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彩环曲 天涯 彩环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西门鸥颔首叹道:"我自然立刻将这团白纸展开一看,上面竟赫然是小女的字迹:她这封信虽是写给我的,信里的内容却大都与你有关,只是你见了这封信后,心里千万不可太过难受!"柳鹤亭心头一跳,急急问道:"上面写的是什么?"西门鸥微一沉吟,伸手入怀,取出一方折得整整齐齐的白纸,他深深凝注了一眼,面上神色一阵黯然,长叹道:"这孩子……这就是她留下来的唯一纪念了。"柳鹤亭双手接过,轻轻展开,只见这条白纸极长,上面的字迹却写得极密,写的是:"爹爹,女儿走了,女儿不孝,若不能学得无敌的剑法,实在无颜再来见爹爹的面,但女儿自信一定会练成剑法,那时女儿就可以为爹爹出气,也可以为西门世家及大伯父复仇………

    柳鹤亭呆了一呆,暗暗忖道:"西门山庄的事,她怎会知道的?"接着往下看去:"大伯父一家,此刻只怕已都遭了乌衣神魔们的毒手,柳鹤亭已赶去了,还有他的新婚夫人也赶去了,但他们两人却不是为了一个目的,他那新婚夫人的来历,似乎十分神秘,行事却十分毒辣,不像是个正派的女子,但武功却极高,而且还不知从哪里学会了几种武林中早已绝传的功夫,这些功夫就连她师傅无恨大师也是不会的,有人猜测。她武功竟像是从那本天武神经上学来的,但是练了天武神经的人,每隔一段时日,就会突然晕倒一阵,是以她便定要找个武功高强的人随时随地地保护着她……"柳鹤亭心头一懔,合起眼睛,默然思忖了半晌,只觉心底泛起了一阵颤抖。

    他想起在他的新婚次日,陶纯纯在花园中突然晕倒的情况,既没有一个人看得出她的病因,也没有一个人能治得好她的病,不禁更是心寒!

    "难道她真的是因练过天武神经而会突发此病?……难道她竟是为了这原因才嫁给我……"他沉重地叹息一声,竭力使自己不要倒下去,接着看下去:"又因为她行为有些不正,所以她选择那保护自己的人,必定还要是个出身名门、生性正直的少年,一来保护她,再来还可掩饰她的恶行,譬如说,武林中人,自然不会想到伴柳先生的媳妇、柳鹤亭的妻子会是个坏人,她即使做了坏事,别人也不会怀疑到她头上……"这封信字迹写得极小极密,然而这些字迹此刻在柳鹤亭眼里,却有泰山那么沉重,一个接着一个,沉重地投落在他的心房里。

    但下面的字迹却更令他痛苦,伤心:"她自然不愿意失去他,因为再找一个这佯的人十分困难,是以她闪电般和他结了婚,但是她心里还有一块心病,爹爹,你想不到的,她的心病就是我西门堂哥西门笑鸥。

    柳鹤亭耳旁嗡然一响,身躯摇了两摇,接着又看:"爹爹,你记得吗,好几年前,西门笑鸥突然失踪了,又突然结了婚,他行事神秘得很,江湖中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新婚夫人的面貌,只听说是位绝美的妇人,但西门笑鸥与她婚后不久,又失踪了,从此便没有人再见过他……"柳鹤亭心头一颤,不自觉地探手一触怀中的黑色玉瓶,目光却仍未移开,接着往下又看:"这件事看来便是与柳鹤亭今日所遇同出一辙。因为我那大堂兄与她相处日久,终于发现了她的秘密,是以才会惨遭横祸,而今日乌衣神魔围剿飞鹤山庄,亦与此事大有关系,因为当今江湖中,只有大伯一人知道她与堂兄之间的事,只有大伯一人知道此刻柳鹤亭的新妇,便是昔日我堂兄的爱妻,想必她已知道柳鹤亭决心要到飞鹤山庄一行,是以心中起了杀机,便暗中布置她的手下,要将在武林中已有百年基业的西门世家毁于一旦……"看到这里,柳鹤亭只觉心头一片冰凉,手掌也不禁颤抖起来,震得他掌中的纸片,不住籁籁发响。

    他咬紧牙关,接着下看:"此中秘密,普天之下,并无一人知道,但天网恢恢,毕竟是疏而不漏,她虽然聪明绝顶,却忘了当今之世,还有一个绝顶奇人,决心要探测她的秘密,公布于世,因为这位奇人昔日曾与她师傅无恨大师有着刻骨的深仇,这位奇人的名字,爹爹你想必也一定知道,他便是数十年来,始终称霸南方的武林宗主南荒大君项天尊……"柳鹤亭悲哀地叹息一声。

    心中疑团,大都恍然,暗暗忖道:"我怎会想不出来,当今世上,除了南荒大君项天尊之外,还有谁有那般惊人的武功,能够在我不知不觉中掷入那张使我生命完改观的密柬?还有谁有那般神奇的力量,能探测这许多使我生命完改观的秘密?还有谁能设下那种巧妙的布置,使我一日之间赶到这里……"一念至此,他心中突又一动:"纯纯之所以会赶到江南来,只怕是因为我大意之间,将那密柬留在房里,她醒来后便看到了。"西门鸥一直浓眉深皱,凝注着柳鹤亭,此刻,见他忽然俯首出起神来,便干咳一声,道:"柳老弟,你可看完了么,"柳鹤亭惨然一笑,接着看下去,"这些事都是此刻和我在一起的人告诉我的,他就是近日武林盛传的大剑客雪衣人,当今世上,恐怕只有他一人会对此事知道得如此详细,因为他便是那南荒大君座下的神剑宰相戚五妻……"柳鹤亭心头又自一动!

    "戚五妻……难道此人便是那戚氏兄弟四人的五弟?……难怪他们仿佛曾经说过,我们的五弟已经做了官了。原来他做的却是南荒大君殿前的神剑宰相!"想到那戚氏兄弟四人的言行,他不禁有些好笑,但此时此刻,甚至连他心中的笑意都是苍凉而悲哀的。纸笺已将尽,最后一段是:

    "爹爹,从今以后,我便要随着雪衣人去探究天下武功的奥秘,因为他和我一样是个恋剑成痴的人,但愿我武功有成,那时我便可再见爹爹,为爹爹扬眉吐气,莺儿永远会想着爹爹的。"柳鹤亭看完了,无言地将纸笺交还西门鸥,在这刹那之间,他心境仿佛苍老了十年。

    抬目一望,只见西门鸥已是老泪盈眶,惨笑道:"柳老弟,不瞒你说,她若能武功大成,我心里自然高兴,但是——唉,此刻我宁愿她永远伴在我身边做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女子。"两人目光相对,心中俱是沉重不堪!

    西门鸥接过纸笺,突又交回仰鹤亭手上,道:"后面还有一段,这一段是专门写给你的。"柳鹤亭接过一看,后面写的竞是:"柳先生,没有你,我再也不会找到他,你对我很好,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的消息,你心里若是还有一些不能够解释的事,最好赶快到沂山中的浓林密屋中去,你就会知道所有的事,还会看到一个你愿意见到的人,祝好。"下面的具名,是简简单单的"西门莺"三个字。

    柳鹤亭呆呆地愕了半晌,抬头仰视屋顶一片灰白,他不禁黯然地喃喃自语:"浓林密屋……浓林密屋……""飞鹤山庄"夜卡遭人突击的消息,己由长江以南,传到大河西岸。"西门世家"与"乌衣神魔"力拼的结果,是"乌衣神魔"未败,却也未胜。因为虽然"西门世家"疏于防范,人手又较寡,但在危急关头中,却有一群奇异的剑上突地出现,而也就在那同一刹那之间,"飞鹤山庄"外面突响起了一阵奇异而尖锐的呼哨声,"乌衣神魔"听到这阵呼哨,竟部走得干干净净。

    这消息竟与兼程赶来的柳鹤亭同时传到鲁东。

    秋风肃杀,夜色已临。

    沂山山麓边,一片浓密的丛林外,一匹健马绝尘而来,方自驰到林外,马匹便已不支地倒在地上!

    但马上的柳鹤亭,身形却未有丝毫停顿,双手一按马鞍,身形笔直掠起,霎眼便没入林中。

    黄昏前后,夕阳将残,黝暗的浓林中,竟有一丝丝、一缕缕、若断若续的萧声,袅娜地飘荡在沙沙的叶落声里。

    这萧声在柳鹤亭听来竟是那股熟悉,听来就仿佛有一个美丽的少妇,寂寞地泞立在寂寞的秋窗下,望着满园的残花与落叶,思念着远方的证人,所吹奏的凄婉而哀怨的曲子——这也正是柳鹤亭在心情落寞时所喜爱的曲调。

    他身形微微一顿,便急地向萧声传来的方向掠去。

    黝黑的铁墙,在这残秋的残阳里,仍是那么神秘,这萧声竟是发自这铁墙里,柳鹤亭伸手一挥头上汗珠,微微喘了一口气,只听铁墙内突地又响起了几声铜鼓,轻轻地、准确地敲在萧声的节奏上,使得本自凄婉的萧声更平添了几分哀伤肃杀之意。

    他心中一动,双臂下垂,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迅速地调息一次,突地微一顿足,潇洒的身形,便有如一只冲天而起的白鹤,直飞了上去。

    上拔三丈,他手掌一按铁墙,身形再次拔起,双臂一张,巧妙地搭着铁墙冰冷的墙头——

    萧鼓之声,突地一起顿住,随着一阵杂乱的叱咤声:"是谁!"数条人影,闪电般自那神秘的屋宇中掠出。

    柳鹤亭目光一扫,便已看清这几人的身形,不禁长叹一声,道:"是我——"他这一声长叹中既是悲哀,又是兴奋,却又有些惊奇,等到他脚尖接触到地面,自屋中掠出的人,亦自欢呼一声:

    "原来是你!"

    柳鹤亭惊奇的是,戚氏兄弟四人,竟会一起都在这里,更令他惊奇的是,石阶上竟俏生生地伫立着一个翠巾翠衫、嫣然含笑,手里拿着一枝竹萧的绝色少女,也就是那"陶纯纯"口中的"石琪"。

    两人目光相对,各各愕了半晌,绝色少女突地轻轻一笑,道:"好久不见了,你好吗?"这一声轻笑,使得柳鹤亭闪电的忆起他俩初见时的情况来,虽与此刻相隔未久,但彼此之间,心中的感觉却有如隔世,若不是戚氏兄弟的大笑与催促,柳鹤亭真不知要等到何时才会走到屋里。

    屋里的景象,也与柳鹤亭初来时大大地变了,这神秘的大厅中此刻竟有了平凡的设置,临窗一张贵妃榻上,端坐着一个软中素服、面色苍白、仿佛生了一声大病似的少年。

    他手里拿着一根短棒,面前摆着三面皮鼓,柳鹤亭一见此人之面,便不禁脱口轻呼一声:"是你!项太子。"项煌一笑,面上似乎略有羞愧之色,口中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来的。"回首一望,又道:"纯纯,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么?"柳鹤亭心头一跳,惊呼出声:"纯纯,在哪里?"这一声惊呼,换来的却是一阵大笑。

    戚氏兄弟的"大器"哈哈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么,石琪是陶纯纯,陶纯纯才是石琪。"柳鹤亭双眉深皱,又惊又奇,呆呆地愕了半晌,突地会过意来,目光一转,望向那翠衫少女,轻轻道:"原来你才是真的陶纯纯……"项煌"咚"地一击皮鼓,道:"不错,尊夫人只不过是冒——哈哈!不过只是这位陶纯纯的师姊,也就是那声名赫赫的石观音!"柳鹤亭侧退凡步,"噗"地坐到一张紫擅木椅上,额上汗珠涔涔而落。竟宛如置身洪炉之畔。

    只见那翠衫女子一一陶纯纯幽幽长叹一声,道:"我真想不到师姐竟真的会做这种事,你记不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一天——咳,就在那一天,我就被她幽禁了起来,因为那时她没有时间杀我,只想将我活活地饿死——"她又自轻叹一声,对她的师姐,非但毫无怨恨之意,反似有些惋惜。

    柳鹤亭看在眼里,不禁难受的一叹。

    只听她又道:"我虽然很小便学的是正宗的内功,虽然她幽禁我的那地窖中,那冰凉的石壁早晚都有些露水,能解我这渴,但是我终于被饿得奄奄一息,等到我眼前开始生出各种幻象,自念已要死的时候,却突然来了救星,原来这位项大哥的老太爷,不放心项大哥一人闯荡,也随后来到中原,寻到这里,却将我救了出来,又问了我一些关于我师姐的话,我人虽未死,但经过这一段时日,已瘦得不成人形,原气自更大为损伤,他老人家就令我在这里休养,又告诉我,势必要将这一切事的真相揭开。"柳鹤亭暗忖道:"他若没有先寻到你,只怕他也不会这么快便揭穿这件事了。"一阵沉默,翠衫少女陶纯纯轻叹道:"事到如今,我什么事也不必再瞒你了,我师姐之有今日,其实也不能完怪她,因为我师傅——唉!她老人家虽然不是坏人,可是什么事都太过做作了些,有时在明处放过了仇人,却在暗中将他杀死——"柳鹤亭心头一懔:"原来慈悲的无恨大师,竟是这样的心肠……"戚氏兄弟此刻也再无一人发出笑声,"戚二气"接口道:"那石琪的确是位太聪明的女子,只可惜野心太大了些,竟想独尊武林……"他话声微顿,柳鹤亭便不禁想起了那位多智的老人西门鸥在他毅然远行前对他说的话:"这女孩子竟用罂粟麻醉了这些武林豪士,使得他们心甘情愿地听命于她,她还嫌不够,竟敢练那武林中没有一人敢练的天武神经,于是你便也不幸地牵涉到这旷古未有的武林奇案中来,我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世上竟会有这般凑巧、这般离奇的事,一本在武林中谁也不会重视、甚至人人都将它视为废纸的天武神经,竟会是造成这件离奇曲折之事的主要原因。"每一件事,乍看起来都像是独立的,没有任何关连的。每一件事的表面都带有独立的色彩,这一切事东一件,西一件,不到最后的时候,看起来的确既零落又紊乱,但等到后来却只要一根线轻轻一穿就将所有的事都穿到了一起,凑成一只多彩的环节。

    夜色渐临,大厅中每一个参与此事的人,心中都有着一份难言的沉重意味,谁都不愿说话。

    突地,墙外一阵响动,"磐"地一声,墙头搭上一只铁钩,众人一乱,挤至院外,墙那边却已接连跃入两个人来。齐地大嚷道:"柳老弟,你果然在这里!"他们竟是"万胜神刀"边傲天与那虬髯大汉梅三思!

    一阵寒暄,边傲天叹道:"我已经见着了那位久已闻名的武林奇人"南荒大君,所以我们才会兼程赶到这里,但是——唉!就连他也在称赞那真是个聪明的女子的石琪。她竟未在飞鹤山庄露面,想必是她去时情势己不甚妙——除了南荒大君的门人外,武林中一些闻名帮会、例如花溪四如、"幽灵群魔以及黄翎黑箭的弟兄们也都赶去了、乌衣神魔怎么抵敌得过这团结到一起的大力量,是以她眼见大势不好,便将残余的乌衣神魔们都带走了……唉!真是个聪明的女子。"柳鹤亭只听得心房砰砰跳动,因为他对她终究有着一段深厚的情感,但是,他面上却仍然是麻木的,因为他已不愿再让这段情感存留在他心里。

    只听边傲天沉声又自叹道:"但愿她此刻能洗心革面,否则——唉,……"目光一转,突地炯然望向翠衫女子陶纯纯,道:"这位姑娘,可就是真的陶纯纯么?"陶纯纯面颊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边傲天面容一霁,哈哈笑道:"好,好……"

    陶纯纯回转身去,走到门畔,垂首玩弄着手中的竹萧,终于低声吹奏了起来。

    梅三思仰天大笑一阵,突又轻轻道:"好,好,江湖中人,谁不知道陶纯纯是柳鹤亭的妻子,好好,这位陶纯纯,总算没有辱没柳老弟。"柳鹤亭面颊不由一红,边傲天、梅三思、戚氏兄弟,一起大笑起来。

    陶纯纯背着身子,仍在吹奏着她的竹萧,装作没有听到这句话,但双目却已不禁闪耀出快乐的光辉。

    项煌愕了一愕,暗叹道:"我终是比不过他……"俯首暗叹一声,突地举起掌中短棒,应着萧声,敲打起来,面上也渐渐露出释然的笑容来。

    这时铁墙外的浓林里,正有两条人影并肩走过,他们一个穿着雪白的长衫,一个穿着青色的衣衫,听到这铁墙内突地传出一阵欢乐的乐声,听来只觉此刻已不是肃杀的残秋,天空碧蓝,绿草如茵,枯萎了的花木,也似有了生机……

    他们静静地凝听半晌,默默地对望一眼,然后并肩向东方第一颗升起的明星走去——

    (书完)

百度搜索 彩环曲 天涯 彩环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彩环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彩环曲最新章节