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

    黄土高原被这深秋的晚风吹得几乎变成了一片混饨,你眼力若不是特别的敏锐,你甚至很难看见对面走来的人影。

    风吹过时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这一切,却带给人们一种凄清和萧索之意,尤其当夜色更浓的时候,这种凄清和萧索的感觉,也随着这夜色而越发浓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尽快的逃离这种地方。

    然而四野寂然,根本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突然,你可以听到一种声音,那究竟是什么声音,是极难分辨得出的,因为你只能在一阵风过后,另一阵风尚未到来时那一刻时间里听到,是极为短暂和轻微的。

    接着,你可以看到地上有一条蠕蠕而动的影子,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分辨不出那究竟是人影抑或是兽影。

    呻吟的声音发出了,于是你知道那是个人影,但是人影为什么会在地上爬行呢?难道他受了伤?难道他生了病,而且,他究竟是谁呢?从何而来呢?

    这些问题,是很难得到解答的,只是此刻四野无人,根本没有人看到他,自然也不会有人来思索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了。

    他极为困难的又挣扎着爬行了一会儿,呼吸重浊而短促,显见得他无论是受伤抑或是病了,都是非常严重的,严重的程度,已使他将要永远离开这人世了,虽然人世也并不是他值得留恋的。

    此时若有任何一个武林中人看到他此时的情况,都会惊异得叫出声来,也会不顾一切的来帮助他,只是此刻又有谁会看到他呢?

    原来此人在武林中大大有名,江湖上提起游侠谢铿来,谁不称赞一声:"好男儿!"近十年来,他四处游侠,江湖上没有受到他恩惠的人,可谓极少,可是他此时此刻,又有谁会来帮助他呢,风越发大了——

    谢锣觉得身上麻痹的感觉也越发显著,他甚至连爬都几乎爬不动,然而他却不放弃他最后的希望,仍然在挣扎着。

    因为他生存的目的,尚未达到,十年来他朝夕思切的事,仍未做到,他生存在世上,仍然有极大的价值,不然他此刻倒真的宁愿死去,也不愿再忍受这么强烈的痛苦。

    该会遇到个人吧、生存的意念,勃勃未绝,他暗忖:"难道真让我死在这里,唉!老天,你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最使他难受的是,到此刻为止,他还不知道池究竟是受了什么人的暗算,而使自己有了这种几将扩布身的麻痹。

    他也曾思索过昔日的仇家,然而自山西的太原府一路至此,他却没有碰到过任何一个人呀,何况即使他有仇家,也是少之又少的,因为他游侠十年,总是抱着悲天悯人的心肠来扶弱,至于锄强呢?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真正恶人,他总是谆谆善诱一番,然后就放走的。

    因为他深切的了解,"仇"之一字在人们心里所能造成的巨大伤痛,武林中多少事端,有哪一件不是为了这"仇"之一字引起的。

    这是他亲身所体验到的,没有任何言河能比得上自己亲身的体验感人。

    游侠谢挫出身武林世家,昔日他父亲虬面孟尝谢恒夫便是以义而名传天下,哪知道却因着一件极小的事故,仍被仇家所害。

    那时谢铿还小,但是这仇恨却已深深的在他心中生了根。

    这仇恨使得他吃尽了千百种苦头去练武,艺成后又吃尽了千百种苦头,跋涉万里来寻找他杀父仇人的踪迹。

    这种他亲身体验到的事,使得他再也不愿多结怨仇,也造成了他在江湖上慷慨好义的名声。

    然他此刻又是受了谁的暗算呢?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虽然并没有留意提防,但是像他这种人,自然会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本能,使他能避免一些他预料不及的灾害。

    但是这一次,他那种敏锐的能力像是已经不再有功效了,他竟然丝毫不知道他是在何时何地受到暗算的,这在他说来,是绝对可惊的。

    当他到了这黄土高原上的这块旷野,这种麻痹的感觉才像决堤之水,湃然而来,他既没有预料,也无法抵抗。

    以他这么多年的内功修为:竟也再支持不住,而跌在地上,甚至发出呻吟,因为除了麻痹之外,他还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痛苦。

    更严重的是,这种痛苦与麻痹云此刻竟由四肢而侵入头脑了,这使他连思索都逐渐困难起来。

    就在他将要失去知觉的这一刻里,他仿佛听到地的下面有人语之声,他暗自嘲笑自己,地的下面怎会有人的声音呢?

    但是这人语又是这么明显,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咳嗽的声音,谢铿心思倏乱,几疑自己已不在人世了。

    他终于完失去知觉,人语、风声,他都完听不到了。

    当然,他不知道,在他最后听到的地下的人语,是完正确的,在他所爬行着的地面下,的的确确有人住着。

    西北的黄土,有一种特异的黏性,有许多人,就利用这种特异的土性,凿壁而居,谢铿存身之地,恰好是在一个高坡上,在这高坡的下面,就有不少人凿壁而居。这种情形除了西北之外,是绝对没有的。

    当谢铿回复知觉的时候,他并不相信自己已由死亡的边缘被救回来了。

    因为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土壁,带着点油的泥黄色,此外便一无所有,生像是一座坟墓。

    他又呻吟了一声,微一转折,那种麻痹的感觉仍存在,却已不如先前那么剧烈了。

    此时他更是疑窦丛生,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种事倒的确是第一次遇见。

    须知昔日行旅远不及今日方便,谢铿虽有游侠之号,但西北却是第一次来,因为他听到一些风声,那就是他唯一的仇人、手刃他父亲的铁手神判童瞳已逃亡到了边塞。

    因此他丝毫不知道西北的风土人情,西北人凿壁而居的特性,他当然更不会知道,此刻他存身之地竟是这等所在,自然难免惊惧。

    谢铿正自惊惧交集,眼前一花,已多了一人,他更惊,身本能的一用劲,想跳起来、但仍然是力不从心,无法办到。

    这人来得非常突兀,竟像是从土壁中钻出来的,此情此景,再加上这种人物,谢铿胆力再雄,心头也不禁微微生出些寒意。

    但哪里知道西北的这种土窑,根本没有门户,只不过在人口处多了一重转折,只要行动略为慢些,便不使人看起来像是自壁中钻出的,尤其是像谢铿这样从未到过土窑的人物,更容易生出这种错觉。

    那人虽仍强自伪装着硬朗,但他脸上的皱纹和佝偻的身形,却无法掩饰岁月所带给他的苍老。

    只有他一对眼睛,却仍然炯炯发出光彩,毫无灰黯之色。

    是以当人们第一眼看到他时,他所带给人们的感觉,是极不相称的。

    试想一个人有着暮年人的身躯和面貌,却有一对年轻人的眼睛,那在别人的心目中,会造成一种怎么样的印象呢?

    谢铿努力的收摄着自己的神智,他知道此刻他须要应付一个极为奇特的遇合,只是他自己却无法推测这种遇合究竟是祸是福罢了。

    谢铿的目光是深邃的,前额是宽阔的,这表示了他的智慧和慷慨。

    然而此刻他却迷惘了——

    沉默了许久,那老人用一种极为奇特的目光望着他,目光中像是他对这被他冒着狂风救回来的年轻人竟有些恐惧。

    谁也无法解释他此时的情感,他以前做错过一件事,为了这件事,他离开了他所熟悉的地方,抛弃了他原有的名声和财富,来到这荒凉而凄冷的地方,一耽就是二十多年。

    很偶然的,他发现了这垂危的少年,更偶然的,他竟能看出这少年所受的毒,而花了极大的心思去救了他。

    这不能不说是谢锤的幸运,须知天下之大,除了施毒的人之外,能解开此毒的人,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少之又少了。

    而这寂寞、孤苦的老年人怎么却能够为他解开此毒呢?

    这当然又是个谜。

    终于,老人笑了,虽然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但总算是笑了。

    谢铿也从惊骇中平复了过来,他想起了他方才的情况,对这老年人也无形中生出了感激。

    老人带着笑容走了过来,用手轻轻按了按谢铿的肩头,道:"你不要乱动。"伸手一摸谢铿的前额,脸上竟流露出惊奇之色。

    他双目一张,紧紧盯在谢铿脸上,浏览了一转,道:"看不出你内力竟这么深。"他长叹了口气,又道:"只是你与他结了仇,大约你迟早总有一天会不明不白的死掉的。"这老人虽然久居西北,但是乡音未改,仍然是一口湖北官话。

    须知年龄越大,学习别种方言也就越难,这几乎是人类的通性。

    谢挫一愕,倏然色变,问道:"我和谁结了仇——"他对这老人的话,的确是惊异了。

    那老人两条长眉一皱,道:"你难道不知道他?"他微一停顿,又接着说:"看你的样子,大约在江湖上闯荡过不少时候,在武林中也有些名声: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他?"谢铿倒吸了一口凉气,蓦地想起了一个人来,脱口而出:"是他?"那老人微一点头。

    谢挫长叹了一声,道:"这倒奇了,我和他素无仇怨的呀?

    一侧头,看到老人一只枯瘦的手正按在他肩头上,色如漆黑,黝黑得竟发出了光彩,心中忽然一动,脸色更是大变。

    他开始静静的调匀体内的真气,因为这时他已预料到将来的事端了。

    "但愿我的预料错了,"他暗自思索:"无论如何,他总算与我有恩呀,如果我真猜中了,"又暗叹了口气,接着想下去:"那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最糟的是我的猜想看来竟对了。"他再偷窥一眼那老人的手,那老人仰望着窑顶,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谢铿费力的澄清自己的杂念,集中了心智来思索这件事。

    "既然我中了无影之毒,而这老人却能解救,看来我的猜想不会错了。"他暗忖:"何况他的手竟和我听到的符合——"他将真气极缓的运行了一周,虽然无甚阻碍,但仍然并不流畅。

    于是他气纳丹田,屏除了一切心思,再开始第二次运行。

    那老人低下头来,又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是百念交生。

    "真像他,除了父子之外,我相信再也不会有这么相像的人了。"老人的长眉依然紧皱,像是心里也有个解不开的死结,他暗忖道:"若他真是虬面孟尝之子——"他望着这静卧在他面前的少年,面色已由苍白而逐渐红润,他当然知道他正在运行着真气:

    "江湖传言,虬面孟尝的儿子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对我的仇怨,也是深如海渊。"他难受得很,禁不住又叹了口气,暗忖:"唉,我昔年一时意气,做错了这件事,但是这二十年了我吃尽了苦,深自忏悔着,人们也该原谅我了呀。

    "他方才看了我的手两眼,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所以他在运行着真气——

    "此时,只要我手轻轻一伸,便可以点在他的将台穴上,那我就什么事都不必忧虑了,但是我能这么做吗?"他心中矛盾不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为了一件错事,他已付出了他生命中最好的时日来补偿,此刻他能再做第二件吗?

    于是,他为自己作了个最聪明、也最愚蠢的决定:"反正我已老了,对生命,我也看得淡得多了,如果他真要对我如何,那么就让他来吧,昔年我欠人家的债,也早该还了。"他也合上眼睛,虽然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他也不去管它。

    等到谢铿觉得自己的功力已恢复了大半,他自信已可应付一切事了,他才睁开眼来,却看到那老人仍静立在他面前。

    老人的双手是垂下的,由于腕到指尖的颜色,的确是黝黑得异于常人。

    "黑铁手!"这名词在他脑中反复思索着:"除了黑铁手童瞳之外,武林中谁还能将黑铁掌练到这种地步。"他对他自己的推测,信心更坚定了,但是他究竟该怎么对付这老人,他自己也无法作一决定,这正和那老人的心理完一样。

    黑铁手童瞳和虬面孟尝谢恒夫之间的仇怨,虽然已过了二十多年,但江湖中人却仍未忘怀,这因为那件事在当时所给人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何况虬面孟尝的后人,又是江湖人交口称誉的义气男儿,而他为报先人的仇怨,更是遍历艰辛,这是江湖中人所共睹的。

    是以这件事直到现在,仍被江湖中人时常提起,这件事的结果如何,也是大家所极为注意的。

    二十多年前,正是虬面孟尝盛名最隆的时候,山东济南府的谢园,几乎成了武林中人避难消灾,求衣求食的唯一去处。

    虬面孟尝先人经商,家财巨万,武功传自少林,已有十成火候。

    他仗义轻财,广结天下武林豪士,家中虽然没有三千食客,但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交游之广,一时无双。

    但是他少年任侠时,仇家也结了不少,只是他壮年之后,性情大改,昔日的仇家却被他化解了不少,就还有些,但自忖之下,知道自己若和虬面孟尝为敌,绝对讨不了好去,也就忍下了气。

    虬面孟尝心情大改,知道他所结下的梁子,都已解开,所以他却再也料想不到,他昔日无意之中侮辱了一个人,却是他致命之由。

    世人之事,每多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虬面孟尝少年时,快意恩仇,在他手下丧生的黑道中人,少说也有十数个,这些梁子,按说都极为难解,然而他却能——化解开了。

    而他在市井之中无意侮辱了一个无礼少年,虽然只是一掌之辱,但是那少年却紧紧记在心里,多年来刻苦自励,除了学成一身别人很难练成的极为阴毒的武功之外,还得到了当时武林中最大魔头的青睐,而使得虬面孟尝空有一身武功,竟在片刻之间就丧失了性命。

    这又岂是虬面孟尝所能预料到的呢?

    黑铁掌掌力既毒且强,但如想练成这种掌力,其艰苦也是常人所无法办得到的。

    童瞳少而孤露,混迹市井,虽然做的大多是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少年的热血,却使他凡事都以"义"字为先,所以他也算是个无赖中的好汉。

    他无意中撞了虬面孟尝一下,那的确是无意的,他根本看得很淡,正想走开,哪知却被谢恒夫一掌掴在脸上。

    这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也许一天,也许十天,最多一月、两月之后就会忘怀了,但童瞳却不然,他将这永远都记在心上。

    于是他刻苦求艺,竟被他练成这武林中极少有人练成的黑铁掌,他以这武林秘技闯荡江湖,不到两年黑铁手童瞳的名字,在江湖中已经大有名气,虬面盂尝也有耳闻。

    只是他不知道这江湖闻名的黑铁手就是昔年他掌掴的无赖少年而已。

    终于,黑铁手去打虬面孟尝了。

    那是在虬面孟尝庆贺自己的独生儿子十岁生日的那一天。

    山东济南府的谢园里,自然是高朋满座,两河东西、大江南北,成名露脸的豪士,只要是无急事的,差不多来齐了。

    就在那一天黑铁手取了虬面孟尝的性命,谢恒夫一生豪侠,死状极惨,在临死前,他说出一件令人发指的事。

    那就是他的致命之由,并不是中了黑铁手的一掌,而是不知不觉,竟中了江湖闻而色变的无影人的无影之毒。

    黑铁手童瞳乘乱走了,又不免有些后悔,这是人们的通病,在事情未做之前,一厢情愿,等到事情过后,却又不免暗怪自己了。

    何况他也知道虬面盂尝在武林中朋友大多,自己也不能在中原武林立足,于是他远奔西北,在这凄冷之地,一耽就是二十多年。

    这些年来,他闭门自思,心里更难受,原来他本性不恶,只不过气量太狭,将恩怨看得太重。

    这可以有两种说法,恩怨分明,本是大丈夫的本色,但睚眦必报,却有些近于小人行径了。

    此刻,这段二十多年的公案,似乎已到了获得结果的时候,但是事情纷缠,却竟让这寻仇二十多年的孤子谢铿,受了童瞳的救命之恩。

    于是杀父之仇,救命之恩,这两种情感在谢铿心中交相冲击着,使得这光明磊落的汉子一时之间也完怔住了。

    这种情景是极为微妙和奇特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形容得出的。

    "他此刻也许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谢铿微微冷笑,暗忖:"二十多年来的追寻,今日总算有了结果了。"他心中虽然怨毒已深,抬头一望,看到童瞳苍老的面容,再想到人家对自己的大恩,这么深这而久远的怨仇,竟像是冲淡了不少。

    童瞳轻轻咳嗽一声,倏然睁开眼睛来,这给他苍老的面容添了不少生气。

    两人四目相对,童瞳微微含笑问道:"你是姓谢吧?"虽然这笑容使人看起来,并不能丝毫感觉有笑意,但他总算是笑着的。

    谢铿可大吃一惊,脱口道:"你怎会知道?"

    童瞳又一笑,目光远落在土壁上,说道:"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我是谁了。"他再一笑,笑声中混合了更多的叹息,缓缓说道:"血债用血还,这我童某人知道得最清楚,你既是谢恒夫之后,二十多年前我欠你的,今天就还给你吧。"他双目一张,豪气顿生,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朗声道:"我可不是怕你,这点你要知道,只不过——"他颓然长叹了一声,苍老之态,又复大作,接着道:"只是我年纪这么大了,壮志早就消磨殆尽,你要动手,就请快些。"说着,他又悄然闭起眼睛来,仿佛对任何事都不再关心了。

    没有任何事使得谢铿像此刻这么难受过,这是他平生所遇到的最难解决的事,也是他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解决的。

    他生平唯一的仇人,和他生平最大的恩人,竟然同是一人,他缓缓抬起身子,缓缓的站在地上,此刻他与童瞳面面相对,童瞳脸上满布着的皱纹,他看起来更为明显而清晰了。

    土窑中又是一阵沉寂——

    这使人感觉到更像坟墓了,突然——

    在这极端沉默之中,发出一声轻脆的笑声,这种笑声和这种情景,的确是太不相称了。

    童瞳和谢铿同时一惊,身形半转,眼光动处,却看到这窑洞之内,竟突然多了一人。

    那是个妙龄少女,一眼望去,身形袅娜,风姿如仙,在黯淡的光线之下,令人有突来仙子的感觉。

    她带着一脸轻巧的笑容,望着童瞳和谢铿两人,而童瞳和谢铿两人,却被她真正的惊骇住了。

    "这会是谁,"两人都有这种想法,在荒凉的黄土高原下,在寒冷的秋夜里,在这种凄冷的上窑中;竟会发现这么个少女,这真是有些近于不可思议了。

    那少女笑容未敛,满头秀发,想是为了外面的风,用一条深紫色的罗帕包住,身也穿着是深紫色的衣服,在这种光线下,任何人都会将她的衣着的颜色看成是黑色的。

    谢铿与童瞳非但都是几十年的老江湖了,而且武功之高,在江湖上也己可数得上是顶尖高手,但此时竟却被这个少女震惊了。

    一来是因为这少女竟在他们毫无知觉之间闯入,轻功之妙,可想而知。

    再者当然他们都被这少女的来历所迷惑了。

    那少女巧笑情然,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走得越近,童瞳越觉得她美艳不可方物,尤其是颊旁的两个酒窝更是醉人。

    他在心底又升起一份恐惧的感觉,这感觉竟和他第一眼看到谢铿的面貌时完相同,因这少女的面貌使他想起了另一个人,而这个人也是这昔年曾叱咤一时的黑铁手深深惧怕的。

    谢铿只觉得心头一荡,他年已三十,闯荡江湖也有十余年,这种心里摇荡的感觉,今日倒的确是他第一次所有的。

    "你还没死呀?"这是少女第一句话,虽然仍是在巧笑中说出的,谢工听了,可然忘记了这少女笑容之美,心中大骇:"难道我身受之毒竟是这妙龄少女所施的,否则她怎会说出此话。"哪知这少女一侧脸,又笑着对童瞳说:"是你救他的吗?"童瞳心里的惊恐,比谢铿更甚,本已苍白的面色,现在更是形同槁木了。

    那少女依然笑得如百合初放,甚至连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

    她轻轻一抬手,春葱般的手指,几乎指到童瞳的脸上,道:"你不要说,我也知道是你救他的,我真奇怪呀——"她故意顿住话,明亮的双眸,的溜溜的在童瞳和谢铿两人身上打转。

    童瞳忍不住问道:"你奇怪什么?"

    那少女"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我奇怪你,妈妈就是为了你,才叫我跟着这人,跟了几千里路,才下了手,可是你呀——"她手一转,手指几乎截到谢铿脸上,接着说:"可是你却将他救了回来,你说,这是不是奇怪呢?"谢铿一懔,暗忖:"果然是她下的手!"目光仔细的在她身上溜了一转,暗忖:"准想得到这么个女孩子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心念一动,又忖道:"听她的口气,昔年使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七大镖头在一夜之间都不明不白身死的魔头无影人竟也是个女子了,唉,这怎会想得到呢?"童瞳脸如死灰,脱口问道:"你妈妈也来了吗?"语气之一,显然是对这少女的妈妈十分惧怕。

    那少女又一笑,道:"瞧你那么紧张干嘛,妈妈才不会来呢。"她走了两步,坐在土炕上,又道:"你以为你躲在这里妈妈不知道?哼!那你就错了,你的一举一动妈妈哪一佯不知道?"童瞳和这少女一问一答,谢铿倒真的糊涂了,他隐隐约约有些猜到这黑铁手昔日必定和无影人之间有些牵缠。

    而这种牵缠,必定又是关系着"情"之一字。

    但奇怪的是这少女最多只有十六八岁,而黑铁手遁迹西北有二十多年了。

    这么多年来,黑铁手与无影人之间绝未会面,这从这少女和他的谈话中可以听得出来。

    那么这少女当然不会是童瞳所生,但这少女之父又是谁呢?

    这是第一件令谢铿费解之事。

    再者童瞳仿佛对无影人甚为惧怕,一个男人为什么惧怕一个对他有情的女人呢?

    还有,二十多年前无影人最多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而已,一个少女怎会如此心狠手辣,而行事又怎会恁地诡秘呢?

    最使谢铿难解的是,这无影人对人施毒,究竟是用何手段,竟在对方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致人于死命,而对方却又大多数是武林高手。

    以他自己而论,武功不说,江湖阅历不可谓不丰,但是身受人家的巨创,连对方是谁?在何时何地下的手都不知道,这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他俯身沉吟,对童瞳和那少女的举动,却不甚注意了。

    但土窑外却又有人轻轻咳嗽了两声,按理说在这种狂风之夜,土窑外的咳嗽声很难听见。

    但奇怪的是这两声咳嗽声音不大,但却像是那人在你耳旁轻咳一样,一听而知,土窑外的那人内力火候之深。

    谢铿是什么人物,从这声咳嗽里,他极快地就判断出这人功力之高,尤在自己之上。

    他不禁大骇:"此地何来如许多高手,此人又会是谁呢?武林前辈中功力比我高的并不大多,更从未听说西北亦有如此高人。"须知谢铿在武林中已属顶尖高手,知道有人功力高过自己,自然难免会惊异,也自然难免会有这种推测。

    童瞳心中何尝不是如此想法,闻声后面色亦为之一变。

    只有那少女,两条长而秀的黛眉轻轻一皱,低啐道:"讨厌,又跟来了。"肩头一晃,也未见如何作势,人已飘然逸出窑外。

    童瞳和谢铿面面相对,他们之间恩怨互结,到了此刻,却无法作一了断,童瞳尚好,谢铿此时心中的矛盾,是可想而知的。

    尤其是当这事又牵入第三者时,他更觉棘手,就事而论,那少女无疑是站在童瞳一方,自己敌童瞳一人,自信还有把握。

    但是如果加上这年纪虽轻,武功却高,又会施毒的少女,那么情况就完不同了。

    何况童瞳又于自己有恩,那么在情在理,自己怎能动手。

    若是自己不动手,那又算个什么,自己那么多年来,还不是就为了将父仇作一了断。

    他眼中闪烁着不安的光芒,黑铁手幼年混迹市井,壮岁闯荡江湖,什么事看不出来,他当然也知道谢铿此时的心境。

    他轻叹了一声,沉声道:"我已活了五、六十岁了,人生什么事都早已看穿,这六十年来我所经历的也许比人家一百年还多,此时我就算一死,也算可以瞑目。"他抬起头,目光紧紧盯住谢铿的眼睛,接着说:"你动手吧,我绝不怪你。"童瞳此时若和谢铿翻脸,谢铿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动手了。

    但他这么一说,谢铿却越发难受,这是每一个男子汉所有的通性。一时之间,他怔在那里,脑海更加思潮混乱,不能自解。

    人影一晃,那少女又掠了进来,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呀?"玉手一扬,带起一阵极为轻柔的掌风飘在谢铿身上。

    谢铿一惊,身形后引,猛往上拔,他怕这少女的一挥掌,里面蕴含着那种霸道的毒性。

    哪知他用力过猛,这土窑高才不过丈许而已,他这一往上窜,头立刻碰着土窑的顶,"砰"的一声,撞得脑袋隐隐发痛。

    那少女"噗哧"一笑,道:"别紧张!"谢铿落在地上,满面通红,他自出道以来,从未遇见如此尴尬的情形,脑袋虽痛,连摸都不敢摸一下。

    童瞳此时可笑不出来了,他心有内疚,自愿一死,这倒不是他畏惧谢铿在江湖上的势力,而是他当年在掌击虬面孟尝之日,的确做了亏心之事,虽然那也并非该由他负起责任的。

    他苦练黑铁掌,在深山里一个极隐秘的所在,筑舍而居。

    就在这时候,他无意之间救了一个中毒的少女,那时他并未学会解毒之法,但经他的悉心调护,那少女又是此道的大行家,清醒时一指点,也是童瞳天资极高,竟将那少女救活了。

    那少女自称姓丁,叫丁伶,其他的什么都不肯说,对童瞳的救命之恩,愿意以身相谢。

    但童瞳虽不善良,却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肯乘人之危。

    了怜这才真正感激,对童瞳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原来这中毒少女竟是江湖上闻而色变的无影人,她幼遭孤露,不到十四岁,就被七、八个无赖少年轮流摧残。

    此后许多年,她更是受尽蹂躏,等她得到一本百余年前的武林奇人"毒君金一鹏"所遗留下的秘籍"毒经"时,她便不借冒着万难,走进深山大泽,将毒经里所载的,学了去。

    毒君金一鹏一代奇人,当年与"七妙神君"共同被尊为南北两君,声誉之隆,不同凡响。

    这本毒经,就是他一生心血之粹,被当时另一奇人辛捷得到后,辛捷天资绝顶,竟又悟出许多施毒的妙方,附加这本毒经之后,只是辛捷壮年时武功大成,技倾天下,虽有这本毒经,却未有大用。

    晚年辛捷明心悟道,福寿双修,已不是年轻时刁钻古怪的性子,变得淳厚,对这本"毒经",当然更不会用了。

    但是这种秘籍,他又不舍得毁去,于是他就将它埋在当年他巧遇"七妙神君"梅山民,奔牛所闯入的那个五华山的秘谷里。

    也是丁伶机缘凑巧,竟被她无意之间得到了,最妙的是那本毒经里,还夹着一张修习"暗影浮香"心法残页。

    那是辛捷晚年时将自己一生武功之得,手录成书时的一面残页,他一时笔误就将它随手夹入毒经里,哪知却造就了百余年后的一个女魔头呢!这自不是辛捷当时始料能及的。

    丁伶亦是聪明人,竟从这篇残页,修习到一身上乘轻功,想这"暗影浮香"乃是辛捷成名秘技,岂是普通轻功可比。

    所以虽然只是一面残页,已够丁伶受用不尽了。

    哪知她终日在毒里打滚,自己也有中毒的一天,当她在采集一种极厉害的毒草时,一时不慎,自己也身受巨毒。

    于是这才有童瞳救她之事发生,当她将这些都说给童瞳知道时,童瞳当然也将自己的一切说给她听,丁伶一生受辱,从未有人帮助过她,此时受了童瞳的大恩,又见童瞳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不由自主对童瞳生出了情意。

    哪知童瞳对她却仅有友情,而无爱意,世事之奇妙,往往如此。人们喜爱的,常会是不爱自己的人,而爱着自己的人,却得不到自己的喜爱,人间之痴男怨女,何尝不是由此而来。

    同样的道理,童瞳越是对丁伶冷淡,了伶越觉得他是个守礼君子,一缕芳心,更牢系在他身上。

    这样她竟陪着童瞳在深山厮守了许多年,童瞳的黑铁掌能有大成,陪伴在他旁边的丁伶当然给他不少帮助。

    后来黑铁手济南寻仇,丁伶竟不等他动手就在虬面孟尝身上施了毒,等到童瞳知道此事后,却已经无法阻止了。

    于是童瞳心中有愧,远遁西北,二十多年来,丁怜也未曾找过他,他也渐渐忘却了这一段情孽,只希望自己能在这寂寞凄清之地,度完残生。

    这样,他的心境自然是困苦的,让一个一无所成的人这样生活,他也许还不怎样。

    但是黑铁手在江湖已有盛名,又值壮年,每值春晨秋夜,缅怀往事,心情落寞,自然有一定的道理。

    二十年过去,他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浪费在这种生活里,只道世人已忘去了,因为他已习惯于忘去一切了。

    哪知造化弄人,今日偏又让他遇着此事,当他第一眼望见那妙龄少女时,他就知道她必定是丁伶的后人,因为她们太像了。

    于是往日他最痛心的两件事,此时便又牵缠着他,这寂寞的老人怎么还会有笑的心境呢?

    那少女依然巧笑情然,看起来像是快乐己极,哪知人们的内心所想之事,又岂是人从外貌上可以看得出的呢!

    丁怜自童瞳远遁后,心情之恶劣与空虚,使得这女魔头居然隐居了许久,世上的一切事,她都抱着不闻不问之态。

    哪知她隐居越久,心情也就越发空虚,这是世上所有的妙龄少女——尤其是思春期间的少女都有的心情,何况丁伶的心扉,已被童瞳打开,被撞开心扉的女子,又更容易觉得寂寞的。

    数年过去,空虚的少女芳心终于被另一人的情感所填满了。

    武当派的入室弟子石坤天,就在丁伶心情最寂寞的时候,占据了她的芳心,虽然丁伶的心目中,童瞳的地位不是任何人所能替代的。

    以一个玄门正宗武当派的门徒,竟和江湖上声名最恶的女魔头成婚,这自然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幸好丁伶的底蕴无人知道,江湖中连无影人是男是女都无法推测,更不会知道这丁伶就是无影人了。

    十数年之后,他们的女儿石慧也长成了,非但学得了乃母的一身功夫和毒经秘技,乃父的一身内家真传,也得了十之七、八,只是乃母严诫,"毒经"所载之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得轻露罢了。

    可是丁伶对童瞳的关心,数十年未尝一日忘记,女子对她第一个恋人,永远是刻骨铭心的。

    于是石慧奉母之命,来除去童瞳最大的对头、江湖上素负义名的游侠谢铿。

    无影之毒,天下无双,连江湖历练那么丰富的谢铿,也在无影无形之中受了巨毒,若不是巧遇童瞳,一条命便要不明不白的丧在黄土高原上。

    石慧奉命施毒,再跟踪查看,却发现谢铿未死。

    最令她奇怪的是,救了谢铿的人竟是童瞳,她聪明绝顶,谢铿与童瞳之间的矛盾,她瞬即就了然了。

    她也不免为她母亲昔年的情人感到难受,芳心暗忖:"我若是这两人其中的任何一人,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此外,她心中还有一件秘密,当然和方才在土窑外的咳嗽声有关,只是这秘密是完属于她的,别人自然无法知道。

    小小一间土窑里,竟有三个身怀绝世武功的男女,而这三个男女之间,恩仇互结,心事也各异。

    唯一相同的是,这三人的心中,都丝毫没有愉快的感觉罢了。

    局面是僵持的,谁也无法打开这僵局。

    外面风声越来越大,风声带起的那一种刺耳的感觉,也越来越凌厉。

    童瞳暗暗皱眉,他在这里二十多年,这么大的风,倒是第一次遇到的。

    石慧轻轻用手掩住耳朵,悄声道:"这风声好难听。"声犹未了,只听得惊天动地般的一声大震,童瞳面如死灰,惨呼道:"土崩!"声音中恐惧的意味如死将临。

    石慧尚在懵懂之中,谢铿久历江湖,一听土崩两字,也是惨然色变。

    童瞳和谢铿却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立刻便想该如何应付这突生之变,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里,他们数人之间的恩怨,倒忘记了。

    可是他们念头尚未转完,另一声大震接着而来,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随着这一声巨震,这土窑的四壁也崩然而落,三人但觉一阵晕眩,眼前尘土迷乱,仿佛天地在这一刹那间,都毁灭了。

    黄土高原上的土崩,绝少发生,是以居民才敢凿土而居,但每一发生,居住在黄土高原上的居民,逃生的机会,确乎是少之又少的。

    就在这土原崩落之际,童瞳的土窑外一条灰色人影冲天而起,身法之惊人,更不是任何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尘土迷漫,砂石飞扬,大地成了一片混饨,尘土崩落的声音,将土窑里居民的惨呼完掩没了。

    大劫之后,风声顿住,一切又恢复静寂了。

    只是先前的那一片土原,此时已化为平地,人迹渺然,想是都埋在土堆之下了。

    良久——

    有一堆黄土突然动了起来,土堆下突然钻出一个人头,发髻蓬乱,满脸尘土,接着露出身,此刻有人在旁看到,怕不要惊奇得叫起来才怪。

    皆因这种土崩,声势最是惊人,被埋在黄土之下的人,居然还能留得性命,这简直是奇迹了。

    那人钻出土堆后,长长吐了一口气,但呼吸仍是急促的。

    一个人在砂土下屏住呼吸那么久,当他呼吸到第一口空气时,其欢喜的程度,真比沙漠中的行旅发现食水时还要强烈多倍。

    谢铿此时的心情,就是如此的,有这种由死中回生的感觉,他虽不是第一次,但不可否认的,是以这次最为确切而明显。

    当黄土下溃时,他已没有时间来多作思索,在这生死一线之际,他需要极大的机智和勇气,来为保护自己的性命作一决定。

    这种土崩,和河水溃堤时毫无二致,就在这短暂的一刹那里,谢铿聪明的选择了一条最好的路。

    这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因为他不可能有这种经验,他立刻屏住呼吸,纵身上跃,黄土也就在他纵起身形的那一刻里,崩然而下。

    他扬手发出一阵极为强烈的掌风,那虽然不能抵挡住势如千钧而下的黄土,但却将那种下压之势,稍微阻遏了一些,这样砂土落在他的头及身上时,也稍微减轻了下压的力量。

    于是他在空中再次借力上腾,这就靠他数十年的轻功修为了。

    他两次上腾的这段时间内,黄土已有不少落在地面上,是以当他无法再次上腾时,压在他身上的黄土便大为减少了。

    这就是他能在这次上崩中逃生的原因,任何事对人来说,幸运与否,是在他自身有没有将这件事处理得妥善,至于天命,那不过仅是愚蠢的人对自己的错误所做的遁词罢了。

    谢铿很快的恢复了正常人的呼吸,这是一个内功深湛的人所特有的能力,抬头一望,苍穹浩浩,虽无星月,然而在谢铿此刻的眼中,已经是非常美丽的了,他苦叹了口气,方才当砂土压迫在他身上时所发生的窒息的感觉,此刻已经远离他而去了。

    他略为舒散了一下筋骨,四顾大地,黯黑而沉重。

    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想起许多事,而第一件进入他脑海的,便是土崩前和他同室而处的人,此刻会怎样了呢?

    唯一的答案就是仍然在土堆之下,这谢铿当然知道,这时他内心又不禁起了矛盾。

    若他在此时甩手一走,童瞳和那少女自然就永远埋身在土堆之下。这么一来,方才谢铿所感到的难题不就部解决了吗?

    只是凡事以"义"为先的谢铿,却做不出这种事来,他暗忖:"方才我身中巨毒,那黑铁手若不来救我,我等不到这次土崩,早就死了,此恩不报,我谢铿还算人吗?

    "虽然他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但那也只有等到以后再说了,大丈夫恩怨该分明,仇固然要报,恩也是非报不可的。"他决心一下,再无更改,俯首下望方才自己钻出来的地方,略为揣量了一下地势,暗忖:"他们也该在我身旁不远的地方。"真气运行,贯注双手,朝土堆上猛然一推一扫。

    黄土崩落后,就松散的堆着,被他这一推一扫,立刻荡开一大片,他双掌不停,片刻之间,已被他荡开了一个上坑。

    但这种上崩,声势何等惊人,黄土何止千万吨,岂是他片刻之间能扫开一处的,尤其是他巨毒初愈,虽说内力惊人,但总不及平日的威力,他一鼓作气,先前还好,但后力总是不继了。

    汗珠涔涔而落,他也不顾,这时他脑中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出和他同时被压在黄土下的两个人。

    至于他们在土堆之下能否生存,却不是他能顾及得到的了。

    "无论如何,我这只是尽心而已……"他双掌一扬、掌风飕然,又荡起一片黄土,暗忖道:"否则我问心有愧,将终生遗憾的。"夜寒如冰,黄土高原上秋天的夜风,已有刺骨的寒意,但是他浑身大汗,却宛如置身于炎日里。

    那黄土堆少说也厚达数丈,此刻竟已被他荡开一个丈许深的土坑了,由此可见他掌力之雄,游侠谢铿在江湖上能享盛名,确非幸致。

    但饶是如此,要想将沙堆荡开一个能够见底的土坑,还是非常困难,何况即使荡成一坑,童瞳和那少女是否就在这土坑下,还是个极大的问题,但谢铿此刻却浑然想不起这一切了。

    谢铿气息咻咻,真力实已不继,他每次一扬掌时所挥出的掌风,越来越微弱,荡起的黄土,自然也就越来越少了。

    他停下了手,静息了片刻,体内的真气,舒泰而完美的运行了数周,便再次开始第二次努力。

    黄土荡开后,便堆在两边,土坑更深,他掌力运用时自然也就更困难,到后来简直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能了。

    但他一生行事,只要他自认为这件事是该做的,他就去做,从来不问这事是否困难,此刻他虽无把握达成目的,但仍绝不收手;这就是他异于常人之处,也是他享有义名之由。

    蓦然,他猛然收摄了将要发出的掌力,因为他在黄土迷漫中,发现了一只穿着草鞋的脚,毫无疑问的那属于黑铁手。

    他大喜之下,纵身入坑,伸手一抄,那只脚入手冰凉,他又一惊,暗忖:"他难道已经死了?"这念头一闪而过:"无论如何,即使他死了,我也该将他好生埋葬,从此我才算恩仇了了,不欠别人,别人也不欠我了。"他暗自思忖,左掌一挥,捉着那只脚的右手猛一用力外拉,黄土再次飞扬,弄得他一脸,他左掌如刀,往黄土上一插,硬生生的插了进去。

    他感觉到右手已触及童瞳的身躯,于是他再一用力,忽然想到:"如果这样拖他出来,他头面岂非要被擦破?"这时候,可显出他的为人来了,童瞳虽然生死未明,他却不忍让人家身体受损。

    于是他双手一起用力,将土坑又掘了一个洞,这么一来,上面的黄土又往下松落,他心里一急,双手一推,竟以内家正宗的排山掌力击向土堆,双手随即向童瞳的身躯一抄。

    想这土堆已松落,怎禁得起他这掌力,随即又陷了一个洞,上面的黄土又崩然而落。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刻里,他抄起童瞳的身躯,双脚微一弓曲,身形暴退,掠出坑外。

    这么一来,那土坑自然又被上面溃落的黄土填平,谢铿不禁暗呼侥幸,因为再迟一刻,他又要被埋在土堆之下了。

    他略为缓了口气,对童瞳的生存,本已未抱大大希望。

    哪知他伸手一探童瞳的胸口,竟还微温,再一探鼻息,似乎也像未死:此刻他的心境,本该高兴,因为他力救出的人并未死去。

    可是人类的心理,往往就是如此矛盾,他一想到自家与此人之间的恩怨难了,心里一时又像给阻塞住了。

    秋风肃寂,四野无人,他一伸手,二十多年的仇怨便可了结,但是他既救出此人,又焉有再将此人制死的道理。

    他缓缓的捉着重瞳的两只手,上下扳弄了几次,双掌再满聚真气,竟拼着自家的消耗,来为与自己恩仇缠结的人推拿。

    当童瞳恢复知觉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自然也是谢铿,那时他心中的感觉,更难以言喻。

百度搜索 游侠录 天涯 游侠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游侠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游侠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