊者在中白非一掌之前,已经身受了巨毒。

    这高大和尚,原来是天赤尊者的首徒,天赤尊者生性极怪,他的几个徒弟,也唯有传过他两手真功夫,是以他能避过岳入云,又能再次潜回灵蛇堡,用数十粒天雷神珠再将灵蛇堡炸得一塌糊涂。

    他不但武功在同门之上,心机也极深沉,不知怎么,竟给他打听出来那曾和他师父动过手的瘦小汉子就是专会施毒的人,他一想之下,恍然大悟,就追查到丁伶的下落。

    他知道丁伶受了伤,打听出来丁伶坐了这么样一匹少了耳朵的马拉着的车,这样,他们才赶了来,将石坤天拦在路上。

    石坤天虽然已知道他们是天赤尊者的徒弟,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爱妻和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更不明白怎么会有杀师之仇,"难道就凭怜妹就能够杀了天赤尊者?"他不禁有些奇怪了。

    石坤天正自疑惑间,那高大的和尚已一声怒吼,扑了上来,掌中寒光一点,一枝似笛非笛的兵刃挥向石坤天,石坤天当然不能在车上动手,身形一动,掠了下去,手中长剑剑花错落间,分剁两人。

    武当九宫连环剑,剑式轻灵,那和尚脚跟半旋,掌中奇门兵刃顺势一划,半途手腕一挫,点向石坤天结下二寸六分的璇玑重穴,隐带风雷,显见得内功颇具火候。

    "行家一伸手,使知有没有。"石坤天见这和尚一式甫出,就知道这天赤尊者的徒弟手下颇有几分真实的功夫。

    他突然沉时挫腕,白剑上引,又削那和尚的手腕,腰畔突有风声一凛,那女徒的银鞭已带着风声横扫他的腰间,剑身突然斜斜一划,正是武当九宫连环剑里的妙着:"神龙突现。"那高大的和尚闷哼一声,脚跟又一旋,手腕一扭,掌中兵刃"唰、唰",突然在石坤天绝对料想不到的部位点向他腋下三寸、乳后一寸的天池穴,脚下所踩的方位,也是中原武林所无。

    "那女徒掌中银鞭也划了个圆圈,一旋一带之下,扫向石坤天的顶间。

    石坤天徽徽一惊,剑光一引,身随剑走,"唰唰"又是两剑,他在这九宫连环剑上已有数十年的造诣,每一出手,时间,部位都拿捏得极稳、极准,剑扣连环,招中套招。

    但是这天赤尊者的两个弟子,一来是因为在人数上占了优势,再者却是因为那高大的和尚在危急之间,便会倏然使出一手怪招,而那女徒的无骨柔功,也使得石坤天颇难应付。

    最主要的却是他这些天来,心中悲伤惶急,几乎是目未交睫,水未沾唇,在功力上自然打了个极大的折扣,而且武当剑法以轻灵为主,而石坤天却不敢掠动身形,因为他必须守在这马车前,保护着车内的丁伶。是以交手数招下来,这武当剑客不但未能占得上风,而且缚手缚脚,已有些相形见绌。

    就在这时候,林外一声惊呼,极快的掠进一条人影来。

    石坤天目光瞬处,见到掠来的这人影竟是自己的爱女,大喜之下,也叫了出来,剑工上却不免微一疏神,被人家抢攻了数招。

    石慧当然还弄不清自己的爹爹为什么会和别人动手,但她也根本不需要知道原因,一声娇叱,迎了上去,双掌齐出,迎向那女徒。原来她身畔从来不带兵刃,此刻只得以空手迎敌。

    幸好这女徒武功并不甚高,掌中虽有银鞭,银鞭中也偶有一两式奇诡的妙着,但石慧武学既杂,轻功又高,婀娜的身躯如穿花的蝴蝶,围着她三转两转,已占了上风。

    那边石坤天也自精神陡长,剑式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地压向那高大的和尚。十招过后,那和尚觉得压力大增,心中已有微微作慌,而那边的石慧在连换了武当的七十二路擒拿手和终南的无形意象拳两种招式后,右掌自银鞭的空隙中穿出,"砰"然一掌,击在那女徒的右面肩肿上。

    石慧掌力虽不雄厚,但这一掌着着实实地打中,也不是那女徒禁受得了的,她一声惨呼,手中长鞭落地,石慧得理不让人,双掌一圈,伸缩之间,掌缘又切在那女徒的胸肋上。

    那女徒"叭"的仰面跌在地上,石慧身形一动,跟过来又是一脚,踢在她的腰眼,这一脚的力量,更大于掌力,她瘦怯怯的一个身子,随着石慧的一脚,又打了两个滚溜,伏在地上,身受这几处重击之后,眼看她已是无救的了。石慧冷笑一声,侧过身子去看她爹爹动手的情形,那高大的和尚见到同伴受伤,心中更作慌,手中兵刃左支右继,越发招架不住。

    石慧知道这人不出十招,就要伤在自己爹爹的剑下,索性站在旁边袖手旁观,心中动念之间,又跑到伤在她手中的那女徒身侧,想看看这人伤得究竟如何,因为此刻她心性已改,忽然想到自己和人家究竟有什么过节还不知道,如果胡乱就伤了人家的性命,岂非有些说不过去。

    哪知她刚刚走到那人的身侧,那女徒的下半身突然像鱼尾似的反掷了上来,石慧淬不及防,万万没有想到人家会有此一着,竟被那女徒以无骨柔功而踢出去的两腿,踢在小腹上。

    她痛极之下,也叫出声来,随声一脚,又将那女徒踢飞了出去,但自己也痛得蹲了下去,冷汗涔涔而落,若不是那女徒身受重伤,体力已不继,否则这一脚踢在她小肚上,她焉能还有命在。

    石坤天听见女儿的惨叫声,心中急怒交加,长剑斜削,划起长虹,削向那高大和尚的喉下。

    那和尚手中兵刃方自一架,哪知石坤天剑到中途,也倏然转变了个方向,斜削之势猛然一拖,手腕一抖,抖起点点的剑花,那和尚只觉得眼前剑光缭绕,心胆俱裂之下,胸前已着了三剑。

    石坤天这三剑正是生平功力所聚,最后那一剑竟由那和尚的巨关穴上直刺了进去,巨关在鸠尾下一寸,是为心之幕也,又谓之追魂穴,手指一点,便能制之死地,何况石坤天的这一剑几乎送进半尺,登时便气绝了。

    他拔出长剑,连剑身上尚在顺着剑脊往下滴的血滴他都不再顾及,忙一纵身掠了过去,此刻石慧的脸色,已经痛得煞白了。

    石坤天长叹一声,将剑回于鞘内,双手穿过石慧的腿弯和肋下,将她抱了起来,掠回车旁。

    那车夫几曾见过这种鲜血淋漓的场面,吓得两条腿不住哆噱,一见到石坤天走过来,赶紧为他打开车门,可是几乎手软得连车门都开不开了。

    石坤天将爱女抱进车厢,吩咐车夫继续往前面赶路,不一会车声磷鳞,已走上正道,东方的天色,也已泛出鱼白。

    石坤天望着身衅的爱妻爱女,心中仿佛堵塞着一块巨大的石块,为了丁伶,他甘冒大不韪,竟叛离了师门,他当然也知道叛师在武林中是如何一种严重的事,而他居然做了,由此可知,他对丁伶情感之深,是别人无法知道的。

    但此刻的丁伶,已是气如游丝,危如悬卵,车轮的每一次转动,都可能是她丧命的时候。

    而他唯一的爱女,此刻也受了重伤,虽然他知道性命无碍,但骨肉情深、他自己也难免心痛,轻轻地为她推拿着。

    渐渐,她痛苦的呻吟稍住,这时天光大亮,他们也已到了宜君,便自然休息了下来。

    在客栈里,痛苦稍减的石慧,伏在她母亲身上哀哀地痛哭着,石坤天也伤感地流下这武当剑客生平难落的眼泪,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到了伤心之处,英雄也会落泪的。

    蓦然,丁伶悄悄张开眼来,石坤天虎目一张,一步踏了过去,唤道:"伶妹。"无穷的伤感和关怀,都在这两字中表露出来。

    石慧也哀唤着妈妈。

    丁伶惨然一笑,眼中突然现出光彩来,石慧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石坤天望着丁伶,心中却哀痛地在想:"是不是回光返照?"丁伶的目光,缓缓自石慧和石坤天面上扫过,看到了她丈夫面颊上晶莹的泪珠,在这一刹那间,她突然觉得上天已经赋与她极多,在临死的时候,还让自己的亲人陪着自己。

    也就在这一刻里,她觉得自己的愤世嫉俗,怀恨苍生的心理错了,她甚至后悔自己在这一生中所做的大多数事。

    于是她让自己的目光,温柔的停留在她的丈夫身上,她觉得世上唯有他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数十年来对黑铁手的怀念,此刻都完消失了,在这最后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爱着的究竟是谁。

    她微弱的呼唤道:"大哥……你……你不要替我报仇了,我高……高兴得很……现在还能见着你,已……已经……足够了。"这断续、微弱的声音,使得石坤天的心都几乎碎了,他又抢上一步,握着丁伶的手,轻轻地呼唤着丁伶的名字。

    他的呼唤和石慧的呼唤交杂成一首任何人都无法谱出的哀曲。

    蓦然。

    门外有人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又轻轻地敲着门,石坤天回头一望,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已悄然地推开门,悄然走了进来。

    石坤天觉得这少年面目陌生,正自奇怪他为什么会冒失地闯进来,然而石慧一见这人,一颗心却几乎跳到了腔口。

    原来这少年就是白非,在灵蛇堡里,他以九抓乌金扎削断了缚魂带,将在那阴森幽暗的石窟困居了数十载的老人——常东升救出来,完成了他对这老人所作的诺言。

    不必描述,常东升心情的兴奋是可想而知的,他几乎己忘却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人们的语言、精美的食物,使得这老人像孩子似的高兴着,他拉着每一个人陪他说话,而口中几乎不停地嚼着食物。

    可是白非在听到谢铿和丁伶小柳铺的一段事后,就辞别了这对他极为青眯的老人,和乐咏沙及司马小霞赶到小柳铺。

    也和石慧一样,他在那饭铺中得到了石坤天和丁伶的去向,也追了过来,他的心情也是极为怆然的,因为他认为丁伶的右手若未受伤,可能不会如此,而丁伶的右手被折,却是间接地为了自己。

    他对丁伶的为人看法如何是另外一回事,但无论如何,丁伶是石慧的母亲,任何石慧的亲人,他都认为是自己的亲人,何况是她的母亲。

    他悲哀着,到了宜君后,他投宿在客栈里,忽然听到邻室的哭声是他极为熟悉的,他跑了过来,更确定了这哭声是发自石慧。

    因之,他推门而入,在他和石慧目光相对的那一刹那里,四周的一切声音、颜色、事物,都像是完冻结住了。

    他只觉得身都在石慧的目光所注之下,除了石慧的目光外,任何事都不再存在,就连他自己,都像是在可有可无之间。

    石慧此刻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矛盾的,她不知该理白非好,还是不理他的好。

    丁伶眼角瞬处,也看见白非,气愤使她几乎从床上支坐了起来,喝道:"滚出去,滚出去——你还有脸跑到这里来,"声音虽然弱,但声调却严厉森冷得使白非听了,为之身一凛。

    石坤天的眼睛,也锐利如刀地瞪在他脸上,白非心里长叹着,默然地垂下了头,默默地移动着步子,倒退着走了出去。

    石慧为这突生之变怔住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对白非这样,丁伶悲哀地叹息了一声,微弱的对石慧说道:"答应妈妈……以后……从此……不和这……人……在一起……"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似的插在石慧心上,她一抬头,看见丁伶的眼睛正在直视着她,她只得轻轻点头。

    丁伶一笑,在她这悲哀的笑容尚未完消失之前,她已在她丈夫和女儿的痛哭声中,离开了这一度被她痛恨着的人世。

    门外的白非愕了许久,想再跨进门去,可是却又没有勇气,他叹息了一声,方想回过头去,身后突然有人"喂"了一下。

    他一惊回头,背后的那人已嘹亮的笑了起来,朗声说道:"白老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又遇着了你。"白非定睛一看,却正是游侠谢铿。

    他站在门前,又怔住了,门内的哭声未停,门外的笑声已起,人世问的事为什么这么凑巧,为什么又这么残酷。

    谢挫的笑容是爽朗的,虽然他双臂失,但卓然而立,仍是顶天立地的一个汉子,在受过如许多的打击、折磨之后,他比以前坚强了,纵然他的肢体残废了,但是他的精神、他的人格,却因这肢体的残缺而更臻完美。

    白非望着他,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么渺小,这么孱弱,有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即使我是石慧,即使这人杀了我的母亲,我也不会对他有什么仇恨的。"无疑的,他对谢铿拜眼了。

    谢铿看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再听到室内隐隐传出的哭声,浓眉一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想到了白非和丁伶之间的关系,不禁为之稍稍愕了一下,面上也有些偶然的神色。

    白非却勉强笑了笑,道:"世事难测,确是非我等能预料的,谢大侠恩仇既了,可喜可贺,唉!天下芸苔众生,又有几人能和谢兄一样呢!心中碧落无物,方是真正快乐,至于小弟,唉!恩怨情仇,纠缠难解,和谢兄一比,唉!实在是难过得很。"他一连"唉"了三声,谢铿的浓眉一立,突然朗声道:"心中无牵无挂,便无烦恼,白老弟,但若人人心中都空无一物牵挂,这人世却又成了什么人世,人世之中,正需像你这样性情的人做一番事业,恩怨情仇,却正是你做事业的动力,白老弟,你又烦恼什么?痛苦什么?"白非一字一句都听在心里,宛如醍醐灌顶,心里顿时祥和起来,突然,身后又有人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他转头望去,一个中年的潇洒男子,正捧着丁伶的尸身站在他背后,眼眶之中,泪痕仍存。

    谢铿见了这人,浓眉又一皱,望着他手中的尸体,心中也不禁一阵慨然,悄悄让开一步。

    石坤天捧着爱妻的尸体,眼中所见,就是杀死爱妻的仇人。

    他两人目光相对,凝视了许久,谁也不知道对方心中泛着的是什么滋味,终于,石坤天叹息了一声,向客栈外走去。

    白非的眼光,却凝注在石坤天的身后——

    石慧低着头走了出来,肩头仍在不住的抽搐着,白非移前一步,站在她的身后,心中的万千情绪,但望能稍稍倾诉。

    石慧看到他穿着黑缎鞋子的脚,没有抬头,悄然绕过他身侧,纵然她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但母亲临死的最后一句话,却生像一道奔澎的洪流,阻隔在她和白非之间。

    于是她跟着石坤天悄然向外走去,她知道自己这一去,就可能永世再也见不到白非,自己每举一步,都是在扼杀着自己毕生的幸福,为什么呢?她惨然问着自己。

    白非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像是有着千万把利刃,在慢慢割戮着,连旁边望着的谢铿,都不禁被他面上的怆痛所感动。

    他能够了解白非心情,因为他自己也是性情中人,他恨不得白非能够追上去,一把抓住石慧,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也恨不得石慧能突然回转头来,投向白非的怀抱。

    白非呢,他又何尝不在如此希望着,只是他的脚上,像是缚着千斤铁链,无法再向前移动半步。

    "我只是希望她能回头再看我一眼,让我这一生中永远留一个美丽的记忆。"白非痛苦地冀求着,当然,他不敢冀求得大多,他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来换取石慧的最后一瞥。

    石慧缓缓走着,已经快走到门外了,门外斜斜照向里来的日光,已经可以照在她的脚上。

    她何尝不想回头去看白非一眼,但是她不敢,因为她知道,只要再看白非一眼,她就会不顾一切一头向他怀中投去。

    于是她极力克制着自己,但是她能吗?

    她能忘去她和白非一起度过的所有美丽的日子,她能忘记他们所讲过的所有美丽的话吗?

    她能忘去这一段比海还深的情感吗?——

    (书完)

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游侠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游侠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