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店铺里的灯光仍亮着,照耀得这条街道通明,这么晚了,还有这种热闹的景象,这的确是这小镇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白非拉着石慧走到司马之面前,他们这种亲呢的样子,立刻又引起许多人的注目,因为那时礼教甚严,男女之防甚重,只是他们两人此刻热情如火,别人的想法,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司马小霞在她爹爹旁边,看到这情形心里有说不出来的不好受,这种不好受感觉的由来,她以为只有她一人知道,其实罗刹仙女看了肚中暗笑:"这小娘子吃起干醋来了。"司马之此番仔细的打量了石慧两眼,见她秀外慧中,丽质天生,一笑起来两颊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和潇洒飘逸的白非站在一起,真是珠联壁合的一对玉人,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按理说,司马之此刻怎有叹气的理由,但是他心中却另有苦衷,原来他此番携带两个娇女来到这荒凉之地,除了看看昔日的老友千蛇剑客到底有什么举动和寻找分离数十年的妻子之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为司马小霞找个婆家。

    因为他知道此时的西北,必定是群雄大聚,因为武林中人谁不想来此一显身手,这种心理他少年时也未尝没有,因此他就希望在这些人里替司马小霞物色一个对象,因为他自己年华已去,壮志也消磨殆尽,总不能时时刻刻守在这娇女身旁呀。

    当他第一眼看到白非时,这出身武林世家的英俊少年立刻就被他看中,此刻他看见了白菲和石慧的亲呢情形,当然会感于其中了。

    石慧带着一脸憨笑望着他,这娇憨而幸福的少女怎会了解他的心境,他微微苦笑了一下,问道:"姑娘从何处来?"他显然不是在探听她的来历,而是希望能知道和她同来的冯碧,石慧听了却一愕,不知道这名震武林的老人为何会突然问她这句话,但她依然笑道:"晚辈从川中来的。"司马之"哦"了一声,这许多年来的磨练,已使他能将心中的情感深深的隐藏在脸的后面。

    他沉声道:"和姑娘同来的那位女子也是从川中来的吗?"石慧明亮的眼睛一瞬,恍然了解了人家问她这句话的用意,暗忖:"原来他在问她的来路。"方才司马之和冯碧面面相对时那种情形,她看得清清楚楚,知道他俩人之间,必定有着什么关连,只是她再也料想不到,那年轻的女子会是这老人的妻子,也就是昔年名震天下的白羽双剑中的一人。

    石慧望了白非一眼,很快的答道:"那位姑娘只是晚辈今天早上才遇到的,老前辈不知道,那位姑娘的武功才惊人哩——"她顿了顿,又道:"据晚辈看来,恐怕并不在刚才那个年轻的书生之下——"她婉然一笑,又道:"只是那位姑娘脾气有点怪,喜欢吃——喜欢吃狗肉。"说着,她又咯咯娇笑不止。

    她不知道冯碧的年龄,一口一句姑娘,司马之有些好笑,但是这份笑意却比不上他心中难受的感觉的万一。

    他知道自己冀求能知道冯碧的来处的希望已落了空,微喟了一下,忽然笑道:"我们本是要出来吃饭的,可是你看,到现在饭还没有吃哩。"石慧当然跟着白非一起走,这一行五人,瞬即发觉无论走到哪里,自己都是最受注意的人物,等到他们回到客栈时,更发觉了一件奇事。

    石慧今晚无宿处,性情有如男儿般豪爽的罗刹仙女立刻拉她和自己一起住,她这句话出口后,石慧脸上一红,还隐隐有怒意。

    白非看了一笑,悄悄对她说:"她也是女子哩,不过女扮男装罢了。"石慧仔细的打量了罗刹仙女和司马小霞后,不禁"噗哧"一笑,也看出来了,这番却轮到她们两人脸红了。

    他们走到客栈时,时辰真正晚了,大部分的店铺都关了门,当然也熄了灯,街上已远不如方才的明亮。

    但是他们却看到客栈门中一排站着八个人,手上提着极亮的大灯笼,见了他们,立刻远远迎了上来,灯笼火光,照得远处都发亮,那提着灯笼的八人,穿着青色长衫,斯文得很,但步履之间,却令人一望而知他们身上都怀着颇深的武功。

    这令司马之等人觉得有些诧异,那八人走到近前,先头两人朝司马之躬身道:"前辈想必就是司马之大侠吧?"说话态度,极为恭谨。

    司马之点首道:"正是。"

    那人又道:"晚辈奉教主之命,特地来此恭迎大驾——"司马之打断了他的话,道:"到哪里去?"

    那人一笑道:"这种客栈,怎是老前辈的久居之处,现在离会期还有十天,教主因此特地为老前辈准备了一个住处。"司马之"哦"了一声,心里在考虑这千蛇剑客的用意,但是以他的地位,却又怎能不去,于是他慨然道:"如此麻烦兄台了。"白非微一沉吟,方待开口,那人又道:"这位想必就是天龙门的少掌门云龙白少侠吧,教主对阁下也倾慕得很,因此告诉晚辈说,无论如何请白大侠也一起去。"白非心里一愕,这名重天下的武林奇人千蛇剑客也对他如此看重,他心里当然受用得很,罗刹仙女却冷哼一声,原来人家没提到她,她心里有些不高兴了,因为"罗刹仙女"四字,在武林中的地位只有在新出道的云龙白非之上。

    那人竟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又说道:"如果各位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现在请各位跟小可一同去。"司马之点首道:"如此更佳。"

    他们进去整束了一下包袱,白非身无长物,原来他素性不羁,最怕带累赘东西,身上除了银子之外,什么都不带,衣服脏了,就在当地买来换上,他出身豪门,自然难免有些公子哥儿的脾气。

    那八人仍静立门口,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八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若非受过极良好而严格的训练,是绝难做到的。

    司马之暗忖:"看来这二十年来,千蛇剑客不但在武功上有了极大收获,在这西北一地,亦造成了极大的势力。"一念至此,不禁长叹一声,他这些年来,非但一事无成,还把昔年的英风侠骨都消磨尽了,现在和人家一比,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他之所以如此,还不是为了情之一字,自古以来,多少英雄豪杰都为了这情字潦倒半生,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愈是英雄豪杰,他的情也愈是比别人浓厚。

    他们穿出小镇的街道,提着灯笼的八人身形渐快,但提着的灯笼仍平平稳稳的,这种轻功已是江湖上可观的身手了,但看他们的地位,却只不过是灵蛇帮中的末流弟子而已,由此可知那灵蛇帮的实力。

    白非四顾,这本是荒凉之地,那小镇似乎是这一片荒野中唯一的点缀,他暗忖:"这几人究意要引我们到哪里去?"因为看起来,这里绝不像有一个可供众人歇息之处的样子。

    他心里有些怀疑,但却也并不害怕,看了别人一眼,见他们都若无其事的佯子,暗忖:"我还是该谨慎些才是。"于是他脚步一紧,紧紧迫在那提着灯笼的八人后面,那些人轻功虽佳,但与云龙白非一比,可还是差得太远了。

    灯笼火光中,前面有一个黑黝黝的影子,走近一看,原来是个极大的土丘,想必是离土崩之处颇远,是以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那提着灯笼的八人沿着土丘走,刚打了小半个圈子,白非跟前一亮,原来这不是个土丘,而是用土砖筑成的,这墙依着圆形而建,但是后面却缺了一个口。

    他们就从那缺口中走了进去,里面竟是一座很精致的房子,外面那么大的风,此处却一点儿也没有,想必那是墙就是挡风的。

    那土墙极厚,几乎有七、八尺,不知是怎么筑成的,在这么大的风里也不会倒,白非奇怪得很,忽然心念一动,暗忖:"方才外面风那么大,那几个人手上的灯笼怎么既不灭,又不动。"心里更奇怪,忍不住又走下几步,去看看那灯笼。

    他这一看,心中才恍然大悟,原来那灯笼的支架,竟是纯钢所制,而在里面发着亮的东西,也不是烛火,而是一颗很大的珍珠。

    白非心里真吃一惊,这种珍珠能有一颗已是极为难得,而这千蛇剑客却用来做灯笼,于是他对千蛇剑客不禁起了很多种幻想,说不出多么急切的想见一见这位奇人,虽然他也大略知道他的隐秘。

    他一回头,看到石慧的眼睛正一闪一闪的望着他,像是对他的行动有些儿奇怪,这种目光是那么的关切,白非心里甜甜的,想走过去将心里的事细说给她知道,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这房子的大门是关着的,但忽然自开,白非聪明绝顶,知道门里必定有人暗中窥视,是以他们一来,那门便开了。

    司马之率先走了进去,那房子却除了一个站在门旁边的老头子之外,再没有一个别人,这点倒是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因此照他们的想法,这地方既是千蛇剑客招待他们歇息的地方,照理讲是应该有人的。

    那提着灯笼的八人也跟着走了进来,先前说话的那人又道:"教主知道老前辈一定喜欢清静,所以这房子里除了这又聋又哑的老头子外,一个人也没有。"司马之哈哈笑道:"他倒想得周到。"

    那人忙连连称是,司马之又道:"麻烦兄台,回去见了你家教主,说我老头子多谢他的好意——"他倏然话声一顿,目中现出精光,沉声道:"数十年来,我老头子承他照顾的地方太多了。"他说这句话时,神态间威凌毕现,那八人连连称是,话都不敢说,连忙走了。

    司马之长叹一声,缓缓走入房子里去,司马小霞嘟起嘴来道:"这千蛇剑客真是可恨,把我们弄到这鬼地方来,连人影都没有一个,叫我们到哪里去吃饭?"她此话一说,别的人都"噗哧"笑出声来,罗刹仙女娇笑道:"你呀!就记得吃。"司马小霞脸红得如红柿似的,仍嘴犟说道:"你不记得吃,你不要吃饭好了,哼!每个人都要吃饭的呀。"众人更是笑不可抑,司马之忧郁的面色中也透露出一点笑意,道:"这么大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也不怕人家笑话。"司马小霞嘟嚷道:"谁敢笑我。"目光一转,和白非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碰到一起,粉脸又不禁倏然飞红了。

    房子里窗明几净,收拾得整齐已极,装饰的东西也都是极为贵重之物,司马之摇头叹道:"这邱独行的确是个奇人,在这种地方亏他弄得出这种好房子来,普天之下,聪明才智能比得上他的人,的确是太少了,只是——"他长叹了口气,又道:"只是他空负一生绝学,却总不肯走上正途。"司马小霞和罗刹仙女在这栋房子的几间屋里走出走进,这些天来她们在这荒凉的地方吃尽了苦,如今见了这种好地方,自是高兴已极,石慧忍不住也跟了去,她自从知道她们也是女子之后与她们就很亲近,司马之却和白非坐下来。

    蓦然,一声欢呼,司马小霞又笑又叫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条火腿,高兴的叫道:"原来这房子里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呀。"她大眼睛转来转去,转到白非脸上,口中却向司马之笑道:"爹爹明天我做几样菜给你吃好不好?"大家旅途劳顿,又打了一场,都有些累了,谈笑了一会,各自找了间房睡下,石慧好几天没有安安稳稳的睡过,用手摸了摸铺在床上那又厚又软的棉被,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睡着了。

    她正在膝胧之间,突然窗子外有人轻轻咳嗽一声,练武的人睡觉多半清醒,何况她年纪虽小,内功却有根基,闻声倏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轻叱道:"是谁?"身形微动,想朝窗外扑去。

    哪知窗外一人轻轻回答道:"是我!"石慧听了,心里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原来那人竟是白非。

    她身子好像软了下来,柔声道:"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呀?"窗外静默了半晌,然后低低的说道:"我想找你谈谈。"石慧柔肠百转,不知道该怎么好,但最后终于说道:"你在外面等等,我马上就出来。"走回床边穿上鞋子,身躯轻盈的一掠,支开窗子,像一只春天的蝴蝶般自窗口穿了出去。

    白非正呆呆的站在窗前,石慧在他面前倏然顿住了身形,两人目光相对,彼此心中俱一荡,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良久——

    石慧轻轻说道:"这么晚了,我要回房去了,有什么话待明天再说吧。"口中虽然如此说,脚下却丝毫没有移动半分。

    白非眼睛里充满了情意,他也知道他自己眼中的情感,对方一定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他并不想隐藏自己的情感,于是他轻轻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话对你说,只不过想看看你罢了。"石慧的脸羞得红了起来,她当然知道白非对她的情感,但是这种露骨的话,她却是第一次听到,她虽然天真无邪,生性也异常奇特,甚至可以杀人而不眨眼,但在这种情形下,却不禁脸红。

    又过了一会,石慧娇羞的说:"站在这里给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我们到——"她话虽然没有好意思说出来,可是其中的含意,不就是我们到别的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去吗?

    白非心中一阵猛跳,不知道自己到底欢喜成什么样子,石慧缓缓移动着脚步,在前面走,白非忙也跟了过去。

    这房子外面也有院子,院子边是低墙,再外面可就是那使白非错疑为土丘的高墙了。

    白非抬头仰视,天上虽然无星无月,然而在他看来,今夜却是他有生以来所度过一个最美丽的晚上,石慧何尝不是如此。

    "我们到那上面去玩玩好不好?"石慧指着那高墙道,根本没有等白非回答,身形一起就掠过去,因为她知道白非一定会跟着来的。、那土墙高约五丈,石慧到了下面一看,不禁停了下来,他们轻功虽然高,但叫他们一掠五丈,却是绝不可能的。

    石慧眼珠转了转,她生性极强,心里想到做的事,要让她不做,真比杀了她还难过,白非道:"我们想办法上去吧。"原来这么多天来,他也知道了她的个性,石慧回过头,朝他一笑,身形一纵,竟在这上墙上施展出"壁虎游墙"的功夫来了。

    白非见她上去了,才一提真气,想以家传的绝顶轻功在空中借力窜上去,猛然想起,这佯一做恐怕她又要生气了,因为那自己不是将她比了下去了吗?念头一转,也用壁虎游墙的功夫上去了。

    石慧拍着衣服上沾着的少许尘土,埋怨的说道:"真奇怪,无论我怎么练,轻功总是练不大好,像人家那样,身法快得连眼睛都迫不上,真不知道是怎样练成的?"她不知道,她练的轻功"暗影浮香",却是武林中最高的,只是昔年无影人丁伶得到的只是残篇,虽然仗着她的悟性。能够练成了,但总不如原先那么自然,因为这种内功上的奥妙,是经过了无数人的苦研而成的,其中假如有了一点极小的暇疵,那么练功的时候,就会遇到极大的阻碍了。

    上面的风很大,两人都有些寒意,白非想伸过臂膀去搂住她,但是又不敢,石慧想靠在他的身上,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垂着头,白非道:"以前你对我那种冷冰冰的样子,我心里好难受,后来——后来我又以为你在那土窑里被黄土——""你以为我那么呆呀!"石慧娇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以为我死了的时候,哭了没有?"白非讷讷的答不出话来,因为他虽然难受,却委实没有哭过,石慧瞪着眼睛望着他,忽然又一笑道:"站着干什么,坐下来好不好。"两人紧紧地偎在一起,风再大,他们也不在乎了。

    这时天地间任何事都不再能闯入他们的脑海中去,彼此心中,除了对方之外,也不再有任何人的影子存在。

    蓦然,一声轻笑自他们背后发出,白非、石慧大惊,倏然分开,回头一看,白非看到一个浑身纯白的女子,站在那里,衣衫飘然随风而舞,面上也挂着一块白巾,除了眼睛外,再也看不到别的。

    他家学渊源,武功已得真传,但这人来到他身后他还不知道,他如何不惊,这人在夜色中望之如仙,又好像鬼魅似的,他方在惊惧之间,哪知石慧已一头扑进那女子怀里。

    那女子竟也一把搂着石慧,笑骂道:"好呀,我到处找不着你,原来你却躲到这里来了。"语声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石慧只是笑着,一句话也不说,那女子在布巾后的眼睛转到白非身上,笑笑道:"喂,你是谁呀,你几时认得我女儿的?"白非又是一惊,暗忖道:"原来这就是二十年前令江湖中人闻而色变的无影人。"仔细看了她一眼,又忖道:"可是谁也不会相信这瘦怯怯的女子,竟是武林中的魔头。"石慧在她母亲怀中"嗯"了一声,撒娇道:"妈问他干什么?"丁伶笑道:"我连问都不许问一下呀。"语气轻柔,哪里是一个江湖上以毒著称的人说话的口吻。

    "晚辈白非。"白非不敢不恭敬的回答着,但说到这里,他却再也接不下去,丁伶"哦"了一声,目光又在他身上转了几转,笑道:"果然是个英俊少年。"白非玉面微红,垂下头去。

    丁伶又笑了两声,突然拉着石慧走到一旁,说:"你过来,我有话问你。"白非见她两人轻声说了半天,她们说话的声音极小,白非也没有听清楚,心中忐忑不定,以为在说着自己。

    突然,他仿佛听到丁伶重重"哼"了一声,他心里也不禁一跳,哪知丁伶身形一动,竟跃了下去,一条白色的人影宛如一只纯白色的鸽子,在黑暗中晃眼便消失了,石慧慢慢走过来,他忙着急的问道:"你母亲怎么突然生气了?""瞧你急成这副样子。"石慧笑道:"我妈又不是生你的气。"白非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说道:"我们再坐一会儿吧。"石慧笑道:"我不要,我累死了,要睡觉。"

    白非失望的看着她,她一笑又道:"以后日子长得很,你要看我,我就天天让你看个够。"白非心中又是一甜,不再说话了。

    这土墙上去虽难,下来却不难,但毕竟太高,他两人接到地面时,仍不免发出一些声音来,他们身形却并未停留,向那矮墙内掠去。

    黑暗中立着那为他们开门的聋哑老人,颇为注意的看着白非的身形,脸上带着一脸迷茫之色,仿佛心中有着什么难解的问题似的。

    他绝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是以白非和石慧根本没有看到,这聋哑老人在阴影中站了许久,缓步走了开去,其实不但白非和石慧不会注意到他,这世上又有谁会注意到这既聋又哑的老人呢,白非回到房里的时候,是安详而愉快的,他关好窗于,但是一颗心,却远远飞到窗户外面去了。

    虽然他很累,但却丝毫没有一点儿睡意,这也许是心情大兴奋的缘故,他坐到椅上,将壶中的冷茶,倒了半杯,但却并不喝,只是注视着那杯面尚未平复的涟漪发愕。

    突然,窗外有人在轻轻敲着窗子,他的心情又一阵紧张,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高兴的暗忖:"难道她又来找我了?"连话都来不及说,右手一支窗户,这次他不再有任何顾虑,身形猛的一拔,竟往上拔了三丈,双臂翅张,两条腿在空中猛一伸曲,像苍鹰般的又往上拔了丈余。

    他一伸手,反搭住土墙的墙头,身躯借势往上一翻,便站到土墙上,扫目四望,那人影却又在上墙下向他招手了。

    白非心里越发疑惑,这人影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将自己引开,难道是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企图吗?

    这答案几乎是肯定的,他暗忖:"这人影一定是要对我不利,否则他将我引出去干什么,这人影武功极高!我万万不是他的对手,"他有些气馁,但那人影仍在下面向他频频招手,他少年的热血直往上涌,再也顾不得利害,纵身向下跃去。

    那人影始终在他前面不远,但饶是他使尽身法,还是追他不上。

    白非心里越来越急躁,但在这种情形下,急躁又有什么用,他根本猜不透人家对他到底是何用心,这人的轻功,远远在他之上,他追不到,自然也无法询问人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片似乎看不到边际的土原,奇怪的是那人影并不一直往前跑,却在这片土原上绕圈子,渐渐白非的真气有点接不上来。

    但此刻情形势如骑虎,叫他放手一走,他却有些不甘心。

    那人身法异常快,是以虽然绕了许多圈子,时间却不长,白非心里正在考虑着应付这件事的方法,哪知那人影却倏然停了下来。

    那人影这一停下来,倒真把白非给怔住了,这人到底是谁?有何用意呢?他极力前望,想看看那人到底是谁。

    但是夜色太浓,饶是他目力佳干常人,也只能看到那人隐隐绰绰一个人影,面貌根本无法看出来。

    这样两人虽是隔着一段距离,但却是面对面的站了许久,那人影动也不动,也不再向他招手,他心里有些不耐,终于移动了脚步,向前走去。

    随着夜色之浓,风也越来越大,白非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来,因为他怕那被风吹起来的尘土,吹到他眼睛里去。

    这么样的距离,他如施展起轻功来,何消一个起落就到了,但此时他一步步的走着,却仿佛很远,同时,他心里也不免有些紧张,因为这人影的行动太过诡异,是友是敌,现在也不知道,白非心中有数,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若这人对自己怀着恶意,那自己今日可绝讨不了好去,而照目前的情形看来,这人影对自己却是怀着恶意的成份居多。

    因此他每跨一步,心情也就随着紧张一分,脚下似乎带动着千钧之物,说不出的那么沉重,等他看清楚那人影,他却禁不住惊唤了起来。

    练武的人多半早起,第二日清晨,石慧一脚跨出房门,已经看见司马之站在院中了。

    她悄悄走了过去,却见司马之垂着双手,静立不动。像是一段枯木似的,她猜想他也许在练着什么功夫,因此也不敢打扰,也静静站在一旁,呼吸着清晨清冷的空气。

    片刻,司马之张开眼来,朝她缓缓一笑,她也笑道:"前辈起来得真早。"司马之微笑说道:"老头子多半起得早,也许是自己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是以特别珍惜时日的缘故吧。"他话中的辛酸与感慨,很明显的就可以听得出来,石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忽然对这老人起了很大的好感,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司马之又微微一笑,道:"昨晚你和白非到哪里去了?"石慧倏然飞红了脸,羞得低下头去,暗忖:"这老人果然厉害,我和他出去的时候,敢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来,他怎么会知道的。"司马之敞声而笑,罗刹仙女刚好走出来,问道:"爹爹,什么事你老人家这么高兴?"石慧的头垂得越发低,生怕这老人会说出来。

    "没什么。"司马之笑着回答:"小霞这小妞子怎的还没有起来,最近她好像越来越懒,连早课都懒得做了。"罗刹仙女"哟"了一声,娇笑道:"这你老人家倒不要错怪了好人,她一早就起来忙着去煮早饭给大家吃了。"石慧赶紧道:"我去帮她忙去。"乘此机会,居然溜之大吉了。

    早点端上来,是清粥,还有四色小菜,蒸火腿、炒蛋、风鸡和皮蛋,虽然都是些现成的、而且可以久放的东西,然而在此地吃到这些东西,倒真是口福不浅,司马之笑道:"他们想得倒真周到。"石慧心里想着白非,暗忖:"他怎么还没有起来?"眼睛瞟了司马之一眼,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司马小霞却道:"白哥哥怎么还没有起来?"她比石慧还天真,不但先问了出来,而且还叫起白哥哥来了,这就是江湖男女异于常人的地方。

    司马之眉头微皱,道:"少年人贪睡,最是要不得,你去把他叫起来吧。"。他少年时游侠各地,因此口音也杂,说起话来,南腔北调都有,这佯也有好处,因为每个地方的人都能听懂一些。

    司马小霞赶紧说好,转身就跑了出去,石慧心里可有些不愿意,因为她也想去叫,但当着人,她又怎能抢着去。

    她着急的坐在桌子旁,想白非快点来,等了半晌,却见司马小霞一人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她忍不住问道:"他呢?""我也不知道。"司马小霞看起来也有些着急,气咻咻的说道:"刚才我敲他的门,敲了半天,也没有开,我忍不住想推门进去看,那知门关得紧紧的,我就绕出去,一看他那间房的窗户倒是开着的。"她一口气说到这里,稍微停了停,司马之含有深意的望了石慧一眼,石慧却没有注意到,只是留神的注意着司马小霞。

    司马小霞又道:"我就跑到窗子旁边去看,哪知房里却没有人,床上也是整整齐齐的,好像根本没有人睡过的样子。"石慧吃了一惊,着急的低语道:"他没有睡过,那么,他到哪里去了呢?"其实不但她着急,这里的人又有哪一个不着急。

    这座房子在大片荒野里,四周根本没有可去的地方,大家心里俱是疑窦丛生,尤其是石慧,司马之本来以为她一定知道白非的去处,但看了她焦急的神色,却又不像。

    他沉吟了半晌,沉声道:"以白贤侄的武功和聪明来说,我想他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不过——"他含蓄的止住了话,然而话中未尽之意,却给石慧带来了更大的焦急和忧虑。

    她倏然站了起来,道:"我去找他去。"

    最后一个字落声的时候,她人已走出房了,司马之摇头叹道:"年轻人总是沉不住气,这叫她到哪里找去。"转念想到自己年轻时又何尝沉得住气,这沉不住气却正是年轻人的通病。

    石慧迷茫的跑出房子,眼前一个人影似乎在向她比着手势,她心中有事,也未去注意,等她发现那向她比着手势的竟是为他们开门的聋哑老人时,她当然更不会注意了。

    她根本等不及别人把门打开,纵身一掠,便掠了出去,一眼望去,门外尽是风砂遍野,她在那土墙的旁边愕了一会,仰首上望,昨晚那人还和她同在土墙上,但现在他却去了哪里呢?

    她心里既惊恐,又难受,惊恐的是她怕白非出了意外,当然她希望他没有,然而如果他没有意外,那么他走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呢?

    人们在陷入爱的漩涡里时,情感最为紊乱、矛盾,尤其像石慧这种在情感上尚是一片白壁的少女,她受的这种折磨也越大。

    她向四周仔细打量了许久,但依然辨不出方向来,可是即使她辨出了方向,她又怎能知道白非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呢?

    这时候,她只有依靠自己的命运了,她悄悄闭起眼睛来,似在默祷上苍,能指点她一条明路,然后她睁开眼睛来,不辨方向的飞身而去。

    这里这几天的天气很古怪,每日清晨,仿佛都有一些阳光,然而这阳光尚未晒热地上的沙上时,便又恢复阴暗了。

    她眼睛有些闪烁,原来阳光正向她迎面射来,她高兴的忖道:"我是朝日出的方向而来的,看来也许会找到他了。"在这种时候,她也像多数人一样,凭着一件并无根据的事来幻想着自己的幸运。

    她身形极快,在这种风沙之中,纵然有阳光,也很难辨清她的人影。

    但阳光瞬即消失了,她拔足急奔,并没有多久,她即看到前面似乎有个市镇,她心里有些欢喜,更加快了速度,然而两个纵身之后,她看清了这小镇竟是他们昨晚来过的地方。

    原来在那一片荒野之中,她以为自己是照着直线前行的,哪知却划了一道弧线,是以刚好又回到这被她熟悉的小镇上来。

    这时候她当然毫无犹疑的走进镇去,一到小镇的边沿,她立刻顿住身形,换了平常人行路的速度,她入世虽浅,但江湖上这种最普通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只是心里也有些不愿意遵守而已。

    虽是清晨,但市镇上的人已经不少了。因为此次武林盛会,这个人迹罕至的小镇,后来竟逐渐繁荣,这大概也不是千蛇剑客能预料得到的。

    石慧用心的在人丛中搜索着,希望能够发现白非,那些武林豪客看到竟有个少女在向他们毫无忌惮的打量,心里刚有些要开玩笑的意念,但等到他们看清这少女竟是昨日力斗天中六剑的人的时候,他们那种意思就很快的完消失了。

    当她走过一家本是个货店改装的客栈门口时,发觉有一大堆人围在那客栈门口,三三两两的在讨论着一个看来似乎非常重要的话题,她也不禁驻了足,向那小客栈走去,她这时候无论任何地方都去,只要那地方能有一丝希望找到白非的踪迹,白非若知道他已得到一个少女的部情感,他也该心满意足了,无论任何人能得到另一人的部情感,这总是一件值得骄傲和极为光荣的事。

    "谢大哥怎么回事呀,听说他两只手都是自己砍断的,老哥,你可看到没有?""我没有看到,不过若说两只手都是他自己砍断的;这似乎有些不大可能呢。"另一人说道;"他到这里来干什么?"一人问。"你老哥还不知道呀,武林中有名的神医、追魂续命那位主儿就是住在这家小客栈里哩,"另一人回答道。

    "唉,这几天这里真是高手云集,连白羽双剑里的司马之昨天都露了面,像咱们这号的人物,还是乘早回家吧。"那人叹道:"这里可说不定会出什么事,你看,谢老大不就是个榜样。""像他这样的人物,会有这种收场,这真是谁也想不到的事。"另一人感慨万千的说道。

    这里人丛里的问答,石慧极为留神的听着,这时候她虽然已经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关系着白非,然而这件事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了。

    过了一会,人丛忽然向两旁分开,石慧巧妙的一转,已经转在那丛人的前面,因为女孩子总是较矮,她若站在人家后面,根本就无法看清前面的事了。

    她睁大眼睛望去,只见两个粗汉抬着一块床板,床板上的白被单上,血迹淋漓,床板边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少年,英眉剑目,脸上却带着一种忿忿不平的神色,不时低下头去轻声向床板上的人说话,神色又极为忧郁了。

    这时候一群人又拥向前,朝那床板上躺着的人间长问短,只是那人的双臂断,流血过多,纵然侥幸获得了武林中名医、脾气最怪的追魂续命的青睐,能得以不死,然而却已没有精神来倾听别人的话,当然也更没有精神回答了。

    石慧伸长脖子望去,看到那床板上躺着的人,赫然就是游侠谢铿,他浑身血迹斑斑,上身只剩下了一段躯干,两臂空空,脸上也没有一丝血色,石慧眼睛一闭,不忍再看下去了。

    虽然她也曾经几乎杀死过他,然而那不需流血,她甚至不会看到他死亡的痛苦,但此刻她见了人家竟是如此重伤,再加上那种悲凄残酷的佯子,心里当然不免难受。

    难受之外,她还有些奇怪,这谢铿怎会弄成这副凄惨的状况,而且还听说他是自行砍断双手的,难道他是被人所逼吗?

    然而他却又不像被人用武力可以屈服的呀,她暗暗忖道。侧着身子,双臂微分,又从人丛中钻了出来,走到前面。

    那英俊少年正是六合剑丁善程,他非常偶然的抬起头来,一个美丽而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他用不着多花心里去思索,已经想起那正是属于被他极为欣赏的少女的。

    他记起他还曾经向谢铿提过,他忽然又低下头,因为那少女两只明亮而清澈的眼睛,竟也非常直接的在望着他。

    谢铿忽然低低呻吟一声,丁善程立刻叫那两个粗汉停止前行,因为即使很轻微的震动,也会带给谢铿很大的痛苦,这点他自然知道。

    丁善程长长叹息了一声,像是在为谢铿的痛苦悲哀,他暗忖:"谢大哥,你这又是何必呢?"人丛中竟也有人发出和他思想完吻合的话,每个人似乎都认为谢铿所做的事有些不必要。

    可是谢铿此刻的心境,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平静,因为他此刻恩仇了了,再也没有什么人欠他,他也再没有欠着任何人了。

    他心里的感觉,别人自然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有人同情,因为他刚才发生的事,这些人中有一部份都是亲眼所见的。

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游侠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游侠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